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1-22/2013 ● 行走在Dolomites ● From Lago di Braies to Croda Rossa

从柏林到慕尼黑的夜车晚点了整整20分钟,刚好错过了下一班到意大利城市Fortezza的城际列车,只好在慕尼黑的中央车站晃荡两个小时。虽然啤酒节要到明天才算正式开始,今天车站里已经能看到不少着巴伐利亚传统裙装的mm了,在慕尼黑初秋的寒风中很是美丽冻人。火车往南离开慕尼黑不久,就进入了阿尔卑斯山区,穿过奥地利之后进入意大利境内。到Fortezza又晚点了8分钟,留给我转车的时间只有不到1分钟。刚下车就看到前面有两个背着大背包的人在狂奔,来不及多想就跟上去了,换了一个站台,直接冲上一趟停着的火车。还没站稳车就开动了,赶紧抓住个人问,还真是我要坐的那班车。只是没人知道怎么买票,只好做霸王车了。这一趟是Dolomites地区的区域火车,很干净舒适,每节车厢都有大屏幕报站,也不容易坐过站。铁路两侧有些连绵的山,都不高;或者因为距离太近,把稍微远处的高山都给挡住了。在Villabassa下车以后,一路都有指示牌到不远处的汽车站,10分钟转车时间倒是绰绰有余。公交车的终点就是今天徒步的开始,下午2点半才到的,比预计晚了整整两个小时。德国的火车也不是那么值得信任的嘛。

徒步从Braies湖开始。这个湖号称是Dolomites地区最美的湖,美不美的不好说,大倒是真大。湖水主要来自地下泉水和融雪,所以常年温度都很低,不适合游泳;倒是看到不少人在湖上泛舟。对面,贴着湖岸线有几个山头,向着湖的这一侧是百来米高的绝壁;这一侧山离的比较远,湖边有一条窄窄的沙滩,好多晒太阳的人。沿着湖岸走到尽头绝壁之下,向右就开始顺着一条山涧上山了:最底下是一片乱石堆,路虽是被踩实了的旧路,只是不断的有新的碎石滚下来,路面咯脚的很;往上进入树林以后就好了很多,路也变成了最好走的那种土路trail。林带只有很窄的一段,仰望树林之上,是一片连着一片光秃秃的石峰。这种前景和背景、色彩和材质的鲜明对比是Dolomites山区景致的一大特色。路渐行渐高,Braies湖所在的狭窄的山谷也渐渐露出全貌,被两侧的山钳出一个270度的转弯,如绿丝带飘落山间。出了树林之后是一个岔路口,今天的路线和1号长线重合,还要继续往上爬。坡度缓和了一些,路面上却又堆满了碎石;回头已经看不见出发时的山谷了,倒是能越过夹住山谷的青山,看见远处一条白雪皑皑的山脉。到垭口之前的最后一小段路是在光溜溜的石壁上走,一些比较险峻的地方装了铁链,可以拉着走。上到垭口之后,眼前出现的就是完全不同的景致了:一大片的平地向四面八方铺陈开去,放眼四周只有起伏的石头矮山,大多数的石壁上都有非常密且整齐的水平横纹;生命力极强的灌木见缝插针的点缀着单调的色彩。透过身边的这些矮山,更远处一些塔峰一样的绝壁也冒出了头,和近处的山层次分明。走出这片平地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大片起伏的山坡,被绿色的灌木给盖满了;草坡对面有几座颇为突出的独立的山峰。继续往前(南)是1号路的方向,而我明天的路线会调头往东;今晚的住处Rif Biella就在两条路线的岔路口上。5点半到的。大概来这里的亚洲人不多,我刚一探头,主人就打招呼说,我知道你是**,你今晚在我这里有个预订~ 本来还想着九月底已经不算旺季了,进来一看3层楼的所有房间居然都住满了,幸好预订了。意大利的小木屋都还备有菜单,晚饭是可以自己点的,不像瑞士的都是到点了一起吃大锅饭;这里虽然自由度大一点,但气氛就没有那么热闹了。主食是个类似玉米泥的东西,味道有点像窝窝头;肉很像是炖出来的,烂烂的,各种调料的味道都进去了。这边的小木屋都有自己的章,我也没带多余的纸,只好敲在护照上了。

第二天吃了早饭,本来想买张地图的,他们刚好卖完了,只能对着他们走廊上贴的地图琢磨一下今天的路线。这边的trail都是用数字命名的,所以连起来就是一串数字,28号转4号,接3号最后以18号结束… 地图上看刚开始28和26一起往南走了很短的一段,之后28开始往东爬垭口,没想到一出门就走错了;往南的那段路没有明显的trial,就是隔一段距离在石头上画些标记;路是在很平缓的草坡上,又是下坡,我估计一开始走太快,错过了往左的岔路口。再往下路上就没有什么碎石了,全被野草给盖满了。直到山谷的最低处、草地中间出现了一个小池塘(Fosses),对着guide book上的小地图,我才意识到已经走叉的太多了。池塘里水很静,倒影十分清晰,有一两只鸭子划过水面,就跟船开过似的,身后拖着两条长长的尾巴。池塘边上有个小木屋,想过去问路的,走到近前一看门锁着呢,估计主人已经下山准备过冬了。只好掉头往回爬,一路走一路往右前方看,实在没找到任何往东的岔路。最后遥望到山脊上的一个路牌,是Cocodain垭口的方向,决定就从草坡上直接走了,反正坡也不陡。越往上,草地上冒出来的碎石就越多;越接近垭口,草地上那些貌似人走出来的旧道也越多,看来走错的也不止我一个。最后一小段的横切所在的坡上盖满了细细的砂石,那条横切的路应该已经被废弃很久了,窄而且上面全是细砂粒。挺容易滑倒的,不过真滑了问题也不大:滑不了多远就有一片草地兜着。翻上山脊一看,果然是Cocodain垭口,28号路应该就是一路沿着山脊走的;这个垭口上又可以看见昨天Braies湖方向远处的雪山了。之后是在一片石头盆地里往北走,没有路,只能根据石头上画的方向标记自己在石缝间找路;石缝里长满了草,跟昨天最后一段路的风景类似,但石头的形状不如昨天的,景色也略显单调。接着就上到了一大片高台之上,地势相对较平;离高台的边缘越来越近,对面的一溜山峰(Croda Rossa)也渐渐从高台后升起:最左边的是两座金字塔形状的山峰,向着我们的这一侧一如既往的陡峭;山间有几处已经退化的差不多的冰川,冰川并不是Dolomites的长项,然而绝壁上这种黑白分明的对比却又别有一番水墨画的味道。右边的石壁要矮不少,也没有冰川,却有不少红褐色的石头裸露出来。左手边的浅谷对面有两块突出的石壁从谷底长出,更远的高处、Arolla石群的石峰们俏丽挺拔,层峦叠嶂。迎面走到Croda Rossa脚下,向左贴着石壁下到最低点,就是Ross Alm。这是个居民点,不提供住宿,貌似提供简单的午饭,看见有不少人坐在门口的石椅子上等。看到几个孩子正扛着羊毛毯子回家,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裙装,不知道是哪个民族的传统服装。

离开Ross Alm之后,在小树林里走了很短一段,之后就是顺着Croda Rossa的走向一路往东了。刚开始还是在与山脉隔开一点距离的草地上,后半段则索性是走在紧贴悬崖的碎石坡上了。左边就是一路看到的那个山谷,看起来只有几户人家,Croda Rossa环形的包裹了整个山谷,而这一段路线就是顺着山势绕过这个山谷。Corda Rossa上的各个绝壁也因为观看角度的不同,呈现着不同的姿态。山路一共绕过两个转角,第一个转角附近有几个地方固定了铁链保护。开始见到的最左边的那座有冰川的山峰就在两个转角之间,可以一直走到山峰脚下。冰川下面笔直的绝壁上布满了一道道的水痕,是冰川融雪常年冲刷的结果。12点到的,坐在山脚下吃了午饭。过了第二个转角之后,明天要去的Tre Cime三峰赫然出现在眼前——其实这三峰的山顶之前已经看到了几次,只是看到的山体都不完整,没有认出来。Tre Cime可谓是整个Dolomites的标志景观了,今天的这个角度不仅能完整的看到三峰,而且明天的整条徒步线路也尽收眼底。之后,路往北行,与身后的石壁渐行渐远;刚开始的一段还有不少碎石,之后就顺着草地缓缓下到灌木林、树林里了。Tre Cime依然能看得到高耸的顶部,它的前景由一色的石壁逐渐变换成起伏的绿色草坡。中间的一段路在树林里看不到什么,直至走到足够低了,Croda Rossa石壁的高处才再一次从树林背后露面。

最后的那段路又走错了。Guide book上说到Pratopiazza以后,往南去Cimabanche。我倒是看到了去Cimabanche的路牌,不过没看到传说中的小木屋,数字也和早上从地图上抄下来的不太一样;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往东了,想去小木屋敲个章。往前没走多远,就进入一片谷地草场,视野再次开阔起来:除了近处的Croda Rossa能看见更多的山体,远处山谷另一侧Cristallo山群的山峰也完整的呈现了出来。黄绿色的草地和灰褐色、点缀着冰川的石壁间夹着一排绿树,这便是Dolomites最常见的调色板了。这一片草地开车可达,所以游人如织,旅馆、木屋也很多。走到草场尽头也没有找到Pratopiazza木屋,倒是误打误撞的到了Vallandro木屋,迎着Cristallo起伏的山脊线而立。这里也有一条下山线,去的是Carbonin,离我本来想去的Cimabanche很近,在一条公交线路上。懒得再回头找路了,将错就错吧。这段1个多小时的下山路全在树林里,除了刚开始还能透过树顶看点山尖,很快就没有风景可看了。——也许guide book上的那条下山路会漂亮吧,不是说没有走过的永远是更好的么… 主路是给骑山地车的人用的,trail有些地方也得走山地车道,有些地方有树林里的short cut。四点终于下到了Carbonin,之前在网上就没订到旅馆,来了一看,这里除了一个餐馆和一座公寓,还真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因为在两条公路的交汇点上,也算是个交通枢纽。提早半个小时到的公交车站,本来以为在车站等车就好,没想到在Dolomites坐公交车还是一个技术活…

09/23/2013 ● 行走在Dolomites ● Tre Cime di Lavaredo Circuit

一下山就看到马路两边各有一个车站,都贴着班车时刻表。对着地图核对方向之后,信心满满的坐在一个车站里等班车。有一对当地的夫妇开车经过,问我要不要搭个便车,我看汽车马上就要来了,而且我去的地方和他们的目的地是两个方向,就谢绝了他们。他们离开了两步,又掉头回来,有点迟疑的说我似乎应该去另一条马路上的车站等车。话音未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辆SAD班车疾驰而过,我那叫一个郁闷啊,这是今天最后一趟上山的班车了… 当时甚是不解,如果我等的班车不停这两个车站,为什么要在车站上贴时刻表呢?而且车站也没有别的班次的时刻表了,那这两个车站在这里干啥呢,专门误导人的?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对夫妇商量了一下,主动提出送我上山。真是好人啊。往山上走经过的第一个城镇是Misurina,在进城前有一条岔道上到Auronzo木屋;班车会进到镇里转一圈,可惜我们不知道,不然在这里是有机会赶上班车的。迎面看到一些山峰,他们问我认不认识,我说不知道,他们说这就是Tre Cime啦,只是从背面看起来很路人,完全没有正面看那么震撼。又往上走了一段,到了一个收费站,再往后是收费公路,那对夫妇就不能再送我了。刚下车,就看到班车从后面过来,司机说什么也不让我上车,说是他们有规定不到站不能上人,真教条:-( 谢过那对夫妇后,只好腿着上山了,收费站的人还安慰我说“只有”大概不到两个小时的路,好吧… 好在这段路上、下山的车很多,很快就又搭上了便车,是一个老太太空车上山接她的朋友下山。半山腰碰到她的朋友走trail下山,我就又得下车自己走了。好在最后一段路有trail,不像绕盘山公路那么无聊,又往上爬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晚上的目的地Auronzo木屋。Tre Cime是攀岩胜地,傍晚很多爬了一天的climber聚集在木屋门口的酒吧里喝酒,一地的装备把路都快填满了。Auronzo木屋感觉更像一个建在山里的旅馆,不太有apline hut那种温暖、随意的氛围。屋子就建在Tre Cime的山脚下,可惜看到的是三峰并不惊艳的背面;山谷对面有好些锯齿形的山峰(Cadini Group),远一些的山谷里一个大湖和湖边密密麻麻的房子大概就是Misurina镇的所在了。晚饭是大锅饭,到时间排队领餐;餐厅的三面都是大玻璃窗,吃饭的时候正看见最后一抹夕阳映红山间,可惜了没有晚霞。

第二天早上起来,本来想存些东西在旅馆的,一看门口乱七八糟的装备已经堆的跟小山似的,安全起见,我还是都自己背了吧。刚开始的一段路是贴着三峰的背面往东走,三峰从这个角度看就像几根圆滚滚的石柱,完全没有那种壁立千仞的感觉;最简单的登顶路线应该也都在这一侧。石柱是立于一大片细碎的砂石堆之上的——这一带的石峰大抵如此,下半截都是风化后堆起的残骸,有的上面都已长满了草。砂石堆上有一些比较明显的path通到三峰脚下,应该是给攀岩的人用的。三峰的东边尽头是Lavaredo木屋,走三峰环线的话从这里直接往北。一天时间只走一个小环线太浪费了,我决定根据guide book上所说继续往东逛逛。离开主路以后,人顿时就少了许多,很多时间视野里都看不到第二个人了,这种感觉真好。刚开始的一段,左手边有一条类似三峰的石壁,独立于高原之上;顺着山势转进东边的山谷里,经过一个小湖之后,就是一条长长的水平路线,在山腰上traverse。左手边之前那些独立的石壁越来越大,渐渐连成一片;右边起伏的草坡绵延没有多远,就被一排排锯齿状的山峦阻断。山谷的尽头是一面陡峭的石壁,石壁下还有一个小池塘。这里曾是一战的战场,山上随处可见当时阵地上的各种工事;路边也有一些后来修建的纪念碑。Guide book上说池塘水的颜色很震撼,我对池塘没啥感觉——面积太小了,唯一的亮点就是能看到周边不少山的倒影;倒是被后面石壁上的盘山路震撼了一把,好漫长啊… 这条trail也是一战时修的,是给运给养的骡子走的;我就背着个包,跟骡子拉磨一样的在这条zig-zag的山路上往左走、往右走、往左走、往右走… 一路上还看到几个隧道的入口,貌似很多都可以钻进去玩。这一片石壁到顶就是Pian di Cengia垭口,往北已经可以遥望到两面大石壁之下的Locatelli木屋了。按guide book所说,我先往东走十分钟去和垭口同名的小木屋看看。一路都是贴着山脊走在南面的悬崖上。有几个容易塌方、碎石较多的地方铺设了木栈道;快到小木屋的地方有座木桥,怎么看怎么不结实啊,最后还是没敢走,从边上的石头上绕过去的。木屋往前还有路,没忍住继续往前走,就是想找个机会翻到山脊上看看。其实这里往北的山峰就是那种比较正常的雪山了——雪还快化光了,没有什么特色;好看的还是山脊两侧那些俏丽挺拔的石峰、石壁。

回到垭口之后,往北去Locatelli木屋。先要从一个相对较陡的碎石破下到谷底,再缓慢的rising traverse到差不多相同高度的小木屋。虽然是在碎石坡上,trail本身还是修的挺好的,一点也不滑。这一面大概因为背阳,山坡上有不少残雪;有几处trail上结了冰就比较难走了。我后面有一群老头老太走到一半,放弃掉头了。下到谷底之后的traverse,是沿着左边一条长长的石壁而行;石壁的角度至少在八十度以上。这里的石壁风化的更加厉害,石壁下的碎石堆比之前看到的要大很多,trail就是修在碎石堆上。右边是一级一级的山谷,真正的谷底被高处的山谷挡住了,看不真切。一路经过两个湖,虽然面积都不大,但几乎塞满了周边的平地;蓝与绿的色彩、水平的铺陈与其后峭立的灰色石壁形成鲜明对比。Trail到顶是木屋所在的垭口,木屋背后是一块百米高的石壁;而它的正前方——之前一路都看不到,只有在上到垭口之后,三峰最经典的正面标准照,才会突兀的跃入眼帘:三块巨大的石壁拔地而起、一字排开。

Locatelli木屋在三峰小环线上,人那叫一个多啊。吃过中午饭,时间还早,在木屋前的空地上晒了会太阳,想等人群散去些再走。很快发现,根本不可能,一波人走了,下一波马上就来了,络绎不绝啊。木屋周边的一些石壁也很有特色,横向的条纹、纵向的裂缝整整齐齐;有一面石壁的底下有一排整整齐齐的方形洞口,不像是天然形成的,也许是一战时的战壕?Auronzo木屋在三峰背面的正中间,没本事攀岩从三峰顶上翻过去的只能从东、西两个尽头绕,我选择走远的西侧尽头,这样可以完整的看一圈三峰正面。刚开始是一段下山路,随着海拔的下降,三峰渐渐被面前的高台挡住,一度都只能看见一点山尖尖;倒是刚好看看周边的石峰和正前方的山谷。有几面石壁还是挺有型的,可惜在这个山谷里,都比三峰盖住了风头。下到谷底,回头看矗立于垭口之上的Locatelli木屋,真高啊。接近谷底的地方,随着阻挡物越来越少,三峰的身影又渐渐完整起来。谷底的这段traverse,完全没有了阻挡,就是贴着三峰脚下的碎石堆的边缘在走。我拿长焦在石壁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攀岩的人:-( 路上居然还经过了一个非常小的池塘,在这种地方能够积水真是不容易啊;池塘的水大概因为融化了周边的草,是一种特别粘稠的绿色。虽然标准证件照上看着是三座山峰,这么走一圈,怎么数怎么有四座山峰啊… 三峰西端、山谷尽头,毫无悬念的又要开始爬坡。这条Trail的最高点就是Col di Mezzo垭口,回到了Auronzo木屋的同一侧。回去的一路,景色安静了许多,草地、山谷、还有山谷里丛林环抱中的几个淡水湖。有一段trail,路两边密密麻麻堆了无数的玛尼堆,估计是清路的工人太无聊堆着玩的,呵呵。

还是提早半个小时在Auronzo门口等末班公交车下山,这次总算等对了地方。回去要在Carbonin转一次车才能到目的地Cortina。转车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使劲琢磨Carbonin车站上的时刻表,终于恍然大悟。Dolomites的车使用编号那叫一个节约啊,虽然都叫445次车,不过每趟走的路线都不一样。一般经过Carbonin的都是过路车,你得根据当前车次的前一站和后一站、确定这趟车是会走东南方向还是西南方向,还是正北,然后到车次会经过的那条路上的车站去等车… 比如今天虽然是同一趟车、在同一个城市转车,还是得走到另一条路上的另一个车站去等车,因为Cortina和Auronzo在两个相对的方向上,好复杂啊… 幸好琢磨出来了,不然在同一个车站等车就又傻了… 一个小时后,来接我的公交车还是同一个司机,早知道就不下车了。Cortina算是山区的一个中心城市了,只是到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等洗完澡出门,大部分商店都已关门。随便找了个酒吧吃了碗面,就回旅馆休息了。

09/24/2013 ● 行走在Dolomites ● Over the Nuvolau

今天trail的起点在48号公路的最高点,Passo Falzarego上。从Cortina到Passo Falzarego,这个时节已经没有早上出发的直达班车了,只好预订了出租,好在路程不远,45欧元的车费勉强还可接受。在旅馆吃的早饭,这些B&B的早餐都很丰盛,酸奶、水果什么的应有尽有。按照主人教的用他们的煮蛋器煮了7分钟鸡蛋,剥壳的时候发现还挺生的,蛋白和壳都粘一块的呢。折腾了半天也没有吃干净,临走才发现别人桌上都是放在一个小坑里,敲了脑袋,拿勺子舀着吃的… 那个主人肯定在心里笑话我,不会煮也就算了,连吃都不会吃:-( 八点二十结账,出租车已经准时等候在门口了。甫一出城,就是蜿蜒的山路,一个急转弯连着一个急转弯,蜿蜒的盘旋而上。右侧的石峰们离路很近、又高,坐在车里使劲抬头也只能看到半山腰。Passo Falzarego在冬天的时候是个滑雪场,夏天也有一些餐馆、酒吧在营业。不过我到的太早,整个Passo都还没有睡醒,冷冷清清的。司机把我放到441号trail起点之后,就一溜烟跑了,诺大的山里瞬间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路是在一片平整而开阔的草地中央缓慢的上升;说是草地,其实也就是贴着地面长了些又矮又硬的野草。太阳晒在身上,暖暖的很是舒服。垭口对面的山峰(Lagazuoi)厚厚的有好几层,随着海拔的逐渐升高,后排山峰的齿形塔峰慢慢从前排的绝壁后露出头来。山涧和山腰上看到一些trail,不知道是不是冬天时候的滑雪道。草地越走越窄,穿过几条石壁所夹的窄道、经过一个小水潭,就要开始顺着山涧往上走了。几段山涧里的路都没有trail,只能沿着标记爬石头;这段路如果倒过来走的话,要更困难一些。山涧极窄,两边的石壁又高,完全的挡住了阳光;脚下黑乎乎的山涧和远处亮堂堂的峭壁形成极为鲜明的反差。山涧到顶,是一片相对平整、开阔的石头地;继续往东南方向走,就来到了Averau山的脚下,这是最后一个可以往回看Lagazuoi的点;因为高,也是一路走来视野最好的一个点,可以看到由数不清的石笋、石塔连接形成的山脊线,及其下的整面峭壁。之前挡住它们的那面石壁已经泯然高原中了。左边被一块谷地隔开的应该就是Tofane山,就是那么一大块锥形的石峰,硬生生从山谷里拔地而起。再往前,紧贴着Averau的峭壁、绕山而行的trail几乎是水平的,略带些起伏。右前方是一层一层的山和夹在其中的山谷,大概因为海拔低,山坡和山谷都被绿色的植被填满了。能看到的尽头是几座光秃秃的盛着冰川的山。绕过Averau山就到了与之同名的小木屋,有雪场的缆车直达,这个季节不开放。继续往上去Nuvolau木屋。顺着一段四、五高的峭壁翻上了山脊,山脊上的路倒是相对宽敞也平整,一直走到最高点就是Nuvolau木屋。刚上山脊的位置,正是看Averau山最好的角度,如拖着长裙的少女翘首而立。两侧都是悬崖,直直的坠入下方的山谷中。左侧的山谷里有好几片密集的居民区,应该都是城镇了。到达木屋的高度,再一次完整的看到Tofane和Lagazuoi勾勒出的天际线,只是都已经很遥远了。脚下一大片平整的草地上,一根石柱笔直的矗立着,今天下午的路会从石柱附近经过。右后方有几座盖着冰川的高山,木屋里碰到的一个老人如数家珍的跟我介绍每座山的名字,可惜我一个也没记住-.- 木屋后面是一个观景台,从这里可以直接下到山脊的另一侧,不过要经过一段很短、据说也很容易的via ferrata。我嫌重,没有背装备,又不想没保护的走那一段,只能原路返回Averau木屋。

到的早了一些,还没到正式吃中午饭的时间,就要了个最简单的意大利面。上面盖了一层番茄酱和碎肉末,怎么看怎么像老北京炸酱面啊,呵呵。午饭过后,沿着木屋前面的滑雪道往下走很短的一段,左手边有一条很窄的岔路,从贴着石壁的草地中间通过。路到尽头,俯瞰的是绕山的trail,蜿蜒于石壁下的山坡上,一会是裸露的碎石,一会是漫山的野草。左手边有两条下到trail上的路,都是在很陡的山涧里循石头而下,都很不好走。石头上没有标记,不过路还是挺清晰的,有的地方表面有水,得特别小心。到trail之后,路就好走了很多,右手边是绿油油的谷地,前、后两个方向都有山挡着。Nuvolau山最南端附近,草地上长出了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头,一片片凹凸不平;路就从石间穿过。山在尽头处收成一面高且直的石壁,路贴着石壁脚下、转到了山的另一侧。从这里到山下的Passo Giau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很多人走半程就在Giau垭口下山了。垭口对面也有一些锯齿状的山峰,层次和Falzarego垭口对面的很像,只是规模小了许多。

回Falzarego垭口的路是沿着Nuvolau山的方向走,开始的一段离山颇有些距离,过了via ferrata下山的分叉口,就一路贴着石壁走了。往山上看了半天,也没找到拴铁链的地方。写guide book的人估计自己没走过这段绕山的路,说是只要半个小时,我走了将近两个小时;赶下午五点二十末班车的压力陡增,后面都不敢再休息了… 山的这一侧,一路都没碰到人,有两次听到前面树林里突然响起的嗖嗖声——肯定是什么动物受惊了,还是有点害怕的,主要是担心动物慌不择路、撞到我,也怕不小心站到妈妈和宝宝中间… 左边紧贴着就是峭壁,路却是很多时候都从树林中过,右侧的山坡和底下紧挨着的山谷也是郁郁葱葱,和另一侧大不同的景致。半路上经过了一块“平衡石”:上大下小,像一拳打在了草地上。Nuvolau绕山结束,路延伸到了一面褶皱的石壁脚下,石壁本身因为陡、寸草不生,顶上和脚下却都长满了树木。远远的就看到右侧山涧里,绿色的草地上有一条盘旋的trail,还想着不会是从这么陡的地方上吧,结果到跟前一看还真是… Trail所在的山涧为两侧笔直的石壁所夹,因为山涧陡峭,上面的trail zig zag的那叫一个频繁,差不多3-5步就要掉个头。走到高处,透过两侧石壁间的空隙,能一直望到Giau垭口对面的山;感觉就像是个转了90度的“一线天”,直直的戳在眼前。这也是段不好上更不好下的路。山顶、出乎意料的、是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平整草地,略有起伏。一直往前、快到Scoiattoli木屋的地方,会经过早上从山脊上眺望到的石塔Cinque Torri——在意大利语里,是五座塔的意思,可我的的确确只看到了一座:威武,真是平地拔起三千丈啊。也许绕道同名的木屋那里能看见其他石塔,可惜我是没有时间了。

Scoiattoli木屋前也有滑雪缆车,现在没开。Lagazuoi山脉再次回到了视野里,只是因为我所在的海拔低,那些锯齿形的山峰几乎又都被前面的石壁挡住了。下山走错路了,其实沿着滑雪道没走多久,就看到左边有条trail,因为没看到路牌,trail又非常窄,不知道是不是废弃的路,没敢从那走。早上出发的位置在Lagazuoi的左端,现在正对着的是Lagazuoi的右端,所以那条trail的方向其实是对的… 沿着滑雪道和头上的缆车线下山,反正能成为雪道的总陡不到哪里去,总是可以下去的… 的确是下去了,只是下到公路上的点离出发的Falzarego垭口还有整整三公里的盘山公路,而且全是上坡:-( 距离垭口上的末班车还有1个小时多点的时间,只好一边走一边试图拦车。好在来往车辆挺多的,很快就有一对climber给了我一个ride,而且主动提出带我下山,到一个公交车班次多的地方等车。晚上住在Corvara,非常小的一个城镇。在网上订旅馆的时候就想找个离汽车站近的,有一家号称从车站步行“只要”十分钟,结果到了Corvara一看,从车站步行十分钟到不了的房子还真没几个… 洗完澡出来也不过七、八点钟,各种商店居然都已经关灯、打烊了,主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最后找了唯一开门的一个pizza店买了一整块的pizza,吃剩的刚好包着明天带到山上吃。

09/25/2013 ● 行走在Dolomites ● Traversing the Sella Massif

因为公交车班次的原因,今天的路线是从南往北、反向穿过Sella Massif,是2号长线的一部分。早上在Corvara车站等车去Pordoi垭口的时候,碰到一个住在亚利桑那州的退休老头,他和他太太昨天已经把这附近的山路全开了一遍,今天他自己一个人去爬山,走的是和我一样的路线。他带了张地图,我开始几天也想买地图的,后来看着路标都清楚,就懒得买了。何况这里一张地图要十几欧元,我差不多每天都需要一张新地图,有这钱还不如省下来晚上吃大餐… 开始还商量要不要一起走,听他说从垭口上山的缆车还在运行,我就毫不犹豫的说我肯定坐缆车,他的眼神瞬间写满了三个字:鄙视你 -.- 八点二十上的车,一出镇子就进了山,在挂面一样的盘山公路上哼哧哼哧的往上爬,九点终于到了公路的尽头,Pordoi垭口。

垭口上已经挺热闹的了,餐馆、商店什么的都开始营业了。那个美国人指给我缆车站的位置后,就从边上的小路上山了。从垭口仰望Pordoi山,就是一整面的石壁,根本看不出路在哪里;绝壁顶上,缆车站彩色的小房子隐约可见。出了缆车站的小屋子,后面是一大片石头平地,边缘有一个窄窄的石头拱门,正对着山下广阔的草地。尽头有一队玩滑翔伞的人正在测风速。Pordoi垭口的方向,越过山谷看到的是不远处的雪山。另一侧,脚下近处一整面笔直的石壁后、是茫茫云海;一座座锥形山峰鳞次栉比的从云海中升起,连成了一个群岛。从缆车站顺着玛尼堆下到鞍部,就是以所在位置命名的Forcella Pordoi木屋。这个木屋的位置太绝了,在两条完美抛物线的交汇处、一块巴掌大的平地上。往前看,两侧的绝壁如两扇大门,门外层峦叠嶂;身后是望不到尽头的石头高原,目所能及处是形态各异的石壁、石塔;零星的残雪点缀着灰色的高原:没有水、没有一点生物的痕迹。离开木屋是一段水平往东的路,因为背阴,有些地方雪结成了薄冰,走起来有点滑。很快到了一个岔路口,左边相对较平的路是去Boe木屋最直接的路,右边上山的路取道Dolomites山区徒步能到达的最高点3152米的Piz Boe、到同名的木屋。既然上山已经坐缆车节约了时间,这里肯定要绕道看一看高处的风光。

Boe山是一个大金字塔的形状,腰的位置有一圈绝壁,上、下两部分倒是都还能找到不太陡的路。上山的路在西南方向上,一路都snow free了;绝壁的那一段路拉了好几截铁索、地上也钉了铁梯子。山顶有一块非常小的平地,还有一个小房子,夏天估计能在这吃饭,这个时候已经关门了。平地是直升飞机的停机坪,维持这座房子日常运营的所有物资都是靠直升飞机传送的。房子背后立着块很大的反光板,不知道是发电用的还是给直升飞机导航用的。在山顶俯瞰,西面是石头铺就的Sella高地;东边、一层层高地、山脉交织在一起,远处雪山、绝壁浮于云海之上。下山的路在西北山坡,一路上全是硬雪,要难走很多。原本的trail上都填满了薄雪,挺滑的,很多时候都宁可踩着trail边缘的碎石走。到腰上绝壁那一段,上山和下山是两条不同的路,之前问过人,说是下山那条路已经没法走了,反正现在人不多,建议就从上山路下去。上山路是贴着外侧悬崖的,这段路带了铁索;拉着铁索小心翼翼的蹭过这段悬崖。到底下的分叉口再看那段夹在两块巨石间的狭窄的“下山路”,全是冰啊,路边都挂上冰柱了,再加上陡,就算有铁链也的确是没法光着鞋底走了。铁链到这里结束了,以往的trail和石头上的标记都被雪埋住了找不到。面朝山下,正确的路其实在左边悬崖外侧,不过从我站的角度,被悬崖挡住了看不到。面前有些下山的脚印,虽然山坡看着挺陡,不过既然别人能走,我应该也行。上面的部分雪还不够深,经常一脚踩到的是底下的石头,走的那叫一个慢;等到下半截雪足够深了,虽然还是陡,却终于可以大踏步的下来了。路上碰到了两个人,都是在快到铁索的地方掉头下山,其实我觉得到了铁索难点就差不多过了,尤其从对面下山,没雪要简单很多。山脚下是Boe木屋,里里外外的不少游客。我没时间停下来休息了,从包里翻出pizza边走边吃。

沿着trail,上到Boe身后的山坡之上,眼前出现的是一片平台。走到平台边缘、俯身往下看,近千米笔直的峭壁下是绿色的山谷和人家。而我所在的这个高台的边缘,如刀切般直坠山谷中,最外围的石壁钳住蜿蜒的山谷,天门中断楚江开。这种高度、色彩带来的视觉反差极为强烈。沿着悬崖边转了一圈,找到下平台的路,穿过底下那块平地,就又该往上走了。——其实整个Sella Massif的地形就是如此,一大片高地上又长出许多的小平台,横穿的路便是要翻过这一个个的平台。坏天气正在由南往北而来,Boe的山顶连同早上的缆车站都已经在厚厚的云层里了。这下不仅要和晚上的末班公交车抢时间,还要和坏天气赛跑了。走到高处,就看到刚经过的那个较低的平台上有人用石头排出了放射状的图案和一些单词,能够在这里保存这样久,可见这块高地大多数时候是干旱、无风的。向上的山坡上虽已都被积雪覆盖,trail倒是很干净,大概因为走的人多了。第二个高台到顶,被一圈形态各异的石笋、石塔、石壁所包围。这些石头们从高台的边缘升起,挡住了四周的视线。它们身后是茫茫云海,只能见一座特别高的孤峰悬于海上。又往前走了一段,高台到头、就该顺着山涧下山了。有一条雪道,上面也有不少脚印,不过看着不深,我还是从边上的石头trail上走好了。到某一个位置,突然的就能看到迎面而来的几块巨大的石壁;石壁之下是风化殆尽的砂石坡,硬生生的托起这一面巨石;石壁和我所在的山坡之间隔着一条非常窄的山谷,站在这一侧就能感到石壁带来的压迫感,还是挺震撼的。人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中,实在是太渺小了。山涧下到一半,顺着山谷的方向,能看到尽头的Pisciadu木屋了;山谷里居然还有两个不小的湖,虽然依旧没有植被,但水好歹也给死气沉沉的高原带来一些灵动。接下来的路,便是贴着一侧的悬崖,往木屋的方向down traverse了。大部分路都挺好走的,有些地方虽有硬雪、倒是一点也不滑。下到山谷,再回头看一路走来的高台,就是两面绝壁,山涧里的下山路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一个正要上山的人问我按照路牌上写的一个半小时能不能到顶,我其实很想说,你看顶上都已经全是云了、就别上了;而且他穿着装备,是打算按照via ferrata的方式走的,会要慢很多。不过看他的眼神很是渴望,只好说,这个可以的… 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问路,别人总是跟我说马上就到了,因为the truth hurts…

Pisciadu木屋三面环山,唯一空出来的一面是峡谷——最终也还是被石壁堵住了。这是2号长线上一处非常热门的住宿点,不过我是没时间休息了。往前没走多远,就该下山了。开始1/3的路全拉了铁索,就是顺着石头下;石头都很结实,也没有冰雪,所以下起来并不难。想用via ferrata也可以,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不用保护走的。底下大半截的路就是在砂石坡上了。那些碎砂石并不深,只是在底下硬邦邦的石头上铺了一层薄薄的帮助摔跤的沙子,所以抄近路就不用想了,老老实实走trail吧。从砂石坡的顶上往下看,是真陡啊,Gardena垭口所在的挂面公路似乎就在正下方。走起来倒是比看上去的要容易些,下到山坡中间,左、右、身后近在咫尺处都是高耸的石壁,正前方脚下、随着山涧越来越浅,公路、垭口和对面的山越来越多的露了出来。只是天气越来越坏,垭口对面的山顶慢慢被遮住了,而之前经过的那段铁索路已经彻底在云中了。又下了大概一半的路,到了一个岔路口,去Gardena垭口的往左踏上了一片盖满青草的山坡,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起起伏伏走了快半个小时,终于下到垭口,比末班车早了将近半个小时。行程过半,终于第一次自己找对了下山的公交车站,真不容易…

当地人还是很热心的,好几个人主动问我要不要搭便车下山;考虑到晚上去的地方很远,他们真把我带下山,我还不知道怎么继续坐车呢,就谢绝了。公交车开窄窄的山路,那叫一个霸道啊。每次转弯前就按喇叭,然后就看到迎面的车倒车给公交车腾地方… 碰到了几次修路,还是挺先进的,两头各有一个红绿灯控制交通。我每次在美国碰到修路,看到两头各有一个人站着举牌,就觉得穿越回了八十年代… 在Ortisel转了一次车,7点终于到了目的地Castelrotto,看着比昨天的town大了不少,至少公交车在城里还停了好几站。总算找到一家还没关门的正规餐馆了,吃了结结实实的两块牛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