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009 ● 走向珠峰 ● 从Lukla开始

昨天半夜到的加德满都,住在向导Nima弟弟在那儿的家中,是一座很漂亮的三层楼房的顶楼。早上5点起来,喝了奶茶,吃了两个煮鸡蛋,Nima弟媳开摩托车带我去机场。加德满都从星期六开始全城罢工三天,出租车不能开,餐馆全部关门。在机场碰到德国来的Jory,为了赶飞机,凌晨三点从旅馆偷偷摸摸出来打车,还一路提心吊胆的,好可怜,呵呵。不过和不少背包自己走到机场的人相比,也不算太不幸啦。据说这已经是11月以来的第四次罢工了,不过前三次都只有一天,这次长些。城市还在暮色中苏醒,摩托车上迎面而来的除了清晨的猎猎清风,还有沿街早饭的袅袅炊烟。路上已有不少行人。不到六点到的机场,Yeti和我们的Agni航空柜台前已排了很多人,机场大厅也是热闹的很。

七点钟,笼罩在加德满都机场的晨雾渐渐散去,对面建筑的轮廓清晰的显现出来。Yeti的飞机第一个起飞。机场的旅客越来越多,不过其他飞机都没有起飞的迹象。一个来过多次的日本人说这再正常不过。虽然这里天看着晴,但山谷里很可能有雾。飞机是没有雷达导航的,而且全程又都穿行于山间,只靠飞行员肉眼判断,所以一般有一点雾就不能起飞。九点多,起飞的飞机一下子多了起来,可惜我们的Agni始终没有动静。十点终于轮到我们了,原来昨天的飞机没有飞回来,在Lukla过夜了,我们得等它先飞回来...

Agni的好处是机型小,十几个人,人人都是窗户,看雪山得坐在左边。刚起飞俯瞰加德满都,只看得出一幢幢独立的房子。因为罢工,街道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空荡荡的。很快,越过山谷,远处天的尽头是如画卷般展开、没有任何间隙的雪峰。每一座的形状都不一样,缓缓地尽情地展现着自己。整个行程大约也就半个多小时,Lukla山谷表面浮着一层云,飞机找了个缝隙钻了下去,降落在两侧群山所夹的狭长的跑道上。

在机场和向导Nima碰头已经中午。先去吃饭,一种尼泊尔汤面。Lukla主要街道就一条,从机场沿着街道穿过,走到尽头,就是徒步的开始。小镇上可以看到两座雪峰:7000m+的Nupla Himal主峰下云雾缭绕,6000m+的Kongde Peak顶上只有一点残雪。Nima说这个“small mountain”是个trekking peak,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它的南面,另一侧北面还是有些雪的。爬山的路线是先上到ridge,之后翻到北侧的雪坡上去。从Lukla出来不久,左侧的山谷底流淌着冰川融水形成的溪流。尽管是遥望,也能看出水是特别的清澈,甚至能感觉到它刺骨的寒冷。后来的一路都始终伴随着溪水前行。

一路经过好几个尼泊尔村庄。Nima说每一个村庄都有小学,而中学就得走山路去上寄宿学校了。每一个村庄都有转经筒、纪念碑和刻在石头上的经文,还有如旗杆般高高矗立的经幅和彩旗般飘舞的经幡。大约一半路程的地方,在一个悬索桥之前,第一眼看到Kusum Kanguru,很漂亮的山顶峭立在右侧山峦之后。Nima说这是一座圣山,但也是一个Trekking peak,他就带人上去过。我一直是敬畏这些有关神灵的东西的,就和Nima说起梅里雪山91年的山难。Nima知道这个事情,说他也是相信的,但是要挣钱生活没有办法...

Pakding相对之前遇到的城镇而言算是挺大的了。我们几乎穿过整个城镇,住在了河对岸的Sunrise Lodge。Lodge里正好请了两个Lama,两个Ani诵经。Nima说诵经一般从一大早开始,持续一整天,辛苦啊。Lodge的布置也显示主人是个虔诚的信徒。离日落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去了后面山顶上的Rimijung Gompa。Nima说这是一个很大也很著名的庙宇,方圆若干的城镇都来这里请人诵经。庙里原有十七个Lama,不过全出去诵经了,我们在lodge里看到的就是。庙宇确实很大,一共有好几座错落在一起,最大的那个里面有两层楼,四围墙上都是一幅幅很精美的壁画。Nima说他们和西藏信仰的是同一宗教,两种语言,一本教义。回去的路上可以俯瞰Pakding全貌。可惜对面的山顶全被云遮住了,后来也只有Kusum Kanguru的一个侧峰从云里露了出来。

12/22/2009 ● 走向珠峰 ● 五脏俱全的旅游集散地

早上在Sunrise Lodge吃的Pancake加煎蛋,我的最爱,呵呵。房子里贴了很多韩国人爬山的照片。在院子里洗脸的时候,抬头看见面前镜子里正是身后山峰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的影子。站在不同的位置,从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山峰,很有意思。

天特别的好,一丝云都没有,就是太阳比较懒,快十点了才爬到山顶上。我们八点从住的地方出发,Thamserku是一点点从我们右侧的山峰后露出来的:主峰、再到右侧连着的好几个侧峰,一点点打开。这应该是我这一路看见的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雪山。当它整个完整的从山谷后显露出来的时候,守护着山谷里的尼泊尔村庄,非常漂亮。向着我们的这一侧非常陡峭,看起来有千余米几乎直立的峭壁下几道流泻的冰川。攀登的路线在山的背面。中间有一段回望,能看到近处山脉的顶上,远方一个山峰露出积雪的山顶,就是昨天在Lukla看见的Kongde Peak。昨天是从另一侧看,只有顶上有一点点雪;今天从这一侧看,整个顶峰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

顺着徒步的路线,Thamserku渐渐消失之后,正前方出现了一座特别突出、拔地而起的山峰。尽管身处群峰云集的珠峰地区,并且只有5000多米,没有任何积雪的Khumbila,因为恰在一个很大的山谷中间,依然显得特别突兀。它也是这一带三座圣山之一,尼泊尔法律明文禁止攀登的。

两条瀑布、几座悬索桥、三五尼泊尔村庄之后,到了国家公园的入口。登记、交钱、拿许可证。房间里的游客中心有不少关于公园里的信息——山峰的、动物的、植物的、人的... 喜马拉雅的冰川融水养育了十亿人口,地球的日益变暖正深刻影响着这里居民的生活。路上经过一些村庄,看到屋顶上用以获得能源的太阳能采光板、种植着青菜的梯田和围着田地砌的防止牛践踏庄稼的石头围墙。

快到一半路程的地方吃了午饭,这之后到Namche Bazaar的两、三个小时的路程再没有其他任何facility了。Nima说Galic soup是当地土药,对克服高山反应有帮助,于是要了一碗泡方便面。之后的路沿着右侧的湍急的河水下到谷底,抬头看见面前山涧的中央有一座高悬的铁索桥,是首登珠峰的Hillary捐助修建的。山涧背后就是这一带的守护圣山Khumbila。然后就是漫长的爬坡了,路倒是不陡。某一个转角处,透过树丛,可以看到一点点珠峰的顶峰。看上去很矮啊,然后黑乎乎的,也不好看:-( 珠峰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太好哈。又走了一段,到了一个比较明显的平台上,可以看到稍微大了一点点的珠峰、前面的山脊Nuptse和右边的洛子峰。好像,还是不太好看哈。一路上还看到了好几次Kongde Peak,露出了顶上一大截,雪比南坡多多了,我都快要不认识了:-) 虽然它也超过6000m了,但因为投胎喜马拉雅山区,只能被叫做peak,连mountain都不算。不过也不委屈了,Kusum Kanguru边上一挺明显的也有6000多米的黑色三角形山峰连名字都没有,Nima管它叫“black hill”,注意用词,是Hill!昨天惊鸿一见的Kusum Kanguru,今天后半程看了一路,也露出了很大的一截,三角形的顶峰上有积雪、有冰川。我一路照相,最后Nima忍不住了,说我们明天就会看见无数七、八千米的山,这些六千多的到时候都不屑于看了,呵呵。

快到Namche Bazaar的时候,多看了一座雪山Fapchermu,后来从住的lodge的饭厅里也看得到。然后就是Namche Bazaar了,中文俗称南池市场。真的很形象,窄窄的街道两侧全是商店,什么牌子的户外装备都买得到,不过真假就不好说了,呵呵。网吧、银行、邮局,应有尽有,最发指的是连Massage都有... 这应该是整个珠峰公园里最大的城镇了,也是夏尔巴人的聚居地。尼泊尔民居错落布置在峭壁之上的山坡上,几乎把这一侧的山坡都铺满了。山坡背后就是Khumbila,果然是神灵护佑的地方。

晚上住在Khumbu Lodge,好像挺有名的,某美国前总统来珠峰徒步的时候也曾住在这里。鉴于所有房间布局一致,俺好歹也享受了一把“同总统套房”待遇:-) 晚饭要了Yak Snizzler,因为是他们私方菜才要的,结果端上来——还滋滋冒着热气的铁板烧耶~ 当然很好吃啦,呵呵。五点多的时候,厚厚的云雾就填满了整个山谷。从我们住的地方的餐厅看出去,只有白茫茫一片了。

12/23/2009 ● 走向珠峰 ● 圣山的护佑

今天是rest day,在Namche Bazaar适应高度。昨晚开始只用睡袋睡,半夜有点凉,就把床上的毯子拖过来盖,结果一早给热的呀,睡袋里滋滋的冒汗。早上起来从lodge的餐厅里很清楚的看见Kongde Peak向着我们这一侧的巨大山体,以及山涧中流下的许多条冻住的冰瀑布。爬Kongde Peak只需要两天,不过Base Camp在背向我们的那一侧,看不到的。

早饭吃的是一个很大的pancake,外加两个煎鸡蛋,无比的丰盛。八点多出发,到Namche Bazaar背后的山坡上逆时针转了一圈。我们的身后就是通往Lukla的山谷。开始的一路看的是右侧的Thamserku和它右边的圣山Kusum Kanguru,可惜一路都是逆光。Thamserku因为有面前山坡的阻挡,看起来不如昨天的震撼。开始的一段路是爬台阶,快到Panaromic View Hotel前是平缓的零星长着野草的土坡,慢慢可以看到Thamserku左肩后面升起的另一座雪顶,那就是这一带三圣山的最后一座Kangtega。有三座圣山的联合守护,Namche Bazaar真是一座神佑的城镇。我们坐在土坡上看对面一个小机场:直升飞机繁忙的往返于此和Lukla之间运送给养。飞机起飞、降落时带起尘土一片。Panaromic view hotel在一个小山顶之上。走到它的边上,视野一下子开阔了:珠峰、洛子峰、Ama Dablam一字排开;洛子和Ama Dablam之间的山谷后面有一座很漂亮的全是雪的山峰。可怜的本来没有名字,因为有人登顶了,所以起了个名字叫38号山峰(Peak 38)... 面前一条在山坡上的土路一直通向著名的黑店Everest View Hotel,呵呵。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旅馆。在它的阳台上可以看到整个Everest range的山峰,左面的Taboche和下面我们明天的目的地Tengboche。珠峰右侧山脊上有一个挺明显的小突起,就是著名的Hillary step,是从尼泊尔方向爬珠峰的crux。洛子峰右边稍微矮一点的是Lhotse shar,也算一个独立的山峰,说8000m以上山峰有16座的是把这个也算进去了的。在阳台上喝了300多尼币的一小壶Ginger tea。天气非常好,除了珠峰顶上西藏一侧一点点永不散去的旗云之外,天上一丝云彩都没有,看风景还是要赶早。珠峰看起来比昨天要好看些,不过因为遥远,依旧看得不是很真切。右手边的Ama Dablam真是漂亮啊,纤细、笔直、亭亭玉立。

不久来了一个大团,很多人,我们就撤了。沿着一段比较缓的下坡,很快就到了另一个城镇Khumjung。这个城镇在圣山Khumbila的正下方,屋顶全是绿色的。Hillary在这里捐助了一所学校,学校的院子里还有他带着哈达的半身像,背对着Khumbila,慈祥的微笑着。一个韩国的Alpine club在07年的时候为学校建了一个电脑教室,看来大家都偏爱这个远离尘嚣的宁静的小镇。

小镇中央有两座并排的塔,被一圈转经轮包围着。还有一个独立的塔(chorten),四面墙上都描画着人脸。从这个塔到写着城镇名字的大门,是一座又一个个石头堆起的石塔并排而成的石塔墙。每一片石头上都刻满了经文。

又爬了一段台阶,到了另一个纪念塔,接着就是一路往下了。经过了飞机场,还看到了一长队扛着缆绳往上爬的挑夫,是去修桥的。住在这里的人真的很辛苦,什么东西都得靠人力运输。这一路除了看右侧的Kongde Peak和更右边的几座山峰外,就是俯瞰三面环山、一面临谷的Namche Bazaar:马蹄形山坡上很有层次的若干排尼泊尔民居。下山的路上还看到了一块刻满了经文的三角形石头,很明显是在模仿背后的圣山Khumbila的形状。

12点半回到lodge,午饭、洗澡。因为正当午,水总算还是温的。不过排水系统太差,后半截就像站在游泳池里。接着逛了逛楼下的西藏集市。那些藏民真不容易,挑着货物单程六到七天翻越Nangpa垭口来这里卖。他们确实卖的比尼泊尔人便宜很多,而且也有不少这里不易见到的生活用品,所以生意还不错。哎,生活的都不容易。Nima就是逛集市来了,我没什么兴趣,不过从这个位置看以Thamserku为背景的Namche Bazaar的一部分倒是挺漂亮的。

12/24/2009 ● 走向珠峰 ● 听尼泊尔文诵经

傍晚时分一概是雾气朦胧的,而早上的天则一概是晴朗无云的。又一次在lodge的餐厅里观赏了清晨时分的Kongde Peak。昨天白天还熙熙攘攘的西藏集市,此时空旷的场地上只有十来顶破落的帐篷,在寒风中瑟瑟。吃了香蕉的pancake,八点半左右出发的。

昨天的路在山顶之上,今天的路开凿在半山腰间,但方向都是一样的,面向珠峰。天真好呀,到九、十点钟都是一丝云也没有,天是没有一点瑕疵的完整的蓝。开始的路是非常好的宽阔而平整的土路,上、下都有石头砌的整整齐齐的防护墙。经过一个很大的纪念塔,就在路中间,是珠峰首登50周年的时候建的,纪念和Hillary一起登顶的当地尼泊尔人Norgay和其他所有在这50年里帮助数以百计的人们实现梦想的本地人。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登顶过,但他们的努力和牺牲会永远的留在山里,比那些在他们帮助下登顶的人留的更长久。都不容易啊。

Taboche看起来的角度要比昨天好一些,头上整整齐齐戴着一条白色的头巾,很有意思。向着我们的山坡上遥望有一个挺大的城镇,在去Gokyo的路上,我们的路线是向右。我们所在的山坡和对面的山坡所夹的山谷里有一条遥看几乎冻住了的河,我们的路线就是要先下到河边,再从对岸爬到比我们现在还高不少的地方,我要一座桥~ 这个角度看Ama Dablam,可以看到它的攀登大本营。攀登的路线就是顺着中间直接上去,看起来很陡的说。下坡的路基本就是在树林里,路也不如之前的好,很多碎石头。

下到谷底,走一座小木桥跨过湍急的河流。在河边吃的午饭,照理是快熟面,wai wai风格的。说是尼泊尔本地特色,也没吃出什么特别的味道,倒是有屈指可数的几片芹菜。吃过午饭,就开始在树林里爬山了,路都是挺好的土路,也不陡。透过树林,圣山Kangtega渐渐显露了出来。路上有几处地方看Kangtega的角度特别好,和边上的Thamserku相夹的山涧里有一道凝固的流水。Kangtega不算高,但山顶完全被原始的积雪所覆盖,很圆润的曲线,真是圣山。回头可以望见云雾缭绕的Lukla山谷和几乎被云挡住的Kongde Peak。

一点到了我们的目的地,Tengboche。一座很小的城镇,主体建筑就是一座装璜的很新的Lama寺庙,周围零星的分布着几座guest house。我让Nima带我随便逛逛,他就带我爬了一点山,到了后面山腰上的一个很小的纪念塔。塔本身没有什么好看的,但一侧后有经幡后清晰可见的珠峰顶峰和几乎完全被云盖住的洛子;一侧有雪山Machermno Peak护佑下的小镇Tengboche——从这个角度看Tengboche,茫茫大山间几座互相偎依的房子,点缀了山的颜色、却也有道不尽的寂寞。剩下的一个方向就是我们来时的路了。Kongde Peak下山间最大的那个城镇是我们昨天去过的Khumjung。一条清晰的山路蜿蜒山间,从Khumjung一直通往我们脚下。山谷里是我们今天渡过的河,不见首尾。很喜欢这种苍茫的感觉。山上风很大,有点冷,没多停留就下来了。回lodge没多久就开始飘雪粒,晚上稍微大了些,看来我们要有一个白色的圣诞了:-)

每天下午三点,Tengboche的中心寺庙都会有诵经的仪式。一年一度的盛会在每年的十一月。在那一个星期里,寺庙的主持Lama会坐直升飞机从加德满都直接飞到这里。平常这里只有几个常驻的Lama,所以每天例行的诵经仪式大部分Lama的座位都是空着的。

脱鞋进房间。房间不高,最里面是释迦牟尼的塑像,环绕塑像一圈的是彩色的宗教浮雕。整个房间所有的内墙上都有大幅彩色宗教绘画,每一幅的主体是都一位菩萨,环绕着菩提。屋顶中央是一个井字形吊顶,西面释迦牟尼身下是主持Lama的座位。房间中间是四条东西向长椅,每个Lama的座位上都放着一件僧衣。屋顶上分散挂着几个圆柱形的经幡筒(Mandala)。诵经开始前,先由一位Lama绕着座位熏香,接着Lama们挨个进入,走到自己座位的北边,面向西跪拜三次。然后穿上僧衣,面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诵经。一共有三、四轮诵经,每轮之间都有新来的小Lama给各位资深大Lama添茶倒水。Lama们诵经有很认真地摇头晃脑的、有左顾右盼的、也有望着某个地方明显走神的。总之给我的感觉就是:Lama,他就是一个职业。

和尚念经本来就听不懂,何况还是尼泊尔文的。脱了鞋子坐在里面冻死了,又不好意思先走,只好忍着。我边上一位仁兄一直闭着眼睛打瞌睡。四点回到边上的lodge,丰盛的晚餐有yak steak,炸土豆,居然还有绿叶菜耶~ 连着吃了四天的yak了,难怪一路上yak们对我都怒目而视:-)

12/25/2009 ● 走向珠峰 ● 沉睡在山谷里的小镇

晚上一床毯子加睡袋,睡得很温暖。尽管比Namche Bazaar高了四百来米,还下雪籽,但屋里似乎还要温暖一些。早上的天一如既往的晴朗,一丝云也没有。住的地方出门就能看见日光下的Kongde peak和清晰的Khumbu range的群峰,以及左侧的Machermo Peak。三面雪山耶,住在这里当Lama,冷虽然冷点,但一年里至少半年开门就是Everest view,也是神仙住的地方了。珠峰同学向着我们的一侧是全黑的,Nima说不是因为它不够高,也不是因为它不够陡,而是风太大,刮一刮,带走了所有的雪花,呵呵。Nima说每年十一月大节的时候,这里的lodge连餐厅都住满人还有住不下的,凑热闹不好哈。

早饭仍然是pancake加煎蛋。刚出发是很短的一段在树林里下降的路,没有日光,有些冷。路边随处可见冻住的流水和薄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从后背包里取水喝,里面居然大半杯凝固的冰柱,太发指了!这一段路有挺多石头堆连成的墙,Nima说至少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吧。当时旅游业还未兴起,住在此地的夏尔巴没有什么事情做,就光砌墙了,呵呵。我们的左侧是山谷,我们走在右侧山坡的山腰上。同一个山谷、同一条河流,我们顺着它的方向走向珠峰,在河流的两侧来来往往。珠峰渐渐转的没有了,身后的Kongde Peak也被近处的山挡住了,连Ama Dablam都变得我快要认不出来了。我们走到山谷左侧之后,可以看到山谷里一座过河的桥,从那里上去是到Ama Dablam的大本营和继续攀登的路。

在山谷左侧的一个小镇上吃的午饭,听Nima说每年春天马拉松的传奇:从EBC一路跑回Namche Bazaar只要三个半小时!吃过饭继续往前走,走在一片相当开阔的坡地上。走的路主要是沙地,而且很缓,所以走的很轻松。一路上看到很多玛尼堆,纪念把生命留在了这片世界屋脊的人们。有一个有名字的是纪念在05年春天爬Pumori时失踪的两个韩国人的。Nima说这一带到了late Jan. 积雪有时能及膝深,要来赶早啊。

离Dingboche越来越近,大约是因为海拔和地势的关系,左侧一座接一座的雪山露了出来,都是笔直、陡峭的形状。我们正前方一个长着尖尖角的山峰之后就是Kongma垭口,不过我们看不见。再往前,珠峰一溜山峰右侧的原来被挡住的雪峰也依次都露了出来。而且是逐渐的随着我们的脚步一点点露出来的,每走一步路都能多看一点点:-) 38号山峰右边紧挨着的是著名的trekking peak - Island Peak。其后一个三角形尖顶的雪峰是圣山Chaufula。再往右,一个看起来比较缓的山脊一直通到的顶峰是Numri,Numri右边后面一个只露出很小的三角形顶的就是Makalu,也是一座超过8000米的山峰。其区别于左右的标志特色就是没有雪,呵呵,也是8000m club的招牌:-) 断开之后右侧山坡后露出来的一个特别漂亮的三角形的、向着我们这一侧有清晰的一条条冲刷积雪的是Darunche。Dingboche就座落在两侧山坡所夹的山谷中,南北狭长、东西较窄。虽然占地面积挺大,不过房子并不多,大片大片的是石砌的围墙圈出的土地。不过因为正值冬季,地里光秃秃的,没有庄稼。

一点到的住的地方,因为这两天海拔上升的有点快,所以趁着还不冷,到后面的山上走了走,以适应高度。坡很缓,走了没多久,右手边一大片平缓的土坡就是低海拔通往Lobuche的路,高海拔的比较困难的路是从面前的山后走Kongma垭口。

山上有几处分散的玛尼堆,拉了好些色彩鲜艳的经幡。玛尼堆本身没有什么好看,不过越往高处走,四围的雪山就看的越清楚。Dingboche的形状就像一个摇篮,静静地躺在群山的怀抱中。像着珠峰的方向,可以看到山谷所夹的干涸的冰川,就是我们明天要走的路,冰川尽头隐约可见的房子就是小镇Chhukung。回来晒太阳、吃饭,五点多山谷再次沉睡在浓浓的云雾中。

12/26/2009 ● 走向珠峰 ● 冰封的高原

晚上要了两床毯子,睡得很热。很热,和Namche Bazaar有一拼。早上起来天并不是特别好,整个天空都被断断续续的薄云笼罩着。不过那些云大约很高,也离我们很远,并不影响我们看远处的雪山。阳光正打在Kongde Peak上,亮晶晶的。

照例是八点多出门,继续往东Chhukung的方向走。这才渐渐开始有了高原徒步的感觉:太阳软绵绵的,虽然很早就打在了身上,但被高原的风一吹就化掉了,一点力气也没有;没有明显的路,只有一个个石头做的标记,但其实只要方向对,怎么走都可以,本来就都是off-trail的路;看着很近很近的却怎么也走不到,高原徒步的典型标志,呵呵。我们面前的一溜山,从洛子峰开始都在中、尼边界上,只要翻过去,就可以买张汽车票回家啦,不用再走路啦~ 看起来好近的,好诱人啊~

从Dingboche到Chhukung海拔上升将近400米,但因为都是在很平缓的高原上徐徐上升,而且走的多是风化后的细沙地,所以很好走。离Chhukung还有十五分钟路程的地方有一个小房子,还有玛尼堆。Chhukung被一个小突起挡住了,一直要走到跟前才能看到。

十点吃的午饭,十一点继续往Island Peak大本营的方向走。我们的时间是来不及往返的,所以目标只是Imja湖,号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超过5000米了)。出来继续往东,走在一个山脊之上,右手边最突出的是Ama Dablam的北坡,但最漂亮的是其左侧徐徐打开的Kahanglemu巨大的山体和似乎近在咫尺的冰川。中间一段是笔直的冰壁展开的冰墙。除了一条条冰雪崩裂冲刷留下的尖锐的线条,看不到任何别的痕迹。左、右两侧下面稍缓的坡上是巨大的破裂如迷宫般的冰川,而中间下面则不见一丝冰雪,起起伏伏是土地本来的红褐色。我们的山脊似乎就贴着Kahanglemu巨大的山体平行的一起往前,似乎一路都感觉的到来自侧面山体的压迫。

高原上原有很多的地上、地下河,滋润、灌溉着高原上的植被。如今,生命力顽强的荆棘、野草仍以自己的色彩点缀着高原的红土地;而曾经流淌的河流此时却都已冰封,在高原上留下了一道道凝固的白色的曲线。我们所在的山脊就像一条盘龙蜿蜒于高原之上。我们站在山脊上回望,白色的曲线之后,Lukla山谷的深处,层层叠叠的山,每一层都有自己的颜色:近的深,越往远处越浅,在天宇间留下错落的剪影。近处,有的地方可以看到湍急的流水从冰封的河面下奔腾而出。

继续往前,路渐渐不明显了,地上有红色的箭头指引着boulder上的路。Imja湖其实是两个湖的统称。先看到的是较小的一个,十分钟以后看到较大的那个。这个时节湖已然冻住,不过冻的并不结实,薄薄的冰面上布满了道道裂痕。山顶上居然还有一块太阳能采光板,大约是登山季节为爬山的人准备的。站在山顶上,越过山谷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Island Peak的大本营和右后侧山脊上流下的冰川。冰川之下就是High Camp的位置,一般是两天的trekking peak。

回到lodge是下午三点,有点头疼,就先回去睡觉。五点半起来的时候很惊讶的发现居然还是一丝云都没有,很反常呀。夕阳的最后一点点红韵正笼罩在我窗外正对的山脊后面。郁闷呀,日出天天睡过也就算了,难得一次日落也被我睡过了...

Dingboche是最后一个有cable通电的城镇,再往上,包括今晚的Chhukung在内都是只有太阳能发电,所以日落之后只能用头灯。本来还是要的Yak同学,可惜他们没有肉,就要了蔬菜馅的炸饺子(momo),也挺好吃的。看到店主掀开餐厅的一块地板,去地窖里取土豆。说是外面太冷,土豆只能如此贮存。吃完饭回住的地方,在院子里猛然看见Ama Dablam的北壁,就那么静静的、孤独的矗立着,满天的星星,真漂亮啊。

12/27/2009 ● 走向珠峰 ● 环山皆山也

晚上用了两床毛毯,睡得很暖和。用了Nima友情支援的暖水袋,舒服的发指,呵呵。我们住的lodge名叫sunrise,日出照亮的是远处Kongde Peak群山的尖尖和近处的Taboche。七点早饭,八点出发。今天一天的天气实在太好,直到我们下午离开都没有一丝云彩。今天的目的地是5500m的Chhukung RI,我的人生新高度耶~

依旧是顺着山坡直接往上走。路是很结实的沙土地,挺好走的,就是坡度比昨天的稍陡。刚开始走一段,回望,小镇Chhukung正在几条冰封的河流的环绕中。Nima根据沙土地上的脚印判断今天我们之前有一个人上去了(风大,脚印不过夜)。后来我们哼哧哼哧往上爬的时候,果然见一人飞奔而下,呵呵。

Kahanglemu冰川在我们右侧升起,同时升起的还有正前方山寨版珠峰Makalu。像,真像,一样黑乎乎没有雪的三角形,连珠峰前面横亘着的Nuptse山脉这里都有Numri负责模仿。再向上走一些,可以看到昨天去的Imja湖和其后同名的山峰。湖可真大呀,一大片破碎的白镜,沉睡在山的怀抱中。越往高处走,那一片山便看的越清晰,38号山峰的冰川也显露了出来。Numri巨大而笔直的冰壁证实着big mountain的成色。

一路走一路都看不见尽头。回望,土坡上我们走过的黄色的trail越来越长。看到山脊上飘荡着的彩色经幡时,我们离山脊已经很近了。十点四十上到山脊之上,真正的summit还在我们左边,需要沿山脊向左再爬一段。不管,先看。山脊的那一侧,近处只有一样红褐色起伏的山坡,有些被风化的厉害,一片片橙黄色细沙的坡面。远处最高、最突出的山峰是Pumori,后面几座连绵的雪峰最左的那一个就是卓奥友。也许距离太远,看起来似乎并不高、也不突出。

继续沿着山脊向左走向真正的summit。山脊之上遍布玛尼堆,到处都拉着经幡。走到尽头,可以看见我们脚下的峭壁,还有南面通往Lukla的峡谷。并不是很高的Kongde Peak从第一天的Lukla开始,就这样静悄悄的陪伴了我们一路。南面的峡谷里,居然还望见了一湖湛蓝湛蓝的水,在这片冰封了的高原上真是不容易。四面360度都是雪山,没有间断的。Nuptse和Lhotse(洛子峰)和我们最接近,近到似乎沿着山脊一路走去,就能走到它们的山坡上;近到7000+m的Nuptse完完全全的挡住了身后的珠峰,一点也看不见。Nima同学居然在山顶上一个接一个的打手机,发指啊~

下来的路很容易。在山坡上一路往下奔,要把上坡时爬的所有辛苦都补回来:-) 5000m以上高度的飞奔耶~ 将近12点半回到lodge,吃完午饭,继续下降,回到Dingboche。这一段路正是顶着阳光在走,迎面就是Taboche和正对着我们的一条流下的冰川。Lukla山谷一如既往地开始起雾,而我们头顶仍然是万里无云。前面是耀眼的太阳,后面半轮明月已升起了很高。

回到前天晚上住的Peak 38 View Hotel,拿到的竟然是最后一个房间,前面的全住满了。今天也是这个lodge开门的最后一晚,明天老板就关门回加德满都过节了,真是幸运呀!(不过别的lodge还有开门的,EBC一线,所有城镇全年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一个lodge开放。)晚饭照例吃了Yak的肉,在餐厅坐看山谷云起。

12/28/2009 ● 走向珠峰 ● 五千米实验室

晚上照例两床毯子,一床垫着,一床盖着。结果盖着的那床那叫一个重啊,冷倒不冷,压死了,后半夜终于被我一脚给踹了,呵呵。早上天很好,实际上一整天天都非常好,整个行程到现在天都非常好。因为lodge里住了一个大group,干什么都得等,光早饭就等了半个多小时... 八点半过了才出门,走的是经Dughla到Lobuche的低海拔的路。

走了没多久,就可以俯瞰左侧山谷里的小镇Pheriche。从这个小镇走,是去EBC最直接的路,走Dingboche其实稍微绕了点。Pheriche城镇不大,在山谷的尽头,被月牙形的山谷环绕着。我们一直在山谷右侧的山坡上走。对面的山不高,只有些许雪,但Holache和Taboche两座雪山随着我们的行走慢慢打开角度,还是挺好看的。回望Pheriche正是最逆光的时候,后面作为背景的层层叠叠的山只剩下了影子。对面山坡前面有一块挺明显的横向的冰川,就是Cho la冰川 —— Cho la是从这一侧直接通往西面Gokyo的捷径。我们这一侧都是土路,平中很缓的上升,很好走。最后一段被几只Yak挡住了去路,只能跟在后面慢慢的磨蹭,冻死了。

从几块小木板搭成的桥上过了凝冻的河,几步路之后就是Dughla,只有一个lodge,很小的镇。我们吃了午饭,十一点左右出发的。刚开始的一段是相对来说比较陡的爬升,有土地、有石头。这里海拔在四千六、七百米,高原的效果出来了。我一路数着步子走,每100步休息十秒到半分钟。不记得多少次休息之后,上到了山脊之上。这里集中建有许多玛尼堆,每一个都建得很用心,都有铭文记载着主人简单的生平——名字、生卒年月,从哪里来、留在了哪里。玛尼堆间拉着彩幡,在风中猎舞。四周都是雪山,RIP。

对面山坡上一条很明显的路是通向Cho la的,之后我们一直在高原上伴着Lobuche河慢慢前行。右侧矮山之后就是昆布冰川,不过我们今天暂时还看不到。左前方最明显的三座雪山Pumori,Changri和Gyachung Kang离我们越来越近。右前方是将近8000m的Nuptse的巨大山体,暂时挡住了它的邻居们。沿着Lobuche河的路很平缓,所以很好走,一点到了我们住的Lobuche的lodge。依旧是一个不大的镇,海拔将近5000m了,有几处lodge,住着不少人,Gorak Shep前的最后一站了。

休息了一下,出发去Italian Pyramid。这是一个建在5050m高度的试验站,由意大利出资,雇佣尼泊尔当地科学家进行研究的地方。去的路一开始还是沿着Lobuche河继续走(也是明天要走的路),一段之后有一个挺明显的试验站标志,在那里左转继续往前就是。研究站坐落在一个小山谷里,面前有一个很小的直升机场大约是给补给用的。后面两个小山头上有几个测数据的装置。正面一侧,抬头是一大片垂直落下的Lobuche冰川;另一侧,稍远些是山涧中流下的Merha冰川,地理位置真好。

试验站里的一个科学家带我们参观了一圈。他说尼泊尔珠峰公园内共有七个观测站,分布在一些比较大的城镇。各个观测站的数据汇集到这里,由这里统一处理。因为这里海拔已经超过了5000m,不适宜人类长期居住,所以他们一轮值班三、四个月。这里常驻人口11个,住的地方呢最多可容纳25个人。

我们先去了后面的玻璃金字塔。里面有能源房(唯一的能源来源就是太阳能)、工具房、医疗室、实验室、工作室、健身房等等。雨季的时候要观察降雨量、分析降雨成分,而现在实验室基本是闲置的。我们去的时候工作室的室内温度在4-5摄氏度之间,不适宜电脑工作(一般要9-10度左右),所以工作室目前也是闲置的。在金字塔里看了一圈它们的展板,主要研究的是大气污染、温室效应、全球变暖等对冰川和人类生活的影响。他们对珠峰公园内所有地上、地下、季节性湖泊都做了标记,通过对湖水化学成分的分析、比较进行研究。后来又去了他们前面的两层楼房:二楼是卧室,就没有上去;一楼是餐厅,有卫星电视能收200余个频道,还有笔记本电脑可以上网... 虽说这样,一群人一连三、四个月困在这里做研究,还是很不容易的。

晚上天居然很晴朗,不过牛排真难吃,第一次没有吃完...

12/29/2009 ● 走向珠峰 ● 你好,珠穆朗玛!

早上起来要了蒸饺子,发现饺子就是慢,又等了许久。八点一刻左右出发,目的地是整条EBC线上海拔最高的住宿地,超过5200m的Gorak Shep。开始的一段路和昨天去Italian Pyramid的一样,分开后是接着沿Lobuche河往前走。这段路很缓,也很好走,到了一个挺明显的玛尼堆之后就要开始爬山了。所谓山,也就是小山坡,起起伏伏的,翻过一个还有一个,始终看不见Gorak Shep的影子。右边只有一座比较明显的雪山Nuptse,洛子和珠峰全被挡住了;左前方最突出的依旧是Pumori,一段之后其左边的Changri也露了出来,卓奥友则几乎看不到。起起伏伏,两个多小时以后终于见到了Gorak Shep的绿屋顶房子。这里的lodge就是不一样:房子正中间高悬一张主人登顶珠峰的证明书,还有Everest马拉松的奖章;四面墙上贴满了各种登顶的照片,太酷了,呵呵。

吃了午饭,十一点多出发去珠峰大本营。刚出门是一大片挺平的沙地,估计是直升飞机降落用的。沙地对面的小山坡就是著名的Kala Pattar开始爬的起点。从住的地方老远就能看见昆布冰塔,大本营就在冰塔的旁边。

开始的一段是在一侧走,后半程就是走在昆布冰川左侧的山脊之上。这一路主要看的是Nuptse,感觉就是从山的一侧走到了另一侧。Nuptse山体打开,正面几片形态各异的冰川、冰瀑,侧面山脊上原始的雪帽都看得非常清楚,还有峭壁上深深的黄色纹路,像是有人专门刻上去的。好想看到有人爬啊~ Nima说Nuptse和珠峰共用一个大本营,攀登路线在山的另一侧,我们看不到。在大本营确实是看不见珠峰的,被前面的Loula挡住了。但这一路大部分时间都能看见从Nuptse和Loula中间露出头来的珠峰,看起来好像还没有它两边的山峰高:-P 看得很清楚,山的纹路,山上的残雪...

昆布冰川现在几乎已完全被碎石所覆盖,我们走的石头下就是千万年的积冰,一路上时不时可以听到山谷里传来的冰崩声。有些石缝里就撑着是笔直的冰壁,非常的坚硬,使劲敲打也没有痕迹。近看表面,如丝绸般柔、糯,有玉一样的光泽。远看便是在山谷的一片乱石间撑出一面面有纹路的冰墙,不少下面还有一汪晶莹的冻湖,很是触目。我们走的石头路其实也不稳定,随着冰川每年都会发生变化。有时候就看着脚下撑着的几片冰刃哗一下崩掉...

现在不是登山的季节,所以大本营一个人也没有。据说在春天,这片看起来没有一点平整之处的乱石区,可以容纳千余帐篷。好在虽然没有人,还是有一个玛尼堆上书Everest Base Camp几个大字,周围还拉了好些经幡。于是毫不客气地拨开所有经幡,照了张到此一游的照片,怎么说俺也走完了世界最高峰的的approach:-) 扎西德勒,珠穆朗玛!

站在大本营,往左可以看Pumori的冰川,当然更多看的是昆布冰塔林。巨大的冰瀑应该是从珠峰上流下的,不过大本营的位置既然看不见珠峰,错觉上就是从Loula和Nuptse之间的缝隙里流下来,一直到我们脚下,摊了一长条。每一座三角形的冰塔都有好几米高,正面是细细的纹路,密密麻麻的排列着。攀登的路线就是顺着冰瀑直接往上的。

玩了一会往回走,三点二十回到住的地方。看到墙上一面很多人签了名的中国国旗,就也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早睡早起,明天还有此行的最后一站。

12/30/2009 ● 走向珠峰 ● 日出Kala Pattar

早上5点20,被闹钟很不情愿的从温暖的被窝里拖起,去Kala Pattar上看日出。——真的很暖和,虽然在五千两百米高度,但两床毯子已经睡得很舒服了,比我想象的好多了。跑到厨房要了一小桶热奶茶带着,五点四十左右跟Nima出的门。我以为挺早了呢,Nima说别人四点半都走了... Kala Pattar是印度语,Kala是黑的意思,Pattar是砂石,所以合起来就是黑色砂石山的意思。

戴着头灯,摸黑穿过lodge前的直升机停机坪,开始爬山。Kala Pattar有两个顶,相应的也有两条上山的路。右边那个更高些,据说景色也要更好,就去那个。半山腰看的到别人闪烁的头灯,天上是不多的些许星星;一架飞机穿山而过,在山间留下点点闪烁。大约因为连着几天高度适应的比较好,走起来比我想象的轻松很多,不到七点就追上了最前面的人,不到七点半就到顶了,第一个:-)

出发大约1个小时左右,Ama Dablam一带,大约因为山相对较矮,离我们也远,那儿的天最先亮了起来,也不需要头灯了。这时候看珠峰已经挺大的块头了。有两片映着朝霞的红云从它背后飘过,就赶紧拍了下来。接着往上走,东边这一片的山从Ama Dablam开始,从北往南,渐次亮了起来。又上高了点,透过Kala Pattar的山顶,看到西面雪山的山顶也亮了,就赶紧往上走。最后的一段路是在boulder上,走的气喘吁吁的。然后就到了一大片彩幡飞舞的地方,离真正的尖尖顶还有一小段距离。我直接就冲上去了,Nima在后面使劲拽我衣服,怕我掉下去,呵呵。

西面最突出的山就是Pumori,这时在阳光的照射下大半个顶都亮了。它的北面,Changri顶上近乎垂直的雪壁亦闪闪发光。南、北两侧的谷底都有凝结的湖。其时,只有东面的山还是暗的。说实话,我觉得Kala Pattar名声在外,但风景不如Chhukung RI顶上。后者看的可真正是360度不间断雪山,而且各种形状、高矮的都有。Kala Pattar基本只有东边一线可看,西面唯一比较突出的Pumori还被一根高高的柱子挡住了,想拍照片都不容易。说白了,上Kala Pattar就是为了看珠峰而来,角度确实不错,但问题是自己本身长的不好看呀。其余8000+m的洛子峰、Makalu和卓奥友一点都看不到。

在山尖上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着等,快八点的时候终于日出了。太阳是从Nuptse的南侧肩膀上一跃而出的。因为没有云,也就没有朝霞,一点酝酿都没有,几秒钟的功夫就直愣愣的窜了出来,赶紧翻包找墨镜... 又等了一会,昨天看到的昆布冰瀑布最底下北侧开始被照亮了,东边Nuptse往北的其他地方却都还是暗着的。山顶有风,坐久了还是有些冷。加上起来以后就没吃东西,所以就不等珠峰照亮,先下去了。下到半路的时候,看到珠峰左侧的Loula、整个右侧山脊上的雪全亮了,珠峰还是黑乎乎的,没办法,高嘛。下去的一路,可以俯瞰几乎整个昆布冰川,像被人深度耕犁、挖掘过的土地,触目皆是被翻出的带着深蓝色条纹的冰墙。

九点多回到lodge,吃饭,收拾东西,十点多开始往下撤。算起来,在Gorak Shep呆的时间还不超过24个小时,实在不喜欢在高海拔多呆。走的就是回头路了,十二点在Lobuche吃的午饭。

过了Dughla之后,一条是走山脊,我们来时经过的Dingboche;一条走山谷,更直接些,经过Pheriche。我们走后者。从正面看,山谷非常的开阔,也很平缓。地上有很多凝固的河流,还有许多石砌的围墙圈出的土地。背景是很多并不太高、也没有太多冰川、然而形状却很好看的雪山。快三点的时候在Pheriche找地方住了。走不动了,今天走的时间太长了,呵呵。

12/31/2009 ● 走向珠峰 ● 瑞雪兆丰年

我们的运气真是好。早上起床,到餐厅吃早饭,一推开门,整个世界都白了!在连着晴朗无云了整整十天之后,昨晚悄无声息的下了一场大雪,今天早上起来,院子里的积雪都没脚踝了!老天显然觉得我最后两天的回头路走的没有意思,特地来了一场及时雪把我的兴奋度再次调动起来:-) 零九年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场雪,实在太幸运了。如果我们再晚一天,此时还在Gorak Shep,就比较惨了。

雪下了一整个晚上,白天我们起来的时候已经停了。天上并没有多少云,只在低处谷里有散不去的晨雾。一夜之间,周围那些并不算高的山都白了头。阳光打在山顶上,整个山谷都散发着光芒。

八点刚过开始下山。今天的目标是遥远的Namche Bazaar。开始的一小段还要自己踩脚印,很快就有住在前面先出发的人在雪上踩实的路了。早上我们一直走在山谷一侧的山坡上,看不见谷底,却能听见谷底传来不间断的潺潺流水声。回望,连绵的山漂浮在云海之上,若隐若现。树都被雪压着,树叶们似乎都不负积雪的重压。房子的屋顶上、石头砌的篱笆围墙顶上,处处是圆润的不曾被触摸过的积雪。一夜之间,世界都变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见度越来越低。快到中午的时候,周围的雪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路完完全全是来时的路,却和我记忆中的全然不同了。回到Tengboche吃的中午饭,还是那家lodge,老板娘正在打扫餐厅迎接新年的到来。她家的炒面真好吃,味道非常正宗。下山的路上被一群yak挡住了一阵,发现yak下雪坡一样会打滑,有好几只都摔跤了,呵呵。Yak也不容易的,走的慢了,离主人近的要挨鞭子抽;远的要被主人扔砖头,不容易啊不容易。看到路边农舍旁,一只yak使劲往农舍里拱脑袋,估计是冷的... 还看到了几只mountain goat,在满是雪的山坡上上蹿下跳,非常利索。

十二点半离开Tengboche,先是一个小时非常快的下坡。下到河边,过桥。两岸包括河边的石头上都是厚厚的积雪。流水却从这一片白茫茫中,冲出一条路,直奔下游而去。过桥后就开始一路上坡了。可见度更低了,绝大多数时候只能看见眼前的路,连身边的山坡都看不清楚。太阳躲在浓浓的云雾之后,遥远而不真实。颜色倒是很漂亮的:裸露在外的峭壁是深黄色的、间或有深褐色的条纹;满目白雪间点缀着暗黑的树的枝干,水墨山水。偶尔视野好的时候,看得见盘山的路在山间蜿蜒,齐齐的在山坡上破出一道伤痕。总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具体是哪里。

三点以后,气温渐渐下去了,太阳也彻底没有了影子。路上本来已经被踩软了的雪再次被冻住了,有点滑,不太好走了。看不见目标的路走起来是最郁闷的。一直到了Namche Bazaar的正上方,这座山间巨大的城镇才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四点到的lodge,洗澡,吃饭。人很少,与九天前相比冷清了不少,大餐厅都没有开门。一杯鲜榨的桔子汁,一份yak烧烤;坐看窗外雪山随着云雾若隐若现,告别我的2009。

01/01/2010 ● 走向珠峰 ● Lukla之门

Namche Bazaar真不应该建成那么个舒适、腐朽的小镇。明明离徒步的终点Lukla还有七个多小时路程,舒服的房间、美味的食物、温暖的火炉,足可以消融掉徒步的最后一点斗志。一边吃着水果酸奶、一边透过餐厅的窗户看阳光照亮Kongde Peak。第一次见Kongde Peak的清晨时,几条凝固的冰瀑布从山顶垂下还很分明;而如今,一场大雪之后,黑色山体之上白色斑斑点点,哪里还看得出曾经的瀑布?记得初来时买了一张雪中Namche Bazaar的明信片,还问Nima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雪景,没想到现在就看到了。从餐厅窗户里俯瞰,一片白茫茫的。曾经的西藏市场一片干干净净的白色,只剩几顶飘零的帐篷。

慢吞吞收拾完东西出门都快九点了,一出发路就非常不好走。前天晚上的雪昨天被晒了一日,又被无数人踩过,今天全成了硬冰,实实在在的冰。一离开Namche Bazaar就是几百米的下降,全是林荫小道,滑的一塌糊涂。不仅我们滑,那些当地的挑夫也都走得小心翼翼。很多时候只能贴着盘山路向外的一侧,踩着积雪的边边走。那一路下的,不仅慢,而且累死了。

每个星期六是Namche Bazaar集市的日子。所以今天一路碰见许多挑着担子、或是赶着牛群往上走的人。在一个悬索桥边等了至少半个小时,看着一队又一队、没完没了的牛群悠哉游哉的过桥。没办法,人不能与牛争啊。下到河底,又往上爬了一阵,就是珠峰国家公园的入口。觉得还是挺规范的,进门要登记、出门要注销,免得走丢了都没有人知道。

再往前,尼泊尔村庄明显密集了起来。没多久就能碰见吃饭、住宿的地方,还有寺庙。路上看见了不少种着蔬菜的豆腐块大的地,好些是绿叶菜。不少都长得快可以吃了,被前天晚上的雪一大,全耷拉着脑袋,好可怜的说:-(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全天都没有起雾。Lukla机场直到下午四点,还能看见繁忙的穿梭于加德满都的飞机,估计把昨天停飞滞留的人都运走了。我们住的地方,直到日落了,推开门,依然能清楚地看见四周的雪山。2010年的第一天是个难得的好天。

过了Pakding之后开始无穷尽的爬坡。虽然一路经过的村庄、吊桥,乃至转轮绝大多数都有印象,但我来的时候真没觉得从Pakding到Lukla有如此之遥远!离Lukla还有半小时距离的时候,到Nima家坐了坐。很简单的大厅,除了两长条桌子、几张椅子,就是一壁橱的锅碗瓢盆。柱子上系着两根哈达,还贴着一张达赖的照片。生活也很简单,Nima说他每天都到Lukla机场等生意。不带人的时候,就在家里料理土豆。

又爬了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了Lukla的大门。其实是反过来的,是进入大山、开始Trekking的欢迎之门。熟悉的街道,晚上却是异乎寻常的冷清。街上黑乎乎的,没有传说中的post trek的party,大约因为太冷。Lodge的住宿条件比山上好太多,柔软的羊毛毯子,洗了一个真正的热水澡。Thanthuk是尼泊尔本地面食,吃起来很有劲,跟刀削面差不多,山上没见过的。

十二天就这样结束了。似乎很短暂:那些开门见雪山的日子,那些寒冷、兴奋、怀着憧憬和忐忑的日子,那些和Nima朝夕相处的日子,如梦一般的溜走了;又似乎很漫长:反正我是再也走不动了...

01/02/2010 ● 走向珠峰 ● 菩提和印度

早上睡到自然醒,起床,在旅馆吃过早饭,出门已经十点了。从地图上看我们住的Thamel北缘离Durber广场不远,走起来才知道尼泊尔的路真难认。不知道有没有路牌,反正没有英语的。我手上又只有英语地图,对于那些星状路口,只能挨个对着地图数数... 一边走一边观察路边的商店,和地图上的对照,看走错了没有... 在加德满都穿街走巷,同时需要技巧和勇气。早上正值上班交通高峰,在窄窄的只适宜做单车道单行的街道,双向的汽车、摩托、三轮、行人交织如梭,还要时时提防两侧商店泼出的脏水、垃圾。每一种车的喇叭声都不一样,一路过去,听取滴声一片。

Durber Square并不像天安门广场那样是一个广场,而更多的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在一个方形区域内散布着几十座宗教建筑。相对于我们国家,尼泊尔人更敬重又更不敬这些宗教建筑。更敬重:哪怕是街角一尊很小、很破旧、很不起眼的雕塑,几乎每一分钟里都有尼泊尔人虔诚的膜拜。那些大一点的寺庙的院墙、浮雕,更是被熙来攘往的人致敬。很多人都不是特意来,而只是路过顺致敬意。更不敬:那些贵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建筑,可没有像中国的寺庙那样享有方圆多少里内都清场的待遇。围绕着它们的台阶下除了无数的小商贩,就是一地垃圾,绝不会给人登堂入室的感觉。我觉得挺好,这儿的神挺亲民,呵呵。

自己乱看,什么也看不懂,决定找个向导。先去看的是Kumari住的地方。Kumari是尼泊尔人信仰的女神的凡体。女孩子在四岁的时候被选出,十二岁的时候送走,选下一个。选的程序颇为苛刻:先选出32个长相符合要求的,关在一个寺庙里(也在Durber广场),不停的吓唬,最后没被吓哭的那个就是,因为女神给了她一颗勇敢的心:-) 这些女孩子被选出来后,就被关在住的地方,每天时不时从窗口露个脸看一眼底下崇拜她的人们。每年只有十三个节日可以外出,而所谓外出,不过是坐在高高的金色车辇里游街。她们是活着的女神,是不能沾染世俗的土地的。也是蛮可怜的。好在她们十二岁回家以后,还是可以结婚过世俗的生活的,虽然敢娶她们的男人不多,呵呵。现在的这个Kumari快五岁了,九个月前选出来的。我看到了她出来四次,挺可爱的小姑娘,至少现在还未失童趣,呵呵。

向导讲解了寺庙四面墙上和基座上的一些雕刻:有十二手女神、十六手女神、正抓着和正在吃蛇的鹰、人面蛇身的神、捕猎的大象、古时的警察等等。院子地上有两个向日葵形状的花朵,是危险的标志,凡人不能随便踩。木雕上有神踩在这样花朵上的图案则是神的自我牺牲。院子正中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塔形的木雕:上半截圆顶,底下坐着菩提;下半截房顶,意为东、西、南、北四方,底下坐着印度教的神Hindu。用向导的话来说,在尼泊尔,菩提和印度是共存的,是和平的。整个院子之后东南方有一扇门漆成了红色,可以进出,其他门永远都是锁着的。庙隔壁还锁着一辆只能看见金顶的车辇,就是Kumari游街时坐的。

接着去边上一个庙看菩提。尼泊尔寺庙的门楣都很低,以迫使人们进入时低头以示尊敬。说是寺庙,只有正面一堵墙,另外三面现在都已改成民居住人了... 向导说这里有整个尼泊尔唯一的十二手菩提——四只手摇佛铃,两只手高举在上是特别敬意的礼拜,两只手手掌朝外直立于胸前是“度”,两只手是给予,两只手是化缘。雕像上方有五尊菩提并排的画像,分别是绿、红、白、蓝、黄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意思。画像两侧还有四幅画,讲述菩提从出生到长成的故事。

出来看的很多寺庙建筑都是Hindu的,有象面的神,还有猴子的神。有一座寺庙,整个只是用一棵树建造的,尼泊尔文名字的意思是木头房子(wooden house)。向导说加德满都即得名于此,在尼泊尔语里的意思是木头的城市。这座寺庙的四角有四尊小的象面神的雕塑,分别管不同的领域。象面神是son of silver,所以他们大概就是兄弟的关系。每尊神(不只这四个,尼泊尔境内神全这样)面前都有一个大铃铛,祈祷之前要先摇摇铃铛,wake up。醒醒,醒醒,我来啦:-)

还看了一口山泉的出口,向导说加德满都政府铺通水管前,家家都来这里取水。现在也还看得到很多排队的人。这里出的水说是真正来自于山上的,冬暖夏凉。排队人太多,我也没机会验证。边上还有一口大钟,也是以前报时用的。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手表后,只在每天早上九点敲敲意思意思。还有一尊张牙舞爪的酒神,只有每年Kumari游街经过时会开放,洒酒致意。(Kumari mm年纪太小,不能喝酒)。平时我们只能透过向日葵花纹的木栏勉强窥得酒神同学张开的大嘴和洁白的大獠牙... 这里很多寺庙都代表某个神,有一座方形的顶层窗户里有神(silver)和女神探身俯瞰的雕像,很人性化,呵呵。这里很多有门的建筑除了一年一、两次特别盛大的节日都是不开的。我们从外面看了以前国王居住的九层宫殿(其实就一木头房子)、警察局、Kumari预选大楼等。还有一尊很大的正义之神的彩雕,一切说谎之人都被他毫不留情的踩在脚下:-)

吃完晚饭出来没多久,街上就都黑了。估计是全城限电,有限的店铺有亮光的估计都是自己发电。来的时候是一个罢工的城市,走的时候是一个停电的城市。再见了,加德满都;再见了,尼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