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21/2008 ● Spirit of Nature ● Kilimanjaro - 在山上

第一天上山前,在lodge吃早饭。不到八点的时候,Meru的主峰清晰的显露了出来。山顶的形状远看颇为曲折,说是顶上有一个很深的crater,里面又突起另一个挺高的山峰,想来上去应该很好看。我们回去取相机,再出来顶上已有隐隐的云,好时机转瞬即是啊。

八点半左右带上所有的行李跟前来pick up的旅行社的人上了车,开到gate的一路上看他们不断的买新鲜的牛用、猪肉。这里卖肉的就跟国内的一样,挂一大块在门口,想要多少拿大斧子现砍,或是拿到屋外的石头案板上现剁。拐上一条岔路之后,就是正对着山的方向行驶了。可惜云层很厚很多,上面大半部分全被遮盖的严严实实。不过单从下面看,这个独立的山体本身还是很庞大的,我们要走的Machame路线起点从这个角度看在山的最左侧。

向导们分行李的时候顺便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顿无比丰富的午餐,因为我们行李比较多,最后一共是7个porter,2个向导,1个厨师,共十个人带我们三个。正当我们感慨太奢侈的时候,边上另一组三个人的带了20个人,还有一队七个人的带了30个人... 原来我们已经很节约了!

12点12分从gate出发,porter们大多把东西顶在头上,我问他们多重,说20公斤左右,很amazing:吃的那么多,用的帐篷、睡袋什么的也都是很重的,还帮我们背东西,最后还能manage到每个人45lb左右,不容易。

今天的行程8 miles左右,不到1200米的elevation gain,全部在热带雨林中,没有太多的风景可看。对于我们这样不懂得植物的人来说,世间的热带雨林都是相似的,就找到一种黄色的花,拖着田螺一样的蜷起的尾巴,据说是这山上才有的。Kilimanjaro的trail给我的感觉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脏的,路上隔一段就能看见一两张糖纸什么的,guide看见了也没有去捡。我开始看见了还捡,后来也算了,太多了...

今天的路开始的一段相对平缓,我们在路程1/2,海拔1/3的地方休息,guide说这就是你们吃中午饭的地方,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说,中午饭,已经在俺肚子里了... 过了没多久,路开始变陡,有几段木头搭的天然台阶路爬升的比较快。

将近五点的时候到了3000米高的Machame Hut,Kili的主峰完完全全的在云雾之中,一点也看不到。看了日落,虽然有树的阻隔,但日落的景致还是很不错。太阳周围的一大片云形状特别的好看,紧挨着下面是Meru清晰的主峰的剪影。往远处延伸看不到尽头的都是山的剪影,山的峰峦与云完完全全的交叠在一起,分不出上面曲线的形状是山还是云的恩赐。太阳落山以后温度一下子就下来了,加了件挡风的衣服坐在帐篷里依旧阵阵发冷。在帐篷里等晚饭的时候溜出来看了一眼,Kili的主峰居然都露了出来,但很快就又all closed的了,我们的运气真是好。向着我们一侧的山坡上还是有两大片雪挂着的,呵呵。右边那一片一直向上长到了山顶,比山顶还高出了一截,应该就是照片上常见的那片冰川。晚上虽然也有不少星星,但没有我想象的多,稍黯淡些的星云也看不到,大约是因为污染吧。

第二天早上再次清晰地看到了乞力马扎罗的山顶,雪好像也比昨晚看见的要多一些,有好几片。Meru的方向完全被云淹没了,看不见山。一开始也还是走在泥地上,很快就是碎石子的不规则的路了。今天的上升要比昨天陡峭许多。开始的时候左边是连绵的山,都不是很高,成片的绿色;转过弯以后,右边是Meru,在云海之上,云填充在Meru和我们之间的山谷里。大概一半路程以后,我们就进入了云的包围中。视野不是很开阔,看到的基本都是云。

一路上看到了很多植物,有一种长的像铁树,有一棵开了花,拨开绿色的叶子,可以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紫色的小花。不过也和铁树一样,这种植物开了花就意味着生命的尽头。在一片相对开阔的平地上吃了中午饭,之后基本就是平路和很缓的下坡,很快就来到我们三千八百多米高的营地。有一点头痛,但还不是很厉害,大概是因为刚上高度,还没有久呆的缘故。

一到营地就开始下雨,休息了一会等雨停了,上了边上的一个小高地看了一个火山灰形成的洞穴。又往边上走了一段路,可惜完全在云里,一点山景也看不到。据说这片地方是有狮子出没的。往回走的时候,俯瞰了一把我们的营地,花花绿绿的搭了很多帐篷,有一些散云飘荡在帐篷之间。营地非常脏,最发指的是有整个的废弃的蓄电池就随便的扔在地上,自然资源不是这样拿来糟蹋的...

傍晚,乞力马扎罗山顶的方向,顶峰是一点也看不见,完全被云遮住了。边上有个小山峰,有一刻从云中透出,被对面的阳光照的金灿灿的,很好看。Meru的日落倒是看得很清楚:山顶浮在金色的云海之上,非常漂亮。晚上起来上厕所,发现找到回帐篷的路是一件project...

第三天早上起来,乞力马扎罗的山顶依旧看得很清楚。看起来似乎并不高呀,冰雪也比昨晚看起来的还要多些。晚上的营地在海拔3860米左右的地方,今天我们要从山的一侧绕到另一侧。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条路基本是平路横穿,也是porter们使用的路线;另一条绕道lava tower,最高的地方大约在4600米左右。我们决定走后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Diamox的缘故,3800米的第一夜居然过得很舒服,不过早上起来测心率,已经110+了,比我海平面时候的60+快了将近一倍,一走起来就觉得迈不动步子。到lava tower之前一路都在上升,路况和陡峭程度都和昨天开始时差不多。刚开始的一小段,还能看到云海在右侧山峦和我们夹住的峡谷里。到后来,则因为完全在云里,只觉得与我们的路平行的有连绵的山峰,却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今天的一路已经没有什么植被,光秃秃的全是碎石。

翻过一个山脊,山路渐缓。云被风吹淡的时候,可以看到两侧深深的谷地。往前有一个岔路口,一条路直接去营地,另一条往上继续爬200多米到lava tower的脚下,我们仍旧选择后者。后来从地图上看,这个位置有片arrow glacier,可以5个小时左右直接登顶。可能因为当时可见度太差,我并没有看到冰川。这一段路相对比较平缓,两侧都是相对开阔的碎石子的平地。整个tower最后一段scramble的路完全隐没在了云中,我们也就没有再上去。

在tower的脚下吃了午饭,风非常大,把我们冻的够呛,身边地上的石缝间都可以看到不少零碎的冰片。这里大概是4600米左右,从这到我们晚上的营地,还要下降七百多米。走出一点回头可以看到tower的背面:笔直的峭壁,和边上的直壁夹出一个石缝,很好看。

刚开始下的一段路有些陡,伴着断断续续的溪流,很快就进入了一大片相对较缓的平地。地上非常明显的全是火山喷发后冷凝的熔岩,很多还可看出当年流动的状态。转过一个山棱,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绿油油的valley。路又陡峭了些,我们左边与我们行路平行的山涧里有流水、有落差的地方还形成了一两个小瀑布。山涧对面的矮山壁很明显也是火山灰堆积而成的,还有好几个火山灰形成的洞穴。山谷里,一种乞力马扎罗上才有的大且笔直的植物一簇簇的生长着,不少上面还开着大朵的黄色的花。下到谷底就是3900米的营地,那个晚上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见。

第四天早上一出发就是向上爬,贴着山谷一侧的石壁向上,有些路段有点简单的scrambling,比之前几天的路要好玩一些。这一路风景还可以,往上可以仰望乞力马扎罗的山顶——不是真正的Uhuru,那个藏在后面看不到,我们看到的是比它矮了100多米的Stella Point。这个角度看山顶似乎并不是很高,山上的雪也不是很多,零零落落的几片,不过总算还是有的。往下面看是valley和对面的山壁,有流水贯穿其中,好几条小瀑布在谷底依次跌落:一片灰色火山灰石包围中一片绿色的谷地,是一片世外的花园。

过了这一小段爬石头的路,就开始在一个缓坡的中段平中略有上升的横切:左手边是向上的坡,右手边向下。这里已经全是乱石,看不见一丝绿色。石头相对都比较大,也比较结实,不再像是昨天看到的火山石了。平着走了一段之后,开始下降。也没有trail,爬着石头往下走,相对来说还比较有意思。这一段路的最高点达到了4200米左右,往下可以看到底下很窄的山涧和对面的山坡。我们就是要先下到4000米左右的这个山涧里,再爬到对面的山坡上去。那个山涧是我们这一路最后一个有水的地方,七天的tour会在这里再适应一天高度。

重新爬到4200米左右的的一片开阔的地方吃午饭——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在开阔的地方吃饭,多冷啊。吃完饭继续向上爬坡,陡峭程度和之前从4000米到4200米的相当。不过路要好走很多,是相对平整的一个大平坡中间的一个trail。因为云的关系,视野依旧不开阔,偶尔能感到右侧和我们平行的一带山脊,却始终看不到全貌。不知道是不是走在云雾中的错觉,我们走得似乎是一个突出的、独立的山头,比四维都要高,有点走向天宫的感觉。从这个坡的顶已经可以望见对面山腰上我们的营地,两者之间大概还要下一个几十米的谷。对面坡上快到营地的地方,天好的时候据说可以望见Moshi,我们当然就不用想了。这一段上坡不知道是因为开始适应了高度,还是刻意的加强了主动呼吸,感觉比前几天走的要舒服不少。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觉得也许晚上还是可以登顶的。

营地在4600米左右。躺在帐篷里等晚饭的时候,我的脉搏降到了100左右,但是躺着躺着,越来越开始觉得头疼,高度的影响终于又来了。晚饭只吃了一点东西,11点起床的时候,头疼的很,头灯都带不住,觉得勒得慌。这个时候的脉搏超过了120。——想想就委屈,也没有睡着,躺了7个小时,脉搏白白升了将近20,这个时间浪费的太可惜了。

第五天凌晨开始冲顶。说实话,我对这个guide还是很有微词的。一则,他除了头灯,什么都没有带,连自己的饮用水都没带,更别说应急的东西了。而且他明确的要求我也不要带,即使是已经很轻的,我从来都随身带着的应急包也不让我带,羽绒服也是我争取了之后勉强同意的。二则,一路上,他都跟幽灵似的跟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完全按照我的速度走,我当然会觉得舒服一点,但我更希望知道什么样的步速更合适,我更希望有一个有经验的人在前面为我带出一个恰当的步速。空荡荡的山间,只能看见自己头灯投下的小小的光环,这样的感觉不太好...

午夜12点从营地出发,刚开始的一段路是在大石头上爬,虽然辛苦些却不觉得枯燥。我因为头疼,走得很慢,一下子就和前面头灯的光亮组成的“光线”拉开了距离。之后是在铺满了如沙子般细的火山灰的坡上上升,走一步都会往下滑一点。风很大,因为走得慢,一路都觉得有些冷。看到沿路比较大的石头,都要坐到后面避避风、休息一下。前面的“光线”越来越缥缈,直着向上,好像一直要通到天上。我四望看不见一个人,觉得自己走的好悲怆... 到了5100米左右,头疼越来越厉害,再加上对什么应急东西都没有带的不放心,我决定回头了,guide依旧一言不发的跟在我身后。其实这个时候离登顶已经走了将近一半了,时间也来得及,但想想还是算了。也许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从那里下降回营地,我觉得走得比上去的时候还痛苦,高原反应越来越厉害了。回到帐篷也还是没有一点天明的迹象,似睡非睡的躺了一个上午,都懒得出来看日出了。

吃过中午饭以后,从另一个方向开始下山。看到左侧有另一个独立的山头,比Uhuru要矮一些,guide说是技术型的山峰。下山的路缓而笔直,两侧是宽阔的缓坡:从满目灰黑的火山碎石、到不时冒出些矮树的草甸,再到茂密的要滴出水来的热带雨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走这条路上山了,大约是因为风景太过单调吧。看到了一个已经废弃的补给站,还有几队往上送补给的porter。下降到3500米以下,重新进入雨林以后,我终于又有了充足的氧气~ 雨林里的路有些起伏,翻过一个小山包,才第一次看到我们在3100米的营地。很热闹,很多卖东西的。说是带有募捐的性质,但是当地政府已经收取了很高的登山费,对山的保护却还是非常差,guide的环保意识也很差,给我感觉就是只收钱、不干活... 不想买。

在营地很舒服的睡了一觉,起来的时候,高度带给我的反应终于全部消失了。营地的位置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乞力马扎罗的顶峰。吃过早饭,继续在热带雨林中下降,大概还有3-4个小时的路。Porter们把大包小包顶在脑袋上,唱着欢快的歌,轻轻巧巧的从我们身边超过。看到了几只长着一圈白毛的黑面猴子。

在山下的town里吃了中午饭,回到Arusha我们住的青年旅馆。洗衣服、洗澡,从旅馆里翻出一张盗版的Matrix看,居然是中文字幕,呵呵...

12/22-26/2008 ● Spirit of Nature ● Safari - 杀机四伏的草原

本来说好9点到旅馆接我们,结果旅行社的人磨磨蹭蹭,10点过了才出发。一共两个人,一个司机兼向导,一个厨师。车是那种Safari最常见的绿色敞篷越野吉普,司机让我们自己挑座位,我就毫不犹豫的抢了副驾驶的位置,呵呵。出发没多久,就经过一片咖啡种植地——都说坦桑尼亚的咖啡有名,我却并不觉得好喝。接下来还经过了一个军营,士兵们三五成群在路边闲逛,很散慢的样子,呵呵。司机说坦桑尼亚的军营很多都是咱们国家援建、帮忙训练的呢。继续往我们的目的地Manyara Lake走,一路上还经过了好些小乡镇。每个乡镇每周都有固定的“赶集”日子,周边的居民带着自家的东西聚在一起买卖。司机停了一两处地方补给,每次车停下来,都会有很多当地的妇女小孩拿着自己串的手链、项链围着我们的车子兜售。

中午的时候,我们先到了Manyara边上的一个有补给的camping ground吃饭,下午进入公园。慢慢才知道,所谓Safari,就是人坐在车上,车子在公园有限的路上不停的开啊开、兜圈子,期望能看见动物。人不能随便下车,就连上厕所,也得在车边上,离的稍微远些都有危险... 进公园以后首先看到的是sausage tree,每一个树枝的尽头都挂着若干串白色的,形状很像丝瓜的果实。第一个看到的动物是一只落单的年迈的大象,长长的象牙和鼻子上满满的皱纹都证明了他长者的身份。

Manyara的中心有一个湖,往那去的一路上看到了许多奔跑的羚羊、鹿和疣猪,还有很多漂亮的、五颜六色的小鸟。河边站着很多捕鱼为生长脚鸟,河里躺满了凶悍的河马。我们去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河马都在懒洋洋的睡觉,一动不动,乍看像河中的一堆堆石头浅滩。等了很久,才偶尔看见一两只打个呵欠、伸个懒腰、翻身接着睡觉... 河的对岸是一群斑马和卷角牛混杂在一起,勤快的奔跑着。

离开河继续在公园里转,宽阔的草地上矗立着一个高高的“塔”,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和玩具店里卖的长颈鹿长得好像啊~ 厄,说反了,是玩具店里的和它很像... 形状、样子都很熟悉,不过和周围的景物放在一起,尺寸的比例还是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大了不少。路上还看到了两群不同种类的猴子——有一群长的更像猩猩些。我一支特别喜欢猴子,觉得他们的动作、表情,甚至情绪的表达都像极了人类:看到了和和美美的一家四口,两只小猴子在父母怀里撒娇...

Manyara虽然有草原、有河流,但大部分都是茂密的树林,所以虽然动物多,却不太容易发现。晚上回到营地看电视,播放的是狮子的纪录片,说母狮子爬树要比公狮子伶俐,因为重量轻... 呵呵,世间的道理都是相同的呀~

第二天一早从营地出发,要坐4-5个小时的车去Serengeti草原。从小时候看动物世界的那一句“在那辽阔的非洲大草原”开始,至少在我的心里,塞伦盖蒂几乎已经成为非洲草原的代名词。去的路上要经过Ngorongoro火山口,不过我们只是从上面俯瞰了一下,进去看动物是最后一天的项目。这一路要翻过好几座山,两侧远远的也有树林,但大多还是草原。看到了好几群长颈鹿。中间还路过一个马萨人的村庄,司机问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想来也是极商业的,就没有进去。

到Serengeti已是中午。刚进了公园的外大门,就看到不远处一字排开的四只大鸵鸟。不管它们智商如何,走路的姿势还是很优雅的,像穿了褐色裙子的芭蕾舞演员~ 和周围的动物一对比就显出他们的高大——身边一只羚羊,算上脑袋上冲上的两个大长角,才刚及他们的腿高...

Visitor center人山人海,边上有一个小山坡,我们吃完饭就上去逛了逛。山坡上以及山脚下近处还长着不少树木——不知道名字,就是长颈鹿很喜欢吃叶子的那种树;远处则是望不见尽头的茫茫草原。吃过饭直接去营地,也是很多人,我们搭好帐篷就继续出来逛。

司机显然对这一带非常熟悉,直接带我们去了两只狮子的驻地——据说他俩每天中午都在那里午休。两只狮子的脖子上都挂着皮项圈,应该是在公园挂了号的。我们噼里啪啦的照相,显然是扰伊清梦了:一只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就又倒下去睡觉了,肯定在想,新来的吧,睡觉的也看的这么起劲~ 另一只则眯缝着眼睛,张开血盆大口,连着打了几个呵欠,那长长的舌头,那锋利的牙齿... 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点害怕的,我们的车子停的离狮子们实在有点近,我觉得他们前爪都可以很轻易的搭到我们车上,伊张嘴的那一刻,我差点就缩回车里了...

接下来就是在草原上奔跑(是车子在跑哈)。我站在椅子上,享受这久违的临风的快感。草原很广阔、很美,偶尔有起伏的矮山,有小片的树丛,有几群散步的羊、鹿、牛、马,比xp的桌面好看多了:-P 但千万不要被这看似静谧、祥和的表象迷惑,塞伦盖蒂永远都是一个杀机四伏的草原,一块只有强者才能生存的领地。然后我们又看见了狮子,一家四口,老爸不知道躲到哪里避暑去了,两个小朋友躲在树后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老妈则威严的踱着步子从我们车后穿过马路,走到另一侧的草地里。塞伦盖蒂的狮子可真多呀。

还看到了很多鸟和草食动物,大多都在Manyara见过。晚上回到一片树林中的营地。刚刚日落,等着吃饭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骚动,原来是一只长颈鹿造访了我们的营地,悠闲的在营地里穿来穿去,吃着树叶,根本无视后面跟着的一群狗仔@.@ 想起来路上跟司机聊,各种动物的防身本领。我说长颈鹿看起来不像能跑得很快的样子,碰见狮子怎么办?司机说,伊不怕狮子的,伊腿长,可以踹狮子,就跟你们中国功夫一样,笑死我了...

第三天吃过早饭出来,因为一个同伴感冒越来越严重,我们先拐到了公园里的一个医疗点。说起来坦桑尼亚的基础医疗福利真是好,看病、抓药什么的都不要钱。司机还说,这公费医疗的制度是跟你们中国学的呢,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在车边等的时候,看到有一只脚长、嘴长的鸟,在屋顶上仔仔细细的踱着步子,脑袋还一啄一啄的,像极了过去的老学究,看得我不停的乐,呵呵。

今天的highlight是看动物大迁徙,不过在去那里的路上,我们先看了一群睡觉的河马,和另一家狮子。狮子的家在草地上一块自然凹陷形成的洞穴里,离我们挺远的,看不清楚。一只公狮子在边上走来走去把风。

然后就是角马、斑马大迁徙了。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国内的那些电视电影的所谓大制作、千军万马放在这里根本不足一提。在这里,铺天盖地的角马、斑马望不见尽头,把两侧矮山所夹的广阔草原填满了灰、黑的色彩;它们跑动扬起的灰尘把近处的天空都蒙上了颜色,这才叫真正的气势恢宏,天地为之色变说的就是这样的景致。每年的这个时候,循着丰茂的水草,角马和斑马会结伴千里跋涉,从肯尼亚来到南部的塞伦盖蒂草原。他们一个对水有敏锐的嗅觉,一个有超强的记路能力,在迁徙中是再合适不过的搭档。无所谓辛苦不辛苦,这就是生活...

接着去参观了边上马萨人的“遗址”,是在草原中央的一个很矮很矮的石丘上。从这里俯瞰草原,和昨天在Vistor center看到的,一样的广阔,却要热闹许多。山上石头里铁的含量很高,拿小石头轻砸,可以听到清脆高拔的撞击声。参观了马萨人以前住的洞穴,很浅,洞顶还有流水腐蚀和炊烟熏烤,双重作用下留下的花纹。洞的入口处有一些非常简单的几何图形的壁画。我虽不指望他有山顶洞人的历史,但觉着怎么也有四、五百年吧,结果司机说这个也就四、五十年吧... 实际上在塞伦盖蒂成为国家公园保护起来之前,他们还一直居住在这里的山洞里...

离开的路上看到了一次不成功的捕猎。司机看到远处一只狮子埋伏在草地里,就停下车子,让我们注意。果然没多久,狮子就猛然窜出,冲向不远处迁徙的马群。其实马们早就看到它了,开始迂回奔跑,可怜的狮子被调动的左跑一下、右跑一下,始终冲不进马群。有一次几乎扑到了一只掉队的小马,却还是给逃脱了。我一看见躲在那的狮子,就联想起高速路边抓超速的警车,呵呵。狮子捕猎的成功率其实也不高,他们为了不饿死,得不停的捕猎;而迁徙的动物,更得时时刻刻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观察四周可能的危险。哎,草原上活着都不容易啊。

下午一路上再看到狮子啊,大象啊什么的,都见怪不怪了。倒是再见昨天那一家四口的时候,两个小朋友刚刚睡醒,正在打闹玩耍,很是有趣。还找到了他们的老爸,躲在附近一棵枯树的阴凉下,午睡正酣。当然还是被我们弄醒了,脖子上浓密的一圈毛很有王者的威仪。

最后看到的是一大群非洲水牛,他们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外界的风吹草动吸引。听见有一点声音,便会回头,傻傻的盯住你,所以拍到的几乎都是他们的正面。不过我不是很喜欢,觉得他们看上去傻傻的。那两个从头顶长出,向两侧翘起的角很像梳的“牛”角辨,不过惨白的颜色总让我觉得营养不良,keke。

草原上杀机最盛的时候,其实是每一天的早上日出之前。猎手们仗着夜幕下过人的眼力,在猎物发现自己之前就将他们捕杀。塞伦盖蒂的最后一个早上,我们特意早起,虽然没有看到期待中的捕猎,却意外收获了草原上美丽的日出。太阳是从草原的尽头升起的。升起之前,地平线往上是由亮及暗的一层层金黄的色彩,待到升高被厚厚的云层遮挡,光线就从云的缝隙中射下,云和草地之间的天空,全被填充的金灿灿的。

日出之后的草原恢复了生机,不过我们看到的动物都是之前看过的了。回来吃过早饭以后,驱车去看河马。路上又看到了一窝其乐融融的猴子。

这一片专门看河马的水塘很大,里面的河马也很活跃,老远就能闻到那股河马池塘特有的味道。我们站在上面俯瞰池塘。有几只河马拖着肥硕的身体爬上岸,在岸上慢慢的蠕动着。河马们没事的时候很喜欢仰着脖子、张开大嘴,还喜欢一对一对凑在一起,用嘴巴给彼此舔舐、抚摸。池塘离我们的营地比较远,一来一回就是半天的时间。吃过午饭就该离开了,出去的路上再一次惊扰了一只狮子mm的美梦。

原路回Ngorongoro。离开塞伦盖蒂没多久,就看到路边的草地上两个马萨牧人赶着一群牲口远去的背影。他们衣襟飘飘,定格在草原上的画面让我觉得特别合适做武侠电影的结束画面,呵呵。

晚上住在Ngorongoro的营地。今夜是平安夜,厨师特意在最后甜点的蛋糕上写了新年快乐的字样。还看到很多别的组的欧美游客带上了圣诞老人的帽子,穿着节日的衣服。本来就是一个不知“今夕何夕”的地方,为什么还要特意提起这些尘世的节日?

Ngorongoro是一个Crater。我们第五天一大早就下到了它巨大的crater里。除了还保留着几片或大或小的池塘,crater里大部分地方都早已干涸,变成了草原。大约因为环境相对封闭,这里的动物密度也很大。

我们出发一段之后,就看到三只鬣狗在啃一个挺大的动物的骨架,不知道是牛还是马、羊。应该不是他们自己捕获,而是狮子们吃剩下来的。后来经过一个桥,又看到路边躺着一只死去的水牛。司机说桥底下一定藏着一窝狮子,他们是在清晨猎杀了这只水牛的,但是现在天太热,他们懒得出来吃,只躲在桥下看住自己的猎物,等傍晚天凉快了再出来。狮子们是吃不完这样大的一只水牛的,何况他们不喜欢慢慢啃骨头边上的肉,所以今晚他们吃过之后,那些鬣狗们又可以开party了~

比较有特色的是看到了很远处池塘里,成群的粉色的flamingo,除此之外的动物都是以前见过的,就连狮子也提不起兴趣,我们在等Ngorongoro最出名的动物——黑犀牛。最后还是让我们看到了两只,可惜隔的太远,看得很不清楚。一只大一只小,大的那只皮的颜色深些,前额的尖角很突出;小的那只颜色浅,尖角似乎还没有长出来。

最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我们离开前,已经是在回去的路上,司机突然很兴奋的指着前面让我看,我还很不屑说,又是狮子啊?司机很兴奋得说,是猎豹!我们一下子都蹦起来了。在Senregeti找了两天的猎豹未遇,让我以为这次要看不到了。谁知道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在Ngorongoro,让我们如此近距离得看到了这种世界上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是个mm,在草原上来回的踱着步子。司机说猎豹干活前,喜欢先把自己的幼仔藏好,但是他们的记忆力不大好,经常会不记得把宝宝藏在那里了,比如现在这个可怜的猎豹妈妈,就在焦灼的寻找自己藏宝宝的地方... 猎豹的身形很矫健,背部的曲线尤其好看,感觉比狮子fit多了,呵呵。

离开前躲在一棵树下吃午饭,司机让我们把所有的门窗都关好,说以前经常有猴子跳进车里抢东西吃的事情发生,而且还没有人能抢得过他们...

回去的路乏善可陈。进town以后看见了三三两两的马萨人,(来的时候也一定见过,没有留意罢了)。男人们无论骑车还是走路,总有一只手扛着一根长长的木棍。司机说他们的腰里也都别着刀。

晚上住在Arusha一家中国人开的旅馆里,第二天早饭,吃到了香喷喷的西红柿鸡蛋面~

12/28-30/2008 ● Spirit of Nature ● Into the ocean - 海底二十米

尽管头两天的潜水都订在了Zanzibar岛东岸的印度洋里,为了省钱,我们还是选择住在了西岸的石头城,每天坐shuttle往返。先是单程1个多小时的shuttle,到了resort后换上40多分钟颠簸的大卡车,再坐上半个多小时的汽艇出海,真是够远的... 白沙海滩,沙质极为细腻,海水清澈透明,海边不少嬉戏的人。但和西岸比,人还是要少了很多,毕竟交通不方便。

第一趟潜在Wattabomi。刚下去的地方是沙质海底,5米深,要游一段距离才到我们18米深的的目的地。珊瑚、还有很多海底植物都是附着在礁石上生长的,随着我们往里游,海底的岩石群渐渐密集起来,植物多了,以植物为掩体的动物也相应的多了,色彩开始丰富起来。看到了一只长着和周围岩石/植物相当的保护色的长条动物,还有一个扑腾着小翅膀的大海龟。终于进入目的地了,一大片矮山坡上密密麻麻长满了扁平的圆形植物,层层叠叠,像漫山遍野盛开的花朵,成群的小鱼穿梭其间。还来不及看呢,就发现氧气快用尽了,跟dive master说,他还不信,只好把他抓过来show给他看,他马上让我们上去了。只在水下呆了28分钟,比别人少了将近一半,还是太紧张了,55。

潜水中间的伙食总是很好的。我们在水上漂了1个小时左右,准备第二个tank。

第二趟在Kitchwani。说是wall dive,但估计我们第一趟表现太差,dive master并没有带我们往深了走,绝大多数时间只在10米深的wall的顶上不停的绕圈子。(那个wall最深处40米,我们本来也去不了就是了)。看到了很多色彩鲜艳、形态各异的珊瑚,鱼也多了很多:大一点的鱼一般都是各游各的,那种很小的鱼就都是成片成片的,在满是珊瑚的山坡上落下,好似落英缤纷。石洞中、珊瑚的缝隙里也都填满了斑斓的小鱼们。看到了一只狮子鱼、一种扁平身子、很像鳗鱼的动物,其余看到的我叫不出名字的热带鱼、海星、海胆还有蚌就不计其数了... 最深去了14米,呆了43分钟。

第二天仍然是昨天的那个dive master带我,所以仍旧是去昨天的那两个地方,dive master特意给我找了一个很有经验的buddy。

这次dive感觉比第一天放松多了,最深19米,呆了37分钟,还是我buddy的气先用完的,不过我也差不多了... Wattabomi我们游到矮山之后,也终于有机会贴着盛开的珊瑚绕着山看。山坡上天然的山洞里总是藏着很多鱼。东岸的这几个dive site都是以看动物为主,珊瑚的种类我觉得比较单一。我个人不是太喜欢这个site,比较深,相对来说气用的就快,而且access的时间也太长。

吃过饭后第二个tank在Kichwani。我们游得比昨天要深,但也因为这样,看到珊瑚的色彩反而没有昨天的鲜艳,大约因为光线照不进来。又看到了一只狮子鱼,是不是昨天同一只就不知道了。这里山的形状非常impressive,真是big mountain。从山顶的高度游过去,觉得就像坐直升机俯瞰。这就是水里比陆地上好的地方,我们不需要辛苦的爬就可以“一览众山小”,还可以随意停在任何一个位置看,很有飞翔的感觉:-P 这一片的珊瑚以树丛形状的居多,也有不少蘑菇形状的,,可惜颜色都出不来。最深16.8米,呆了40分钟。

最后一天回到住着的石头城附近潜。Zanzibar是印度洋上的一个岛,我们潜水的地方在岛和内陆所夹的海湾里,但奇怪的是,这里的风浪远比东岸的外海海域要大。差不多的行船时间,一样的船型,我前两天一点都没感觉,今天晕船晕的一塌糊涂。

第一个tank在Bawie South。跟昨天相比,珊瑚的种类多多了,不过颜色也还是差些。这里呢,不是一座大山,而是连绵的群山,当然和昨天比,每一个山头都要小很多,整体形状没有昨天的震撼。在一个个山峰间钻来钻去,特别自由的感觉:-P 山坡上见缝插针长满了珊瑚,各种珊瑚塑造了山的形状。视觉上比较突出的还是树丛形状的珊瑚,山坡看起来,就像是被热带雨林覆盖。从群山里游出来,变成了沙质海底,隔三差五的一个个小石头堆配上其上的珊瑚就是海底的假山盆景了:-) 最深16.8米,呆了54分钟。

午间休息的时候开始晕船。一则食物比较油腻,二则船停在原地漂,晃得厉害又没有风。本来都在犹豫第二个tank要不要下去,dive master说,你在上面等我们呢,还得颠得晕,不如下去,海底倒是风平浪静。想想也对哈。不过因为晕,眼镜除雾没有弄好,下去以后基本每几分钟就要弄一次mask,比较惨。

第二个tank在Bawie North,我的favorite。非常漂亮,access也简单,掉下去就是,不用游,也不深。山体本身不大,但形状太丰富了,有峭壁,有山洞... 看见了很多之前没有见过的珊瑚,有的像迷宫,有的像喷射的焰火... 而且因为浅,色彩都特别的好。山洞里几乎都密密麻麻的填满了小鱼。有大片大片的鱼群绕着山游。看见面前就是一大片彩色的鱼,游到他们中间去,被一大团星星点点的颜色包围住,很奇妙的感觉。最深15m,呆了53分钟。

今天总体比前两天省气多了,晕船的一个好处就是一整天都是晕忽忽的状态,省气啊~~

12/15,27,31-30/2008 ● Spirit of Nature ● Towns - 小城故事

Arusha - 坐黄面包车进城,就和国内常见的面包车一样,沿途都是随叫随停、自由上下人的。车里似乎总是有足够的空间,看着已经很挤了,再上来几个人也还是塞的下。沿路两侧都是密集的小商铺和当地的住户,不少人都是裹着块布做衣裳,透着那么一股凉爽。看到很多当地妇女头上顶着货物走路,不少都挺大挺重的,她们基本上都不用手扶,走得很稳。车站在一片闹市区中,很嘈杂。我们一出来就不停有人围上来推销tour和兜售小商品,一路都没有消停过,这让我们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太好。

在一个ATM取了钱,当前的汇率在1:1300附近,所以我们都过了一把millionaire的瘾:-) 中午回到城中心一家别人推荐的饭馆,发现在里面吃饭的大多都是外国游客。吃了香蕉奶昔,正餐是牛肉和Ugali。Ugali是当地的一种主食,吃不出什么做的,糯糯的泥,口感还不错。

出来在邮局买了邮票,居然有一套是专为纪念北京奥运会而发行的,坦桑尼亚和我们的关系真是还不错。还有一套纪念30周年的邮票下面赫然印着“中国河南印刷厂印制”... 又在城市里随便逛了逛,看到大街上不少骑“凤凰”自行车的当地居民,很亲切阿~ 城市里的local market给我的感觉挺乱的,整个城市也没有太多特色,随便走了走我们就拦车回旅馆了。

傍晚的时候从旅馆后院透过围墙可以看到坦桑尼亚第二高峰Meru的主峰。庞大的山体,峰顶却隐没在了云雾之中。

Stone Town - Zanzibar是印度洋上的一个小岛,石头城是它的首府,街巷里都飘荡着穆斯林的味道。这个城市之于欧洲的关系,就像Cancun之于美国。它就是欧洲旅游者的后花园,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消费水平,基本都是欧洲标准。

石头城的房子大多是白色的,随处可见伊斯兰建筑特有的弧形门楣、伸出的封闭式阳台和尖尖的角楼。街道照例是窄窄的,为两侧10来米高的建筑所夹。海岸线很蜿蜒,所以也好看。我们有一个晚上在临海的餐馆吃饭,看着海滩上的一排楼房随着夕阳,由白,进而反射着的金色的光芒,直到最后淹没在黑暗里。傍晚时分,很多当地的孩子在海滩上玩球,很平淡、但也很快乐的生活。

后两天晚上找到了当地吃烧烤夜宵的市场,不大的一片地方,摆满了摊子,很有原来在北京逛夜市的感觉呀~ Zanzibar pizza是捏一个小面粉团,摊成一个薄薄的大饼,在里面填上各种肉和蔬菜丁,打上鸡蛋,包起来,烤熟。其实更像国内的大肉饼,和pizza没什么关系,味道很好的~ 还有就是各种烤肉串,不太卫生倒是的,常看见苍蝇围着转,不过好吃那真是没话说,就感觉是回国了,呵呵。还吃到了久违的烤红薯~

在岛上的最后一天,因为不能潜水,去参加了一个spice tour,看了各种,果实可以做调味的树。其实很多植物都不是本地的,而是千里迢迢从南美洲运来的。基本每一种果实向导都会拨开给我们吃,但很多都很刺激,直接吃并不好吃。中午在当地人家席地而坐,吃到了好吃的野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