02/23/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Ciudad Bolivar

昨天下午下班以后直接去的机场,在休斯敦转机等了4个多小时,又坐了将近5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在破晓时分降落在委内瑞拉的首都Caracas,一晚上折腾得几乎没睡。过关仍然是最后一个,那个官员拿着我的护照跟他们同事研究了半天,最后也没有给停留时间,直接把护照还我,很严肃地看着我,用英语一字一顿地说:Welcome to Venezuela~

我订的是电子票,从Caracas机场直接转机去Puerto Ordaz。委内瑞拉是热带国家,一年四季从早到晚都很温暖,可他们习惯把室内的空调开到15摄氏度甚至更低,所以机场里面真是很冷很冷... 机场本身很是简陋,换登机口居然要从机场外面绕,乍一出来,沐浴在加勒比强烈的日光下,真是暖和啊~ 取行李和候机厅之间只有一道矮矮的玻璃墙,个子高的一抬脚就过了,安检还没有美国大使馆签证处的严格...

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长的加勒比海岸线,首都卡拉卡斯就是沿着加勒比海岸伸展开的。贴着海岸线不远横亘着800多米高的连绵的山峦,机场夹在山与海之间,而城市的中心则在山的那一侧。住在这一侧的人们去城市中心上班,需要翻过大山,所以虽然才是早上六点多钟,机场附近的交通已经很是繁忙了。飞机贴着海岸线起飞,刚开始看到许许多多红色的小房子密密麻麻的爬在山坡上,渐渐的就只剩下矮矮的岩石海岸了,海水拍打在岸与海中形成一道白浪,从飞机上看很是漂亮。一段路之后掉头往南,接下来就都是在平原之上,没什么特别好看的了。最后掠过一个小的三角洲,一过河就降落了。在飞机上可以看到新建了没几年的跨Orinoco河的大桥。

坐了1个多小时的车到Ciudad Bolivar,路右边就是Rio Orinoco——不过隔了挺远的一段,得伸长了脖子才看得到,再加上飞机上几乎没睡,于是睡了一路...

出生在卡拉卡斯的玻利瓦尔是拉丁美洲解放战争中的英雄,Ciudad Bolivar这座城市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老城区其实非常小,所谓的市中心广场还没有国内一所普通中学的操场大,中央是Bolivar的小雕塑,前面还有四个假花做的花圈。边上的大教堂是粉刷墙面,简单、粗糙,一看外面就没有了进去的欲望。城区里只有几条最主要的街道石板路起起伏伏,两侧民居花花绿绿,其余的都破败的很。老城区外的山头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碉堡,从上面可以俯瞰整个古城。从这里回去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广场,西班牙语名字的意思是rest,因为过去送葬的队伍总在那里休息。Bolivar城市最繁华也最漂亮的所在就是沿Orinoco河的那条大道,黄昏时许许多多当地人涌到河边享受日落时分的浪漫。在河边可以看跨河大桥,在2006年Puerto Ordaz的跨河大桥建起之前的40多年里,这一直是2000多米长的Orinoco河上唯一的一座跨河大桥。一个当地人问我这桥是不是很像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形状、两岸的矮山都是像的,但要大方许多,不像后者总在云雾中犹抱琵琶半遮面。太阳是从桥后落下的,可惜云不多,没有漫天的晚霞。虽然事先就知道老城的商店关门早,但还是没想到甫一日落,刚刚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就突然从四面八方消失的干干净净,六点钟所有的商店都打烊了,一瓶水都买不到,整个老城区寂静的如同一座鬼城。

捱到七点跑到车站去买了点吃的,带上车吃。早听说委内瑞拉的夜车非常冷,带了厚外套爬上去睡了一夜也就刚刚好,同车的几个欧洲人都是短袖裹着睡袋睡的... 座位间的距离倒是非常大的,睡觉很是舒服...

02/24/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Roraima Trek第一天

一晚上被叫起来查了三次证件,比我想象的好多了。第一次在9点多到Puerto Ordaz之前,第二次在凌晨3点,最后一次在刚过San Francisco的地方,只有这次把所有人赶下车,挨个检查了行李。有四、五个人在San Francisco下了车,估计都是去Roraima的。我睡醒的时候路两侧都是平原,上面全是枯黄的野草。近路的地方有断断续续白色的东西覆盖,乍一看是雪,待反应过来现在是在热带国家,而不是天寒地冻的AA时,再仔细看,很像渗出的盐碱,难怪这样平整的地方无人耕植,这般荒凉。车过San Francisco,周围才开始有了起伏,越近Santa Elena,山峰、谷地交错的地形越是明显,两侧零星还有些圆柱底、圆锥顶的茅草屋,大概是为游客准备的。Santa Elena车站很小,一下车就看到有人在拉去Roraima的游客,说是当日就可出发,今天也确实看到另一队和我们一起上山的,看来这个季节来了以后再找也是完全可能的,还可以侃价,还是胆子小了...

因为路上的耽搁,汽车晚点了2个多小时,打车到事先约好的backpacker tour的办公室,留给我整理行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没有参加头天晚上的pre-meeting,我对整个tour基本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再加上办公室里的接待mm不停的跟我说你带essential就好啦,而我backpack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又太多,清理起来确实麻烦,于是犯了一个愚蠢的、让我追悔六天的错误:我把我在沃尔马买的单肩休闲包塞的满满的,跨上就出发了。结果吉普车开出去两个多小时,到trailhead分睡袋和防潮垫给每个人自己背的时候俺就彻底傻掉了... 好不容易把那两个大玩意捆上,一路上掉了好几回,最后索性让它hang在那里了,早说就带自己的家当了,还要轻很多... 这一路下来,所有的重量全部压在右边肩膀上,估计一趟下来要成斜肩了,555

其实Mt. Roraima和它左边的Mt. Kukenan中间被云隔断的那张经典照片在主路上就能拍到。在San Francisco拐上岔路以后就一直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了。在trailhead吃了三明治做中午饭,今天走的基本都是平路,偶尔有些起伏,要到明天才真正开始爬山。走出一段,就能看到前面其实是五座平顶山(Tepuy)一字排开,Roraima是最右面、也是最高的一座,可惜它的山顶总是被云雾覆盖,在底下看不真切。云是随着时间变化的,一路走去,各个山峰顶上的云时聚时散,云后的岩石就会时不时地透出不同的形状,一路都有惊喜。离Roraima近些,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从山间飘落的一根白丝带,离那样远便能瞧见,这瀑布一定小不了,矮不了。路两侧基本都是起伏的草甸,绿油油的望不到头,偶尔有几片很小的热带雨林。一路上要过几座圆木架起的独木桥,溪水大部分都是可以直接喝的,所以不太用担心带水的问题。

中间下了一场半个多小时的大雨,穿了雨衣还是难免身上和外挂的睡袋全湿,好在太阳很快出来,一下子就干了,这倒好,先洗头洗澡加桑拿,再洗衣服外加日光消毒... 我问向导为什么旱季也会如此,向导说旱季雨下不长,雨季的雨则是every hour了。后半程跟porter一起在前面走,他英语说得很少,不过会找好玩的植物和虫子给我看。有一种虫子长着枯树枝的保护色,他不拿出来放在手上,告诉我在树丛里我都找不到...

三点半的时候到了营地,晚上云都散开了,可以清楚地看到Roraima和它左边的Kukenan的全貌。太阳从更左的地方落下,把后面的天都映红了。晚上满天的星星,可以看到好几片很淡的星云,明天一定会是个好天。

02/25/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Roraima Trek第二天

一个女生因为前两天坐夜车的时候感冒,再加上昨天淋了雨,晚上开始发烧,决定等当天下来的别的组的人带她回去,这样我们的队伍就只剩11个人了。早上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Mt. Kukenan在山脚与下面的草甸之间有一条浓浓的云带,山的峭壁却一点也没被挡住,蔚蓝的天、棱角分明的灰色的岩、白色的云带、层次分明起伏有致的绿色草甸,特别好看。但没过多久,云就把上面的山崖完完全全的遮住了,一点都再看不见了,真是神奇的很。右面Mt. Roraima的山顶也只露出了片刻,导游说上面中间很像车的形状的一块石头就是最高峰(highest point),好高好远啊~ 我问他三国交界的tri-point呢?他说还要再往里走4个小时...

吃过早饭,因为要为那个不能同行的女生准备一天的伙食,又拖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出发。开始的半个小时之内要过两条河,挨着营地的Rio Tek比较浅,牵着绳子趟水就能过。第二条Rio Kukenan要深不少,也宽,好在是旱季,流水不算太急,大家都摸着石头小心翼翼的过河,深的地方也能没过膝盖了。河边拴着一艘充气船,这个时候用有点危险,但雨季水位太高的时候,就要靠他渡河了。这条河正对着Roraima和Kukenan之间所夹的那个谷,顺着河的方向望去,两侧山峰都在云雾缥缈间,很是好看。过了这条河就要开始爬山了,今天一共要上升900米。云浓的时候一点山都看不见,遥望前面的人一转弯,就消失在了天的尽头无尽的云中。

往上走一段,路两侧的草甸上“长”出了许许多多馒头形状的大石头,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听见从两山相夹的谷中有雨声传来。很快的,乌云像我们这边压过来。向导通过对讲机叫我们快穿雨衣,等大家把东西罩好,再拿出雨衣,雨已经下来了,这真叫“说时迟,那时快”。雨断断续续的下了好几场,都不大,只在晚上我们搭好帐篷以后下了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不过坐在帐篷里听雨声一直就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

吃过午饭继续往上爬,感觉离Roraima越来越近,整个峭壁就像一堵墙,严严实实的挡在我们面前。神啊,给个电梯吧~ 回头看,我们翻过了几个小山头,之后便是一望无际、跌宕起伏的草甸,在阳光的照射下灿灿发光,很是好看。顺着我们走过的路一直往回可以看到我们出发的村庄,在很遥远的地方,而我们还得走回去...

很快来到营地(base camp),地方不大,两个组的帐篷混在一起搭的。因为下雨,我和跟我一个帐篷的瑞士女生Huebe早早就钻进去躺着。一会儿听见有人喊彩虹,就钻出来看见后面紧贴着峭壁的地方有两道彩虹(double rainbow)横跨,很是好看。一会儿又听见枕头边上有均匀的水滴声,听了一会儿觉得是青蛙,就爬起来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估计是被我们吓跑了... 晚饭的时候听向导说明天的晚餐是frog soup,深刻怀疑他们只背了头几天的东西上来,后面吃的都是就地取材... 因为雨越下越大,我和Huebe就开始在帐篷里许愿向导能够把晚饭送进来给我们吃。过了一会,果然有一个向导打着头灯问我们需要不需要room service~ 我们赶紧接着许愿,天降一个电梯送我们上去,紧接着就听见另一个向导叫我们名字的声音跨过半个营地在我们头上炸响:“Come to the house and eat!” 做人,不能太贪婪啊...

02/26/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Roraima Trek第三天

早上刚起来,又是一个特别clear的时刻,左边山谷里的叠翠层峦,Kukenan的断崖、甚至连Roraima上飞泻而下的瀑布全都看得一清二楚,而Roraima本身的峭壁更是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山谷间云雾渐起,峭壁便在云雾的配合下或显或隐,变幻出一幅幅不同的景致。渐渐的,整个Kukenan都看不见了。而我们脚下的草甸之上,一层厚厚的浮云在飘荡,从昨天我们营地(Camp Tek)的角度看,我们已经在云海之上了!抬头望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热带雨林中zig-zag一直到顶的路,让我觉得胜利似乎已经在眼前了...

吃过早饭就一头钻进了热带雨林中。今天是在乱石所夹的涧里爬石头,我的单肩包本来重心就不稳,又把最重的睡袋和防潮垫捆在了最上面,稍微动动就两侧乱倒,爬的那叫一个辛苦... 刚上一段有个地方可以俯瞰平原草甸和第二天晚上的base camp,很漂亮。可惜很快就开始下雨了,虽然雨不大,但四周云雾一起,除了路两侧的雨林,便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到现在为止去过的所有雨林,无论旱季雨季都是淅沥不止的雨,难道这就是rain-forest名字的由来?仗着雨不大,又有树遮挡,再加上拿雨衣得从睡袋开始拆包,实在太麻烦,我一直都没穿雨衣,慢慢的就全身都湿了。一路走走停停、起起伏伏,按照早上看好的路线,路往左行之后就该暴露于雨林之外了。一侧仍有树,另一侧却是峭壁。只有岩壁完全挨着我们,而云雾又稍淡的时候,才能瞥见近在咫尺的狰狞巨物。都是直上直下的峭壁,有的中间有断崖,有的形状颇有意思,只是都看不清楚,可惜了。

这条路直接插向瀑布的中间——直下和稍缓的转折点。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到瀑布的全景,虽然因为云雾戴上了厚厚的面纱,但仍掩盖不住她的壮观,毕竟五六百米的落差还是摆在那里的。再往上一小段就要过瀑布了,不是从雨帘的后面过,也不是从前面过,大概因为风的关系,瀑布的方向有点偏,我们的路线很不幸的是从它的正下方通过,不偏不倚!反正我已经全湿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更懒得穿雨衣了。然后,我们就在一大片瀑布冲刷出的碎石上踮着脚尖蹦,在经过瀑布之下的一、两秒内扯着嗓子叫,实在太爽了,my first shower in 5 days!!! 这下是浑身都能挤出水来的湿了... 从这里往顶看着近,还有不少石头要爬,而且不像前面有比较明显的路,这一段只有一个大致方向,主要得靠自己找路,又是强弩之末,爬的还是挺辛苦的。其实从这里开始,已经可以看到不少亭亭玉立、奇形怪状的风化石了,也有很多好看的花,可惜天越来越糟,也没有心思看了。从刚上顶的那个地方到我们的营地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实在忍不住,再一次问向导雨季、旱季的问题,结果人说现在是half and half,旱季要下个月才开始,好吧,算我早来了一个星期...

Roraima的顶果然很平,上面都是大大小小的乱石,石头间填充着泥泞的水坑,这里开始是真正需要向导的地方,没有路标、没有任何明显的标志,一个人无从走起。我们在石头上迅速的跳来跳去,不小心踩进水坑里,就会连裤脚都沾满了泥泞。黑色的石头往往很滑,总得找有白色花纹裸露在外面的部分落脚——而这些花纹也是因为走的人多而被磨出来的。我们的营地是顶上五个营地中最大的。这些营地都寄寓于天然的洞穴,顶上有横长的石头遮风挡雨,所以都叫hotel。顶上石头的下部都被腐蚀出了一个一个的小洞,可以找到不少突出的棱角挂衣服晾干,条件果然不错啊~ 我们在帐篷里换下了湿衣服,把周围能晒到太阳的石头都铺满了,就出去随便走走。看到了我们组一个意大利男生onsite表演5.12爬屋檐,很赞啊~

一个向导说带我去view point,问他能看到什么,他说无云晴朗的日子甚至可以看到昨晚的base camp,但是... 然后我们还是去了,趴在悬崖边上,始终被向导拎着衣服领子,估计就怕掉下去:-) 放眼望去,满目云雾,空中一片白茫茫真干净。还是可以感觉到身下的万丈深渊,张开手,置身云海之上,有一种想飞的冲动...

02/27/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Roraima Trek第四天

发现这里无论白天的天气如何坏,早上太阳初升的时候总是特别clear的,一丝云都没有。Huebe把我拖起来到昨天去过的view point看风景。平顶山转过一个弯在我们的右边,我们的脚下山间有薄薄的云在流动。我们站在笔直的峭壁之上,大几百米之下的地方是绿色的草坡。这山顶仿佛是硬生生被山间的云托出来的。透过云的间隙,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第二天晚上的base camp,那里,一定也有人在仰望我们,就如一天前的我们一样。

吃过早饭开始分组,愿意去委内瑞拉、巴西、圭亚那三国交界的tri-point的一组,愿意只在周围走走的另一组。结果,第一组居然只有我一个人... 虽然只有一个人,还是带走了一个向导和一个porter,豪华阵容啊。其实我很想说前两天爬山背那么重的东西都爬上来了,今天平路一杯水两个三明治真的不需要有人替我背... 后来觉得可能两个人带我出来也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有什么危险的话两个人可以商量...

我们非常幸运的得到了一个好天,进山以来第一个无雨的日子,而且几乎没有云,可见度极好。我问向导在这样一大片广阔的只有乱石丛生而没有任何地标的地方如何辨识方向和行走路线,向导说靠四周的环境和景物,也就是说在有云、可见度低的时候走会是非常容易迷路的。不过一般来说平顶山中间的天气要比我们营地所在的边缘地带好,所以如果出发的时候天气尚可,一般一天都不会有大问题。

正常的速度据说单程4个小时可以到tri-point,向导说我们快点吧,结果他的快对于我来说基本就是连跑带跳了,不过总算有人帮我背东西... 刚出发不久就看到了好几种好玩的植物:一种的根部包有厚厚的泥土,无论把它扔到哪里——泥潭里或是石头上——都可以生存;还有一种长的像个长长的筒,雨季来临的时候,就把雨水都贮藏在筒中,留着旱季无水时慢慢享用。这种植物往往都有蜘蛛寄生,蜘蛛在筒里结网,有助于水分的贮存。这些据说都是在Roraima顶上才得见的植物,还看到了好些漂亮的花。Roraima顶上最著名的还是它的石头,都是砂层岩(sandstone),经年累月风和沙子的腐蚀之下,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形状。有的从形状上可以联想到各种人、动物、物品;有的石中有洞,石头内部自己又被腐蚀出了各种各样的洞穴。一路过去,远近皆是这样的石头,百看不厌。

我们先去crystal canyon吃午饭。Crystal Canyon其实很小,位于一个狭长的峡谷的尽头。这就是Roraima顶上另一个神奇的所在。尽管大多数地方都因为气候的原因,只有乱石和泥潭交错,但一有机会——比如这个峡谷因为自身地形的便利贮藏了不少水分形成了地下河——就会生长出茂盛的郁郁葱葱的植物。在这样一个满目灰黑的世界里乍一眼看到这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整个Roraima顶部几乎所有的水晶都集中在了Crystal Canyon这一小块地方。这里的水晶主要是白色和透明的两种,个别的透出点红色。还看到了不少长满水晶的石头,有些成熟了,轻轻一剥就有一块小水晶掉下来。不过这里的水晶都已经不再生长了。等porter做午饭的时候,我坐在Crystal Canyon的顶上,顺着整个峡谷的方向,可以看得很远很远...

吃过午饭很快就到了tri-point。我还说要越过边界去另外两个国家转转呢,向导说其实你早就在巴西啦:-) 我们是从巴西方向到的tri-point,然后取道圭亚那回委内瑞拉,名副其实的一日三国啊~ 所谓的tri-point,就是一个白色的三角锥石碑,巴西和委内瑞拉的两侧都有水晶镶嵌而成的国名,委内瑞拉一侧还有一块铁皮嵌在上面大概是介绍历史的。圭亚那的一侧本来就只有一块铁皮,现在居然被人偷走了~ 空荡荡的只剩下钉铁皮的四个钉子,连国名都没有,poor Guyana~ 石头嘛,还是圭亚那一侧的好看,不像这两侧那么平,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像一座小假山。我们从假山中穿过,很快就到了圭亚那一侧被叫做“游泳池”的最后一个主要景点。

“游泳池”算是一个水洞吧,我们坐在洞的上方,水位大概在我们脚下三米多的地方。洞口和水位间有不少倒挂的像钟乳石形状的石头,有的还长着水草,不过应该都是砂层岩。我问向导这离水面三米多呢,怎么游泳,向导说从后面有一个地方可以绕下去,然后走水路从这个洞里钻出来。听起来挺有意思,不过我是懒得折腾了,看一场作罢。

在圭亚那这一片大概因为比较靠近Roraima的中心,地势相对低洼,蓄积了一些水分,所以经常可以看到一片片长满绿色植物的谷地,不像早上的委内瑞拉和巴西,只在石缝间偶尔冒出些生命力特别顽强的植物。碰到一队和我们反方向背包走的,说是八天的tour,要在顶上backpacking三天,每晚上都换营地,真是没有最能折腾,只有更能折腾的... 进入委内瑞拉以后便和早上是完全一样的路,中间一度云雾缭绕,不过向导走得挺自信的,我也就放心跟着...

不到五点的时候,云散了。向导说回去也就半个小时,绕道最高点的话一个小时,而日落要六点半,问我绕不绕?因为看见云散了,觉得可见度应该不错,Roraima至高点这个名头对我的诱惑力也比较大,居然脑袋进水说愿意绕... 然后就开始爬,从全是沼泽、泥泞、大石头的缝隙里往上挤。——其实边上有一条rock climbing的近路,跟向导说想试试,但他估计觉得危险,没答应,porter是爬那条路上的。——快到顶的时候看见云起了,知道无可看了,在一块石头下躲了阵风,冲上去和最高点的标志——若干小石头堆起的小石块——照了张相,就匆匆下了。顶上风实在太大,穿了挡风的冲锋衣还是嗖嗖的冷。

因为云把太阳都挡住了,我们又是在最高峰背阳的一侧,下来的时候四周已经非常暗了。向导说他以前就有一次类似的经历,结果露宿石缝间。ft,有前科早说啊... 而且他这次居然还是没有带手电,万幸,我带了头灯... 然后就开始摸黑走,速度也一下子慢了很多。关键是除了方向还得辨认路,一脚踩进泥潭里就不好玩了,毕竟这是我唯一的一套干净衣服了!真是累啊,从早上九点出发将近十个小时除了中午饭基本就没怎么大休息过。晚上起风了又实在是冷,最后就是在一步一步捱了,直到看见我们营地打起的探照灯才算有了希望... 回去他们一见马上问:How are you?

答曰:I am still alive...

02/28/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Roraima Trek第五天

这一天将回到我们第一晚的营地Camp Tek,也将是我们最后一天在山里露营,我和Huebe早在扳着手指计算洗澡的日子了。向导说这会是很长但很轻松的一天,因为我要走的是第二、第三天的回头路,但又全是下山。但我知道,对于我来说不会轻松。

早上起来,先在顶上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平路,在就要下山的口子上,向导带我们拐到了边上的一个view point,今天可见度极好,弥补了昨天至高点上什么也看不见的遗憾。两翼数片峭壁环抱,山间几缕白云点缀,阳光在一翼上反射出灿灿的金光。山下是广阔的草甸,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天边。我们不仅能看到base camp,还能看到更远处一个小山包上的教堂,而它的后面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Camp Tek了。我说it's beautiful here,Huebe马上纠正说是very beautiful,呵呵。虽然和来时走的是一模一样的路,但我们居然对四周的景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好吧,算是白来了...

从top到base camp全是在石头上爬的路,老天真是很眷顾,包括昨天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给了完整的两个晴天,把石头们都晒得干干的。如果和我们上来的那天一样下一天的大雨,石头很滑,顺着爬下去会是很危险的。我右边的鞋子和脚不是特别合适,以前每次走得久了,脚开始胀了,鞋跟就会挤脚跟。这个老毛病昨天就开始了,今天愈演愈烈,每下一步都得特别小心的把右脚放在脚尖向下、脚跟向上的位置,不然就挤得疼。这样慢慢就落在了队尾,被压队的那个向导赶上。反正他也一点英语不会,催不了我,只好跟在我后面和我一起慢慢蹭:-)

因为路还算好走,也有心情看四周的风景,前面下方一条白灰色窄窄的小径在绿色的草甸上分外分明,我们要走的路看不到尽头。两侧展开的峭壁离我们越来越近,而顶却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正在其中的一面峭壁上循迹而下,在雨林中穿进穿出。又到两天前过的那个瀑布了,这一次居然只感到了空气中增加的似有若无的湿意,瀑布淡的只剩下些雾气了,原来雨水对这一带瀑布的影响可以这样大。

穿出雨林到base camp,第一队人已经吃过午饭出发了。因为接下来已经主要是比较平整的土路了,只偶尔有些碎石子路段,我毫不犹豫的把hiking boots换成了临出发前在沃尔马买的两块钱一双的小了一号的沙滩布鞋,脚后跟挂在鞋子外面正合我意。事实证明我决断英明,这双鞋除了碎石子路偶尔打滑外,其他一切均无可挑剔。鞋子的好坏不在于牌子、价格、质量、性能,最重要的还是合脚啊~

这往下都行进在相对平缓的草甸中,视野开阔,心情也就随之轻松起来。很快就来到我们淌过的Rio Kukenan了,我和向导说不想弄湿鞋子,因为这是唯一的一双了,而且棉的质地又比较难干。向导说那你穿袜子走吧,我说袜子也是最后一双了,也是棉的... 石头太滑,光脚又不行,向导说我背你吧~ 我于是毫不客气的往他背上一蹦,两脚一翘,驾~

到营地的时候帐篷已经搭起来了,风突然大了起来,porter们正忙着加固营钉。这也就是他们搭的,要是我自己搭的,我估计不敢住,怕半夜连人带帐篷一起被卷跑了:-( Huebe半夜还爬起来一次,我安慰她说帐篷不会塌,她说是帐壁被风刮得打在她脸上,疼... 想想我们真是太幸运了,这样大的风要是在山顶那真是折磨...

晚饭的时候一个向导发表总结陈词,然后发公司的广告衫,上面写着“Roraima Trek, the lost world, I did it”。我当时就想明天还有四个多小时正elevation gain的路呢,这衣服发太早了吧... 不过也好,我早就没有干净衣服可换了,呵呵。

02/29/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Roraima Trek第六天

我们早早打好行装,吃过早饭,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这一天总体来说海拔还略有上升,风景也比较单调,只在海拔相对低的谷地,黄绿色草甸中间间或有几排浓绿的树伸展,但因为胜利的曙光实在已经离我们很近了,居然都走得特别开心。

终于,出发点的牌子就在眼前了。一路上Huebe最喜欢说We are almost there。我跟她说现在我们才是真的almost there了。第一座楼、第二座楼,看到我们的吉普车了,看到我们出发前吃午饭的房子了,最后的几步路居然每一步都显得那么累。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听见房子里先到的人的热烈的掌声,太激动了,亲人啊~ 公司用吉普车运来了丰盛的午餐,居然还有一大箱啤酒和我盼望已久的可乐~ 我盼望这一刻已经很久了,I really did it!有的时候成功与否只在于最困难的那一刻你的信念是坚持还是放弃,坚持也许很困难,但是在最后的成功面前,曾经的困难留下的也都是快乐的回忆。我们围坐在房子中间唯一的一张长条桌两侧,尽情的吃、尽情的庆祝。突然瞥见房子的地上、围墙边零零星星散落着十来个默默啃着三明治的人,一如五天前的我们。去吧朋友,不要害怕,快乐也好,痛苦也罢,这会是一段难以忘记的经历。吃完饭,爬上吉普,最后回望一眼,再见,Roraima~

回去的路上拐了一下Salto Jasper。瀑布本身不大,但底下是大片酒红色的石头,很有特色,也很上镜。带了游泳衣的都冲到瀑布底下享受水按摩了,我只好在边上冲冲脚聊以自慰。那些酒红色的石头大概很滑,几个向导都脱了衣服,猛地趴在石头上,用胸脯滑出去很远...

回公司的路上,车过Kukenan河,顿觉亲切,原来一直流到这里了呀。回去的路上看到一起车祸,一辆大车侧翻在路边。委内瑞拉人真是热情啊,也不管能不能帮得上忙,所有车都停下来查看,连出租车也不例外,直到救护车来才散开。回到Santa Elena,Huebe极为慷慨的让我用她的房间先洗澡,对于我来说这是八天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澡啊,那叫一个refreshing~

可惜去Puerto Ordaz的夜车八点半就离开了,没时间吃全组的散伙饭了,随便买了点东西带上车吃。(有意思的是我在那家饭店门口看着菜单点菜,一对好心的夫妇主动进去帮我翻译成西班牙语,最后我自己去里面pick up的时候,发现里面开店的华裔不仅英文很流利,而且会说普通话,呵呵)。早就习惯一个人出来旅行了,但坐在车上的时候想象着他们吃饭、喝roam,dance,心里居然有些空荡荡的。Anyway,明天就有新的旅行,就会结交新的朋友,就会发生新的故事。旅程是这样,生活也同样如此。

03/01/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Canaima Tour第一天

早上天还没亮,就在Puerto Ordaz下了车,直接打车去机场。九点钟的时候有一架六人座螺旋桨小飞机从这里直飞Canaima。Canaima是去天使瀑布的gateway,没有公路可达,只能从邻近的城市搭飞机前往。这里原来只是一个印第安土著人的村庄,旅游业发展起来以后就完全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占领了。从Puerto Ordaz飞过去要先沿一条河飞一段,之后很快进入一大片三角洲河谷,穿出来后再沿另一条河飞一小段就到了。从飞机上看,那一大片河谷区域里河道纵横、岛屿星罗棋布,基本每个岛屿无论大小,都是一个为绿树完整覆盖的独立山头,估计都还是处女地。飞到最后一段河流上空以后,两侧的平顶山渐渐多了起来,目不暇接。飞机的左侧突然冒出了几个黄色的瀑布,我们正忙着拍照,飞机已经在一个很短的跑道上降落了,Canaima到了。好玩的是这种螺旋桨小飞机的导航似乎不靠雷达,飞行员都使用自带的GPS:-)

才下飞机,就上木船,直接前往Angel Fall,效率倒是挺高的。大概为了在旱季尽量吃水浅,这里的木船都特别长、特别窄、还特别矮。木船的尾部有一个马达,是主动力,最前面放着木浆,可以帮助控制方向,避免触礁。据说坐这个船会弄得全身都湿透,特地穿了雨衣。其实一般情况下都还好,只有迎面不断飘来的水雾湿气,还是挺舒服的。主要是有几处河中的浅滩,边上形成了很急的湍流,船又矮,过湍流的时候只要一个中等的浪,一船人就等着shower吧... 我去的二月底三月初正是Canaima旱季中的旱季,水位非常低,我们倒没像传说中那样下来拖船,不过中间有一段,船载了人过不来,我们都被赶上岸走路绕过这一段。可以感觉到现在行船还是危险的,不少路段船工很仔细的左绕右避,寻找可过船的水道。就这样,还经常可以听见船底和水下石头的亲密接触声。

除开这些,这段行船本身景色还是很不错的。河两岸都是热带雨林,枝缠藤绕,河道时宽时窄,蜿蜒曲折。进入后半程后,河道拐弯之处总有一座平顶山做背景,山顶上往往有些形状狰狞、姿态各异的石头,形成的skyline特别的好看。光线合适的时候,这些平顶山被两侧茂密的雨林所夹,在河中呈现出清晰的倒影。有些平顶山上似乎也有瀑布流下,看不真切,只觉得是道淡淡的水痕。Angel Fall所在的平顶山Auyan Tepui(有八天的tour可以走上去的耶)是这一带最大的,很早就能看到,只不过要到近前某一个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到瀑布。第一眼看到也不觉得多震撼,估计因为下午逆光逆得太厉害。不过雾气倒是挺宽的,不会让人怀疑到底是水痕还是瀑布:-)

瀑布全长979米,上半截是800多米的自然下落。下船上岸的地方抬头刚好可以看到上半截。淌过一条小溪之后,大家开始爬山——其实就是钻进树林里爬石头。快的话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来到观景台上。这是几块暴露的大石头,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到瀑布全景,绝大多数全景照片也都是从这个角度拍的。我们真是好运气,天上几乎没有云,瀑布的顶就那么清晰的暴露在我们眼前。顶上有两块小石头架起了一个天然的石桥,瀑布就从石桥下的洞中涌出。它边上不远的地方还有一道细细的水流,一段高度之后与它汇合。因为是旱季,瀑布上半截自由落下部分的下半段北风吹散的只剩下雾气了。但我觉得这水雾更加得好看。因为水雾的形状、速度都是不定的,如数不尽的白龙从山顶奔腾而下,龙头触到石壁的刹那,白龙们转了个九十度的弯,向两侧炸开去,这一道横亘其中的白雾便成了上、下半截的分界。水雾在上、下半截交汇的地方又重新聚敛起来,形成下半截不算太小的cascade瀑布。水被周围的雨林所规矩,时宽时窄,顺着大石头拾级而下,收敛了上面所有的张狂,直到埋于林中不能再见。瀑布对面的平顶山被西下的阳光反射出金黄的光芒,是另一番让人激动的景致。

沿原路下来坐船去河对岸的营地。因为被树林阻隔,我们隔岸只能看到瀑布自然落下的上半截。因为远,看得并不真切。但也因为远,我们才能看到Auyan Tepui的全貌,像两只巨大的翅膀在瀑布的两翼展开。而近千米的瀑布之下,笔直的峭壁底端,紧挨着的就是湍急的churun河和河另一侧抬头仰望的我们。无论我们的想象力怎样丰富,大自然总会有惊喜带给我们。

03/02/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Canaima Tour第二天

晚上睡的是吊床(hammock),这玩艺纯粹就是看上去很美,其实没事找罪受。躺上去以后无论怎么翻身,床倒都不怎么晃。但是,那床把人的整个身体弯曲的跟船似的,想要直着睡一个晚上,很需要腰部力量的啊!早上爬起来以后,腰酸了整整一天...

太阳初升的时候,Angel Fall是顺光,所以每天清晨和瀑布告别是所有tour的保留节目。但是今天早上居然下雨了。虽然雨很小,但现在可是旱季中的旱季啊。漫天的云从山顶直压下来,几乎把整个瀑布的上半截都遮住了,偶尔露出来的水雾因为与云有着同样的颜色、同样的模样,也难以辨出。失望肯定是有的,但我真的已经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这次行程老天已经对我太好了。吃过早饭,离岸登船,我实在忍不住回头望了瀑布最后一眼。就在这时,云居然开了那么一条缝,整条瀑布从顶开始都那么清晰的从云中突围出来,赶紧拍了张照片。船上的人看我回头拍照,也纷纷回头去看,但云已经重新合上了,前后不过一、两分钟,all closed。有点感动的想,这是不是Angel Fall给我一个人特意的告别呢?

回来沿原路又行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船。这个方向基本看不到平顶山了,风景很是单调。河中间因为水浅露出来的乱石滩上长满了浅绿色的草,两岸雨林有的开着黄色的小花,除此以外再无可看的了。回到Canaima先带我们去住的地方,我是个单人间还带独立的卫生间洗澡,虽然只有冷水,但我已经觉得很奢侈了...

下午是自由活动的时间,有人在机场自己找小飞机从顶上看Angel Fall,我想想还是算了。早上天就不好,这事情risk太大,飞的时候要是顶上都是云,那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头一天在Puerto Ordaz等飞机的时候,碰到一个当地的摄影记者,专程前往Canaima拍片。他告诉我这个城市瀑布众多,是摄影的天堂。于是决定揣上地图,自己走走拍拍。

Canaima整个城市都是围绕着中心的一个小湖而建的。湖呈椭圆形,南端也就是靠近我们住处的地方有几排高大的棕榈树和软软的沙滩。东岸紧贴湖边的是陡峭的岩壁和遍布其上的茂密雨林,四个姿态迥异的瀑布便依次从雨林中冲出,顺着岩壁奔腾入湖。西岸相对平缓,也全是雨林。有一条与湖岸平行的小路,中间不断有岔道延伸到湖边让人隔岸观瀑。我就沿着西岸走走停停。沿岸湖底的石头呈浅酒红色,像兑了水的红酒,连带把附近的湖水也映成了黄中带红的颜色。对岸的瀑布在阳光的作用下泛着暗黄色。下午正是拍照的时间,四个瀑布有的汹涌奔放、有的文静隽永,从正面、侧面各个角度看去都不一样。后面作为背景的平顶山也随着角度的变化不停变换着,与前面的瀑布相得益彰,真是很漂亮。

03/03/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Canaima Tour第三天

早上坐马达小木船从湖的南端出发,横穿整个湖后在北端的一个浅滩上上岸。顺着丛林里的石头路往上走,很快就到了陆路无法到达的、隐藏在北端丛林深处的Salto Ara的上面。瀑布的源头是我们右边的小溪,溪水从我们脚下的石缝中渗出,顺着我们左侧长着水草的大石头静静地流下,注入左侧的小湖中。向导说雨季的时候,瀑布水会漫过我们站着的这一整片大石头表面。而现在我们看到的瀑布宽度,大概只有最盛时候的五分之一。接下来又是爬石头,一段路之后我们站在了同样只有水路可达的Salto El Sapo的侧面。这个瀑布按顺序排下来应该是东岸的第五个瀑布,不过在西岸是看不见的。这是一个略呈马蹄形的瀑布,离我们近的一侧有几缕水帘细细的垂下,其余的部分均是汹涌澎湃。不知道是光线的原因,还是水从石头上流下果然会带走部分矿物质,我总觉得这里的瀑布水都泛着暗暗的黄色。我们要从El Sapo瀑布的水帘后面穿过。水帘后面的路很窄,石头很滑,只能慢慢扶着边上的软绳往前走,就算浑身都被浇湿了也着急不得,呵呵。不过也习惯了,每天都要湿的~

穿过之后又下了一段石头,就回到我们上岸的地方,我们还要继续去穿东岸的第四个瀑布Salto Hacha。这也是一个比较长的水帘性质的瀑布。它的水帘之后有一个相当大的洞贯穿,人行道与水帘之间还有一排窄窄的小石堆挡住水汽。在这个瀑布后面走,除了入口的地方要被浇一下之外,完全不会湿。躲在小石堆后面,透过薄薄的、稀疏的、暗黄的水帘看后面的蓝天、白云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就像第一次潜水的时候在水底透过海平面看天,站在与我们所习惯的相反的角度看世界,感觉很有意思。透过水帘,侧面洞的形状也很好看,东岸剩下的三个瀑布都是unaccessible的了,我们又穿了一次水帘原路回去,在上岸的地方坐船回家。

吃过午饭之后在机场还是坐六人座小飞机去Ciudad Bolivar,发现这种小飞机的舒适程度和驾驶员关系很大啊。来的那趟飞机坐的很舒服,回去这趟稍有一点点云,就跟过山车似的那个颠,偶尔还穿插自由降落... 降落的时候第一次着陆居然蹦起来了一点,第二次也是沿着跑道斜着陆的,让我很怀疑飞机是不是爆胎了...

回去这一路和来时不同,只穿过几条大河,大部分时间都飞越在平顶山组成的平原上。大约因为这一带平顶山总体海拔都不高,雨量又相对充沛,从头到脚都是郁郁葱葱的,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些那样谢顶。在飞机上最好看的就是这些平顶山侧面的峭壁,一面面绿墙直刷刷的切下。飞过大河的时候,有时候可以看到河湾的某一段处有腾腾雾气,我想那一定是瀑布。而且从飞机上就能看到,水量一定小不了。这一大片处女地不知道还有多少尚未被发掘的瀑布呢。

03/04/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Delta Orinoco Tour第一天

早上六点刚过,就被人从Ciudad Bolivar的旅馆里拖出来,睡眼惺忪的塞进一辆小车里,前往Orinoco三角洲旅程的出发点San Jose de Buja。这一路要坐三个多小时的车,司机很得意地告诉我汽油在委内瑞拉是free的!1升汽油只有0.1 BS.F.(玻利瓦尔新元),基本只针对business收点钱,小车加个3、5升的都不用给钱~ 全境的高速路,包括跨河大桥也都不收费了,这都不是社会主义,直接进入共产主义了啊~ 汽车在Puerto Ordaz过的河,四个柱子的拉索桥,两岸大烟囱突突的冒着灰烟,果然是工业城市啊... 两个多小时之后进入了Orinoco三角洲所在的Monagas省,这里就已经是生态保护区了。有些地方是农场,郁郁葱葱的长满了植物,还可以看到灌溉的管道;有些则很荒芜,只长着些枯黄的野草。我们的目的地是Buja河边的一个小村庄,各个旅行社在这个村庄里都建有自己的渡口。在从高速路拐到这个村庄的最后二十几公里路上,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牲口,大部分是白色的,有的有灰骢,又像马、又像牛,从胸口到腹部中间都长着密密的胡须又像山羊,总之我是不认识啦。

到了渡口,还要坐1个多小时的water taxi才能到我们的住地。Orinoco三角洲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三角洲之一,境内河道纵横。我们的马达小木船先行驶在一段相对较窄的河道里。两侧的热带雨林每一株树都长着很多只细细的树根,有意思的是,这些树根至少一半都暴露在水面之上。离水面三四十公分的地方与水面平行有一条特别清晰的分界线,线下树根的颜色要比上面的深很多,这应该就是水位最高时候所能到达的地方了。有些树叶特别繁茂的树也是在这个高度好像被人齐齐的砍过一刀,就跟园艺里修剪过的树圃一样,很有意思,底下没有了的树叶应该也是在水位高时被浸泡掉的。后半程进入了宽阔的主河道,迎面凉风习习,很是舒服。河两侧一段一段的会冒出些木架子搭起的、没有墙壁的、茅草屋顶的房子,应该就是这里土著印第安Warao人的家了。

本来定的是另一家旅行社,结果估计是他们人满了,把我扔到了英文名字叫Tiger Mouth的住处。一上岸向导就用很精致的编织垫托上来一杯插着朵漂亮鲜花和半片柠檬的木瓜汁,受宠若惊啊~ 趁着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先在住处周围转转。这片地方的房子和周围Warao人的民居一样都是木头柱子、茅草屋顶,不过四面用木条多钉了个围墙。这个地方还是很小资的,餐厅在的那个大木屋里还有bar,白天不间断地放着当地热烈的音乐。宿舍前的屋檐下挂着几个吊床,边上的吊灯都有很漂亮的圆形编织灯罩。更主要的是各个房子周围种满了不同品种、色彩斑斓的鲜花,很多门啊、窗啊什么的都是用鲜花装饰,真是一个世外桃源啊。

下午出发的时候发现只有我一个游客... 刚出发就开始下雨,我们的船冒雨向前,停了几处Warao人家,向导名曰躲雨,实则跟他认识的人唠嗑,两三个小时以后返航,这个我当然不干啦~ 回来跟他们领导complain,领导说都是这样的,第一个下午都很easy,我说我不要easy啊,你有什么tough的都拿出来吧,我不怕的~ 领导说那我带你去Warao社区吧。

其实之前,在向导让我躲雨的那两三处Warao人家,我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原生态。那里的大人们是不受游客干扰的,你站在那里参观也好,拿着相机对他们拍照也罢,他们该干什么还照样干。而孩子们,对陌生人的到访依然保持着最本能的好奇和羞涩:他们会偷偷围拢在你后面指指点点,你一转头,他们又马上哄笑着散去;他们其实喜欢你给他们照相,但是当你的镜头真对着他们,他们又会故作矜持,而当你拍完照片,他们会偷偷跟在你后面很久,就是想看一眼自己在相机中的样子... 现在真是越来越难见这样单纯、自然的人了。那边的小孩子,男孩大多不穿衣服,女孩也最多就是一个裤衩,大概因为下雨,一群一群的孩子抱着泡沫塑料跳到河里打闹,大一些的女孩子则会帮着父母晾衣服。

带我参观的这个领导是一个致力于帮助Warao社区的基金会的小头,他们也是第一批闯入Warao社区的人,1993年的时候开始建设Tiger Mouth基地,这以后,他们也是唯一一家提供旅游服务的。不过他们对游客人数的控制比较严格,所以现在看到的Warao社区才依旧比较原始。2006年前后,有不少Tourism-oriented的旅行社在这里开了分店,就逐渐分掉了他们的生意,而他们则更专注于Warao社区的保护和改造,反正有很多公司给他们经济支持,他们不缺钱:-)

领导同志给我看了他们为一个200人左右的Warao社区规划的设计蓝图,中央有学校、有医院,两侧是住宅。比较有意思的是,医院正门口的小房间是留给local的witch的,这样当地人看病可以先找witch,搞不定再找医生,呵呵~ 说起这边现有医疗条件,那真是挺差的,我在这边见到的Warao人半数是孩子,大部分比我小,父辈年龄的一个都没看到。这里的女孩子一般13-15岁就结婚生孩子了。领导轻描淡写地说就在昨天晚上一个15岁的女孩子在生孩子的时候死掉了,我听得不寒而栗,但他估计已经听说了太多这样的事情,冷漠了。Warao人习惯把生活垃圾直接往河里排放,这就造成了现在河水已经不适合直接饮用了。基金会的办法是帮他们在河边种一排特定的植物,这些植物的根部可以起到过滤水源的作用。我问为什么不烧了喝呢?领导说他们不喜欢改变——也不是不喜欢,他们这短短几年,已经学会了drink,学会了K歌跳舞,夜夜不眠,他们往舒服的方向转变很快,但是想让他们往另一个方向改变就很难了。Warao人也许最后会被自然选择淘汰,也许会因为丢失传统而从另一个意义上灭亡,但如果导致这一切的主因是他们自身的惰性,那就真是悲哀中的悲哀了。

领导同志说他们这里的一切建筑为了环保,使用的全部是当地的树木——只有码头用了水泥,因为这个用木头寿命太短了。他带我参观了他们正在修建的水渠,看了他们小朋友的一场足球赛,听了几个小朋友唱歌。Venezuela真是热衷选美的国度啊,这么个男女老少加起来不过200人的社区也有自己的Queen~ 这边盖房子都是Warao人自己动手,基金会付工资。一个盖房子的Warao人给我看了他们做吊床的原料,是从一种植物茎中抽取的纤维,很有韧性,这边的编织物也都是用这种纤维做原料的。

03/05/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Delta Orinoco Tour第二天

早上六点坐船出发,去看how the river wakes up。漫天的云压的一丝阳光都透不出来,希望不要和昨天一样又是一天的雨。Warao人起得很早,六点钟就看到有小孩子在河边洗澡,女人们在忙着洗洗涮涮。早上是看鸟的好时机,一共看到了四种:只记得Toucan的名字了,一般停在高高的树枝顶上,喜欢把头扬得很高很高;第二种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头顶长着十来根翘起的黄毛,有点像孔雀那样,他们喜欢群居,看到就是同时看到三、五只;第三种是这里比较常见的通体雪白的鸟,细细长长的两条腿下是鲜黄鲜黄的小爪子,亭亭玉立的,他们最喜欢站在河中浮起的片片水草上,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等鱼吃;第四种通体绿色,藏在树里,我们船的马达一停,他就飞走了,所以也没看清楚。还看到了一只黄毛猴子。船工刚指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鸟巢,后来发现鸟巢会动~ 那个猴子本来缩成一团在睡觉,被我们吵醒以后,揉揉眼睛,伸个懒腰,晃晃悠悠的跳走了,so cute~ 最喜欢看猴子,因为他们的表情、一笑一颦有的时候太像人了...

上午先去Warao人家shopping,然后去钓Piranha。Warao妇女做的工艺品主要就两类:一类就是编织的各种器皿,国内这样的都是用竹子编的,他们是用自己所特有的植物纤维编;另一类也是用他们那里特有的各种植物的种子(长的和石头一样坚硬)串起的项链、手链什么的。(我仔细研究过他们手链串石头和最后活动收口的编法,竟然和我初中时候流行的一种编法一模一样,这个太有意思了。)不少东西确实挺漂亮的,而且又便宜,扛了一大袋走。给钱的时候,突然想起昨天领导的话,他们community之间trade不需要钱,他们拿钱无非就是去城里换beer之类的东西,哎... 接着去一个河湾湾里钓鱼,用的是最简陋的钓鱼竿和生肉做饵。刚开始的时候还有鱼试探我的鱼饵,自从向导钓上来一条小鱼之后,就连试探的都没了,让我深刻怀疑那个水潭那个时间只有这一条鱼... Piranha无愧食人鱼的别名,尖牙利齿,向导刚把一片新鲜树叶放入它口中,片刻之后,树叶就被咬掉了一个完整的半圆,咬断的地方又清晰、又整齐。

下午第一站就是我盼望已久的jungle walk了,按要求换上了他们提供的长筒雨靴,迎面看见向导同志左手镰刀、右手斧头的出来@-@,工人兄弟好!马达船在拐进了一个特别窄的河道后把我们放在了某一片热带雨林边,向导拣了根木棍给我当拐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除了刚好有倒下的圆木做桥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一地的泥泞,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至少过了脚踝的深坑,走下一步就得用力拔脚~ 这片树林明显没有任何人为清理过的痕迹,很是原始,让我一看就想起了《潘神的迷宫》。真是迷宫啊,我根本看不出路的痕迹,只能拼命跟在向导后面,免得一不小心迷路在这样的地方。一群一群的苍蝇、蜜蜂围着我的脸转,记得DH里ranger嘲笑Susan涂晚霜是put bear food on the face,我觉得我出来前涂的防晒霜简直就是bee food了,要不然干嘛不叮向导呢~ 一路上也有几个有意思的地方,比如有个垂下来的树藤,向导跳起来抓住,可以来回荡好几个秋千;比如有一块看似普通的石头,向导一斧子砍下表皮,里面是无数有点像蚂蚁的虫子在爬... 各个tour的保留节目都是“吃虫子”:向导拿着斧头砍一根倒下的圆木,随着里面暗红色的木头一片一片剥落,向导从木头里面找到一个活着的黑头、黄色身子的虫子(worm)——然后,向导把虫虫的头拧下来,把身子扭断成两截,把其中的一半放到嘴里,另一半我问吃不吃~ 晕,这个这个,泥巴里直接掏出来的东西就算不煮,总得洗一洗再吃吧~ 反正我没敢吃,哎哎,向导自己把另一半也吃了,呵呵。

最后一站是找河豚。我看到的河豚都是浅灰色的,没有传说中的pink。海豚一般人来疯,喜欢围着船欢蹦乱跳。但河豚恰恰相反,他们本来跳的正high,看见你的船来了,就躲在水底不再出来。所以看河豚要停了船很有耐心的等一会,它们才会再出来。最后一个地方,向导等的不耐烦了,拿鱼竿往水里狠狠地抽了几鞭,立马就有只很大的河豚在离我们船很近的地方跳了出来。吓了我一跳。敲水震豚啊,呵呵。

03/06/2008 ● 委内瑞拉山水 ● Delta Orinoco Tour第三天

早上坐在屋子外面的吊床上晃荡着等出发。Hammock这个东西当床睡一晚上不舒服,但是没事当秋千玩玩还是很不错的~ 今天早上就一个项目,Canoe。

马达小木船这一次也是在一处很窄的河道里,把我们放在了另一片热带雨林边上、一条更加狭窄的水路的入口处。我和向导换上了小木船后面拖着的canoe,一前一后,往丛林深处划去。今天终于没有雨了,换成了太阳一路炙烤,好在丛林里枝繁叶茂,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很是舒服。水道特别狭窄,很多地方两侧树木的枝叶都纠缠在了一起,为我们搭起了一条长长的水门,很有意思。有些路段水非常浅,要用木浆撑着才能过得去。其实也没有特定的路线,划着划着碰到倒下的原木阻断了水路,就掉头,看到侧面有过得去船的宽度的水路,就叉过去看看,我觉得最享受的就是这种in the center of nowhere的感觉。等我们把所有能划到的地方都划过,就原路返回了。动物么,除了在两侧雨林里看到无数各种各样的昆虫、蝴蝶外,就是许多寄生在木头上的小螃蟹,很小很小... 回去的路上,我跟向导说,我想坐后面拖着的canoe。其实就是遇到浪的时候颠簸的更大些,船头翘起得更高些,总体还是很平稳的。下船的时候不知道这里的canoe和kayak一样是尖底的,一脚踩偏了点,整个船都快竖起来了~ 翻倒是没翻,不过半身都掉水里湿了,哎,看来每天都是要湿的,也算有始有终啦。

离开前,他们让我签guestbook。很厚的一本册子,都快签满了,绝大多数都是06年以前的。我仔细翻了翻,发现亚洲文字的留言只有一则,但是是俺们中国大陆的,自豪啊,呵呵~ 是05年8月的时候一个来自昆明的女生留的。我帮他们翻译了那个女生的留言,然后也用中文留了一段话,让他们等再来的中国人帮他们翻译:-) 希望这一次他们不需要等3年那样久~

一点的时候坐船返回,两点上岸,遇到一点小麻烦。旅行社原定来接我的车子没有来,那个地方也没办法打电话,我只好跟渡口的两个Warao人一起去bar里坐着。他们都说我很有耐心,可是除了等还能怎么办呢,难不成让我背着包跑一个马拉松去赶飞机?幸运的是三点的时候另一个旅行团刚好也是从渡口去Matulin机场,就顺带捎上了我,把我夹在第一排司机和副驾驶中间:-) 副驾驶上是一个向导MM,他们那个团比我少玩一天。MM说她当向导那么多年,是第一次碰到这个季节下雨下一整天的情况,我告诉她其实她们来之前就已经下了大半天了,呵呵... 这个MM还给我看她买的一大皮袋工艺品,晕,第一次看到向导带团出来自己狂买东西的,呵呵。

飞机从Matulin机场起飞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到Caracas机场本来想买套干净衣服换的,未果,就用所有剩下的钱换了一个裹着国旗的委内瑞拉陶瓷娃娃。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这个国度了,算是给自己的最后一点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