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1/2016 ● 间隔年 ● Galle

昨晚到科伦坡机场时,已近午夜。在机场附近找了家民居住了,当时觉得挺偏僻的,周围一点光亮都没有;今天早上起来一看,民居所在的街道两侧都是房子,有些还颇有点殖民时代洋房的模样,还是挺热闹的。屋后有片小小的空地,种着些花果;有一种苹果形状的小果子,成熟的呈红色,我们就直接从树上摘下来吃。

吃过早饭,八点半出发前往海滨城市Galle。刚开始是在城镇间的路上穿梭,两侧都是些两层楼高的房子,临街的部分用作店面,看着和国内的乡镇有点像。斯里兰卡虽然是个佛教国家,但一路上除了佛塔,还看到了相当多的基督教教堂和印度教庙宇,还有少量的清真寺,真是各种宗教和谐相处的典范啊。这里的佛塔一般是白色的,下半部分是半球形,上面有个尖顶:和泰国的寺庙大相径庭,倒是有点像尼泊尔的佛教寺塔。这边三种最通用的语言,依次是僧伽罗语、泰米尔语和英语。在路上看到了好多僧伽罗语的广告招牌,每个字都是圆滚滚的、像一张张笑脸,很有意思。之后上了高速,据说这条路还是中国援建的。大概因为公路收费,走的车辆非常少,经常开很长一段路都看不到一辆同向的车;倒是碰到了两只巨大的蜥蜴,在高速路面上大摇大摆的晒太阳,我们的车一迫近,它们就一扭一扭的爬下路基了。高速两侧是成片的密林,偶尔也有些辟出来的耕地和只有几户人家的村庄。

十一点多到了Galle的旅馆,也是一户民居。我们住处的墙上挂着一幅主人祖母和她的儿孙们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合影。祖母端坐在前排正中,双手交叉、垂于膝上,腰板挺得笔直,坐姿很是优雅;照片上的其他女子也都着传统服饰,以类似的姿势坐着——当年应该是个富足的大家庭。在住处附近吃的午饭,之后前往古堡。我们先去了大门附近的那一段城墙:大门正对着Galle城市,两侧的城墙也是整段围墙中最高的,上面有一座维修中的钟楼和一面高高飘扬的破旧的国旗。这段城墙的底下是监狱,是些在城墙中挖出的小洞,洞门被铁栅栏锁住;虽然洞又矮又小,但好歹阳光是不缺的。城墙分为高低两层,墙面很宽,现在已经布满了杂草。一侧的城墙走到头,可以眺望城市的海港;另一侧则可以沿着印度洋一直走到最南端的灯塔。灯塔修建于20世纪初,并没有对游客开放;Galle的城市沿着印度洋有一个月牙形的海湾,灯塔所在的犄角正对着海湾的尽头:尽头的半山腰间有一座很大的白色佛塔,附近的印度洋上还停着一艘游轮。修建这段城墙的石头大约很多都直接取自海中,可以看到上面留有被海水和海洋生物侵蚀过的痕迹。

从城墙上下来,在古堡里随便走走。海事博物馆就在老门的附近,老门里外两侧的墙上都有欧洲常见的那种铭刻浮雕。从这里往北边大门走,是老建筑比较集中的区域,看到了一座钟楼、当年的市政府办公厅、邮局和两座教堂。这一带的屋子都有贴着红瓦的屋顶,从高处看挺有意思的;看到几个工人正在为一座屋子揭屋顶上的瓦。古城中间有几株很有型的榕树,须根攀附在横生的树枝上、到了最后才垂下来。树上有几只长尾猴,两侧腮帮的地方长着厚厚的白色绒毛。警察从下面给他们递吃的,他们就翘着腿、坐在树杈上,悠然自得的吃着。碰到了许多春游的当地学生,穿着统一的校服,女生们甚至连扎辫子的头绳都是统一的颜色和样式。小朋友们非常热情,一路冲我们招手;看到我们有人照相,也是争先恐后的想上镜头。

快五点的时候回到旅馆,稍事休整,坐车到新城的旅馆区吃海鲜大餐。这片旅馆区就坐落在刚才看到的那片月牙形海滩上,据说是斯里兰卡最好的海滩。餐桌设在沙滩上,日落后桌上点起两盏蜡烛灯。海鲜餐味道还不错,不过螃蟹脚大身子小,不是我在新加坡见到的那种斯里兰卡大螃蟹。

03/22/2016 ● 间隔年 ● Yala第一天

早饭吃的是斯里兰卡传统早餐hoppers,房东特意帮我们从街上买来的。是一片片烤的脆脆的薄饼,中间夹了米糕或者煎蛋,弄成了碗的形状;挺好吃的。等司机来接我们的空当,到房东家屋顶上消磨时间。楼下的庭院里,女主人正在劈开king coconut外厚厚的壳;房东说他们接下来会用榨汁机提取椰子里的椰浆,用来做咖喱。虽然屋子里很闷热,但是楼顶上海风习习,还是很舒服的。

八点半出发,沿着印度洋的海岸线往东去Yala国家公园。一路上的大部分时间,在路的右边,都能望见浩瀚的大洋,时不时的有些大石头独立于海中央;这一带浪很好,随处都能看见扛着板子冲浪的人。经过一些城镇,看到不少佛教的寺庙和白塔;有些白塔外面围了一圈围墙,上面排满了大象的浮雕,看来大象在这边的佛教里是有特殊意义的。今天是满月,也是传统上举办佛事活动的日子,我们一路看到了不少做佛事的队伍。

到了Yala附近的城镇,吃过午饭,下午一点半出发前往国家公园看动物。进门不远处有两个池塘,看到了一些不同种类的鸟和一只成年猫头鹰;有一种鸟长着细细的双腿、喜欢立在水中,用尖而细的长嘴摆弄一身亮白色的羽毛,很漂亮。还看到了一只toucan,颜色远没有它的哥斯达黎加亲戚鲜艳。车继续往里开,看到了一大家子的大象,亚洲象的体型果然比非洲象小很多,也没有什么象牙;据说它们一天只睡两个小时觉,剩下的二十二个小时都在吃东西~ 成年象一天需要300公斤食物和180升水。离我们最近的那只大象不停的用前脚刨着地上的沙土找吃的,它的鼻子在土里翻着,翻到好东西就卷进嘴里:-) 看到了一些趴在池塘边休息的鳄鱼;还有一只大水牛和一只鳄鱼共处在一个小池塘里,水牛只剩牛角和后脊梁露在水外,鳄鱼则在水面上游了一阵后就沉下去了,它们俩竟然能和睦相处~ 看到了很多只在草地上漫步的孔雀,有一只身体是宝蓝色,而尾巴上的羽毛是亮绿色的,很漂亮。看到了几只长尾猴,和昨天看到的是一个品种,长长的尾巴吊在空中,实在很好认。还看到了一只大蜥蜴,也是昨天在高速路上见过的品种。

Yala国家公园最著名的就是豹子了,我们还真的遥望到了一只;黄色的皮上有着黑色的花纹,栖息在距离我们很远的一棵树的树杈上,想看清楚,要么得用高倍望远镜,要么得拍了照片在相机里放大了看… 豹子开始在睡觉,一条长长的前爪垂挂在树杈前;之后大概是被围观的人群吵醒了,把爪子收回去、抬起头、趴在树杈上威严的扫视着前方的草地。一排水牛正从草地上走过,不过豹子看起来对它们并不感兴趣。快从公园出来的时候,还碰到了一只站在马路中央的黑熊;个子不大,黑色的身体、白色的腮帮,四肢着地、呆呆的望着我们,我第一眼还以为是只大猩猩~ 可惜很快就被我们吓醒了,迅速的窜进了边上的树林里,只留给我们一个模糊的背影。

Yala公园位于斯里兰卡岛的最南端,没有任何屏障遮拦的直面印度洋。我们在一个海滩边休息了一会;十二年前的那场海啸,十米多高的海浪席卷而来,这片沙滩是第一处有人遇难的地方,最终夺走了四百多条生命。离开公园回镇子的路上看了日落。看到了一只小牛被车撞的趴在路中间站不起来,牛群里的其他牛们都在四周站着,默默的注视着它,谁也不肯离开。

03/23/2016 ● 间隔年 ● Yala第二天

今天一天继续在yala国家公园里晃荡。早上五点四十从旅馆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在去公园的路上看了日出。等到了公园门口,道路两侧已经排满了等着买门票进公园的吉普,我们又等了好一阵才买到票。

进去的一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鸟。有两只toucan,今天都是停在树上的,所以看得比较清楚;它们的身体都是灰色的,大嘴和顶上的盔壳隐隐有橘黄色透出。看到了一只站在树顶上的老鹰,通体黑色,头顶立着五根鬃毛,威严的四下巡视。还看到了一只站在沙地上的白色的海鹰(sea eagle),比一般的鹰要小不少,开始是后脑勺对着我们的,看着像只大鸽子;但当它把头扭过来,那威严的双目和勾着的嘴尖、分明无疑的表明了它老鹰的身份;它的脑后飘着两缕鬃毛,就跟过去官员帽子上的花翎似的,很有意思。还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水鸟,在水边亭亭玉立的站着;还有一些色彩很多、也很鲜艳的小鸟,停在路边的矮枝上,只要有车经过,它们立刻就会被惊飞。最难得的是看到了一只水鸟捕食青蛙,那只鸟是在草丛中抓住那只可怜的青蛙的,它用嘴夹着猎物的头、一路叼到池塘里一棵树上;鸟站在树枝上,叼住青蛙的头不停的甩着,大概是想把青蛙弄死,我们透过望远镜似乎还能看到那只可怜的青蛙在空中挣扎着;得逞之后,鸟叼着青蛙又回到了最初的那片草丛,把青蛙放在地上,大概是打算开始享用了。

除了鸟,我们还看到了一种橘黄色、长着毛茸茸的长尾巴的动物趴在高处树杈上,尖尖的头嘴有点像狸猫。看到了几只猫鼬(mongoose)在路边的草丛里钻来钻去。看到了三只狐狸,前两只是一对,在草地上追逐嬉戏;最后一只在路边,它显然还没有适应公园里这些观光的吉普,被我们的车追的到处乱跑,真可怜~ 看到了几群梅花鹿,身上的梅花斑点非常清晰;其中的一群里有只雄鹿,长着形状很好看的大长角,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在为族群把风。看到了两种猴子,尾巴都很长:一种的脸是全黑的,就算凑的很近,我都分辨不出五官;另一种脸的颜色和周围的毛色很接近,都是比较白的。看到了很多大象,有一些则只能听见他们在树丛里折树枝的吃的声音,大象本身却被树叶密密的遮住,完全看不见;有一只大象就站在路边,离我们非常近,看起来有点忧伤,它用前脚把地上的草从沙土里踢出来堆在一起,再用鼻子卷起来吃;还有一只大象则正在河中开心的洗着澡,不时用鼻子卷起河中的水,给自己冲凉。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无数的水牛(陆地上的和在水中游泳的)、孔雀、蜥蜴和鳄鱼。

中午时分,就在我们打算吃午饭的时候,向导突然接到消息,附近有豹子~ 于是我们的吉普就在坑坑洼洼、蜿蜿蜒蜒的土路上全速飞奔,赶往事发现场~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些车在排队了,开始据说有三只在高处的树上睡觉,被游客吵醒后,有两只下到低处的树林里,从外面就看不见了。我们到的时候,最后一只也被吵醒了,正起身,踩着细细的树枝往尽头走;别看豹子的身形那么魁梧,在树枝上走起来却是很轻盈的。估计被我们吵烦了,它发出了一声愤怒的低吼,真的~有点吓人~ 底下观望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了... 它走到树枝的尽头,转了个身,往下看了看,又走回到开始睡觉的树杈间继续打瞌睡,只留一个后背在前面树叶的遮挡下、若隐若现。

午饭在离入口很远的一条河边的沙地上吃的。向导说这是elephant path,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会有大象排队来喝水;午饭时间还算安全,不会有大型动物来叨扰。吃过饭,我们就在沙滩上的一处树荫下躺着休息。很多猴子在我们头上的树间窜来窜去,还看到了早上见过的那种像狸猫的动物。两只孔雀横穿沙地,去对面的河中喝水;向导说只要我们一直躺在阴影里、不叫动物们发现,就会有很多动物陆续来到沙地上给我们看。休息完回到车上,发现我们的敞篷吉普已经被附近的猴子们洗劫过了... 午餐盒都被打开、三明治和香蕉皮都被吃了、塑料袋也被扯了一地、甚至还有半个塑料被挂在了树枝高处。真该把这些猴子抓去做环保教育,塑料袋这种不降解的物质怎可乱扔~

回去的路上,停在一处池塘边看风景。远处是一块象大象的石头——话说公园里时不时的就能看到一块或几堆奇石,近处的池塘上则开满了莲花:白色的莲花立于池塘之上、亭亭玉立;宽大的莲叶则被风吹的在空中翻舞。

03/24/2016 ● 间隔年 ● Yala第三天,Udawalawa第一天

前两天在Yala看动物已经看的很尽兴了,相比之下、今天上午的最后半天行程就显得有些乏味。本来说好5点从住的旅馆出发,各种原因、快早上七点才进了公园大门。据说一大早,曾经有豹子在一处池塘边出没过,我们赶过去的时候,那儿已经有很多车在等待豹子再次从树林中钻出。池塘边一片安宁,牛在打盹、鹿在散步,完全看不出曾经有豹子出没的痕迹。我们等了一阵,中间有两只梅花鹿好像是受惊了,从林子里飞奔而出,让我们很是期待;可惜了也没了下文。除了之前看过的那些动物,今天多看到了一只彩色的公鸡——这可是斯里兰卡的国鸟;还多看到了一只兔子,也不怕人,就在路边蹲着、兀自抓耳挠腮;还有一只麋鹿之前也没见过,很深的毛色,颇大的体型,可惜一直在树林里吃草,从外面看不清楚。孔雀照例有很多,在河边漫步;看到了一只雄孔雀,突然从池塘一边起飞,拖着长长的尾巴、流线型的身体飞快的飞到池塘另一侧去了:孔雀东南飞,原来孔雀真的可以飞的啊~ 后来又看到了一只栖息在树上的雌孔雀,我们就觉得她要飞,于是就在树下等着,果然她在树上跳了几跳后,就展翅飞到后面更高的树上去了,可惜没有长尾巴,不如雄孔雀好看。还看到了几只老鹰和猫头鹰:老鹰还是一如既往的威严;猫头鹰好像被我们吵醒了,瞪着眼睛警觉的望着树下。

回到旅馆,收拾好东西,开车去看了一眼离住地不远的一个大湖。湖的对岸是远山的轮廓,近处有几株很有型的树、长在湖中间的浅岛上。之后开车一个多小时,前往另一个国家公园Udawalawa所在的小镇。小镇边上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湖,湖边建有一个大坝;这一带的电力供应都依靠这个水电站。住的度假村新开张不久,很多地方都能看出精巧的设计,比如小木屋门口的围栏、用的是各种形状的树干支撑;比如餐厅中央以一棵大树做支撑柱子,木屋顶以雨伞的形状像四下散开。木屋后面是条小溪,溪水潺潺,本来环境也是不错的。只是大概因为新开张不久,院子的地还没有完全铺平,地上洒满了落叶和木屑,看着真像个垃圾场:-(

下午2点出发,去Udawalawa国家公园看动物,这里最著名的动物就是大象了。我们刚进去没多久,边上就走来一只大象;慢悠悠的从我们车边走过,到前面的大湖边去洗澡。它用长长的鼻子卷起湖水,喷洒到身体的左右两侧和胸前;洗好后,还走到岸边,甩甩鼻子、蹭蹭大腿,估计是在甩干自己:-) 车往深处开,看到树林里有一群大象,其中至少包括了一家三口和另一家四口。很多车已经密密麻麻的排在路边等着大象们过马路了,可怜的象群在树林里来回走,就是找不到能挤过去的车缝… 最后还是safari的车子商量着给象们留了条路,象群才排着队依次过马路,到另一侧的树林里去了~ 临走的时候还在湖边近距离的看到了两只象,看到他们用鼻子在湖里喝水,也看到它们用脚刨土、用鼻子卷草吃。

除了大象之外,我们还看到了几只趴在湖中石头上的乌龟,看到了一只色彩鲜明的巨嘴鸟,一只长着黑白两色羽毛的小鸟和一只五颜六色的翠鸟(kingfisher)。池塘里有很多水牛在纳凉,还有很多鳄鱼、或潜伏在水里只露一点脊梁在外面、或匍匐在岸边张着大嘴随时准备出击。这么一幅宁静安详的画面突然被破坏了,两只水牛飞快的从水中跃出,踩着水向岸边狂奔。向导说它们刚刚被水下的鳄鱼咬了一口,可惜我光看见它们跑,没看到咬他们的罪魁祸首。

03/25/2016 ● 间隔年 ● Udawalawa第二天

早上五点半从住处出发,到公园大门时还不到六点的开门时间;门口已经停了很多辆车,售票处前也已排起了长队。开门后进入公园,太阳已经从矮丛林后升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往里开没多久,就看到路边的树林里有一只大象在卷草吃,吃了一会就走进树林深处看不见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沿着一个大湖的湖岸开,没再看到大象。这片大湖看起来湖水都不深,很适合大象、水牛等大家伙到湖中央、踩着湖底戏水。湖中有些枯树,枝干很有型的向四面伸展开去;在湖中央排成一排,看着很有速写素描的感觉。湖边是大片的草地沼泽,有些水牛、有些孔雀,还有各种颜色的鸟在其中飞来飞去,一幅祥和静谧的图画。之后,开车去了几个小池塘;在一个池塘边看到了一只喝水的大象,大象不过用鼻子卷着水喝了一阵,就被一堆人围观,于是气呼呼的扇着耳朵回树林里去了~ 回来的路上还近距离的看到了一只大象,先是在路边卷草吃,之后从我们车前来回过了两趟马路;这只象的眼睛远看是弯弯的,似乎在和车上的人交流,很欢乐的样子;还时不时的走到车边向外卷着鼻子卖萌~

除了大象,我们还看到了一只白头鹰和一只大嘴鸟。有只孔雀站在马路中间,我们的车迫近时,它显然受到了惊吓,竟然扑闪着翅膀飞了两次。两次都只有很短的时间,飞的也不高,可能已经不怎么会飞了,最后还是连蹦带跳的躲到边上的树林里了。

九点回到旅馆收拾好东西,直接开车前往亚当山。Udawalawa大概是最后的平原丛林区,再往北,两侧很快就被山地所取代。看到了一些比较大的佛院——不单是一座佛塔,而是有山门、道路、几座寺庙组成的建筑群。半程之后,进入斯里兰卡著名的茶园区,路两侧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种满了茶叶;往山下看,一条条绿色整整齐齐的铺满了整片山谷,很漂亮。看到了一些茶农背着竹篓在收茶叶,还有些当地人头顶着大捆的草叶走在山路上。有一段路边密密的长满了高而笔直的树木,树干光秃秃的,只在很高的树顶有叶子展开——这种树在热带很少见的。每一大片茶区都有自己的名字,冠以estate的称呼,也都有自己的茶叶加工工厂。

03/26/2016 ● 间隔年 ● Adam's Peak

亚当山是斯里兰卡境内的佛教圣山,海拔两千三百多米,落差一千米左右,登顶一共要走五千个台阶。很多人喜欢爬到山顶看日出,一般是凌晨两点出发;今天是周末,因为担心登山的人太多,旅馆建议我们凌晨一点出发。

十二点三刻起床的时候,从旅馆的阳台上已经能看到一条灯火通明的山路直通山顶的寺庙。一点出门,门口的公路上已经是乌央乌央的登山客,本地人为主,也有一些外国游客。刚开始的一段平路,两侧全是商店,也夹着一些佛像和寺庙。有人在发白色的细线,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就没有要;上山以后才发现很多当地人带着白线上山,系在半山腰的栏杆上,大概有些吉祥的意思。过了一座山门之后,正式开始爬楼梯登山;山道两侧有路灯、再加上沿路店铺里的灯光,走路完全不需要自己带任何额外的照明。人是相当的多,上山、下山的都有,还有坐在路边裹着毯子睡觉的。三点的时候到了海拔一千九百五十米的地方,离登顶大概还有四百米的海拔落差。这个地方台阶路的宽度突然收窄了三分之二,然后就堵车了... 有警察在中间指挥上下的人流,但上去的这个方向完全动不了,平均十分钟能挪个一两步的样子。真是挤到人人都前胸贴着后背,鞋带开了都没法弯腰系。不过这边登山的人都很守规矩,中间有一段没人下山,上山的都堵的走不动了、还是给下山的人留了条道、没人占用。看到右侧似乎有条岔道,不时有向导带着几个外国游客往上冲;我一则挤不到右边、二则不知道那是不是上山的路,所以就没敢跟——某些同志比我晚一个小时到的岔路口,走了岔道,六点就登顶了,而我六点的时候还在山路上做咸鱼罐头!不过据说山顶也是挤成咸鱼罐头,庙里的佛事看不到不说,挤的都腾不出手取相机... 说的我心里稍微平衡了点~ 山道上倒是不时有店铺、寺庙放些佛教乐曲,警察也不时拿大喇叭喊着我听不懂的话,还是很热闹的。六点快日出的时候,终于挤到了海拔两千一百米的高度;想想困在人群里连日出也看不到,岂不太亏了,于是翻过右边的石头栏杆,爬到边上的一个小坡上;后面有几个欧洲人马上跟着我一起爬上来:-) 日出本身其实是看不到的,刚好被山路另一侧的一座店铺挡住了;可以看看东面氤氲的群山上浮着的一层红霞。

看完日出,已经六点多了,整整三个小时,就挪了一百五十米的高度,而到顶还有两百多米要爬,我决定放弃了... 第一次登山没有到顶、是因为挤!不!上!去!从拍日出的那个小坡挤回山道也颇费了一番周折。山道上的人都爱莫能助的看着我,表示不是他们不让我、是实在没有地方让... 最后还是跟我一起上来的一个人高马大的欧洲男生愣是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第一个跳了下去,给我们弄出地方,我们一个跟一个的跳下去... 他们决定继续上山,我就直接掉头下山了。原来印象里最挤的,是五一夜登华山的时候;但跟这个简直没法比。华山再挤,人群还是在缓慢移动中的;这个就是完全堵的死死的,很长时间都是一动不动,一点希望都不给人留。下山倒是不怎么堵,一路走的很快,经过了一座比较大的佛塔,围着塔一圈的是很多佛祖的塑像,每尊面前都有香炉;正面高处还有佛祖的金身塑像;这个佛塔和山顶可以互相眺望。经过一座桥,桥下的溪水里有很多当地人在洗澡、洗衣、提水。

八点回到旅馆,收拾好东西,开车去Nuwara Eliya,这里也是斯里兰卡茶区的中心。有条贯穿茶园的铁路号称是世界最美的铁路之一,可惜我们这次没有时间坐。今天好像是印度教的什么节日,看到好些着印度传统服饰的人、捧着银罐和新鲜的草叶在排队,似乎是在举行什么仪式。一路都是山路,两侧是种植在山坡上的茶林;好几条瀑布穿插点缀山间,这一带的降水可真丰沛。下午就在Nuwara Eliya城里逛逛,先去了乔治湖边的公园,湖上好多鸭子头的脚踏船,看着真亲切啊~ Nuwara Eliya号称小英格兰,有些类似英国乡村风格的建筑;湖的对岸就有几处。之后去了维多利亚公园,有些花坛和园艺,说是南亚最好的小镇公园,但作为花园还是显得普通了些。

03/27/2016 ● 间隔年 ● 霍顿平原

霍顿“平原(plains)”其实是斯里兰卡中部的一块高地,海拔在两千米以上,距离我们住的Nuwara Eliya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早上五点从旅馆出发,六点公园一开门就买票进入。太阳刚刚从东边的地平线上升起,云层很厚、压在下面广阔的草地上,只从中间的缝隙里勉强透出些阳光。开始徒步前,在路边看到了一只很大的雄性麋鹿,长着两对大角;他一点也不怕人,据说每天早上这个时候都在trailhead附近守候...

通往世界尽头(world’s end)的trail是个环线,我们从左边的树林里顺时针开始绕圈。一路上有很多讲解板,介绍这里的生态环境(阳光、雨水、土壤等等)以及其对动植物的影响。这一带的树林属于热带云林,即使是在旱季,云雾也使树林里贮藏了足够多的水分。有两种树明显高于树林里的其他树:一种掉光了树叶、很像是枯枝,另一种则在每一个枝头都长着花一样的树冠;两种树、枝干延展的形状都非常好,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特别伟岸。这一带的土壤里大概富含矿物质,路边的石头上透出黄褐色、红色等各种色彩。路的尽头是“小世界尽头”,在一个落差达270米的悬崖顶上;可以俯瞰脚下的狭长的山谷、和里面的一些村庄。

路向右拐,在悬崖边的小树林里又走了一段,就来到“世界尽头”,边上的悬崖直坠800米、到底下的山谷里。左边近处一个连着一个都是很陡的山坡,但到底不是悬崖那种九十度的坡,上面还是盖满了绿色的植被;正面原处是连绵的群山,一层层铺向远方;右前方远处就是Nuwara Eliya所在的盆地,虽然因为远而显得有些朦胧,但还是能够清晰的分辨出里面的几个大湖;最右边就是那个不着一点植被的大悬崖了。我们在山顶的一棵树上还看到了一只绿色的小蜥蜴,尾巴非常长、大概能有身子的两倍长。掉头往停车场走,两侧都是草地,视野比来时的那条路开阔了不少;四面都能清晰的看到树林和草地的分割线。半程之后,身边一直有溪水相伴,有时溪水开阔处还会形成一个小池塘;水极清,水下的石头把水衬出一片片不同的颜色。经过一个比较大的瀑布,水顺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分成许多股流下,砸在下面的石头尖上,再崩出更多股细细的水流。

出来后,在公园的博物馆里转了转。斯里兰卡有13%的国土都被列为自然保护区,这里在石器时代就有人类狩猎的痕迹。这里本来也是有大象和豹子的,可惜大象在六七十年代、人类在这里大量迁徙狩猎后,就彻底绝迹了;豹子据说还有,但已极难看到。我问向导,如果有豹子,还怎么敢让游客徒步走,向导说这里的豹子怕人…

中午回Nuwara Eliya吃过午饭,开车前往Kandy。开始的一段还是在茶区,山坡上密密麻麻种的都是绿色的茶,整整齐齐、漫山遍野的十分养眼。这里的山坡很少开辟梯田,都是直接种在坡上的;所以山坡上看不到光秃秃的竖截面,一条条绿色分布的非常均匀,把整面整面的山坡都填满了。司机带我们到一个叫blue field的茶厂参观、买茶。斯里兰卡境内有三种茶:黑茶(红茶)、绿茶和白茶,这里的茶厂只生产黑茶。白茶用的是茶尖,茶树也和其他茶的茶树不同;黑茶和绿茶用的都是茶叶,也来自于相同的茶树;区别在于前者的茶叶是50%风干、需要发酵,而后者的茶叶20%风干、也不发酵。我们参观的是黑茶的制作过程,经历了风干、搅拌、筛选、发酵等几道工艺,最后根据茶叶的大小分出五种黑茶,茶叶越大的味道越淡;我们平常喝的所谓“英国黑茶”是口味居中的那一种;口味最浓的两种都可以加牛奶喝。

之后又去看了一个瀑布,很高,也是顺着石头流下的,可惜现在是旱季的末尾,正是水量最小的时候;瀑布两侧的石头颜色明显比远处的要深,应该是水量大时瀑布所能覆盖到的范围。现在看去,瀑布都是落在石头上的;而雨季时,水位要高很多、会把底下的石头都覆盖住,瀑布水就像其他瀑布一样、会落在水潭里。

下午五点半到了Kandy,这里是斯里兰卡的地理中心,也是文化的中心。沿路随处可见各种姿态的巨大的佛祖塑像。晚上在城中心吃晚饭,抬头就看到对面山顶有一尊巨大的白色坐佛。山是一片漆黑,佛的座上围着一圈灯光,佛祖就像浮在空中,俯瞰着这座城市的芸芸众生。

03/28/2016 ● 间隔年 ● Kandy

一早从住的旅馆出发,不到七点就到了佛牙寺;这里收藏着佛祖释迦牟尼一颗牙齿的舍利,因而成为了整个斯里兰卡佛教最神圣的地方,寺庙也因此而得名。从前门穿过两侧是草地的长长的走道,就到了佛寺的正门口。寄存了鞋子后,从一座桥上跨过寺院最外面的护城河;右边三层建筑的顶上、那个八角形塔的里面就存放着佛牙舍利;整座建筑洁白的外墙在河里有着荡漾的倒影。过了河右转,是一条有着半圆柱形拱顶的甬道,两侧都有长幅的壁画;画面上有许多富于装饰的大象,每只上面都骑着盛装的男子,前后都有队伍开道、护送,很世俗的场景。甬道尽头,转向左,拾级而上就进入了那座白色的三层建筑;台阶是石板的,每一层的中间都刻着一个似乎在举重的神;台阶两侧插着很多佛教的五色旗。三层建筑的入口处,还有一条两侧满是壁画和装饰的半圆柱顶甬道,穿过之后,正对着的就是旧的圣殿,前面插着几枚巨大的象牙。整个圣殿呈长方形,由许多根石柱支撑,屋顶则是木结构的;石柱和石柱间的石板上有许多色彩鲜艳的壁画,木屋顶的屋檐下、和国内的木结构建筑很像、也有许多条椽子,梁和椽上都有精致的木雕。这座圣殿大概因为不再使用了,四个方向的门都锁着,看不到里面。往后走,就到了新的圣殿,很宽敞的一个长方形房间,正前方是一尊佛祖的金身,两侧有白色的菩萨伺立,下面还有一些佛和罗汉。佛像前面照例有些象牙装饰,房间两侧有两排立柱,每一根立柱顶上都有一枚金色的大象雕塑——菩萨都只是白色的,大象却是金身,地位可真高。立柱间填满了壁画,主要是介绍这座寺院的历史的。从圣殿另一侧的大门出来,就到了佛院的后面,最后的三层大楼是世界佛教博物馆,我们没有进去。往左拐,很快就能看到一座独立的红瓦屋顶建筑,下面是由四排木柱支撑起的空间;和这边很多木柱类似,这里的四方形柱子上也有很精致的浮雕,柱顶则向四个方向,撒下四朵木雕的莲花。穿过这座建筑,前面还有间香火房;左边有个小水台,右边则是几间博物馆。

回到主建筑一楼的圣殿,往上走就来到了最高层的圣殿里;中间经过一个夹层,里面也供奉着几尊佛祖。我们到的时候,9点半的仪式还没有开始,我们就把带来的白莲花放在供桌上——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有和尚专门分拣、挑出花瓣再送到寺院里供奉的各尊佛祖前。因为供奉着佛牙,这个圣殿里不再有别的塑像,长方形空间里除了几排木柱、一张供桌,也不再有别的东西了。绝大多数的当地人都穿着白色的衣服,静静的坐在地上,等待仪式的开始。九点半仪式开始,供着佛牙舍利的小房间的门也打开了,房间很小,里面有六颗巨大的象牙,房间里的木柱子上也有色彩很丰富的壁画,可惜隔得太远看不清楚。装着舍利的金色的舍利塔形状的容器在正中的一个玻璃柜里,纯金的外壳上嵌着宝石;这个也看不清楚,但是殿里挂着两幅舍利塔容器的大照片,看那个也是一样的... 排队通过房间门口,献了花果也捐了钱,结果门口的和尚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快走,一点象征性的表示都没有... 回头看见他对所有人都这样,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

从佛牙寺出来,去了附近两座供奉追随佛陀的神灵的寺庙;在佛牙寺得了几根白色的丝线(就是我们在亚当山脚看到的那种白线,由和尚系在手腕上表示祝福,大概相当于哈达的意思),我们正不知如何处理,有人给我们指了去那两座寺庙的路,我就把白线送给了他,对方很开心~ 两座寺庙都很简单,其中一座的中央有一棵很大的菩提树。

下午去郊区的植物园,离开美国后的第一场雨不期而至,正适合我们在公园里打发时光。看到了炮弹树,果实如其名,是一个个直径能有十多厘米的大圆球;壳很脆,落在地上摔碎了,露出里面牛油果一样的果实。很多个果实串成一串挂在树上,像放大版的龙眼;花的个头也大,粉红色的,一朵朵开满枝叶间。看到了很多的藤蔓植物,细细的附着在别的树的粗大的枝干上。还有一些特别高、特别瘦的小叶植物,大概是被风吹的,树干被扭曲成各种曲线。公园里最著名的大概是一棵爪哇无花果树,不高,却长的很宽;一侧的枝干已经被锯掉了大半;另一侧的枝干都是横向生长的,已经长出去很多,公园里修了柱子,撑住这些横生的枝干,免得长的太长折断了... 除了这棵树,公园里还有很多枝干横生的矮树,伸展的都很有姿态。还看到了一只猴子,不仅会从垃圾堆里掏东西,还知道剥开巧克力的包装纸、舔纸上粘着的巧克力吃!猴子贼精贼精的,眼珠子咕咕乱转,看到公园的管理人员过来就装老实,看到他们走了就继续偷垃圾吃~

晚上去看了一场斯里兰卡的传统舞蹈表演。非常可惜的是,因为雨太大,最后一个露天的走火表演被取消了:-( 一共十个节目,配乐比较单一,主要是靠鼓手击鼓控制节奏。有一些连续的空翻、横着在空中转圈的跟头比较好看,中间还插着一个类似丑角的逗笑的舞蹈和一个类似杂技的顶盘的舞蹈。剩下的串场舞蹈看着都比较平庸了。

03/29/2016 ● 间隔年 ● Dambulla

一早离开Kandy,往北继续文化三角区里的旅行。还是走在山区里,但路比前两天要缓了许多。路边看到一处石头的山门,里面是修的整整齐齐的台阶、顺着山坡而上;沿着台阶往上看,半山腰的一块巨石上,有一尊金色的坐佛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们。这里的很多佛教建筑,都由山门、佛塔和连接的大道组成,依然保留着佛教在印度初创时的建筑风格。

两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到了A9路边一处很小的叫Nalanda Gedige的遗址;这一带也是斯里兰卡版图的地理中心。这处寺庙建于公元8世纪到10世纪之间,最初是一座印度教的寺庙,后来被佛教使用。从一座很小的山门进入之后,是一条还算宽敞的沙土路;两侧有整齐排列的石头基座、中间夹着些不算太高的柱子;如果那些空空的基座上以前曾有过动物的雕塑,那倒是很像国内皇陵连接大门和陵墓的甬道。路的尽头是个正方形区域,不大,里面有一座塔寺、一座矮且宽的佛塔和一棵颇有历史的菩提树。塔寺是石头建的,外墙上的绝大多数石雕塑像虽已磨损的难辨真容,但这么繁复的雕刻装饰却还是证明了这座寺庙始建时是印度教的神庙。从门口进入,是一个很小的空间,两边有些石柱;尽头是个窄小但很高的房间,正中是一个相当完整的佛祖的立像,白色的,不知道是不是后来修复的;两侧是两尊站立的菩萨,一尊还剩大半的身体,另一尊已化为一堆碎石。前面两侧原来应该也有雕塑,现在已经看不清了。

往前开没多远,就到了丹布拉石窟,这里属于世界文化遗产。最底下是一座新修的佛寺,有个30米高的坐佛金身,我觉得意思不大。顺着台阶往半山腰爬,一路可以看到两侧的平原和远处小小的狮子岩。位于半山腰的丹布拉石窟共有五座,虽然洞穴本身被朝圣的历史可以追溯的公元前,但现在寺里的雕塑和壁画却大多是15世纪到18世纪修复时的产物。即使是现在,这里依然是佛教徒们朝圣的地方,所有的佛像面前都有供桌,很多上面依然有教徒们献上的鲜艳的花朵。除了最小的第四窟,其余四个石窟里都各有一尊卧佛;佛像慈眉善目,枕着一个刻有许多莲花的圆柱形枕头,脚底上也有莲花的彩绘;这些佛像以前大概都是金身,现在还能在身体的一些部位看到残存的金箔。每座石窟里都有至少一尊佛祖坐像是被罩在拱门之下的,大多数的拱门中央是一个龙头,从龙嘴里向两侧吐水;而在拱门的两个脚上,各有一个像狮子的动物在张嘴接着。除此之外,各座石窟里还有数不清的坐佛、立佛,整齐的排列着,大小也根据洞顶的高度有所不同;绝大多数佛像的左肩上都搭着一条红色的披带。第二和第四窟里各有一座舍利塔,第二座因为空间足够大,绕塔一圈还有许多尊坐佛。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印度教神明和斯里兰卡本土国王的雕塑。

和雕塑交相辉映的是洞穴石壁上满满的壁画;绝大多数(尤其是第二窟)石窟里的壁画都保护的非常好,细节、颜色栩栩如生,这在古代洞穴壁画中是极难看到的。最多的是坐佛的绘画,每一尊佛都有自己的方形小佛龛,一个个方形紧密而整齐的排列着,布满每一处石壁。也有一些主题壁画,比如一尊大佛端坐正中,旁边是两排菩萨、向着中央行礼;还看到了几只很可爱的大象的彩绘;还有描绘世俗生活的:比如一座楼阁上,一些人正站在阳台上虔诚的行合掌礼。所有这些壁画填满了石窟的每一寸空间,和石窟中央以及四周的那些雕塑佛像一起,让位于石窟中央的游客感到佛、无处不在… 下山路上,看到了一只正在吃冰淇淋的猴子,吃法相当专业:冰淇淋是舔的、底下的蛋筒是啃的... 据说还有猴子抢信徒带上山献给佛祖的花吃,真不是好猴子~

到Sigiriya时已经下午四点。吃过晚饭后,到湖边闲逛,意外看到了湖对面狮子岩在湖中的倒影;配着一池莲花,非常漂亮。可惜今晚云层太厚,没能看到日落,希望明天傍晚能有机会吧。回来的路上还意外的看到了一只在路边吃草的大象,这里草多,大象吃的不亦乐乎。这一带野生大象闯入农田、糟蹋粮食也是常有的事,很多人家晚上都住在农田里的茅草屋里守护。

03/30/2016 ● 间隔年 ● Polonnaruwa

波隆纳鲁沃是斯里兰卡的一座古都。公元十世纪,来自南印度的朱罗王朝攻占斯里兰卡北部,并迁都于此;后来南方的僧伽罗人起义成功、收回故土,依旧保留了波隆纳鲁沃首都的地位。这座古城在长达三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是斯里兰卡王国的首都。我们一早从Sigiriya的旅馆出发,九点多到了古城的博物馆门口。路上看到了一只water monitor,是蜥蜴的一种,很凶的模样。有人用竹竿吊着一条鱼逗它,它会伸直了上半身、张着嘴去够那块肉;吃饱了之后,还会时不时的伸出它的长舌头喘口气。

古城里有一小部分建筑是用大石块堆砌的,大部分是用砖头垒起、再在表面刷上白粉的。现存最多的是宗教建筑,主要有印度风格神庙和佛教gedige两种——所谓gedige,就是一种厚墙、有砖砌拱顶的佛堂,我们昨天在Nalanda看到的也是gedige。Gedige因为自身结构的原因,屋顶很容易坍塌,整个古城现在只有一座gedige还能看到完整的砖砌拱顶。这种佛堂两侧的墙很高、距离很近,所以入门后会经过一条狭窄而幽深的甬道,尽头一般是个方形的小佛堂、拱顶极高,佛堂正面一般会有一尊很高的立佛像,周围还会环伺些其他的佛像。那座唯一保存了拱顶的gedige里立佛像已毁、只剩一个基座,对面墙壁的高处有一个小孔,昔时日光从孔中射入,正能照亮立佛的眼睛,使其灼灼生辉。还有一座有特色的gedige是北部建筑群尽头的一座寺庙,里面供奉的立佛是女性的形象;那座寺庙的甬道两侧保留了古城里唯一的壁画,靠外的几幅更像是上了色的浅浮雕,而里面的则像是用红色颜料勾勒的素描画;画上的那些女性并肩而立,面庞圆润、体型丰满,腰间系着飘逸的丝带,很像唐时仕女图上的女子。佛堂大多为朱罗王朝之后的僧伽罗王朝所建立,所以不可避免的受到来自印度的朱罗王朝带来的印度教的影响:比如所有佛堂的正面入口处都有月长石,很多佛堂的外墙面上也布满了各种印度风格的浮雕。

印度风格的神庙有方形的、也有圆形的,一般在四个方向上有四个门,门内有台阶上到高层的祭坛;祭坛上往往有很多的石柱,撑起曾经存在过的木头屋顶;这些柱子都很细,看起来歪歪斜斜的、并不齐整,多数柱子上都还残留有精致的浮雕,表现的是寻常人的生活场景。每个进入神庙的门的门口都有一块半月形的月石,供进入寺庙的信徒净足;月石从外至内,一般刻有四圈动物:象代表出生,牛代表疾病,马代表老年,狮代表死亡;古城的月石则只有象和马,没有牛是因为受到印度教的影响;不过古城的月石在最外围,一般还雕刻着一圈鸭子,代表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月石两侧是两块独立的石碑,正面有印度教神仙的浮雕;石碑后面、阶梯两侧的石板顶上是一个吐水的龙头、龙的顶上还盘旋着一条类似蛇的动物,水呈弧形流下、在尾部卷起一朵莲花;水的下面是一块石板,向着外面的一侧石壁上通常有一只狮子的浮雕,向着里面阶梯一侧的石壁上则不一定,有时是几根立柱的浮雕、有时则是个小人。印度教神庙的外壁上往往有丰富的浮雕:底层是一圈狮子,中间是一圈大象,顶上则是一圈好像在举着神庙的小人、形象上有点像唐时的胡人。那些保存的完好的浮雕上的形象真是栩栩如生,一整排看过去,没有相同的表情、也没有相同的动作;尤其是那些小人,好像一队不太听话的小朋友,有交头接耳的、有嬉皮笑脸的、也有认真干活的,实在太可爱了,要是商店里有卖,一定买一套回家~ 还有一种常见的是楼阁或者多层寺庙的浮雕,楼上一般也有人坐着,有些楼阁的夹层里也有那些可爱的小人在举着屋顶。

除了宗教建筑,古城里另一类常见的就是舍利塔(因为有为表彰王后建立的舍利塔,我认为古城里的这些塔并没有多少宗教上的意义)。这些塔底下是个半球形,顶上通常有个方形的建筑和一个很高的尖顶,形象上已经很接近于现在斯里兰卡和尼泊尔境内的佛塔了。只有一座舍利塔外还保留有当年的白色土灰,其余的则都裸露着砌塔时的砖头。环绕着这些舍利塔的,是一些独立的屋子,很多屋子的里面、直至今日、仍供奉着佛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王宫、浴池、议政厅等的遗址,因为保存的一般,不觉得有太多特色。另有一尊国王自己的塑像,手里捧着一根象征王权的柄。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北部建筑群里的一座寺庙,由四尊在同一块完整的花岗石上雕出的佛像组成;佛的身上带着石头本身的天然色彩。最左边的是一尊坐佛,身后有清晰漂亮的殿宇的浮雕,大概象征着佛所生活的美丽的西天。最右边的是一尊卧佛,描绘的是佛祖涅槃前最后一刻的场景;而他左边的一尊高大的立佛据信是佛祖的弟子,因为佛祖即将涅槃而面容悲伤;他的双手交叉放于胸前的姿势也是极为罕见的。

03/31/2016 ● 间隔年 ● 狮子岩 Ritigala

早上7点从旅馆出发,前往不远处的狮子岩。这块突出于周围丛林之上的近400米高的石头、虽然在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但现存的大部分建筑和壁画却是创作于公元5世纪左右的。关于这些建筑的来历,有截然不同的两种说法:一种是皇宫说,弑父篡权的暴君将弟弟流放到印度,为了躲避报复,在这座高耸的岩石顶端建造了城堡和宫殿;另一种则认为所有的建筑都是寺庙的一部分,因为至今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皇宫说的考古证据。

从正门跨过一条护城河,就进入了岩石下方的花园遗址区,这也是亚洲现存年代最久远的古代花园。第一部分是建在平地上的“水上花园”,现在除了两个长满了莲花的“L”形池塘,其余被砖石地基分割开来的单元里都已长满了青草;这个长方形花园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对称、以我们现在所走的步道为中轴线左右对称,从狮子岩顶上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出来。山路开始的部分是第二个“圆石花园”,借着山上天然的圆形大石头(boulder)建造的花园,有些洞穴里还依稀可以分辨出当年壁画残留的色彩。之后通过一个垂直的旋转楼梯,就上到了西面石壁中间一个长条洞穴里,这里有着狮子岩景区最为著名的壁画。画中的那些丰乳蜂腰的女子,说她们是天神也好、是国王的姬妾也罢,反映的应该都是那个时候人们对女子的审美;身材上极尽浪漫的夸张,其余部分却是非常细腻的写实,比如手指、每一个指节都刻画的清清楚楚;比如腹部、女子弯腰时皮肤的每一点褶皱都细致可辨;脸庞虽然只用寥寥几笔勾勒,眉眼间的妩媚却已若隐若现。前两天去的主要创作于18世纪的丹布拉石窟中的壁画、在创作时借鉴了这里的壁画;相比之下,我觉得狮子岩的壁画更贴近真实的生活,让观者觉得亲切,而丹布拉的壁画则更提炼抽象,让观者有点敬而远之。

从旋转楼梯下来,在一条栈道上横着往前走,右边是一段被称为“镜墙”的石壁:石头被打磨的非常光滑,上面有古人的涂鸦,比如写的赞颂刚才洞穴壁画中的女子的诗~ 栈道尽头是个小平台,抬头已能望见狮子岩的山顶和通向山顶的台阶栈道。平台上有两只巨大的狮爪,各有三个爪趾,登山的路便从两个爪间穿过;当年狮子岩的建设者们除了雕刻出这两只巨大的爪子,还在靠近山顶的位置刻画了狮子的面部,可惜现在已经磨损的看不出了,只能靠观者自己想象了~ 狮子岩山顶1.6公顷的平地上,原有外层宫殿、内层宫殿和宫殿花园三片建筑群,现在能见的只有当时建筑的地基了;那些几十公分高的砖砌的墙大多是现在重建的,地上到处堆着砖块,像个建筑工地:-( 顶上的风景却很好,四面被茂密的望不见尽头的丛林包围着,最远的一侧丛林中有一片不规则的湖泊,远处几座青山连城一脉、风景如画。 实在很难区分狮子岩到底是一处人文景观还是自然景观。

吃过午饭,下午去Anuradhapura的路上顺道去了Ritigala遗址;这是一处建于2300年前的、曾有超过500名僧侣使用过的依山势而建的丛林中的寺院建筑群。当时的僧侣们已经有了非常先进的切割石头的技术,他们先沿着切割线用铁器凿出一系列小洞、把木头塞入其中,再用火将木头点燃、烧上一个半小时,最后将当地产的一种植物沿切割线放入、石头就会沿着切割线裂开,这种技术可以把山上的石头切割出任何想要的形状;时至今日,我们仍可以在道路两侧的石头上,看到两千多年前切割时、留在石头边缘的小洞的痕迹。山上,几乎所有可见的石头建筑都是两千多年前的古迹;顺着石板台阶上山,听着两侧丛林的声音,当年的僧侣们真是选对了禅修的地方。我们一路经过了药澡池、食堂、卧房、厨房、图书馆、供禅修的场所和小和尚学习、剃度的场所,看到了很多在丛林中生活所需要的精妙设计:比如良好的排水和过滤系统、以保证排放到丛林中的水不会污染环境;比如在两层石墙间充满积水、弄出一个护城河以防止丛林里的动物侵扰禅修场所。遗址位于一片自然保护区内,这里生长着两百八十多种珍贵药用植物,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特别的树,比如一种水树:四百年的树在地面上向各个方向延伸出许多条根,每条都有两三百米长;主根外又会生出许多小根,砍断其中一个,就能取到很多饮用水。

04/01/2016 ● 间隔年 ● Anuradhapura

阿努拉德普勒是斯里兰卡王国的第一个首都,也是建都时间最长的城市:从公元前3世纪建都到公元9世纪为印度人所占领,在绵延逾千年的历史中,这座城市都是王国的首都。现存的绝大多数遗址都被保留在了一块3平方公里的区域里,和城市的居民区、商业区完全隔离,从而很好的保护了这些古迹;另一方面,这些千年前建造的寺院、舍利塔,时至今日仍然香火旺盛,我们依然能够看见一袭白衣白裙的信众们捧着莲花、贡品虔诚的往来于佛前,一如千年以前,这些古迹并没有从日常生活中、被割裂开来。

古城里最著名的几座舍利塔都是实心砖砌结构。在建塔之初,信众们会将珠宝捐献出来、投于塔下,舍利塔建好后,这些珠宝就被永远封存在下面,成为献给佛的贡品。这几座舍利塔的结构都差不多:最下面是个半球形,中间是个立方体,顶上是个梭子形状的塔尖;舍利塔周围的辅助建筑也类似:塔都是建在圆台之上的,登上圆台的台阶入口处,有月石、有护卫石、有鳄鱼吐水的石板(这个和前天在波隆纳鲁沃看到的类似,当时以为是龙嘴吐水,今天导游说了是鳄鱼;另外鳄鱼头上盘着的的确是蛇)。登上台阶以后,有些舍利塔的前方还有净水的喷泉池和香火房。环塔一周,舍利塔的四个方向上都有供奉佛祖的香案,有些是带玻璃窗的独立小屋,有些则是当年留下的高大的石墙——石墙上的浮雕也是一致的,最底下是一排大象,中间是一排类似龙头的东西,顶上则是一排举重的小鬼;石墙两侧往往还有些细致且活泼的菩萨浮雕。

我们的行程从最美丽的舍利塔开始,这座舍利塔位于古城中心,香火最盛;圆台上几乎坐满了念经的信众,全是一身白色,穿的花花绿绿的游客在中间挤来挤去实在是太扎眼了:-( 这座舍利塔的一个特色是山墙外整齐排列着的一遛长着长长的白色象牙的黑色大象,另一个我觉得则是和塔身相比、它的塔尖长度尤其长,不知道这可是使它成为最美丽舍利塔的原因?离开这座舍利塔不远,是一株两千多年前从印度移植至此的菩提树,至今仍枝繁叶茂,成为了世界上存活时间最长的树,当然也是这里的圣树,前来朝拜的人络绎不绝。去的第二座舍利塔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舍利塔,本身并不算太大;周围原有四圈石柱子围成的同心圆环绕,现在虽然很多柱子已经倒塌、尚存的也大多歪歪斜斜,但还是不难数出一共有四层。我们去的时候正碰上一个小仪式,信众站成两排,有一队人捧着莲花从两排间穿过,信众们都伸手去摸那些莲花祈福。第三、第四座舍利塔外的白色涂料都已脱落(或者从来没有过),砌塔的方砖裸露在外;和前两座相比,这二位的塔身比例要大很多,周围也多了些精致的石刻。第三座舍利塔建成时是世界第三高的建筑物——仅次于埃及的两座金字塔,我觉得当时的国王们建舍利塔也有攀比的意思在里面,就像埃及的法老建金字塔一样。下午去的最后一座舍利塔其实不在那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也不算大,但是在塔尖下有一圈保存非常完好的菩萨的立像浮雕是别的舍利塔所没有的。

除了舍利塔,我们还看了两个挨着的水塘和一尊公元4世纪的坐佛雕塑,用的是盘腿而坐、两手相叠呈碗状的冥想姿势(我们在古城看到的绝大部分佛像雕塑都是冥想姿势);佛的坐姿很好,从侧面看身形挺拔、脸的侧面轮廓也很漂亮。之后看了保存最完好的月石和护卫石。与波隆纳鲁沃的月石不同,这里的月石上四种动物(象、牛、马、狮)都有,但不是排成四圈,而是在一个圈里按顺序反复出现;除此之外,还有一圈鸭子和一圈莲花。护卫石上的神仙看着像印度教的,戴着被许多蛇头装饰的叶子形状的帽子——我们之前在丹布拉石窟里也见过几尊戴着同样帽子的神仙雕塑,只是蛇头的数量要少一些。最后还去了一座古城以外的寺庙,有供奉佛像的小石屋、有舍利塔,都是建在天然的岩石上的,前面还有一个方形的水塘。

04/02/2016 ● 间隔年 ● Anuradhapura to Colombo

在斯里兰卡的最后一个整天。早上八点从阿努拉德普勒的旅馆出发,中午十二点才到海滨城市尼甘布。一路走来,几乎感觉不到所谓的“城乡”差别:两侧是一样的茂密的树林;民居是一样的单层红瓦房;店铺的门口也是一样的卷帘门。但有一点变化是很明显的,中部文化三角区是佛教的天下,而尼甘布的大部分居民则皈依了天主教;中部随处可见的各种姿势的佛像、被这里街头巷尾的教堂所取代,只是这些教堂从外观上看都很粗糙、廉价,和古人建筑的精致程度不可同日而语,大概也反映了用心的深浅。中部也是因为信佛教者众,沿路看到的人几乎都是一身白色,连学校的校服都不例外;而在尼甘布,街道上民众穿的衣服的颜色就要靓丽很多。

我们本是冲着鱼市而来,谁知道这里的渔民是晚上出海、早上回港,九、十点钟就卖完鱼回家睡觉了;我们中午到的时候,鱼市上除了做卫生的,一个人、一条鱼也没看着。吃过午饭,开车前往首都科伦坡。在要塞区附近,看到了一些殖民时期留下的彩色建筑:开阔的门廊、三角形屋顶和装饰性的罗马立柱是这些建筑最明显的特征;有的建筑外墙上还有一排大象的浮雕,可见多少也本土化了一些。这一带零星出现了些高层建筑。在海边稍作停留,堤岸上有很多卖小吃的摊贩,还有吹肥皂泡和卖风筝的:那些风筝飞的很高,在广场的上空五彩斑斓。

04/03/2016 ● 间隔年 ● Colombo to Kochi

早上八点离开旅馆,先去了位于科伦坡城里的冈迦拉马寺。这座寺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混搭:跳着舞的印度湿婆身边站着舞大刀的关公;智慧的象神和骑着龙的观音菩萨并肩而立;寺庙的大殿由两只口含石珠的中国式石狮子把守着;舍利塔边上的佛像在一个四方亭里,而支撑亭子的是四根中式蟠龙柱子... 今天正是周末,很多当地的小学生穿着统一的白色校服来庙里上画画课,热闹的很。进门以后,寺庙右边的一整面墙上都是铜板的佛教故事的绘画,正前方的雕塑看着真像唐僧;大殿里全是彩色的雕塑,而且是立体的、固定在墙上的,上下左右每一个角落都有,有佛祖、也有很多罗汉;虽然雕塑本身都粗糙的不能细看,但这样的布局在整体上倒是有点西天的感觉~ 大殿的正门口也弄了个和阿努拉德普勒类似的月石,外墙壁上也有一排小鬼在举墙;但有古人的珠玉在前,现在的这些仿古的雕塑实在是太粗糙了。大殿后面的空地上有一个很小的舍利塔和一尊四角亭里的佛像,还是我老乡捐赠的~ 再往后是四尊菩萨的立像和好几排罗汉像。我觉得这座寺庙里的佛教形象——如来也好,菩萨也罢,都非常接近当代中国寺庙里的雕塑形象,和我们之前看过的斯里兰卡的各种佛像都不太一样。

中午的飞机,从科伦坡到印度南部的港口城市科钦。飞机只飞了不到一个半小时,从科钦机场到旅馆的46公里路程,出租车走了超过一个半小时… 沿路经过的大部分路段都在建设中,两侧经常能看到大片大片的垃圾场、上面堆满了未处理的五颜六色的垃圾。领教了印度人的“摇头表示肯定”——跟他们聊天,我说话,他们一边听、一边笑、一边不停的摇头表示同意,真好玩~

到旅馆后,稍事休息,就步行到附近的“中国渔网”去看日落;元朝皇帝曾赠送给印度国王许多渔网,这个地方也因此而得名。沙滩边上的步道两侧,矮且宽的树木在中央汇合,搭起了一条绿色的凉棚;下面除了行人,就是各种推着小推车的商贩在兜售商品。今天正是水位很高的时候,浪又大,沙滩边上站着许多警察和救生员、不时的把人群往后赶。除了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有几艘大型的渔船,海面是空荡荡的,甚至不见一块礁石;太阳的倒影洒在海面上,一片片红色随着海浪起伏。临近海平面的地方有一层薄雾,太阳隐到薄雾之后便渐渐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