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6/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Chamonix Valley

走Walker's Haute Route的想法由来已久,按照Kev书上对线路的描述,走完全程一般要14-15天的时间。假期有限,实在腾不出这么多天来,反复琢磨线路之后决定有些风景一般的地段坐缆车或者邮政车节约时间,再把几天路程短的跟前后连起来走,弄出了一个11天半的计划:星期五傍晚的飞机,星期六下午到了以后直接就开始走。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星期五的飞机刚起飞没多久,机长就在广播里通知说飞机的一个部件故障了,需要找个机场降落、维修以后才能继续飞。在明尼苏达机场的一个狭小的登机口等了10个多小时,从凌晨一直等到中午,终于再次起飞,到阿姆斯特丹转机的时候却已是子夜,改签了星期日中午12点飞日内瓦的飞机,白白损失了一天。一路上都拿着Kev的书研究怎么能再挤出一天。这趟飞机掠过格陵兰半岛的最南端,从飞机上看一条条巨大的冰舌在海面上向四面八方铺陈开去,顺着悬崖推入海中,很是壮观,要是能登陆上去看看就更好了。

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国际到达通道布置的挺有民族特色的,中间摆了不少木鞋,两侧的墙上有很多蓝、白色块拼出的图案。Delta给安排的住宿,旅馆离机场好远啊,坐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车。凌晨的时候看不清,早上坐车回机场,看到马路两侧都是农田,还立着不少荷兰的标志性风车。到日内瓦的飞机是KLM City hopper执飞,原来只知道有island hopper,现在又多认识了一个词city hopper:-) 下午一点多终于到了瑞士,飞机场里是整版整版的手表广告啊,你说瑞士那么美的风景也不见贴几张山水照... 网上订了shuttle直接去Chamonix,原来的打算是在Chamonix存了行李以后再往里走个把小时到Argentiere,不过Delta的这一延误,没有时间了,只好在机场重新pack我的两个包,把其中一个直接拖运到Zermatt的火车站存着,然后请shuttle把我送到Chamonix Valley尽头的La Tour。日内瓦机场出来直接就上了高速,看不到什么城市的景观。后半程进入山区,左边隔着一个小山谷,是一排海拔并不高的山,没有雪;然而向着我们的这一侧是一整面的陡峭岩壁,山体挺破碎的,勾勒出顶上起伏的山脊线。最底下稍微缓一点的地方被茂密的树林盖满了,看不出路来,不知道这里的岩壁有没有人爬。几顶五颜六色的滑翔伞漂浮在山脊上方,这项运动在整个阿尔卑斯山区都很是流行。快到Chamonix的时候,从右边就能看到勃朗峰了;天非常不错,没有云,勃朗峰4807米的山顶一览无余。一条长长的冰舌从山腰流下,冰川末梢极低,都快到触手可及的高度了;因为近,冰川上的裂缝和各种微观形态、在Chamonix的大街上抬头便能看到。

山谷尽头的La Tour是一个非常小的town,除了一个大停车场和缆车站外,只有孤零零的一两家小卖部和酒吧。买了水和面包,4点从缆车站出发开始爬山。这里在冬天是个大滑雪场,夏天的时候虽然山坡上都长满了草、还是能看到不少光秃秃的滑雪道。有一些岔路,我就沿着缆车正下方的小路往上走,两侧那些宽敞的土路很多是给山地车用的。右边山脊后面有一大片冰川,被前面的山体阻挡,一路都只能看到其破碎的顶部,像一顶白帽子;左边远处就是一路所见的那种陡峭而破碎的石壁了。随着海拔渐渐升高,狭窄蜿蜒的Chamonix山谷完整的呈现在眼前,峡谷里的一溜城镇:La Tour,Argentiere,Chamonix里密密麻麻的房子、把峡谷都填满了。半山腰看到一个木房子上同时挂着法国和瑞士的国旗,应该就是国界线了;不知道瑞士被申根以前,这里是不是也兼做边防站,呵呵。过了中间那个缆车站之后继续往上走,我没太仔细读Kev书上的描述,正确的路应该是往左、经过一片Alpine building之后再上坡;我走了右边的那条,现在想想那条路应该只是爬右边的一个小山头的。往右走没有多久,就和一群牛不期而遇。牛们很霸气的盘踞了trail,我只好从边上的草地上绕。

第一天碰到牛、听见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的牛铃声,还是蛮新鲜的,那些牛的毛又长又密、个头是真壮啊,难怪瑞士的奶制品好吃呢,呵呵。沿着trail往上爬了一段,远远就能望见左边的缆车站和边上的mountain hut了,跟Kev书上的照片比了比,觉得就是Col de Balme,这才意识到走错了。懒得沿原路回去了,直接爬的山坡;坡挺缓的,就是草地上有不少泥泞的陷阱,一不小心就踩一脚泥。开始起风了,虽然太阳还是很高,但一下就觉得冷了,加了长袖。勃朗峰的山体如一面巨大的帷幕、垂在草坡之后,那些放牧的牛群便是这草地舞台上的舞者。

6点半终于到了今晚的住宿地Col de Balme,我没有预定住宿,还怕住满了呢,结果居然只有我一个客人!Hut后面还停着一辆车,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上来的。主人是一家三口,除了那个小孩会几个英语单词,老两口都只说法语。傍晚的时候云渐渐往勃朗峰的方向飘,向着我们的这一侧山坡慢慢隐没在云带里,只剩山顶还浮在云层之上。倒是近处一座看起来比勃朗峰还要高的山峰、在飘忽不定的云团里偶尔露出一角。晚饭很少,主菜只有一个裹着ham的omelette,好在我也不饿。不过他家的床垫太软了,木板床好像钉的也不结实,稍微动动就咔咔的响;我两次申请用睡袋睡地板,都被那个老太太拒了:-( 今天已经把Kev书上第二天的路线走了个开头,吃饭的时候观察了一下,这里要到晚上快8点才没有日光;再加上今天第一天走精力充沛,居然能follow书上列出的估计时间。于是信心满满的觉得明天一定能把第二天剩下的和第三天的一起走掉。

08/27/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拥挤的山路

大概因为时差的关系,凌晨2、3点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二楼卧室的一面外墙上有一扇很小的玻璃窗,躺在床上、盯着窗户等天亮。六点半下楼吃早饭,虽然早就听说过mountain hut的早饭一般量都不足,不过这家提供的实在是... 一共五“块”小小的烤面包,我拼了一下,就是一片切片面包掰成的五块么。一片面包啊,真是塞牙缝都不够。没吃饱,只好不停的灌咖啡,反正今天白天肯定会犯困。吃完饭收拾东西,七点一刻出发。老太太正牵着一只大狗在周围溜达,老头在屋后的一个坑里烧垃圾。Chamonix到Zermatt之间横亘着数条山谷,Haute Route一路要挨个翻过这些山谷间的垭口;Col de Balme所在的就是第一个垭口。垭口两侧风景迥异,走过的那一侧看的是雪山和冰川,勃朗峰和南边那个昨晚隐于云里的山头都很完整的露了出来,山顶被斜斜的日光照亮;将要走的那一侧,目所能及处都是青山翠谷,裸露在外的也都是些还没有完全坍塌的石壁、山脊,一点冰雪的影子也没有。太阳被最远处的山峦挡着,整条山谷都还是暗暗的。

山谷两侧的山腰上各有一条路,左边那条一路均匀下降到Trient,右边的开始基本是平路在绕山,最后一段直线下山,和第一条路会合。我走的是后者,据说风景更好。Trail所在的山坡上开满了蒲公英,不少地方还有其他五颜六色的野花点缀。远远的就能看到山谷尽头里的Trient了,走近一些发现比Trient海拔略高的一个山涧里还有一个规模小了不少的城镇,估计是Kev书上第二天alternative路线的住宿地。差不多走到城镇的正上方,路线顺着山势往右转,这一段路穿过两条极细的溪流;右边的山脊上全是碎石头,一点积雪也没有,不知道这些水从何而来。山坡上还看到了一处遗址,有两、三个长方形的石头围墙吧,上面的茅草屋顶早就没有了;年代不可考,不过应该不会太久远,因为在它们边上还矗立着一个十字架:-) 瑞士的trail实在维护的非常好,稍微有那么一点难走的地方都固定了铁链。顺着山势再拐一个弯,沿石头向上爬了一小段之后,正下方豁然出现另一个深谷。Trient冰川从深谷尽头的山脊上流下,到半山腰的地方停住、垂下几股细细的瀑布,及至谷底又变成汹涌的溪流。不知道是不是我昨天在山路上看到的白帽子,方向是对的。深谷对面山脊上的某一个垭口就是Fenetre d’Arpette了,看着真是高啊。在右前方的山坡上还铺着另一大片冰川:Trient冰川感觉很深、沟壑纵横;而这个冰川感觉特别薄,那些裂缝细细的、远看黑黑的、像直接刻在了底下的石头上。往下一点有一个refuge,正对着那个薄冰川。Kev的书上说会开到9月中旬,不过我去的时候已经关门了,还上了锁,幸好昨晚没有赶到这里过夜。门口有个水槽,正好可以补水。

接着就是沿着树林里的小路下山了;要下到谷底,穿过溪流,再爬上对面的第二个垭口。刚开始下的地方有一面挺宽的石壁,路铺在了石壁的中间,很宽敞,也有铁链保护;剩下的就都是trail了。今天的路线也是TMB的一部分,之前时间早,碰到的人还不算太多;从这里开始,迎面就经常会碰到走TMB的人了。十点半下到谷底,从木桥上过了河,在河边的一个小木屋边歇了一刻钟,吃了点东西。之后顺着小溪往Trient冰川的方向走,很快就碰到一个岔路口,没有路标,不过在一个大石头上很清楚的标明了方向,Kev的书上也特意说了,继续往前的路可以一直走到冰川上,去垭口要走左边的路上山。开始的一段路是走在草地上,真晒啊,不过东一块、西一块的开着不少野花,还算漂亮;

中间一段在树林里走,凉快了不少,却也没有了风景;之后又是草地上的路,对面就是Trient冰川,隔得不算远,所以看的很清楚,随着海拔的逐渐升高,欣赏的角度也随之变化。半路上还幸运的看到了一次冰舌末梢的冰崩,这片冰川说大也不是很大啊,要这么一天崩几次,不知道还能撑多久?靠近垭口的最后一段路因为山体太破碎、山势也陡,没有植被,只剩下光秃秃的大石头了。大部分地段还是有trail的,偶尔有些地方要爬石头。这段路真是漫长啊,看着垭口就在眼前,怎么走也走不到。对面的山坡上可以看到刚才经过的那个refuge,再远一点的山间有一个很大的湖,蓝莹莹的,向着我们的这一侧有个大坝。下山的人很多,经常要停下来让人过。碰到一个gg鼓励我说almost there,我说我在底下刚看到垭口的时候就觉得almost there了呢,现在都一个小时过去了... gg赶紧说他保证5分钟、最多10分钟就到了。事实证明确实没用到5分钟,呵呵。那个位置看不到垭口,不过往上翻过一个石台阶,一眼就看到了乌压乌压的人,垭口到了,下午两点二十。

想着要赶路,没敢久留,二点半就开始下山。这一侧山谷两侧的山峰比另一侧的要陡峭很多,草线相应的也就要低不少,所以开始很长的一段都是碎石路或者碎石间的trail;路很缓,因而也很漫长。山谷本身很是蜿蜒,所以一直看不到谷底究竟是什么样的。之后就是草地上的trail了,每转过一个挡着的山头,看到的都是向前延伸的trail,没有尽头啊。终于转过某一个山头之后,可以望见谷底的小房子了,看着快要到了,实际又走了一个小时,望山跑死马这话真是放哪都适用啊。五点的时候听到牛群有节奏的铜铃声,知道是真的快到小房子了。不过这里只是农场,第一个住宿地还要往前走十几分钟。这个农场已经通车了,后面的一片草地上有两个car camping完的gg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坐着休息的时候,他们主动问我要不要搭车,Err.. 我看着很颓么?到第一个住宿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决定先吃点东西,之后再坚持半个小时到Kev书上第三天的住宿地Champex休息,毕竟那是个大town。点了沙拉配smoothie,服务员mm说你这个搭配非常creative,我说你不知道这个是现在最流行的么,lol。吃完饭接着赶路,从这里到Champex是在树林里伴着溪水行,很畅快。六点半看到山坡上、树林里高低错落的一群房子,终于到了,漫长的一天啊。这片居民区底下就是营地,让我很不忿的是居然要15 CHF一个晚上,既然不让wild camp,营地就不应该这么贵嘛。这里离镇上还有五分钟的路程,镇子就一条主路,两侧全是餐馆、旅馆和超市。去了一家营地的人推荐的餐馆吃晚饭。瑞士的菜好像是连盘子一起烧的,而不是烧好再盛在盘子里,每次都提醒我盘子烫要小心。还有他们能把奶酪融进肉里去,这样不仅肉吃起来香,而且湿润的恰到好处,不像美国这边well done的牛排吃起来就像在嚼牛肉干。我点的那个羊腿端上来的时候,真是闻着都舍不得吃啊,呵呵。

08/28/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Everyday Switzerland

这个标题不是我起的,是Kev书上对今天行程的概括。书上第四天的路线是沿着山谷里的村庄而行,路程不长,也没有什么特震撼的风景,看到的只是生活中的瑞士,是在旅游手册上见不到的场景。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八点一刻从营地出发,特意背了一摞明信片打算沿途经过的小镇都敲个章的,在Champex的主街上打了个来回愣是没找到邮局:-( 很多指向Champex的路牌都在后面挂了个Lac,特别说明城镇临湖。穿过主街之后,右手边就是大湖了,靠近主街的港湾里整齐的泊着一长串红色的脚踏船,现在还没有开业;湖的中央只有两只早起的鸭子在戏水。早晨风平浪静,对面的山、山下湖边的木屋子以及湖这一侧的一幢幢鲜花装点的楼房都在湖里留下清晰的倒影。离开湖之后,就沿着树林里的路往谷底的村庄走。瑞士的trail系统修的很好,城镇和城镇间既有铁路、公路,也有完全独立的trail,无论是两条腿的还是四个轮子的都能各行其道、互不干扰。不过从Champex出发、刚开始的一段下坡比较陡,尤其是在一起床、还没有warm up就走的情况下,陡的不舒服。

Trail平行于山谷的走势,修在山谷左侧矮矮的山坡上。山谷里的城镇一个挨着一个,道路系统穿梭于密密麻麻的房屋之间。山坡上较缓的地方被围出了一个个居民点,每个居民点中心都集中着若干房子,周围被大片的人工草坪包围着。一般耕地匮乏、比较贫穷的国家但凡有可开发的山坡都会开垦梯田;资源丰富一些的地区不开垦,山坡就被天然的树林覆盖;这得要多富裕的村庄才能有闲、有钱的把山坡改造成观赏草坪,每天用大把大把的水养着啊!有的地方山坡本身起伏不断,草坪依着山势铺开,如连绵的绿色波浪,有点像以前的某个Windows桌面。十点三刻到了第一个很小的城镇,穿城而过、继续往北、不久就到了一个岔路口。虽然方向上和路标都指示继续往前钻小树林,不过我第一眼没看到trail路口,就往右走了,到了尽头的一大片草坪才发现无路可下。回到岔路口往小树林的方向走了一点,终于看见树林里的trail了,入口在坡下,难怪从路牌所在的顶上看不到。十一点三刻到了Sembrancher,这个城镇比较大,街道也多,每个路口都画了标记trail的小人,很贴心。楼房一般都是两、三层高,夹着窄窄的蜿蜒的石板街道;刚建好的时候应该也是五颜六色的,不过风吹雨打至今,那些鲜艳的颜色都褪去的差不多了,确实和南美那些保留很好的殖民小城颇为相似。迎面碰到四个苏格兰人,昨天在trail上就碰到过,知道也是走Haute Route的,我以为他们是去镇上找吃的,就没有多想。沿着路标一直走到公路边,标记就断了,找了一阵也没找到trail,不想走了,主要觉得风景一般,找人打听火车站怎么走。法国人和瑞士法语区的人共同点就是都不会说英语,不同点是前者基本不理睬说英语的,后者倒是很热心。那个mm问我是不是找bus,这个发音和西班牙语一样,我听懂了,说不是,是会“呜呜——崆嘁崆嘁”叫的那个~ mm说哦,火车呀:-) 现代交通工具那是比走路快多了,10分钟以后就到了Le Chable,在车站吃了饭补充了干粮,继续坐缆车上山。缆车节省了1500多米的爬升,这里冬天是个很大的滑雪场,所以山坡上建了很多resort,还有不少在建的,腿着上的话可看的不是太多。

一点四十从缆车站出来,继续爬山去Kev书上第五天的住宿地Cabane du Mont Fort。缆车站的海拔高,视野也很是开阔。山谷对面的风景很有层次感:最高的是远处的一众雪山,其下是隔谷相对的绿色山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从谷底一直盘旋至山顶的之字形公路,谷底就又是城镇遍布了。去Mont Fort有两条路,可以沿着车用道的大路走,也可以从trail上直接上山,我走后者。这一路经过的牧场可真多,到处都是牛群,铜铃声此起彼伏。往前走了一段之后,一座新的雪山从刚才一众雪山的左后方转了出来,长长的冰舌循着山涧的走势流下。三点到了cabane,这是座建在一个独立山头上的两层木屋,四周包裹着它的山都很陡峭,没有什么植被,裸露着破碎的岩石。 Cabane所在的山头脚下有一小片平整的草地,蜿蜒的溪水流淌其上。这个Cabane隶属瑞士登山俱乐部SAC,就一个人常年在这管理,每天几十个人的两顿饭安排的井井有条,很牛。

我到的早,就先去宿舍补觉,五点的时候我的3个roommate也来了,一对老夫妻和一个年纪更大的老太太。一聊起来才发现,三个人都是从西雅图来的,老太太的家还离我家很近,这个世界真小!又碰到了那四个苏格兰人,他们夏天经常来这里滑雪,所以听说过这条路。领队的Steve今年夏天已经自己走过一趟了,这次是带另外三个人来。他很惊异于我居然没有地图,(一直想买来着,没机会),跟我说Sembrancher镇上的路标其实不准确,得看地图才能找到路,他们也是按照路标走错了以后又掉头的,难怪我在镇上会迎面碰见他们。Steve问我是不是也掉头跟着他们走了,我说没有啊,那个路标直接指到火车站去了,他们四个异口同声的说,我们应该跟你走:-) 他们和那三个美国人都是沿着机车道上山的,路上都看到了mammut,不知道我是错过了,还是看到没认出来,把伊当成牛了:-( Steve开始跟我比划的时候,我听成marmot了,还想着这是怎样的水土才能养育出大象那种个头的土拨鼠啊!后来他指着衣服上的商标给我看,我才知道是猛犸象,可惜了没看到:-( 明天的路有两种走法,比较长、风景也更好的那条是Alpine trek,Steve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走,我觉得也挺好的。保险起见,还是在Cabane里买了张地图。六点半吃晚饭,这家的甜点是类似鸡蛋羹的东西,非常不错。八点的时候在屋外的平台上看了日落,山里Cabane的感觉挺奇妙的,屋里屋外,civilization和center of nowhere只有一门之遥。

08/29/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The Grand Desert

六点半起床,七点在Cabane门外的平台上看朝霞笼罩下的群山;预报说下午天气将开始变坏,不知道下一次有机会看日出会是什么时候了。美国三人组本来打算今天休整一天的,因为天气转坏,也决定一起走了;Steve早饭的时候跟我说之前已经出发的一队guided tour,那个向导说远的那条alpine trek关了,所以他们决定改走近的那条。我问Cabane里那个SAC的人为什么关了,答曰可能有落石的风险。落石的那段路在开始的地方,从屋外的平台上就可以看到,并不长,几十米的样子。我遥望了一下,觉得问题不大,坡上大部分地方都有植被覆盖,又没什么风。我问路本身还是能通过的吗,答曰of course。决定还是按原计划走,不过其他人都不愿意走这条路,所以还是没有伴,呵呵。

七点三刻出发,沿着机车道很快就上到对面的山坡。Trail在山腰之上、草地之中,左边是一个个独立的岩壁,看着很破碎,应该就是落石们的源头;右边就是在cabane外能看到的那块小平台了,离trail并不远。山坡挺缓的,真有落石,应该也是顺着坡推下来的,真中彩了,最坏情况也就是顺着坡滑到那个小平台上;这里离cabane那么近,万一有事找个人什么的也很方便。以往的落石在山坡上冲出了几条石沟,我在每个石沟前都停一下,抬头看没有正在往下掉的石头,就全速冲过去,那些石沟都很窄,冲过去也就是1-2秒的事情,石头掉下来花的时间都得比这长吧。中间有一段正埋头走呢,就听见左上方一阵轰隆隆的响声,吓了一跳,躲在一块大石头底下抬头看,原来是两只Ibex在打架:-) 终于看到官方的牌子了,it's officially forbidden.. 我还以为是不让走呢.. to stop in the next 300 meters,原来只是让快走,呵呵。Guide不愿意带大团走这条路可以理解,但跟别人说路关了就不厚道了。这条路前半段和昨天Cabane之前看到的差不多,后半程昨天最后看到的那个大雪山完整的转了出来,顺着山涧流下的那条长冰舌昨天只能看到上面一半,现在可以完整的看到它打了两个U-turn之后停在山间的冰川末梢。

九点四十到了今天的第一个垭口Col Termin。垭口对面山谷里的一个大湖就是Louvie湖,边上也有个Cabane。如果我早有地图的话,昨天也许会考虑走到这个cabane过夜。吃了点东西,十分钟以后顺着垭口另一侧山坡上的trail继续绕山行。这一带看着冰川不多,湖却真不少,比Louvie湖更远一些的山里还看到了一个大湖,一头修了拦水坝。Louvie湖是在山腰间的一个相对封闭的谷地里,四周围着的都是陡峭的石头山,水源应该只能来自于降水了。开始的半程都是trail,和其他人走的近的那条路汇合以后,就变成在boulder上走了。和以前一样,稍微有点窄的地方都修了铁链。十二点到了第二个垭口,昨天和今天早上一路看的那个大雪山和边上的一众雪山翻过这个垭口就再看不到了,云已经慢慢的在它们头上聚拢。吃了午饭以后开始下山,这之后的路就是在地图上被标注为“大沙漠”的地区:没有植被、没有动物,山全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堆起的、谷里只有细细的碎石瓦砾。这片区域现在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沙漠”,不过我觉得也就是迟早的事,不会超过一百年。从这里到第三个垭口的路上下起伏,像是好几个碗连在一起,要一个个碗的翻。每个碗的结构都差不多,右边的山脊上都挂着一片很薄的冰川,完全没有那种常见的淡蓝色;其下黑色的砂石直接从密密麻麻的裂缝中裸露出来,我觉得都不能称之为裂缝了,这片薄冰已经被这些划痕分割的支离破碎。每个碗底都有几个小湖,绝大多数都是一滩死水,这些再得不到冰川滋润的湖水正一点点的被周围的砂砾吞噬,就和月牙泉一样。有意思的是这些湖水的颜色,即使是一个碗底距离很近的,也都大相径庭。黄的、蓝的、绿的都有,不知道是不是水底的矿物质所致。有水、却是一片毫无生机的谷地。我们昨天还讨论Cabane里的自来水能不能直接喝,反正今天走了这一路之后,我是不敢喝的了。最后一个碗上、下相对来说都不是很容易,也有点暴露,雨天走的话要特别小心。云已经越过第二个垭口往东边压了过来,一路都不敢停啊,被云追着走。

三点终于上到了最后一个垭口,对面的最后一个谷地和前面经过的碗一样,也是在右边有一片很薄的冰川。从冰川上趟下一条非常细的水流,蜿蜒的纵穿整个碗底;不知道这条水流还能坚持多少年?越过这片山谷,正对面的山上又出现了大片的低海拔冰川,明天应该会路过。顺着路标走到谷底水流边上时路标断了,前后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好自己找地方过河,估计目前水位比较高,以前的路标都还在水里埋着呢。爬到对面的碗沿上,就能看到今晚的住宿地Cabane de Prafleuri了,一激动,就又走错了:-( 主要是偷懒,这个cabane在一个小山头之上,不想下到谷底之后再爬回去,看到右边有盘山的机车道,就想顺着走。最后一段路前,实在不敢走了,右边的山坡太陡、碎石太多,而且路没有压实;我觉得我在路上走都能把上面的石头震下来。纠结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原路回去走trail,回头没多久,果然听到身后一阵响声,肯定是落石了。我估计这条机车道早就废弃不用了。回去的路上看到一只Ibex瞪着眼睛站在路中间,嗯,也算没白走。Cabane在一个小山头上,路标上说还要爬5分钟,这是我第一次走的比路标上的时间快:-)

四点三刻到的,登记了住宿和晚饭。这家睡的是大通铺,不过现在旺季已过,不用人挨着人睡了。差不多五点外面就开始下雨了,运气真好,跑在了云前面。晚饭不错,大碗喝汤、大块吃肉,吃完了还可以添,能管饱就好,呵呵。吃完饭打听未来几天的天气,说是明天rain storm!后天snow storm!! 大后天有可能好转,但现在还预报不准确。最简单的下山路是走一个小时到一个水坝上等postbus,我决定要是能找到伴,就还是翻垭口下山;否则就老老实实坐postbus好了,明天垭口的路也是alpine trek,和今天的差不多,我可不想一个人在风雨里走那种路。美国三人组还在犹豫,Steve倒是很坚决的表示要走出去,教育我说,there is no bad weather, only bad clothing。也是哈,希望我的运气没有那么糟糕,希望西边的云明天睡个懒觉,没有我们跑的快:-)

08/30/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风雨兼程

六点半下楼吃早饭,发现外面的天还不错。不仅没有下雨,云层也不算太厚。Kev的书上说今天应该是全程风景最好的一天,if weather is fine。美国三人组没挡住诱惑,决定和我们一起翻垭口。七点二十从Cabane出发,路是修在乱石间的,不难走,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今天的第一个垭口。尽管垭口这一侧干涸、贫瘠如沙漠,对面谷底却有一个很大的湖,被群山包围着;离我们最远的那一端后面,就是昨天最后看到的那片低海拔冰川,此时的云线还不算太低,才将将盖住那片山顶。之后的路就是从垭口另一侧下到湖边,在循沿湖岸的trail一直走到那片冰川下。这一带的山没有昨天的陡,山坡上长满了草,还有野花的点缀,路也是踩实了的土路,很好走。两侧的一些黑色砂石山的山顶上、挂着昨夜未化尽的残雪,像是在黑纸上泼了白墨的写意山水。我们这一侧的山坡张牙舞爪的、直接流进了湖水里;对面那一侧则在湖水上方形成了一道数米高的笔直悬崖。

半山腰看到了一群Ibex,我们人多,把它们吓得一个劲往山上窜,不好意思哈;发现Ibex无论男女老幼都是长角的,跟很多别的动物不一样。我们右侧的山脊上挂着一片冰川,细细的水流顺着山坡而下,在滋润了谷底的大片草地之后,注入湖中。也难怪这里野花这么多,不缺水啊。在谷底踩着石头过了这片水域之后,就到了一个refuge。这个是self service的,里面有厨房有睡觉的地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碰到两个和我们反方向的mm,昨天走到这里的时候赶上雨,就在里面过夜了。这个refuge整个的被野花包围住了,各种颜色的野花密密麻麻的盛开了一圈,人在花中走。再往前走一点,回头就能看到湖这头的大坝了,如果坐postbus就是在这个大坝上等车。

沿着蜿蜒的湖岸走了一段,九点半左右,大雨如期而至。信人品不如信天气预报啊!停下来加了外套,中间有一阵雨非常大,得一路低着头走,两侧只有山坡草地,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找不到,昨天那些大石头都哪去了... 氤氲的雾气逐渐下压,走到湖的另一头时,之前看到的那片低海拔冰川只能看到挂在山腰上的两片最低的冰川了,大半座山都已经藏在云里。过了这片冰川脚下的溪流,绕过湖岸最远的一端,就到了另一条水道前。这条水道是此湖最大的水源,且宽且深,水道两侧都有数米高的断崖。Trail在水道之前开始爬山,到这一侧的断崖之上。这里有一个分叉,继续往前的话会通到一个山头之上的refuge,然后横穿过水道源头的冰川再爬上垭口;也可以往左从一个吊桥上过河,从山谷另一侧traverse上垭口,两条路差不多长,前者爬的多一点。最后大家一致决定走后者,这样的天气走的越少越好啊。岔路口没有路牌,只是在一个石头上画了箭头。原来有一条旧路可以下到吊桥边,现在不通了,在半路又做了新的记号指向一条新路;只是旧路实在太明显了,我们前后走的全都错过了那个岔路口。找了好一阵路确定不能下、掉头才看到那个岔路,如果天好我可能就硬下了。过了桥之后往前走了一段,正前方是个被环形山脊封住尽头的山谷。虽说冰川是看不到了,但形成于冰川之下的几条瀑布和谷底的溪流还是看的清楚的,如银链当空舞。我们就顺着左边zig-zag的山路往山脊上走。大部分路还是不难走的;个别塌方的地方,路本身就陡、又暴露,泥土吸了水之后又特别滑,还没有扶手的地方,得走的很小心。眼看着快到山脊了,Steve回头跟我说,we are almost... half way!Trail从这里开始不再继续往上爬了,转而向前贴着山脊的下面traverse。铺实了的碎石子路还是要比土路容易走,至少不容易打滑。看我们身后,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雾气在盖住湖以后继续推向我们脚下的山谷,很快我们脚下也什么都看不到了。

后面的半程traverse跟昨天一样,是直接走boulder;这时候雨小了一些,认路不再是问题。尽头的冰川是看不到了,其下的冰舌因为低倒是看的清楚,一直流到我们脚下的山谷里,和碎石杂糅在一起。我们没走的那条路就是从这里过的冰川,我本来还有点担心一个人走冰川会不会有问题,现在一看,实在是想掉个裂缝都找不着啊,真是不用太多年,这条横穿的路就会彻底退化成石砾了。Steve指给我看对面一个山头上的refuge,就看到了一眼,之后就又被云盖住了。到了垭口之下就该直接往上爬了。也是两条路,一条好玩一点、要爬一个长长的梯子;另一条相对容易一点,不过最顶上那段因为陡外加路滑,还是要拉铁链借力。我们到岔路口的时候,看到一对北欧的couple正在爬梯子,本来想跟过去一起爬的,但他们只爬了很短一段就bail了;我不想一个人去,再加上没带手套,估计抓那个铁梯子会很冷,就算了。

一点到了垭口之上,没人想休息,都说直接下山。Kev的书上说今天第一次有机会看Matterhorn,不过这种天就不要想了。另一侧的路全是trail,也没有岔路,我就先走了,呵呵。看不到啥远景,估计就是沿着某个长而曲折的山谷往下走,跟第二天下到Champex的路差不多。云雾依然很低,填满了山谷,中间偶尔有几段时间,能透过云的间隙看到对面的大冰川,都快流到谷底了。最后半个小时的路是在一片树林里往下走,好像是个植物园,一路看到不少介绍植物的牌子,只是没有英文的。三点半来到Arolla,是个建在半山腰的很小的town。也只有一条主路,盘旋着穿城而下。明天的路又是很短的valley walk,我打算今天坐车走以节约一天时间。到Les Hauderes的postbus要五点半才发车,只好在雨里等了两个小时:( 边上有个邮局,想去盖邮戳的,说他们有规定只有在他们那寄的才能敲戳:( 等车的时候看到对面二楼一个mm正在阳台上晾衣服,看来这事也不是只有中国人才喜欢干嘛。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天晾是为了晒衣服还是为了洗衣服:-)

本来还觉得自己挺脏的,有点不好意思坐公交,结果车到了,从上面下来的全是衣冠不整、还住着拐的,我也就很心安理得了。沿着一段相当窄的盘山路,6点公交下到Les Hauderes。在车站边找了个旅馆,这里还真是honer system啊,旅馆空房间的钥匙就挂在外面,那个管理的mm不在这住,我打听了半天跑了两条街才抓到她,她收了钱让我自取钥匙、明天一早走的时候再挂回去就可以了...

08/31/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风雪山神庙

早上7点50有一班postbus开往La Sage,而住的旅馆要8点才开始提供早饭;决定不在旅馆吃了,先坐车到La Sage再找地方吃饭。早晨的天不算太糟糕,不仅没有雨,一团团的云中还留着不少缝隙,透下缕缕阳光。远处高一些的山头还在云里,近处环绕小镇的那些矮山头倒是看得很清楚,一夜的雪给峭壁打了一层薄薄的粉底。在街上走了走,和Sembrancher相比,Les Hauderes的建筑布局更为松散,宽阔的街道横平竖直的划出一个个小block,每个里面都有三两独立的小木屋;不像Sembrancher,是紧紧挨着、连成一排排的房屋箍出了一条条狭窄的巷子;两者大概不是一个时期建成的吧。这些木屋的外墙和屋檐下都极富装饰,最常见的是鲜花,很多还挂着各种各样的木饰物:挂着长矛、弓箭的估计喜爱打猎;挂着木屐的可能是荷兰移民... Les Hauderes建在一个山谷里,汽车沿着和Arolla相对的那个山坡向上爬了七分钟,就到了La Sage,一个非常小的镇子。步行五分钟就把镇子转了个遍,所有的餐馆都要九点才开门:-( 幸好有一个超市开的早,进去买了面包和牛奶当早饭,再准备了两天的食物。对面山间几处云雾缭绕,Arolla隐身其中,不容易看到。其后的雪山和昨天翻过的垭口全在云线以上,被遮的严严实实。

八点二十左右开始上山,沿着小路穿过最低的几处农家、草场之后,就是盘山的机耕路了,一圈一圈的慢慢往上绕,走的挺没意思的。这一侧的山坡上散布着很多居民点,每一处都只有几座木头房子,结构、朝向什么的如出一辙。我一开始就觉得眼熟,这时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大富翁游戏里的小房子么?:-) 这阵的天还真不错,一阵阵的头顶上就飘过解放区的天,阳光都有些刺眼。山谷里的雾气依旧很大,远看那些草坡啊、村庄啊都带着点缥缈,另一种味道。草坡之后,连绵的山头都被薄雪盖满了,这些山看着圆鼓鼓的、一点也不陡峭,没有雪的时候应该是很好走的。山脊在云里很难看到,其中的某一个凹槽就是今天要翻的垭口。走着走着,看到左前方一个高高的小山头上有几座独立的木屋,山坡虽然陡,却有一条很明显踩出来的trail。我想当然的以为是Kev书上说的第一个居民点,毫不犹豫的顺着trail就上去了——也因为走机耕路实在走的太无聊。小木屋的位置很不错,可以俯瞰Les Hauderes所在的整个山谷和两侧山间的公路。木屋门口坐着一个mm,养了两条大狗。mm讲很流利的英语,跟我说我要找的那个居民点得回到机耕路之后继续往东走,不过到今天的那个垭口不需要原路返回,从她的小木屋门口有条水平的路可以通到前面的山坡,她指着坡上的某一个居民点说,那里有通往垭口的路牌。

九点半继续往上走,云越聚越密、也越压越低,很快我身后的整个山谷都被云雾盖住了,mm指给我看的那片居民区也在一片白茫茫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沿着机耕路走了一段,路边倒是看到一处蓝色的标记,估计是指示离开机耕路开始爬坡的,但没找到trail,而标记所在的那个坡实在非常陡,没敢爬。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觉得方向不对了,遂决定沿着草坡直接往上走。一段长长的草坡爬到头,果然看到了一个居民点,可惜不是mm先前指给我的那个。我手上没有这一带的地图,Kev的书上也没有提到这个地方,只好朝着我觉得正确的方向望,希望在某一个云开的瞬间能看到mm所指作为路标的居民点。终于等到个机会让我看到了,我所在的地方和那片居民点间隔了两条山涧,居民点在我东边。虽然我和居民点的海拔差不多高,但我不确定直接走草坡的话能不能穿过那两个山涧。保险起见,还是下到机耕路上,过了山涧之后再爬回来。每一处居民点前都有一个高高的十字架,很多房子都要走到跟前才能看到;十字架却是个很好的路标,老远就能看到,有点灯塔的作用。这么一折腾,到那个居民点都十点半了,全是空房子,都上了锁。看到路牌就安心了不少,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但如果剩下的路都还好走的话,也还来得及。

开始下雨了,不算太大,盘山的trail挺缓的一点一点向上绕。两边的草地上拉着很多栏杆,划分出一片一片牧场,防止牛们互相串门。十一点半左右到了一个岔路口,左边的上坡路往北、右边的下坡路往东。从方向上看怎么都该是左边那条啊,不过作为trail标记的小人指向了右边。我研究了一下,觉得路牌被风吹转向的可能性不大,将信将疑的往右边那条路走,一路都在下坡。我手表上的海拔显示有2100+米,确实比Kev书上第二个居民点、我当前的目的地海拔要高,不过这样的天,通过气压测海拔的误差估计会很大。雨突然的就变成了雪,一下子大了起来;风也起来了,可见度跟着就变得很低。我没有地图,再加上对这个方向一直不很放心,一下子犹豫起来。路边看到了一个矮矮的木房子,门被木条钉死了,三角形的屋顶和围墙上缘之间倒是空了挺大一块,要是翻墙能进去,不过房子里面真脏啊,垃圾都堆满了,连个落脚的地都没有,也不知道被废弃了多久。房子边上有个水槽,我不知道这水是从哪来的,没敢喝。雪越下越大,今天看起来是没有希望过垭口了,决定就在门口的草地上camping。之前在Cabane问天气的时候,说明天有可能开始好转,总是一线希望。如果明天雪停了,就继续上山。

雪是越下越大,在帐篷里很庆幸自己的决定。在手机上看了会电子书,觉得光线暗了很多,才下午不应该啊。猛然反应过来是帐篷顶的积雪太厚了,把光线都挡住了。爬起来从帐篷里往外弹雪,一大块一大块结结实实的雪被抖下去,我的帐篷顶可没那个木屋子的屋顶结实,要是被雪压塌了,都没人来挖我。雪大,打在帐篷上的声音是哗哗的,如果哪阵润物细无声了,可不是雪小了,而是顶上积雪太厚,把声音隔断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得起来清一次雪吧。晚上挺冷的,我把羽绒衣和羽绒靴子都穿了钻的睡袋,以前即使是在雪上camping,我也最多只需要穿一件贴身长袖T-shirt的。最头疼的还不是这些,我很快就发现我的帐篷不幸侵占了一群牛的领地——原来刚才看到的那个水槽是饮牛的!那群牛晃荡过来以后,就围着我的帐篷不停的嗅,我隔着薄薄的帐篷壁都能看的清牛的大脑门子!有的时候牛头拱的太厉害了,我只好从里面猛推一把,外面马上铃声大作,估计我和牛都吓的不轻。夜幕终于慢慢降临,牛们休息去了,我也可以放心睡觉了,希望明天会是个好天。

09/01/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悬崖上的公路

一夜的雪。因为得不停的起来清理帐篷顶上的积雪,睡的一直不是很踏实。迷迷糊糊中又听到了久违的牛铃声,叮叮当当的绕着我的帐篷响成一片。天还暗着呢,一看表,才四点啊!这也太勤快了点吧,所以产出来的牛奶好吃么?躺着等天亮,雪越下越大,今天看来也没有希望过垭口了。虽然阿尔卑斯山区六月飞雪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这种两天两夜不间断的暴风雪在夏末应该也不算太常见,我本来以为只是耽误了我两天的行程,后来的两个星期里才慢慢意识到就是这场雪,导致了伯尔尼高原上很多登山线路的climbing season就此结束。八点钟起来吃早饭,收拾东西,站在外面雪里倒是没有我想像的冷。对面一排牛跟我隔着帐篷近距离对望,最后还是我成功的用目光迫使它们离开~ 给我的帐篷在风雪里留了影,不知道Hilleberg看不看得上、拿去当宣传广告?:-) 八点三刻开始下山,还是继续昨天的路。山坡上的Trail全被新雪盖住了,机耕路虽然很泥泞、倒是积不起雪来,所以今天只想挑机耕路走。只要是下坡就好,总能把我带到山谷里某个通车的小镇。还是那群牛,把唯一的路给填满了,我说借过、不理我;我说execuse me、还是不理我;好吧,你是法语牛... 虽然在我和那群牛里,我显然是爬坡最弱的一个,不过这群没有风度的牛还是用脚投票、要我从坡上绕过它们:-( 盖着一层薄雪的草坡还真不是太好走,很容易打滑。绕过它们之后,再翻过一个栏杆,终于和这片牧场说再见了。

九点到了一个居民点,正是Kev书上昨天的第二个居民点,看来路标是对的,昨天不犹豫的话多走十分钟就看到了。这儿有个路标,往上去垭口,往下有小路去La Sage。可见度只有二三十米的样子,要爬的山、要翻的垭口被云包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继续下山。我包里剩下的食物只比一天略多,而翻过垭口之后还要下将近1000米再爬500米才能到住宿地。如果今晚还走不到、得wild camp,那明天食物就会很紧张了。我不想冒这个险。往下山的trail上走了一点,就再找不到路了。整个山坡全被积雪覆盖,一点彼时trail的线索都找不到。眼前只有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出再往下山坡的陡峭程度,不敢继续走了。爬回来、老老实实的接着走机耕路。很快碰到两辆车开上山,为首的那个gg还讲英语,赶紧抱着蹭车的念头上去装可怜~ --“去La Sage怎么走啊?” --“往前一点有路牌,有trail下山” --“trail上都是雪,不敢走..” --“这条机耕路也可以到” --“是不是要走很久啊..” --“只要一个多小时吧”... 只要,好吧... 看来gg显然没有领会我陶瓷的精神,我看上去像喜欢一个人在大雪里瞎逛的主么@.@ 只好继续走了,再往下一点就进小树林了,雪压在了两侧树木的针叶上,看着个个都像圣诞树。下面的云层会比上面的薄些,第二个居民点外、悬崖之上的十字架,往下走了了好几个弯道、还是抬头就能看到。再往下就开始下雨了,今天的雪线要比昨天低。经过了Kev书上昨天的第一个居民点,之后就能逐渐看到La Sage镇上一簇一簇的房子们了。10点40下到公交车站旁,看到下一班车是42分的,还满心欢喜的等,结果等了10分钟也没来,这样的过路车肯定是先开走了:-( 下一趟车是3个小时以后,决定不等了,继续腿着下山,好在这里到Les Hauderes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下山路。在Les Hauderes吃了午饭,盘算了一下未来的行程。我只剩下四天时间了,必须赶到Zermatt取了行李之后再赶到Chamonix。Europe Hut那条线肯定是没戏了,如果还想近距离看Moiry冰瀑布,今天必须赶到Zinal,明天从那里出发做day hike,这样走唯一少翻的就是这两天始终没看到的那个垭口。等车的时候碰到了Eric和他mm,Eric今年和我一起在西雅图一个club上课,还是同一个mentor group的,这个世界实在太小了!他们刚到瑞士,就碰到了不好的天气。

坐车去Zinal,中间倒了两趟车。瑞士的车票很贴心,上车以后再买票也可以一路买到终点,而且出的票上标明了如何转车,不用再费脑筋查地图了。第一趟车从Les Hauderes到Sion是山路,从山腰下到山谷里。在La Sage超市的明信片上见过一个有意思隧道,隧道外侧是几根造型独特的石柱,这个隧道就在这段路上。和我之前经过的所有城镇相比,Sion是个很大很大的城市了,至少沿路看到了不少工厂... 第二趟车从Sion到Sierre,就是在山谷里走了,这一条山谷挺宽的,两侧的山看着都隔得远,谷里也开垦了很多耕地。在Sierre的游客中心买了接下来两天的地图,顺便打听天气,被告知坏天气要持续到下个星期三:-(

最后一趟车从Sierre到Zinal,中间在Vissoie还要再换乘一次。这一路也全是走在盘山路上,大部分公路真是在笔直的悬崖上劈出来的,外侧也没有护栏,有恐高症的人都不适合坐右边靠窗的位置。路虽然修的好,却很窄,那些转弯看着跟U-turn似的。大巴车转弯弧度大、需要跨过车道,所以每次转弯前都要放一段音乐提醒对面的车,听着比喇叭声可悦耳多了,呵呵。有些容易有落石的地方或者修了隧道,或者在上面拉了网接石头。快五点的时候到了Zinal,本来想camping的,走了十分钟到camping site,说是永久性关闭,改成小木屋了。我嫌远,就回到镇上住旅馆。一路都在下雨,查明天各家的天气预报,只有一家大胆预言明天cloudless,而且是个直接以.ch结尾的网站。我决定就信它了!晚饭在旅馆吃的,他家的四季豆几根一组拿bacon捆着。我开始以为只是好看,拿掉bacon吃四季豆,油而不腻,bacon味道的精华都煮进豆子里去了,瑞士的菜很善于借味嘛。七点多的时候,雨终于停了,天也开了些,甚至都能看清山谷尽头雪山的山顶了,明天也许真的会是个好天呢。

09/02/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Moiry冰瀑布

为了赶早上八点钟第一班上山的缆车,又得错过旅馆的早餐了。前台特意送了两根棍子面包和一壶咖啡到我的房间门口,还是很贴心的,虽然那个棍子我啃的是真心累。Zinal的旅馆都提供免费的周边公交卡,坐缆车就不需要另外买票了。不知道这个政策冬天的时候还有没有,如果还有,那来这里滑雪很合算啊。明天要走的山脊上还有些淡淡的雾气,今天要走的这一侧顶上已是万里无云,阳光刺眼的都有些不适应了。早班缆车上除了三个工作人员就只有我了,十分钟之后就爬上了山。前两天的大雪在对面那排山的腰间划下一道整齐的雪线。从这里到垭口还要再爬一段坡,基本就是沿着大路绕上去;这里的山坡多是碎石坡,被薄雪盖着的时候直接走坡很容易打滑。开始的时候看的是背后的山脉,随着海拔渐渐升高,另一条山脉在雪场右侧山谷后升起,看着距离也不远。快到山顶的时候迎面碰到一群下山途中的羊,浑身都是雪白的,只有耳朵和下巴那有一大片黑毛,看着特像京剧脸谱里挂着的大胡子,呵呵。估计没缆车坐、是自己爬上来的,起的真早啊。爬到最顶上的缆车站后,沿着山脊往左走一段就是垭口了,九点二十到的。

对面山谷里有个很大的湖,和一路见到的其他大湖一样,一侧也修了个水坝。这一侧的山坡全被雪盖着呢,窄窄的trail上有些零星的脚印。太阳还没爬上垭口,整个山坡都还笼罩在阴影里,顶上的一段trail有点icy,不少地方都挺滑的,得踩着trail边上的雪走;之后日出了,trail两侧有些野草从雪里探出头来,被阳光照的金灿灿的。碰到3个美国mm从大坝往垭口方向爬,她们是昨天从Cabane du Moiry到的大坝,说一路都是雪,很难走,不过估计今天雪应该都化了。我不记得她们了,不过她们说记得我,就是那天一个人走了Termin垭口的,xixi:-) 湖水特别的蓝,也特别的静,如果不是因为两侧的山多少在湖里还有些倒影,看着简直就是一片刷了宝蓝色油漆的大操场,一点水的感觉都没有。十点到了一个分叉路口,可以走沿湖而建的公路,也可以走修在半山腰的trail。山坡看着还是挺险的,要是滑了估计就直接进湖里洗澡了;我决定走走看,什么时候觉得太icy了就马上掉头。走了一段发现还行,山坡上还到处都是残雪呢,trail上却已经snow free了,有人扫雪是不可能的,也许是比热容不一样吧,trail上的雪特别容易化?整条路基本是平的,要横着绕过一个一个的山梁。我知道Moiry冰瀑布就在这个山谷的尽头,总觉得绕过眼前的山梁就能看到,可每次看到的却都只有下一个山梁和同样的路。湖对岸与我们平行的山脊越来越好看起来,开始的时候山太矮也太平缓,越往深里走,对面的山越陡峭,山体也由之前的森林、草坡覆盖变成了墨黑的碎砂石。山脊那一侧就是La Sage了。

绕过最后一个山梁,终于可以望见包裹山谷尽头的长冰川了。冰川末梢遁入尽头碎石的地方有两个不大的堰塞湖,近岸的地方,湖水夹裹着淤泥如朵朵盛开的花瓣。湖水穿过长长的砂石地段,流入之前的大湖里;泥沙在大湖中被沉淀的干干净净,才有了一层不染的水面。Cabane du Moiry在山腰上,很远就能看见;这是近距离欣赏Moiry冰瀑布最好的位置,同时也是这一带很多山峰的登山大本营。Kev书上翻过我昨天没有走成的那个垭口之后就是在这个hut里住宿的,不过我时间不够,今天只能day hike了。

峡谷里其实还有一个很长的刀锋形状的山脊,可以近距离看冰川,不过因为山脊本身太窄、又完全被雪盖着看不到脚下的路,我没敢走到尽头。爬上Cabane的那段盘山路看着不长,走的累死了。路上还有不少雪,个别地方挺滑的;游客们下山一般都小心翼翼的,那些climber即使在滴溜滑的路面上也是健步如飞啊。山坡上一些积雪厚的地方还看到了流雪滑过的痕迹。一点三刻爬到了Cabane,外面平台上每一张野餐桌子的一头都堆了个小雪人,整整齐齐的排成一列,可见前两天被困在这里的人有多无聊了:-) Moiry冰川上半截山势足够陡峭而冰川本身又足够厚的地方形成了ice fall,上面布满了冰壁的断面;下半截山势转缓,冰川表面也趋于完整,有一排排长条形的裂缝、有井字形的裂缝,也有一块块从冰川里翻出的冰面。Cabane后面有条路直接就连上冰川了,住在这里爬山确实很方便。在Cabane外只能看到Moiry和右边的雪山,走到后面才看到Moiry的左边也展开了一排雪山,和右边的像Moiry的双翼;这一整条雪山不仅堵住了刚才走过的这个山谷的尽头,也包裹了左边Zinal所在山谷的尽头。两点十分开始下山,三点半下到冰川末梢那两个小湖外的停车场上。碰到Eric他们刚从右面山脊的垭口上下来;估计两侧trail上的雪都还很多,不好走,不然他们不至于这么慢。本来以为要走回到水坝上坐车,没想到这个停车场新开了直达Zinal的postbus线路,可以少走一个多小时的公路。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呢,凭在旅馆拿的卡片也是免费乘坐,甚好。

汽车经过大坝,从一个隧道里钻出之后,眼前出现了另一个山谷,里面人家密布。这个大坝挺关键的,万一水漫金山,从大坝顶到底下这些村庄间再无阻挡,洪水真是会一泻千里的。回到Zinal,还是住在昨天的旅馆,不过换了个地方吃晚饭。点了田鸡,先上来一碗温水,我还想欧洲人也不喜欢喝冰水的啊,结果人说不是给你喝的,是一会给你吃田鸡的时候洗手用的~ 真贴心。吃完饭出来大概八点,已经日落了,天却还没有黑透。因为这里的旅馆都是自带餐馆的,吃饭不需要出门,所以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商店虽然都已关门,不过家家门口都点了灯。两侧的山脉、以及尽头处的Weisshorn和其他几座雪山的轮廓随着夜色慢慢沉淀下来。我一个人在街上来回晃荡、乱想,这是一种由外及里的静谧;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呵呵。

09/03/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Anniviers Valley

Kev书上第11天从Zinal到Gruben有两种走法,可以从最近的那个垭口翻,也可以取道Cabane Bella Tola翻一个远一点的垭口。如果采用第二种走法,虽然书上两段路都标的是第11天,但基本没可能在一天之内赶到Gruben,一般都得在Cabane Bella Tola过一夜。这样一来,白天的时间就很宽裕,在旅馆吃过早饭,八点半才出发。Zinal在冬天不仅是滑雪胜地、还是登山学校上雪崩课程field trip的场所;在夏天则是登山中心,一年四季都很热闹;看到山坡上还有不少正在建造中的旅馆和公寓房。经过山坡上的教堂和几座小木屋,穿过一个半圆形的隧道,就正式走上了今天的trail。Anniviers山谷一年一度从Sierre跑到Zinal的马拉松比赛用的就是这条trail,今天的路也是Tour de Matterhorn的一部分,所以山路相比前几天要热闹不少。这一带山区很多转圈圈的trail,大名鼎鼎的TMB就不用说了,环Matterhorn也有自己的圈圈,就连Zinal都有环自己这个小城镇的圈圈。

开始一段trail是在树林里zig-zag的往上走,路很缓;出了树林、进入草地之后,就是几乎水平的沿着山谷往谷外traverse了。山谷对面是我昨天走过的滑雪场,一天一夜而已,昨天早上的积雪已化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漫山遍野的草甸。Kev的书上说,这一段路你会恨不得倒过来走,确实如此,因为开始的很长一段,最好的风景是山谷尽头那一排4000米左右的山峰。最左边的那座是大名鼎鼎的Weisshorn,其右边的几个山峰名字也都以horn结尾,个个长的都像冲天的犄角。那一片天空上一直罩着一层薄云,雪和云的颜色混淆在一起、再配上强烈的逆光,大多数山的形状都不是很清晰,只有几乎都是裸露岩石的黑褐色的Weisshorn如擎天一柱,格外突出。雪峰之下,是长长的冰舌;冰舌末梢,融水汇聚而成的溪流纵贯整条山谷,孕育了谷底和两侧山坡上大大小小无数的村镇。走到山谷中段的时候,还能越过对面的山脊,看到最右边只露出一点的Moiry冰川的顶部。另一个方向,远处的尽头是一排雪山,两端都看不到尽头;雪山之下是一个个规模较大的城市,横着连成一串垂直于山谷的走向。

草地上水平的trail也是在绕山梁,只不过昨天的山梁挨的近;而今天因为山体大,山梁和山梁距离很远,中间夹着的都是弧度很大的山路。两侧的草地上又见到了许多久违的蒲公英,还有永远也看不完的牛群。经过一个岔路口,往右可以经由最近的那个垭口到Gruben。垭口下的山谷里是一条长长的河床,不知道雨水多的时节里还能不能见到瀑布,现在看到的只有干涸的乱石了。大部分时间两侧的山坡上都长满了草,但也有几段路山坡上只有裸露的碎石;这一带牧场那么多,不知道是不是以前过度放牧的恶果。快到Weisshorn旅馆的地方,右边坡顶修了好几排护栏,应该是冬天防止雪崩危及村庄的。旅馆建在一个很陡的山坡之上,trail从内侧通过,我懒得特意绕进去看,就直接走了。吃午饭的时候又碰到了那对北欧情侣,他们也是从Zinal出发去Bella Tola的,他们说Jim的美国三人组也是一样的路线,还在我们后面。

Weisshorn旅馆所在的位置算是一个分水岭,之前的风景以雪山、冰川为主,之后看的更多的是黑色的碎石山、那些近乎垂直的巨大石壁和犬牙交错的山脊线。石壁们并没有连成一片,而是一段一段独立的长在山坡上。路上经过了一个气象站,还看到了两个小雕塑。今天的山路一路都不曾远离脚下山谷里的村庄,相对比较容易access,路上看到了好几组骑山地车和玩滑翔伞的,还有老老小小一大家子出来散步。中间会经过一个岔路口,指示去Cabane的路要往上爬。我没有找到trail,那个坡虽然短,却相当不好爬,土质很硬、坡陡而且没有扶手的地方。上去以后是个小停车场,接着的trail一直通往Cabane。

三点四十到的,这个Cabane由一个缆车公司经营,从正下方的山谷里也有小火车可以直接上来,交通便利条件也很好。虽然是大通铺,不过分男、女生宿舍;我住的房间快20个床位居然只有我一个人住,不错。那对北欧人和我差不多时候到,他们很节约,从不在hut里吃饭;Jim的三人组快五点才到,其中的那个老太太路上跌了一跤,眼镜把脸划破了,流了很多血。我没来得及问是在哪摔的,今天的路很好走,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个短上坡那里,那几步路真心危险。Hut里倒是急救的东西很全,给那个老太太重新包扎了之后,他们决定坐小火车下去找医院。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希望他们一切顺利吧。我在外面晒了会太阳,这个Cabane所处的位置视野很开阔,近处是形态各异的石头山;远处被连绵的雪山四面为住;中间青山翠谷夹着的是密集的城镇。说不上多好看,但根据Kev书上的说法,这才是典型的Alps风光。大冰川和各种"horn"的山峰固然壮美,但更多的还是这种充满人的生气的、平静祥和的田园风光。Kev书上说从这里可以看到Matterhorn,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如果不是因为反光太强烈的原因,就是我没认出来了。虽然阳光一直很好,五点起风以后外面还是挺冷的。回Cabane里看了会书。滑翔伞这项运动在这一带山区非常流行,Cabane里好多专门以滑翔伞为主题的杂志。店小二看我看的津津有味,还以为我会说法语,特意上来搭讪,其实我只是在看那些很cool的照片:-) 六点半吃晚饭,一人一份。感觉这个Cabane里住的很多人都是傍晚坐小火车上来、把这当旅馆住的观光客,衣冠楚楚、讲话低声细语、吃饭还经常吃不完剩下;不像之前在Mont Fort和Prafleuri那两个hut里,一群trekker围在一起大快朵颐,海阔天空的吹牛、八卦来的痛快。

09/04/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一个时代的背影

Cabane Bella Tola要早上八点才开饭,和别的mountain hut比算是很晚的了。吃过饭后出发往垭口走;一路经过很多岔路,路牌上标的都是下一个湖或者山头的名字,直到最后一个岔路口才出现指向垭口的路牌,所以今天的路有份地图还是挺重要的。开始的很长一段路都是在草地中走,几乎是平路;野草长的很是茂盛,其上山花浪漫正当其时。一度可以眺望昨天经过的悬崖上的Weisshorn旅馆,背景是山谷对面Zinal那个方向的雪山。这片山坡上完全没有雪了,一片片陡峭的石壁错落有致的列于草地之上,斜斜的日光里是一道道层次分明、明暗有序的剪影;最远、最高、色彩也最淡的那层的山脊曲线却最为波折,今天要经过的第一个垭口就在曲线上的某个凹处。中间的某一段路,左侧的山坡圆滚滚的、大片赤色的石头裸露在外,山脊也是相对柔和平滑的曲线,和前后山坡的对比很是鲜明。这一大片草地水源充足,沿路经常可以看到小块的蜿蜒水域和细细的溪流镶嵌在青草之中。经过两个湖,第一个相对较小,半月形夹在一片乱石堆里;第二个就要大不少了,有人在湖边垂钓。看起来像是一潭死水啊,湖里真能有鱼么?到垭口前的最后一段路是爬scree坡,坡的表面全是极细的碎石子,不过trail修的很好。十一点到了第一个垭口。

垭口对面的山脉背光的厉害,只看的出大概的轮廓;有两条细细的瀑布从山腰处一直垂落谷底;整条路上的最后一个垭口Augstbordpass就在正对面的山脊线上。右边深处出现了几座新的雪山和大片大片的冰川,冰川的海拔一如既往的低,冰舌都快要流进谷底了。从位置上看,这些雪山和之前的Weisshorn-Moiry是连成一线的,垂直的封住了这几条平行山谷的尽头。之前研究路线的时候还琢磨为什么high route只需要5天,比walker's route短了一半都不止;现在看来high route是水平的直接走在那一线冰川上,不用像walker's route那样一个个垭口、一条条山谷的上上下下的爬,当然要快很多了。还是没有看到Matterhorn,看来这个悬念要留到最后一天了。垭口往下开始的一段全是碎石地面,之后野草渐渐多了起来,由稀疏到最后密密麻麻盖满山坡。这一段路相对都比较平,之后转入茂密的树林里,没有view,山体也比之前陡峭了不少。进入树林前,经过两个村落,似乎现在没有人住,不过村子里有好几个还在供水的水槽。从这里看对面Augstbordpass之下的山体,和这一侧如出一辙:最下面一半为森林覆盖,之上是草甸,之上是寸草不生的石砾。一点五十下到Gruben,这个山谷里的小镇只有几十户人家,也没有公共交通可达;从高一点的地方可以看到在山谷更深一点、往冰川群的那个方向上还有一个镇子,人烟就更稀少了。

Gruben是在阿尔卑斯登山运动发展的黄金年代里建造的城镇;当时作为山谷尽头那片雪山的登山大本营,也曾繁荣热闹一时。之后随着越来越多mountain hut的兴建,这个城镇渐渐不再为登山者所需要。加之又不像Zinal那样拥有滑雪场的地利,交通也远不如Anniviers山谷方便,这里终于慢慢退化成了一个历史的符号。其实那个黄金年代留给阿尔卑斯的烙印还有很多,比如今年刚好百年华诞的少女峰铁路。只不过有的还每天热热闹闹的被无数人参观,有的却罕见游人问津罢了。镇上只有一家旅馆,本来想去吃中午饭的,被告知已经打烊了。小卖部也关门了,不过看门的mm还是很好心的带我到后面的仓库里,让我自己挑。仓库很小,如Kev书上所说,里面东西的品种倒真不少,挑了一些水果和肉罐头背上。周围几户民居的后院里,有人靠在躺椅上看书晒太阳,有人围在圆桌旁打牌。在一户的草坪上还看到一个辛勤工作的锄草机器人,不知道美国有没有地方买... 坐在旅馆外面的石凳上吃了午饭,明天必须回到Chamonix,最好能在中午下到山谷里的St. Niklaus,今晚是肯定不能在Gruben歇的,得继续赶路。

往Augstbordpass垭口爬,开始的一个小时全是在树林里走trail,没有风景可看,只好埋头走路,居然比Kev书上的估计时间还能快一点。之后山势转缓,两侧草地上看到了一簇簇半球形的鲜绿的草堆,以前在南美很多山上都见过的,一直不知道名字。再往后就是草地了。出了树林,虽然一路都有太阳的直射,但架不住风也比林子里大,停下来加了件衣服;山谷对面,尽头处挂着冰川的绝壁、早上翻过的垭口、垭口所在的山脊线、草地上的两处居民点都一览无余。沿途遇到了好几群牛、羊,但只经过了两座看起来早已废弃的民居,也不知道这些牛羊的主人在哪里居住。知道垭口前的最后一段路会是碎石坡,想在那之前找个地方扎营。快五点的时候,总算看到了一个小平台,草已经很薄了,地上大大小小的乱石很多,要费点工夫清理。都打算搭帐篷了,突然看到边上的一大坨牛粪,毫不犹疑的决定立马卷铺盖走人,再也不想跟牛群当roommate了!离开那个平台之后,马上就是一片talus的石坡,trail倒是不难走,不过显然没有可以扎营的地方,bivy还勉强能找到个把洞塞进去;想着大不了今晚就翻过垭口、下到对面的草地上扎营了,反正离日落还有段时间。没想到这片石坡之上居然还有一大片平地,而且有底下那个talus坡做保护,牛们肯定爬不上来~ 这片平地上的草比底下那片要茂盛的多,很容易找到现成的营地;不过草地不算太深,营钉基本敲进去一半就被石头挡住了,希望今夜风不要太大吧。在这个平台、可以看到Augstbordpass垭口上的路牌了,背后的山脉在逐渐黯淡的日光中慢慢隐去。吃过晚饭,外面开始起风了,打在帐篷壁和野草上是那种有节奏的呼呼声,听起来像野兽的脚步;虽然明知是风声,还是有点害怕,不过转念一想,底下那么多肥牛、肥羊呢,哪个不比我好吃,怎么也轮不到我吧,呵呵。

09/05/2012 ● 足迹阿尔卑斯 ● 最美山峰

七点起床的时候,天光已然大亮。斜斜的旭日把身后垭口所在山脊的影子打在山谷对面的山坡上,像把钝锯子、把山坡拦腰拉成明、暗两截。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七点四十出发的时候,对面的山坡大半都已经完全亮了,这侧山的影子快要跌进山谷里了。在阴影里走了十几分钟,经过一个小水潭;Kev的书里也提到过这个水潭,看来是常年有水的;在这样一大片干涸的碎石山坡上,能有这么一汪只靠雨雪积攒下来的清水,也不容易了。Trail是沿着水潭左边往上走的,我没仔细看路,从右边绕过水潭之后直接就往上走了。全是boulder的大石头,隔得很远能看到些指路的石头堆,应该是早被废弃的旧路。走到中间的时候意识到走错了,懒得原路返回,反正一路都看得到垭口,还不如直接从石头上走。八点一刻上到垭口,对面早已日出,这一侧的月亮却还在高高的空中挂着、舍不得下去,日、月隔山而望。从垭口下来,开始的很长一段路都是走在极平缓的山坡上,trail修在一个小凹槽里,两侧是两条略高的山梁;大概因为地势的关系,这一侧贮留的降水明显多于另一侧山坡,不仅一路上会经过好几个小水潭,就连草线也比昨天那侧山坡上的要高不少。惊到了一群Ibex,它们飞快的往一侧boulder的山坡上窜,把石头踢得稀里哗啦的响。这还是第一次听到Ibex受惊后的叫声。还遇到了一群绵羊,和在Zinal滑雪场碰到的是两个品种,这次的都是画着白鼻梁的“丑”角:-) 脚下的最后一个山谷离着本来就远,山谷对面的那些山又因为逆光,只能隐隐看到几层山脊线的轮廓。

一个多小时后,道路分叉,往St. Niklaus的路是沿着凹槽右边的山梁,继续水平的往前traverse。开始的一段大量落石把山坡都铺满了,路就在大块的乱石间;石头上指示路的标记很是密集。中间的一段山坡要陡些,山体没有之前破碎,小块细碎的落石和野草杂糅一处,窄窄的trail修在山腰上。最后一段路是在近乎垂直的峭壁中开出的,路两侧有很多形态各异的独立的大石头,看着都还挺结实的。迎面碰到一家四口牵着两条大狗;他们以为我是一早从Gruben爬上来的,惊叹速度很快,我不好意思说wild camp了,只好很心虚的接受恭维,呵呵。最后这段路走到头,向右拐过一个弯去,终于看到了St. Niklaus所在的山谷,这也是此行的最后一个山谷了,尽头就是小镇Zermatt。这个狭长的山谷里村镇遍布,几乎要被大大小小的房子、道路给填满了;就连两侧山坡上稍微大些的平台都被开垦了草坪、盖上了房子。夹着山谷两侧的山坡都挺陡的,其上处处可见为防止落石、雪崩而修建的工事;沿着山坡下到山谷的trail上方也经常有防止滑坡的矮石墙,中间有一段路甚至都是用大石板拼搭起来的。山谷正对面的两座雪山、向着这一侧的山坡被冰川覆盖,从冰舌尽头流下的瀑布顺着一条长长的蜿蜒的山涧一直淌到山谷里。Kev的书上有张照片很欺骗,他从很远的地方拉长焦、再放了个人作参照,给人的感觉似乎可以近距离看冰舌;其实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拿高倍望远镜都未必能看清冰川上的裂缝。往左还有些雪山,被前面的山脉挡住了,只看得到顶上一点。trail所在山坡的尽头,是Weisshorn和另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峰。这个角度的Weisshorn是一面冰雪覆盖着的峭壁、展开双翼;跟之前在Anniviers山谷看到的样子截然不同。而整条山谷的尽头,围绕着Zermatt的是一大片冰原、和上面如石笋般冒出的一个个角峰。看到了Klein Matterhorn,不过真身被Weisshorn挡住了,还是看不到。本来打算从St. Niklaus直接回Chamonix的,这下怎么都得去Zermatt打个来回了。走了十一天还没看到Matterhorn,真是不甘心啊。下山的路同样是一段比较缓的草地上的路,之后开始在树林里zig-zag。碰到三个不说英语的西班牙人,我跟他们用西班牙语寒暄了几句,他们很是开心。觉得就像在国内玩经常能听到各地方言,在欧洲经常能听到各国语言,英语的普及度还不及普通话在大陆的普及度呢。

紧赶慢赶,十二点前终于赶到了St. Niklaus的缆车上站,这里有个很小的村落,牧场、教堂、饭馆、旅店什么的倒是很齐全。缆车站边上、贴着悬崖边的一块草地上搭了两顶帐篷,风景无敌啊。这个缆车站大概2小时才开一班车,下一班要下午一点。抓紧时间吃了午饭。等车的时候边上的一个当地人很认真的问我,为什么愿意花这么久的时间走路。我想也不单单是为了风景吧,我喜欢在大山里行走时不着边际的畅快,喜欢在mountain hut里同陌生人无拘无束的吹牛,喜欢天气、环境、人与物随时带给我的各种未知。缆车是on demand的,到了时间要给下面打电话缆车才会运行。幸好同车的有当地人,不然岂不是要坐在里面傻等?一路缆车下来,看到的几乎都是光秃秃的巨石、绝壁,也不知道下山的trail修在哪里。St. Niklaus的火车站不卖swiss pass,只能买单程火车票。往返Zermatt的票真贵啊,就为了看一眼Matterhorn。是不是形状最完美的山峰我不知道,但一定是我此行最贵的山峰~ 火车沿山谷里一条小溪而行,右边山坡顶上时不时的能看到些冰川、山间有许多条细细的瀑布垂下。快进站的时候终于第一眼看到了Matterhorn的一面峭壁,也就看了一眼就又被前面的矮山挡住了,真是不容易啊。两点多到站,存了包,打听去Chamonix的末班车晚上5点20离开。本来没计划来的,也没做功课,只能随便走走。

一出车站就是一条很繁华的商业街,路两侧的木屋子们一栋栋紧紧的挨着,结构、装饰什么的都如出一辙,看着没什么特色。看街上的横幅似乎还赶上了个什么节日,路上的人是真多,我不喜欢。随着人流往前走,经过一个小广场,上面有个教堂还有一个介绍登山历史的博物馆。再往前一点,就能完整的看到Matterhorn了,虽然以前从照片上见过无数次了,但身临其境看着这个瘦金字塔形状的山峰从山峦间拔地而起还是觉得震撼。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角度,正对着的东北山脊(Hornligrat ridge)把山体分割成两个完美的等腰三角形,两个侧面都是一千多米近乎垂直的峭壁,难得上面还几乎挂满了积雪;east face的顶上是个近乎等边三角形的overhang石壁;Hornligrat ridge是最容易的两条登山线路之一,最右边的Zmuttgrat ridge是四条山脊中最长的。跟着人群继续往前走,稀里糊涂的就来到了一个缆车站。不知道是不是终年滑雪场,看到好些扛着雪板坐缆车的。又稀里糊涂的上了缆车,上去才知道,到最高的glacier paradise单程要50分钟!一路尽担心能不能赶上末班火车了,汗... 缆车的方向是往东、往南转,后面半段进入意大利境内;南面一直有一大片厚重的云团,东南的Furggengrat山脊一直看不清全貌,中间有一阵云把整个山顶都盖住了。早上在St. Niklaus的缆车上站看到这一带有条长冰原,群峰都在冰原之上;不过站在Zermatt的大街上仰望无论冰原还是其他山峰、真是一点也看不到。随着缆车海拔的逐渐升高,四周的那些或挺拔、或圆润的山峰慢慢从各自面前的矮山后升起,山坡上、山涧里流下的条条冰川都汇合进了底下的这大片冰原里。最后一段缆车上俯瞰脚下的冰川,实在是太近了,冰川上的各种冰的形态都看的太清楚了。还看到了一组人站在一个大裂缝边上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缆车十五分钟一班,到站以后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敢出隧道,怕误了末班火车,直接就坐缆车下来了,也算是个遗憾吧。

不到五点回到火车站,取了头一天从日内瓦飞机场托运的包。火车出发没多久就天黑了,在Martigny转车的时候又碰到了大雨。查天气预报两头天都不错,看来是中间这段比较容易下雨。在法、瑞边境的Frontiere等末班车去Chamonix,车上只有我一个乘客,司机到点发动了引擎、就是不发车。凑近了一看,原来司机同学正在玩手机游戏,又等了十分钟他通关了才开车,法国司机!到Chamonix已经快晚上10点了,火车站周围倒是很热闹。一开口问路就被一句笑眯眯的“我不说英语”给挡回来了,对了,我又忘了,这里是法国!订的青年旅馆给的指示不是很清楚,也找不着路牌,只好拿出compass根据方向穿街走巷。到旅馆,吃过饭、洗完澡、收拾好东西,过了12点才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