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20/2017 ● Death Valley NP流水账

周五傍晚的飞机离开西雅图,到拉斯维加斯时已是深夜;翌日清晨,在附近的超市买好未来几天的水和食物,开车前往三小时车程之外的死亡谷国家公园。顾名思义,这是一片因为极度干燥而没有多少生命的土地,从拉斯维加斯过去的一路上,我们已能从路的两侧感受到这种荒凉:近处是黄色的砂石地、远处连绵的矮山上也看不到一点绿色,发黑的山体在飞沙走石卷起的幕布下显得有些飘渺;偶尔能看到一些房子、孤零零的散落其中,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居住。

去年这个时候,因为季风带来的降雨、公园主路两侧开满了各色的野花,是十几年来的最盛;而今年就差了许多,我们只在去位于最南边的Ibex沙丘的路两侧见到了几片盛开的黄花,这些花是直接从细砾石地上长出的,每一朵都独立于一根细枝的最高处、亭亭玉立,连在一起填满了远山前的谷地。淡紫色的Verbena则是生长在细沙中的,要一直走到Ibex沙丘的脚下才能看到成片的花海;紫花们一簇簇向四周伸展着、汇聚成海,身下是细腻柔软的沙子、身后是曲线旖旎的沙丘。

赶在日落前,上Dantes view俯瞰死亡谷全景:狭长的谷地被绵延的山脉所夹、左右蜿蜒不见尽头;山脉挡住了来自两侧的降水,使这片曾经的汪洋干涸、土地皴裂;结晶出的盐粒纵横交错于谷地之上,用粗狂的白色线条勾勒出一幅幅图案,我们脚下最大的那一幅就是bad water basin;正对面的山脚下隐约能看到一点绿色,大约是这片山谷里唯一的绿洲。太阳从对面的山后迅速落下,晚霞是夜幕降临前、这片没有生机的土地上的最后一抹亮色。

晚上在furnace creek营地露宿,躺在沙地上看星星;死亡谷远离大城市,号称有着美国下四十八州里最黑的夜,除了西边地平线上仍然有一点来自拉斯维加斯的光污染外,其他的方向、都能看到近乎与我们水平的星星;缀满了星星的半球形幕布笼罩着我们,时不时的还有流星从中穿过,觉得我们和夜空的距离真是近到了“手可摘星辰”。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太阳还未升起、但阳光已把对面的山体染的一片通红;我们往峡谷的深处走,这一带的土地皴裂的很厉害,一些的表面已经变成了硬脆的薄壳,踩上去时咔咔的响、有时还会往下陷;看到了一条嵌在砂石地里的蜿蜒的河床,昔日的河流深且宽阔、两侧的河堤亦颇结实,不知可是furnace creek的遗迹?

早上沿着bad water road参观两侧的景点,一类景点是看结晶盐地貌的,主要集中在bad water盆地和devils golf course两个地方。前者的地面平整、开阔;白色的盐地向前面和两侧铺开、一直连到对面的雪山脚下,如一片没有倒影的冰面;有一些地方能隐约看到蜂巢形状的分割,只是这些六边形的边都仅是地上的略微凸起、远看不是很明显;凑近了就会发现,盐块们并没有远看起来那么平整,它们的头上长满了细且牢固的白丝,在风中不住的抖动。相较之下,devils golf course的盐地就要狰狞许多,砂石地面像被耕犁过一样、各种形状的石头翻出其上;盐粒完整的包裹在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使石头的棱角愈加分明。

另一类景点则是在山脉中穿峡谷、看石头的。Artists Drive的道路两侧,有着公园里最色彩斑斓的山石;火山喷发流下的熔岩、凝结后形成了今天所看到山脉的大体形状,而熔岩中夹杂的各种矿物质、则为山体带来了色彩丰富的线条和纹路,刚修好、还散发着气味的柏油路蜿蜒于其中;Artists Palette正对着的那一片山上的颜色最丰富,其中一些我们从没在别的地方见过,比如粉红、青绿和枣红,色彩们都鲜亮的很、似乎是刚从外面的石头里剥落下来的,一块块堆在一起,真是艺术家的调色板了。

Natural bridge和Golden canyon是两条嵌在山脉中的峡谷。前者,两侧的红色石壁上有许多昔日的水痕垂下,一些地方还被流水腐蚀、雕琢出细致的花纹;经过一座跨过山谷的石桥,再往前一点、可以在路边看到一个立着的瀑布“河床”,被曾经的流水冲出一个标准的半圆柱形。后者,因为离Artists Drive不远,两侧岩石的色彩很是丰富,一些地方能看到火山熔岩冷却后、斜着叠出的一层层石头,像千层酥饼;峡谷尽头是一面红色的石墙,边上立着一块三角形的巨石。如果继续往东走,可以一直穿到位于另一条公路上的Zabriskie point;从这一面看,石墙和巨石下面、流淌着一条条波浪一样的石路,各种色彩的纹路错落有致的叠加其上;附近有些黄色石头的顶上、覆盖着顺石头间缝隙流下的深褐色,看着就像糕点上的巧克力浇头,很有意思。

往北走的路上,经过一处硼砂矿(borax)的遗址——其实也就一百年左右的历史,但在美国也算历史悠久了;如今一片荒凉的谷地上、当年也曾遍布帐篷,开矿的工人大部分都来自中国。继续往北,路两侧的荒地上突然冒出了无数排列整齐的小土堆、每一个上面都长着一簇绿色的灌木,跟商量好了似的。到最北的mesquite沙丘群时已近黄昏,每一座沙丘都不高、但连在一起还算绵延,傍晚时分的光影正好加强了沙丘们脊上的线条;不少绿色的植物直接从沙地里长出,有的上面还缀满了黄色的小花。

第三天早上,取道鬼城Rhyolite回拉斯维加斯;离开死谷一段距离后,两侧的植被开始多了起来;笔直的公路从一脉矮山中穿过,山前的平地上长满了绿色的植物、密密麻麻望不到两岸的尽头,从高处看、像丰茂的草地,突然就有了“两山排闼送青来”的感觉。

三面环山的Rhyolite因着附近矿场的兴盛而繁荣,也随着矿场的衰落而逐渐被遗弃,在一百年间成为了无人居住的鬼城;最外面是一间用很多空啤酒瓶垒砌墙壁的小屋,后面的院子里还摆着许多彩色玻璃做的工艺品,看来主人不仅喜欢喝酒、还是个玻璃艺术家;马路两侧有一些砖石结构的公用建筑、倒塌了一多半后的残骸,路尽头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座房子是曾经的赌场;一头骡子远远的站在路边的荒地中,看起来孤零零的,它们应该是这鬼城里唯一的居民了吧。

10/04/2016 ● 溯溪 ● Subway @ Zion National Park

Subway是Zion国家公园里第二受欢迎的溯溪路线,排名第一的是我两年前走过的the narrows。就路线本身而言,narrows要长不少,大部分时间都需要走在水里;subway无论是总体长度还是涉水的路段都要短许多,但其中包含了4段绳降和游泳。就风景而言,narrows峡谷两侧的石壁更直、更高,峡谷本身也更幽深狭窄;subway整条路线经过的地貌要更多样一些,峡谷两侧石壁的下部有很多被流水掏出的凹槽,还有一个个成型的水潭,都是narrows所没有的。这两条路线的共同点就是,由于公园限制每天溯溪的人数,在水温还没有低到发指的季节里,很难申请到溯溪的许可;所以当听说有小伙伴抽到许可、在拉队伍的时候,我就毫不犹豫的买了机票,来个subway一日游。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等我们一切妥当,从wildcat canyon trailhead出发时已经早上九点了。刚开始的一段是很平的在树林里的trail,两侧高大的树木还没有开始变色、夹在其中的低矮的灌木却已是一片片的金黄;阳光被周围的树木挡住了,走在trail的阴影里,感觉凉飕飕的。向右拐上northgate peaks trail的路牌下面有人很贴心的用笔标注了subway的箭头;在这里右转,很快就到了一个Y字形的路口,往左是去subway的路,一样有路牌标注。两侧的风景渐渐开阔起来,连接一段段森林的是大片大片的slicerock;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色彩,但石头上的纹路既深且密,一道道像爬满的皱纹;有一片slicerock的表面上还“长”出了许多黑色的小圆石头,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越过近处的树林,可以看到不远处横着铺开的巨大石壁,苍白的表面上没有任何植被附着,就是这些石壁、造就了Zion国家公园里数不尽的峡谷。

路一直延伸到Russell Gulch入口的上方;我们下到入口处、发现找不到一路都能看见的玛尼堆,就知道走错路了;沿着原路爬上来,在左边找到了一条trail很不起眼的入口。在树林里走了很短的一段,又沿着slicerock往上走了一点,就来到了slickrock pass;脚下流淌的是一大片红色的slicerock的坡,石头上不同形状的条纹、从各个方向扭曲着汇聚在一处,颇有点“波浪谷”的味道。下到坡底,又在树丛里走了一段,经过一块基本只能坐着滑下去的大石头后,虽然路乍看起来是继续沿着谷底在走,但实际上应该沿着carin爬上左侧的石坡。之后的路又是树林里的trail,沿着山脊走到尽头,有一个很明显的向右拐的指示箭头;站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到脚下subway峡谷、被两块红色陡壁像门一样紧紧钳住的入口;沿着箭头右转之后,是一段乱石上的很陡的下山路,一直下到脚下的山谷里,我们在这里也见到了trailhead以来的第一汪潭水,然而、好脏...

往前走了很短的一段,谷底的路被一块横亘其中的巨大石头挡住;石头顶上有现成的anchor,这是第一个需要绳降的地方。继续往前,两侧的山把峡谷挤压的越来越窄,谷底里的积水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从刚没过脚踝、到淹过膝盖,转过一个弯去、就是两个连着的“游泳池”,subway峡谷终于到了。峡谷里的积水们并不连着,从游泳池爬上对岸,在粗沙砾铺成的地面上走了一段旱路,路再一次被一块夹在峡谷中的石头挡住;前面是subway峡谷里最窄的两段路之一,几乎只容一人通过的谷底被漫过头顶的积水填满;挡路的石头下面听得到类似瀑布发出的流水的声音,虽然石头本身不高,但我们吃不准下面的水有多深,不敢跳、还是用右侧石壁上的bolt固定了绳子,拉着慢慢蹭下去;峡谷并不是笔直的,两侧的岩石呈波浪状的扭曲着,引导我们一路游出来。

拐过一个直角的弯,上岸,是一片相对开阔的沙砾地;继续往前,谷底由大块大块相对平整的石头组成,浅水漫过地面、在低洼处形成一个个都不足以没过脚踝的水坑;期间经过一个和刚才经过的窄谷类似的路段,但挡路的石头不高、可以直接爬下去,下游的积水也就到腰的位置,可以趟水走过去。当峡谷的宽度再次收缩到一线天时,我们也就来到了另一段“最窄的路”,这次挡住路的不是石头,而是一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树干;正前方挡住峡谷出口的、和两侧紧紧夹住我们的都是千仞之高的红色峭壁,侧面的峭壁下白色的石头、一块一块连着向中间鼓出,如巨兽的脚掌;我们从右侧石壁的两个bolt上绳降到水中,这段不算太深的峡谷中涉水的路、却需要以一段很短的游泳做结。

上岸,往前走没两步,就到了拍subway同学标准身份证件照的地方了~ 一根白色的粗木斜倚在一侧的石壁上,是这幅由各种红色条纹勾勒出的图画的点睛之笔。从这里穿出、向右拐之后的那段峡谷是我最喜欢的,无论是远处作为背景的由平滑的巨石组成的红色峭壁、还是近处身边的被流水掏出的半圆管形隧道,所有的线条都清楚平整、像是有工匠特意修葺过的,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沿着右侧的隧道一直往前走,在接近尽头的地方走下石壁,脚下就是最后一段lower subway;绳降到下面峡谷的水中,一小段比腰深的涉水、一小段游泳;爬上岸,正碰上一群穿着人字拖、超短裙,从下游的left fork trailhead出发来subway玩的游客,技术路段结束了~

Subway峡谷出口附近的路面,是被流水冲刷的颇为光滑的石头;谷底镶嵌着一个个呈不规则形状的、被矮石壁环绕的水潭,如洗砚池一般;薄薄一层流水铺在石面上,遇到水潭、落下,贴着石壁形成一道道小瀑布;黄色的叶飘在水面上、打着转,秋意浓浓。站在离出口稍微远点的地方、回头看subway的出口,顿时觉得这个名字起的太贴切了:两侧石壁下的半圆管形隧道、近的几乎要贴到了一起,合成一个完整的管道、可不就是地铁隧道么~ 离开峡谷、进入下游的溪流地带,路面顿时宽阔了不少;这一带谷底的石头是红色的,石间的小落差又多,流水在这里便形成了一个个阶梯形的红色瀑布。在一大片红色石头的末尾、进入下游溪边森林之前,有一大片能晒太阳的干石头;就像唐僧从水里捞出来经书摊在石头上晒一样,我们也脱了湿衣,把从水里捞出来的各种东西、外加自己一起趴在石头上晒,真是舒服啊。

下午三点半,收拾好东西,继续往外走;小溪的两侧都有前人走出来的路,哪条路走不通了,就趟过溪水、到另一侧接着走;不时经过的藏在树林中的峭壁、对面山顶上的怪石,溪涧里的红色瀑布以及作为背景、在远处卓然而立的石峰是一路上的风景。等路线正前方的高山消失,我们也离出口不远了;右侧的山脊在我们右前方的位置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台阶,路线的终点就在那个台阶的下端附近。沿着路牌指示,右拐开始爬山,再经过最后400ft的爬升、和估计能有1 miles多的平路之后,傍晚七点,我们终于到了left fork trailhead的停车场,赶上了停留在山脊上、树林后的最后一抹日光。

08/01-04/2015 ● 徒步 ● Spider Gap - Buck Creek Pass Loop

星期六一早从家里出发,八点半到了连接Loop起点和终点的两条土路的岔路口上。决定就在这里停车,趁着第一天体力还比较好,把这段2.3 miles到trail起点的上坡路走掉,为最后一天节省些路程。九点四十左右到了真正的trail head,土路两边已经停满了车。开始的一段路完全是走在树林里,野花已谢,蓝莓尚未成熟,只有些红色的小果子一簇簇的挂在路边,鲜翠欲滴。树林的尽头就是spider meadow的开始,快中午的时候到的。这片狭长的草地为两侧矮山所夹;草地尽头是一脉锯齿形的山峰,山间是几条断断续续的瀑布,正面山坡上有几片残雪;这便是spider gap的所在,只是从现在的位置上还看不到。纵贯草地的是从gap的冰川上流下的Phelps creek,溪的左侧有一些营地,上gap的路在溪的右侧沿着溪往上走。去年暖冬,今年华州的野花开的要比往年早一个月;才入八月,草地上的花已经几乎谢尽。1 miles多长的草地上只遇见了几小片野花,数量不多,品种却不少,各种颜色的都有,大多长在溪边;一定要找一个野花盛开的周末,来草地上住一晚,想想就很美好。一点左右走到草地的尽头,沿着zig-zag的山路开始爬山。随着海拔的升高,可以越来越完整的看到草地和草地所在的Phelps盆地;草地的另一侧尽头是连着trail head的那片树林。路向山的方向转过一个弯,草地被山挡在了身后,看不到了;近处两侧也从矮树林变成了近乎光秃的碎石。两点四十到了spider glacier的脚下,说是冰川,但其实已经退化成Muir那样的永久雪地,看不到什么冰川特征了。附近有些小水塘,有人在这里露营。沿着这条山涧里的冰川往上走,虽然已是下午,雪却还是硬的很;我在雪上走完全留不下一点痕迹。看到一个老人站着从顶上一路滑下来,很牛!最后是一个很短的坡,短但是陡,雪又非常硬,我走的那几步用手帮忙了,觉得有点sketchy;好在坡短,底下又是一块平地,真fall了问题也不大。

Spider gap是位于山脊中间的一个鞍部,三点五十到的。Gap本身没有雪,北边下山最开始的一段路也都是在碎石上走。其时,已经能看到Lyman lakes所在的盆地了,蔚蓝色的湖水被裹携着碎石的泥沙切割成一个个水塘,七零八落的散布在盆地里;盆地的尽头是森林、草甸覆盖着的矮山,更远处Bonanza Peak的山腰上挂着大片的冰川。往下走没多远就又是雪地了,感觉雪比南边稍软一些;看到几个顺时针走环线的人正在哼哧哼哧的爬坡。下到雪坡中间,左侧山涧里的Lyman Glacier也从山后转了出来,这是北美被研究的最多的冰川;很小的两片,却具备了很多冰川的典型特征:上面那片沟壑纵横、支离破碎、密密麻麻布满了一条条深且宽的冰裂缝;下面那片与末梢的黑色冰渍石杂糅在一起、遍布一道道整齐排列着的如刀刻出的裂缝;冰川尽头与蓝绿色的Upper Lyman湖相接的地方,则被湖水在冰壁上掏出了一个弧形的冰洞。最下面的一段山坡上已经没有雪了,一路都有cairn指引;盆地里湖边的trail从山坡上就能看到,所以也不担心会走错路。和南面花期已过的Phelps盆地不同,这侧山坡上的野花正当其时:漫山遍野都是一种玫瑰红的花和另一种紫色的小花,从石缝间冒出,长在嫩绿的草甸上,与其后白色的冰川背景相得益彰;从冰川流进盆地的溪水穿过花丛。下到盆地时已经下午五点,开始一段沿着upper lakes的trail还离湖比较近,一路都能看到湖水;upper lakes的尽头有一个湖边营地,大概是最后能看到lyman冰川的地方,可惜已经被人占了。再往前走,trail就爬到了盆地东边的矮山上,沿路是大片绿色的草甸。再一次看到山下盆地里的湖时、已经是最后的lower lake了,很大的一个椭圆形的湖,被树林包围着。营地在湖的北边尽头,六点半左右到的。对岸是两座几乎没有植被的碎石山,山腰上零星的挂着些残雪;湖边的矮坡上挂着一条长长的瀑布,瀑布底下也有营地,我是没有时间去了。做饭的半个多小时里,有只小鹿来光临了好几次我的营地,可惜没有东西给它吃~

第二天早上六点二十起床时,阳光已越过东边的树林,给对面的两座山抹上了一层均匀的玫瑰红;湖面并不平静,但不妨碍辨认出水中、山的倒影的不甚清晰的轮廓。吃过早饭、收拾好东西,出发时已过七点。往Cloudy Pass的方向爬山,刚开始全是在树林里,行到高处,树林被草甸取代,四周的视野也开阔了起来。草地上只剩下了些还未谢尽的小白花,星星点点的;草丛中的一些沟壑初夏的时候应该有流水,现在都已经干涸了;碰到一群人在Cloudy Pass上露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找的水。八点四十到的Pass,越过草甸和下面的树林,从Spider gap到Lyman Lakes盆地,昨天走过的路一览无余,连trail都看的清;昨晚看到的那个瀑布其实是连接middle lyman lake和lower lyman lake的水道,middle lake昨天从盆地里穿过的时候并不能看到,今天倒是看的很清楚。Spider gap所在的山脉、昨天从Spider meadow上看到的是它的背面,与今天正面的样子迥异。从Pass的背面下山,一路都在树林里。九点一刻到了一个岔路口,继续往下和PCT汇合,顺着山腰有一条short cut横切到Suiattle Pass。向导书上说short cut不好走,我嫌下山再上山麻烦,还是走的short cut,感觉就是石头多了点,没雪的话走起来完全没有问题。远处的山谷里飘着烟雾,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PCT因为山火关闭的北边的trail大概就在那附近。从short cut一钻回到PCT的主路上,就看到一个ranger坐在一小块空地上看书,边上放着一个大包;他说他每天都来这里为不能上网查新闻的PCT hiker们更新山火情况,给他们指路... Suiattle Pass在树林里,看不到什么风景,继续下山,十点刚过到了下一个岔路口,往左是往Buck Pass继续走环线的路,往右是去Image Lake的detour。即使没有时间去Image Lake,也建议往Miners ridge上走一段,这是我整个行程里唯一能*完整*的看到Glacier Peak的地方。

从岔路口到Image Lake,开始的一半是切着山腰走的平路,在树林里进进出出的。没有树林遮挡的时候,能看到南面的Glacier Peak冰川以上的部分。沿路有各种颜色的野花,一簇簇的,都开的很鲜艳;正好给近处中间、青山上层林叠翠的绿色,后面高处、雪山上冰川覆盖的白色,增添一道鲜明的前景。在一个废弃的营地附近有两条岔路,一条继续水平往前,一条向右在树林里爬山、去Image Lake。穿过这片树林,到湖之前的最后1 miles多的路横切在高山草甸上;虽然野花所剩无几,但草地本身的颜色已经很丰富,很多橙色、黄色的叶子夹杂在绿色的草丛里;南面Glacier Peak所在的山脉和左边一众冰川覆盖着的雪山也看的清清楚楚。营地到湖还有一段距离,先去营地睡了个午觉;两点半起床沿着Miners Ridge继续往西、半个多小时之后就到了位于ridge最高点的一个观景台。观景台上一直都有ranger居住,屋子中间摆了一个地图和一个观测用的指针,可以很容易的把周围的雪山和地图上的名字对应起来。碰到一个美国女孩,是从另一条路上来的,往返也要三天的时间;如果在Image Lake过夜,一样也需要四天,这里来一趟真是不容易。从观景台上,可以完整的看到弧形的Suiattle河谷;被河谷环绕着的是圆锥形的巨大山体,下面的大部分都被密林覆盖、托出位于锥顶的Glacier peak;其上,每一条冰川都清晰可见,右侧还有一条细细的溪水,从冰川顺着山涧一路流淌到河谷里。看到一架直升机飞来,停在了左侧快到山顶的鞍部;那个位置在登山线路上,希望没出什么大事故。其他几个方向上都是青山,来时Miners ridge的背后,几座陡峭的山峰就是明天要去的Buck Pass的所在。

四点多就回到Image Lake了,其实就是一个被森林包裹着的心形的小湖,四周树木在水里的倒影把湖水都染绿了。湖本身乏善可陈,之所以那么有名是因为传说中Glacier Peak的倒影。倒影只在日落之后和日出之前两个非常短的时间段才有机会看到——也只是有机会,还需要当天阳光的角度非常配合才行;湖边的树很高,即使能看到雪山倒影,至少一半的倒影也会被树的倒影覆盖;而因为要在这里过夜,想看倒影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值不值得就见仁见智了。早早的在湖对岸找好位置,吃过晚饭,就一心一意等日落了。一直守到九点,前排那些高低参差的树的倒影倒是清楚,雪山在湖中却不见一点影子。日落时分,晚霞把雪山右边的天空涂抹上有层次的粉红,山顶的冰川被照亮了,湖的一个角落也被晚霞的倒影染红了。第三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到湖边就能看到倒影了,一直持续到七点左右。湖面足够平静了,但也许因为距离太远,雪山的倒影没有想象中的清晰;找了许多角度,都只能看到山顶很小一部分的倒影。我原来期待的是Rainier之于Reflection lake,Shuksan之于Picture lake的那种雪山倒影,Glacier和Image lake的组合相比起来要逊色不少。阳光从上至下一点点照亮对面的雪山,由近及远,浅绿色的草甸、近乎透明的湖水、墨绿色的树林、黄褐色的峭壁、洁白的冰川,静谧的如一幅山水画。

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八点出发沿原路返回到与Buck Pass相交的岔路口,往Pass的方向继续在林中下山。下到底之后是沿着Miners creek支流的trail,也是PCT的一部分;一段路后与PCT分道扬镳,往Pass去的路在左边的树林里开始爬山。今天的路比较坑,要先从谷底爬上middle ridge,再下到谷底,再重新爬一次山才是Buck Pass,而且大部分路都是在没啥风景的树林里。第一次出树林是在接近Middle Ridge的地方,四周都是石头山,几乎看不到什么雪;道路两侧的矮树上长着些蓝莓,貌似这里的熊也没啥别的好吃了,我就不跟它们抢吃的了~ 一点到了Ridge,继续下山,一路都有溪水相伴。到Buck Pass之前的最后一段上坡路走在草地里,青绿色的草铺满了整片山坡;紫色的柳兰正是开的最盛的时候,给草地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从花海中穿过的感觉真好。到顶是一段很短的山坡上的横切,近的一头连着通向flower dome的岔路,远的一头就是Buck Pass营地的所在。在这段横切的路上,越过右侧的草坡和谷底密不透风的树林,能看到从Glacier Peak到Clark Mountain一线的山峰和上面的冰川们。Glacier Peak被前面的山挡住了一些,虽然山顶和绝大部分冰川都还能看到,但和在Miners Ridge上看到的那种独峰孤悬于河谷之上的感觉终究差了不少。大约因为光线的原因,远处那些黑色的岩石、褐色的砂石、白色的冰川,彼此间的界线并不分明,像是重重渲染过的水墨山水。横切的路上只有一处营地,已经被占了,我只好下到底下的树林里扎营。三点到的,睡了一会,之后回横切的另一头爬flower dome。越往高处,trail越窄,两侧都是一米多高的开满碎碎白色小花的植物,几乎要把trail填满了;一路上山,一路被野花拂过;往山上看,微风过处,是一片白色的花浪。山顶倒是有一片还算大的平地,只是花已几乎谢尽,草也长的稀稀拉拉的;虽然Glacier Peak近在咫尺,但向着山的那侧长了一整排高高的树,把雪山挡的真是一丁点都看不到。

第四天早上七点半出发,Glacier Peak的山腰间挂着一条长长的云带,山顶浮于云上。开始的一段路,路两侧有些开的正好的野花,颜色也不同;远处能看到些绿色的连峰。之后便是在树林里一路下山了。

05/23-25/2015 ● 徒步 ● High Divide - Seven Lakes Basin Loop

Memorial Day长周末的星期六,一早从家里出发,赶轮渡去奥林匹亚半岛,再开车到公园的游客中心时,已经快十点了。等着领permit的队伍绕了两个圈,一直排到了外面的停车场上。我没有预定营地,排了大概一个小时的队,非常幸运的拿到了这条环线、第一晚的最后一个营地,第二个晚上的营地倒是还有不少空着的。开车到trailhead,出发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奥林匹亚半岛拥有北美洲唯一的温带雨林,trail便是在这雨林里缓慢的往上爬;四周的树高且直,挡住了大部分阳光。林间溪流不断,得益于这里丰沛的降水——奥林匹亚半岛是美国本土年降雨量最多的地方——溪流中的石头上爬满了青苔、横倒的树干上也长满了新叶,连带着穿过其中的流水都显得绿了。两点半到了与Appleton Pass的岔路口,看着时间还早,到营地也没剩多少路了,就决定爬上Pass看眼风景。路在树林里zig-zag的往上走,中间需要穿过一个溪流形成的小瀑布。Pass上往南,可以看到明天要走的High divide的山脊,山脊后面就是奥林匹亚的主峰了;山被浓浓的云团包裹着,云团动处,有时能看到山顶、有时能看到正面的冰川、有时能看到左侧和前面的石头山峰,却始终没机会看到完整的山。往北,树林后面,能看到一些连绵的山峰;没有冰川,五月里,山坡上还留着大片大片的残雪。六点回到岔路口,继续往营地的方向走,之后的路长度虽然不长,但坡度较之前的路要陡不少,一路都在树林里爬升。七点半终于到了Sol Duc Park溪边的营地,吃过晚饭,爬到边上的一个小山坡上等日落。乌云很厚,晚霞费了半天的劲,才从乌云的缝隙间挤出些许红光,给黑灰的乌云镶上一道粉色的边。天色更黯淡一些的时候,高处的树林在其后粉色晚霞的幕布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如海市蜃楼一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第二天早上九点二十才从营地出发,穿过Sol Duc Park所在的一小片草地,跨过Bridge Creek,继续往High divide的方向爬坡。随着海拔的升高,昨天的温带雨林被今天的草地所取代,近处的山坡上也有些树,但都不高、也稀疏。十点左右来到草甸上的Heart Lake,被很浅的山谷包围着,背后是一脉陡峭的青山;因为湖的形状很像心,因而得名。绕过湖往上走没多远,南边的雪山们,自上而下,从我所在的山坡后升起;白雪、黑岩的色彩和近处黄绿色草坡形成鲜明的反差。山坡到顶,就是High divide所在的山脊,一个星期前据说还是需要ice axe的,这个周末已经几乎没有雪了。山脊上往南看,Hoh River所在的河谷被厚厚的云海填的不漏一丝空隙,奥林匹亚主峰(Mt. Olympus)所在的整条山脉、完整的浮于云海之上,没有一点遮挡。主峰左侧的一条冰川、被两侧山势所钳,先向左、之后转过一个直角、再向下流入低处的山中,这便是blue glacier。几年前爬山的路线就是从转角处穿过blue glacier,之后沿着冰川从左侧一路到顶;现在看着当时一路上经过的地形、突出于冰川上的岩石,还是觉得很亲切。脚下的草地上有些早开的小白花,其后依次是悬崖上的松树、云海、奥林匹亚山脉下的青山,及至顶上的冰川,一起组成了一幅层次分明的画卷,沿着High divide的方向拉开,不见首尾。山脊的北边,山谷里是一个个突起的小山头,每一个都守护着一块盆地,每一个盆地里都有一潭碧水。快到山脊西端的地方,有条岔路可以爬到路边的一个矮峰上。从这里望下去,是一块相对较大的浅浅的盆地;地面坑坑洼洼的,每一处低洼的坑里都贮满了湖水,不知道雨季水位高时,整个盆地会不会连成一个大湖。虽然湖已经很多了,这里却还不是seven lakes basin;七湖盆地还在这片盆地的后面,要深的多,从现在的位置还看不到。

一点左右来到High divide尽头的岔路口,往左的路下到Hoh lake,往右的下到Seven lakes basin。这之后就再看不见奥林匹亚峰了。离开的时候天上的云越聚越多,已经遮住了奥林匹亚峰的山顶,这时间掐得可真准啊~ 一路下山,山坡上的植被不多,所以视野还算开阔。一点三刻到了Lunch Lake的岔路口,回家的路继续往前,往右就下到Lunch Lake所在的seven lakes basin了。顺着向右的岔路,走到一个垭口之上,就能俯视脚下这片水草丰泽的盆地。离垭口最近的是左边的圆形小湖Round Lake,隔了一个山头、在它后面比较大的湖就是今晚营地所在的Lunch Lake了。连同远处暂时还看不到的更大的Clear Lake和Sol Duc Lake,从Sol Duc River分出的Seven Lakes Creek用水道把这些散布在盆地上的湖们串在了一起。湖面上充满了细密的水纹,如绸如缎,湖边的树在水里有着粘稠的倒影。经过Round Lake和Lunch Lake之间的山头时,看到Round Lake旁边的湿地上有只挺大的黑熊在觅食;碰到一群来打水的人,说这只黑熊已经在这呆了一上午了。两点半到了营地,本来想去Clear Lake看看的,但越往深里走,岔路越多,也没有路标,Clear Lake在海拔更低的地方,看着也远,遂作罢;回来的时候,看到要经过的trail上有只黑熊,一个Ranger跟在后面大声喊着撵它,它就慌不择路的朝边上的树林里落荒逃去,看来黑熊的胆子是真小:-) 顺着Seven Lakes Creek溯流而上去Round Lake,湖很小,对面的山贴着湖岸、还高,压迫的湖中见不到什么倒影,之前看到的那只熊已经走了。回到Lunch Lake,找了段僻静的湖边做晚饭;对岸只有几排松树、松树后面是几座矮山;天上是浓淡不一的云层,云的倒影占据了湖水的大部分面积,使整个湖面显得更加幽静而开阔。有几个露营的人也在湖边吃饭,但跟我之间隔了几排树林,彼此完全看不到,只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便想到“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这两句,古人诚不我欺。

第三天早上,依旧是九点二十从营地出发,沿原路返回垭口。早上的湖面明显要比昨天下午时平静、透亮许多,湖边树和山的倒影清晰的像是刻上去的。十点回到岔路口,之后便是一路下山了。开始的一段路是在高处的山坡上走,可惜天上云层很厚,只能看的到脚下的山谷和近处的青山,远一些的雪山全被笼罩在了云雾里。之后进入树林,经过一个小湖和几片沼泽,十一点半的时候到了Deer Lake,是环线上最后一个比较大的露营区;湖中央铺着座木桥,对岸就是营地了。环线过了条小溪后,继续绕湖而行;湖的四周被大片森林密密匝匝的围住,与早上高海拔处所见已是完全不同的景致。吃过午饭,继续下山,一路伴着Canyon Creek,重新走在了温带雨林里。一点的时候到了Sol Duc瀑布,Sol Duc河窄窄的流水贴着一侧悬崖,跌落到底下窄窄的峡谷里,两侧没有被流水冲到的地方都布满青苔。0.8 miles之后就回到了trail head。

02/20-22/2015 ● 阿拉斯加 ● 天涯霜雪霁寒霄

追极光是一件很拼人品的事情。想要看好,不仅极光本身要达到一定强度,夜晚北向的天空还必须足够晴朗。机票是提早了几个月里程换的,在传说中天气最好的二、三月份里找了一个没有月光的周末,希望到时候能有好运气。周末的极光强度预报直到星期五早上才出来,周五、周六晚上都是坑爹的1级,但周日、周一两个晚上爆发到了4级。看到预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AA打电话,把周日晚上的回程机票推迟到周一,给自己留下三次看极光的机会。周五下班飞到Fairbanks,降落时已将近晚上十一点。Chandalar Ranch是我找到的唯一一家、肯直接从机场接人的旅行社,又坐了四、五十分钟的汽车,到达小高地之上的木屋时、已是星期六凌晨。

两层的木屋正门朝北,门前有一块非常平整开阔的雪地;平地北边被一道很矮的山梁围住,完全不影响观赏,还可以作为照片中不错的前景。地形相当优越,唯一的美中不足是离Fairbanks还是太近,西面城市的灯光在夜色中汇成一片不容忽视的橘黄。雪地上三五成群,汇集着不少人和脚架。一道虹桥形状的极光从西往东,在空中打了几个卷、跨过北边天空。

Loading...

不得不说,极光、至少不是太强的极光,属于相机看很丰满、肉眼看很骨感的。相机拍出来的极光、呈现着翡翠一样的绿色光泽;在最外面,甚至还罩着一层薄薄的玫瑰红的轻纱;但这些色彩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眼睛能看得出极光的形状,色彩和形态上却更像是被拢住的云。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除了在贴近地面的两个“桥墩”处有些变化,极光的整体形态相当稳定,甚至可以用来做星轨的背景。一点之后,极光从中央向两侧、从东向西慢慢散去;西面Fairbanks的城市灯光开始一点点侵蚀着极光附近的天空。一点半左右,极光有了今夜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爆发;挣脱了虹桥形状的桎梏,那些浅浅的云一样的物质快速的流动着,一片片、铺满了西北的天空。爆发只持续了大概五分钟,同来时的突兀一样,极光的消失也是迅速且毫无征兆的;一两分钟之后,薄云起,北边的天空完全归于沉寂,再看不到极光的一点点影子。

回到旅馆,一觉睡到中午。吃过午饭,正赶上下午出发去北极圈的tour,来回都是走的Dalton Highway。司机兼向导David是个很年轻的美国人,祖籍肯塔基州,大概两年前搬到的阿拉斯加。和我们一路同行的是著名的trans Alaska pipeline:一条连接波弗特海(北冰洋的一部分)和阿拉斯加湾、南北纵贯阿拉斯加半岛的输油管道。随着这条严寒之地管道的建成,也诞生了许多工程上的专利技术。管道里的原油一直保持着相当的流速,前一秒还在你跟前的原油,一秒之后就已经到了三十米开外,所以去加油站的时候,也可以说我要加几秒钟的油:-)

Loading...

很快到了城外的最后一个加油站,除了加满油箱,David还额外买了一小桶油备用;之后我们就正式踏上通往北极圈的公路了。现在这个季节,公路上除了偶尔的几辆旅游车,就只有十八轮大卡车了,大部分是运送天然气的。阿拉斯加政府有意再建一条管道输送天然气,不过以美国政府的办事效率,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实现。路上的司机们共享一个通讯频道,互通路况;如果有车出现了状况,其他经过的车是一定要停下来帮忙的,这也是冬天在这条路上行车、不成文的规矩。又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经过一片矮树林;据说是在管道建设之后重建的,所以树都还没长的太大。真是暖冬啊,绿油油的一大片树林,除了地上还被积雪覆盖着,树枝树叶上一点点残雪的影子都寻不着,哪里有一点点阿拉斯加深冬的意思啊?之后的景色颇为单调,两侧的地势总体来说比较平缓,看的更多的是没有雪的树林;输油管道影影绰绰的跟随者我们。快五点的时候到了Dalton Highway的牌子那儿,上面有一幅阿拉斯加和这条路的示意图。我在地图上没有找到去年想去但是没去成的Barrow,就问David在哪;David指着西北角的一个位置,说Barrow是一个只有机场、不通公路的小渔村,很惊喜我居然知道那个地方。那里从去年11月的某一天开始进入极夜,要到下个月初才会从黑暗中苏醒;他还推荐我看一部叫“30 days a night”的电影,说的就是那里的人在极夜中生存的故事。David说起他两个星期前也曾带团来此,当时五点已然漆黑一片,零下二十多度的寒风刮的人几乎下不了车;而今天的五点尚未日落,接近摄氏零度的气温就算在外面呆个把小时也不会觉得太冷。再往北开,远、近多了些白雪覆盖的山丘,不算高,形状也一般。透过左边远处山头上的小树林,今天的日落给天、地极为单调的色彩背景中央平添了一团燃烧的红色。六点四十到了整条路上最冷的点——Yukon River。育空河是北美洲第三长河,由东往西注入白令海;河虽长,却只有四座过河的桥,我们刚刚开车经过的就是其中的一座。

Loading...

因为位于一个地势较低的河谷之中,这里的温度通常比北极圈的温度还要低。其时,天还未黑透,满天厚重的云层正把最后一条日光、压在西边的矮山之上。宽阔的育空河冻的结结实实,河面上盖着一层平整的雪,看不出厚薄。之前的tour都是带到河上玩的,有时还直接开车到河面上;不过这个周末和之前一个星期气温实在太高,保险起见,我们就没有下河。同行的一个美国人说起一个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说的是有人冬天从冰面走过育空河去对岸,等想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河面冰已破;而河上仅有的四座桥又在靠腿不可能走到的远方,于是因为无法过河而死在对岸。David说他虽没看过这个电影,这样的事情却也不算罕见...

又往前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八点四十、终于到了那块著名的北极圈牌子所在的停车场。夏至那天来这里会很有意思,看见太阳刚滑落到地平线上,却又紧跟着往上爬起:-) 刚到的时候,天还行,看得到正上方和南方的一些星星,David还说等北边的云散了,就教我们看星空;可惜没过多久,北边的云反而盖住了南面的天空,之后就一点星星也看不到了。我问David如何区别极光和云,David说云是水蒸气凝结而成,不透光;而极光则是粒子和原子的碰撞,挡不住其他光;所以能透过它看到星星的就是极光,反之则是云了。于是我就很仔细的用肉眼和相机各扫了一遍北方的天空,确定看见的都是满满的云:-( 天气不冷,我们在那里等了两个多小时。西边月亮落下时一度有月光透出,David说如果那片云最终被冲破,我们就有希望看到极光了,可惜始终没有如愿。很多地方都喜欢说自己是in the center of nowhere,其实这里才真的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是出去个几百迈才开始有非常小的人类定居点的。也许人眼很难分辨出黑暗的层次,但相机不会骗人。要想得到和昨晚亮度相同的照片,今晚的ISO要调到昨晚的四到五倍——也就是说今夜黑暗的程度是昨夜的四倍多,而昨夜已经是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山头之上了。我很好奇北边那些居民点里的人,每年是如何捱过这漫漫长夜的;David说那些其实是工作站,上班的时候住在那里,过几个月下班了就各回各家了。便是在极夜里,也是有人在上班的。我说那很辛苦呢,David说辛苦的不止他们。Dalton Highway上每天都有很多卡车往来,冬天道路的维护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沿路有许多小的工作站,都是常年有工作人员驻守的;就是这些人每天及时的维护才保证了这条位于极寒之地的公路全年的畅通。

一直等到十一点多,我们才踏上了返程的道路。出发没多久,车就不小心陷在了路边的雪里,一辆路过的卡车主动帮我们把车拖了出来,再次感受到了这条公路上司机间的互助友爱。之后都很顺利,我们在车里睡的昏昏沉沉的时候,David突然叫醒我们,说有极光看~ 顺着David手指的方向,树林后面有一条很厚的云带,再往上就是黑乎乎的夜空。我开始以为那条云带是极光,对着拍了好几张都看不出颜色。单张照片上完全找不出极光在哪里,但是把几张照片连在一起看,就会发现有一道非常朦胧的淡绿色光束在暗绿色的天幕背景下、快速的由下向上扫过,这个就是极光了!不得不佩服David的眼神,比相机都牛啊。其时不到凌晨三点,根据相片上的GPS信息比照地图,我们的位置就在Dalton Highway牌子的附近,已经走了超过一半的路程,看起来一切顺利。继续走没有多远,突然感到车子在山路上左右之字的滑动,甚至还往后退了一下。David说装个雪链就没事了。他刚一下车就滑了一跤,估计这个时候的山路上已经全是实打实的冰了。周末的气温实在太高,Fairbanks附近的山区下的是最危险的冻雨。他上车以后跟我说,知道嘛,最危险的不是他摔跤的时候,而是车子往后滑的时候;如果继续滑,我们都会送命。我说知道,David一路都表现的非常职业,再麻烦的情况也总是用开玩笑的口气跟我们解释,不想让我们害怕;但他也需要一个出口来释放心里的压力。装上雪链以后,车子开的非常慢,David说他不知道几点才能回家,但他保证能把我们安全送回家;我说这就足够了。很快看到路边停着另一个旅游公司的几辆车,估计就地休息了——回Fairbanks以后才知道,因为路况差,当天晚上很多旅游车都没能回到城里,包括在城市附近看极光的那些旅行团;David能把车开回去真是太牛了。之后看到山路上有辆卡车出了状况,David说他必须停下来帮忙,我们也都理解。他把车停在路边,下车的时候又滑了一跤;于是从后面取出一根绳子,一头系在座位上,一头伸出去作为扶手防止摔跤;工具可真全!等帮别人修完车,再往前走没多久,晨曦初露,我们在路边的树林里还看到了一只很壮的雄麋鹿。快到加油站的时候,David取掉了雪链,这样行车速度可以快一点。但是到加油站一打听,说是前面还有两小段坡路上有冰,保险起见,只好又装回去。回到城里旅馆已经快早上十点了,真挺佩服David的,要是我开车,一路碰到这么多状况,估计要崩溃了...

因为路况实在太差,下午狗拉雪橇的项目被临时取消了,晚上最想去的murphy dome看极光的项目也没有了。只好再打电话给Chandalar Ranch,问他们晚上还有没有极光可看;被告知九点视天气状况再定。九点一刻终于接到电话,说项目可以有,但要比平常提早一个小时结束。等旅行车来接的时候,在旅馆后面的小院子里、看到了一条被云包围着的极光;尽管处于城市的中心,四周灯光不绝,但极光通过肉眼就可清晰辨认,4级果然是强啊。旅行车接我们到小木屋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雪地上站了很多人,一阵阵的惊呼声。东、西各起了几道很粗的极光,在北边的天空中相遇;东边的极光隐隐的可以看出泛着绿光。很快,东侧那几道极光的东边,整个天都被淡绿色的极光满满的笼罩了。仅仅几分钟之后,乌云从东往西开始吞噬,东边的天空是云和极光杂糅在一起的暗绿色,和边上还未被侵犯的极光的翡翠绿形成鲜明的对比。与头一晚的文静不同,今夜的极光非常活跃,一束束射向空中的极光忽左忽右的飘动着,像风中的绿链。可惜这样的景致只持续了二十多分钟,乌云最终占领了整个天空。今夜的极光实在太强,以至凭肉眼、还时不时能透过厚重的乌云间的缝隙,看到其后的极光渗出的绿光——在这样的夜晚,肯定不会产生如何分辨极光和云的疑问。越靠近地平线,绿色越强烈;如果没有云,今夜大概能看到半边天的极光吧...

Loading...
12/07-13/2012 ● 夏威夷大岛七日 ● 沿海行

夏威夷大岛是夏威夷群岛的几个岛屿里最大、也是最年轻的一个;受到岛中高山的阻断,环岛一圈,地貌、气候等都大相径庭。总体说来西边的Kona地区阳光灿烂的日子比较多,而东边Hilo附近几乎一年四季都是阴雨绵绵;南部受火山不断喷发的影响以礁石海岸为主,而全岛还说的过去的沙滩几乎都集中在Kawaihae到Kona这段远离的火山的西北角上。从Kona出发,开车沿着海岸转了一圈。

Kona的旅馆、饭店主要集中在沿海的Alii Drive上,Alii在当地语言里是以前夏威夷皇室的统称。这条路很是蜿蜒,清晨和傍晚时分、路两侧能看到许多跑步的年轻人。开车在路上,大多数时候其实是看不到海的,景色都被沿海的resort给挡住了。在一个傍晚找了个海边公园看日落。说是beach,其实只有很小的一片沙滩,前后都是形状极不规则的礁石海岸。Kona附近的海滩大抵如此,只有很深的峡湾、能够受到聚集起的海浪不断冲刷的地方才有可能把礁石都打磨成沙子。虽然天很好,头顶上的云不算多,但远处海天相交的地方总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云带,说是海上日落,其实太阳最后是隐入云中的。Alli Drive到头以后,拐上沿海的160继续往南走。Kealakekua Bay是公路所能到的最北端,隔着一段海湾眺望北边的cook monument;大部分划船去cook monument的人都是从这里下水的,下午去的时候还看到一车车的kayak被往里面拉。从这里往南的海岸以火山礁石为主,礁石顶部距离海平面能有十来米高。火山石被海浪掏空以后、沿海形成许多有意思的洞穴、隧道,要仔细看还是得坐船。开车经过的时候觉得两侧好荒凉啊,都是些枯黄的野草、稀稀拉拉的点缀着黑色的火山灰地面。160往南会经过Place of Refuge,这对于当年的夏威夷人——无论皇室还是平民都是个神圣的地方。皇室在这里有自己高墙围起的居所、泊船的私人码头;有专供贵族开会的地方;而平民如果犯了罪,只要能在被武士追上之前逃上这片海滩,无论多重的死罪都能被赦免或是轻判,因为这个圣地是不能见血光的。公园里有条参观路线,可以一边走一边看些“古迹”,除了一些乱石堆砌的实在很矮的围墙和平台,这里最多的就是木雕和木结构的房子。木雕都是人像,有站在地上的、有站在柱子顶上的,面目看着都很狰狞啊,不知道是不是当门神镇邪用的。这些木头不知道是不是经过特殊的处理,矗立在海边饱受裹携着盐水和沙粒的海风的侵袭,这么多年了,木雕的细节处依然干净如初,看不出什么岁月啄噬的痕迹。一个木房子里有以前夏威夷人划的船的模型,船身和现在的kayak差不多,一侧跟船身平行,在船身外面拉了根木棒,不知道该怎么用。之前在一个湖边见过有人教怎么划,可惜当时不知道这船的历史,没留心看。另一个木屋子里,有人演示用石头打磨兽骨制造各种各样的武器,就是一个小小的投掷箭头,都是很费工夫的。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是“tree tunnel”,当年火山喷发曾经把这里完全淹没,毁掉了所有生物;树倒下以后、树干被熔岩包裹,等树干完全腐败,熔岩里就形成了一个树干形状的空巢:-) 从这里出来,去了附近的Painted Church,很小的一个教堂,建在一个山坡上,门正对着太平洋,门前是一片墓地。这个教堂里除了建筑必须的支撑柱子外,其余的装饰都是“画”出来的。和魁北克上城那些画在楼房外墙上的油画一样,都是立体的,看着就像一个个极富装饰的立柱和小屋子,其实都是在平面上画出来的;这倒是个省钱省工的好主意,呵呵。

之后沿着11号路继续往南。地图上看着公路离海水平距离不远,其实落差还是挺大的。早上走的时候海面上雾气还未散尽、阳光也不配合,海水看着和反光的天空一样飘渺,真正的水天一色了。越往南、路两侧的植被越少,很多地方都只剩下了大片的火山石裸露着,像是被深度的耕犁过。先去了South point,本来以为能有个牌子照到此一游照的,也没有找到,呵呵。不知道这个“south point”前面的定语是什么,已经去过佛罗里达的那个“最南端”了,这是第二个;不过这个再南也是比不过美国在南半球的海外领土的。风是真大,老远的就看到坡顶平原上一字排开的一溜风车在画圈圈;临近最南端的地方,只有草还能生存,仅有的一些柔韧性特别好的树,被风吹弯了腰,树顶都快拖到地上了。停车走到平原的尽头,脚底悬崖之下就是波涛翻滚的太平洋,浪真大。有一些悬崖之下有几段伸出的浅礁石,海浪冲上褪去之后,这些盛着海水的礁石如一个个透彻的小水潭,水潭的边缘是无数条细细的入海的小瀑布。很多当地人全副武装的运来各种器械钓鱼,很好奇什么样的鱼喜欢出没在浪这么大的礁石海岸附近。再往东一点,就是green sand beach的停车场。有些当地人开着4WD,拉游客进去。我进去的时候是沿着海岸线走的,也是礁石海岸,不过没有悬崖,长长的礁石深入海中。这一带的海岸很有特色,只有入海的部分是礁石;往内陆一点就是很平缓的黄土坡,近海岸的地方有一簇簇的野草,越往内陆去植被越多,远一些的地方就都被树林盖住了。这些黄土已经被压的很结实了,上面有很多深深浅浅的车辙印。我的观察越靠近内陆的车辙越容易走通,沿海的这些车辙会越来越深,到中间甚至会有一个个的小断崖,估计是走不通的。海浪很大,一层一层的从远处推来,翻滚着打在礁石上,“千堆雪”的比喻实在是太形象了。在黄土地上看到了一只两只脚的在跑的小鸟,很可爱,急急的一路往前冲,不知道是不是太小还不会飞:-) 绿沙滩后面的那块悬崖其实很早就能看到,不过只有绕过最后一个峡湾,才能看到底下的沙滩。虽然是非常小的一块,还是很不容易错过的,一是人多,二是沙子的确是墨绿色的。两条路可以下到沙滩上,可以沿着悬崖上的梯子往下走;也可以从侧面斜穿下去,有一条成型的trail。这片沙滩被两条深入海里的悬崖从两侧夹住,沙滩正上方的石壁表面已经被沙化了,只有最下面贴着海面的一点是绿色的,往上一些就是黑色和绿色的沙子杂糅在一起,再往上则几乎全是黑色的沙子了。海浪很大,水又冷,肯定是下不了水了,坐在沙滩上吃了午饭。回程沿着内陆的车辙印走,经常能在车辙下、那些被碾碎的沙子里发现墨绿色的沙子,跟沙滩上见到的一模一样。还看到了一簇簇独立的火山石。偶尔也能看到些树,都被风吹的很有个性。

沿着11号路继续往北,经过一个黑色的沙滩Punalu'u Black Sand Beach。这块的海岸线相对平缓,没有那种可以聚集海浪的很深的凹陷;浪分配的平均,没有太多的礁石,但沙子也不够细腻,光脚走硌得慌。之前看到的火山石海岸都是Ah Ah lava,这个公园里有一小片麻花形状的pahoehoe lava的海岸,不过主要的也还是Ah Ah。礁石在近岸的地方围出了几个水潭,很多里面都有海龟游泳;岸上也有两只海龟大下午的在睡觉,不停有人围着他们照相,人连眼皮都不带眨的~ 有两个当地的小孩,各抱着一块简陋的板在学冲浪,是屡败屡战:-) 东岸的天气果然常年不好,海滩之后是茂密的椰子树,再往后树林啊,山啊全藏在了厚厚的云雾中,一点都看不到。继续往北,到Hilo的11号路是远离海岸的,沿海本来是有路的,上个世纪就被火山喷发冲下的石头深深的埋住了,closed by lava。有几条岔路可以到海边观景,这一带的海岸也以悬崖为主,海上看要比陆地上看效果好。Hilo附近常年雨水充沛,开车穿过、一路都是走在茂密的雨林里;过了Hilo之后,沿着19号路继续往北,很快就不行了,甚至看到了洒水车,为路两旁的植被灌溉。19号路也是在悬崖上的,虽然离海很近,时不时的能透过树的缝隙瞄一眼太平洋,但似乎没什么地方可以下到海边,也没有什么沙滩。从19号路换成240号路,继续走到底,就是Waipi'o山谷的入口处。从停车场到谷底有大约900 ft的落差,以前夏威夷的部落首长们视此为神圣山谷,经常聚集于此开会;看来当时要当领导先要锻炼身体… 沿着一侧被森林覆盖着的山坡下谷,路是在山腰上开出的,有些劈在了原来长树的地方;那些树一半的树根都挂在了悬崖外、却还顽强的生长着,生命力真强。半路能俯瞰山谷的全景,两侧的山坡不高,谷底也挺宽的;草地为主,中间划出了若干片耕地。大岛受火山地质的影响,绝大部分土地都不能生长农作物,这个山谷里的人家并不多,看起来能做到自给自足了。下到谷底后,有两条岔路,先走短的那条看海。也是一个向里凹陷的黑色沙滩,两侧夹着它的悬崖有两三百米高;右侧这个悬崖上朝着海的那一侧隐约能看到一条冲入海中的瀑布,估计得游到海里才能看清正面,还是算了吧。沙滩很浅,后面被一片窄树林与谷底的草地隔断。群树之中发现了一棵很像波兰弯弯树的家伙,挺有意思的。谷底水流充沛,最主要的一条河流纵贯山谷,入海口很宽,想过河的话得从海里走,看着水挺冷的,也算了吧。之后顺着河的这一侧往山谷深处走。对面的山坡上能看到很多条深而窄的沟壑,应该是流水冲出的;大岛上落差最大的瀑布就是在这个山谷里,可惜现在都近乎干涸了,水多的时候据说还能在瀑布下的水潭里游泳。现在,得瞪大了眼睛使劲找,才能从某些角度看到些泛着白光的——水。谷底动不动就是private rd,即使走路,也差不多只能沿着四驱路走,没有额外的福利。我走到了山谷通路的尽头,没什么特别的,无非些农家罢了,还是对游客避之唯恐不及的。

继续回到19号路往西,从Kamuela往北到Hawi的250号路是我很喜欢的一段。清早开的,天气秉承了西部一贯好天的优良传统,Mauna Kea山腰上不曾断过的厚厚云带此时还只是些淡淡的云雾,尚未聚拢。路要翻过一段山脊,最高处海拔超过1500米,站在其上,从Mauna Kea山顶到其脚下广袤的盆地一览无余;更远一些的Mauna Loa的山顶也能看到,只是其山脚下的盆地就远没有Mauna Kea之下的肥沃;再往西,是蜿蜒的太平洋海岸,顺着海岸线和沿海的19号路,能一直看到Kona机场。这条路所在的山脉也是大岛难得肥沃的地方,向着海的那一侧山坡上是大片的草地、成群放牧的牛羊。之后在树林里一路向下,经过Hawi之后沿270号路往东,尽头就是Popolu山谷的停车场。这个山谷的结构和Waipi'o颇为类似,就是谷底面积小点、两侧山坡矮点,像个微缩版;不过这个山谷里是没有居民的。沿着trail往下走一段,就能看到谷底海滩一侧层叠的海岸线了。Waipi'o的海岸线是一条完整的峭壁,而在Popolu,峭壁的中间被掏出了一个个弯弯的沟壑,每一个沟壑里应该也藏着类似Popolu的山谷,从trail上看,如一扇打开的屏风,越往远处颜色越暗淡,层次极为分明。谷底因为没有人家,完全被树林填满了。也有一条纵穿谷底的河流,入海的地方被泥沙盖住了,可以很容易的过河。也是黑色的海滩,有很多被打磨光滑的小石头,在海滩上可以看到另一侧一条长长的深入海中的峭壁。之后沿着270往南,到Kawaihae,有些路段能俯瞰太平洋。这一段路倒是出乎我意料的荒凉,两侧几乎没有什么植被,零零星星有的也都发黄,大概只能解释为雨水不够了。从Kawaihae到Kona集中了大岛最好的沙滩,或者说是最符合大众想象的沙滩——碧水蓝天、黄沙绿树。沙质很细腻,好多玩水的人。还看到一个警示牌,“falling coconuts”,以前只见过小心落石、落冰、落雪,原来天上还可以掉椰子!

12/07-13/2012 ● 夏威夷大岛七日 ● 当熔岩遇到海

大岛最吸引我的是它的活火山。11月底无意中看到火山喷发的新闻,就开始留意熔岩的动态。喷发之前,就已经能看到熔岩入海了,从12月初开始大规模入海。赶在圣诞旺季到来之前,果断买了4天后去大岛的机票,希望能看到live lava。

星期六早上,先去了火山国家公园里的Crater Rim Dr。这条路本来是环线,现在由于火山活动频繁、空气里火山喷发带出的有害气体浓度太高,Jaggar museum到Chain of Craters岔路口的西边的半个环关了,只能从Jagger museum边的瞭望台上很远距离的眺望一下Halema'uma'u火山口。去了两次,第一次烟雨朦胧的根本看不清;第二次好些,看着也就是一口不停的冒着热气的大锅,真好奇锅底是什么样的。博物馆不大,里面倒是有些很好看的照片,还详细介绍了a'a和Pāhoehoe两种火山岩的成因;他们的成分是一样的,只是熔岩流速和冷却速度的不同产生了这两种迥异的形态。回游客中心的路上经过Sulphur Banks,很小的一块地方,从样子到气味都和黄石有点像;黄石不也是个火山口么?因为地表太过脆弱、而地热资源又太过丰富,游客只能在铺好的木头栈道上走,不然一不小心踩踏地表、就直接掉到烧锅里了。牌子上说可见四种矿物质,最多的还是硫磺和红褐色的三氧化二铁混杂在一起。在一个小洞穴里,还能看到硫磺的结晶。地热这个东西局域性很强啊,Sulphur Banks这片地方本身寸草不生,却是被极其茂密的树林包围着;树林里东一块、西一块的冒着烟,是地热的steaming vent,但凡没有烟的地方就都被植被盖满了。继续往前,过了游客中心之后,就到了Kilauea Iki trail,这个trail是个环线,前面一半沿着Kilauea Iki crater rim走,从一条比较陡的trail下到crater里后,后半程是走在crater里面的,最后爬回rim上的停车场。在rim上走的时候就看到crater里有一条很清晰的白线,估计是被游客长年累月给走出来的;crater的地表龟裂成无数个不规则的小片,很多地方都还在不停的冒着小股的烟。Rim上的trail是走在雨林里的,透过树的间隙,时不时能看到crater、冒烟的Halema'uma'u和环绕crater的岩壁——有一处中间半壁都是通红的石头。下去之后刚开始还有些错落叠着的大石头——应该是从岩壁上坍塌的,之后就是平整到可以推轮椅的火山口了。那些冒烟的地方,我走到跟前用手摸了半天,还真是一点都不烫,难怪steaming vent周边也可以长树了。从顶上看到的那些小片,绝大部分都彼此契合的很紧,挨着的夹缝里最多能挤出一点矮草;也有一些比较宽、比较长的裂缝,从底下长出绿色的开花植物,真不知道旱季的时候从哪里吸收水分。Trail对面是Thurston lava tube,外层的火山灰已经冷却,而里层的继续快速流过 ,这就形成了隧道。一个很短的隧道,可以走通,里面也装了灯。隧道顶上那些肉眼都很难看清的缝隙里垂下许多榕树的气生根;侧面的石壁里也看到些挤出的植被。这个隧道处在雨林之中,水分还是挺充足的,在隧道里走时不时也会被洞顶的落水滴到。沿着Crater Rim Dr继续往前是Devastation trail,也是非常短的一个,是被树林包围着的荒芜之地。这片地方被火山喷发摧毁之后,还没有恢复过来;一路看到的都是横倒的还没有腐败的枯树干。

午后从公园里出来,去130尽头的Kalapana。快到的时候看到一个大门上写着Authorized ppl only,犹豫了一阵,看到身边一辆辆车鱼贯而入,还是跟着进去了。停车问人要不要permit,人直接说you are authorized,呵呵。路两边已经都是望不到边的火山石了,地形比早上在公园里看到的要丰富很多。附近有一些房子和常住居民,他们的饮用水主要靠雨水。这里差不多一年到头天天都有降水,但总降雨量大概只有山上的一半。我到的早,就自己先在周边转了转,看到了各种粗细的Pāhoehoe麻花、看到了极深的长裂缝、看到了混杂着拧在一起的冷凝岩、还看到了许多半球形的圆润的冷凝岩。火山的冷凝岩并不只是黑色的,看到了石头上红色、黄色、白色和蓝色的色带,还有浅色石头上的墨色条纹和黑色石头上的白色条纹。之后下了一阵大雨,好在我们4点出发的时候雨停了。熔岩入海的位置在我们右前方,向导带我们先往正前方、再顺着海边往右走,这样可以多看些冷凝岩。海边有一条熔浆冲刷出的冷凝带,像是被推土机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碾过,当年这条熔岩入海该是多么壮观啊。还看到了几片“瓦”,是一所房子仅存的能见天日的部分,房子的其余部分都被熔岩埋住了。房子的主人早就撤走了,却一直拖拉着没来收拾东西;终于有一天,等不及的岩浆替他给收拾彻底了。接着就看到一个悬崖边坐着好些人,再往前走一点就看到悬崖上流动的熔岩了。我们也加入到人群里,找个地方坐下来看。这里并不是走路能到的离入海的熔岩最近的地方,但应该是观赏角度最好的地方。远处有几条长长的熔岩带,散发着耀眼的红光;燃烧的石头溅入水中激起的水雾把入海的部分都吞噬了。离我们最近的那处熔岩很矮,是从水面上不高的地方流下的;熔岩激起的海浪翻滚着漫过熔岩的顶端,海水簇拥着燃烧的熔岩奔腾而下,围着悬崖边缘一圈,形成无数条细细的火瀑布,非常漂亮。看了半个小时,天完全黑了,又开始下雨,我们打着手电继续寻找surface lava。目前火山活动频繁,surface lava还是挺多的,晚上看到处都是红光。第一处看的lava不大,流动的很缓慢,半球形的一点点向前推动;冷凝的速度相对比较块,刚才还是红彤彤的,几分钟之后就彻彻底底的冷凝成黑色的岩石,而从这些冷凝石的侧面、下面,又会有新的半球形前沿的熔岩挤出,向周围的方向扩展。熔岩本身也是富于颜色和质感的变化的,跟温度、夹杂碎石的多少都很有关系。我们在那里站了十几分钟,看着这个熔岩涌出、冷凝、再涌出、在冷凝,周而复始似乎没有尽头的过程,十几分钟前的地面上已经新长出许多半球形的冷凝岩,和我们一路走来看到的一模一样,真是好神奇啊~ 向导带着我们用木棍取火,岩浆还是很粘稠的、表面也有弹性,棍子下去似乎戳凹下去一些、但戳不穿。棍子不取出来的话,明火就会一直燃烧着;取出来可以烧石头玩,大概要15分钟才能冷却到适合用手摸的温度,可见熔岩温度之高了。雨停了,舒舒服服的烤干衣裤,这些熔岩不仅漂亮,而且是多么的user friendly啊~ 看的第二处lava要大很多,是一条长长的岩浆缓缓的流下;我站在跟前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不是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 因为面积大,跟第一处相比,这里颜色和层次的变化更丰富,前哨也有数个半球形熔岩同时向各个方向扩展。我们右边其实还有一处更大的live lava,远望去红光蔓延了能有几十米宽;不过向导说不安全,没带我们去。看到那处熔岩前有些东西在跳,还跳的挺高的,我还以为是动物呢,向导说是小石头,被熔岩涌下带起的热浪给激的,看来走近了看是不安全哈。

星期天早上,继续走火山国家公园里的Chain of Craters Rd,那条沿海的旧路不是一天之内被lava吃掉的,过去的几十年里,一次次的喷发逐渐的蚕食着公路和沿海的民居,终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顺着Chain of Craters走,一路会经过大大小小的火山口,经过不同年代喷发形成的火山岩地质带。先走了Mauna Ulu trail,刚进去的时候没有找到trail,在一片火山石的地面朝着Pu'u Huluhuhu的方向走。这一带的地表是真脆弱啊,很多从上面看着就像鸡蛋壳,才把脚放上去就听见脚下咔咔的响,底下都是空着的,这要踩实了准得塌。一路上看到好些独立的火山石的“雕塑”,不知道怎么形成的,有些形状很有意思;这一带的植被相对而言也多了不少。上Pu'u Huluhuhu之前找到了trail,先是沿着cairn的指引爬一个火山岩的小坡,最后一段是在树林里走trail。今天天气还不错,山顶上视野还算开阔,雨林和火山交替包围着:最远的地方是Mauna Loa,往里是大片的雨林;雨林包围之中的是光秃秃的火山岩,而我所在的Pu'u Huluhuhu则是在火山岩区里的一个被雨林覆盖着的小山头。近处的Mauna Ulu和远处的Makaopuhi Crater是火山岩区里的两座山,Mauna Ulu的山顶上似乎有好几个坑,都在不停的冒气。Makaopuhi火山口是有trail去的,不过我时间来不及,就算了。沿着Chain of Craters继续往南开,两侧越来越荒芜;这段路和昨天走的130是差不多平行的通往那条沿海旧路的两端,所以后半程看到的地貌很相像,感觉还是130两侧的更丰富些。一路上雨断断续续,很典型的当地天气;海是很早就能看到了,只是一直都很朦胧。从这里到海边要经过一个断裂带,有一段比较盘旋的山路下到海边。快到尽头的地方,有条很短的Petroglyphs trail去看以前夏威夷人在石头上画的画。以圆圈圈居多,像target商标那种两个套在一起的,也有些简单的人物、海洋生物形象。看到一块大石头上凿出了好些碗形的坑,这里的说法是每个坑代表一个新生儿,祈望着能得到山神的垂青。记得在Place of refuge也见过这样的坑,比这个要稍微大些,说是盛雨水用的… 历年多少次的喷发,岩浆都绕过这片区域,没有掩埋这些石头上的画,这里也许真的有山神庇护呢。走过去的一路,一侧是海,一侧是刚才经过的断裂带。再往南很快就到了路的尽头,是在海边的悬崖上。一次次喷发物的堆积,这个悬崖应该会被越抬越高。Holei Sea Arch是个伸进海里的象鼻子,不知道底下的那个大洞是个熔岩隧道还是被海水掏空的。往里走一点,能看到旧路被熔岩封住的地方,据说沿着熔岩还能再走1 mile多,下雨了,我就懒得再走了。

跟昨天差不多时间离开公园,沿着132走了一段之后,走一条向右的树林里的岔路去Issac Hale海滨公园,这里是傍晚lava boat下水的地方。浪非常大,吸引了很多冲浪的人。南边有个小海湾,里面好多人看见真正的浪来了,就抱着冲浪板四处逃跑;浪过去的差不多了,再回来冲两把:-) 真正的高手在北边,那里因为没有屏障,浪更大,看高手的表演那才是人驭浪,而不是被浪驭;还有一个电视台专门来拍冲浪的片子。4点半从南边的那个湾里下水,一下去船头就被抬到一个浪尖,掉下去的时候那就是自由落体啊,很明显的感到一瞬间的失重;不过船长说了,去的时候还好了,真正颠簸是在回来的路上… 在船上看了海上日落,整条海岸线只经过了一处沙滩,其余的地方全是数米高的悬崖海岸;海浪轻而易举的就可以翻到悬崖之上,一路白浪滔天。中间停船让我们看了几处崖壁上的洞穴,因为浪大都不是看的很清楚。最后进入熔岩入海的那个峡湾,船靠的是真近,衣服都烤干了。昨天很多条熔岩因为角度关系看不见,今天可以清楚数出3片区域里的12条独立岩浆。那些从高处流下的熔岩,半球形前端的流动速度明显比昨天的surface lava要快,到悬崖边后,就持续不间断的一颗颗滴落。像大颗的流星雨,噼里啪啦的砸在海水里。最右边的那片比较矮的区域,海水完全把熔岩罩住了,像是一团火在夜色里熊熊燃烧。开始看到水里有亮光,还以为是海面上熔岩的倒影。有几次海水褪的比较厉害,才看出是大片的熔岩快速涌入海中以后还来不及冷却,继续在海水里燃烧;后面的海水涌上盖住这些继续燃烧的熔岩,看起来整片水域都在发光,太震撼了。

12/07-13/2012 ● 夏威夷大岛七日 ● Sea to Summit

大岛面积不大,岛中央的最高峰却有4200多米高;从Hilo穿着短袖的海边到Mauna Kea裹着羽绒服的山顶,连接4200米海拔落差的是不过80公里的公路,直线距离还要更短。Hilo常年阴雨,周边水量充沛、植被茂盛。城里最多的就是榕树,旅馆最集中的那条路就是“榕树街”(Banyan Dr.)。路的两侧整齐的种着两排榕树,每一个前面都有记录名字和生辰的牌子。我的老家在榕城,小时候印象里的榕树和大岛街头看到的不太一样。这里的榕树感觉更纤细些,主干像是一大把细竿子笼在一处的;而我印象里老家榕树的树干都是特别粗的一根,和别的树没什么两样。这里的榕树也年轻,一般都是七、八十年的,不像我老家的动辄两、三百年。外形上的区别不知道是品种还是年龄的原因,也许这些气生根都还太年轻,假以时日就能长成一个粗树干了?

降水多,地势又不平坦,自然瀑布也多。沿着Waianuenue Ave.往西经过的第一个瀑布是rainbow falls。顾名思义,天好的早上是有机会在瀑布腾起的水雾里看到彩虹的,不过我去的那天没看到。瀑布的后面是个火山灰洞穴,似乎是local某个神仙他们家。边上有个mm摆地摊卖草帽,卖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跟我保证草帽是forever的,我还以为特殊处理过呢;结果不到两个星期,草就全变的又黄又脆了,可怜我还辛辛苦苦的捧着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 那个卖草帽的mm说盯着瀑布的一个点不错眼的看20秒,之后再看瀑布,瀑布的水就会倒着流。她说这是洞里神仙在施法,我觉得就是盯一个地方久了的自然生理反应。不过我盯了很多次也没看到瀑布水倒流… 瀑布所在的Wailuku河的河床两侧全是密不透风的雨林,沿着瀑布的一些trail都是在雨林中劈出的,看到好些工人在不停的打扫;否则估计要不了多久trail就又会被植被侵占。逆流而上的第二个点是boiling pots,这一段峡谷底的河床乱石很多,有的地方把河床收缩的很窄,有的地方顺着水流切出一个个小水潭。水量大的时候估计会好看,我去的时候水位太低、水流也太缓了,完全看不出boiling啊。上游看的到几条瀑布,水流里带着黄褐色,不知道掺杂了什么矿物质。再往上游一点有一座过河的桥,从桥上可以看见近处的堤坝和远处的Waiale瀑布。蓝宝书上说桥边有条“小路”可以走到瀑布上面,入口倒是不难找,不过那条trail我觉得是已经废弃了的,路极窄极泥泞不说,路上还横亘着好几条碗口粗的树干,得爬过去或者钻过去;没有下雨,不过两侧的树叶上盛满了水滴,一路走过浑身都湿透了。路的尽头似乎是河道中央的几块突出的石头,左侧主河道上是若干个小水潭,右边是一条很深很窄的河谷。石头虽然是表面最粗糙的火山石,但架不住潮湿,感觉还是滑的很,走起来要特别小心。上游不太远的地方还有两条小瀑布,很诧异蓝宝书上说这个地方可以下潭玩水。河水虽然看着平静,却是夹在两个瀑布中间,这里又多雨,突然来点急流,直接就能给扫到Waiale瀑布底下。

从Hilo出来,沿着19号路往北也有一群瀑布,第一个是Akaka falls。和Wailuku河上那些顺流而下、依河床走势而成的瀑布不同,Akaka的源头在一片悬崖之上,其下是一个圆形的水潭;不算太小的落差在入水处卷起一圈圈的白雾。环绕圆潭一圈的笔直石壁被郁郁葱葱的热带植被盖满了,这个瀑布倒是有些夏威夷的味道。公园里的环线trail还会经过另一个瀑布,看着落差和水量都和Akaka相当,不过因为夹在石壁上的山涧中,从侧面看的不是很清楚。Trail的两侧有不少竹子,还能看到一些好玩的花。之后经过的是Umauma falls,这也是一个顺河床而下的瀑布,共有三级。每级之下都有一片水潭,三级瀑布的形状、搭配都大相径庭,两侧茂密的雨林夹住窄窄的河道。Hilo和Akaka falls之间还有一段4 miles的与19号路平行的scenic drive,我以为是看海的,其实看的应该是两侧的雨林,海虽然近,却被遮的严严实实,一点也看不到。路上会经过一个热带植物园,我对植物兴趣不大,就没有去。

下午沿着saddle road往西去Mauna Kea。4 miles左右的地方会经过一个火山灰形成的山洞Kaumana Cave。顺着台阶下去,左、右各有一个入口。左边那个一堆乱石填在入口处,爬进去以后感觉是一个很小的厅。转了一圈似乎右前方有洞是可以钻下去的,我的头灯亮度不够,就没有继续走了;右边那个地面要平很多,比较好走,洞里的光线随着进入的深度迅速变暗,没走多久就是漆黑一片,头灯的亮度和范围都很不够,难怪很多书上都说至少要3盏大功率手电筒来探洞。这个洞和之前看过的lava tube挺不一样的,地面上布满了各种走向的圆滚滚的火山冷凝岩,岩浆的冷却应该在洞穴形成之后,而且从冷凝岩的形状来看岩浆的流动速度也不快,所以和被火山岩浆冲出的lava tube的成因是完全不同的。两侧的石壁也大多是这种成片的冷凝岩,长不出什么植被。这个洞据说有好几公里长,里面应该有更多好玩的形态,可惜装备没带全,只好掉头了。继续往西,雨时断时续的,一路都被厚厚的云层压住,两侧literally的什么都看不到。提早一个多小时到了28 miles的山脚下,本来打算走走trail的,这天还是算了吧,对面的Mauna Kea Rd才出去一点就淹没在了云雾里,我还是在车里睡觉好了。

3点半,旅行社的车来山脚下pick up,在半路吃过晚饭后继续上山。邻座抱怨说天不好,我跟他说出了这片云就好了;他说希望如此吧,我说肯定如此——山顶气象台说的。我觉得这是Mauna Kea最神奇的地方,山腰间永远缠着一层厚厚的云做的腰带,云层以上和云层下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山下大雨滂沱,山顶艳阳高照。站在山顶的天文台边,头上的云只薄薄的一层,飘忽着,和脚下浩瀚的云海交汇于天的尽头。都说是海天一色,这海是水的海也是云的海。阳光透过云的间隙,给周遭的云镀上深浅不一的金光,在天上勾勒出变幻着的云的形状,把云的影子打在下面的云海里。远处隐隐有Mauna Loa的尖顶,有一处的天边、云海之上,还有一段像极了山脉曲线的云线。5点半左右开始日落,太阳是落在尽头云海之上的那条云线之后的,天空中云的色彩随着夕阳西下而迅速褪去,只剩云线之上的最后一抹金光。本来以为日落已经结束,准备走了。渐渐的,日落的那片天空,淡淡的晚霞自下而上的又重新燃烧起来,天上的那一层云再一次的勾画出片片深浅不一的金色。大概是云海之上挡住落日的那条云带散去了吧,刚刚没入云海中的夕阳再一次点亮了西边的天空。

六点我们离开山顶,回到visitor center附近的空地上看star show。我们的司机兼向导以前在亚利桑那的天文站工作过,是个追星族。介于夏威夷岛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山上能看到100%的北半球星空和80%的南半球星空,可惜12月是看不到南十字星的,要到3月才有机会在日出前看到。向导搭天文望远镜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好几颗流星。流星并不罕见,只是要在这么通透的地方才容易观测到。搭好望远镜后,先看了银河系和仙女系。这两个星系从望远镜里看我觉得都挺像蜂巢的,呵呵。那些比较明亮的星星是点,点与点间那些略显黯淡的星云是网;仙女系因为距离远,总体光亮不如银河系,蜂巢也显得稀疏些。这两个星系是北半球肉眼可见的唯二星系,仙女系距离我们有两百三十万光年,如果他们那某一个山头也有人拿望远镜看我们,看到的也许正是一地恐龙,想想好神奇啊~ 看的第三个是北半球的一对双星(binary star),从望远镜里看挨的好近啊,实际距离多远就不知道了。这两颗星一个相对年轻,散发着熊熊燃烧的蓝光;另一个比较年长,只剩燃烧过后的黄光,可以极其清晰的观测到两种迥异的色彩。第四个是南半球的一颗星星,中间有一个特别暗的黑点,外圈的光环如钻石一般:有着钻石一样的棱角,散发着钻石一样通透的光芒,非常漂亮。第五个是北半球在北极星之下、贴着地平线的一组四颗星星,是连成一线的,不知道是不是四合星。两两间的距离都差不多,都要比之前双星间的距离大很多;底下三颗星星的大小差不多,最上面的那颗特别大也特别亮,把底下的光芒都压住了。我们看星星的时候,向导打发时间给我们讲那些星座的传说,什么美女和野兽啦,什么抵抗海兽的入侵啦;世界人民都喜欢编故事:-) 向导说他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一次掉落的陨石,还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声音和景象几乎同时到达,可见距离真的是很近了。

12/07-13/2012 ● 夏威夷大岛七日 ● 海平面以下

Cook Monument得名于18世纪第一个发现夏威夷岛的西方探险家Cook船长,这里是船长最终被杀死和埋葬的地方,也是大岛最富盛名的浮潜地。Cook Monument不通车,要么得坐船,要么得翻山路。早上8点坐船从北边的Keauhou Bay出发前往Cook Monument,赶早希望能躲过白天的人潮。绝大多数人都选择跟海豚游泳的trip,我们整条船上只有3个游客,真好。十二月上旬,正是鲸鱼季刚刚开始的时候,虽然看到的机会不大,我们还是一路都瞪大眼睛希望能有好运气。去的路上,向导收到隔壁船的小道消息,开到某个点等了好一会,也还是没看到。据说鲸鱼经常在水上冒个头,就潜下去呆个把小时,所以在数量还不太多的情况下能看到真得拼rp。从下船的地方到Cook Monument,再到更南的Place of Refuge,海岸线都是由火山岩组成的数米高的悬崖。很多底下被掏空了,形成了许多纵横交错、形态各异的拱门、隧道、洞穴。岩石的很多部分都因为富含矿物质而显出色彩,尤以红褐色和赭黄色最多。水位高的时候,很多洞穴都是可以钻进去玩的,可惜现在水位太低,只能从外面看看。据向导说,这里有不少技术潜水的点,可以探访水下洞穴系统。有一处岩石非常像一张人脸的正面,尤其是在眼睛位置的两个小山洞,那形状不怒自威。向导说,以前的夏威夷当地人把这块石头当做某个神仙的化身,经常来祭拜。火山岩浆的活跃期,甚至可以看到流动的岩浆从那两个山洞里流出,就好像神仙在流血泪一样。碰到这种时候,当地人就会把祭祀的物品放到山洞、也就是神仙的眼睛里。真想爬到那两个洞里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好玩的~

Cook Monument现在要许可证才能登陆了,我们没有证,也就没法凑近了看那个纪念碑。Cook船长第一次在大岛登录的时候,正赶上当地一个庆祝丰收的传统节日。当地人把他们一行认为是远方来的神仙的化身,对他们非常友善,双方相处的很愉快。之后,Cook本来打算离开大岛,去其他几个岛的,但穿过海峡时桅杆被大风吹断,只好返回大岛。此时节日已经结束,他这个山寨神仙也就不再受当地人欢迎了。双方发生了一些冲突,Cook想扣住对方的国王当人质,受到了当地人的反抗。Cook他们退回到Kealakekua Bay,也就是现在Cook Monument附近打算乘船离开,但就在操作船的时候,Cook被当地人从身后投掷的利器刺死。其他的船员开船逃走了,Cook的遗体就留在了大岛。跟岛上贵族们死后的待遇一样,Cook的遗体被煮了——煮不是为了当作食物啦,我感觉就跟现在的火化差不多,是当时一种取骨头的操作方法。Kealakekua海湾的峭壁底下有很多小洞穴,一个当地人腰上栓着绳子,被从峭壁顶上放下,把尸骨放在某一个山洞里。为了使尸骨的存放点成为永远的秘密,放尸骨的人会在完成任务后让顶上的人割断绳子,葬身海底。我们是早上的第一艘船,向导给我们划定了一个区域之后,就让我们自己下水玩了。Monument正下方是一个很陡的石壁,海水迅速变深,所以船可以停靠在离岸比较近的地方;向导说Finding Nemo电影里水下场景的构思就来自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水真冷啊,环绕海湾的峭壁里面有水流,源源不断的汇入海中,向导说这些溪流温度很低,所以在靠近峭壁的这片海域经常能感觉到一阵阵寒流;我是觉得就没碰到非寒流,都够冷的。阳光很好,水下能见度也高,一直能看到海底深处的沙地;水面下的阳光是一束发散开的光线,把周围照的亮亮的,不耀眼,很奇妙的感觉。我贴着石壁绕着海湾转了一圈,珊瑚和鱼最多的还是在纪念碑的正下方。这里的海水到底冷了些,海底只有硬珊瑚,半球状的、层状的、手指状的、花菜状的… 大多数颜色都很一般。彩色的小鱼倒是非常多,尤其是一种通体金黄色的小鱼;可惜没看到列队的鱼群,也没看到大家伙:餐馆里最多的就是Mahi Mahi,我还以为水里也很多呢。还看到了好几条needle fish,远看真像一条柳叶啊,细细的柔柔的在水里漂着,凑近了才能看清身上的花纹和两侧的眼睛。海胆也有一些,比较稀奇的是找到了一些藏在石缝里的红色的海胆。上来以后就看到其他旅行社的大船们都到了,没多久这个小小的海湾就一锅饺子了,幸好来的早。Place of Refuge海湾的水下地形要复杂些,是一条条的石梁和一道道浅浅的峡谷,因为水深不够,船只能停在外围,得自己游进去。总体来说,和Cook Monument是一个风格,除了地形复杂,珊瑚和鱼群都不如前者。在船上的时候,看到水里漂着一只通体绿色的小海龟,大概就巴掌那么大,看着实在像片树叶。

吃过午饭,下午到Kona北边的一个码头集合,出海去Manta bay潜水。这些潜点其实都离海岸不远,但这些悬崖海岸上能下水的地方不多,所以都还得坐挺长一段时间的船。第一潜在下午,穿了3mm的wetsuit,还是觉得冷,我们船上好多人都在租的wetsuit里面又加了自己的保暖服。顺着一个大概70-80度的山坡下到一片沙地,坡上几乎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只在石缝间有些零星的珊瑚。向导在一个弧形的珊瑚坑里发现了什么,叫我们过去,可惜那个玩意太害羞,已经躲进去了,我们扒拉着坑口等了几分钟也没见再出来。之后沿着石壁往前游,随着深度慢慢变浅,珊瑚也渐渐多了起来,中间经过一片区域,珊瑚把石壁都盖满了,也是只有硬珊瑚。看到了同一种鱼的两个大鱼群在水中交汇,好壮观哪。其他五颜六色的热带鱼,看到的种类比在Cook Monument看到的要多些。

上船休息,别的夜潜的船也陆陆续续来了,这里只有三、五个固定锚点,所有的船先来先得,来晚了就只能拴在前面的船尾。向导说一般最多拴3艘船,像今天这样风浪大的,就只给再拴两艘了。看了日落,听向导讲注意事项。Manta rays的腹部有一层保护油脂,如果人手触摸了,就会带走油脂、从而给他们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所以我们是不允许碰它们的,它们可以随便摸我们^^。这些向导年年看、天天看,估计也挺无聊的,于是他们给每只ray都取了名字,现在已经有两百多只了!我觉得最牛的是他们能认全所有的rays,在我看来长的都没区别啊。如果有人拍到了一只新的manta ray,那么他就拥有这只新家伙的命名权。向导讲起那些rays的故事都是挺有感情的,比如一个mm ray经常来,他们给她动了一个小手术,好像是修剪掉了一些东西,mm生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再来;后来终于又来了,向导很开心的说她原谅他们了:-) 天黑透了之后,船下先打起了灯吸引manta来,之后浮潜的人下水,在海面围了一圈,从上往下打手电。我们要等manta都到齐了以后再下水,就听到水上浮潜那帮人是惊呼连连啊,呵呵。终于轮到我们了,我正准备下就发现脚下是两只好大的manta啊,围着我的脚不停的转,其他人都下去了,我给堵着怎么也钻不下去,ft,最后关了手电等他们走了才找个空下去。潜水的人也是围成一圈,把手电往面前的沙地上一放,光线朝上,和浮潜的一圈灯光形成一个包围圈。Manta喜光,会被光线吸引、自投罗网,我们就坐着等着看就好了。下水前,向导讲过manta头前面的那两个弧形的东西是触角,但是当他们正面冲我游过来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像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啊,肚子里的肋排看的那叫一个清楚。之前向导特意说过,Manta跟stingray不一样,身体没有任何部位可以用作武器、包括牙齿;另外能吃的东西的直径也有上限,言下之意是吃不了成人,不过我目测,挤挤塞塞还是勉强可以咽下的:-( 不知道是不是manta的视力不好,他们一般都横冲直撞,快碰到人或者同伴的时候来一个90度向上的急转弯,两个manta对冲然后一起向上转弯、分头游走,有时manta会dive,突然一个90度向下俯冲,也是挺优雅的。Manta洁白的肚子上有不规则的黑色花纹,像泼了墨的宣纸,向导们多是根据这些花纹来区分他们的;而他们的胸口,有两列横纹,看着像排风扇的通气口^^ Manta经常冲到我面前来个急转弯,我总怕他们刹车不及撞到我,开始是跪着看的、然后是猫着腰的,最后索性趴地上了,越矮越好… 灯光围出的这片区域是个舞台,Ray们从对面或是侧面的一团漆黑中登场,游到舞台中央各种表演后再从顶上或者侧面退场;今晚大概有10只左右rays,向导说记录是今年的独立日创下的,7月4日那晚来了42只rays,42只啊,那在这个小小的舞台上该是怎样的群魔乱舞啊!水里的灯光还颇吸引了些小鱼,手电打出的光束里那些星星一样的影子每一个都是一条小鱼,貌似和manta相安无事。回到船上以后,还有两只Ray跟了上来,绕着我们的船不肯走,向导说他俩每天晚上都要来跟他告别:-)

12/25/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Arches NP

冬至前后,正是一年里日头最短的时节。为了把每日游玩时间最大化,我们秉承日出而作、日落也不息的作风,每天踩着旅馆开始供应早饭的点吃饭,就着7点半左右的第一缕日光开始一天的行程。今天是Arches NP。早上从住的旅馆出来,车窗上结了厚厚一层霜,日出前室外大概有零下十几摄氏度。忘记带刮车窗的东西了,钻进去暖了好一阵子车。Arches就在我们住的小镇Moab边上,圣诞节的早上,镇上唯一的一条主街冷冷清清,只有几盏单薄的彩灯高高的挂在路灯上,装点着不甚浓郁的气氛。整条街除了旅馆、饭店,就是提供各种户外活动的商店。穿过街道,路的右边很快就是进Arches的大门。沿着山路开了一小段,第一个观景点俯瞰的是脚下贯穿Moab而过的HWY 191。这里是Moab地震带,现在看到穿谷而过的191就是地震造成的地质层错位的结果。太阳应该已经起床了,只是还没爬到马路对面的石壁顶上,怪冷的;对面和这一侧的石头们因为没有阳光的照射,色彩很是黯淡。继续沿着盘山路往上走,左侧一路都是形状各异的石柱,这要放在国内,该给编出多少 神话故事来啊。到Courthouse Towers观景点的时候,太阳终于爬到能找到我们的高度 了,一下子暖和了不少。近处的山羊石、三个八卦的人(这名字多难听,还不如叫三人 行)等石头都已经被照亮了,鲜红的颜色、逼真的形态栩栩如生。远处可以一直看到Windows section里石群的剪影,Window拱门的轮廓在朦朦的背影里很是清晰。

继续往北。Petrified Dunes观景点就是车拐进去看了看,有些绿色的土堆一个个的从 红色的砂石谷地里冒出。接着,一块立于形状特别突出的石柱之上的飞来石出现在我们 前方,离我们越来越近。言为心声,我父母就觉得那块石头亭亭玉立的像阿诗玛,我怎 么看,怎么一大个火炬冰淇淋么~ 到了近前停下来,才知道就是著名的balanced rock 。绕着石头转了一圈,还就从停车场的角度看样子最为别致,上面火炬和下面的冰淇淋 筒只靠一个细细的脖子相连;那脖子和上下的石头还是不一样的颜色,看着好像上面的 石头是额外粘上去的一样。转到石头背面倒是顺光了,石头红彤彤的,形状倒不惊艳了。离开火炬冰淇淋,先拐一条短的岔路去看南、北窗户两个拱门。路两边都是些拔地而起的红色石柱,像一片片燃烧的石林。想象力丰富的大可以编排出许许多多的典故来。在尽头停了车——冬天就是好,公园的官方主页上说夏天经常会找不到停车位,我们这时候来停车场几乎还是空着的。很短的一段路,拾级而上,就是Turret拱门,台阶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面前暗红色的拱门高高瘦瘦,颇有点咱们国家古典园林的味道。绕过门去,一小段路后,就是南、北两扇窗户的背面,都是矮矮宽宽的圆弧形,并列着像一对眼睛。两扇窗户的背面大概因为背阴,石头上已经堆积了挺厚的积雪,不过还是有不少绿色的灌木顽强的生长在这被积雪覆盖的红色砂石上。这一侧的视野很广阔,迎着太阳是大片红色的山谷和矮石林,有两块石头看着特别像两个人头:前面那个别过脸去、后面那个使劲够着想要亲前面那个人。开始的角度看总是差一点点够不着,等我们最后转到背面尽头,后面那个人终于够上前面那个人了。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底下,还有一块小石头,像极了一个人悠悠闲闲的抱着手、仰面躺在沙发上看他们表演:-D 之后去了同一个停车场另一侧的double arch,也是很短的一段路。走过去的时候就觉得左边有一块石头特别像大象,尤其是那个长长的鼻子很像象鼻山。回来看地图,那个地方果然叫parade of elephants,呵呵。Double arch实际上是三块石壁手拉手围成了一个圈,其中两块都被洞穿成了拱门,等什么时候第三块石壁也被凿穿、而前两个拱门还没有坍塌,这里就是Triple Arch了。

开车回主路,继续往公园的北边走。Salt Valley观景点和Fiery Furnace观景点都只停车看了看。Fiery Furnace可以下去走,不过好像要特殊的permit。顾名思义,这个地方就是俯瞰一大片密密的石林,每块石头都是浑圆的形状、紧紧的靠在一起、一簇簇如跳动的火焰。可惜石林们都顶着一层薄薄的积雪、如火焰都戴着白色的帽子,虽然依旧炽烈却看着不那么纯粹了。石林只在脚下一小片地方,远处更多的还是广阔的砂石谷地。之后到Devil's Garden还会经过几个点,我们都没停,决定先把Garden里的石头看完,如果还有时间,再把这几个补上。时间已近中午,本来挺暖和的,那个Garden入口两侧都是高高的石壁,完全的屏蔽了阳光,走在峡谷里阴风嗖嗖的,好冷啊~ 先走了个岔路去了近处的tunnel和pine tree两个拱门,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再往深里走,经过一个岔路口,左边是去Double O拱门的主路,右边是primitive trail,我们原来的计划是沿主路去Double O,再根据路况决定要不要走primitive trail回来。主路走一小段之后左前方就能看到Landscape拱门了,不过从这个角度看,石拱之后就是一大块石壁,很难看清楚石拱之下是不是被凿空的。走到近前,Landscape拱门轻盈飘逸、如一桥飞架南北。漂亮是漂亮,但中段已经非常窄了。我们一致觉得,Arches NP如果再有什么塌掉,十 有八九就是它了...在桥下吃了午饭,想着万一塌了,可以拍一段历史性纪念片,未果 ,继续往Double O进发。trail没有了,有一些carine在石头上走,路很清晰,也很好 走,有一小段路我们和右边的石壁间夹着一条深深的石沟。迎面碰见一个美国老头,跟 我们说前面路封了,看我一副不死心的样子,说我到前面自己看了就明白了。路很快就 被一片碎石堆阻断了,上面拉了根绳子,挂着块牌子,讲述着2008年8月清晨塌掉的 Wall Arch的前世今生。我们想着回去还有一条primitive trail可以看Double O,也没 在附近再仔细找,就直接回头了。Primitive trail前面很长一段都很好走,虽然时不 时的路上有点积雪,但整条路都是maintained,也相对很平。右边是开阔的谷地,不时 有些特别的石头冒出来,有一串黄色的石头一个挨着一个整整齐齐的排着,个个都是规 规矩矩的长方体,看着像一列找不到车头的货车,呵呵。左边近处一路都是石壁,我觉 得石壁那一侧就是去Double O的主路和一溜拱门的所在了,我们被挡在了魔鬼花园的围 墙外... 石壁还是很好看的,主要是一片片的,很有层次,再加上有皑皑白雪的点缀, 色彩搭配颇为明丽。之后的一段要靠carine指路,爬石头,也不难走。走着走着迎面又碰见了之前见过的那个美国老头,跟我说前面的路又断了,不信可以自己去看看... 我肯定不信啦,再往前走,很快,最后一个carine很不乖的把路指引到左侧一片石壁的半山腰上... 我们和右边另一块高高的石壁间夹着一个很窄的山谷,看的出来谷底曾经是有路的,穿前面两侧石壁夹着的一线天而出。现在路已经被封掉了,一线天的地方大概也经历过塌方,被一堆乱石堵死了。我们只好和之前碰到的那个美国老头一样,灰溜溜的回头了... 出去的方向景色要比进来的时候好,尤其是接近trailhead的时候,依旧是一片片的石壁和断断续续的积雪,远处的背景里多了几座漂浮在空中的雪山。

没有去成Double O,时间比计划的早了不少,回去的路上刚好补去之前漏掉的几个拱门 。第一个是Skyline拱门,名字很好听,实际很不怎么样。之后去的是Sand Dune拱门和Broken拱门。Sand Dune拱门的入口也是一个很窄很窄的一线天,进去则是一条被两侧高高的石壁夹着的窄且狭长的山谷。谷底全是厚厚的细沙,不时的有些石头从沙堆上长出。Sand Dune拱门就在细沙之上,其大约也得名于此。这个拱门和别的不同,别的至少都看得出是一条完整的石拱、底下被掏空了;而这个怎么看怎么像从左右石壁上各长出一块弧形石头、在中间挤在了一处;应该叫Kiss Arch更形象:-D 往Broken Arch的路是在一大片矮灌木中,左前方也有些在Devil's Garden里见过的面包片形状的石头,不过只有一小堆。日头已偏西,所以比之前多了些阴影的变幻。Broken Arch本身就是一个圆弧,没有多大特色,不过trail是从拱门底下穿过的,之后景色从一望无际的矮灌木林瞬间跳跃到雪山之下石林遍布的红色砂石谷地,拱门两侧两种地貌,很奇妙。还是应该先来这个拱门,再去Sand Dune。否则按照我们的顺序,刚刚kiss了就Broken,多sad啊...

最后就是我们的重头戏,夕阳下的Delicate Arch了。到的时候还早,所以先开车到尽 头的观景点遥望了一把。不用望远镜,看还是能看见的,就是还没有车牌上的拱门大.. . 回到Wolfe Ranch的时候,停车场已经停了很多车了,这个trail还是热门。Trailhead附近有个小屋子,好像是以前什么人住的。附近还有些岩画之类的,我们没 有拐进去看。之后先是trail,基本是平路。然后顺着一大块光秃秃的石头直接往上走 ,正前方山后、西下的日光已经把我们身后连绵的山石照的红彤彤的了。这个大石头坡到顶是一小块平地,我又“不幸”第三次碰到了那个美国老头,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条路不是也被封了吧?! 老头说这倒不是,就是最后一段路有冰雪会比较滑。最后一段路基本全被积雪覆盖了,有一小段悬崖边的窄窄的上坡。如果害怕贴着右侧的石壁走很滑,走在左边悬崖一侧的松雪上反倒不难。上坡到头,一个转弯,眼前豁然开朗——第一眼看到的倒不是圆台尽头矗立着的Delicate Arch,而是这一侧看台上密密麻麻的三脚架,人是真多啊。脚下是一个略往下陷的圆形平台,这一侧沿着平台的边缘有几排天然的石阶,平台尽头夕阳下、矗立在悬崖边缘的Delicate Arch散发着柔和的红光。就好像一个露天的舞台,观众们坐在这一侧的台阶上欣赏着对面的演出,那个精致的拱门是舞台唯一的布景,而渐变的光线则是其上唯一的演员。阳光除了给拱门罩上一层红色的光晕,还在圆台左边为拱门拉下一条长长的影子。这个拱门特别漂亮,在于其悬崖之上的独特位置,也在于它是一个独立完整的石拱,两侧空空的,不依附于任何石壁。我们走到拱门底下玩了一会,拱门的右边一半还比较粗壮,左边作为支撑的两块大石头之间只通过相对很细的一块石头相连,就像因为肌肉发达而显得健美的长腿,呵呵。我们本来是想等到快日落再回去的,但考虑到上来最后一段悬崖边的路越晚会越滑,吃了点东西就返程了。回去的一路倒是没用头灯,不过因为太阳是从身后的高处落下的,感觉日落时间要比预报日落时间的5点10分早一些,到停车场时天色已经很暗了。

12/26/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Island in the Sky

Canyonlands NP本身是一块完整的空间,但被贯穿公园的Colorado River及其支流 Green River从中心的位置割裂成了三个相对独立的部分,最北边的那个就是Island in the sky。这里算故地重游了,上一次来差不多是七年前,也是在冬季。那是我第一次 来美国西部,荒原上的壮美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以致很多年之后Canyonlands都还 是我最喜欢的国家公园之一。这次再来,却觉得不过尔尔,看来也不是所有的美好都禁 得起推敲。从Moab出发,沿着191走没多久左边就是去公园的岔路。刚拐进去的时候是 穿行在大片大片红色的断崖里,有些地方两侧的崖壁上有很规整的褶皱,一片片的好像 屏风。这个应该是开山凿路留下的痕迹吧,如果是天然的也太神奇了。之后路随地势慢 慢上升,爬到了这片断崖的顶上。两侧都是望不见尽头的荒原,上面长着些发黄的灌木 ,景色反而单调了。跟上次一样,先顺路去了Dead Horse SP。这个州立公园看的就是 科罗拉多河被峡谷禁锢着的一个转弯,但其实在这片高原上,类似的更深、更曲折的转弯还有不少,所以这个也算不得特别稀罕。河水虽然清、也静,上面却漂浮着许多白色的泡沫,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层层的红色山石在清晨的日光下,在峡谷里衍生出清晰的倒影和变幻的阴影。

我们到Island in the sky的时候,游客中心还没有开门。这次特别租了4WD的车,就是 准备开上次没有走成的White Rim Road的,可惜没抓到ranger问路况。开到Shafer trail Rd入口处,看到路上全是厚厚的积雪,路已经关了,只好很郁闷的继续沿着公园 主路逛荡。在Shafer Canyon Overlook和Neck spring都下车走了走,看峡谷里的 Shafer trail Rd整个都被积雪覆盖了,跟一条粗米线似的,盘旋在山间。也罢,这样的路就是不关,我也未必敢开... 之后去Mesa Arch,昨天看了一整天的拱门,所幸还没有审美疲劳。一则这个拱门不红,二则跨度很大,三则它看起来也是立于悬崖边的一个独立的石拱。右边那条腿好像就是踩在了悬崖边;左边那条腿倒是很长,一直从后面的悬崖底长起,不过和我们所在的悬崖间有一条深深的几乎触底的裂缝,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整个拱从悬崖边剥落。透过石拱,俯瞰的是Island in the sky很经典的地貌:远处的雪山;近处一根根还未被彻底沙化,立于独立沙石堆之上的石柱、石塔;以及峡谷底花瓣般陷落的第三重峡谷。左边有块石柱特别像一个讲学的老者,呵呵。

之后开车去南端尽头的Grand View Point观景点,一路上还经过一些观景点,都是车子 转一圈,人都没下车,觉得挺大同小异的。在这个位置可以遥望Canyonlands的另外两 个部分:我们明天要去的the needles以及更加remote的the maze。我们和the needles 之间看似直线距离没有多远,然而中间科罗拉多河和一片片一层层峡谷、断壁的阻挡终 使天堑难成通途。形成于不同地质年代的三种地质结构在这里做了一个全景式的展现: 科罗拉多河和绿河所流过的是最低的一层峡谷,这一层谷地通常不宽,为河水的形状所 左右,左一条右一条如一片片盛开的花瓣;谷底时不时的冒出些独立的细石柱。这层峡谷和我们中间夹着的是White Rim,从科罗拉多河仰望是山顶、从我们所在的位置俯视是广阔的山谷,其上冒出的石柱要粗了不少,矗立在沙石堆上,有点Monument Valley的味道;我们趴在悬崖边上,很难看清White Rim所在山谷的轮廓,从高空看来是另一种形状的花瓣也未可知。我们所在的是最高的一层,被两条大河削成一个细长的矛尖,Grand View观景点就位于这个矛尖的尽头;这一层已经被风化的只剩下碎砂石和矮灌木了。我们贴着悬崖边走了一遍Rim trail,一路看的都是左边谷底的花瓣。路两侧也有些形状怪异的矮石头,总体感觉一般。路的尽头、最底下的那层峡谷没有了,只看到几座孤零零的石塔耸立在广阔的White Rim谷地之上。

之后掉头北上去Green River观景点。这个名字有点误导,这个地方看的其实还是之前 三种地质结构类似形态的展现,只不过第三层谷底影影绰绰的可见蜿蜒的绿河的涓涓细流。最后开车去了这条岔路尽头的Upheavel Dome,沿着trail爬上一个小山头,再顺着山脊走一小段就来到第一个观景点。看的是一个大坑,坑底里有几座绿色的小山包。最新研究表明,有可能是一个陨石坑,不过我还是倾向于相信传统的说法,不然这绿山包里的矿物质来得太希奇。沿着山脊继续往前到尽头就是第二个观景台。我总觉得再往深里走走就能走到悬崖边,就能俯瞰一片山谷,很是贼心不死。残酷的事实再次证明了好奇害死猫,尽头确实是悬崖,但是很窄,前方是一大片和我们差不多齐平的荒原,被掏出了一条条细细长长的峡谷,所以从我们站着的高度其实看不到什么,观景台观的还是那片疑似陨石坑。走过去的一路都在山脊上,蛮好玩的倒是。

时间还早,不过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了,回去经过游客中心的时候,他们正要关门。进 去敲了图章,顺便问问明天The needles的路况,这里的ranger估计自己也不常去那块 地方,只说trail上也许会有点雪,其实有点误导了。不过据ranger说White Rim Rd是 开放的,Moab镇上就有access,只是Shafer trail这个access关了,可惜之前不知道。 26号Moab的餐厅们终于都开门了,终于可以不用再吃那个超难吃的中餐馆了。找了个墨 西哥馆子,海鲜汤味道很不错,yummy。

12/27/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The Needles

在Moab住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晚上了,从旅馆出发沿着191往南去同属于Canyonlands NP的The Needles。今天去的部分和前两天去的分列在科罗拉多河的两岸,回忆了一下 ,应该是昨晚在Moab主街的北端过的河。出发的早,太阳还被前面的山挡着,真冷,车 两侧挂满了霜;不过等太阳一跳出来,就得赶紧戴墨镜了。这一段191左侧的山景还不 错,路边有几个观景点我们都没有停。看到一块大岩壁上三个大大的红字:Rock N Hotel,(窑洞?)车过的时候瞅了瞅,山洞倒是看到了,旅馆不知所踪。沿路还看到 了些拱门。右边有一条岔路是去The needles overlook的,犹豫了一下没走,怕跟 Delicate Arch的overlook一样要望远镜才能看清。向右拐上去公园的岔路后还要开半 个多小时,除了几个很急的转弯和偶尔的暗冰外,总体还算好开,都是在平整的荒原上 走。中间有很长一段,路右边是未被彻底沙化的石壁,上半截石壁上大块大块的石头剥 落,顺着下半截风化的砂石坡滚下,有的看着还离我们远些,有的索性已经滚到路对面 了,有点恐怖的说。

进公园的时候还是太早,游客中心又没开门,只好继续往里开。前方石壁上有一个小拱 ,名曰木屐,很形象。到了岔路口,先去北边尽头两个不怎么需要走路的观景点。路两边不时地有些圆圆的石头柱子,顶上都盖着个扁扁的圆石头,看着像戴着鸭嘴帽列队欢迎我们,呵呵。Pothole point我们没有往深里走,就看了看入口处的几排圆圆的石头柱子。尽头Big Spring Canyon Overlook底下有一条窄窄的曲折的峡谷,不知道是不是干涸的河床。两侧的高地上有不少形状奇异的石头柱子,如果这是the needles名字的由来,那这些针也忒粗了些,呵呵。峡谷对面的岩层中,整齐的镶嵌着不少陀螺形状的薄石片,看着很有意思。

之后掉头去Squaw Flat TH,附近有几个营地,我们这个时候来营地都几乎是满的,旺 季的时候估计很难拿permit。这一带trail很多,之前犹豫了很久究竟走哪个,最后选 定Big Spring - Elephant canyon loop,一则是长度适中,二则不想走回头路,三则 这个loop起点在Squaw Flat,剩下的trail起点都在Elephant Hill,两个TH距离虽然不 远,但据说是一段很难开的unpaved的路,想想还是算了。快十点的时候离开停车场, 刚开始的一小段是trail,之后就是在光秃秃的石头上走了。这条路上的cairns非常密 ,在一个cairns的时候是一定能看到下一个cairns的,而且每一个石头都堆的很艺术, 如果你看到一个却不能判断是天然的还是人堆的,那基本可以肯定就是天然的... 可惜 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进去没多久就走错了,正路是从山脊里的一个石缝里钻,我 没找到路标就从外面矮崖边绕了,好在这次只是难易上的差别,殊途同归。这片山脊之 后,要翻过一个横着的小山脊,才真正进入Big Spring Canyon。俺在这里犯了一个方 向上的错误。从这儿穿面前小山脊的入口非常小,而且入口处的cairns倒了(我们后来 把它重新垒起来了),但左边的石头很平整,看起来很诱惑。这之前还有一个cairns, 虽然左、右都拿树枝拦住了,但通往山脊入口的那个方向也有一个天然的树干那么横着 长,远看挺难分辨的。我走太快了,还没到那个cairns的地方就往左走了,都没仔细辨 认树干。

从地图上看呢,我们就是走在了Big Spring东侧山脊和Squaw Canyon西侧山脊所夹的荒 原上,沙地上有一些脚印,估计走错的不止我们一组,我们就跟着这些脚印走了很长一 段,差不多走到了这个小山脊的尽头。一路都在“找”cairns,后来才知道完全不用, 这种纯走石头的路,1分钟之内看不到就很可能是走错了。最后实在无路可走了,找了 个比较缓的地方下到荒原上。我们手里只有公园自己的hiking map,只能按照大方向往 南走,越看越不对。开了一个简短的遵义会议,决定沿原路回头找cairns,很快就发现 了我们之前错过的那个穿山脊的小入口,这一来一回的折腾了不少时间。穿过这个小山 脊,是一片不算太开阔的荒原,透过右侧石壁里的缝隙,能看到早上见过的戴着鸭嘴帽 的石柱们。之后到达一个岔路口(BS1),右边的路是去Elephant canyon的,也就是我 们计划中回来的路。这个地方有路标,到Squaw Flat 6.3m,到Druid Arch 7.2m,跟我 们手上的地图完全对不上啊... 还是继续沿着Big Spring往里走,这里开始进入峡谷了 ,路很窄,两侧都是山脊,时不时地能看到些独特的石柱。主要是长着矮灌木的沙石地 ,但偶尔也能看到些新生的植物,生命力真强!后半段有些地方可能因为峡谷里的路夏 天泥泞冬天积雪,都有很清楚的cairns标记指引着从侧面的山脊上绕过。很早就能看到 的峡谷尽头的石壁离我们越来越近,坐在右侧山坡的一块大石头上吃了午饭。

之后的路就差不多全是爬石头了,the fun part starts。路基本还是好走的,直到碰 到雪。顺着峡谷尽头石壁下伸展出的石坡,往上走一点就能俯瞰由两排圆滚滚石墙拦起 的整个Big Spring峡谷、其后的荒原和我们走错的那条横亘在峡谷入口的山脊。峡谷底和两侧的石壁中间有不少灌木,所以走在里面的感觉不如从上面俯瞰来的壮丽。继续顺着cairns往上走,地上的雪越来越多,有一个地方还看到了一个小冰帘。红色的岩壁上自身墨色的竖纹和横向的白雪的交相辉映。岩壁本身也很有气势,好几十米高,笔直的连成一堵弧形的墙,把峡谷尽头包裹的严严实实。墙的中间顶上有一个小茶壶,右侧前方还有一块大石头,特别像一只大皮鞋。之后的路有雪,但石头本身还算缓,绕着绕着就上去了。最后是沿着一段滑梯形状的光石头往上走,最顶上一点点被雪盖住了。某位当了一路狗熊的同志,不知道被什么附体,蹭的一把跟猴子一样就窜上去了,让我误以为很容易... 最后那步往右爬的真有点怕,主要是石头陡了再有雪,完全踩不住,手根本没点抓,只能扶在石头上,站得久了都开始感觉往下掉,上不去也下不来。后来想想还真得“蹭”的过去,那地方既然禁不住久踩,当然是越快过去越好。上去就看到顺着山脊一连三个大cairns,到顶就再没标记了。这个顶其实是翻过峡谷尽头弧形石墙的一个缺口,我们站在了墙中间,两侧墙的最高处大概还比我们高了十几米。墙的对面是一小块相对平整的石头地,比我们的位置略矮,其后被另一排矮墙围着。这一片地方因为晒得到太阳,倒是没什么雪了。当时,无论是从地图的方向上看还是从实地观察,我觉得路一定是要过石墙右边的另一个缺口的,但我们没有找到cairns,我试了试,直接从我们的高度沿石墙走到那个缺口非常难,也就作罢了。现在想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下到我们身后那个略矮的石头地上,从其后走更大的圈绕过整个石墙。这个方向我们当时没有仔细找cairns,大致瞄了一眼没有什么就pass了,可惜了。时间也有点晚,已经下午2点了,不然在那多玩玩也许就找到路了... 灰溜溜掉头原路回家,到了那个特别难爬上来的地方,享受了一把天然滑梯滑下去的~ 回去的一路不时回头,看到高处好些锯齿形状的石脊线,应该就是真正needles的所在 吧。我们终是得过其门而不得入啊,一声叹息... 快到TH的时候,东边Squaw Canyon的一座座小石峰们正沐浴在西下的日光里,很美的层次。

四点到的停车场,看看时间还早,我又贼心不死的想去Colorado River overlook。之 前被人忽悠说4WD的路车好就行,司机不需要什么特殊技术,于是高高兴兴地去了。开 始就是正常unpaved的路,有点窄有点倾斜。很快要趟过一条没有彻底干涸的河床,路 边上画着ATV的标记,纠结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过了,心里默念不要陷啊不要陷... 然 后到了一个很小的空地,我还琢磨呢,这一路都这么窄,哪来的这么一片空地,再一看 ,面前是一个光溜溜的石头坡啊,还不短,路呢?路在哪里?下车考察了一番,发现石 头缝间的泥土里有不少车辙,原来路就在脚下... 不管别人敢不敢开,反正我是不敢的 ... 恍然大悟,原来这片特意开出来的小空地就是给我这样知难而退的司机调头用的.. . 好吧,瘾也过了,车也算没白租了,老老实实回家吧。晚上开191往南去Blanding, 开始的一路都在爬坡,远处的反光标记牌像是挂在天上的,我租的车跟个拖拉机似的, 哼哧哼哧叫唤了一路。在Blanding一家local美国餐馆吃的半条猪排,糖醋的,很香。

12/28/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Natural Bridges to Monument Valley

从Blanding出发半个小时左右就是Natural Bridges NM,这里要比Moab南一些,相对也 暖和,晚上车窗上终于没有再结霜了。八点刚过进的公园,游客中心已经开了,进去敲 了章。今年是这个纪念地成立五十周年,有一个额外的纪念戳。公园里面就一个one- way的环路,看三座天生桥。三座桥都有路通到桥底,有一条trail是在谷底把三座桥串 起来的,如果只有一辆车,这条trail走完还得沿公路走一长段回来取车,需要的时间 太长,我们想想还是每座桥都打个来回好了。天生桥本身也是Arches的一种,只不过形 态上平下弧、更像桥,而且往往是流水腐蚀形成或者有河床贯穿。

第一座Sipapu桥是美国第二大天生桥,仅次于Powell湖上的彩虹桥,也是世界上最大的 几座天生桥之一。因为桥拱前后都有石壁,所以从上面的观景台俯瞰,能看得出拱来但 没什么感觉。路基本是贴着这一侧的直壁盘旋而下,不过修的很好,台阶、梯子什么的 应有尽有。刚开始的一段路,左边是些很高、还微微往我们这侧倾斜的红色的石墙,有的下半部石头上还有天然的花纹,我们说若是在国内,张果老和吕洞宾是必然来这条天然石廊下过棋的,那些石头上的圈圈点点就是他们算棋时留下的:-) 中间会经过一个观景点,也是看桥,角度要比从顶上看好不少。最后的一段路是修在桥墩光溜溜的大圆石头上的,由几段固定在石头上的铁栏杆、木梯子组成。下到底下的峡谷里,仰着脖子看桥,真是高,从上到下连广角都收不进一张照片里。而且桥身和桥墩都很苗条,衬托着桥本身更有气势。我们在桥底周围走了走,一侧悬崖底下还看到了一条凝冻的细流,这桥底还真是有流水的。

第二座Kachina桥要小一些,两侧的山崖靠得更近,我在顶上的观景台上找了半天还是不能确定弧在哪... 也是贴着悬崖下峡谷的路,好玩。半路上还看到了一个小石拱,从我们身旁的石壁上长出的两只角顶在了一起,呵呵。中间有一段路要斜着穿过一个大石头坡,坡上有几个亭亭玉立的指路cairns,搭的很艺术也很建筑。坡顶有一条极细的瀑布,到了我们脚下就只剩印在坡上的淡淡水痕了。这座天生桥的桥墩很粗大、细节处也很漂亮,有一道道流水冲刷留下的黑色竖纹、还有很多小洞穴镶嵌其中。这个桥本身就没有第一个高,桥体宽、桥墩又大,像两把大钳子撑在地上,霸道得很。桥正下方是个天然的洞穴,夏天会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第三座Owachomo桥挺薄的、跨度大,显得有气势,有点像第一座桥的微缩版。这个桥是 长在半山腰的、不像前两个都是从谷底起来的,所以下去的路要短了不少。半路上有个大牌子写着“爬这座桥是被严格禁止的”,老实说,要是没这个牌子,我还真没考虑过爬上去。看到了,就忍不住四下琢磨,左边确实有个天然石头堆,很容易就能爬上桥。不过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也就是心痒痒一把算了,呵呵。绕过桥,右边有条路大概是通往前两座天生桥的。

十二点回到车上,边开车边吃午饭,按照GPS所指,抄了条18 miles的unpaved的近路。 那路颠的,我的车一蹦一蹦的感觉像在骑马,呵呵。左边还一直都是坍塌的石壁,忽远 忽近的,不少大石头都滚到了马路对面。出去后没多久就是Gooseneck SP。鹅鹅鹅,曲 颈向天歌,顾名思义,就是峡谷里一条很弯很弯的河。进去的3 miles路笔直,看不到 尽头,开着开着就看到几个很大的限速警示牌,接着就是突然出现的悬崖边的停车场。 趴在悬崖边,可以看到San Juan河在脚下连着转了3个U-turn。从地图上看,San Juan一路U-turn不断,大概这个是最容易access的。这一带的山体可真是够硬的,愣是把水驯的服服帖帖。

最后一站是Monument Valley,大概2点半到的,游客中心门口人乌央乌央的。我事先从 网上打印了一份详细的介绍,不仅有每个观景点的名字,还附有每个观景点的照片,也 是,没照片,光从观景点的名字根本不知道观的是那块石头,很多都完全不像啊。总体说来,Monument Valley这种按图索骥、停车拍照的风格不是我们的茶,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把那个one-way drive开完的,怎么也得对得起门票钱... 刚开始的左、右两个手套算是这里的一个招牌,不过我看更像两只开屏的孔雀在相看两不厌。我比较喜欢的还有远处几个特别细长的、电线杆似的石柱子:“三姐妹”正是逆光,中间那个柱子那么小,怎么看怎么是一家三口嘛,哪里是姐妹;还有一簇石头柱子,我不记得名字了,看着像英雄人物的群雕,呵呵。四点来到Artist point,这里算是个看全景的地方。Monument Valley最典型的地貌就是形状各异的石柱,上半截还在,下半截风化成砂石堆,远看就像一棵棵长在土丘上的树,artist point这个地方可以远眺好些树组成的一个小树林。还有一个特色,就是这里一般都是红色的砂土地,artist point远眺的这片小树林周围全是灌木和野草,遥看那些石头树真像是长在了草地上。4点20到了最后一个点,不记得名字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同一片小树林。日头越来越低,光与影开始联手为这片小树林润色。石头树们从上至下,开始一点点的被照亮、再一点点的黯淡,明暗层次的不断交错使这片死寂的树林慢慢鲜活起来。4点40我们离开的时候,大部分石头树已被阴影笼罩。开出去的最后一小段路,踩着夕阳的尾巴,一路的景色比进来时所见灵动了不少,最后的太阳把远处三姐妹的身影打在了近处的石壁上。

五点到了出口,很多人都在等日落。晚上还要开车去Page,不想弄得太迟,直接走了。 路上看了日落,也看到了些稀奇古怪的石头树,风景是没有边界的。在Page的一个日本 店吃了晚饭,没有汤面,炒面味道还行,量够大。

12/29/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Antelope Canyons

小镇Page边上的羚羊谷每天都吸引着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不知道是不是美国被 拍摄最多的地方。宏观看是不比一线天宽的弯曲的深谷、细节处是红色石头上整整齐齐 如波浪般的条纹,羚羊谷的地貌确实独一无二。现在是冬天,上谷里看不到直射的光柱 ,本来以为人应该不多了,头天晚上到了Page的旅馆才打电话预定,一家已经只剩下午 3点半最后一班了,好在另一家上午10点半的还有空位,赶紧报上了,中午12点回城里 吃个饭,接着去下谷时间还不会太晚。

早上起来,趁着离10点半还有一段时间,先去了路边的horseshoe bend。从停车场出发 要走一段路才到马蹄湾边上,基本都是沙地,虽然上面长满了一簇簇的荆棘,但迎面吹 来的风里还总带着一股沙砾的味道,经常走一步陷半步的。一片荒原,老远就能看到前 面一左一右陷下去两个大坑,那就是马蹄湾的所在了,坑底就是科罗拉多河。真正走到 边上,趴在悬崖上俯瞰,反倒觉得一般。这一路各种各样的转弯看了一堆,相比之下这 个并不突出。而且我们到的时候,太阳光已经太强烈了,整条河都被笼罩在这侧山体投 下的阴影里,没有什么光泽。介绍上说,马蹄湾和附近的彩虹桥成因是一样的,前者是后者很多很多年以前的模样。有朝一日,河水打通了其围绕着的中央石柱底部,一座新的天生桥就诞生了。回Page的路上停了一个观景台,从正面眺望对面Glen大坝的全景。从观景台上下来的时候,碰到一大家子牵着一个可能是脑瘫的女孩子的手,仔仔细细的慢慢往上走,很有爱。

昨天报了名的那个旅行团在一个加油站里,十点之前到的,已经挺多人了。排队交了钱 ,盘算着这么小一个峡谷,这一趟得放多少人进去啊,赶庙会呢这是... 十点半的时候 我们这拨人分组上车,我们那车十四个人,只有两个老外,听我们一路唧唧呱呱的说中 文,估计郁闷坏了,呵呵。一个敞篷车厢,被前面的车头拖着,顶上搭了块布,四面都 漏风。我坐最靠近车头的地方,车开起来,风那叫一个呼呼的,冻死了。我们边上做的 一组中国人好像是从国内过来旅游的,一上车就掏出相机兴致勃勃地拍,边拍边说,“ 美国也有拖拉机啊”,哈哈。一路颠簸着到了上羚羊谷的入口,我们的司机也是我们组 的向导似乎是个chef,也很有带中国人的经验,一下车就冲我们喊“过来,过来”,后 来发现他除了这句话,还有一句中文说得也很好,“快点,快点”:-D 这里的向导除了 带路、掌握时间,还指导照相、帮着调相机ISO、教你怎么曝光、怎么构图什么的,有 的还会帮着照,难怪总觉得大家的照片都大同小异,呵呵。在里面的时候,会不停的说 这块石头像什么、那块像什么,一般都是拿美国的某个总统开玩笑,从来不介绍跟这里 特殊地貌相关的东西,反正挺没意思的,跟国内的导游差不多。和下羚羊谷不同,上羚 羊谷是嵌在地面上的一块高地里的,下了车正对着就是山谷的入口,不过因为峡谷本身 蜿蜒不止,所以在谷口完全看不到谷里的情景,跟西游记里的那些妖精洞一样,呵呵。 这个山谷窄且高,除了自身形状曲折、两侧的石壁也都是或袅娜、或狰狞的夸张曲线; 石壁上的线条又都是多维的,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截下一个平面,其上石头边缘的形状都 杂乱无章;再加之石壁上横向和纵向的各种细纹,使得无论从哪个角度取景都显得很梦 幻。我因为不想托运行李,没有带三脚架,只能靠在石壁上随便拍拍。靠近两侧石门的地方有一些从外面反射进来的光线,所以上下光差还不算太大,可以看到些石头上纹路的细节,以横向纹路为主,总体感觉比较浅也相对粗糙一些。有些地方也能找到纵向的水纹。峡谷中间那一段,因为只有从顶上缝隙里透进的光线,上下明暗对比极为强烈,几乎只能看得出石头的形状。因为四面石壁形状的不规则,抬头看到的往往是在一线空间里,许多层石头错落交叠组合起的造型。即使不是为了摄像,单纯去看看也感觉很奇妙,不知不觉中50分钟就过去了。12点回到城里吃午饭。

饭后去下羚羊谷。和上谷不同,这里需要自己开车去停车场,隔一段时间有个向导带着 出发,这里的向导基本就是跟在队伍最后保证安全,也不怎么说话,也不会催着走。上 谷的旅行团费里包括了印第安保护区的门票,所以这里只要买下谷自己的票就可以了。 只收现金,害得我们又特意开回城里取了趟钱。下谷是个被洪水硬生生冲出的峡谷,就 在我们脚下。从上面俯看谷顶就像两块错了点位的犬齿交错的地面,连缝隙都很难看出 ,真是想象不出底下的万千沟壑。峡谷的入口从地面上看就是很窄很窄的一个洞口,钻进去以后有几段很短的金属梯子一路下到谷底。下谷和上谷相比要矮一些、宽一些、上下近似漏斗形,所以谷里的光线比起上谷要充足很多,四周都亮堂堂的;再加上参观的人远比上谷里的要少,走走看看就像是在探索一个石头的殿堂迷宫,很有意思,不像上谷光顾着照相了:-D 两侧石壁上的纹路都看得很清楚,跟上谷相比,条纹要浅了不少,比上谷的还要粗糙;石头的造型感觉要更丰富些,石中有洞、洞里有石。路不是很好走,最窄的地方得侧着身子挤过去,很多比较陡的地方还修了金属梯子。我们那个向导也不说话,跟在后面吹笛子,那些金属梯子他都是踩着两边的扶手、蹲着滑下去的,很厉害,呵呵。出口的地方是顺着几个很长的楼梯爬回地面,我们看前面还有路,就问向导能不能再往前,向导说你们可以试试。往前走没几步,面前陡然出现一个螺旋状的悬崖,悬崖底下的地方开阔起来,这里应该就是下羚羊谷真正的尽头了。老老实实的沿着出口的梯子爬上去,一架飞机从我们顶上的一线天掠过,拖着条长长的尾巴;阳光透过谷顶,把我们的影子斜斜的打在对面的石壁上。上来以后看到向导站在入口的地方冲我们招手,本来还想从外面去找找刚才看到的那个螺旋线悬崖的,没好意思...

回到停车场,才两点半,还远不到收工的时候,拿出地图琢磨了一阵,决定去Glen Canyon大坝看看。进游客中心的时候,刚好错过了3点钟最后一班参观发电机组的tour ,只能自己在游客中心的大厅里随便转转。里面有一副很大的交互图,展示了科罗拉多 河及其主要支流上、一些大水电站的技术数据。记得今年的班芙电影节,有一部短片讲 的就是两个年轻人,用各种办法试图从科罗拉多河源头一直走到入海口的故事,他们顺 流而下,直到进入墨西哥境内,却很遗憾的发现科罗拉多河的水量在逐年减少,自上个 世纪90年代起,河流的尽头消逝在了墨西哥境内的泥泞沼泽中,再也流不进大海里了.. . 大坝把Lake Powell拦腰截断,略微抬升了上游的水位;湖水漫过了低处的石头,把一片落错起伏的高地割裂成一座座特立独行的小岛,漂浮在水面上。那些岛上岩石色彩分明,一条笔直的水平线下,岩石长年的被湖水漂白;只在水平线上还保持本来的红色。我们往上游走了一小段,俯瞰脚下一个泊满了船的码头;之后回头过桥,沿着另一条小路往湖的方向走,可以一直走到湖边。临近湖的有些地面,石头被风化成一片片的,很薄,像千层饼。还不到日落,但光线已经足够斜了,给层叠的石头们镀上了金色的光芒。

落日之前回到的停车场,晚上去了城郊的一家中国自助,还不错。

12/30/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Coyote Buttes South

在Utah和Arizona交界的地方,有一片隶属BLM管理的保护区Coyote Buttes。位于北边 Utah境内的就是大名鼎鼎的The wave,而位于南边Arizona境内的那片地方显然没有它 的兄弟热门,虽然同是一天20个permit的保护区,北边的一年四季都要抽签,南边的往 往在开始接受预订后几天里都还能有空位。我是9月1日在网上收到12月31日the wave的 确认信的,马上就申请了30日去南边的许可。一个月以后收到BLM寄来的地图和简单的 路线说明。那个地图跟手画的差不多,就几根弯弯的线外加4个数字的路名,没里程、 没比例尺、没和高速的接口,要啥没啥... 只好去网上找资料,最后参考了一个德国人 的网站——不得不佩服,德国人是真会玩,对这一带研究的很透彻,资料也整理的很详 细——大概对怎么去那里有点数了。

一大早从Page出发,往北很快就进入Utah境内,刚开始两边全是荒原,慢慢的远处有了 一堆堆的石头山,快到路口的几迈是夹在两侧石壁间的盘旋的公路,一出那段“面条” 路,左边马上就是House Rock Rd,是一个超过90度的急转弯,公路里程在25到26迈之 间。House Rock Rd还是挺平整的,虽然沙土很多,正常情况下我觉得小车没有问题。 我开的比较快,车后是一片沙尘滚滚、遮天蔽日,哈哈。8迈多的地方,右手边经过The wave的Trailhead,看到有人已经在整装待发了。从入口到这里的这段路,两侧近处基本都是矮山,过了之后,很快就进入一望无际的荒原了。看到路边一块牌子写着“Welcome to Arizona”,原来这兄弟俩还分属两州。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Pawhole,按照BLM的建议地图,应该有一条往左转的路,我们想着,这样的荒原么,左边冒出来一条路应该很容易辨认。德国人的网站上说是16.1迈,我在刚过15迈的时候就减速了,我们3个人6只眼睛不错眼的盯着左边... 愣是什么也没看到。不仅没看到路,也没看到除了荒原以外的任何东西... 又往前开了一段,快到20迈了,觉得肯定错过了,掉头回来继续找。不得不佩服德国人办事的精准啊,我们还是没有找到路,只好按照网站上说的在16.1迈的地方停车,不抱任何希望的往右看,居然发现我们的身边躺着一条——小径... 那个路口都快给灌木盖住了,美国这边很多trail都比它宽... 试探着钻进去,往前路稍微大了点,右边出现了一个半截入土的牌子,写着四个数字,一个磨得看不清了,剩下三个和BLM地图上的相符,真是生怕被人找到啊... 再往前一点,有片很小的空地,是个停车场,从这里去Pawhole TH单程2.5迈,很坑洼,开车4WD是必须的,走路其实也不算远。我们开过去的,路非常窄,有些地方都得侧斜着车身通过。不少地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错车,好在这种地方一般也不suppose需要错车。个别路段上还有暗冰,不过两侧都是荒原,心理压力没有在山路上开车那么大。尽头是一个很小的停车场。

9点多总算可以出发了。刚开始还能分辩的出些“走出来的路”,过了一道铁门之后就 几乎没有前人行走的痕迹了。左手边很清楚的是一串红褐色的石头堆,四下都是荒原, 我们应该就是看这堆石头来的。近处有一圈铁栏杆,纠结了一下觉得应该是可以走铁栏 杆里面的,如果只能走外面,一天来200个人也没事... 进去的时候我们是沿着石头堆 的走向,走在山脚下的,路上经常会碰到昨天那种“千层饼”样子的石头;半路上还看到一个动物的白骨,Err... 看左边,这一个个的红褐色的石头堆下半部都是圆滚滚的,有一些比较粗糙的横纹;每一个的山顶上都有顶造型独特的小帽子。也不是不好看,但觉得不太对得起这一路的折腾... 爬到尽头的石堆顶上吃了午饭,看四下除了荒土就是荆棘,还是有点失望的。

沿原路返回,这次决定贴着石头堆尽量往高处走。远看和近看当真是不同啊,我们顺着 一个石头堆的形状,拐进了一个小山谷里,仿佛进入了完全不同的情境。我们的三面被 连成片的石头堆呈圆弧形的围住,细腻的横纹一条条自上而下整整齐齐的排列着,高处的那些纹路因为角度的关系,都紧紧地挨着彼此;一段段横纹上居然还长着不少绿色的灌木,点缀着这山间色彩。感觉这里和波浪谷的地貌很相像,后者因为集中、精致而更具视觉冲击;相比之下,这里因为开放、大气而更显波澜壮阔。红褐色的石间还有一些嫩黄的色块,被阳光照的发亮;还有些赭青的色块,因为黯淡,要仔细找才能看到。顺着一侧的石堆爬到半山腰,正能俯瞰这一片小山谷,不同石堆上的条纹方向略有不同,连成一片看来很有气势。在半山腰仰视山顶也比从山脚看来得要好,在山脚只能看出形状的不同,半山腰能看到更多的细节:那些层次的变化,那些石壁上的洞穴。下山以后我们已经找不到原路了,只能根据GPS上的大致方向沿着山坡走。穿过几个窄窄的石缝,山坡上雪渐渐多了起来,雪松且厚,一步一坑,都能没过脚踝。路上还经过两个独立的大石柱,配着其上的斜纹和本身色彩深浅的变化,真像一双大雪靴啊,呵呵。走到这个方向石头堆的尽头,下到荒原上,按照GPS所指找到入口处的铁门,回到停车场大概是2点,期间听到若干飞机低空掠过的轰鸣,没听到人声,停车场出发和回来也都只有我们一辆车,不知道其他拿了许可的人都哪去了...

时间还早,我们按计划打算接着去Cottonwood Cove。那个trailhead基本在我们的正东 边,网站上说有两条路,继续往东的路会经过一段10%的陡坡,还有一条相对简单的路 是回到主路以后继续往南、再往东,绕到TH正南的位置再往北走。前者网站上都说太难 ,不建议走,我们就直接选择从南边绕了。向左拐进1017号路的路口还比较好找,路对 面停着一辆运木头的大车,没有人。开了一小段,看见路边一个小空地上停了辆房车、 摆了几张太阳椅,不见人。我们进去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继续按站网站上的 描述往前摸索,但渐渐的实地和文字有点对不上了... 直到我们经过一个小的家庭农场 。也是没有人,房子后面立着几个大铁罐,不知道是不是装牛奶的,好奇什么样的人才 会“隐居”在如此荒凉偏远的地方。农场后面有两条路,不过网站的路线描述上并没有 农场这个明显地标,我们估计又走过了,就掉头继续找路。转了两圈,终于找到了描述 里的农场铁门,关着的没锁。按照描述,过了铁门还有好几迈的路,估摸着找到TH得挺 晚的了,这样的路况我实在不想开夜车,let's call it a day。

12/31/2011 ● 美西南石头记 ● The Wave plus

昨天跑了一趟之后,今天再去The wave的TH已是轻车熟路。我们到的时候是第二辆车, 边上两个国内来旅游的年轻夫妻正准备出发。和昨天的艳阳高照相比,今天是真冷,风 呼呼的。我们都穿着羽绒服,紧紧地裹着帽子;我把许可证挂在背包顶带的拉链上,许 可证一路被风吹得直扇我耳朵,疼... 不知道BLM是不是因为收到了很多抱怨,新版的 地图加上了返程的6张照片,一共有12张了。每张照片都辅以文字说明、GPS和bearing ,最好用的其实还是bearing,站在一个点,顺着bearing所指方向目所能及的最远处就 是下一个点,跟照片对起来很是吻合。

离开停车场后,穿过马路,就是trail的起点。BLM的地图说明第一段路是顺着山坡上的 小径、穿过一道铁门、下到山坡另一侧的washout上,其实从入口处沿着washout绕过山 坡也可以,差不了几分钟。沿着washout走一段之后,看到一个向右的分叉,叉路口上 有permit area的标记,严格来说过了这里才是一天20个permit的保护区。顺着岔路走 上右边的矮山,都是细碎的沙子路,很新鲜的脚印,应该是我们之前那对年轻夫妻的。 左边近处的一座小土山上,长着好些红色的大石块,被阳光照得红彤彤的。沿着山脊,纵穿过整座矮山,下到山谷,穿过washout,再顺着一个短山涧里的cairns爬上面前的垭口,就能望见远处作为路标的双胞胎石堆。从这里到石堆如果走直线,是走在鱼鳞般的大石头坡上;左边下面一点就是谷底,cairns指引的路是从坡下绕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到双胞胎石堆面前的时候,前面的脚印是往右边绕的,跟着走了两步觉得不好走,琢磨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觉得最好走的路应该是从两个双胞胎之间穿过的。The wave是波浪状横纹最集中的一片区域,但在approach的一路上,已经能看到不少这种被风刮出的条纹,穿过双胞胎下到谷地的路像是在下楼梯。穿出之后,面前就是最后一片谷地了,可以一直看到the wave所在的山腰。最后这段路面全是鱼鳞状的石头,很平,偶有生命力特别顽强的野草一簇簇的冒出来。我们右边的那一片山有一点昨天pawhole的味道,通体都是各种方向的横纹、斜纹,夹着一片片的亮黄色;山脊上有些造型奇特的石头堆。这段路到头就到了the wave所在山坡的正下方,本来沿着一个沙坡一路上去就是the wave了,我们中间跟着脚印走,结果岔道右边去了。挺陡的,石头又不稳,还有雪,真 是不好爬,好在殊途同归。先看到对面山坡上的两个大双胞胎石堆,超过一半都是嫩黄 的颜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很鲜亮。

顺着一个弧形的滚筒进入the wave,呵呵。The wave的核心区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山谷,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东南西北”折纸游戏的形状,四面几个小山头上弧线连成一体、从我们站着的谷底经过,视觉上很奇特。大概因为有四面山头的保护,这一小片山谷里的条纹被保护的相对比较好。我们沿着几个小山头之间夹着的山涧钻进钻出玩了一会,感觉还是山谷里最漂亮,外侧无论是山体本身、还是条纹,看起来都要粗糙一些。踩着条纹爬到一个山头上坐着吃了午饭,琢磨下午要去的几个点。还是昨天那个德国人的网站,上面列了好些周边景点的GPS位置,两个五星的是second wave和sand cave。其中 second wave我在另一张topo地图上见过,当时从地图上测的是在wave的西南方向(bearing 220);实地看,就是爬到the wave顶上以后沿着西南山脊走。我们刚一上去就碰到一个溜达的老头,不知道是不是ranger,很热情地指给我们second wave的具体位置。其实很近,从the wave出发几分钟就到了,但因为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从the wave的位置完全看不到。Second wave是一整面的波浪,不像the wave是个山谷。条纹本身更突出,条纹间的距离也更大。如果说the wave是蛋黄线面;这里就是牛肉拉面、还是全麦粉做的,乌青乌青的,呵呵。Seond wave的地势要比the wave稍高,从这个角度回看the wave,就像一堆平地上冒出的——蛋挞:-) 山脊东南侧的石壁很陡,没有了条纹,只有密密麻麻的横七竖八的划痕,风刀霜剑严相逼,呵呵。石壁上有不少残雪,顶上还有个木屐形的石拱,也是德国人网站上的一景。

我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一张标有sand cave的topo地图,只能根据GPS上显示的大概位置 瞎走。我们最后是沿着西南山脊走到尽头,再下到西北的山谷里的。这应该不是最好走 的路,下去的途中会经过一个挺陡的光溜溜的大石坡,上、下都得靠着点惯性;我觉得 从山脊中段下山谷要更容易。Sand cave是个和the wave形状类似的山谷,因为藏在石头后面,从山脊上是看不到的。这个小山谷可真是上帝打翻的调色板,那些条纹并不突出,像是画在石头上的,而不是跟wave们似的从石头上长出;这些条纹也不似wave们是平行的平滑曲线,而是很不规则的左凹右凸,把石头和其下的山谷分割成一块一块的,每一块或是暗红、或是嫩黄,都被着了色,从高处看,像开垦的梯田。如果说the wave是风平浪静时候的水纹,这里石壁上的条纹就是被风吹皱的涟漪。沿着山谷往东北的方向(the wave的方向)又走了点,是一个很窄、很曲折的slot canyon的入口,从方向上看,我觉得是可以走回到the wave和双胞胎石堆间的那片谷地的,不过我们可能没时间了,万一走不出去,就悲催了。这个峡谷两侧石壁的下部是和sand cave类似的花纹,不过没有后者鲜艳;上半部是和the wave类似的条纹,要密集的多,看着有点狰狞,呵呵。比较有意思的是,有的石壁上凌乱的散着些小石块,那些石块不知道在石壁上趴了多久,其上的线条和色彩与其下石壁上的线条色彩完美契合,仿佛是同一个画家一气呵成的创作。

原路返回the wave,找了一个高处,可以把山谷的全景尽收眼底。人比早上要多,有带 着狗的,有抱着孩子的,很自然的就和山谷里的波浪融为一体;四面山头上的线条像一张网,兜住了里面来来往往的游客。快2点的时候离开的,看到两个年轻人背着防潮垫、正着急往上冲,大概是来拍摄夕阳、夜景的。回去的路也不算太难认,觉得这里就是被一个个矮山头隔开的谷地,只要不走到邻居谷地,偏离一点标准线路问题都不大。横穿washout之前的最后一个小山头,似乎是走错了,没有找到来时有cairns的山涧;爬到山顶就能看到washout了,顺着山坡冲下去的,比上来的路要难走一些,呵呵。将近4点回到的停车场,直接去晚上的住宿地内华达州的Mesquite。因为时差的关系,赚了一个小时,不过到的时候还是已经挺晚了。用GPS随便找了个中餐馆,草草的吃了2011年的最后一顿晚饭。

01/01/2012 ● 美西南石头记 ● Little Finland

Little Finland是位于Mesquite南边荒原里的一小片造型奇特的红色岩石的统称;得名 如此,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地方首先被芬兰人发现,还是因为在芬兰有类似的地貌。我在 网上只找到了一个相关的德文网页,上面有简单的文字介绍和一张行车地图,几个叉路 口都给了GPS坐标。一大早从Mesquite的旅馆出发,一小段路后往南拐上一条paved的土 路,沿路右侧下面的山谷里一条河流时断时续。之后就进入广阔的荒原了,和前几天所 见一样:砂石、土地、零散的荆棘,除此以外别无一物,真是一片贫瘠的地方。经过的 第一个地标是whitney pocket,没有什么特别的;第二个是Devil's throat,从这里往 西就是沿着车辙压出的路走在昔日河流冲刷出的河床上了,需要4WD。附近有一块挺有 意思的石头,造型有点像国内解放军昂着头、扛着枪的群体浮雕,呵呵。碰到一个岔路 口,我们用了两台指南针,根据地图上河床的走向确定该走哪条路。确定是确定了,但 总觉得有点不对头... 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对,是两台指南针都 指反了,这附近一定有强磁场。开上河床之后,路是越来越窄,两侧杂草丛生;有一段 路,右边贴着的就是峭壁,上面不规则的挂着些小石头,开车的时候真怕蹭到、也怕掉 下来被砸到。好在车辙还算明显,至少知道我们之前有人走过。地图上所有岔路和超过 90度转弯的地方都给了GPS坐标,所以小心点还是不容易开错的。最后一段路掉头往东 南开,网站上说有可能只能开到parkplatz,这里离目的地Little Finland其实已经不 远了。我们看前面还有车辙,就继续往前开。很快的就到了一处小塌方,不高,二十公 分吧。右边有人堆了个石头堆,可以顺着慢慢开上去。之后就没有什么特别难开的路了 ,顺着车辙一路来到一处断壁下,面前的悬崖之上就是little finland。我们下车先往 右边找了找,没有能上悬崖的路;左边似乎有车辙,于是回到车里往左开。一个挺陡的 土坡,眼看就要开到坡顶了,左前轮和右后轮同时陷进了两个大土坑了,发动机直着嗓 门一个劲叫唤,车子就是不挪窝。只好倒车,车子往后冲了一点才刹住,好在是沿着车 辙印冲的,停下来的时候还在土坡上,慢慢退回到停车场,老老实实的两条腿爬坡。

刚上到坡顶,右手边就能看到一些造型奇特的红色石头了。左边有铁栏杆围着,这附近 不像是有住家的样子,看着挺奇怪的。这里的石头被风打磨的特别薄,像纸片一样,中 间最脆弱的部分又多被腐蚀、凿空,像是一件件精雕细刻的工艺品,有点太湖石的味道。这里的地质极为脆弱,这些石头真是走快了、带过一阵风都怕把它们碰破。我们一路走到最高的两面石壁间。石壁上有很多被风凿出的浅洞,外层垂下一片片没有被凿尽的石头,宛如石洞安上的门帘。我们顺着两面石壁夹着的山涧爬上山顶的平台,四下是荒原、野草、隐约的河流、独立的红色山石堆和最远处连绵的矮山。近处脚下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地貌,像一座红色的石头迷宫搭在了雪白的盐碱地上,从我们站着的位置不知道该如何下去。我们在顶上和山涧里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石头,一块半椭圆形石头边缘一圈都是一颗颗整齐排列的圆形白色结晶石,特别像牙床和牙齿的化石;附近还有个石洞里整齐的镶嵌着一排细细的石头,真像大型动物肋骨的化石。也许这里真的曾经生活过什么大型古代动物呢,也许他们中的某一些就永远的凝结在了这石壁里?德文网站上说,每天日落,当夕阳给这片红色的岩石带来光泽的时候,整片地方就栩栩如生起来——我觉得到那时,周围都是鲜活的怪兽,从四面八方的围拢过来,会有点可怕呢。

从山顶下来,本来打算走的,无意中看到左边有些白色的结晶石,不知不觉地顺着走过 去;发现往左的这一路,就是我们在顶上看到的石头迷宫,这里才是little finland的 精华所在。这一片片鲜红的石从雪白的地上长出,颜色都很纯粹、对比极为鲜明。白色的地面并不是平板一块,而是顺着山势渐高;有鼓起的个个石包、也有深陷的道道裂痕。这是一个石雕艺术的展览馆,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或单独成品,或组合为件,不同的角度下有着不同的造型:有的热情奔放、有的内敛含羞。这些石雕被错落的摆放着,组成了一扇扇的石门,每一扇门后都是一道不同的风景,每穿过一条长廊都别有一番惊喜。展览馆的尽头,白色的石头路面慢慢融入到黄褐色的荒原里,一切归于平静。沿原路回到停车场,抬头发现这些石雕原来就是贴着断壁的边生长的,一排排的探出头来,如悬崖边绽放的花朵。我们早上来时逆光的太厉害,竟然完全看不出来。

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在Whitney Pocket附近碰到一个开着敞篷越野车的车队,司机们 都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估计他们一般也不太容易碰到人。回到Las Vegas还早,本 来想在strip上找个自助的,新年第一天那叫一个挤,这还不是吃饭的点呢,我们一个 个停车场的转,居然一个空位也没找到。Strip上车水马龙,不过也好,刚好慢慢开车 ,顺道欣赏一下繁华的街景。从几乎看不到人的荒原一下子回到人挤人的大都市,还真 有点不适应。最后去中国城的过桥园吃的,除了对我有点辣,其他都很好,尤其是他家 的小羊排,烤得那叫一个香啊,呵呵。

10/05-07/2009 ● 徒步 ● 秋游Enchantment Lakes

一直很想在十月larch color turn的时候去Enchantment Lakes赏秋。周末一直在查天气,接下来的这个星期不仅天气极好,而且头两个晚上异乎寻常的暖和(lower 30 during night),于是临时决定就是星期一出发,走三天的traverse。

星期一早上暮色中出发,7点一刻到ranger station门口的时候,才有了些晨光,日子是越来越短了。背后的山被旭日照的通红,Leavenworth真是山间的一个漂亮的小镇。陆陆续续又有很多车开进ranger station,跟我一样,都是冲着每天5个的walk-in permit来的。7点35分,ranger发表格给大家填,有将近20个人要申请吧,乌泱乌泱的。最后一共抽了5个group,其中4个都是solo 的,最后一组2个人。我很幸运的拿到一个permit。walk-in permit最大的好处就是一旦抽到,你想要多少天的permit都可以,我前面那个人就一连要了6天!在对面的麦当劳吃完早饭,开车去 trailhead。先到了Snow Lake的TH吆喝了一圈,没找到ride,只好自己开车去Colchuck Lake的TH。9点40出发的。

从这里到Colchuck Lake是整个traverse里最好走的一段路,都在树林里。1个小时以后到了Staurt Lake的分叉口,过了之后,很快遇到一座过溪的小桥,右手边有一个cairn,右转之后贴着小溪走,其他路都很明显。2个小时10分钟之后第一眼看到 Colchuck Lake。在湖边吃了午饭。可惜看湖对岸的Dragon Tail正是最逆光的时候。地图上绕着湖的1.1 miles并不是贴着湖岸走的,其实一路上能看到湖的view point也并不多。这一段路的的确确是well maintained trail,不过因为通往view point的路往往也很明显,所以找路还是要很小心,如果遇到了连着好几步的scramble或者trail看着不是很明显了,那么很可能就是之前某个岔路口走错了。我在大概4/5的地方走错了,先是到一个小池塘边照相,然后沿着池塘越走越深,往前走的时候觉得哪里都是trail,明显的很,等发现错了,回头就觉得哪里都不是trail了:-( 隔着池塘看得到对面的Colchuck Pass,本来想绕过池塘设一个bearing走的,结果刚试着过池塘,就听见踩着的石头下面吱吱的冰裂声,看来还不是冻得很结实哈。只好退回来,爬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找一个bearing,从树林里硬穿。等再回到trail,来回耽误了2个多小时,而且我还是不确定是在哪里走错的。10分钟以后 trail结束,到了绕着湖走的最后一段boulder区。

周末的时候下了6 inch的新雪,石头们都戴着白色的小帽子,比较滑,很难走快。当时已经3点了,我又花了半个小时才走完这很短的一段路,到Colchuck Pass的脚下。当时想着如果pass上也是这样的condition,那我几乎没有可能在天黑之前上去了,如果那样就得在Colchuck Lake边找营地了。好在pass的下面雪已经连成片了,而且被踩得很实了,走起来要容易很多。雪上的boot path也很明显,所以不太用费脑筋找路。关于这个pass,前人的总结很精辟了:看着很近,怎么走也走不到,就是这样的,很传神。

开始的路是贴着左边的 cliff在走,从左边绕过pass中间的一个小山丘之后,可以看到上面的一个冰瀑布,在瀑布的下面横着traverse到pass右面,再继续往上。小山丘之上有不少金黄的larch,搭配着脚下的白雪,和后面作为背景的如墨的Dragon Tail的峭壁,很经典的Enchantment色彩。半路上可以俯瞰群山环抱中的Colchuck Lake的全景,正对面最突出的那个也许是Cashmere,不确定。过了瀑布再往上的路段雪很松。因为石头都被雪覆盖住了,想爬的时候,就发现找不到抓手的地方。看着雪里很深的脚印,也不能完全信任,因为雪下很可能就是slab的石头。隔着雪看不出slab的角度,踩在脚印里用力方向不对,很容易 fall。我后来比较矮的脚印,都是反复试了各种角度以后,再把重心慢慢移动上去;比较高的,都是直接跪上去,毕竟膝盖各个角度的摩擦力都比较均衡。

6点一刻上到pass的顶上,正看见远处火红的McClellan上最后一点日光。周边的山都是光秃秃的圆石头堆起来的,有的在gully里有积雪,很单调的色彩,跟pass下面相比,像是另一个世界。在第一个湖Tranquil边上camp,幸好晚上打足了水,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近湖的地方都已被薄冰冻住。半夜起来,一点也不冷。中秋刚过,月亮依旧浑圆而明亮,完全不需要头灯,不过星星是几乎一点也看不到了。月光打在近处的几个湖面上,很凄美。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晃眼睛了,很可惜没有看到日出,不过看到了pass上的月落。翻过一个小山坡,Prusik, McClellan, Little Annapurna等等山峰就都可以看到了。Enchantment湖区是为两侧这些山峰所夹的一个狭长的谷地。开始的这一段Upper Enchantment海拔相对比较高,乱石间曾经流淌的溪水大多还是冻着的,石缝里生长着的植被也并不多,东一簇西一簇的点缀着略显单调的色彩。走一段岔路,到右侧悬崖边,俯瞰两山(Little Annapurna和McClellan)所夹的Crystal Lake。低处已经不少金黄的larch了,平地被雪覆盖着,悬崖上的石头因为水的冲洗是如墨的黑色,再加之湛蓝的湖水,非常的漂亮。Crystal Lake的后面应该是另一片谷地,可惜被一个山脊挡着,看不到了。最远的地方是云端上的Rainier,天气真是好呀。

Upper和Lower Enchantment的分界应该在Inspiration Lake。下到Inspiration Lake的这段路因为都是硬雪,不少地方挺滑的,路本身窄且有些暴露,走起来要比较小心。到了Lower,larch一下子多了起来,湖边、山坡上成片成片金黄的树叶,金秋、金秋,这只属于秋天的颜色。从这里到Perfection Lake结束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林中的小径上已覆盖了积雪;而林外的草甸上,夏末红彤彤的色彩却还未褪尽。湖水清澈透明,透过水面,石与树的倒影和水下的石头交织在一起。上Prusik Pass的路很明显,而且maintain的很好。这段路不到400ft的gain,可以俯瞰山谷北侧的Shield Lake和这一侧的Perfection Lake,还是值得一走的。本来想去Gnome Tarn拍Prusik的倒影,碰到一个从那边过来的人,说今天比较windy,拍不出来,而且路也不好找,就算了。Leprechaun Lake边碰到了一个架着三角架悠闲拍照的老者。这一段沿着湖岸的路,每转过一个弯去,便是角度不同的山势和湖岸线,不变的是岸边和山坡上的树和积雪。再美的地方也有离开的时候。从最后一个湖Lake Viviane下到Snow Lake,绝大多数石头都snow free了,而且被晒得干干的,所以很好走。唯一一段还有硬雪的是贴着Viviane的traverse,也是比较滑,但因为是平着走,基本不下降,走起来也还好。这一段Cairns非常密集,也很清晰(其实整个traverse上,cairns都很清楚)。Cairns不仅指大方向,也指具体走的路。如果你看到下一个Cairn却不确定如何过去,或者觉得过去的路不是很好走,那么在周围找找,很可能中间还有漏看了的Cairn告诉你如何过去。最直接的路不一定是最简单的,尤其是下的时候。我觉得这段路只要严格follow cairns,没有需要手的move。

离开了Enchantment Lakes,下一个可以camping的地方就是snow lake了。这一段下降全是在树林里,伴着右侧潺潺的流水。最后从一个木桥上过河以后就到了Upper snow lake。比较发指的是,整个upper lake,湖岸全是挺陡的石壁,下不到湖边,我没有找到一处可以取水的地方!只好继续走… 又走了将近1个小时,绕过整个upper snow lake,在大坝附近的lower lake才打到水。人真多,找了很久才在一个很偏的角落里翻到一个还空着的营地。借着最后一点光线搭好帐篷,钻进去烧水做饭,yummy~~

一觉睡到自然醒,不好意思说几点了,呵呵。赶紧收拾东西走人。Snow Lake里有周围群山清晰的倒影,一路都可以仰望山脊嶙峋的线条。下去的路是在山谷一侧的山坡上,这一带山体滑坡挺严重的,看到对面山坡上碎石滚落在山间冲出的几条深深的印记,自然力量之大真是不可估量啊。这一侧的路也要穿过几片boulder区,也不知道这一侧的落石稳定了没有… 很早就能看见山谷深处的Nada Lake,过了之后基本就是Nature trail了。最后的一片谷地大约是遭受过火灾,大片大片枯木密密麻麻的矗立着,只有谷底生长着的红色、黄色的草甸为山谷带来一点生机。

1点40回到公路上,很快就遇到一辆上去的车。现在正是赏叶季节,来来往往的车很多,碰到要搭车的,基本都不会拒绝。

11/27-29/2008 ● 徒步 ● 冬游Crater Lake

星期三下了班回家开始pack,6点钟准时从家里出发。感恩节前夜的I-5车水马龙,开始还走得动,到了Tacoma附近堵了一个多小时,开到 Portland已经快10点半了。重新pack,看白菜演示了一些rappel,设置anchor的注意事项,睡觉的时候都过12点了。凌晨4点半晕乎乎的被叫起来,往南去Crater Lake NP。

拿permit的时候,ranger说我们拿的是这个season的第一个winter permit,呵呵,可惜上面也没有001之类的字样让我们照相:-) 继续开车3迈往上到湖边的Rim Village停车,吃中午饭,1点的时候准时从停车场出发。今年的雪要比往年迟不少,我们这一侧伸向湖中的cliff上还挂着薄薄的一层雪,对面那一侧却基本都是干干净净的岩石。离开停车场不远的地方,还见过两个往回ski的人和雪上细细的ski的痕迹和零碎的脚印,再往深走直到第三天结束都再没有看见别的游人了:-) 第一天走了6迈多,到North Junction附近camping。这一天的行程与湖若即若离,近的时候走在湖边,远的时候与湖也不过就隔了一座小山头。走到一半的时候雪深了,开始穿 snowshoe,看着挺笨重的,穿在脚上拖着走还挺舒服的,还是会往下陷,没有那样厉害而已。因为这个season还没有人走过,路上的雪都是那种特别原始、特别流畅、特别平整的曲线,除了偶尔有的动物过马路留下的轻盈的脚印,雪上没有一丝痕迹。茫茫雪原,只有我们snowshoe留下的大大的鞋印,感觉真好:-) 四、五点的时候夕阳西下,厚厚的云海沉积在我们左侧的山间,托起一座座独立的山头像海上的孤岛。看到了尖尖的Mt. Thielsen,圆润的Mt. McLoughlin和更远处的Mt. Shasta。太阳的余晖把湖一侧悬崖后的蓝天染成了一片粉红。第一晚的营地在一片小树丛中,看白菜很熟练的挖坑,还很奢侈的挖了一个放脚的台子和一个做饭的灶台… 学了一下在雪里设anchor,打营钉,化雪烧水做饭…

大概因为很困,虽然有些冷,第一晚还是睡的很香,第二天起来都七点多了,做饭收拾完出发都10点了,太fb了,呵呵。早上云海很盛,比昨天多看了一个Mt. Bailey。早上的时候湖水平静,岸边的cliff,湖中的wizard island,终于有了些清晰的倒影。一路且走且看,环湖的山峦、远处的群峰都不停的变幻着角度。View point附近大概因为开阔,往往都没有雪,只能脱掉snowshoe背起来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走到了Mt. Scott脚下,阳光照着迎面的绝壁金灿灿的,很有half dome的感觉。太阳落的很快,走到整个rim drive的最高点cloudcap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就直接选在了view point马路对面的小树林里camping:-) 晚上的时候,满天的繁星特别的清晰,缤纷错杂挂满了整个天空,还有大片大片的星云,略显暗淡些却也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天空了~

第三天早上6点钟起床,收拾了收拾刚好出来看日出——准确地说,日出被Mt. Scott挡住是看不见的,我们看到的是朝霞和阳光洒在湖面上的颜色。先跑到公路的转弯处看金色的天空和浩瀚的云海。云很低,填充在山间的峡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飞机在洁净的天幕上留下几道长长的划痕,Mt. Thielsen很突出,一道浮云缠在腰间,很是漂亮。回来再去湖边,湖里是一片片散不尽的氤氲雾气,来回飘荡,wizard island,phantom ship和湖那一侧的悬崖在雾气中时隐时现。阳光把向着它的那一侧悬崖照的金灿灿的,Mt. McLoughlin和远处的Mt. Shasta都被笼罩在金色的朝霞中。吃过早饭,9点钟整装出发。一路下坡,在看phantom ship的观景台和Crater Lake作别之后,我们就远离了湖,沿着盘山的公路在树林中走loop的最后几迈,大概因为离ranger station近了,开始有了些滑雪的痕迹。从地图上看,这一段会经过几个小的雪崩区,我们走的时候也看到不少乱石被风吹或者被雪推到了公路上,还有被吹断的大树折成几段横亘在马路中。我们是在绕着一个个山谷环山迂回,开始爬了几百feet的坡,然后一路下坡,3点半的时候回到ranger station。

3天GPS实测32迈,海拔上升3200feet。第一天camping在6-7迈之间,基本平路;第二天camping在17.9迈处,有挺长的起伏的rolling hill;第三天有坡度和第二天相当的rolling hill,不过没有那么长。

08/30-09/01/2008 ● Olympic NP流水账

星期六早上8点出门,赶上8点45分开往Bainbridge的ferry。大概因为还比较早,没有堵车,ferry也没有我想象的拥挤。11点多在Port Angeles吃中午饭,12点半左右到Hurricane Ridge问信息,买topomap。Hurricane Ridge开往Obstruction Point的unpave的土路真是不好开:都只有一个车道,上面全是碎石子,边上就是很深的悬崖,一点保护都没有。最郁闷的就是在陡坡上错车,我贴着悬崖边一点一点蹭,真是下来推的心都有了。过去的时候,对面车里的美国人还跟我竖大拇指,呵呵,估计是看我脸都吓白了。不过这一段路的风景真是极好的。如果说Hurricane Ridge看到的是一幅展开的画卷,那这条路上的便是流动的画卷,两侧都是形状各异的山峦展开。大概是去的季节有些晚,山上的残雪都化的差不多了,不过山的形状依旧很漂亮,还有填充在山间的云雾,托起连绵的群山,便像是在仙境了。

1点钟出发开始走Grand Lake and Moose Lake Loop,这条线claim是8.8 miles,我的GPS实测9.71 miles。我是逆时针方向走的,先是走在一条山脊之上:右手边的山就是一路看到的山峦的延续,隔着山谷是眺望;左手边的山就在脚下,流线型泄入谷底,是俯视。一段路之后向左一拐,就进入了绿树环抱的山谷,开始下降。这里已经可以看到下面绿莹莹的Grand Lake了。下山总是很快的,一会就到了和Moose Lake交叉的Juncation。Moose Lake要比Grand Lake大很多,湖的形状比较修长,那一侧作为背景的山紧贴着湖,大都非常陡峭,挂不住树,一片一片秃秃的峭壁矗立着。这一侧湖和山之间有一小块平地,也是Backpacker的营地,还看到了不少人在钓鱼,就是没看到钓起来的:-)这一侧的山相对来说比较缓,有树林,但更多的是开满了野花、长满了彩色野草的草甸。还有瀑布,要很仔细的找,细细的一条条冰雪融水挂在山间。湖里有不少倒下的树干,横七竖八的躺着,透过清澈的湖水看得十分清楚。往回走的到Junction,看到坡上的野花很好看,彩色的草里有只“牛”在吃草,就拉近了镜头照相——那只“牛”吃着吃着抬起了头,白色的头,尖尖的嘴,是熊耶~ 可惜偷懒没带长焦镜头…

回到Junction以后沿Grand Valley那条路回去,无比郁闷的发现我刚买的topomap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这样我的GPS也基本没用了。这条路经过Grand Lake的身边,很小的湖了。接着还是下坡,这段路走的我无比郁闷,一则是害怕,两侧紧贴着的都是非常茂密的树林,没什么风景不说,刚刚才看到一只熊,保不齐这就藏着一窝呢;二则因为丢了地图,我对前面还有多少路一点把握也没有,到Grand Lake已经下了挺深了,现在还是一个劲的下坡,这些下了的路最后都还得1寸不少的爬回来啊~ 一路上有好几次Cross creek,都是一根原木横在上面当桥,最后一次Cross之后,我终于下到了谷底,开始爬山,两侧也从树林变成了广阔的草甸。走这条路的人大概极少,两侧的草几乎要把Trail都淹没了,有些盘根错节的路段要仔细辨认才能找到trail。最后的一段路两侧已经没有什么植物了,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山。左边就是我一路走来的狭长的山谷,谷的尽头是几座浮于云雾之上的山峰,很漂亮。

这一带Hurricane Ridge的名字真不是随便叫的,一出了植物带,就能明显感到嗖嗖的风,挺冷的,我都后悔没戴手套了。回到Trailhead刚好6点一刻,慢慢开车回去,沿路照相。时间越迟,山谷里的雾气越大,我开回Heart O’ the Hills营地的最后一段路似乎完全被雾气淹没了,几乎看不见前面的路。天黑前到的营地,每个Loop大概都还有2-3个空位,不过这个营地真是不舒服。碎石子地咯的慌,地面又硬,营钉根本打不进去,还冷,半夜冻得肌肉都开始发抖…

第二天就是停车照相了。早上沿着101开走Lake Crescent的南岸,对面山的倒影、天上云的倒影都很清晰,很有层次。同样是冰川作用的结果,Lake Crescent和这一带大多数湖一样,很狭长。之前还经过一个Lake Sutherland,在路的左边,没有地方停车,瞥了两眼,是一个嵌在峡谷里的湖,边上盖满了别墅,很惊艳。Marymere Falls走几步路就到了,不过我真没觉得有任何“好看”的地方。

拐了一下Sol Duc Hotspring,尽头的停车场找不到停车位,转了两圈只好走了,没有走trail,沿路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的。最后开车去了大老远的Hoh Rain Forest,沿着Hoh River一直开下去就是了。Hoh River的河道受环境的影响,每年都在改变,河里到处可见一大片一大片堆积的泥沙和搁浅的倒掉的树木。走了两条Natural Trail,这里的雨林算是很Modern的了,不过这样的才方便人appreciate,真正原始的钻进去没有几步路,我已经想逃掉了… 雨林里枝蔓缠绕的树已经见过很多了,不稀罕,还看到了一些无比巨大的、奇形怪状的树根,还有一些死去的树干上盘桓着寄生植物——生命得到了延续。

因为第三天时间比较紧,赶到了第三天的Trailhead Ozette露营。这里的营地是草地,睡起来舒服多了。

第三天早上8点出发,走Cape Alava and Sand Point Loop。到Cape Alava的3 miles路先是在雨林之中,然后是沼泽和草地,再见树林的时候,透过树木的间隙,已经可以依稀见到海的影子,闻到海的气息了。海边是一溜排开的backpacker的营地,我在及腰深的草地中间辟出的窄窄的trail上赶路,冷不丁路边的草丛里站着一只跟我一般高的blacktail deer,差点撞个满怀。它估计也被我吓了一跳,我们大眼瞪小眼一阵之后,各走各路。从这里往南到Sand Point的3 miles路第1 mile全是伸入海里很深的乱石,乱石之中或者海里更深处的水中,不时地会长出些亭亭玉立的石头。乱石间围出了大大小小的水潭,tide pools,是潮汐形成的,那些耸立的礁石在水潭里形成了一个个清晰的倒影,非常漂亮。这一段路乱石和树林之间也有窄窄的沙滩,但是大约因为无人清理,倒下的树木很频繁的截断了整个沙滩,基本只能在乱石上走。

接下来的1 mile,沙滩变宽了,深入海里的乱石变窄了,耸立的石头屈指可数。但是这一段的沙滩比较松软,每走一步脚都会陷进去,我走了两步还是换到外面蹦石头去了。最后1 mile乱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相对宽阔的硬沙的沙滩,走起来要舒服很多,速度也快。我一路上只碰见了另外两个Group的人,他们大概早上八、九点钟都在沙滩上见过熊,不同天不同地方,让我很怀疑这里住这一窝熊,每天早上定时晨练。我一直都在乱石上走的,倒是没有看到,呵呵。Sand point有一块巨大的礁石可以爬上去,这是一个突出的尖角,两侧的海岸线圆弧形的向后展开,海岸线的后面紧挨着是望不见尽头的茂密的树林,往北可以一直看到Cape Alava对面的Ozette Island。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Illinois

非典型芝加哥

芝加哥不记得去过多少次了,经典的、半经典的地方都去的差不多了。这一次去的两个地方其实不太适合第一次去芝加哥的人,除非你和我一样是Frank Lloyd Wright的崇拜者。

Oak Park的Downtown,两、三个blocks之内,诞生了两位风格迥异的名人——海明威和赖特,我更感兴趣的是后者。这里的Wright's Home and Studio是建筑师设计的第一个studio,和他的房子通过一个后建的passener way巧妙的连接在一起。Wright喜欢rectangle,除了有的fireplace上缘砌成半圆形Arch——也是最基本的几何元素,室内的布置一律是横平竖直。建筑师的设计理念是要让屋内的空间尽可能大,他的一种实现方法就是把窗户建的向外突出;另一种就是通过颜色的渐进、和相邻屋子高矮的错位,让一条线上的房间的房檐展现出一种非常缓和的流线型,给人一泻千里的感觉,房内空间就显得大了。

Wright给我的第二个感觉,是他在内部装饰中非常注意privacy。比如厕所的采光(当时还没有电灯),不能建窗户,那么就挖一个转弯的洞,阳光一反射就进来了,但目光是不能转弯的:-) 再比如各个房间的窗户都建在比较高的地方,一个紧挨着一个围满一圈,达到了采光的目的,但外面的人不容易窥测到里面;还有他的office,建在一个窄窄的之字型走廊上面,本来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但他巧妙的在走廊两侧修了高高的竖条文的栏杆,这从底下便再看不见他office的模样了。Wright至少在早期是很喜欢日本建筑的,在他的这第一个Home and Studio作品中,经常可以找到日式的装饰元素,这大概也和日式装饰多用rectangle,跟他的风格比较统一有关。他还喜欢用铁链作为装饰,Master Bedroom四角用铁链包裹的长锥形的灯、Studio六边形结构六个角里用铁链挂住的从二楼垂下的圆形灯,都特别好看。再一个有特色的就是屋顶。新的Dining Room和小孩子的Play Room的屋顶,一大块玻璃为了采光,但玻璃之下,都是整块的镂雕铜板,投在地下是斑驳的阳光,设计真是巧妙啊。

Tour的出口就是Studio的入口,没有正门,而是两边的侧门进出,导游说Wright从来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这里和最外面的矮栏间还有一段距离,建了一些统一形制的雕像,说是可以隔绝街道上的噪音。门口有“正方形套圆形再套正方形”的平面图像和立体雕塑,可以看成是Wright的签名了:-) 除了Wright的几处建筑,整个Oak Park Downtown,绝大部分的私人住宅建筑都很漂亮,一路走来赏心悦目。

取了车以后去Robbie House——Wright在芝加哥的最后一个Studio。错过了最后一趟 tour,只能自己在外面看看。Robbie House非常的“平原式”,一共三层楼,中间的两 层屋顶都是水平的,宽度和整个屋子的高度相当,长度是他们的好几倍,给人的感觉就 像Wright成长的中西部大平原。从外面看,屋子最有特色的就是它的窗户,每一个里面 都衬着一块镂雕的铜板,简单线条勾勒出的几何图案,活泼、简洁,和屋子的整体风格 又颇为统一,喜欢啊喜欢。而且Wright的窗户之间往往没有墙壁,最多通过窗棱间隔, 透明的玻璃窗围成一圈,像是整个屋子的腰带。从外面上到二楼,隔着窗户看到的正是 Reception Room。屋顶上一道道的木头横梁装饰,使人感觉到的房间纵深空间比实际的 要大不少。Reception Room中间是一个fireplace,也起到了类似屏风所起的分割的作 用,(鸳鸯厅?)后面的一半我从外面就看不到了,不过觉得这个设计真是巧妙啊~

Starved Rock State Park

早上先去了Starved Rock State Park。这个纯粹是被google image搜出的公园图片诱 惑了去的,但也许是我没找对地方,也许是光线啊、季节啊什么的不配合,总之有点失 望啦~ 公园是修建在伊利诺河边的,经历了4百万年冰川作用的石头在这一小片地方形 成了若干峡谷和沿河的Bluff。最近的Starved Rock,传说是当年印第安部落首领被害 ,剩下的人聚集在此复仇不得,又无法逃脱,终于活活饿死,因而得名。可以一路贴着 河岸走,看另一侧Bluff的形状,还有树木在这些松软的沙层岩中扎下的奇形怪状的根;也可以在Bluff的上面顺着山脊走,可以眺望河水,还有一些转弯处Bluff的形状。比较一般吧,没有咱们北密的好,呵呵。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Wisconsin

Taliesin

11:30的时候参加了Taliesin的Hillside Tour,一路听了无数Wright的八卦:-) Taliesin是Wright开办的建筑学校的名字(能授予硕士学位的正规大学),是个boarding school,还有一个分校在Arizona。5-10月暖和的时候,学生们就回到Wisconsin,而漫长的冬天,他们则在Arizona的沙漠里度过。

导游真好,给我们介绍了很多知识,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建筑学首先属于理科,其次才是艺术或者其他~ Hillside的几处大厅都采用无房梁结构以扩大内部面积,屋顶的所有重量全部通过倒三角支架转移到边角的几根石柱上,而且支架和石柱之间的接触面非常小。还有外面的一个Windmill,瘦瘦高高。因为这一带风非常大,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个Windmill能survive风暴。但是Wright说,他在对着最强劲风的西南方向设计了一个角度,能刚好化解风的力气,把风力发散开去,他说他的Windmill至少可以呆25年。当地的农民每次Storm过后都要来看这个玩意倒了没有^-^ 可是直到现在,Windmill仍然高高伫立。

还有一些有印象的就是:Dining Room里,建筑师逐步开始细节上的不对称;剧院里观众席角度的设置使得不仅每个观众都能开到舞台,而且观众们还能互相看到——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呵呵;剧院入场的门刚进去的地方设计的特别矮,因为这样可以产生压迫感,迫使人们尽快离开——Wright不喜欢大家站在门口堵路;当然还有充满了整个屋子的中国元素,虽然,我不得不说,其实我自己并不觉得这些中国元素和屋子的总体风格太统一… 还有一个房间展示了Wright其他一些代表性建筑的模型,觉得他的房子不仅好看,而且真的公用性很强。比如住宅临街的墙壁上没有窗户,保护隐私,而backyard则正面墙壁几乎都是玻璃,非常符合他的风格;比如他觉得周围环境不好的地方,他就一扇窗户也没有,让工人专心工作,而通过在屋顶上放置玻璃和各个角度的反光镜让屋子里充满阳光,真聪明啊~

Madison

先去了位于城市中心的Capitol,名不虚传啊,非常漂亮。中间是巴洛克式的大圆屋顶,圆顶本身还分两层:下面一层有立柱装饰,上面一层外面一圈是走廊,典型的继承发展,嗯。下面的主体建筑也很壮观,四个方向对角的两个结构一样:一组是一字形展开,另一组的两翼成一定角度,和中心组成一个弧形曲线。雕塑不多,每一组都呈现细节不同的对称。Capitol周围的好多房子,四面的围墙都全部由玻璃拼成,凹凸有致,像是用剔透的积木堆出的,很不错。 Madison整个城市的建筑都很不错,有特色的房子啊、桥啊比比皆是。

接着开车去了Union Terrance。UW有一个这样大的湖做后花园,真是很不错。湖边的桌子椅子都很有特色,湖面上散落着些降了帆的帆船,我们去的时候大约6点,很多放了学的学生正在从club的房子里往外拖surf board和sail,真是幸福啊~

第二天早上起来先补去了Madison的Monona Terrace,这个也是Wright同学设计的。他最早设计的那个恢宏的建筑始终也未得政府通过。在他去世之后,政府才最终采用了他逝世前六个月设计的缩减版建成了现在这个建筑。向着湖的一侧墙壁是弧形的,中间是六个半圆顶的方形的玻璃。我没有找到停车看全景的地方,只在近处胡乱看了两眼。不过来来往往开车的路夹在了两个大湖中间,平心而论,Madison还是很漂亮的。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Minnesota

开车跨过Wisconsin和Minnesoda的界河,号称美国母亲河的密西西比河——从东往西开车过河的时候突然想起南北战争以前,农奴们一旦逃过Mississipi River,便被认为是自由的。在其中,很多很多奴隶被这无情的河水吞噬。刚过河的Great River Bluffs State Park很赞,几处看河的overlook真是非常漂亮。河水看上去很沉重,流淌的艰难而缓慢。河中浅的地方有砂石浮出的岛,岛上长满了树,有的地方岛和水的界限并不分明,于是便成了一片绿色的沼泽。河很宽,像湖。这片地方就像Boundary Waters浓缩后的一隅。相比之下,几处看山的overlook倒是一般了,也需要等秋天吧~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South Dakota

Mt. Rushmore

早上起来就看到了久违的太阳,旅馆二楼的走廊上,遥望华盛顿总统正在对我们微笑,我们真是运气好。九点半到的总统山,停车场里早已停了无数的车,公园里也已满是游客,原来美国人也喜欢停车照相的:-) 正门进去是Ave. of flag,两侧挂的都是各洲的洲旗。四个总统从左到右依次是华盛顿、杰弗逊、罗斯福和林肯。其中的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罗斯福并不是二战期间的那个,但正是他创建了美国的National Park System,提出了这些公园是属于所有人、属于子孙后代的理念,因而在这里雕刻他的头像一点也不突兀。沿着President Trail走一圈,有机会看到各个总统的正面。和博物馆里面的微缩模型对比,我总觉得这些雕像的下半部分(上身)并没有完成。早上去是顺光,太阳把四个脑袋照的白白亮亮的,偶尔有云飘过的时候,就会有一片阴影顺次从总统们的脸上掠过,没有阳光的雕塑其实和下面的山体一样是灰黄的。

Crazy Horse

接着去了Crazy Horse。之前只知道这是为了纪念一个在战争中去世的印第安首领而修建的未完成的工程,在它的博物馆里看了电影以后,才知道背后的很多故事:这是要将一整座山塑造成一个雕塑的浩大工程,Mt. Rushmore的四个总统头像放在这里还没有Crazy Horse的头高。故事的起源是Mt. Rushmore的建成。当地的印第安人找到了曾为Mt. Rushmore的雕塑做过助手的素昧平生的建筑师,请他为他们建一座雕塑,纪念他们认为更该纪念的人。建筑师的生日正是Crazy Horse的忌日,也许冥冥中就注定了建筑师将倾注一生的心血为之奋斗。建筑师一无所有,住了七个月的帐篷之后,他终于依靠最原始的伐木盖起了自己居住的小屋。他花了四年时间,才铺通了到达山顶的道路,岁月的磨砺让曾经年轻英俊的他判若两人,然而电影里他永远是那么乐观、那么快乐。他和他的妻子一共生育了十个孩子,他去世之后,其中的七个和他的妻子一起继续为这个雕塑而奋斗着。他的遗书里说You don't have to do it。但是他的孩子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们觉得自己belong to here。这么宏大的一个工程竟然只是一个家族的作品!印第安人是骄傲的,他们两次拒绝了政府$10 million的拨款,仅仅依靠旅游业收入来维持工程,他们不愿意Crazy Horse最后沦为政府的工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雕塑会最终完成,但现在我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一天。也许过十年、二十年,我会再回来,看看工程的进展。就像建筑师的妻子说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但是我们每天都有progress。

Corn Palace

沿90开,中间停了一下Mitchell的Corn Palace,基本不绕路,作为长途开车中间的调剂,还是很值得的。这个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玉米建筑,始建于1892年。宫殿的外墙面都是一幅幅用玉米棒拼出的图画,里面也挂着很多幅玉米棒图画。大概因为玉米棒本身的保存时间不长,宫殿每一到两年都要从里向外更换一次图画,从始建至今从未间断过。宫殿里挂出了历年的所有照片,慢慢看来很有意思。今年的主题是“Everyday Heroes”,外墙面上的每一幅图画都是一个平凡岗位上的人在工作。

Custer State Park

抱着“宁可错看一万,决不放过一个”的指导方针,我以平均10mph的速度蹭完了18miles的Widelife Loop,看到的动物除了一种不知道名字的头顶是红色的鸟外,还有Bison,Pronghorn Antelope,White-tailed Deer,Black-tailed Deer,Prairie Dogs和Begging Burros。其中Pronghorn Antelope的数量最多,公的、母的、小的都看全了。看到了这些动物过马路、吃草、打架,看到了White-tailed Deer奔跑的时候竖起的白色尾巴… 最有意思的还是Burros。看到车辆停下,他们就会围过来,跟人讨吃的。五、六只大Burros就这么围过来,在我车左右两边的反光镜上蹭啊蹭,在我车窗上舔啊舔,用它们白色的长着两个大鼻孔的大鼻子在我车上拱啊拱~

Badlands National Park

傍晚时分从东北角进入Badlands National Park。只开了从入口到晚上住的Cedar Pass Lodge这一小段路,走了几条短Trail。刚进入公园的第一个Overlook,可以俯瞰这片被叫做The Wall的地区。觉得还是远观比后来进入Wall之后近玩要好,觉得这里的石头本身都没有什么颜色,是阳光赋予了他们深浅不一的红色,而这种层次感只有远望才能感觉的到——觉得就想大峡谷的微缩,一片一片的仞排向远方。这里最早是河谷的淤泥,主要是在水的冲击腐蚀之下形成了今天众多的峡谷和山峰,所以土质都是极为松软的,几乎寸草不生。并且腐蚀还在继续。有些山峰的形状很有意思,我们的车一头扎进Wall里群峰环绕的迷宫中,下到最低的山谷,就是我们的驻地了。

第二天是从Cedar Pass Lodge继续往西,走我们昨天没有走的那一段Badlands Loop。在第一个trailhead走了很短的Saddle Pass Trail。顾名思义,这段路是顺着两峰所夹的谷中一直爬到顶上的Pass,比较tough,不过很值得。这一带的石头色彩最为丰富,一条红的、一带绿的,交替排列着,空间上展示了各个地质年代时间上留下的痕迹。大约因为下了一夜的雨,表层原来的松土现在全部成了泥泞,脚要透过薄薄的表层,踩到下面白色的硬土上才能踩的实。其后果就是鞋子越走越重,因为鞋底粘了太多的土:-)到顶上的时候,往前看的平原里长着许多独立的红褐色的小山峰;往后看则是一大片平原,只被很远处的并不清晰的一排石头墙锁住;右边的山峰是一大片弧形,中间还有许多小洞和长出的蘑菇形状的石头;左边的山仞有好几层,最远的那个上面有一块亭亭玉立的石头,我们管她叫阿诗玛。还是要走一段这样非栈道的天然 Trail,才能更好的体会到公园里的山们是个什么样子。

接下来的路都是在The Wall里穿行,上上下下。觉得最好看的一个是Yellow Mounds Overlook,俯瞰的是公园里最集中的一片黄褐色的石头山。再有一个就是最后的Pinnacles Overlook,一片一片薄薄的山仞,犬牙交错的排列着,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天边。

Wind Cave National Park

Wind Cave是美国第七个国家公园,也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洞。Ranger给了我们一个形象的解释:她拿出了一个很小的塑料盒代表Cave的占地,一根相对来说很长的绳子代表Cave里的Passengerway,她把绳子揉成一团塞进盒子里——Cave里的地形便是这样复杂。

最早发现这个洞的入口只有两、三个巴掌大小,看上去很安静,可是把手放上去,就可以感受到来自里面的呼呼的风,就想空调的出气孔:-) 我们现在是顺着另一条狭窄的只容一人通过的Passengerway下去的,Ranger说洞里所有的空间都是天然形成的。这一路可以看到不少这个三维洞穴的复杂——天生桥、立柱、盘旋上升高不见顶的直洞、层层递推深不见底的横洞… 和我以前去过的所有洞穴不同的是,这个洞是水流腐蚀而成的,而不像我以前去过的都是水滴堆积而成,因此这个洞也就有很多自己独特的Formation,比如popcorn,比如boxwork。Popcorn就是在岩壁上密密麻麻长出的小白点,乍看像发霉了一样:-) Boxwork是我最喜欢的,薄如纸的仞片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从石头寄主的表面拓展出来——其实是因为他们比石头寄主要更坚硬,海水腐蚀了周围的石头,他们才得以突兀。还看到了水晶。Ranger停下来介绍的地方集中了一小片水晶,但如果仔细观察,洞中的岩壁上经常会有些发光的小片,我想应该也都是水晶。还找到了几处圆滑的石头,上面居然也有一条条的红色,让我联想起Badlands NP。如果有一天水流腐蚀掉了整个洞顶,我们是不是会像Badlands一样得到另一片神奇的峡谷?——只是这一天不知道要再经过多少个地质年代才能等到。在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Ranger还让我们体会了一把“伸手不见五指”——她关了所有的灯,吹灭了蜡烛,那是真正的黑暗…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North Dakota

Theodore Rooselvelt National Park

公园由两个部分组成:North Unit和South Unit分列Litter Missouri River的两侧,所以前者是中部时间,后者换成了山地时间。我更喜欢前者,大处更壮观,小处更精致。

North Unit比较有特色的两种石头分别是Cannonball Concretions和Caprock——后者,South Unit也有很多,不过不如前者那么典型。Concretions是一些在经年腐蚀作用下,由于自身成分硬着而剥落出来的圆型大石头,他们自身的形状和鲜亮的颜色使他们从其所在的灰暗的岩石中突兀出来;Caprock顾名思义则是像戴了帽子的石头——一根圆柱子上顶着一块平整的薄薄的石板,他们经常成群结队站成各种队列,比如一字排开的一列Caprock远看就特别像一堵墙… Slump Block则展示了这一代地质演变的进行时:最早只有一座圆润的山,在风和水的共同作用下,山顶掉了下来,在前面形成了一个小土包,这个过程在漫长的地质年代里不断的递归,形成了今天这里圆润的独特地形。在Edge of Glacier可以看到来自加拿大的冰川纪的碎石——不过这个最好的还得数咱们湖区。风景最好的是River Bend Overlook,270度俯瞰Litter Missouri所在的峡谷,各种颜色的石头、独特的地形、大面积的平整的山顶,还有蜿蜒的小密苏里河…

一路上看到无数大小Bison,觉得很丑陋啊,有的看多了觉得都会做恶梦,尤其是当它们用大眼睛瞪着你,还用鼻子呼呼的扇着风的时候… 最后出来的时候看到了Longhorn Sheep,这一带的动物真是都oversize啊,牛长得跟狮子一样大,羊长得跟牛一样,一大群,各种颜色都有…

下午进入South Unit,觉得和早上相比,谷不够深、山不够高,什么都差着一口气似的。Buck Hills山顶可以360度俯瞰整个公园,不过如此。要说亮点,觉得一共有三个:其一是它的颜色。这一片别名叫做Painted Canyon,颜色可见不差。早上的North Unit也是五彩的,但这里色彩更丰富(比如有很多深蓝、咖啡色的),更重要的是色彩更清晰、更凝重,一条一条的,很像给山们镶上了裙边裤脚。其二是草地,尤其在环路快要结束的地方,那草真是金黄的颜色,和周遭的枯黄的草一对比,尤为明显。一大片一大片的在阳光下泛着金光。其三是Wind Canyon Trail,非常短的一段路,非常Amazing。刚进去的时候就给了一块风姿绰约的石头立在峡谷中,路的尽头,Litter Missouri转过一个马蹄形的大弯,左侧的壁是这里最常见的圆润的石壁;右侧的则是一整排Caprock组成的波浪顶的弧形壁;中间一大片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牛羊…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Wyoming

Devil's Tower

第一天下午进入的Devil's Tower。走了一圈tower trail,西面的boulder可以上的比较高,看了一会几个人在那里攀岩,都只爬了一段就下来了,好像都是handjam… 南边的攀岩线路好像确实会容易一点,从顶到低下整体坡度相对较小,而且我从底下看crack的段落不长,anyway… 沿着走一圈还是很好玩的,因为tower的各面长的都很不一样,各有特色。那些crack据说是水流热胀冷缩的结果,很久很久以后,整个Tower就会坍塌成现在其下面的Boulder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继续去转外面的Red bed Trail。先是经过一片松叶林、然后是开阔的,可以俯瞰平原峡谷的地方、穿过经历了2亿年的红土地质层后,沿着ridge走一小段回到出发点。红土看上去很软,踩上去还是很结实的。在外力的综合作用下,经常是一瓣一瓣的半圆形连成一溜的形状,很有意思。贴着红土ridge的下面还有一条蜿蜒的河,水很混浊,掺了太多的泥浆,仿佛都流不动了。看到Tower各个面上都有好几队人在攀岩,羡慕啊羡慕~ 离开的路上,经过Prairie Dogs Town,看到了无数的Prairie Dogs。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吃啊吃,只有需要交流的时候,才会直起身发出吱吱的叫声。因为数量多,整个Town似乎都此起彼伏的弥漫着这样的声音。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想着Memorial Day已过,Bear tooth HWY应该已经开了,也没有打电话问路况,想着赌一把就直接开进去了。及至看到“12miles之后封路”的牌子,已经沿着212开了一半了。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想至少到封掉的路口看看。往里开的时候,山间云雾弥漫,虽然可以感到两侧的山峰上都有残雪,但看的并不清晰。路的一侧一直都有一条小溪相伴,水流颇急,且水的颜色极为纯净。到了路口,发现”Road Closed”的栏杆被人推开了,于是继续开车进去。

只走了大概5、6迈的样子,已经体会到了这段路的险:一个急转弯接一个急转弯,不少都是将近360度的U-turn,一侧的山陡,一侧的谷深。中间的一段,云雾散去了不少,可以看到群山环抱中的绿油油的谷底和山间绿树丛中大片大片的积雪。越往上开,积雪越多,路两边都垒起了十公分左右高度的雪墙。山间遍布的松树的针叶上挂着的都是未及抖落的雪粒,像一棵棵圣诞树,让我想起了春假时候巴伐利亚的国王湖。有的山一侧都布满了厚厚的积雪,看见两个美国人在上面snowborading。5、6迈之后的一个地方,路边刚刚崩塌的一小块积雪落地成冰,阻断了整条路,再加上天上也开始飘雪,我们决定原路返回,绕道北门进公园。

相比之下,北门口的风景就比较一般了。从北门到Mammoth的一段,两侧山夹住了底下湍急的Gardiner河,我们在一侧的山间盘旋,另一侧可以眺望被雪覆盖的里面的山顶。重走Mammoth,觉得比三年前更加干涸了,很多pool都仿佛已经碎成了干粉,风吹一吹就能完全坍塌。除了个别仍旧 active的冒出的腾腾雾气,这片地方真是看不出一点生命的迹象——即使可以叫做美,也是病态的美。和夏天相比,大约因为天气冷,冒出的雾气更高、更浓,而且各个角度都有雪山作为背景,也是一个优于夏天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天就很不错,一直担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些。先顶着太阳往西开,北边的这条路真是名不虚传,一路看见动物无数:牛啊、鹿啊、马啊什么的已经很不稀奇了,车开过的时候顺带瞅一眼就好;比较郁闷Bison同学堵路。这些家伙估计是被惯的,那叫一个嚣张,在路中间旁若无人的逛荡,从来不理会身后排着的长队,有一次好像还有人忍无可忍,专门打电话叫了Ranger来赶它们…

最值得的是看到了一个熊妈妈带着两只小熊:老远就看到一百来号人沿着一处草坡排得满满的,许多都拿着超级大镜头对着草坡狂拍,还有一个Ranger 一直在附近维持秩序。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熊:-) 熊妈妈应该是黑熊,体态较小,通体浑黑。她一直在草坡上自顾自的吃草,不怎么管她的两个小家伙。那两个一个已经是黑色的了,另一个还主要是棕毛。 Ranger说他们是1月底2月初的时候出生的,棕的那个再长大些也该要变色的。俩小家伙一开始并排蹲在一个树杈上,互相摸摸脑袋,推推胸脯,小打小闹。过了一会,开始下树了,我只看到其中的一只,四个熊掌抓住树干,下得飞快。离地还有两个身长左右的时候,不知道是掉下来,还是自己跳的,一下子就落到地面上,惹得人群里一片笑声:-) 这两孩子没有一刻消停,下来以后就开始打架,趴着打、站着的、树丛里滚着打… 那只棕色的好象总是打不赢,经常招架了两下就被黑色的那只追得落荒而逃,它们的妈妈也不管:-)

还看到了鸟抱窝,在一块凭空而出的Castle形状的孤石顶上。一个美国人主动让我用他的相机看,看得特别清楚,他似乎告诉我说是Osprey,没有听得太清楚。还看到了一只Coyote度着步子过马路,姿态很优雅的~ 晚上回West Yellowstone住宿的路上还看到了一只鸟巢里的American Eagle,上半身站直着露出来,威严的四处眺望。

Tower Falls往下的路封了,原路回头直接开到Old Faithful吃午饭。雪山、草地、时而出现的湖泊和雪山在其中的倒影,这一带风景还是可以的。点了一份Bison Meatloaf,估计只能在这里吃到的,味道不错。基本看全了这一带的Geyser Basin。和夏天相比,大约因为冷,Geyser散发出的雾气要大许多,很多时候都把底下的喷口都完全遮盖住了——剩下的时间里,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喷口,还是很漂亮的。风大的时候,雾气飘落在栈道上跟下雨一样,空气中一片白茫茫的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一路上还看见了好些小喷发,也都不错的。和 Mammoth的Hot Spring相比,这里比较奇特的是Geyser和周围环境的共存。不少Geyser周围很近的地方就开始长草、长树,盛开着黄色的小花,有的附近地面上甚至还有残雪,对比尤为强烈。

第三天的天气用Unpredictable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一日里明媚阳光和疾风劲雪轮番上阵,刚刚还需要带着墨镜,转眼间小雪粒已经噼里啪啦的劈头盖脸而来。早上离开West Yellowstone时,还很晴朗,及至在进公园的路上被一群Bison堵了半个多小时,天就渐渐暗了下来。中间看了一个瀑布,围着一个Geyser Basin转了一圈,等到Canyon的时候,已经有过几阵雨夹雪了。中间路过一个地方,围了大几十号人,我开始以为是熊,停了车冲过去只看到一群乌鸦:-( 边上一个扛大炮的美国人告诉我刚才有三个Elk在吃东西,然后来了一只Wolf,把Elk们赶跑了,之后其中一只Elk回来过,他们在等另外两只回来… 比较可惜没看到Wolf和Elk赛跑,我等了一会就走了,不过走之前看到一只飞翔的American Eagle,还是值得的。

Canyon的North Rim关掉了一部分,好在南面的观景台和几条最经典的Trail都还开着。第二次看,还是有点震撼,这里一直是我在黄石最喜欢的地方,就像一幅水墨画一样:山的层次、峰的棱角、柔和阳光照射下石头上斑斓的色彩、再配上块块形状各异的积雪覆盖——就连最远处的Lower Falls也是安静的,只有谷中蜿蜒流淌的河水赋予了唯一的生机。

接下来便是顺着黄石湖一路往南。五月底的湖上居然飘满了冰凌,在对岸遥远的雪山的配合下,确实比夏末的时候好看太多。有些路段,两边堆满了扫雪车从路上铲下的积雪。最后一个去的是West Thrumb那里的Geyser Basin。腾腾的雾气扫尽了邻近的一大片湖里的冰凌,露出潺潺的流水。几只鹿在那里吃草,其中的一只始终呆在一大片Geyser中央,被团团的雾气包围着——这些动物倒真是一点也不怕热。

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

早上六点多,睡意正浓,还是坚持着爬起来,去看传说中的Teton日出,也不枉那么贵的在公园里住了一晚。Teton日出看的其实并不是日出的那个时刻,而是清晨薄雾中的群山和它们在湖中的清晰倒影。第一眼是在大坝上看的,湖对岸连绵的雪山间飘着一道散不去的晨雾,但大部分的山顶都还是很清晰地呈现出来。不是那种完全覆盖的积雪,而是一大片一大片散落在山间,从山顶一直蔓延到山脚下。雪在阳光照射下灼灼生辉的洁白、山体上裸露的石头的凝重的灰黑;雪的柔和、山岩棱角的铿锵;两组强烈的对比使得这一片雪山格外的好看。我们想着去Signal Mt.的山顶看就继续往前开,谁知道那条通往山顶的路因为下雪封掉了。再回头经过大坝时,云雾已经遮挡住绝大部分山体,一片白茫茫的很难想象湖的对岸是连绵的雪山。时机真的很重要。

回住地吃过早饭,再次往南。在一片树林里看到一只female moose在吃草。沿着公园的环路来来回回开了好几遍,Teton Range的每一处转弯、每一片山岩似乎都能印在脑海里了,有点审美疲劳了~ Teton Range只是这一片最显眼的雪山,开车在公园的路上,其实四个方向都可以望到雪山——南边矮矮的蓝色的山头轻轻盖着许多白色的帽子是我最喜欢的一片。下午的时候天气更加晴朗,一直都有太阳,雪与背后山峰的对比更加强烈,也就更加好看,跟水墨画一样。重温了两年前我们住过的营地,遥望了两年前我们 Hiking过的Trail,看到山峰上一片一片的山仞、山峰间一个一个圆弧型的谷地,觉得特别亲切,就像两年前在山顶上看到的一样——只是这次看了说明才知道Teton的谷是在冰川挤压下形成的,Bowl的形状是最好的见证。回来的路上还碰到了一只Grizzly Bear,可惜躲的太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身体是棕黄色的,个头也比前两天在黄石看到的要大。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Idaho

Craters of the Moon

Craters of the Moon NM是一大片经历过许多次火山喷发的土地,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火山喷发留下的坑,更多的是满地滚滚的火山灰。North Crater Flow Trail环绕的是一处很年轻的喷发的遗迹,根据火山灰间长出的植物的种类可以推测火山灰冷却的年代。两种最主要的火山灰Aa Lava和Pahoehoe Lava在这里都可以大量看到,样子截然不同。因为年轻,这一带还可以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假山——火山喷发刚结束的时候还是一堵一堵Lave砌起的墙,地震和自身的重量使它们不断塌陷变成现在的样子,而假以岁月,它们将最终坍塌成一地碎石,就和我们现在看到的绝大多数火山灰一样。老一些的火山灰,积累了足够的水分之后同样可以孕育植物,比如Devil’s Orchard。植物自身能够促进火山灰到土壤的进化,从而形成一个利于更多植物生长的良性循环。

接下来爬了几个Cone,根据喷发状态的不同,一种是山顶上有个坑,还有一种就是一个光滑的圆顶。我们从南往北走了一小段North Crater Trail,第一个坑Big Craters非常壮观,尤其是第一眼看见坑另一侧一整面的红色、白色的石头;坑的这一侧是极细的黑色火山灰一直流到坑底。第二个坑也不错,再往下就比较小了,而且看着也下山了,我们就没有继续走。最后走了一条钻洞的Trail。炎热的火山灰顺着山体流下时,外部的先冷却变硬,里面的仍然炎热保持液体状态,快速流过,形成了一个个的Tunnel。我们去了最有代表性的Indian Tunnel。挺长的一个隧道,中间有几处顶上塌方了,就像一个个大洞串起的。隧道里的空间相当大,因为没有太阳直射,洞中的石头上都还残有大片大片的积雪。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California

Redwood National and State Parks

走了两个小Trail去看红杉树的Grove。虽然车上已经很好看了——窄窄的路、两侧高高的笔直的红杉树整齐列队——但不到Grove走一走,还是体会不到公园的精华。树是很高很高的,树干是笔直笔直的,通常只在接近树顶的地方有细细的枝杈生长开来。很多矮一些的红杉树的树干和树枝上都缠满了绿色的寄生植物,密密麻麻的像挂着绿色的幔帐。有些千年老树死掉了,粗壮的树干横在地上,盘根错节的树根整个的暴露在外面,像一尊巨大的根雕。还有的树干,为了修路,中间部分被拦腰截断,展示了千年年轮。有些活着的树的树干下部藏着挺大的洞,不少还是前后相通的,也许是火灾,也许是雷电。Drive-thru Tree的洞都是特意挖出的,太残忍了,而且也太假。我们看到的这些意外形成的洞里比较大的足可以并排过好几个胖子。在树林里穿一路上还看见了好些其他植物和漂亮的花。

剩下的时间就是看看加州的海岸线,走走Beach。这一带的沙滩都是黑色的沙子,踩上去很是结实,不用力连脚印都出不来,以前真是没有见过。几处比较高的Overlook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水中长出的石头和水边环绕的群山,海水还是太平静,山也不够陡峭,看起来并不是太Impressive——不一定有咱们Pictured Rock岩石湖岸漂亮呢。比较惊艳的一个地方大概是Klamath River的入海口。那么宽阔的一条大河流入太平洋的截面几乎被一个宽宽的黑沙铺成的堤坝阻断,只在一端留了个小开口放水过去,让我想起了兴城的笔架山,不知道随着潮起潮落,这条堤坝是否也会时隐时现?

05/2008 ● 横穿美国流水账 ● Oregon

Oregon Coast

分两天开车沿101从南往北走了整个俄勒冈海岸线。

刚进入俄勒冈的那一段,看的主要是海中的礁石。这一段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岩石海岸,因为虽然有山,但山与大洋之间总还夹着不窄的一段沙滩,倒是那些像是完完全全从水中长出的零星散布着的形态各异的石头看着很有意思:有的底下被海水掏出了一个可以过船的洞,有的被掏的太空只剩顶端一点相连像一座天生桥… 过了这一段之后沙滩的面积越来越大,有的地方风大,在沙子的表面吹出细细的纹路,就和大沙漠中看到的一样。

接下来进入了Oregon Dunes NRA,从南往北,路的左侧透过树林,不断的可以看到起伏的沙丘。我们其中的一个地方停下来爬沙子。绝大多数的地方,沙子都比较硬,基本不陷脚,走路爬坡都很容易。因为风的作用,也因为沙子本身硬,很多环绕植物、大石头,或是夹着溪流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沙子砌成的矮矮的堤坝,整整齐齐的,一点都没有坍塌,很有意思。我们爬的那块地方,沙丘和太平洋之间夹着一片黄花、一片树林,从顶上看很漂亮。

过了这一段之后便开始进入有点像加州1号路的岩石海岸了。有个地方可以停下来遥望海边懒懒的海狮晒太阳。海岸本身还是很漂亮的——绿色的山、蓝色的海、山间彩色的灯塔和隐约可见的别墅——我喜欢山和海的碰撞,水平和竖直的交叉。最后进入Cape Perpetua,因为时间关系只停了第一个点,看到了一座横跨山谷的大桥。海边是嶙峋的礁石组成的峡谷、山洞什么的,海水打在上面,激起高高的浪花,配合着轰隆隆的响声,很壮观。我觉得很像我们在大西洋边的Acadia看到的。

这一路经过很多小镇,印象最深的就是它们的桥,每一座都有四个桥头堡,分列桥的两端两侧。桥的形状各具特色,统一的是中间一段总是漆成绿色,特别引人注目。

Newport前后的海岸,我觉得是整个Oregon Coast的精华。这一段不仅集中了大部分又高又陡的Cliff组成的岩石海岸,而且也有不少从水里长出的石头——这个应该才是俄勒冈特色。遥望很多位于Cliff尖尖角上的五颜六色的小镇,很是漂亮。

101远离太平洋的一段路,我们拐到了边上的Three Capes Loop。爬了一个很高的沙丘,从上面可以俯瞰底下被海水侵蚀的千疮百孔、雕琢的奇形怪状的石头。真是很奇怪啊,浩瀚的海洋边挨着的就是高高的沙丘,而沙丘紧邻的海水里可以长出这么多高大的石头… 这条路上的Mears Lighthouse是一个很特别的灯塔,顶上中间是围了一圈的棱镜,透过红镜子看到的景色除了镀上一层红色以外没有变化,但透过白镜子看到的景物却都是 upside down的,很有意思。灯塔原先用燃料,每天都要清洗一次,太麻烦,20世纪初开始使用电力,现在好像已经不用了。灯塔附近是章鱼树林——直直细细的树干上往各个方向长满了枝杈,名副其实啊。

之后的一段路是行驶在海湾里,可以看见水对面的山,因为是海湾,沙滩、滩涂都多了起来,面积也大了不少。最后重回101一直开到了最北端Columbia河边的Astoria,很漂亮的跨河大桥,停满了帆船的港湾,我的Oregon Coast的最后一站。

Portland

到Portland,正赶上一年一度的Rose Festival,有盛大的花车游行。我们在离起点不远的Broadway Bridge下看的。去的有点晚,错过了刚开始的3部。有很多花车,有很多乐队,有很多高中的方队表演,有很多玫瑰小姐骑马巡街… Portland和高雄是姐妹城市,还看到了台湾的花车和中学生方阵。不少走队的小姑娘在这么冷的天里都穿得很少,但都走的精神饱满的,呵呵。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估计是体操学校的方队,小姑娘们走走停停,动不动就来一个叠罗汉,表演几个体操动作~

中午游行结束,去看Rose Garden里的花。品种很多,不过开的都不是特别好,绝大多数还处于蓓蕾状态,开了的大部分花瓣边都打蔫了。一个美国人说往年现在正是最好的季节,但今年太冷,所以花期要推迟。玫瑰很娇气,怕水,雨一打就不行。今年很奇怪的在6月里还雨水不断,所以刚开的花很快就会蔫。还是看到了各种颜色的玫瑰,最好看的一种白底,上面有很深的红色,一条条、一片片,跟上了油漆似的,特别好看。形状含苞欲放的最好看,一片片花瓣都数得出,特别有层次感。还有个别的玫瑰,花瓣不是通常的圆弧形,而是尖尖的,以前也没有见过。

11/16-25/2007 ● 加勒比海蓝 ● 美属维尔京群岛·航海

利用感恩节的假期去航海是一个挺冲动的决定。一则是看中有人带着出海,统筹全局,我只要不动脑子跟着就行,还能捎带学点航海技巧;二则是觉得航海会是一件挺浪漫的事情:就像背着背包在山里走,累了便搭个帐篷席地而卧一样;升起风帆在海上航行,困了便躺在甲板上枕着海水听着潮声入梦,也是在用最原始、最虔诚的方式与自然套瓷。

在St. Thomas的码头第一脚踏进我们的小帆船,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看着浪漫优雅的东西,背后支持维护的生存元素却可以颇为原始。比如卧室是很小的,上厕所之后要自己把海水压上来冲洗,洗澡时间是要经过精确计算的因为船上水缸容量有限... 学到的帆船101是不要在停泊了很多帆船的港湾下水,因为帆船上的human waste直接入大海...

第一日早上采办了些货物,中午起航去St. John西端Maho Bay过夜。这一段航程不到一个小时,中间要穿过了很短的一段比较窄的海峡,我们没有升帆。Maho Bay有一些固定的浮球,我们停船就钩住其中的某一个然后把船栓上去。这是个技术活,做起来比较tricky,所以后来要mooring的地方干脆改成直接派人带着船上的绳子游过去拴了:P 那一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没有看到落日,晚霞也只有淡淡的几缕。我怕晕船,便在甲板上睡觉,谁知半夜被一阵瓢泼大雨直接赶回了船舱... 因为第一天都是用的马达动力,第二天我们决定把帆升起来玩玩。几个男生把船头掉到顶风的角度开始升帆,两面帆都升起后,我们把船头掉向BVI的方向。正是侧风,主帆鼓得满满的,我们的小船开始快速驶向英国的领地:P 一路上听他们介绍帆船比赛,如何占住有利的位置挡住别人的风等等,忽然觉得什么事情做到太professional就不好玩了,这个世界的功利心总是太强... 我们都没有签证,所以在靠近BVI海岸的地方还是老老实实的掉头回家。不过鉴于国界是从水域中央划分的,我们好歹也无证闯关了一回~ 那一晚依然在Maho Bay mooring,我再次被加勒比的雨从甲板浇回船舱。

第三天我们去St. John东端的Coral Bay。本来不到一个小时的航程却因为天气的原因折腾了小半天,而且是“really tough”的小半天。出发了一小段,因为觉得天气还好就升了帆,谁知刚一升完,天气立马转坏,天上密布着黑压压看不见尽头的云,大雨瓢泼而下:空中的雨水,脚下的海水;天上的乌黑,水面的暗蓝,整个世界都像被搅成了一片混沌,剩下我们的帆船在这片混沌中谨慎的前行。好在我们沿着St. John岛航行,一路都能看见岛屿,虽然要是船真翻了,这一溜的岩石海岸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总是一个心理安慰。这个方向还是逆风,加之航道狭窄,要不断的 tack走小之字。这个力气活就是几个男生在做了。因为风浪很大,船在行进的时候船身侧斜的非常厉害——我觉得船舷离海面也就只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了。每一次tack,侧斜的方向就会换一次,开始一两次,真觉得挺恐怖的,觉得就要翻船了,后来多搞了几次也就慢慢习惯了。那样大的雨,那样晃的甲板,一直站在上面换帆也不是出路,最后大家决定降帆。随着副帆缓缓收进下面的袋子,雨居然渐渐停了,老天爷真是开玩笑的最高手。Coral bay里过夜的船很多,那里的浮球都是私人的,外来的船过夜就得自己下锚,不过据说我们船上的锚是电动的~ 居然一夜无雨,终于安安心心的在甲板上一觉到天亮。

第四天出发去St. Crox,四十多迈单程需要六个多小时。往南望我们将要走的航线,看不到尽头的连绵的乌云压得非常低。不过云与水之间,只在有一小段是一片黑色的射线,边上都是太阳透过云层射下的的黄灿灿的光芒。只有那一小段在下雨,很可惜,那一小段正在我们的航线上。吸取昨天的教训,我们打算穿过那个黑色射线地带以后再升帆。不过今天的运气很好,离黑带越行越近,那黑色也越来越淡,一路无雨。确定过了雨带之后我们升帆,又是很好的侧风,不同换帆,一路驶向St. Crox,速度一点也不比用马达的时候慢。我掌舵玩了一小段。刚开始的时候左右动作幅度太大,帆船被我折腾的拐来拐去。后来发现其实开船跟开车是一个道理,方向盘有一个滞后量还有一定的惯性,慢慢摸到些规律,帆船就走的直了很多。风大的时候,掌舵还需要些力气和风拧着来,要是不小心被吹到了in the wind的角度,就比较麻烦了。这一晚停靠在St. Crox Marina平静的港湾里。收集了大家前几天攒下的衣服,洗了四大缸,那味道真是不能闻啊...

第五天取船去Buck Island。这个岛很小,好像是处女岛,上面长了些仙人掌。往返的路上都有一群人来疯的海豚追逐着我们的小船,在我们身边跳跃。晚上仍然住在 Marina,又开了两缸洗衣服。第六天没有出海,晚上继续在Marina洗衣服... 第七天开船回St. John的南岸,又得了一个好天,侧风偏顺风,帆鼓得满满的,不到六个小时就直抵目的地。这一晚在Fish Bay mooring,这也是我们在漂在加勒比海上的最后一个夜晚了。这个小港湾连我们只有三艘过夜的船。日落之后看见西面岛后的天被渲染成一块一块的颜色,从红到黄,各种层次各种深浅的都有,都是那样的柔和、安详,这大概就是加勒比给我的最后道别。

11/16-25/2007 ● 加勒比海蓝 ● 美属维尔京群岛·潜水

与加勒比海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Caneel Bay。吃了几次苦头之后终于记住,在戴浮潜面具时一定要仔细把所有的头发都清理出去,不然海水会顺着头发渗入面具,很郁闷的。第一次浮潜为了能潜的深些就没有穿救生衣,管子伸出水面的长度不够,特别容易进海水,又苦又涩,真是不好喝。第二次在Trunk Bay走Underwater Trail,穿上救生衣,人浮的比较高,除了特别大的浪,管子里基本不会进水,就要舒服很多。Caneel Bay里的鱼真是多,看见了好些从没见过的五彩斑斓的鱼,有些鱼通体都是透明的,很有意思,还有一大群蓝色的鱼排队游泳。Underwater Trail大概因为潜水的人太多,鱼反而比较少,主要是看珊瑚的,水底还有对各种珊瑚的文字介绍。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问题,还是因为离海面太近受到太多污染,反正这里的珊瑚大多都是灰暗无光的,和我想象的挺不一样。后来在St. Crox边上Buck Island还走了一个Underwater Trail,那天浪实在太大,逆着浪走Trail很费力。这里的珊瑚也没有多少颜色,但形状要丰富的多,一片一片的珊瑚群圈出一个一个独立的园子,从一个珊瑚中穿过,便由一个园子进入了另一个,很是有趣,这一片被称作Coral Garden真是实至名归。

第一次dive是在St. Crox的Cane Bay,先上课再下水。先看了半个小时录像,然后被拉到游泳池。穿上全套的wetsuit倒是满酷的,有点像蜘蛛侠,不过那个氧气罐真是重,背上以后走起路来都是摇摇晃晃的。刚进游泳池的时候还是有点panic,尤其是在从mask往外排水的时候,因为instructor一开始要求把水放到眼眶下沿的高度,水就很容易进鼻子,进一点我就下意识的连嘴巴一块儿憋气,排到一半水还没有排光,我先憋不住了,就直往水面上窜,因为带着脚蹼,还不容易站住,那叫一个手忙脚乱。有一次管子掉了,我抓起嘴巴边上snorkelling的管子就往嘴里塞... 最后总算通过了,我们便要坐船下海,教练倒是一直在鼓励我,我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打鼓的。游泳池里害怕了还可以往上窜,海底十来米怕起来都不知道该往哪里逃...

那天浪很大,我们坐小船直接到了潜水点,第一次下海教练和学员是一对一的。我下去一点就觉得耳膜疼,教练问我是不是OK,我告诉他耳朵有点问题,他一把就把我直接拎出了水面,晕死... 第二次下去我不敢告诉他耳膜疼了,但是又不想下的太快,就在他问我是不是OK以后没有马上反馈,结果又被他直接拎上去了,ft啊,我下去一点容易嘛我... 第三次大概因为耳膜也有点习惯了,没有前两次疼得厉害,所以我都是马上给OK的反馈,免得再被拎... 事后被教育说,应该做stop的手势,哎,还是手语没有学过关啊。战战兢兢的下到海底,发现之前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那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神奇到让你彻底忘记了害怕。海底是软软的沙层,上面长着五颜六色的珊瑚,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不正是西游记里的龙宫吗?教练带着我们在这或大或小、或高或低、错落有致的珊瑚组成的峡谷沟壑间穿梭,觉得自己真像是鱼了:P 其实地面上有的各种地形海底也都有,地面上生活着不同种族的人,海底生活着不同种类的海洋生物。那一刻我的感觉就是突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空间,原来竟不知道有一个和我们完全平行的世界就正在我们脚下和我们同步进行。有一阵我太贴近海底的沙层了,就按了一下BCD的那个充气按钮,没想到不知不觉中离海底越来越远,再一抬头,我居然又在海面上了!教练跟上来,我赶紧装无辜的表示我不是故意想上来的(上课的时候教练一再提醒我们上下的速度都不要超过他们)。被教育说在水底不要按BCD的按钮,靠自身可以调整高度... 这次再下去耳膜不疼了(估计还没反应过来),速度也要快很多。因为上下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我感觉在水底没呆多久就要上来了,真是不过瘾啊~ 我们在水下的这点时间没有看见太多的鱼,不过看见了一只老大的海龟,脖子伸的长长的趴着,再有就是明艳的珊瑚,比snorkelling的时候看见的漂亮太多...

最后一次下水在St. John南边的Fish Bay,很小的一个海湾,因此人也很少。果然如前人所说,dive过一次就不会再对snorkelling有兴趣了。虽然还是看到了一些五颜六色的小鱼,不过珊瑚实在太黯淡了,只玩了一会就上船洗澡了。总结出了除了view之外的dive的三点好处:1. Snorkelling的时候海浪有时会打进管子里,dive肯定没有这个喝鱼汤的问题。2. 还是海浪,snrokelling的时候逆着浪游泳实在是太痛苦了,而dive是在海底,无论上面怎样的狂风巨浪,海底都是一样的风平浪静,游起来那叫一个舒服,难怪鱼们都喜欢躲在底下:P 3. Snorkelling有的时候会遇到珊瑚顶离水面特别近的情况,那种时候在上面游泳很容易被珊瑚的棱角碰伤,尤其是浪大的时候,dive就没有这层危险。嗯,下定决心,回来就要拿一个scuba的certificate~

11/16-25/2007 ● 加勒比海蓝 ● 美属维尔京群岛·岛上

从离开St. Thomas的Marina到最后回来的七天里,我们一共只在岸上玩了两次。第一次是在St. John不到三个小时的短暂停留,第二次则是在St. Crox的一天半。对维尔京群岛的“岛”最直观的印象还是来自于帆船上。这些岛都不是平板一块,而是从海底升起的小山峰,被郁郁葱葱的树木几乎完全覆盖。海岸线蜿蜒曲折,绝大多数时候是我最喜欢的岩石海岸,只在有限的向里凹陷比较深的海湾处岩石被磨成了沙滩。贴着海的悬崖上零零落落的建了不少别墅,有些靠把桩子打在下面的岩石里做地基,有点悬空寺的味道~ 能住在这样的地方日日看潮起潮落、云卷云舒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我们是从 St. John东端的Coral Bay登岸的,先坐一个小时一班的公共汽车去西端的游客中心。这条公路贴着全岛的最高峰过,有几处地方可以俯瞰海岸和邻近的小岛,可惜不是我们自己的车,不能停下来拍照。本来看中了Trunk Bay尖端的几条trail,在游客中心一打听居然是private的,属于一家resort... 走了边上的一条小trail,可以将整个深入腹地的繁忙海港尽收眼底。湾里泊满了帆船,快艇穿梭其间,一艘中等规模的游轮正停在码头上下客人。这些来去匆匆的人都成了我的风景。

St. Crox是美属维尔京群岛三个主要岛屿中最大的,常住人口也最多。不过因为距离另外两个岛屿有四、五十迈之遥,交通不甚方便,所以游人反而是三个岛中最少的。第一天傍晚先在downtown逛了逛。街道两边的商店全是出售旅游纪念品或者提供旅游服务的,街道本身的布置既不像美国本土,也没有欧洲殖民留下的痕迹,淡淡的没什么味道——也许是我们没有找对地方吧。第二天开车去Cane Bay,一开始走过了些,顺着盘旋的公路钻进了一片茂密的树林。道路两边的树上垂下无数纠缠的藤蔓,蓬松的冠盖正是热带雨林的典型特征。后来去波多黎各的热带雨林,颇为失望,觉得还不如这里的惊鸿一瞥。从Cane Bay的海里钻出来,我们很媚俗的开车去美国最东端照到此一游的照片。那个地方地势较高,脚下就是悬崖。环绕一圈可以看到漂亮的海岸线,看Buck Island的角度也不错。

11/16-25/2007 ● 加勒比海蓝 ● 波多黎各

城堡

波多黎各地处南加勒比海,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属于拉丁美洲。尽管其政治上属于美国的海外领土,但除了消费水平和美国本土看齐之外,无论是其城市的布局、街道的风格,甚至于本地居民的言谈举止,处处都流露着拉丁美洲典型殖民城市的味道。波多黎各的城堡是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堡这个东西本来是欧洲中世纪混战的产物,当欧洲诸国把领土之争扩展到美洲殖民地,他们也捎带来了他们的特色城堡。

先去了住处边上的San Cristobal Fort。这个城堡建在大西洋边的礁石海岸上,与位于旧城岬角处的El Morro互成犄角之势,防范来自大西洋的进攻。城堡里有很多的tunnel,连接各层。那些往下伸入礁石中的tunnel往往尽头只有一个非常狭窄的缝通风透气,Ranger说士兵们在那里通过听海水声音的变化,可以及时发现视觉不能及处往海岸方向靠近的船只。从城堡出来沿着大西洋海岸走到尽头就是El Morro。站在城堡最高一层的尽头,加勒比和大西洋的海水在脚下汇合,看大西洋沿岸,一路蜿蜒。和San Cristobal Fort相比,El Morro的结构更加完整独立:外墙、内城、之间护城河的壕沟、内墙顶上的塔楼... 城堡正门外,是一大片草地。傍晚,太阳从加勒比海上落下,城堡的细节渐渐被夜色所吞噬,只留轮廓在背后惨淡红霞的映衬下突兀的清晰。身后,整个旧城亮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按照LP推荐的步行路线,沿着加勒比海岸去看旧城的围墙。因为这一侧没有两个城堡犄角之势的保护,所以整条海岸都修建了高高的城墙防御海上进攻。开始的一段建在繁忙的港口边上,与海岸还有一段距离。后面的半段则完全贴着海岸而建,一直延伸到El Morro。两段城墙相接的地方是一座城市雕塑,里面的人代表着波多黎各居民不同血脉的祖先,合在一起的整尊雕塑则象征了波多黎各精神。这一带的城墙是旧城里最具代表性的,大概有十几米高,向里侧倾斜。城墙顶上建有整整齐齐的垛口,转角处耸立着标志性的瞭望塔。周日的早上这一带几乎见不到别的行人,独自走在城墙与海岸相夹的窄窄的小路上,忽然想起两句旧诗:

山围故国周遭在,浪打空城寂寞回。

波多黎各·夜光

从Fajarado出发去Vieques的轮渡是我坐过的最便宜的交通工具,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航行只收2块钱。到岛上的那天正是周日,绝大多数的本地商店都关门,出租车也不好找,最后还是一个好心的警察给了我ride,送我到Sun Bay参加晚上荧光海岸的tour。整个波多黎各很多海湾里都有那种会发光的浮游生物,Vieques的Sun Bay最为集中。我去的那一日是满月,但月亮初升的角度很低。月亮只有升到一定高度之后才会发出强烈的光芒,那一晚月亮大概要将近1个小时才能升到那样的高度,所以是个观赏荧光的好日子。

我和guide坐一艘kayak划向湖心。出发没多久,船桨上便聚集了无数发光的生物,编织起一张厚厚的荧光大网,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整个船桨笼罩。Guide说这海湾从水面到水底密密麻麻都是这样的生物,一旦有物体在水中移动,受扰的生物就会发光。然而它们一个晚上只能发光8次,之后就须等待下一个白天吸收足够的太阳能量才能再次发光。他们的繁殖能力是很强的。通常1到2天,一个个体就会分裂成两个,所以每到晚上,整个海湾里的荧光才会此起彼伏,仿佛有着用之不尽的能量。我们将Kayak停在海湾深处,把小腿伸到水里搅水玩。这个时候小腿周围便会聚集起一大片的荧光,猛地抬出水面,那荧光就串成一条条的帘子,顺着皮肤滑落,在如墨的夜色中灼灼发光,煞是好看。

晚上就在Sun Bay露营。偌大的营地连我只有两顶帐篷,外面空旷的停车场里拴着十几匹马。营地栅栏外居然还停着一辆彻夜值班的警车,让我颇感安全。凌晨5点拔营起寨,冲出最外面的大门正好碰上一辆路过的出租车。车主是土生土长的岛上居民。一路向我控诉着White American对他们的歧视。白人强买了岛上居民的土地和房屋,波多黎各政府将居民迁至岛上另一片无人居住的荒地。他们重新开垦土地、建设家园,他们也在要求政府做出承诺,这片土地、这些房子将世世代代属于他们,而不会再被强卖。这和当年的圈地运动有着多么相似的开始,希望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

05/25-29/2007 ● 行走在苏比利尔湖 ● Voyageurs之孤舟独钓

我们一行四个人星期五一大早从明尼苏达双子城出发,中午时分顺利抵达位于Orr的Visitor Center。这个不大的信息中心里有若干动物的标本:熊啊,鹰啊,大大小小的鹿啊,还有一只灰狼的标本——长的真跟狗满像的咧,模样体型都像。吃过饭继续往北,一点多抵达Kabetogama Lake Visitor Center。这个地方长周末才开始上班,我们去的早了一天,没碰见人。这里的码头倒不错:长长的栈道伸向水中,栈道两侧三三两两的泊着些快艇,树啊、房子啊、快艇啊、还有天上的淡淡的云,在水里的倒影都很清晰,衬着水下浅浅的卵石很是漂亮。可惜这样明媚的天气我们只享受到了这一刻。

继续开车北上,去Woodenfrog一带租船。这里的Resort大多都只租给自己的客人,我们问了许多家,最后在Birch Grove租到了两艘Canoe,后来发现湖上都是些开着摩托艇钓鱼的,只有我们是纯手动划船周游列岛的,有面子哪~ 因为游客中心都还没有上班,Woodenfrog那里有一个drop box,自己填表自己领Permit,我们去的时候那个箱子早给塞的满满的了,也不知道多久没人来清理过了。这么来回折腾了几圈,放船下水的时候已经四点了。我跟领队一条船,湖上风平浪静,我们俩的船一直领先于司机和JY划的另一条。事后我跟他们吹牛,JY同学很阿Q的说重在参与,司机同学则总结了他们始终赶不上我们的两个原因,第一确实因为我们划的快,第二是因为我们划船尽走之字型了,他们在后面跟着始终搞不明白偶们想去哪里,呵呵。将近五点的时候,我们在Sheep Islands上岸,用GPS重新确认了一下目的地Cutover的方位,GPS显示还有1.4mile的直线距离,革命尚未成功。Cutover算是Kabetogama Lake里很大的岛了,上面有两个Camping Sites,一个在正中间,一个在南端。我们先冲着正中间那个去的。遥见沿岸左侧有一个小湾泊了若干只船,还以为营地就在那里,划近了才发现原来全只是来钓鱼的,只好贴着岸边边划边搜索营地。很快就到了另一个泊了一艘摩托艇的小湾,小湾上树丛里还隐约可见前人搭好的帐篷。我们大喜过望,匆匆泊了船。我坐前面,第一个跳下船,刚一上岸,立马受到一只狗的热烈欢迎。那狗真是人来疯啊,趴在我身上舔来舔去,还就不走了。然后狗的主人就跟下来了,说他们还有人要来,营地没有空位置了,我心说就是有,我也不敢跟你的狗一起住啊,哎哎。继续沿湖岸搜索,一路有挺多或大或小的湾,都是能够泊船的,领队同学老远就瞧见某一个湾里竖着一块营地的牌子,让我往那里划——赞一个领队同学的眼力,我至少往那个方向又划了五分钟,才瞧见他说的那个牌子,汗... 而我们上岸以后,另一艘船上的JY和司机还在用GPS找营地,领队同学用哨子招呼他们过来,事实证明敏锐的观察是可以战胜所谓的高科技的,嘿嘿。不到七点大家就吃完饭了,我比较懒,就先钻到帐篷里睡觉了,以至于错过了据说是“把湖那一岸的矮山都染成秋天的颜色”的日落。过分的是那三个家伙居然独享了这份美景而没有叫我起床(虽然他们号称每人都叫了我五遍,我还是没有反应),太伤心了...

第二天的原计划是在Kabetogama Lake上周游列岛,钓鱼(领队同学号称带全了花椒等各式调料,准备做水煮鱼的~),还有去Ellsworth Rock Gardens看石头雕塑。早上刚放船下湖的时候阳光正好,湖面上波光粼粼,我还跟领队说这样的天气湖面才好看。没想到这天气经不起表扬,我才说它好它就沉下了脸,一下子就起了风浪。我们两条船商量了一下,决定返航。因为风浪大,不太敢往湖中划,仍然贴着Cutover的湖岸逆着昨天的方向往回逛。很快便被风浪赶进了一个芦苇荡里,不知是不是因为营养不良,外面稀疏些的芦苇都还是绿色的,里面长的密的却只有挨着水的部分还是绿色,上面则成黄色了。我们也无处可去,索性就躲在湾里避风,照相。离岸太近的时候,就拿船桨撑开些。湖水本倒清澈,只是这样一来被我们搅起了沉底的泥浆,倒真成了一锅浑水。等风浪小了些,我们便划出来在Cutover的另一个湾里上了岸。大家也就沿着湖岸随便走走:发现了若干非常清晰的非人类足印,复习了一遍已生疏多时的“蕨类植物、孢子植物”等专有名词,在领队的指点下观察了几块冰川冲刷出的石头痕迹。中午的时候天气虽然还很坏,但风浪似乎小了些,我们便划到HewDush群岛的某一个小岛上午餐。岛是很小的,十分钟就足够绕岛视察一番了。本来还想钻进中间的树林里看看,刚一迈腿立马缩回,眼前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的千军万马是明尼苏达州的州鸟——蚊子!!!我的天,一点也不夸张的说,放眼望去,全是蚊子,其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不愧是州鸟啊。我们在岸边埋锅造饭,司机和领队去钓鱼了,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晚上的水煮鱼,虽然吃的是方便面,也是越吃越香啊,呵呵。

吃过饭,又换了HewDush群岛里的另一个岛钓鱼,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天也黑的很。我们在岸边无所猎获,便决定划船到湖中漂着去钓鱼。司机和JY的船一直离岸很近,我和领队的船则比较靠近湖中。很快的就又起风了,等我们察觉到想重新划回HewDush已经为时太晚。因为和浪的方向相反,我们奋力挣扎了良久,也没办法把船掉头。每次往HewDush的方向划,一到湖中浮标的位置,就必然被浪打横,无法再靠近。我们甚至也试过顺着浪倒着划,还是没有办法。司机同学在岸边看我们俩挣扎了两个多钟头,后来居然说我们很牛,那么大的浪还在湖中悠闲的钓鱼——晕死,不是不想划,是根本划不动,哎哎。眼见回HewDush无望,大家对船在湖中会不会翻心里都没底,决定先随便找个岛避避再说。最近的有几块停着鸟的石头,要说是岛也可以,我们还是费了不少劲才靠近的,但一靠近就觉得不妙。首先是这几个“岛”周围的暗礁太多,一不小心就搁浅了;再则好不容易靠了岸,因为都是石头,正着冲不上去,只能横在岸边休息,一个浪打过来,横着冲不上岸的话,就特别容易翻。我们看苗头不好,只好又挣扎着往湖中划,这一次,决定消极对待,也不白费力气了,就让浪随便冲,爱漂到哪个岛是哪个岛,反正也回不去HewDush了。这一次倒是很顺利,没费多少力气就漂到了对面的Sheep。上岸以后就感到阵阵寒意,本来风就大,再加上刚才的几场雨和湖上的浪,身上早就被打湿了。后悔早上出来的时候没捎上睡袋,不然就是在这个岛上混一晚上也不怕啊。领队同学又很会挑时候的跟我讲起冻死的三个阶段——第一是感到冷,嗯,偶是冷... 第二是不自主的发抖,嗯,本来没抖的,被他一讲好像偶的腿真的开始抖了,怕怕... 第三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就是神志不清啦,赶快把手伸出来,好像还能数的清楚有几根手指头,嗯,放心了一点... 我们正商量着用对讲机通知那条船上的司机和JY给租船公司打电话,忽见湖中漂过一只摩托艇,我们赶紧冲他们狂挥手,他们估计以为我们打招呼呢,也冲我们挥挥手,继续往前开,领队同学赶紧冲他们狂吹哨子,终于把他们叫了过来。真是好人啊,分了两批,把我们四个人连人带船都给弄回了营地。他们不肯要钱,只说希望下次他们这种情况,也能有人帮忙。我们在各自的帐篷里等雨停了,爬出来吃饭——没钓到鱼,只好继续方便面中,把湿了的衣服都挂在绳子上晾干,捉摸着如果明天还是这样的风浪,倒正好漂回租船的地方。

一夜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第三天早上我躺在帐篷里看Rainfly被风刮的方向,就知道风向变了,这样的风浪肯定是划不回去的了。早上司机和领队号称看见了海狸,又不叫我,过分啊... 司机给租船公司打了个电话,说回不去了,对方说要开常委会议研究一下。快12点的时候,忽见对岸一艘快艇乘风破浪,直线像我们驶来,果然是ranger来搭救我们啦。他们不管运船,让我们带上所有的东西跟他们走,船由租船公司过两天自己来拿。赞一个ranger,看上去矮矮胖胖,也挺大年纪了,一手一个backpack,在长满青苔的石头上健步如飞~ 回去租船公司也没有多charge我们钱,估计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习惯了,呵呵。

05/25-29/2007 ● 行走在苏比利尔湖 ● Isle Royale之海上仙山

中午时分离开Voyageurs,我们直接开车前往Grand Portage,等待第二天一早前往Isle Royale的渡轮。因为现在还算early season,一周只有三班渡轮往返,我们的时间也有限,最后定的是星期一早上8点出发,星期二上午10点返航的Voyageurs II,只在岛上停留整整24个小时,有些短了。顺便说一下,这个岛上使用的时间实在混乱,因为岛本身属于密歇根,所以官方使用东部时间。而我们的渡轮因为从明尼苏达出发,所以全程使用的又都是中部时间。所幸这个岛本身是与世隔绝的,时间在其上也不过就是个符号。Isle Royale所在的Lake Superior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Isle Royale本身是世界上最大的湖中岛,我们hiking要经过的Siskiwit Lake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湖中湖(Isle Royale的内湖),24小时之内逛了三个世界之最,值了~

经过2个多小时的航行,10点钟抵达Windigo。先听ranger讲了一通注意事项,然后去游客中心拿permit。我们预定的船票是第二天早上从Malone Bay返航的,从Windigo过去有21.8miles的hiking,好在没有什么elevation gain。除了Malone Bay本身的camping sites,离它最近的那个在Lake Desor的南岸,距离它还有10.5miles的距离。我们一路都在争论是第一天一口气走到Malone Bay,还是在Lake Desor住一晚上,第二天凌晨就爬起来赶后半段路。Ranger问我打算在哪里camping的时候,我说这两个地方中的一个,因为要赶第二天早上的船。那个ranger mm愣了几秒钟,然后说虽然你们已经订了船票,但是如果你们觉得太远,还是欢迎你们返回Windigo坐船,这怎么可以呢,兵至死地才可后生啊~ 我的如意算盘是争取平均速度每小时2miles走完全程,这样10点40出发,即使日落前到不了,也不会走太长时间的夜路。看他们几个还在讨论晚上住哪里,不管,俺一个人先闪了。

我们的路线是沿着Greenstone Ridge走到Ishpeming Point后,往南插到Malone Bay。从Trailhead出发没有几分钟,就钻进了茂密的树林里。整条trail感觉没有前人blog里所说的那么难走,略有些泥泞的地方都铺了窄窄的木头栈道,不太会因为路况影响速度。Trail两侧的树林很是繁茂,物种也很丰富,有的地方沿途还开满了紫色的小花,一路蜿蜒着伸向远方,很好看的。尤其喜欢的是阳光透过叶子洒在小径上的斑斑点点,将这满目的绿分成无穷的层次。我一边走一边盘算着等秋天层林尽染的季节再回来看一看,呵呵。虽然是苏比利尔湖中的一个小岛,但由于树林太密,尽管一直是走在岛正中的山脊之上,还是不得见苏比利尔湖的一点颜色。中午1点整的时候抵达Island Mine Intersection,这一段走了6.5miles,全是平路,再往下,就有些小山要翻了。吃了半包牛肉干当作中午饭,拿对讲机喊了半天发现没人睬我,1点10分的时候整装出发。从这里到Lake Desor Intersection有4.8miles,经过此行最高点425m的Mt Desor,大概有300m要爬。快到分岔路的时候,有一个地势较高,树林较稀的地方可以让你瞄一眼Lake Desor。真是挺大的,因为透过树的缝隙只能看见湖的中段,我瞧见的便是一条蓝的湖水,一条绿的树林这么交错的向远方延展,直到被最远处氤氲的矮山截断。照相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追了上来,到Lake Desor的岔路口时是下午3点20。他们还是没有决定在哪里过夜,只打算先去Lake Desor的营地吃中午饭。我因为已经吃过了,就自己先往前面走了。从这里到下一个岔路口Ishpeming Point只有3.5miles,不过这一路起起伏伏,并不平坦。

走了很短的一段,路的右边有几块大石头堆,爬上去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Lake Desor。我是很喜欢这种湖中有岛,岛中有湖,湖里淡蓝的水和岛上墨绿的树缠缠绵绵的景致的,于是放了背包爬上去看。上去的路上,我挂在相机带子上对讲机掉了,我想着下来的时候再捡。谁知道在上面照了几分钟相片,下来的时候对讲机居然不见了!难道是Moose刁走了,还是狡猾的狐狸,或者传说中的岛上的21匹灰狼之一?敌暗我明啊~ 先飞奔下来发现backpack还在,放心了些,壮着胆子爬回去一片一片的草堆仔细翻看,既没有找到对讲机,也没有看到任何动物的足迹,太诡异了!找了大概10分钟,放弃了,第二天跟ranger汇报了这件事,希望我的对讲机电池能撑到他们帮我找的时候吧。又往前走了一小段,忽然听到前面树林里很大的动静,一只moose正飞快的往树林深处逃窜。哎,就算是你把我的对讲机借去玩,也不用这么害怕吧~ 因为它躲在树林里,不方便照相,我只好装作往前走,等它以为我走远了,再悄悄折回来,躲在树林边上看。果然它看没了动静,就慢慢从林子里钻出来,穿过trail,去对面树林吃树叶了。趁机拍了两张侧影,果然是四不象咧,也不枉我多扛着这个1lb多重的长焦镜头走了这一路。再往前大概在这一段路正中间的地方,看到了第一片沼泽地,不大,水草长得很多很乱。5点20分的时候到达Ishpeming point,从这里到目的地Malone Bay只剩下7miles了,而且全程downhill,这里要快九点才日落(中部时间),看来日落前到达的原定目标基本可以实现了。从地图上看这个地方地势挺高,还有一个瞭望塔,原想着风景应该不错,还打算在这吃完晚饭,好好休息一把。谁知道这儿树丛太密,完全没有view,瞭望塔也关掉不让上了,这也都罢了。这里还有一个上了锁的古董垃圾箱,不让扔垃圾俺也忍了,这个垃圾箱吸引了一群苍蝇安家落户,苍蝇们估计有日子没找到好吃的了,一闻到我包里巧克力的香味,大老远的就冲过来迎接,帮我带路,围着我就不肯走了。好吧我闪...

从这里往下开始的一半也还在树林里,不过感觉和之前经过的很不同。前面的时候都是在岛中间的山脊上走,往两侧虽然见不到湖,却能感到树林的尽头就在不远的地方。这一往南一下子就扎进了树林里,前后左右似乎都不着边际,trail也比之前窄了很多,不少地方的树倒了还没有被清理,刚上岸的时候Ranger特意嘱咐不要off trail,俺只好卸了背包,从倒下的树底下钻过去,顺便把枝枝杈杈什么的清理了一把,哼哼,便宜了后面的那三个家伙。七点整的时候过了一座小木桥,穿过Siskiwit Lake的最西端,接下来的路基本都是贴着Siskiwit Lake的南岸往东走的,俺终于走出树林啦~ 这时虽离日落还有将近两个小时,但晚霞已经起来了,一路且行且看,那半边天被渲染得越来越红,因为有云,太阳本身是看不见的,也没有了光芒四射的跋扈,只是将湖水渲染出一池柔和的橙黄。整个trail虽是沿着湖岸而行,却总与湖隔着几排小树,只有几块突出的石头伸到湖边,方便照相。Trail的最后一段往南折,穿过很短的一片树林之后到Lake Superior岸边的Malone Bay营地。我在岔路口给Siskiwit留了最后一张影,正准备收工,忽听身后树林里风声大作,而且似乎正是冲着我的方向来的,难道是传说中的狼?刚一回头,发现一个白影闪过,原来是司机同学。司机走的实在是太快了,俺在后面几乎是半走半跑才跟的住。司机一边飞奔,一边还跟俺夸耀他刚才不幸站在了一只母moose和baby moose之间的险恶遭遇~ 九点十分的时候,我们俩终于找到了营地,全程10个半小时。这时已经日落了,正前方一轮圆圆的月亮高高的挂在苏比利尔湖平静的湖面上,很静谧也很美。司机决定住shelter,等领队和JY,我喜欢单人间,就一个人跑到尽头的湖边搭了帐篷。这是我camping过的所有国家公园里第一个没有熊的,终于可以把所有好吃的都抱进帐篷,钻进暖和的睡袋里,躺着大吃大喝,伴着苏比利尔湖的潮声入梦,真希望时间在这一刻永远凝固~

08/28/2006 ● 美国落基山脉 ● Grand Teton之最长一天

本来预定的是早上7点从Denver机场取车,我们折腾来折腾去,拿到车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一辆fullsize的车后备箱和后排居然被我们三个小女生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再坐不下第四个人,着实让shuier的老公感慨了一番...一路飞驰,进得公园大门已快下午5点了。在快进门的那段山路上,还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好在后来几天一直阳光普照,只算是虚惊一场吧。因为Grand Teton里的所有营地都不能预订,我们进公园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找还有空位的营地,结果很幸运的在最popular的Jenny Lake Camping Site找到了安身之地。趁着太阳还没有落山,我们决定开车先出去转转。

地图上看,最大的湖Jackson Lake在我们的北边,所以先往北开。或者因为期望值太高,或者因为来的季节太晚以致山顶再无积雪,或者因为来的时间太晚以致湖里不见山的倒影,总之看到湖的时候还是很有点失望...Shuier和Nevermore每周都去Colorado爬山,见过雪山湖泊无数。用她们的话说就是“我们觉得不好还没有什么,你从MI来的不也没觉得好么?”哎哎,被鄙视了...湖那侧的群山还是很有层次的,一排一排的向远处延伸,倒也不显得单薄。群山似乎是一个一个平地拔起的孤立的小山头连绵而成的,气势不足,秀美有余。拿西藏啊、新疆啊什么做比肯定是不贴切的,最多也就是桂林山水吧。湖的这一侧是个小水坝,有人在坝底的溪流边钓鱼,也不知这样湍急的流水中可以掉到怎样的鱼,呵呵。大家一致觉得无趣,遂决定趁天黑前找条短Trail练练,为明天的长Hiking热身。研究了一会地图,决定南下去Death Canyon的Phelps Lake Overlook。湖的本身实在是乏善可陈,也许因为天色已晚,没有阳光,湖水的颜色暗淡的很,害得我连照相的欲望都没有了...

第二天按照计划,我们要走South Fork of Cascade Canyon Trail到Hurrican Pass去近距离看冰川。整条Trail就算来回都坐Shuttle Boat都有将近20 miles,我们决定赶早上第一班8点的船出发。晚上睡觉前Nevermore还雄心勃勃地说要早起,先开车去Jackson Lake看一眼山的倒影,结果一则我的闹钟没响,二则大家收拾帐篷动作都不够利索,这个计划算是泡汤了。下了船,往山上爬,很快就到了Hidden Falls和Inspiration Point。前者没有什么特色,后者因为早上光线不配合,也不觉得有多好看。倒是shuttle boat从湖上驶过时,后面留下几道长长的雁翅展开的水痕,有点意思。上山的路都在树林之中,除了偶尔蹦出来的几只花狸鼠和Elk之外,没有太多可看的。4.5 miles之后,我们来到了分叉路口,往左到Hurrican Pass,往右到Lake Solitude。从这里往上,我们一路遇到的都是backpacking的人。很多都是从南边坐Tram上去,沿着山脊一路走来的,羡慕啊~~ 过了分叉不远,就能看见路左边的山间垂下两条细长的瀑布,好似白练当空舞。这样的瀑布在山里应该是不少的,它们的源头就是其上的冰川,它们安静地躺在山坳里,仿佛是不会流动的。

走出树林,来到一片开阔的草地之后,我们终于等到了整个Trail最有趣的最后1 mile,略消了我们昨天对Grand Teton的失望之情,Nevermore也因此称这里是“第二眼美女”。从这里,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山顶的片片冰川了,最后的1 mile就是zig-zag的穿行于草地间、通往山顶的路。开始的一段,遍地是野花,红的、粉的、黄的、紫的,从树林里钻出,豁然开朗处乍一眼看到,真觉是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转过一个山头,视野更加开阔,整个山顶就像一口巨大的平底锅,承载着萋萋芳草。环着的山也很不错,一座座山峰、一片片山脊分明的挺立着,彼此间并不勾肩搭背。大约因为我们上来的正是时候,阳光斜斜的照射过来,各个山峰岩石的颜色深浅分明,纵深感陡然增加。我和shuier在前面埋头走路,突然听到后面Nevermore叫了一声,才发现我们的左侧还有一个小湖,湖水呈现出一种很特别的绿色。湖很小,单从形状看,像是一个火山口湖。四面细细的黑色沙石围成了一个倒立的锥体,承载着湖水。锥体的一侧被湖水冲开了一个平整的口子,大概正是顺着这个口子留下的涓涓细流灌溉了山顶的这一亩三分地吧。我们猜测这湖水也是来自冰川融水,或者是有好事者特特修了这个蓄水池来灌溉?沿着大片的碎石路,可以一直走到Schoolroom Glacier的近前。这是一片挺大的冰川,我觉着能有4、5米高,40、50米宽?近看,冰川的很多地方都呈暗红色,像凝结了血,据Nevermore称,这种颜色的冰川叫Water-melon Glacier。这个位置接近平底锅内侧的最高点,正好看整个锅。那个小湖里有四围锥体的浅浅的倒影和天上白云的影子,于是想起了那句“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再往上爬,翻过锅的边沿,就是山顶了,是一块大平地。那一侧就是寻常的谷底,没有什么特别的。往谷的方向走,总觉得前面就是悬崖,却好像总也走不到...

我们在山顶吃了午饭。准备下山的时候已经快要3点了。Shuier和Nevermore到底是整天爬山练出来的,下山连跑带跳比我快很多,于是派shuier赶在下午6点最后一班船之前到码头,看看能不能让船等我们一等。结果Shuier在离码头很近的地方眼睁睁的看着船开走,就坐在原地等我们。我在路上刚好碰见一美国老头,特别热心的告诉我一条近路,可以直接插到码头。我到码头没看见人,就又沿着原来的路回头找,Nevermore估计也就在这个时候下来的,又和Shuier一起到码头等我,而我一路没看到她们,以为她们坐船走了,再下来时就没回码头,直接从绕Jenny Lake回家去的Trail上走了,而她们这个时候还在码头等我...总之这一系列的阴差阳错不仅害得我们多走了不少路,也耽误了将近2个钟头。后来Nevermore说,她们久等我不来,还以为我在那个分叉的地方又去Lake Solitude了。哎哎,我脑袋再进水也不至于如此吧...我沿着湖走了一小段,天就完全黑了。树啊、山啊什么的在湖里的倒影,也算是让我看到了,再有就是身后的山腰间挂着一轮弯弯的月亮,配着黑乎乎的山和树的剪影,真是说不出的味道。Trail上的路标很不清楚,我只能尽量沿着湖走,也不管路对不对。最后看到边上有一个private的停车场,就赶快上去了。我的不争气的手机总算有了信号,本来想打电话让Nevermore她们开车进来接我的,结果发现她们原来还在我的后面,于是就关了头灯,在那里等她们。那个时候还在想,要是走不出去,就裹着衣服钻到车底下睡觉,一则保暖,二则熊那么胖,估计是钻不进车底下的,呵呵。等的时候差不多只要有一点声音,我就喊是谁,然后开头灯看,头两次都是Elk,被我的头灯一照就跑的无影无踪,第三次终于等到了Shuier和Nevermore...回到停车场已近10点,再又经历了一堆阴差阳错的事情之后,我们终于有惊无险的到达了黄石预定的Camping site,其时已经凌晨2点。最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完了...

08/29-30/2006 ● 美国落基山脉 ● Yellowstone之悠悠假日

首先要顶着钢锅说一句:Yellowstone被我们公认为是这三个公园里最好的。一则它special,高原雪山湖泊是美,但很多其他地方也有,喷泉、钙化池什么的相对而言就不是那么容易见到。(据Wiki上说,全世界只有1000个左右的Geyser,其中的一半都在黄石)。而如果有一个地方把这些外加峡谷瀑布高山湖泊什么的都一锅端了,那就更显不易了。二则它慷慨,基本不用走什么路,精华就都能看得到,不像Grand Teton还有后来的Glacier,那个“犹抱琵琶半遮面”啊...我和Nevermore都是穿着拖鞋逛完的黄石,我还比较遗憾没有带裙子来穿,呵呵。

且说我们那天中午睡到自然醒,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不得不再感慨一句:黄石真是个度假村,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洗澡的地方很宽敞,热水充足且不限时;洗衣机和烘干机比我住的Apartment里的还便宜...洗完澡收拾完东西,去Visitor Center一打听,所有可预测的喷泉在下午到晚上的时间里都会喷发。我们挑了招牌的Old Faithful,最高的Grand和喷发持续时间最长的Castle三个看,单就这三个碰到一块喷发,就得3、4天才能遇见一次,我们都说是在Teton攒下的人品,在黄石大爆发了,呵呵。因为时间还早,在去这些喷泉所在的Upper Geyser Basin的路上,我们取道Norris。Norris所在的地方遍地都是会喷发的Geyser和不喷发的Hot Spring,满目都是腾腾蒸汽,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臭鸡蛋味。地上是用木头铺设的一条1 mile来长的栈道loop,让人边走边看。我们进去和出来的时候都刚好看到入口处的Steamboat Geyser的Minor eruption,从一个洞口射出两束小水柱。回来以后才知道,它的Major eruption是现在世界上所有仍活跃的喷泉中最高的...这些喷泉根据形状的不同被分成两类:池型(pool)的和锥形(cone)的,锥形的又可以根据锥的高矮推测喷泉形成年代的远近。形状大抵如此,个别有特色的,或者喷发的池面隐藏在了一个山洞里,或者池面平静的水下又埋着一个倒立的火山口锥形...最好看的还得说是它们的颜色: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调色板,什么样的颜色都调得出,怎么样的颜色组合都搭配得起。而且颜色们还都鲜艳的很,跟其下一直汩汩冒泡的水一样满是朝气和热情。

到Old Faithful Geyser的时候,离喷发还有半个多小时,已经有很多人坐在椅子上等了,长枪短炮的也已经架起了不少。快开始的时候,不停的冒出些小水柱,逗你玩...Nevermore说真正喷发的时候一定要比其后山坡上的树高,不然也就枉然让那么多人等了。结果真正喷发的时候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期望值,比山顶的树还要高了好几倍,那是相当的高啊~~ 但整个喷发过程太短,而且比较单调:一开始喷就是最高点,然后越来越矮,只坚持了很短的几分钟就没了。Grand Geyser是所有可预测喷泉中最高的,但它喷发时间的预测有4个小时的误差。我们不想坐着傻等,就沿着木头路往前逛,走到一半的时候,Nevermore灵光一现,说想回去了,结果她自己一个人刚回到Grand前坐好,伊就喷发了,人品好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我和Shuier一直走到了最头的那个Geyser,刚转回来,我就觉得远处的天地之间似乎有股浓浓的白雾,还跟Shuier说该不会真的喷发了吧,结果还真是... 我们俩于是只能沿着栈道一路走一路看了。后据Nevermore描述,Grand除了高,也比Old Faithful宽了不少,而且喷发的更有层次,一会高、一会低,不像Old Faithful,整个一个单调递减函数... 从我们的角度看去,侧面还有一个小喷口,非常敬业的自始至终的喷发着一束小水柱,来给主角衬戏。走到比较近的地方,还能看见侧面有一束彩虹,Nevermore说她从正面就没有看到。所以这样的喷泉还是不应该只坐着,而是要到处走走,从各个角度换着瞧。最后我们回Castle等它喷发,真是“等到太阳也落山了”。因为天太黑,我拿Sony相机的红外线功能才勉强拍了一些灰度照片。喷泉本身并不太高,细细的一束从城堡形状的底座上面的狭小喷口里喷出,有它自己的味道。风越来越大,喷出的水雾在风的作用下像一块巨大的白幕横向扫出。有些水珠在重力的作用下,从幕中跌落,断断续续的像被拨动的竖琴的琴弦。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决定先去南边,开车绕着号称美国最大的高山湖的黄石湖转一圈,再一路往北逛,最后从北门离开黄石。这一路看见水牛共计三群,其中的一群在水边玩耍、在湖里洗澡;看见长嘴鸟一只在湖里游泳,还有各式鹿不计其数... 黄石湖的对岸是连绵的矮山,湖本身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是在fishing bridge附近看见湖水由近及远呈现着由浅至深的蓝色,中间还夹着一条一条的碧绿,略为惊艳。第二站在黄石里的Canyon,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它,那就是“独特”。整个峡谷很小,但它绝不是任何其他峡谷的微缩,它是独一无二的。最常见的Lower Fall在峡谷中的那张招牌照片是在Artist Point照的,从那个点望去,整个景象就像是一幅水墨画,端庄静谧,是一种自然且平和的美。峡谷两侧的山石或深或浅,是各种各样的黄色,不知公园的名字是否由此得来?这些山石棱角分明,并不是一块平板的泄下,而是在其上密密麻麻的长满了一个一个的小笋尖,很有形状。峡谷夹着的是从Lower Fall冲下的溪水,溪很窄,看不出它的流动,却能从浪花里感受到孕育其中的能量。循前人教诲,沿Uncle Tom's Trail下到Lower Fall的下面,一路都可见一道完整的彩虹跨过谷底。后来又沿着North Rim的一条短Trail走到瀑布的上边沿,我们站着的架空的铁看台仿佛都在随着身边的流水上下不停的颤栗,瀑布的力量可见一斑。

从Canyon出来已快5点,比我们原来计划的时间推迟了不少,遂决定沿右上1/4个8直接去最后一站Mammoth。黄石真是包罗万象,单从我们开过的路来看,上完圈和下完圈已是截然不同:下半圈基本都是在平地上开,上半圈却要翻山,基本都在开那种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的山路。一路也是山谷,却和前面山谷的景致迥异。山坡临近山顶的地方,是齐刷刷一字排开的六面体立柱。每根立柱都很细,都是一般高,一个一个紧紧的挨着,中间不留空隙,像琴键,也像是农家的栅栏。介绍上说这些立柱都是火山喷发时,火山灰在向下涌时骤然遇冷凝结而成的。山坡上还长着一块块的石板,直直的往上,有意思的是在几个特定的高度处,这些石板上都有浅蓝色的条纹,山坡上却没有,远看这些条纹就连成了几条断续的蓝线。可惜我们没有找到关于这个现象成因的解释。

Mammoth里主要是一片片类似梯田的池水,也是因为矿物质而呈现出斑斓的色彩,有点像国内的钙化池吧。为数不多尚有流水的以Spring命名,只不过这些Spring并不喷发,只是一级级从高往低静静的流淌;而大多数已经干涸的则直接以Terrace命名。最骗人的就是顶上那个Main Terrace,看名字叫Main,还以为不错,结果就是一大块平整的稀泥地,整个一个没有收拾过的建筑工地现场嘛... 比较好看的是两个Spring,一个在栈道的入口,一个在栈道的尽头,相比较而言尽头的那个更好。顶上是一大块平整的水域,被各种颜色割据瓜分,像是有人从各个方向往里面注入了各色的颜料。其下一级一级跌落。记得中甸有一个形似的地方叫做“白玉台”,看到这里,觉得白玉台这三个字实在很有意思,那一级级的池壁圆润柔和富有光泽,可不是玉吗?但这里除了白,还有不少其他的颜色,大概叫做“彩玉台”更贴切吧。每一级的池中都长着不少枯死的树,也都各有造型,我想这里以前应该是这些树的地盘吧,带着丰厚的矿物质的流水的侵蚀使它们家园不再。所以啊,这里虽然看着很美,却是一片没有生命气息的死寂。最后开车沿着one-way的路又转了一圈,有一个独立的红白相间的Terrace算是有点特色吧。

08/31-09/03/2006 ● 美国落基山脉 ● Glacier之冰川拉练

在黄石休整了两天之后,我们继续往北直捣冰川。这一路都是广阔的高原草场,很远的地方有雪山作背景,近处与草场上蜿蜒的溪流平行的是铁路和上面行驶着的货车。进公园之前的最后一段89号路全部是崎岖的山路,平均速度大概只能有40 miles左右。我们到St. Mary入口处时已经2点半了,商量了一会,还是决定直接开到Many Glaciers,去走Iceberg Lake Trail。谁知刚往北开了一点,就开始下雨,周遭的山一下子都被笼罩在了氤氲的雾气里。我们只好到Trailhead的停车场一边啃早上从超市买来的三明治,一边祈祷雨快点停。3点半的时候,终于云开日明,我们当时打算能走多远走多远,争取天黑之前下来。

从Trailhead到和Ptarmigan Tunnel分叉的岔路口的3 miles左右的路都没有太多可看的,那个Ptarmigan Falls不仅小,而且隔着这一侧层层的树木,看得也不真切。回来以后听ranger说那个Tunnel也不错,可惜我们这次没有时间了。最后的将近2 miles的路视野开阔了很多。前面弧形环绕着的山像是山仞,给人的感觉很薄,Skyline是布满了小锯齿的曲线,很精致。山的中段盛着一大块冰川,上面满是积雪融化后残留的浅浅的白纹。往回看,则是Many Glacier Village所在的山谷。快到湖的时候,天色越来越暗,真是黑云压山山欲倒啊。我们都挺着急的往前赶,很快就看到一个小湖——或者说池塘更确切些。我第一个看到,后面Nevermore还在满怀希望的往上冲,我赶快朝她喊,让她降低点期望值,免得冲上来看到太失望... 这个时候开始下雨了,还夹着点小冰雹,我们当时都误以为这就是Iceberg Lake,大呼上当。Shuier和Nevermore很冷,就先下去了。我看上面还有路,本来只是想上去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角度可以拍照的,走了几步就发现上面还有一个更大的湖,那个湖才是正主。沿着树林中的路可以一直走到湖边。喊了她们两个半天,估计因为风雨太大,她们最后还是没有听见回头... 据说以前Iceberg Lake是个冰川湖,里面满是浮冰,这也是湖名的由来,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了。湖就在之前看到的弧形山仞的环绕中,近看山上还有不少块大大小小的残雪。水很蓝,但风与冰雹掀起的浪花冲淡了它的色彩。匆忙照了几张相以后,我就用衣服裹着脑袋往回冲了,走了将近1 mile,雨过天晴。回头看,太阳在那片山仞的顶上,刺眼的紧。挣扎良久,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继续下山... 快到停车场的时候,追上了Shuier和Nevermore,Shuier说她在下山的时候看到了一只离Trail很近的熊在埋头吃草,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 大家一总结,这趟下来最可怜的就是Nevermore,既没看见湖,也没瞧见熊,尽被我们两个拖着瞎跑了,呵呵...

第二天走了Grinnell Glacier这条经典的Trail。开始的一段是与湖平行的平路,顺次经过两个大湖Swiftcurrent Lake和Josephine Lake。早上的时候,湖面很静,湖中的卵石、湖岸的小船、湖边的树林、湖后的远山乃至山上的残雪,在湖里都有着清晰的倒影。早上10点钟,码头的周围是不及散去的晨雾,像披着一件薄纱衣,亦幻亦真。往山上走不久,就可以看到第三个湖,湖不大,先为松树林围绕,再被群山环抱。湖水很静、很稠密,像镜子、也像锦缎。颜色是很纯粹的蓝,只有高山湖才得这样的颜色吧。再往上的路就是在山的中间劈出的,绕山而行。不过路不算太窄,一侧的悬崖角度不算太大,本身也不是太深,所以并不难走。从高处看,我们之前走过的是一个狭长的峡谷——这里的峡谷都不突兀,谷底是圆滑的曲面连接两个rim。峡谷两面的山上,treeline都很分明,以下布满了绿树而呈深绿色,以上光秃秃的岩石裸露着而呈灰色。之前经过的三个湖泊这个时候可以同时看见,它们排着队,一个挨着一个的躺在谷底,我们且将之命名为“高原湖泊串串烧”,呵呵。在阳光、高度等综合的作用下,再加上距离不同带来的视觉误差,三个湖虽都是蓝,却都蓝的很不一样。翻过一个小山头,我们下到了第四个湖的湖边,这是一个真正的冰川湖,湖水是暗绿色,湖面上浮着一块一块的冰。这些浮冰都有至少1厘米厚,个别大的冰块还有自己独特的造型。回去的时候本来想赶shuttle boat,省去最开始沿湖的那段平路,结果到了码头,发现我们没有人带cash,好容易边上有一对特别nice的couple主动提出借我们钱,我们又因为one-way坐船优先级低没排上,看来我们真是与船无缘啊... 没坐成船让我们晚了1个小时到停车场,却也因此在开车出去的路上看到了3只熊:1只熊妈妈带着2只熊宝宝。不过熊们在挺高的山坡上,看得并不真切。毛是深灰色的,爬起来笨笨的像小胖猪。倒是熊宝宝跑起来很快,很cute。我们去的那段时间,这家三口黄昏时常在Many Glacier入口附近溜达,有兴趣地可以去“守株待熊”一把:)

为了贯彻我们一贯的“绝不浪费日落前一点时间”的原则,我们决定开车走著名的Going-to-the-sun Road。这条路是公园里唯一的一条公路,想不出名都难... 傍晚由东往西走这条路真不是一个好主意,太阳非常刺眼,墨镜加遮阳板都挡不住,开车很难受,风景因为强逆光,也不是很好看。路本身连接公园的东西两个门,路的两头分别是紧贴狭长的St. Mary湖和McDonald湖而建的,中段要翻过一座高山。翻山的路是在峭壁中挖出的盘山路,至少对于我这个从平原地区过去的人来说,那还是相当的险啊~~ 有一处路中间断了,就造了一座3个Arch支撑的小石桥连接。美国人对这座桥的建造工艺甚为得意,不知他们见到赵州桥会做何感慨,呵呵。从西门往回开,没多久就看到路边有一只熊,黑不溜秋的趴在一个小沟里。我们赶紧把车停在沟边,那熊离我们的车也就2、3米远,我们抓起相机一通乱拍。那可怜的孩子估计是被我们的闪光灯晃得受不了了,一摇一摆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爬出沟去,消失在夜幕中...

第三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big day,因为我们要走Two Medicine地区经过Dawson和Pitamakan两个Pass的一条长19 miles的loop。开始的若干miles照例是在什么都没得看的树林里。公园的手册上说熊铃声音不够大,建议我们大声说话,因为熊的听力其实并不太好^-^ (Shuier带了一个小口哨,吹起来声音又高又尖,不过我甚为怀疑那个口哨是让熊认为人来了躲开的可能性大,还是让熊以为集合排队吃果果的可能性大)我们在树林里的时候,就轮流搜肠刮肚的背诵还记得的古诗文,呵呵。过了treeline没多久,就到了一大片碎石地的尽头,这里就是Dawson Pass。从这里开始,我们将沿着在山腰上辟出的路绕山而行直到Pitamakan Pass。与我们的路平行的是另外一圈山,我们与它们之间夹着的是环着山的谷,应该是Valley,而不是Canyon。所以说这一趟路虽然长,却走得很值,因为可以将Two Medicine这一带所有的山看遍。走在路上,绿色的山谷像画卷一样慢慢展开,转过一个corner,就是另一个山谷,又一幅画卷,移步换景大概就是讲的这里。谷与谷是不同的,先前的看的是山的棱角,谷底满是深绿色,并且大约因为阳光和距离的关系,就连这些树的绿都分了深浅层次。谷底中间零星的点缀着些蓝色的小湖,treeline已经快到山顶了,中间那一点点灰色的空隙里又塞进了不少白色的雪。后来的谷看的则是湖了。到Pitmankan Pass的时候可以同时看到两个,被一片弧形的矮山分割。我们身旁的那一个不深,里面有两个小湖,挨得很近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蓝色。远的那个谷就是Trailhead所在的地方,Two Medicine Lake的一个角若隐若现。路本身也有意思,是在一片碎石的坡面中间劈出的,不足一米宽。中间有几段会不知不觉地走到山脊之上,看两侧都是山谷,而且即使是在八月底,路上也还会有不少残雪。我们这一路只遇到另外两个solo的美国人,一个和我们同向,一个反向。大概因为hiker太少,路上的雪至少看起来都还很干净。回去的路上又见到了一个挺大的湖,这一带给我的感觉就是:山脊就是用来分割山谷的,而山谷就是用来承载湖泊的...

走了整整一天,回到住的地方,我们都很想泡脚。Shuier灵光一现,提出用屋里的垃圾桶。美国的垃圾桶尺寸真是好啊,刚刚好能同时放下两只脚。而且又没有一般脸盆那么宽,一壶水烧个几个分钟倒下去就能没过脚踝了。那个舒服啊... 遂决定,以后不管去哪,都带垃圾桶一个,泡脚...

最后一天是我们的easy day,虽然Highline Trail也有11 miles多,但我们从Going-to-the-road的最高点Logan Pass出发,one-way走到海拔较低的the loops,一路都是下坡... 我们把车停在终点,先搭shuttle去起点,这两个点之间开车要20多分钟,我和Nevermore很没志气的一路尽在盘算车走了多远,因为我们一会走的只长不短... Highline的路也是在山坡中间劈出的碎石路,但这里有的路段比昨天的陡很多,是笔直的石头山,而不像昨天只是有斜度的碎石山。开始的半段基本与公路平行,在公路上面走,所以看到的谷和开车看见的也差不多。和昨天相比,这里的谷更开阔,像汉堡包,而昨天的更狭长,像肉卷(roll)。不少路段,路两侧的山坡上都长满了草,也比昨天的路显得生机盎然些。后半程,我们的Trail和公路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一路毫无遮荫的地方,那个晒啊... 我们好不容易在路上找到一个刚好容3个人的小石洞,钻进去吃午饭,基本上每个路过的美国人都要感慨一句“好地方啊”,呵呵。这一段路自己一侧的山的skyline很不错,难怪叫做Garden Wall... 谷中夹着一条蜿蜒的小溪,小溪尽头可以一直望见西门附近的Lake McDonald,不过湖水已经淡的几乎看不出颜色。路的尽头就是Granite Park Chalet,一排以雪山为背景的小木屋。从这里往我们停车的地方就是在树林里直下的路,再无可看的了。

10/08-09/2005 ● 再访密北

岩石如画

两年前来密北的时候曾沿着茂密树林里的小径一直走到了苏比略湖的岸边,对于其属于Pictured Rocks National Lakeshore里的狭长的岩石湖岸不过是管中窥豹。这次终于得机会坐船于这世界第一大湖之上,仔仔细细观赏湖岸的每一处棱角。码头所在的Munising,十月上旬的早晨已然很冷,何况船行于湖上时,还有迎面刮来的瑟瑟的风。不过为了便于拍照,我们还是很勇敢的呆在了上层的甲板上。湖水十分清晰地呈现出两种颜色。靠近岸边的部分,由于浅而现出晶莹的绿;深处的水,由于深而显出深邃的蓝。湖岸主要由砂石构成,横向的纹路一道道十分清晰,像是用一层层的薄石片堆砌的。湖水常年的冲刷腐蚀使得岩石与湖水相接的底部千疮百孔,满是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洞穴。湖岸隔开一段,便会有一块岩石深入湖中,周而复始,远看湖岸的轮廓,就呈波浪状的向远方展开。比较有特色的几块深入湖中的岩石,头上有两块立柱的是Miners Castle; 侧看长了长长的鼻子的是Indian Head; 而其下被凿出了一个弧形的洞穴的则就是Lover's leap了。也不知道这些岩石可有与之名字相匹的美丽传说?湖岸之上,覆盖着茂密的树林,树与岩石等高。我们去的时候,这里的树林才刚刚开始变色,大片大片的绿色之上浮动着红色的树冠。没有船的湖岸是极其安静的。柔而韧的水承载着厚而稳的石,足可以入画了。

访瀑深山

Munising往西的Alger County有山、有溪,因而也就散布着不少瀑布。我们从地图上找到了六个作为我们此行的目的地。Alger Fall就在M-28和M-94相交的路旁。我们去的时候水很细,安安静静的贴着石壁藏于树林之中,甚至没有一点声响。第二个瀑布是M-94旁边的Wagen Fall,水量是大了些,声音也有了,落差却更小了。M-94两侧的树不少已变了颜色。山坡之上的颜色分了层次,红的顶、黄的身、绿的足。而道路两边,则是红、黄、绿三色错杂着向前延伸。走进树林之中,不经意的常能见到些特立独行的树。通体或是火红、或是橘黄、或是暗黄,不带一点杂色,十分好看。

第三个瀑布是Au Train,我们没有找到Upper Fall,只沿着桥看到了Lower Fall。至少在我们来到的季节里,这实在不能称作是瀑布。宽阔的石板上有不少金黄的落叶,细细的水顺着石板滑下,冲洗着落叶,像是江南山林一场秋雨过后的景致。第四个瀑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Laughing Whitefish Fall,也确实是一个漂亮到可以入画的瀑布。瀑布的上口很小,缓慢的流水到了这里,一下被束缚住,拥挤着跌落。上口一过,石壁即呈扇形迅速向下打开,愈来愈宽。刚才还十分湍急的流水,静止了一般,在石壁上近乎均匀的铺开。而石壁的表面也并不平整,密密麻麻布着一道道切痕。水在这石上形成的画顿时有了进深。

地图上看,第五个瀑布Rock River Fall就在第四个瀑布附近,但为了找到它,我们却颇费周折。地图找不到,路是unpaved,路上乃至最后到了停车场、甚至整个trail上没有一个标记。我们最后找到的路线是从Rock River Rd转上2276,走大概4mile,在左手侧转上2293,再走大概1mile不到,左边就是停车场了。所谓停车场,也不过就是一个树林里伐出的可容两、三辆车的空地。Trail在过了一个小溪之后也变的非常不明显,只能在树林里辨认前人留下的痕迹。瀑布本身倒没有什么特别,落差不大、本身不是很宽,水流量也就一般。瀑布之下应该就是Rock River,看来河道在瀑布这里转了个弯,倒是有点意思。这个瀑布的乐趣纯粹在于找到它的过程中了。

最后一个也是M-28路边的小瀑布,从西往东一过Au Train就是。瀑布很小很小,简直就像孙悟空的五谷轮回之水:P 不过其后是一个小洞,称为水帘洞也未尝不可吧。

第一·第二

按照顺序,星期天我们走访了Tahquamenon Fall这个密西西比河以东的第二大瀑布(虽然和第一大瀑布尼亚加拉差距不小), Machinaw Bridge这个美国第二大拉索桥和Lake Superior这个世界上第一大湖。Tahquamenon Fall分为Upper和Lower两个部分。Upper是一个独立的瀑布,和尼亚加拉一样,落差不是特别大,但是很宽,水流量也很大。瀑布的中段同样也向里挖进,像个铸造中的马蹄。不知道是不是同时具备宽、矮和水流大这几个特点的瀑布,假以时日,都能成为小尼亚加拉。水中大概是因为富含锰,瀑布跌落的不少地方都呈现出深黄色。瀑布两侧的树有些已变了颜色,大片大片的绿色中于是就探出了一个个红色的、黄色的小脑袋。Lower的瀑布共有5个,顺次而下。在这侧的岸边,只能远望其中的两个。划小船到中间的岛上,沿着trail绕岛一圈,就可以把它们看个遍。每个瀑布单独拿出来看,虽然都没有Upper的壮观,但却或秀丽、或狂放、或静谧、或咆哮,各有各的特色。这样大的水量,原也不需要太大的落差,就可得瀑布之神了。一路往北,就是号称苏必略湖坟地的Whitefish Point了。尽管苏必略湖边最早的灯塔一直在这里兢兢业业的工作着,由于洋流、天气等原因,这里还是集中了苏必略湖最多的沉船。这一带已经是沙滩湖岸。沙滩上布满了还未被湖水磨碎的石头,五颜六色的,十分好玩。

05/06/2005 ● 走过宾夕法尼亚 ● 灰蒙蒙的城市

匹兹堡是我由西向东穿过宾西法尼亚的第一站。这是一座倚着山麓而建的城市,城中的道路不像美国很多大城市那样横平竖直,而是歪歪斜斜,随着山势,随意的交搭着。不少路口,不分大小,都是星型。五条、六条甚至更多的道路由这个星型的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开。

先去的是位于城市中心三河交汇处的point park。匹兹堡的桥可真是多,河上隔开几十米去便有一座桥,有单拱的的吊桥,也有拉索桥,都是可以过汽车的,有的还能过火车。公园门口有块下陷的广场,曾是当年和印第安人发生冲突的地方,河边博物馆附近也有牌子,说明当年华盛顿曾亲自到这里为他的战士选择营地。都说宾西法尼亚是where the country builds,真是名不虚传,走在这里的土地上,似乎是一不小心,就能听见历史的喘息。公园里大多是些休闲的市民,顺着桥步行过河,河的那一侧也是长长的供人散步的河岸。从那一侧往这边看,河边还颇有几座配着铝合金窗户的形态各异的高楼,水中流动的影子和水面上横跨的公路桥相配,也还是耐看的。走的深一些,便可以到三河的交点。从point park的喷泉那里看的并不真切,从这一侧看,“丁”字型的水域就十分清楚了。

从公园里出来,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网上说5th. Ave是最繁华的街道,我却觉得4th. Ave的建筑更好看些。4th. Ave的中间有一个喷泉广场。环绕喷泉的三面,铝合金贴起的墙壁被弄成了褶皱的形状,颇为现代。但由此往下,就都是古典味道颇浓的围廊饰以石柱,外墙饰以石雕的高楼了。

去之前在AAA拿了一张匹兹堡的城市地图,压题照片是从上往下拍的河流穿城而过的景致。我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便决定先去Mt. Troy碰碰运气。在爬上了一个极陡的坡之后,汽车一下子就由山脚陡然上升到了山脊之上。从这里望匹兹堡的城市,是凌乱而略显破旧的。大约是因为山离河太近,从山上只能隐隐看到些河的影子。河的那一侧也是山,山上的房子主要是红、灰两色,形状各异,像一个一个大小不等的箱子被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了山麓上。房子中间,一小块一小块的填了不少绿色,远处还有高高的吊车在工作,很像是回到了国内。沿着Troy的山脊走了一个来回,没有发现什么观景台之类的地方,拿着AAA的地图找人问,别人告诉我说那张照片是在Mt. Washington拍的。

如果说Troy让你不小心窥见了这个城市肮脏、龌龊的台下的一面,那么Washington上展现的绝对是这个城市漂亮、优雅的台上的一面。山上向着河有几个观景台,沿着山脊一路走过,整个城市就像一幅画卷慢慢展开。大约因为是工业城市的缘故,匹兹堡的上空总是灰蒙蒙的,从山上往下看,视野并不开阔,远处的山和房子笼罩在一片灰色之中,也算是美中不足吧。最西面就是AAA地图用来压题的照片,point park这个尖尖的三角为两河所夹。往东走,中间的一小段有些高楼,虽然天是灰蒙蒙的,楼和桥在水中的倒影却还清晰。再往东,河呈之字型,转了两个弯,消失在一片灰蒙蒙中。这一段河上的桥愈密了,河的两岸却都换成了矮矮的平房。

05/07/2005 ● 走过宾夕法尼亚 ● 流水和流水别墅

中学美术课上,陆陆续续欣赏过一些世界著名建筑师的作品。在这些艺术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美国的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和西班牙的高迪(Antoni Gaudíi Cornet)。他们的作品似乎都与自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前者融于自然,后者源于自然。去巴塞罗那看高迪的建筑还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情。无意中知道赖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流水别墅(Fallingwater Villa)就在匹兹堡边上,这就无论如何不能不去了。

连接停车场和流水别墅的是一条曲折的小路。路在山间,两侧只见绿树,只闻鸟鸣,别墅藏于其中,并不能见一砖一瓦。待到路的尽头,转过一个弯去,整个建筑忽的呈现了出来。从这里看是别墅的正面,却不是最佳的角度。不转弯,继续往前走一段,有专门修给游人外观别墅的观景台。从这里看去,别墅下的瀑布共有三级,二、三两级同向,第一级和它们夹着一个直角。水从第一级跌落,转过一个90度的弯,流向第二级。不知道别墅三层楼的平台两两间呈90度角展开的设计是不是受了这下面流水的启发?但总体看来,上、下却是相得益彰,平衡稳重,像一只展翅的大鹏。

别墅共分前后两个部分,照片上常见的是前半部分,共分三层,供日常起居之用;后面另有一个独立的两层建筑,车库、会客厅都在那里。一条顺着山势修建的小路连接前后两个部分。小路两侧没有扶手栏杆之类的东西,只在上面有个顶棚,就着路的高低起伏,不远不近的跟随着。整个别墅从里到外都是横平竖直的线条,基本看不到什么弧形的装饰。它的承重墙均为石头砌成,水平的屋顶以及装饰用的矮墙则都是水泥筑成,清一色的暗黄,简洁统一。屋内的装饰也秉承了这种统一。石砌的墙上横着生出些暗黄色的平板,就是书架、壁柜了,并不需要额外的立板。甚至连很多窗户都是直接嵌入石壁里的,没有额外的框架。那些石墙在外面看来是别墅的外墙,在里面看来是壁柜的立板,在鸟儿看来是山体的一部分,内与外、人工与自然真真是浑然一体了。卧室通常是建在别墅转角的地方,推开窗户,就能听见隆隆的流水声,走到窗前,似乎还有水气迎面扑来,空气里的负离子含量肯定很高...

在我看来,唯一的不足大概是房子每层的高度太矮,都只有2米左右。导游说这是因为当时的人都不高,(30年代),我却怀疑是基于地基承重上的考虑,^-^ 不过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一定是很温馨的吧。后来也去罗德岛看过Breaker家族的豪宅,总觉得住在那样四面都是冷冰冰的大理石的、颇像City Hall的大房子里未必就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闲暇时,还是躲进这深山间的小楼里自成一统来的惬意。

别墅附近的Ohiopyle州立公园实在是乏善可陈。贯穿公园的小溪据说是漂流的好地方,可惜我去的时候水还太冷。有瀑布,有铁桥,有跌宕的溪水,还有两侧满是树的群山,秋天看叶子的季节里当是很美的吧。

05/08/2005 ● 走过宾夕法尼亚 ● 有关战争

葛底斯堡(Gettysburg)有一句很cool的说明词:Pennsylvania is where the country built; Gettysburg is where the country saved. 1863年7月的头三天,后来成为整个南北战争转折点的战役就发生在这里。4个半月后,林肯总统就是站在这里,对整个美国发出民主的号召,承诺要建立起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首先去的是一个关于战争的纪念馆。想不到这个美国历史上极为惨烈的战役,竟始于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而并不是什么精心策划的结果。纪念馆里存放着很多战争遗物,大到机枪、大炮,小到徽章、旗帜,甚至于战士用于睡觉的椅子、居民家里被子弹击穿的门板。这里讲述的都是些平凡人物的悲惨的小故事:一个爸爸牺牲后,怀里揣着的三个孩子的合影被发现,“寻找孩子”的行动最后促成了战后孤儿院的建立;兄弟二人早年分散,之后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相聚就是在他们儿时玩耍的这片土地上,只是这一次,他们的枪口对准了彼此;一个战士临死前,托战友送出一个爱的消息,几经辗转,消息的内容在他的战友牺牲以后再也无从为人所知...

纪念馆的对面就是国家战争陵园。前面是大而空旷的草地,上面只有寥寥几座雕塑,一些灯塔和大炮分散在各个角落。后面是大片的墓地,墓地中央美国国旗下是一个低头祷告的女子的雕像。有些墓碑前还摆着鲜花,寄托着一个多世纪的哀思。这个小镇的四面都是望不见尽头的长满了草的矮山。开车走在其间,隔一段便能看见一座纪念雕塑,都是各个州送来的,不分南北。路边也常有文字的说明,告诉你李将军的部队就是翻过你面前的这个矮山进入的小镇;告诉你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在你面前的这片草地上曾发生过怎样的激战。而作为整个战役转折点的战场就在宾夕法尼亚州立战争陵园的尽头。

一位欧洲画家在战争结束之后来到这里搜集素材,回去创作了一幅著名的全景式的油画“Pickett's Charge”。在这场发生在第三天下午的战争中,南军历经几次反复,最终也未能突破北军的防线。战争的指挥官Pickett对李将军说他已经没有部下了。李将军只好决定撤出葛底斯堡,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大规模北进的能力。宾夕法尼亚州立战争陵园就建在了这次战争的遗址上。大炮按照当时的场景还原,甚至连树木和石头砌成的防线和栅栏也是按照油画中场景复原的。详细的文字说明告诉你当时的军队就是以哪一棵树作为掩护进行的攻击,告诉你他们攻下了哪几道防线,却在哪片栅栏前受阻。文字说明里援引了一位参与战争的军官描述的当时的场景:那些参战的士兵就像grain before the reaper... 在这样一个有着暖暖阳光的午后,看着眼前这片曾经惨烈现在却极为静谧的矮坡草地,真真是“物是人非”了。

葛底斯堡北边有一条在矮山间环绕的scenic way,路上有宾夕法尼亚最古老的covered bridge,和同样历史悠久的石头教堂。还有一个题外话。有一次听美国人聊天的时候说起,从前英式英语“堡”的拼写是以单独一个“g”做结的,后来美式英语演变成了以“gh”做结。那么是不是说还保留着英式拼写的葛底斯堡起码在名字的历史上要悠久于美式拼写的匹兹堡呢?

05/09/2005 ● 走过宾夕法尼亚 ● 田野的味道

从葛底斯堡继续往东,我走的是国家地理上介绍的从Marietta到Gap穿过Lititz的Amish Country Drive。在快要到Marietta的441号路边,有一个不长的trial的入口,trial的尽头提供了一个俯视Susquehanna River的不错的角度。一侧的河道很直,水却极浅,几乎凝滞不动的水勾勒出其下河床的起伏形状。另一侧,水略深些,很缓慢的转过两个90的弯。河的两侧都是铺满了绿树的矮山。

大约因为去的季节不对,路的两侧虽然也有些庄稼,但是稀稀疏疏,不成气候。大片大片暗黄的土地裸露着。从Marietta到Lititz的这一路,真是除了马车什么交通工具都看到了...在Lititz镇上的工艺品店闲逛时,碰到了一个极和善的Amish老太太。我问她在镇上能不能见到Amish人,她摇摇头,说在镇上settle down的Amish人早就被同化了。我问她号称Amish County中心的Lancaster如何,她接着摇头说,none,不要期望在大城市看到真正的Amish人。她告诉我说,大批Amish人都聚居在Intercourse,她有10家亲戚都住在那里...

于是继续沿772往东。越往Intercourse走,乡野的气息果然越浓,成群成群的奶牛悠闲的在草地上散步,就像是回到了国内最广大的农村地带,呵呵。不同的是,国内是“耕牛遍地走”,在这里都是马儿拉车犁地。在路上follow马车的机会还是很多的,至少在短短几迈的路上,我就遇见了3次,看到赶车的有罩着头巾、黑衣黑裙的MM,也有带着草帽、留着像圣诞老人那么长的胡须的GG。他们看到后面有汽车的时候,往往会把马车赶到路边,让你超车,然后继续悠然自得的走着。真是挺佩服也挺羡慕他们这份淡定的,毕竟这里和现代社会的交流是那么密切,他们却始终坚持自己固有的文化。纯粹为了坚持而坚持,不为了标新立异,不为了招觅游客。

Intercourse镇上有一个People's Place,可以买到很多当地Amish人自己做的的手工艺品。这里来来往往的马车就更多了。这些马车不仅知道红灯停、绿灯行,甚至连等待主人的时候也是和别的小汽车一样规规矩矩的守在自己的停车位里。不过如果你不幸在local follow了一辆马车,那就很少有超车的机会了,只有耐着性子跟在后面慢慢的挪啊挪了。

宾夕法尼亚的最后一站,我选择了Longwood Gardens。只不过到那里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了,公园6点半就要清场,所以只来得及走马观花的看看,喷泉也没有看见最好的。不过那里的喷泉设计很多是采用了意大利的风格,所以单是看看喷泉下基座上精致的石雕,已经是一个收获了。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的温室当是整个公园的精华。我不懂花,但单是看看花形、闻闻花香,再瞧瞧四面爬满了墙壁的绿藤,已然赏心悦目了。温室外面公园里面还有好几个各具特色、自成一家的小公园。有的以被剪裁成各式各样或精致、或俏皮的矮树为特色,有的则纯粹依靠花卉的颜色和形状拼出各式各样的图案。

02/25/2005 ● 琉璃世界 ● 天使降落的地方

2月底的Zion,已是春意盎然。早上从高速边的小城Hurrican出发,前往Zion的一路,两侧都是盛开着的樱花和绿色的田野,远处则是连绵的雪山。山很高,远看分不清雪与云的界限。

Canyon Junction往东的9号公路关闭了,所以我们只好放弃了那里的几个景点,一路北上。Zion是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地方,路的两侧都是笔直的山峰,高耸向上,挺拔,伟岸。很多山顶要么覆盖着些破碎的雪,要么岩石本身就呈现出灰白的颜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着与下面的山体不一样的光泽。有些山峰是分层次的,下面像是红色的砂石,而上面则像是灰色的石灰石,两种岩石交界处界限分明。更多的山峰下面的大部分虽然也陡峭,但看的分明是块块嶙峋的岩石的堆积,而上面的小部分却像是一块完整的笔直的石壁,被刀子齐刷刷的切过,还残留着不少雪水或是山洪冲刷过的伤痕。

我们先在Court of Patriarchs的地方看了1995年四月山体滑坡的痕迹,和因此而废弃的旧路,又在Weeping Rock的地方看了瀑布顺着高高的峭壁落下。后半段路是在山中凿出的洞,一直通到瀑布的近旁。走完这两个很短的trail,我们回头再去West Rim Trail。路是贴着峭壁的边凿出的,围绕着山峰层层向上。远处的雪山往往成为了峰回路转之处的背景。路边不时会冒出些蘑菇云形状的石柱,特立独行的那么站着,似乎是在提醒你Zion的山路与其他山间小路的不同。2迈之后,我们来到了Angel's landing Trail的脚下。从这里往下看,有着广阔的视野和极好的风景,在我们的Zion行程里可以名列榜首了。暗绿色的水携泥土缓慢而艰难的在群峰间穿梭,每绕过一个山峰,都要转过一个270度左右的弯,我们便在其中的一个峭壁之上观望。水是桀骜不逊的,但这里耸立的山却能让水规规矩矩的受着束缚。路夹在水和一侧的山峰之间,以一样的形状和水平行的前进。Angel's landing其实只是一个矮峰,但险的很,几乎没有路,只贴着地面围绕着山峰,拉着些铁索,一则指明方向,二则用以借力。一个从上面下来的美国GG跟我说,不steep,但是很scaring...我试了一小段路,最后还是放弃了,呵呵,不是Angel嘛,当然就没有那样容易的在上面landing了。山间的天气是多变的说法,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一路上下,阳光时现时没,而山顶的Angel's landing,在我们到达的时候,甚至飘起了小雪。一路上,有阳光处,山石就会透着黄橙橙的光泽,绚丽耀眼,而阳光一过,同一个地方却又马上变得黯然无光。说阳光是Zion的一个塑形师当是不为过的。

最后去的是最北端的Riverside Walk,沿着溪水贴着石壁缓缓深入。路的尽头就是The Narrows的开端,可惜现在到底太冷,无缘享受戏水的乐趣了。两侧的石壁贴的很近,像是为Narrows搭了一个天然的石门。背景是灰白色的山,尖耸的顶峰,霎是好看。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满了入口,溪水很清,很缓,顺着石门转了一个圈,进去,便不再能够看见。

因为9号路的关闭,我们只能绕回来从15号高速路换14号山路去Bryce。大约因为海拔的关系,14号路两侧的山上都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与Zion真是两重天了。山间偶尔可见裸露的赤色山石,更多的却是松树。绿色的树叶上压着白色的积雪,密密麻麻布满山间,真像是一个童话的世界。

02/26/2005 ● 琉璃世界 ● 寂寞的城市

与Zion相比,Bryce是一个充满了阴柔之美的峡谷。仿佛是把Zion里面所有的石头,按比例缩小了再缩小,一股脑的投进山间,就成就了一个Bryce。

Bryce的冬天无疑是美丽的。周围的山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山坡上的雪以优美柔和的曲线泻入谷中,而谷底耸立的石林各个都像是扎着围裙的稻草人,积雪让人人头上都带着一顶白色的小帽子。所有的稻草人都这样沉默的站着,而冬天下到谷底的人很少,这些沉默的人组成的城市就更加寂寞了。一侧的山坡上还有不少洞穴,整齐的排列着,倒像是这座城市的墓地了。从最北端的Sunrise point到最南端的Bryce Point,好些Overlook的地方可以让人从各个不同角度观看这座城市。山顶上雪很深,大多数指示的路牌和用于保护作用的铁栏杆都被埋在了雪中,更不用说trail了。只有前人在雪中踏出的小路告诉了我们沿着rim行走的方向。

最可惜的是Navajo Loop大约因为有些段过陡的缘故,被关闭了。幸运的是,Queen's Garden Trail仍然是开放的,让我们有机会循着前人的足迹下到谷底。从上往下的路,也是一个从俯视到平视再到仰视的过程。平视让我们感叹这些看似一样的石头其实也是千姿百态的。很多石柱看似各自独立,其实在下面都是连为一体的。这些石头在谷底也是分层次的,透过秀气、颀长的两块石柱间的孔隙往下看,看到的往往又是另一个峡谷。有的地方路钻过了石头上洞穴形成的天然石门,有人在石门处堆了一个像模像样的雪人,很是有趣。下到Trail的尽头就该仰视了,那些从上面看小小的石柱一下子就被放大了,像一个个高大的石碑环绕在四围。若是这些石碑再长大一点,长一点,可不就是第二个Zion了?回到高处,我们贪心的想继续走Fairyland Loop,寻找Chinese Wall和Tower Bridge。这一次,那里只有厚厚的积雪,没有前人的脚印了。我们凭着感觉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跋涉,拨开厚厚的积雪去寻找埋在里面的路牌,半个小时以后还是放弃了,呵呵,看来要做一个开路先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那里的雪也真深,1米多长的登山杖都插不到底...

因为要开车赶到Moab住宿,我们3点半就离开了Bryce。从89到70,一路上风景变幻。Bryce刚出来的那一段还是有不少类似的红色砂石组成的岩柱的,比如Red Canyon,慢慢的,灰色石灰石为主体的山群开始混入,直至完全取代。一些路段的近处是大片大片的草原和漫步其上的牛群,背景是连绵的雪山,很是好看。草原远处的烟因为无风,笔直的冲入天空,也可算是“草原孤烟直”了。石灰石的山体也是变化的,开始的部分土质松散,山坡上往往长满了树木,到后来,山体渐趋坚固,岩石在路的两侧直直的削下,也再看不见一点绿色。再往后,大约是因为已经接近了峡谷地的缘故,红色的砂石又逐渐取代了石灰石成为了主流的颜色,只不过这一次红色砂石组成的山体开始连成一片一片的,不再是Bryce那里的石柱了。山体之间又有不少的沟壑,峡谷地貌已经初见端倪。

02/27/2005 ● 琉璃世界 ● 大地的伤痕

因为只有一天的时间,说是去Canyanlands,实际去的只是其中的Island in the sky部分,而且是Sedan所能到达的更有限的那一部分。

先去的是边上的Deadhorse Point State Park。彷佛是我们脚下踩着的高地忽地陷了下去 —— 不是一刀切下的那种笔直的陷,而是一级级台阶的那种跌落的陷 —— 成就了面前的这个峡谷。峡谷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颇像新疆、甘肃那一带的魔鬼城,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属雅丹地貌了?“鹅颈”的比喻是很恰当的,科罗拉多河无声的绕过狭长的低地,像围在颈上的纱巾,飘落在谷底。环绕在四围的高地,间或的,有极薄的山仞像山谷里延伸,侧面看去层次分明,上亿年的历史,十数个地质年代形成的不同种岩石,无声的在这里剥落。谷底并不空旷,不规则的在些地方冒出些锥形的城堡一样的小高地,像是一座座漂移的海上灯塔。大概这就是Island in the sky名字的由来?

进了公园之后,按顺序,先去的是Neck Spring,感觉就是走在了一片伸进谷底的山仞上。山仞表面,是细腻松软的砂石,非常平整,尽头,一块五六米高十来米长的岩石巍然。贴着石头一侧的边小心翼翼的绕过去,豁然开阔处,是又一片谷底。想起中国古代园林建筑,总喜欢在入门处搭一座假山,遮掩住园中景致,这块天然的石头大约也有这层意思吧。那个地方大约去的人不多,砂石地上只有我的一串脚印孤独的躺着...第二个目的地是Mesa Arch,悬崖尽头,一石凌驾。这个Arch的最大特色,就是可以透过它与悬崖边缘组成的空洞俯视谷底。

接着往南走,去了Grand View Point Overlook和White Rim Overlook。这里的trail基本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路”,你可以在乱石堆中随意的走,直到没有路的悬崖尽头。地上不断的有些像敖包上摆放的“石头堆”,指引着trail的方向。一块贴着悬崖边的大石头,浑身布满了典型的海水侵蚀过后留下的浅坑,大约可以作为上亿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汪洋大海的佐证吧。这是真正可以触摸到的没有办法伪造的历史,在上亿年的时间面前,人真是太渺小了。这里看的峡谷是分了层的,谷底干涸的大地千疮百孔,一片片深深的裂痕塌陷下去,是又一片谷地。那些伤痕,都用白色的砂石勾勒了边缘,大概就是White Rim Road名字的由来。站在上面俯瞰下面的峡谷,White Rim Road上停着两辆SUV,几个坐在边上野餐的人正在俯瞰峡谷里的峡谷,看的我那个羡慕啊...

回头往北走,在Green River Overlook上看Green River,就是峡谷里的峡谷底的一条蜿蜒的小溪 —— 却比小溪厚重 —— 那么安静,几乎看不到流动,似乎有一天,就会突然被两侧的土地湮没。一样的,没有trail,却可以在乱石上随便的走,一个一个山仞的翻过去,直到累了为止。最北边的Whale Rock和Unheaval Dome,是几块光秃秃的大石头,站在上面往下看,是和先前的峡谷地迥异的地貌了。土壤层越来越厚,不再是光秃秃的乱石堆了。杂草,甚至不少低矮的树木都在这里的土壤上扎下了根,断断续续的,竟然也有了不少绿色。

12/22-31/2004 ● 佛罗里达的冬天 ● 我和Mickey有个约会

纵观十日的佛罗里达之行,最激动人心的还应该算是奥兰多的迪斯尼世界。受时间和门票的限制,我们只能选择两个主题公园和一个小公园,大家讨论的结果是23号的MGM电影城,平安夜的Magic Kindom和圣诞节的Disney Quest。

MGM里有很多以著名电影为背景的游戏和表演,并不只局限于Disney自己创作的动画电影。在白天的各个表演中,最有特色的大概要算Indiana Johns的现场表演。表演内容都是来自三部电影中的场景。追击、逃跑、打斗,以及各种陷阱的设置都非常的真实,最后甚至还现场搬运来了飞机和越野吉普,当场燃烧...以至于主持人开玩笑的说,扮演Indiana Johns的演员和Harrison Ford的区别就仅在于他们身价的不同...大概是因为美国人比较喜欢欣赏轻松的歌舞剧吧,MGM里也有不少根据动画电影改编的轻歌舞表演,如《美女和野兽》、《美人鱼》等等。布景非常精致,演员们载歌载舞,十分热闹。游戏里最具特色的大概算是Tower of Terror,里面传出的喊叫声几百米外都听的清清楚楚...模拟自由落体的下落过程,反复好几次,而且每次都能持续一、两秒钟,足够让你体会那种近乎凝滞的心跳。最恐怖的是,无论上升还是下降都毫无征兆,似乎任何一个时刻,任何一个位置,都可能停滞,可能上升,可能突然自由下落...晚上的米老鼠斗恶龙的表演可算是这一天里的一个高潮,能容纳近万人的露天观众席座无虚席。表演场地是一个半圆型的水池,水池中央建起了一座人工小山,戴着魔法师帽子的米老鼠就在上面指挥水池里的表演。先是巨大的水幕电影,水花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搭起了三个巨大的椭圆形水幕,光柱从小山上打向水幕,在以往各个迪斯尼创作的动画电影中曾经出现过的卡通形象一一登场,衔接十分巧妙,很是炫目。紧接着是不停变幻着样式和色彩的喷泉,还有卡通人物们坐着漂亮的彩船巡游。最后,米老鼠点燃了水上浮着的油,火从水池中央迅速向两翼散开,很快,整个水池就成了一片火幕,米老鼠在火幕后面的小山上跳舞,很是好看。

Magic Kingdom比MGM大了许多,从停车场下来,要先坐Pluto号shuttle,再换高架小火车,才能到达主题公园的正门。我们不到9点到达正门时,已是人山人海。拿着地图,赶场一样的一个一个地方跑,拿fastpass,一边啃面包一边排队,从早上9点到晚上10点看完焰火出来,大概也就才转了园子的2/3不到,实在是太大了...园子里又分成了几个部分,比较刺激的游戏主要分布在Tomorrowland和Frontierland。我觉得最有特色的还应该算是Tomorrowland里的Sapce Mountain。通俗的说,就是一个室内的大过山车,但整个布景相当精致、逼真。坐在高速运行的过山车上,周围一片漆黑,只看得见无数的星星金光闪闪,看不见前方的轨道,看不见任何别的风景,就好像置身于宇宙之中,你不知道所处的是一个怎样的场,只能像一个质点一样做着自己无法控制的快速运动。另一个有特色的节目是3D的唐老鸭音乐之旅。各式各样的卡通人物在你眼前飞过,让你忍不住想伸手去摸。大大的蛋糕递到你的眼前,还伴随着浓郁的香味... 整个影片秉承了Disney一贯的风格,活泼、幽默,很值得一看。还有值得一提的是Tomorrowland里的几个机器人主持的游戏。Disney里制作的各种机器人都有精巧的关节,细致如翻书、取纸等工作,都做的十分到位。大概因为是圣诞节的前夜,Disney除了常规的下午游行,还增加了一场晚上的灯车游行。游行开始前,道路两侧的孩子们分别喊“Mickey Mouse”和“Donald Duck”打着擂台,游行最后,圣诞老人乘坐在堆满了玩具的灯车上向两边所有的人问好,节日的气氛十分浓郁。晚上9点20分,开始放焰火。有一飞冲天凌空炸响的,有飞到半空中组成各种各样的拼图的,还有从地上边升腾边炸裂如万马奔腾的,不断变幻着照明灯的城堡在焰火为映衬下,以夜空为背景,美不胜收。高潮处,还有电影《Peter Pan》里的小精灵顺着预先架设的绳索,从城堡上飞下。

第三天在Disney Quest里呆了2个钟头,并不是很值得。那里主要是各种仿真电子游戏。Disney真是一个创造了奇迹的地方。 30年代,奥斯卡甚至专门为其设置了一个奖项“Creation of Mickey Mouse”,可见其影响力之大...同时,Disney又是在不断发展中的,这几年创作出来的卡通人物被不断的加入到主题公园的各种游戏中,甚至连刚刚出来的电影《Mr. Incredible》里的超人夫妇也出现在公园里和大家合影。和国内的游乐场比起来,Disney并不以游戏刺激性取胜。相反,它更注重游戏的故事背景和周围布景的精致,使人如身临其境。

12/22-31/2004 ● 佛罗里达的冬天 ● 大沼泽地——火的杰作

在Everglades国家公园,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解说词,“Fire sculptures the forest”。历史上无数的火灾,还有相对来说很少量的飓风,塑造了今天那里森林的形状。解说词里甚至还称那里的森林是一片“Fire forest”。远远望去,整个大沼泽就是一片苍茫、寂静,泛着暗黄色光泽草地。近看,草地上坑坑洼洼的,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水坑,这才名副其实。解说词上说,人类至今没有踏遍这个国家公园的每一寸土地,没有人真正知道在这些浓密的草,散布的水之下,到底隐藏了多少动物。

我们去那里的主要目的是看鳄鱼,但那里繁多的野生动物种类给了我们意外的更丰厚的回报。我们先去Visitor Center打听路线,那里的工作人员除了推荐Ecology Pond之外,还告诉我们一过边上的一座桥,就可以看到两条鳄鱼。我们问是不是每天都能,他非常肯定的告诉我们“Definitely”...于是就去了。果然刚一过桥,就看见池边的地上立着一块牌子,写着“U.S. Property”,牌子下面,两只鳄鱼头挨着尾巴,一动不动。两只鳄鱼的身上都干的很,头朝着我们的那只大张着嘴,酣睡正欢。我们站在离它们两三米远的地方观察了一番,一致认定是两只假鳄鱼,至少也该是标本...于是第一个想尝螃蟹的人就走过去,准备骑在一只鳄鱼的身上照相...大概刚刚把一只脚伸进两只鳄鱼中间吧,其中离水池近的那只突然跃起,在空中转了一个90度的弯,重新落下,头朝着水池。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它已经完成了整个高难度动作,又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而另一只鳄鱼,大概是察觉到我们想坐的是它的同伴而不是它自己,是自岿然不动。呵呵,美国到底是什么都不造假啊...看来那些鳄鱼的生活也真是有规律。工作人员能“definitely”的告诉我们它们每天都会上岸晒太阳不说,他们晒太阳的地点还是固定的,以至于都能竖起那么一个牌子...后来看了解说词,才知道,原来鳄鱼捕食的策略就是假装“Dead Log”,把我们也欺骗了。Ecology Pond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面积不大的一个小池塘里居住着数不清的动物。水池里有趴在水里晒太阳的鳄鱼,有慢慢游着泳的大海龟,有数不清的颜色鲜艳的小鱼,还有各式各样唱着歌的水鸟,水池边上的陆地上,有长着和树叶一模一样的绿色翅膀的蝴蝶,还有公然晒着太阳的细细的蛇。这么多动物不和平的相处在这么一个狭小的池塘环境里,“生态池”也算名至实归了。

大沼泽地再有就是看海。墨西哥湾的水是黄绿色的,很平静,上面星星点点,布满了绿树覆盖着的小海岛,远看那些海岛,就像是一个个绿色的小土堆,搁置在了这巨大的黄绿色帷幕之上。云很低,也像是被风吹过的那样奔跑的姿势。岸边是各种姿势的树,在这里,大概风才是这些树的雕塑者吧。

我们选择了下午4点半起航的Sunset号帆船去看海上日落。那个帆船的主人是个一脸沧桑的美国老人,他驾帆船出海已经有38年的历史了,不知怎么的,就让我想起《老人与海》里面的那个老渔夫,呵呵。帆船上除了一面三角帆之外,还有两面主帆,除了在刚刚离港和最后返港的小段距离里是靠机械引擎,其他时候都是靠这两面帆兜来所有需要的动力。风非常大,一路上,船都以一侧几乎要贴住海面的倾斜程度前进。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后来看见老船主镇定自若的坐在那儿,一下子就放心了,呵呵。整个航行过程中,最欢乐的就是看见了一群群的dolphin。真是人来疯呢,一看见我们的大船驶过,一群群深灰色的海豚就围拢过来,跟着我们的船一路游泳,欢快的跳跃着。这可比公园里特别训练出来的海豚表演有意思,何况你还知道这些海豚是特意为你进行义务表演的呢...归航的路上,正好看日落。看不到太阳,只有满天红彤彤的云。一样的红色,却分着层次闪现着不同的亮泽。一道道清晰的勾勒出奔腾着的云的轮廓。明天大概又会是一个好天吧。

12/22-31/2004 ● 佛罗里达的冬天 ● 孤岛上的城堡

在Key West的唯一的一天时间,我们给了这个孤岛上的国家公园,Dry Tortugas。从Key West出发,我们乘坐的Yankee Freedom号要经历单程2个半小时的航行,才能抵达这个海上小岛。船长告诉我们,这一路上经过的所有大大小小的岛,只有一个是已经开发的,其余都还是无人涉足的处女地。刚开始的一段航程,风平浪静,我们就在船长室里呆着,听船长解释各种各样仪表的使用。船长说一般风过8级,他就不再出海了,问他怎么判断的,他说经验,看港湾内的风力就可以预测外海的风力了...我们又问他如果风浪特别大,他能做什么,船长回答“Nothing”。自然这个东西,你真是不佩服不行,这么大一条机械船,就和《老人与海》里的小渔船一样,在真正的大风浪里,只有任凭风浪蹂躏、颠覆的份...后半段,风浪渐大,船行水中,就如前几日在Disney坐的过山车一样,十分颠簸。一般是左右晃动,有时刚好迎着浪尖冲上,然后跌落回海面上,浪尖和海面往往能有好几米的落差,轮船做的可是真实的自由落体运动了...我一直在2层的甲板上站着,风非常的大,迎面吹来,让人窒息。 船晃动的厉害,一路只能紧紧的握住船边的栏杆,一不小心就会东倒西歪。不时有大浪借着风力,打上2层的甲板,打在身上,打在脸上,很咸的味道。等到下船时,已是满身的盐巴。

城堡是六边形结构,共有三层。六个角上都各有一个小城堡突出,可以保护两侧的城墙。这座以松软的岛上沙石地为基础的城堡始建于19世纪中期,是当时囚禁于此的犯人们修建的。距离城堡十来米的地方,围绕城堡一圈,建有矮矮的堤坝。堤坝以内,城墙以外是护城河;堤坝以外就是望不见尽头的墨西哥湾了。小岛无淡水。开始的时候,人们从外州运来巨大的石头,存储降雨。石头当中出现裂痕,海水趁虚而入之后,人们只好放弃储水,利用从外面运来的燃料,制作蒸馏水。大概是由于地基过于松软,城堡还未完全建成就停工了。现在城堡的顶上,除了保存完好的灯塔和几座也许已经打不响的陈年大炮之外,就只有一堆堆的乱石和丛生的杂草。顶层的地上,经常可以拣到小块的珊瑚,大约是某个风高浪急的日子,被从海岸边刮上来的吧。城堡底下两层的建筑还是很严谨的。砖头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城堡内墙上都是弧形的拱门,砖头被很平滑的切割成需要的形状,衔接也很紧密,几乎看不到什么坑坑洼洼的痕迹。从城堡外墙的炮洞里望外看,是蓝色的海、绿色的树,不过当时在这里劳作的囚犯们大概从来也没有心情欣赏过这里的景致吧。

从顶层的一个角上的塔楼往下看,沙滩从小岛的一个角上呈“之”字型伸向海的深处。下去一走才知道,开始的一段是沙滩,到后来,几乎整个岸上都堆满了珊瑚的尸骨。这里的沙子很细腻,不时可以看到各种珊瑚、海螺、贝壳,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海洋动植物的遗骸。到了深处,地上全部是珊瑚的碎片,有人用很多死去的大海螺在路上整整齐齐的码出两条直线,直线之间就更像一条路了。我们沿着分隔护城河和墨西哥湾的堤坝绕着城堡走了一圈。城堡背后有几个一米来高的小石柱伸向海里,大约是以前曾经使用过的码头吧。现在游轮都停泊在了城堡正面的码头上,相比起正面那样多的游轮、海上直升飞机、游客,城堡背后鲜有人来,这曾经的码头估计也只能独自品味这“浪打空城”的寂寞了吧。

因为船上的snorkel数量有限,我没有借到设备,于是只好改潜水为游泳了。好在那块水域水浅的很,一般游泳,甚至不用潜泳,就可以挺清楚的看见海底的生物了。我们去的那天,云层很厚,没有直射的阳光,所以水下的生物也黯淡的很,没有多少光泽。最多的还是密密麻麻的珊瑚碎片,还有一簇簇的水草,有黑色长着花纹的水生蘑菇,有飞快的穿梭着的各种颜色的小鱼,有整个表面都已千疮百孔的石头...在海里游泳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看准浪的方向,如果和浪平行,不用怎么花力气,几个浪头过后,人就能漂到离岸二、三十米远的地方;如果和浪垂直,大概因为海岸边的浪到底是温和的,冲上、落下,还是享受的很。后来坐在很浅的沙滩上等浪,海水也就刚刚没过胸部的样子。谁知道浪一来,坐着的沙子跟着同时往下陷,浪尖到时,整个脑袋已经都没在了水下面,呵呵。海水那个咸啊...浪推到了岸边,虽然已经不高,或者可以叫做是“强弩之末”了,却依旧有力气,我用手牢牢的撑着沙滩,有时还会被推的向后退好些。不过也有趣,就像是在坐一个巨大的、全方位的按摩椅呢。

12/22-31/2004 ● 佛罗里达的冬天 ● 大西洋边的海滩

佛罗里达的海滩我们主要去了两个,Miami Beach和最后一天归程中经过的West Palm Beach。

夜晚的Miami Beach非常寂静。很远的水天相接处,断断续续的是闪烁的灯光,大约是当地的美国人开着游轮在海上举行Party吧。高楼就着海岸线的形状向两侧排开,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旅馆。南面很远的地方,闪电在云中穿梭,映红了那里的天空。白天再去South Beach,海滩上非常拥挤,到处是躺着晒太阳的人。在白天里仔细看大西洋,总觉得至少在迈阿密这一段并不十分干净,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大城市的污染有关。西棕榈海滩据说是佛罗里达最漂亮的海滩,于是我们在返回的路上就顺道拐过去看了看。车刚过桥,就驶上了整洁宽敞的马路,两侧是整整齐齐的棕榈树,列队站立。路的尽头就是海滩。海滩不宽,也就二、三十米的样子,却挺长的,隔开一段距离就有一堆石头散乱随意的码放着,向大西洋里伸去。我们去,正碰上涨潮的时候,风也很大,浪借着风势,又高,又急,向海岸边推来,撞在石头上,真真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大约是因为浪大,海里有不少surf的美国人,有些大概是刚学不久的孩子,俯卧在滑板上在浅滩冲小浪;海的深处,有两三个人,立在滑板上,等待大浪,就着浪的潮头,翻腾、旋转、落下,重新立于波浪之上,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美丽的曲线。

海的馈赠

从Miami出发,到Key West的佛罗里达1号公路,是一条名副其实的跨海公路,数不清的桥串起了大大小小的岛屿。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壮观。如果是早上,阳光刚好能把水面照的金灿灿的时候出发,也许会更好些吧。桥大约还要是那种跨度和高度都很大的拉索桥才好看,就算是那么著名的7 Mile Bridge,坐在车里,也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远方桥的形状,甚至于更远处的陆地。桥贴着海面折的几个弯看的清清楚楚,一点神秘感也没有了,呵呵。

海的馈赠最主要的自然是种类繁多的海鲜,特别对于我们这样从内陆州过来的人,实在是挡不住的诱惑啊。Key West的游轮码头有一家卖Live Seafood的超市,虾、海螺、各种大小的贝壳、龙虾、螃蟹、牡蛎,还都不贵。不过大约是因为美国人嫌螃蟹壳剥起来麻烦,这里卖的螃蟹都是正在换壳的不用剥的软壳蟹。 我们提了好几袋海鲜回家,用自己带去的小电炉,清水煮着吃,整个屋里都飘着那么一股子香味啊...说到虾,那个超市里卖的都是不带头的鲜冰虾,我们吃到的最好吃的虾,还是在大沼泽地国家公园的码头买的用作bait的虾,大小适中。晚上带回家里煮着吃,一个个扔进锅里之前都还是活蹦乱跳的,味道那个美啊,呵呵,在这里当鱼可真是有福气啊...

09/03-05/2004 ● 风城芝加哥

建筑

利用劳动节的周末去芝加哥只是源于一时的冲动,和刚好可以蹭车的机缘。

车进Indiana的时候开始下雨,当时还在想运气这样不好,谁知进入Illinois后,却既不是Michigan的阴云密布,也不是Indiana的细雨绵绵,竟是艳阳高照,顿感是个大好兆头。阴差阳错间,车子把我drop在了22街,下来竟就是仿北海九龙壁的中国城。直接上了地铁红线一路往北到了住的地方,再出门已经两点半了,直奔loop而去。

如果说在很多地方都可见摩天大楼的话,在Chicago却能看见并不常见的摩天大楼群。世界第二高楼sears tower淹没在这高楼的海洋里,竟并不怎么显眼。Sears tower建筑本身也许并无太多特色,铝合金窗户堆砌表面的几块大积木拼出了整座高楼,难得的是它的高度和年龄。从sears tower一路往东往北步行到Wrighley Building,觉得这一带真是集Chicago建筑之大成。从文艺复兴时期到20世纪各时期风格的建筑,从夏加尔用马赛克拼起的色泽鲜艳的壁画到毕加索千人千种理解的城市雕塑《无题》,这一带可看的东西极多。比如Bank One Building那从下往上收起的完美曲线,比如那可以从外面透过玻璃看到里面所有水管布置的构思,比如那些随处可见的成圆弧形表面的大楼...Chicago引以为傲的建筑绝不仅仅是摩天大楼。但是最具特色的我想该是Marina City。刚从loop北端出来的时候,看地图快要到那两个“玉米棒”大楼了,就开始四处寻找,看谁都像。但当真正的大楼忽然出现的时候,依然能一眼就认出来。下半部车库里停满了车,恰似无数的玉米粒填满了整根玉米棒。往东已经可以看到Bridge和其两侧的大楼了。隔着河从各个角度看这些建筑群,各有各的特色,都很不错。 六点的时候,坐巡湖游的船开始90分钟的旅行。讲解不错,可惜听得懂的不多,只隐约记得他说这条河是世界上唯一backward的。不过喜欢他说的“一路,你都得仰着头。”我更喜欢沿河而行的那一段,穿梭在高楼大厦群里辟出的河谷上,感觉还是很好的。而且不经意的回头,往往会被夹河的高楼、弯曲的河道以及连接的铁桥所组成的景致震撼。隔河观楼我见过不少,两岸紧贴河面俱是高楼,这却是第一次。船一驶进Lake Michigan,船上很多人都激动地站起来了,我倒觉得一般了。其实我更prefer浦东或者是Toronto downtown那种一高塔+如干中等楼+若干弧形顶矮楼组成的错落有致的skyline。湖上看Chicago从Sears tower到John Hancock一线高楼组成的skyline,气势固然是有的,总觉得单调了些。建筑本身细致处的活泼,乏味的折线是体现不出的。也许夜景会更好些吧。

晚上回来怕南边不安全,一个人终于没敢去china town,很没面子的在号称美食之城的chicago吃了麦当劳...不过后来知道麦当劳发源于chicago,呵呵,心理总算平衡了一点...

美术馆 繁华一英里

早上起来踩着美术馆开门的时间赶过去,迟了10分钟,买票的队伍已经排到了门外...美术馆很大,单是挑选几个展馆看,已经用了近四个小时。售票也有意思,写着建议票价12元,但是具体出多少钱买随意。先上二楼看画展,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油画看的还比较舒服,到了后面现代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作品就不知所云了...可以看得出来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确受人体解剖学的影响。在这之前的人体绘画,裸体的很少,而且露出的手臂和小腿的部分也都是表面轮廓的勾勒,不像文艺复兴时期,大量裸体人物形象的出现,伴以匀称的比例和细致的肌肉刻画。那个时期似乎特别注重写实,很多建筑、场景的描绘细致到建筑上每一处装饰或裂痕,简直与现代照片无异了。相比之下更喜欢中国画,工笔只是用笔细腻,非完全写实,更不用说别的了。总觉得寓作者之心情、思想与其中的作品要比单纯的写实有意义。不过印象派后印象派的作品似乎就到了另一个极端,思想心情都有了,本体却迷失了,抽象到似乎不需要借助客体来表达。蹭着听了一个美国人讲解一幅叫《老吉他手》的作品为什么反映了愤怒的情绪,还是看不出来,呵呵,边上另一个美国人也看不出来,就说拍下来带回去再慢慢研究。而介于两个时期之间的19世纪欧洲的作品,也能看出过渡的痕迹。比如一幅描绘建筑工人的作品,就特意将手夸张放大,而另一幅描绘奔跑的雕塑,写实的基础上对腿部做了夸张处理。一楼的中国展厅没有去,呵呵,肯定不如国内的啦。当代展厅的入口处居然以一幅很大的不是特别像的毛主席像做招牌...其他比较impressive的就是欧洲的盔甲展和兵器展。

出来以后去了不远处的Grant Park。喷泉很不错,三层,层层向上,最上层平地拔出一根几十米高的水柱,琴弦的形状在其侧飘落,煞是好看。公园夹在Michigan Ave.和Lake Michigan之间,以后面的摩天大楼为背景,绿树成荫,遍地都是青草和鲜花。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有这样一片绿地真不容易。公园里人特别多,湖上也是千帆竞渡。在美食街买了一个意大利牛肉三明治,肉的味道不错,面包却是又冷又硬...

从公园出来已经四点多了,坐车直奔大桥而去,开始我的Magnific Mile之行。觉得没有想象中的好,大约是因为期望值太高的缘故。比起购物,我倒更喜欢loop中间那样看建筑的地方。本着坚决不逛肯定不会买东西的店的原则,去了Disney store,买了一只Nemo,呵呵,也算是逛chicago最繁华商业街的一点收获。六点多上了John Hancock。湖岸线很漂亮,包括Navy Pier在内,几个码头伸进湖里。看loop里面的区域,sears tower真是一枝独秀啊,周围的摩天大楼似乎只起陪衬之用。湖边倒是另有一座高楼和sears tower遥遥相对,我旁边两个美国人还不停的争论到底谁高:P

因为多云的缘故,没有看见日落,太阳还在很高的地方就被云层淹没。但一轮红日挂在一片灰蒙蒙的无甚高楼的chicago广阔的西郊之上的景象还是很impressive的。日落之后首先亮起来的是街道。一条条彩色的光线勾勒出城市的轮廓伸向远方。高楼也渐亮了。真怀疑Chicago城在限电,大多数高楼都只有几盏摇曳的灯,sears tower干脆暗的无法看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末反而如此...

博物馆

第三天找路加倒车,9点起来,12点才到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和我想象的大不一样啊。有些类似国内的科技馆,但是当然要高级很多啦。感觉更像是for children的科普讲座,虽然号称all age都可以找到想要的。很大,转了很久也舍不得出来,直到关门才被赶出来,弄得没时间去心仪很久的Hyde Park:(看了飞机上的各种仪表使用,看了火车翻过崇山峻岭从chicago开到Seattle。不过那个模拟火车估计有年代了,不时看到工作人员来回走动,将卡在半路上的火车推一把,使其得以顺利前进...对于我来说,比较impressive的是看了从细胞发育到成形胎儿的各阶段标本,很详细清晰的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也挺好玩的(说实话,觉得这样做有点不人道,即时是尚未出生的胎儿,也该有自己生命的决定权的)。还有就是看到了小鸡的孵化,刚出生的小鸡好让人怜爱...

最后一天坐车去了Museum Campus。不算路上,给自己留了6个小时,满以为3个博物馆每个两小时刚好,谁知道最后只完成了一个半。

第一个去的是shedd水族馆,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水族馆。觉得国内很多水族馆总在攀比谁的观光隧道长,谁的玻璃更先进,弄得水族馆几乎成了娱乐的地方,而迷失了作为博物馆本身的教育作用。Chicago的水族馆也有几个水底观赏的地方,但更多的是最朴素的展览方式附以详细的讲解。从南美的亚马逊河到美国本土,包括亚洲、欧洲、大洋州,不胜数的种类,很多水生动物都是以前从来也没有见过的,比如一种完全生活在水里的猴子(左图)...馆里有几个讲解员在各个站台前随时抽讲,如果运气好就可以蹭着听诸如寄生关系、水位的影响等等有趣的东西。还看了给企鹅喂食的表演,呵呵,没想到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磨磨蹭蹭的企鹅游起泳来还是很快的...海豚表演历时半个钟头,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美国的风格,一开始20分钟都是主持人在台上插科打诨,绝对只要去最后10分钟就足够了。

Museum Campus所含的三个博物馆都是Lakeshore Drive上,沿着湖边小路边走边看Chicago的湖岸线,还是很惬意的。Navy Pier前无数的帆船泊在港湾里,Chicago真是一个既能创造生活,又能享受生活的地方。

在剩下的两个博物馆中,抛硬币决定去Field:P。里面正在办一个关于紫禁城的展览,因为citypass不cover这类special的展览,就没有再买票进去。看到门票上印着乾隆的印章,呵呵,没想到在西方,乾隆的风头压过了他的爷爷和明朝所有的皇帝,俨然成了故宫的形象代言人。Field可真是一个以教育为主的“博物”馆了,无所不有。挑着看了埃及文明展和地下展。埃及文物展以金字塔为载体,其实里面有价值的文物很少,倒是解说本身很有价值。看了一整个展厅的木乃伊,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甚至猫的蛇的...因为埃及人很相信神prefer附身于动物出现,所以动物木乃伊非常多。走了一圈,也好歹知道了金字塔里面长啥样了,呵呵。地下展内容一般,形式倒是挺有心意的。沿着它的设计路线走,就像是从地表开始逐步向下,看植物,看细菌,看土壤。最后还有很多游戏,都是教育小孩子要保护土壤。呵呵,这样的教育效果应该比政治课效果好...

04/25/2004 ● 百万人的华盛顿

登记周末去华盛顿的时候,只是因为它便宜,想跟着蹭着玩,并没有留意信里提到的游行。去了以后才知道,这是为了抗议布什政府保守的堕胎政策而实行的游行。一百万人哪,华盛顿常住人口的两倍...也是很多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了。

星期六晚上从Ann Arbor出发,一路向东,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到了华盛顿。很干净很整齐的城市,遍地是绿树草坪。我们先去了华盛顿纪念碑。由于正在维护,不能靠近,我们远远的看了,就往林肯纪念堂的方向走。先经过的是刚刚落成的二战纪念园区。中央是喷泉和池水,四周柱子环绕。每一根柱子都代表着美国的一个州。在直径的两端,各有一口大钟,象征着大西洋和太平洋,整个布局大概有团结起来的意思吧。倒影池的那一头是林肯纪念堂,上方大约2分钟就有一架刚起飞不久的飞机凌空飞过。林肯纪念堂的外观很像希腊的神庙,方形,立柱,高高的台阶。庙里只有一个林肯的全身雕塑,坐像,两侧分别是演讲词和生平。由此亦可见林肯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了。站在纪念堂高高的台阶上望华盛顿纪念碑,还是很有庄严肃穆的感觉的。大约因为天气的缘故,池中纪念碑的倒影却不清晰。

接着就去了韩战和越战的纪念园区。两次战争都与中国有关。已经不想说哪一方是正义的了,战争双方原来就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战争中的亡灵无论何方,都是平等的。美国的战争纪念园林只是一个缅怀亡灵,寄托哀思的场合,它并不追究战争中的每个细节。园林与战争本身是没有关系的,它只属于战争中死去的人。韩战的纪念园区很有味道,一个镶嵌了些硬币的循环水池静静的流动着,仿佛在诉说着一个生命的轮回。这些死去的人也许只是到达了另一段生命的起点,他们一定希望他们的另一段生命里没有战争。池壁上简单的刻着8个数字,分别是美国和联合国部队的死亡,失踪,被俘和受伤的人数,精确到个位。真不能想象,在这些冰冷的数字被逐渐加到现在这个数目的过程中,多少鲜活的生命从此不再欢跃。紧接着的一面墙上写着 Freedom is not free。水池边上是一块三角形的墓地,一些美国士兵的雕塑,弯腰,扛枪,潜行。见到冬天时的照片,雪覆在雕塑和整个墓地之上,俨然电影中常见的侦察兵在战争中的情形。墓地前方的地上,一行英文字写着“The nation honors his sons and daughters, who answer the calls of the people who never knew”。墓地侧面是一面黑色的倒影墙,墙上嵌着白色的浮雕,大小远近进深,层层迭迭的是许多士兵的脸。透过倒影墙,观者的面孔便与这些士兵的面孔叠加在一起,彷佛是现实与历史的叠加。

而另一侧的越战纪念园区则更体现了一种简单与凝重的设计风格。V字型下陷的倒影墙是一个19岁的Yale在读华裔学生设计的。墙向两翼展开,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年轻的名字,一个名字对应着一个在越战中消逝的年轻生命。从来没有想过生命可以被这样紧密的集扎,捆绑,陈列。短短的两面墙里浸透了多少破碎的家庭的唏嘘。名字是最抽象的,名字却又是最真实的。简简单单的“永垂不朽”几个大字远没有这密密麻麻的镌刻在大理石上的名字的蝇头小楷来的震撼。也许夕阳西下之时,一位坐在轮椅之上的越战老兵细数这碑上熟悉的名字,将会成为园区一道永恒的风景。四周散布着几本死亡战士的名录供人翻阅。姓名,籍贯,出生和死亡日期描述了一个人的全部。很多都还是些不满20岁的孩子。如果说国内的烈士陵园更多的是为了激发斗志,这里的园林则处处充满了死亡的凝重,反战的主题。战争中的人作为独立的个体在这里得到了纪念和尊重。

大概是由于游行的缘故,白宫前面的整个草坪全部被戒严了,只能透过树木的间隙,遥望白宫一角。接着往国会大楼进发的路上,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游行队伍。绝大多数人是支持堕胎和反对布什的。看到不少女孩子就像电影里的美少女啦啦队一样在街边欢呼。也有些反对的声音,多是中年的妇女。大约12点左右,参与游行的人开始集结成队,浩浩荡荡的向国会广场进发。游行队伍还是很有组织有纪律的,前面有警车开路,严格按照预先设定的路线前进。游行的主会场在国会广场,现场搭了一个演出台,很多人在上面表演节目,表演的影像和声音通过演出台前巨大的液晶屏幕和喇叭传递给游行的人群。我们看了一会表演就先去国会大楼参观了。

国会大楼前也有一个倒影池,和华盛顿纪念碑前的相仿,也放养了些鸭子。楼正前方,是一个骑士的雕塑,位于一个平台之上,四角为四只狮子的雕塑所环绕。两侧还有两尊浮雕。周末的白宫非常安静,前面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游人。站在大楼前的台阶上往下看,华盛顿纪念碑和倒影池之间的草地都已被五颜六色填满,人头攒动,亦可见游行声势之浩大。

我们接着坐地铁过河,看到了传说中的五角大楼。五角大楼外围是不允许拍照的,我们爬到了停车场对面的小土堆顶上俯瞰五角大楼的一角,果然是108度呢,呵呵。

10/11-14/2003 ● 深秋密北行

(一)

我们一早从Ann Arbor出发,开车走高速,不到四个小时就到了第一站Machinac City。沿路风景已经很不错了。车往北行,越来越多的树木换了颜色,各种颜色的树木夹着并不宽敞的道路蜿蜒向前。遇见或有矮山的地方,彩色的树木便连成了片,从远望近宣泄着,从左往右铺排开,一片五彩的世界。在北京西山红叶见过最好的便是黄花城上富有节奏的彩色瀑布,但与这里还是不同的。黄花城的颜色是一种让人震撼的美,但却可望而不可及,走到近前便只有飘零的残叶,而只有远望才能织出五彩的地毯。但在这里,那些美丽的叶子就在你的身边,触手可及,让人亲切而喟叹的美。那些落叶打着旋儿在车前飘落,美却并不凄凉。鲜艳的红、明媚的黄,展示的并不是“随风飘到天尽头”的无奈,而是生命最后时刻的绚烂。也许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后,当第一场积雪落下,大地一片白茫茫之后,这曾经的一切五彩都将不复存在。这绚烂也许只有一个星期的寿命吧,然而这一个星期却是辉煌的,如荆棘鸟最后的歌唱。美而不凄的秋景。

中午在住的地方吃了饭,就去了Machinaw Bridge。Machinaw Bridge是连接Michigan上下半岛的交通枢纽,也是Lake Huron和Lake Michigan的分界。这个号称世界第八奇迹的地方确实名不虚传,这个始建于1937年,历经包括二战时期在内的20年,于1956年通车,至今仍是西半球最大的悬索桥的大桥在当时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湖很宽,宽到望不见对岸,宽到像海一样泛着波浪。桥的那一端隐于云雾中,消失在海天之间。我们看那湖,清清楚楚的颜色分成三层,一层一层的蓝逐渐加深,伸向远方。沿着Huron湖的湖岸往东走,一路的砂石,一路的沙鸥。沙鸥结群在水上嬉戏,若被惊起,或飞翔,或滑翔,在空中划过一道一道优美的曲线,果不负“天地一沙鸥”之叹。

路尽便是码头,坐了游轮上Machinac Island。也没有地图,便在岛上随便走走。码头在Downtown,很有西方风味的小城镇。沿着与河岸平行的窄窄的山脊随便走走,看湖,看山,看房子,看灯塔环抱的港口。山上的树大多是常青的,窄窄的山间小径上到处是马粪的新鲜味,就像国内寻常的农村。尽头便是著名的Arch Rock,山势在这里天然形成了一个弧形顶的石洞,在半山腰透过石洞往下看,蓝蓝的泛着波澜的便是Huron湖。岛上有富人的别墅,有高尔夫球场和网球场,就只没有国内熙熙攘攘的人群,也许这便是西方休闲而任性的生活吧。

(二)

早上从Machinac City出发稍微迟了一点,大概已经有十点钟了吧。直接过桥,前往上半岛的Pictured Rock National Park。

Machinac Bridge确实很壮观。行至桥中,望两岸都很朦胧渺茫,四下里只有泛着轻微波浪的湖水和隐于水上的小岛。远处地平线上是不见两端的红霞。这桥可真像是划过空中的弧线,不见始终。

在上半岛往Pictured Rock行驶的开始很长一段路都是沿Lake Michigan而行。夹道是五彩的树木,左侧透过丛林,不时可见近在咫尺的湖水。湖岸几乎没有海拔,左侧没有树的时候,湖水便欺向公路。想起在电脑桌面上常看到的经典图片,伸向远方的公路,两侧是树。从鲜艳而炽热的火红,到成熟而凝重的橘黄,从孤独而凄美的浅黄,到生机勃勃的常青绿,各种颜色的树叶相拥着伸向远方。在这样的路上行车实在是一种享受。

中午到的Munising City,吃了午饭,大约两点钟的时候出发去Pictured Rock。整个National Park是个没有边界的公园,车穿梭于各个景点之中。夏季的时候,公园里游船可以沿着湖岸参观,而现在只有走路了。公园里的瀑布总觉得一般,并不是很壮观。若是能够为彩树所掩映,自当别论,可偏偏周围山上的树又都是常青的。Pictured Rock,顾名思义,也必是以岩石著名。这里环绕Lake Superior,40 Mile的湖岸全是岩石。石质相当的疏松,临湖的石头不断地为湖水所侵蚀,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和洞穴。Castle是一小段弧形湖岸的岬角,原和整个湖岸有两座天然桥相连,后均为湖水腐蚀而坍塌,目前仅存岬角上两座蘑菇形状的石头。我们翻出栏杆,一直走到岬角最临湖处,俯视湖水拍击岩壁。美国人真得很有创意,在岬角前面特意钉个牌子,写“你错过了两个禁止前行的告示来到这里,将面临五十美元的罚款”,嗬嗬,他也知道走到最尖角的游客会有很多,才这样有创意~~

然后便去Chalpel Rock,2.8 mile的路程,边走边玩。那块Rock几乎是平地升起,立于水上,只有一棵横生的树将树根搭向陆地上的岩石。石头中间有个洞可眺望大湖。石头本身和陆地上的岩石以及架于中间的树根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石门。我们坐在岩石上吃了晚饭,便下去,走到湖边,去看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翻滚着一个又一个巨浪,拍击着岸边的岩石,溅起的水花打向更高的岩壁,在空中映出美丽的彩虹。远处的Point岩石如画,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去了。

七点过了我们才从Beach返回,穿过大约2.5 mile的林间小路。这个时候早就日落了,树林里真可谓伸手不见五指,沿途不断看见捕熊的Trap,还要小心到处都是的树杆、石头和沼泽。嗬嗬,现在想起来,我们实在是胆子太大了,准备的也太不充分了,居然连手电筒都没有。万一要使遇到熊,我们可就郁闷了~~ 急行军,嗬嗬,用了大概50分钟穿出树林。(将近10分钟1公里的速度)。出了森林才发现由于忘了关汽车主灯,汽车的电池彻底耗尽了,发动不了。于是坐在车里看星星。这里的空气却是干净,很多星河和估计三级星都看得非常清楚,天上密布的全是星星,压得很低,仿佛当真是“手可摘星辰”。幸而后来碰见几个从树林里钻出来的波兰人帮我们弄好了车子,不然就真的要在车子里过夜了。嗬嗬,看来我们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动手能力也实在是太弱了,被打击了~~

(三)

早上又弄迟了,大约10点多才出发吧,先是漫无目的的沿着Lake Superior的南岸向西行,远处有一溜布满树的小岛,这一岸是沙滩,是种的稀松的树木。Lake Superior确实极大,若是将那树都换成椰树,便俨然是南中国海的风情了。向西一直走到Mosequtte,一座铁矿城市。难得的是作为重工业城市,他依旧很好的保持了清新的空气和洁净的海水。城市宁静而漂亮,沿着河岸是细腻的沙滩、零星的桌椅和漫步的游人。还看见了装卸成铁用的工具。一个巨大的铁架立于湖岸边,火车开上去,对准,将铁倾倒而下,储存于两侧顺序排列的储铁罐里,等到轮船开来,立于储铁罐之下,再将罐中铁全部倾倒而下,装入船中,嗬嗬,还是蛮壮观的。

继续西行,想看看Kneewen半岛上的红叶。但那里的秋叶明显更加早的体会到了严寒的逼迫,路边除去常青树木,便只有光秃秃的枝头在秋风中摇曳。各色的树叶都已结束了短暂的辉煌,暂时落下了帷幕,以待来年的勃发。越往西去,这种景象便越明显,道路两侧便越显得死寂和萧瑟。我们一直走到了半岛最南段的Big Bay,眺望远处的Copper Harbor和半岛上的树林。

回来的时候,开到28与77的Junction的时候,已经快要六点钟了,但我们还是毅然决定北上25 mile,前往Pictured Rock东段的Marais,因为昨天Pictured Rock实在给我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先是闯进去看了瀑布,嗬嗬,不高也不宽的瀑布却有几叠,拾阶跌下,水声隆隆。然后便折去看Dune,这段小小的湖岸可真不简单,沙滩、树林、沙丘,再加上昨天看到的千奇百怪的腐蚀岩石,真是所有的景观都被它占尽了。我们登上沙丘的顶端,看沙、看湖,看密布的树林,看日边的红霞。

返程的路上遭遇了两只野狗,赫赫。在沙丘顶上的时候就看见它们远远的向这边奔来,当时并不以为意。等我们走到快到出口的一条河上的桥上时,那两只狗居然从沙丘下迂回到了我们前面,突然从林中越出狂吠。嗬嗬,我们掉头就跑,想退到桥的后面,用桥挡住狗。其实狗已经跑了,但我们还是害怕,想从瀑布后面寻小路出去,但没有找到明显的路,又不敢再进树林,怕迷路,于是折了个迂回,还是沿原路回来,一路走得飞快。终于有惊无险,再也没有遇见狗。嗬嗬,两个晚上都是有惊无险,可见National Park倒也不是随便想去就可以去的,美不胜收的地方总是需要勇气、胆量和经验的。

(终结)

下了一整天的雨,所以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开车回Ann Arbor。秋雨一落,沿途的树木便纷纷变色,与来时的风景迥异,便想起已然落叶的Keneween Peninsula和也许今日雨过便也将香消玉殒的Upper Peninsula东部。真是“风刀霜剑严相逼”啊。辉煌是如此的短暂,生命的消亡却又快到让人来不及扼腕,却又如何将那值得珍惜的瞬间永远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