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0/2012 ● 危地马拉九日 ● 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一天的行程从午夜开始。这次走的仓促,之前没做什么功课,只订了机场的shuttle和第一个晚上的住宿就出发了。走之前打印了第三版的LP带到机场等飞机的时候看。有两个活动很感兴趣,一个是Lake Atitlan的潜水,是高海拔湖潜,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个是Acatenando火山的攀登,说是能穿过4个不同的气候、生态带,听起来挺有意思;在机场给两家旅行社发了邮件就该登机了。UA overbook了,给了很大的补偿才找到一个志愿者。睡的迷迷糊糊的到了休斯顿机场,快降落的时候看了一眼窗外,大片望不到边的森林,满目的翠绿。都说华盛顿州是evergreen state,从飞机上看远比不上这里常青啊,呵呵。在机场吃早饭,收到其中一家旅行社的答复,说Acatenando火山我打算去的那两天都没有足够的人(4 ppl minimal),只好算了,谁让我没有提前安排呢。登机倒是挺准时的,我一上飞机就睡了,一觉醒来,发现不在天上,还以为到了呢,再一看还没起飞... 在机舱里坐了快两个小时吧,才终于起飞,说是机场调度安排不过来。我因为订了机场的shuttle,又听说危地马拉的shuttle是不等人的,即使交了钱,如果你迟到了,车子一样开走,所以还是有点着急的,怕误了车。

原定12点17分到危地马拉机场,实际快2点了才到。一路天都挺好的,快降落的时候钻进了一片厚厚的云层,从云层里沉下来,四周便是瓢泼大雨,着陆以后,雨就着风横扫过飞机的窗户,这大概就是当地雨季给我的一个下马威。Shuttle订的是两点,一路小跑的往外赶。危地马拉的机场真是挺简——陋的,其他朴素的机场我也见过不少,但乘客通道漏雨的还是第一次见... 敞亮的通道正中华丽丽的放着来两个紫色的小水桶,接屋顶上漏下来的雨点;要不是急着赶路,真该给留个影。过关、拿行李都很顺利,两点零七分终于冲到了机场外面。订shuttle的时候对方说会举着我名字的牌子在门口等我;出来的时候找了几圈也没看到我的名字,以为车子真的没等我就走了。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最后一班去Panahajal的shuttle,如果误了,就只能找chicken bus倒车了。机场门口有几个工作人员,帮我联系我订的旅行社,几通电话之后,带了一个老头过来。老头手里的牌子上有五、六个名字,他指着其中的一个问是不是我。姓拼对了一半字母、名字只拼对了一个,按照英语的发音倒是有点像... 目的地是对的,我只好说我也不确定,要是没人认领这个名字,那就是我好了... 老头领我到一边等着,那里已经有几个人了,老头说还有两个订了的还没来,等人齐了一起走,看来shuttle还是会等人的嘛。机场外面很热闹,一个当地人在弹吉他,一群人围着他边唱边跳;还有几个卖杂货的,走到我面前,就跟表演似的,一件件东西拿出来在我面前很有范的一一展示,最后还跟个绅士一样脱了帽子鞠个躬才走,真有意思。

等人齐了之后上shuttle,这趟去Panahajal的车在Antigua中转,车上一部分人只到 Antigua。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又值周末,危地马拉城的街头几乎看不到行人,车辆也很少,宽阔的街道、稀疏的房屋显得颇为落寂。路上看到了一些chicken bus,远没有广告图片上的那么漂亮,呵呵。大多数都只加了几道彩色的横条纹,还有不少校车裸奔的。这些chicken bus年轻的时候都是在美国当过校车的,现在虽然老了点,爬起坡来还是够快,超起我们的小面包,蹭蹭的一点面子也不给。从危地马拉城出发,路两侧断断续续的总有小镇、村庄,最后的一小段山路之后,车子开始颠簸起来,脚下突然变成了碎石子路,Antigua到了。车子开始把我们一个个的送货上门,有的是去旅馆,有的是去旅行社。Antigua的街道很窄,再加上一侧用来停车,剩下的大多只能单行。司机在旅馆门口临时停车,别的车想要从路中间挤过去,很多还得把两侧的后视镜折起来:-) 尽管大雨,路上的游客还是不少;车子穿街走巷,大概因为天色也阴沉,道路两侧的房子没有我想象中明艳的色彩,似乎都被雨水冲洗的褪了色。倒是瞥到了不少废墟和城墙的遗址,被周围新建的民居狭促的裹着。车子把我和另外两个人放在一家旅行社门口,旅行社的人用小车带我们去另一个广场等去Panahajal的拼车,人到齐了才发现,好几个就是跟我们从机场一辆车过来的,二道贩子又把我们给卖一块去了:-)

离开Antigua的时候已近五点,再出发就都是在山腰上走了,右侧远处是大盆地;这里感觉是丘陵地带,山都不高、山坡很平缓,一座连着一座,公路两侧的村庄很是密集。山上大多还保留着森林覆盖,并没有多少被改造成梯田的,可见危地马拉的耕地还是挺富余的。到了一个挺热闹的城镇后,拐上去Panahajal的岔路。这时天已经全黑了,看不见山、也看不见湖,右侧脚下星星点点的灯光所在处应该就是湖边的Panahajal。沿着山路盘旋而下,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进了城,一条主街两侧全是餐馆、旅馆和工艺品店。Shuttle把我拉到旅馆,严格来说不算湖边的旅馆,与临湖的码头隔了条马路,不过阳台都是冲湖的,湖景应该还凑合。我到office的时候,里面没人,等了一会,碰到一个住在那的mm,让我把包存在她的房间里,先去吃饭;等office的人回来了再check-in。

对面的码头上有几家餐馆,搭着伸进湖面上的木台子。点了一个Ceviche,原来在秘鲁吃过,印象极好,这次一吃很失望啊。虾肯定是冰冻的,煮的又老,硬硬的咬起来一点味道也没有,汤就是合着洋葱末末的番茄汤了,冰冰冷的,跟虾互不入味。看在番茄、洋葱都还挺有营养的份上忍了... 没有照明的灯光,每张桌子上一个小蜡烛,还算有情调吧。湖上一艘船也没有,再加上没有月光,近景的缺失、使眼前是一大片空旷的没有边际的黑暗;湖对岸的那三座火山大概因为距离太远,真是怎么瞪大了眼睛都分辨不出轮廓。吃完饭回旅馆,office里来人了,查了半天楞说我的预订没有进他们的系统。我在hostels.com上预订无数次了,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说预订没进系统的,当然我回来也毫不客气的给他们留了个差评。最后跟我说他们已经住满了——这个才是没有给我留房间的主要原因吧——让我自己再找地方住。被我当场拒绝了,这么黑灯瞎火的,也不是多安全的地方,让我一个人拖着箱子去哪里找旅馆啊。最后带我去了他们在镇子里的一个小“旅馆”,估计原来是他们家,有几个空房间就当旅馆用了。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都是农田、一夜的鸡鸣狗叫。收到了Andy的Email,说星期一可以跟他们去潜水,不过因为高海拔,潜水之后必须在湖边再住一晚;于是跟他订了未来两晚的住宿。

07/01/2012 ● 危地马拉九日 ● 五彩Chichi

Chichi是当地人对城镇Chichicastenango的昵称;这座城镇最为著名的就是每个星期四 和星期日举行的集市,号称是整个中南美洲最大的集市。而星期天因为镇上的教堂还经 常举行各种宗教仪式,比星期四的集市吸引了更多的人。这里的集市最早是为周边的居 民提供货物交易的便利,现在大部分摊位已经被旅游业蚕食,卖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工艺 品;卖农副产品、生活用品之类的摊位已经被压缩到很小的几个角落里了。编织技艺是 危地马拉传统工艺的一个重要组成,工艺品市场上占主导的也是色彩斑斓、形式各异的 各种编织品,远远看去玲琅满目的,所以这里也号称是中南美最“美丽”的集市。通过旅馆订了今天往返Chichi的shuttle,早上8点出发,下午2点从Chichi返回,单程要1个多小时,所以在那儿的时间也就不到5个小时;不过逛街还是足够用了。车子先是沿着昨天的盘山路原路盘回山顶,后半段走的是另一个方向。分叉的附近有一个高台,我们早上经过的时候一些当地人正张罗着搭摊位卖工艺品。大概因为距离远,又是居高临下的角度,虽然太阳很好,但湖水的颜色依然很是黯淡,对面的三座火山从这个角度看去只有淡淡的剪影,形状也不壮观。倒是看到了许多依山傍湖、贴着窄窄的湖岸而建、只有轮渡可达的旅馆,很有度假村的味道,与周边这些传统村落显得有些不协调。

九点多车子停在了镇上最大的St. Thomas旅馆门口,下午也是来这里接我们。先去不远处的ATM取钱,门口有两个扛枪的警察保卫,看着还算安全。Chichi的小偷跟它的集市一样有名,我学当地人也把包背在前面;危地马拉和我国没有建交,万一丢了护照麻烦就大了。小镇的中心应该是在一个山头之上,出了集市四个方向、没走几步都是大下坡。一个方向上有一座夹在两侧石墙里的彩绘拱门,拱门上的1932大概和这个镇子的历史有关;拱门可以上去,俯瞰另一侧是广阔、稀疏的森林,里面错落的建着很多民居,应该是Chichi的居民区。另一个方向走到最高处,眼前豁然出现一大片五颜六色的小石碑、立于一处不高的断崖之上;这里就是Chichi的墓地了。墓地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城市的名片了,记录的是城市正在行进中的历史,从Chichi墓地炽烈斑斓的色彩运用上也能看出当地人对颜色特殊的喜爱。

转了一圈外围,回到集市,先去找当地人的市场。集市上的当地女人不论老幼,绝大多数都着花布织的传统裙装、再配上背上背着的彩色编织袋、头上顶着的包裹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农贸市场么都是差不多的,集市上很多活鸡、活鸭的摊位,看到一个当地mm,穿着传统服饰,挎着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山寨的coach的包在很认真的挑活鸡。很想看她买了鸡以后是不是直接塞到她的coach包里,可惜她最后没有买:-D 集市的另一角还有一片当地人的市场,卖的以日用品为主,还有很多小吃的摊位。当地人比较常见的主食除了米饭,就是一种薄饼。我觉得是玉米粉摊的,摊的薄薄的放在炉子上烤,是我在危地马拉觉得唯二之一、味道还不错的当地食物。本地人市场就比旅游市场条件差多了,摊位间通道很窄,错人都得侧着身子;苍蝇什么的也很多。最后回到旅游市场扫街。这里卖的最多的除了各种各样的编织品,就是木雕的面具和石雕的头像,后两者看着都挺粗糙的。要价也很夸张,他们一般报价以后紧跟着就是一句,如果你喜欢,价格不是问题。基本所有人的这句英文都溜溜的,呵呵。本来看中了一个玛雅面具,报了350的价格。我犹豫了一下,对方就开始主动降价,我还一句话没说呢,一分钟不到就自己降到50了,让我想起了以前听过的某段相声,呵呵。

镇子中央还有两座白色的教堂,跟墨西哥南部高原城镇上的教堂相仿,造型是非常简单朴素的方形主体加三角形屋顶,只有正门外面有些简单的立柱和横纹装饰。通体白色和当地居民对色彩的迷恋形成了鲜明对比。——墨西哥南部高原上有的教堂也用黄色涂外表面,我在这一地区没见过这两种颜色之外的教堂了。教堂前面是石砌的弧形台阶,不高,但足够把教堂从环绕着的市场中烘托出来。LP上说不要从石阶的正中间走,因为那样是对玛雅文化的不尊敬;事实是想走也走不了,石阶中间坐满了卖鲜花的当地人,呵呵。两座教堂顶上都有十字架,内部的布局除了没什么装饰、大体架构也和一般的基督教堂无异;不过其中的一个虽然供着的是基督神像,在神坛的前面却点了一排玛雅仪式里常见的蜡烛。这个教堂的门口石阶之上,两个本地人正在进行一个玛雅的宗教仪式,有点像藏族的“煨桑”吧,圆形的台子中间是个圆形的小孔,烟雾从里面不断的冒出来,不知道烧的是什么。其中的一个人正毕恭毕敬的在圆台上、小孔之外围着小孔摆白色的细长棍子,密密的、摆得很整齐;也可能是某种植物吧,看不太出来。这个教堂的位置相对较矮,从它的门口可以眺望对面教堂完整的正面,而从对面那个教堂上却看不到这个;两个教堂之间被密密麻麻的集市摊位给塞满了。在两侧有两条长廊串起这两座教堂,因为长廊本身不高,又被集市上的摊位包围着,很不起眼。两条长廊上都有壁画,不过风格迥异:一条上是一幅幅独立的画作,顶上还有一排玛雅的象形图案;另一条上则是一幅连贯的画卷、铺满整面墙壁。很多当地人在长廊里聊天,有逛集市逛累了休息的,也有学生模样专门来临摹墙上壁画的。

中午在集市中心吃的饭,餐馆在二楼,正能居高临下俯瞰集市。早上的天一直很好,中午的时候突然暗下来,接着就是一场中雨。摊位上虽然都有顶棚,但估计这么大的雨还是挡不住,很多摊位都在忙着收东西,逛街的人也纷纷就近躲雨,刚才还熙熙攘攘的集市顿时冷清了许多。吃过饭直接去St. Thomas等shuttle来接,这个旅馆可真大,一进门就是个大花园,里面养了好多鹦鹉。这里的鹦鹉跟这里的人一样喜欢色彩,大多都长着五颜六色的羽毛。有一种全身都是绿毛的鹦鹉特别喜欢啃东西,里面好几只无论我什么时候看嘴巴都没有空闲过:-) 旅馆里有自己的乐队,隔一段时间就会在二楼的平台上演奏。每次乐声一起,所有的鹦鹉们就跟着一起哼哼。音乐还是不错的,鹦鹉们的合唱么,真是呕哑嘲哳难为听了,咳咳。

回到Panajachel不到四点,去旅馆取了寄存的行李。开往San Perdo的末班船要5点才出发,还有时间。Panajachel的码头正对着湖对岸的三山,不过其中的两座几乎在一条直线上,只有山顶稍微分开了一点。雨停了,天却还是很阴,大片大片的云压向对面的火山。晚上的旅馆我订的是Santa Cruz的La Iguana Perdida,Santa Cruz本来是这条线上停的第一个城镇,不过我们这艘船有人订的码头旅馆在这个镇子前面,所以先停了那里,我也稀里糊涂的跟着下了船。一上岸就是一条土路笔直的往山上爬,看两边都是田地,很没人烟的样子,山顶上也看不到什么建筑。往山上爬了一会,碰到一个从上面下来的当地人,说给点小费可以带我去我住的地方。Santa Cruz镇子在山顶上,我订的旅馆就在码头边,离镇子其实还挺远的,那个当地人带我沿湖岸线走的,很多地方根本就没路,没人带还真是找不到,大概走了20多分钟吧,终于到了住的地方。我订的是Cabanas,就是稍加改良的当地茅草屋。内部陈设虽然简单,布置的却很温馨。刚安顿下没多久,外面就开始下暴雨了,一直到晚上我睡了还没有停。

07/02/2012 ● 危地马拉九日 ● 上下Atitlan

La Iguana Perdida要早上8点才开饭,我起的早,就自己出门逛逛。和其他小镇不同,Santa Cruz建在山脊之上,码头边只有两家旅馆。往返Panajachel的shuttle boat早上六点就开始上班了,这会码头边已经不少蹦蹦车等着送下船的客人去镇上。上山的马路挺陡的,走了一段、路边有个小教室开西班牙语和传统编织的课程;对着这一池水、三重山学习倒是件挺惬意的事情。之后就能望见山脊上那些掩映在丛林中的错落有致的屋舍了;Atitlan是个火山湖,环湖的山坡一片片的都很陡,其上覆盖着的那些看起来近乎垂直的森林因为远近的不同被清晨的阳光打出极富层次的绿色,很奇妙。公路盘旋而上,每一个转弯的地方都能眺望两侧的湖岸线,那些密密麻麻的树木仿佛是从湖中长出的,把山坡从下至上包裹的严严实实。沿湖建有不少旅馆、湖对岸的三座火山大概因为光线的原因,不像之前见到剪影时感觉那么飘忽;山体是很有存在感的绿色,深浅的变化勾勒出山上的沟壑,很实在。湖水依旧黯淡,我想象中同为火山湖、应该是如Crater Lake那般的深蓝,但Atitlan到底太大,再浓的颜色也被冲淡了。

走到半山腰看看快八点了,就掉头下山。Atitlan的水下在雨季总体说来是没有什么可见度的,像昨晚那几个小时的大雨,足以把今天一整天的湖水都搅浑,但我好奇啊,总想看看火山口到底是什么样的。早饭是omelette里夹着新鲜的时令水果,很不错。之后就准备下水了,今天一共四个人,Andy带着一个上课的,Allyson带我fun dive。水温17-19度恒温,wetsuit,不需要手套和帽子。Allyson告诉我高海拔情况下,BCD充气对上升的影响要更大,所以在水下一定要注意一点点加气,免得加太快跟火箭一样控制不了速度。潜水很便宜,2 tanks只要50美元,还包了所有rental,当然服务也就没那么保姆了,得自己哼哧哼哧的把所有东西背到码头边,船也是最普通的shuttle boat。船沿着湖岸开了十几分钟,把我们放在离岸很近的湖上,跳船。我带的重量太重了,得不停的踩水才能勉强把嘴巴露出来,累死了。因为很久没潜了,Allyson先带我到湖岸边做refresher。说是湖岸,其实就是山坡与湖面的交汇处,山坡在水下的部分一样很陡,贴着岸边都能下去个好几米。开始两次不顺利,觉得肺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到水面上休息的时候觉得要把wetsuit的上半打开才舒服一点。我怀疑可能因为在水下很短暂的憋气了,海平面的时候没太明显的影响,一到高海拔就出问题了,不过Allyson说她观察我没有憋气,就是太紧张,好吧... 第三次顺利下去了,10 m,35 min。好像会动的就找到了一只很小很小的螃蟹吧,把我俩给激动的——主要是我啦,呵呵。贴着湖岸的时候看到水下一些石砌的围墙,年代不可考,这一带水上或者也是有过村庄的?还有很多横倒的枯木,枝干都很粗,湖水应该是在慢慢上涨的。两个tank之间船开回住的旅馆换气,爬回船那叫一个累啊。那船底就是个梭子,也没有梯子之类的东西,脚完全只能蹬水啊;船上啥也没有,所以手也没得抓。Andy他们都是抓着船舷猛蹬腿往船上冲,能把腰冲上船舷就能爬上去了,可怜我每次冲到胸口就搁浅了:-( 最后Andy跳到水里把我托上去的... 换气也换的很悲催,我们把其他东西都留在岸边,就扛着气罐回去换。Andy还教我呢,就跟扛滑雪板一样架在肩膀上走省力,结果他倒是很帅,一甩就上肩膀了;我很不自量力的想学,一提溜完全没可能啊,不把我自己甩趴下就算不错了,只好提溜着气罐脑袋一点点往上蹭,对了,往上,那段路还是个不小的上坡... 第二个tank也在那附近,比第一个tank离岸远一点,11 m,40 min。应该是沿着一个石壁在潜,右侧一直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叠成的石壁,石头都被水磨的滑溜溜的,要是陆地上我肯定爬不了,水里么,那还不是随便飞檐走壁?哈哈。看到了一条挺大的鱼,比第一趟收获大点,嗯。湖面以下水是绿色的,各种浮游生物飘荡其中,把空间都充满了。除了右边是石壁,其他各个方向都看不到边,尤其是往下,深不见底啊。我一直是和Allyson手拉手的,她本来想在这里让我自己体会一下高海拔中性浮力的,我没敢... 主要怕控制不好跟个砖头似的直接往湖底沉,Allyson会看不到我,谁知道这玩意有多深啊... 快出湖面的时候突然看到水下冒出一串串气泡,还带着热气,把我给激动的,火山口湖就是不一样啊!时不时的火山泥里也冒热气的啊!结果Allyson很淡定的说,那是Andy他们在我们下面吐泡泡呢...

潜水结束,回屋里洗澡,吃过午饭,都2点半了。环湖的那些个城镇估计只来得及去一个了,我选了San Juan。这个镇很小,也不是旅游热点,要去得跟船夫提前打好招呼,一般是不停的。沿路会停几个小镇,每个镇子前都是浮木搭的码头,被水草环绕着;有小孩子玩水,有渔夫垂钓:看来这里潜水得带着鱼饵啊,不然什么也看不到。左前方的三山随着我们角度的移动,呈现着变化的形状;一路下来觉得看山还是Santa Cruz到Panajachel附近的角度最好,其中的两座是一字排开的,感觉很舒展开阔。沿着湖岸越往山的方向走,山的形状越狭促,好像被捏在了一起,靠近San Juan的一个港湾里,那么大的山居然被近处的山坡湖岸完全挡住了,一点也看不到。San Juan镇上有很多油画艺人,连接着码头和镇中心的主路两侧全是大大小小的画廊。码头两侧有一些被湖水淹了半截的废弃画廊,水位上涨以后,这些画廊就被挪到山坡上了;码头前还有一些枯死但还没有倒掉的树木,各有各的造型,配以远处的山近处的楼以及它们在湖中的倒影,有点文艺。沿着主路往上,与其他地方的熙熙攘攘不同,路两侧几乎看不到人;路面很干净,看不到一点垃圾,这大概也是这个小镇颇受推崇的原因。Felipe在2007年的时候曾作为特殊艺术家受美国博览会的邀请,来Rutgers大学展示自己的油画,他在San Juan也开着自己的画廊。他说他画画先用铅笔打很淡的底稿、把轮廓勾勒出来;之后两种画笔,一种描边、一种像个小刷子似的用来上色。这里的绘画多以火山湖泊、当地民居、着民族服饰的女人、象征丰收的水果等等为主题,色彩的运用上一如既往的浓烈华丽,有点像咱们的年画,呵呵。爬到半山腰就进入居民区了,路上也有了些人气。这里喜欢把各种颜色的彩纸剪的碎碎的挂起来做装饰,我在好些教堂、马路上都看到过;印象里我也就在小学的时候才干过这样的事情吧,看着还是蛮亲切的,呵呵。镇中心有个还未完工的教堂,边上是学校,Honda援建了一个篮球场,到处都是它的广告;一大群孩子在打篮球,中间一个高高个子的白人看起来是他们的教练。路两边的民居外晾衣杆上挂满了衣服、被子,真亲切啊,在美国有年头没见过晾衣服的了。走到镇子外面,沿着唯一的一条路穿过一小片农田,过桥,到了一个山脚下的加油站就没有再往前走了。隽秀的青山绿水,和我的家乡很像。

因为回去的shuttle boat不停San Juan,我得到San Perdo去等船。走过去说是只要半个小时,我还是担心不安全。听说过不少游客在离城镇10分钟远的山路上被抢的事情,决定找蹦蹦车。这一段路修在山脊之上,要自己走还真挺累的。我在镇子高处下车,步行去码头。镇子很大,路上全是游客、商铺,很热闹,不过我不喜欢。码头也很大啊,还搭了一个茅草顶的凉棚;周围停了很多游轮。赶上5点的末班船回Santa Cruz,晚饭是大锅饭,旅馆统一做,预定了的每人一份。我们那桌有一群美国医学院来危地马拉实习的学生,利用假期出来玩。他们本来计划明天离开这里去Antigua的,不过其中几个觉得风景实在太好,就不想走了,情愿整个假期都住在湖边。我想当初建起这个青年旅馆的那两个伦敦人也是因为看了一眼便再不愿离开的吧。

07/03/2012 ● 危地马拉九日 ● 燃烧的Pacaya

7点起床,收拾东西,预定了早上9点半开往Antigua的shuttle。餐厅外的阳台正对着湖对岸的火山,早上天很好,坐在摇椅上一边等早饭一边看风景。偌大的湖面很安静,偶尔驶过的小船在湖上留下长长的褶皱,久久不散。如果不是要赶路,真想在这里坐上一整天。

八点四十来到码头,几个船夫忽悠我说下一班船要9点半才来,得坐他们的private boat才能赶上去Antigua的车,不为所动。十几分钟以后船来了,几乎坐满了人,当地人起的真早。船到Panajachel,坐在路口等shuttle来接。好几个人过来兜售去Antigua的车票,我说已经买了,就一副很夸张的失望表情:-) 到Antigua大概3个小时车程,开始一段爬回山脊的盘山路已经走过很多遍了,之后经过几个热闹的城镇,不知道是不是碰上了集市,本来就不宽的马路被两侧的摊位又占去了不少位置。好多挂出来卖的T-shirt正面都是一个大大的笑脸图案,不知道是不是危地马拉特色,看着很欢乐,可惜不停车,不然我也想买一件。很多繁忙的十字路口都有警察充当stop sign指挥交通,看来在这里当交警也是个蛮危险的职业。半路上有个地方塌方修路,堵了好一阵。大家下来活动,有一个白人大叔,带着两个领养的当地男孩;还有一个在整个中美旅游的美国家庭,带着个亚裔的小女孩应该也是领养的。

当车子开始在碎石子路上颠簸的时候,我知道Antigua到了。没有订旅馆,随便找了个青年旅馆冲进去,拿到了最后一个床位,订了一个小时以后出发去Pacaya的旅行团和明天去Lanquin的车票。这边的天气一般是早上比较晴朗,下午经常会有阵雨,我们2点多出发的时候云已经在我们头顶聚拢起来,周围的火山差不多都被拦腰截断,山顶完全的被云覆盖住了。危地马拉的土地资源大概挺丰富的,大片大片的山区都是森林,不需要开垦做农田。我们的车上了高速以后在一个收费站前突然打了个U-turn,我还想呢,这里的高速修的真酷啊,左转直接掉头… 又开了一段之后第二个U-turn,我们都明白了,原来旅行社派的司机小朋友,他不认路啊… 司机把车停到加油站问路。Pacaya在Antigua和危地马拉城中间,司机的方向是没有错的,估计他本来想走不收费的路,结果走错了。离开高速路后,叉上右边的盘山路再往上开一段就是Pacaya的起点,到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有个向导在这里等我们,买了票以后上山。——幸亏带现金了,订旅游团的时候也没跟我说不包门票啊。

山路是沿着山坡盘旋而上的,很缓。远离山坡的一侧、不太远的地方是一座很大的火山,和我们所夹的山谷里有几座连绵的小丘陵;丘陵的山坡上散布着几大片居民区,氤氲的云雾从丘陵间升起。除了居民区房子所占的土地,目所能及处全被茂密的森林满满的覆盖了,真是一个没有边际的大氧吧啊。山坡快要爬到顶的地方,有一座废弃的房子,绕过房子后往前走,很快就是一个火山灰堆起的大坡;坡上有一条已经被踩的很实的trail通向前面的Pacaya。这时候云很低,Pacaya的山头一点也看不见,我们只能看到前方一大片起伏的平地,被黑色的火山灰覆盖着;其上许多地方冒着腾腾蒸汽,像一个大火炉。这段路到头,有个小房子是火山石商店,自己选好石头背到山下入口处交钱,honor system:-) 看到了至少两种颜色、形态很不一样的火山石,一种很硬,一种有点蓬松,可惜向导不怎么讲英语,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候开始下雨了,我们沿着火山灰间被踩实的小路往深处走,这一大块平地的边缘颇有些造型奇特的火山石,在漫天云雾的白色背景上勾勒出个性的曲线。小道两侧就能看到不少火山灰围成的洞穴,不间断的往外吐着热气。有的洞穴周围大概因为常年的高温,很多石头都发白或者呈赭红色,不过颜色偏暗,离lava还有相当的差距。向导找了几个洞穴表演当地传统项目:几个树枝放到洞里不一会就自燃了,这个看着还是蛮新鲜的,里面的温度应该相当高,不知道有没有明火;再有就是烤棉花糖吃,地上看到了一些鸡蛋壳估计是待遇比较好的旅行团吃的,我们的便宜嘛只有棉花糖啦。雨一直都挺大的,浑身上下早就湿了,我就在边上找了个小洞烤衣服,很温暖,呵呵。等了一阵雨基本停了,也能看到面前Pacaya的火山口了,像一个大碗,倒是没有什么热气冒出来,不知道是里面不够热、还是热气被四面环着的火山石挡住了。LP上说那个火山口是可以爬上去看的,不过向导一口咬定现在不行了,说环着火山口的石头很容易塌方,上去不安全。我问向导怎么没有lava,他说都被面上的火山灰盖住了,其实就在我们脚下,只是我们看不到。我顿时觉得自己站在了一块滚烫的烙铁上,幸好中间隔了一层绝热材料... 往回走的时候觉得这里最奇特的风景就是近处火山灰平地和其后紧挨着的山坡上茂密森林所形成的强烈反差:死一般沉寂的黑色和生机勃勃的嫩绿。其实火山灰也不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我们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只非常小的虫子钻进钻出,远处一些已经完全冷却下来的火山灰上也开始有野草长出。下山的视野要开阔很多,脚下是黑色的火山灰,之后是森林、是农田和森林交错覆盖着的丘陵、是更远处层层叠叠的山的剪影;可惜那几座大火山的山顶依旧在云中。路上还碰到了一个正往上爬的旅行团,他们估计要用头灯了。

回到Antigua都七点多了,先在Central Plaza吃晚饭,点的是Guatemala dish。名字很酷,其实嘛就是番茄汤煮牛肉。虽然汤碗里面垫了一层不知道什么植物的叶子,但番茄汤的味道实在太浓了,叶子即使有清香也给盖住了。回到旅馆刚8点,赶紧给Zephyr打电话订明晚的住宿,再次拿到了最后一个床位,运气真好:-)

07/04/2012 ● 危地马拉九日 ● 群山之上Zephyr

今天要坐一整天的车,预计时间是6个小时,实际花了10个小时。幸好今天预定的人比较多,旅行社派了一辆大巴来运我们,坐的比小面包可是舒服多了,呵呵。出发的时间很早,附近的餐馆都还没开始供应早饭,好在大巴车考虑周到,开出去不久就停了一个加油站让我们买吃的。去Lanquin的公路经过危地马拉城的主城区,这段路也走过很多遍了。快进城的时候连着经过好几座横跨山涧的大桥,山涧两侧那些极为陡峭的山坡上是一层层密密麻麻排列着的房子,跟火柴盒一样,让我想起了重庆,呵呵。经过的那条主路中间有一段还是挺热闹的,每次等红灯的时候,都有人冲到停着的车前表演杂耍,叠罗汉啊、抛球啊什么的,看着很热闹。道路两边很多mall和西式快餐,听一个在那里住过一年的美国人说,每个麦当劳门口都有专门的电话亭,打电话叫外卖用的。他们天黑以后都不敢出门吃饭,所以连麦当劳这样的快餐店都入乡随俗的送起外卖来。白天的城市阳光明媚、街头人来人往,真想像不到日落之后治安会如此之乱。看来除了交警,送外卖这份工作也挺危险的。

出城之后的很长一段路也还算热闹,时不时的就是个小镇,依着公路而建。这些城镇给我的感觉很像国内二十年前的模样,看着挺亲切的。店铺的一楼卖杂货、二楼住人;路边是推着手推车卖零食的摊贩;家家门口都坐着乘凉聊天的人;还有那儿的男人都大大咧咧的走到马路牙子上灌溉,Err... 有的镇上还会有一两条岔路,有车子需要穿过主路的时候、就会有交警冲出来让主路上的车停下,很勇敢。之后就进入雨林覆盖的丘陵地带了,全是山路。虽然这一带的森林覆盖率几乎达到了100%,但还是架不住雨季暴雨频繁的骚扰,不少路段都有塌方;很多正在修路的路段都改成了单行道,一路走走停停,耽误了不少时间。下午2点多才到了一个农家餐馆吃午饭。看到菜单上有六种不同的菜名,觉得还不错,再一查字典,分别是烤鸡配饭、烤鸡配玉米饼、烤鸡配沙拉、烤鸡配… 这里的人对烤鸡真是百吃不厌啊… 这个餐馆在自然保护区Biotopo del Quetzal的入口处,Quetzal是危地马拉的国鸟,不过因为比较害羞,并不太容易看到。餐馆里有一大幅保护区地图,这里的特色是雨林生态,我们的车穿过保护区的时候,两侧的热带雨林望不到尽头;还有不少深藏山间的瀑布,有时间的话,在来Coban的路上经停一下还是不错的。从这里到Coban的路况都不错,Coban城市的规模不小了,卖各种生活用品的集市也很热闹。

5点左右离开Coban,还有最后的60公里才能到大山里的村庄Lanqiun。两山之间隔了一条深深的谷,路是沿着山腰修建的,要盘过整条山谷,绕到另一侧的山脚下。这段柏油路修的挺好的,开始的一段因为两边还有些村庄,是双向通车,路牌也很多;之后越来越窄,两侧也没有了护栏,看着挺险的,不过路况还不错。下到山谷之后就全是碎石子路了,不像是有人维护的,轧的车多了,也就成了路…路上很难错车,碰到了好几辆运木材的大卡车,我们的司机总是好脾气的把车倒到可以错车的地方停下来,等对面的卡车摇摇晃晃的爬过来。到Lanquin都6点多了,本来还计划着去山洞看蝙蝠的,看来今天是没戏了,蝙蝠们估计都回家吃饭了。Lanquin镇上的旅馆不少,但好像因为不提供Champey的tour,没什么人住,去的人大多住在两个青年旅馆里。我们那辆车上的人有一半都没有预定,我们到的时候,这两个青年旅馆早住满了,他们只好和司机商量,也不知道最后怎么解决的。我订的Zephyr在一个小山头上,上山的路是一条非常窄、也非常陡的土路,一侧就是悬崖。因为上去以后没地方掉头,我们的司机就一路把车倒上去,太牛了。得益于绝佳的地理位置,Zephyr的风景实在不错。360度俯瞰的都是层层叠叠的丘陵,被雨林满满的覆盖着,望不见尽头。雨将下未下,整片山区都被湿润的空气包围着,天上的云压的很低,山间大片大片的雾气源源不断的升腾,融入云里。Lanquin河穿过丘陵山地,从我们脚下流过,几顶帐篷扎在半山腰、河的正上方,位置确实不错。我住的dorm在顶楼,有十七、八张床吧,要爬两个梯子才能上去,像以前在上海住的阁楼,呵呵。Dorm相对的两个外墙是两面通透的玻璃墙,我在上铺,早上醒来、躺在床上,就能透过窗子俯瞰两侧的雨林在晨曦中慢慢苏醒,很美好。我对这个青年旅馆唯一的不满就是——所有的浴室门口都贴着大字:为了节约资源,每个人洗澡限时5分钟!5分钟,当年军训限时18分钟还被我们抱怨的不行…我决定这两天还是忍了,不洗了… 刚把东西安顿好,外面就又开始下雨了。到餐厅吃晚饭,登记了第二天的tour和第三天去Flores的汽车票。这里没有手机信号,不过可以通过卫星上网,虽然信号时有时无。世上最美好的事情无过于:躺在餐厅的吊床上,枕着习习的凉风,伴着节奏欢快的乐声,喝着鲜榨的果汁,上网灌水:-D

07/05/2012 ● 危地马拉九日 ● Champey水世界

今天去Semuc Champey的团只有11个人,9点多领了午饭出发,交通工具是一辆敞篷大卡车。从镇上到公园的十几公里路上全是碎石,一路都得紧紧抓着卡车的围栏免的被颠下去。最后一段路贴着Cahabon河而行,经过一座黄色的吊桥,对岸就是Champey公园,不过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河这侧的水溶洞Kan’Ba Caves。下车,沿着河又往前走了一段;河边有很多挂着长长树藤的热带植物。从木桥上穿过一个小瀑布之后有个简陋的office,可以换衣服、寄存东西。每个人发了一根长长的蜡烛,向导还提了一大包蜡烛备用——我们很快就知道这些备用蜡烛有多么重要了!我的头灯防水,就没有要蜡烛。之后沿着台阶走一段路就是洞口,光脚走在这些锋利的石头上还蛮疼的。

洞里的水受外界影响很小,常年都很温暖。开始水位不高,顺着一个短梯子爬到下一层之后是个狭窄的长水道,大家只能排着队一个一个通过。我走了没几步,就觉得快要飘起来了,水已经深的踩不到底了,只好很小心的往前游。水下的石头看不见,每次踢腿都小心翼翼的,免得一脚踹到石头上疼死… 游到尽头爬上一个小石头包,基本所有人手里的蜡烛都“牺牲”了,好点的还能剩下半截熄灭的蜡烛。之后就是走走游游,感觉脚下的石头高低不平,把这段水域分割出几个水潭,最郁闷的就是不高、不低的水位,游吧经常踹到底;走吧水位又及腰了,路面不平又看不见,很容易被绊。这段路走完在一个小平台集合,之后排队沿着一个小瀑布爬到上一层洞里。有一根固定的软绳从瀑布顶垂下,向导在瀑布后垂直的石壁上凿了三个洞当脚点,一步一个脚洞的上去。我在外面看的挺明白的,真正钻到瀑布里的时候水从头顶灌下来,眼睛都睁不开,哪里还能找什么脚洞啊。向导就在外面左边啊上面啊的叫,我就只能闭着眼睛试。石壁非常滑,不用那三个洞根本是踩不住的。我中间打滑了一次,幸好手拉住了绳子。上去以后一侧的石壁上固定有软绳,我们拉着绳子贴着石壁走到绳子尽头是另一条很长的水道。跟第一条不同,这条底下的暗礁很多,几个向导跟在我们队伍中不停的指挥我们一会贴着右侧游,一会转到左边,尽量避开脚下的大石头。之后又是几个水潭,看起来被石头围住的面积挺小的,但就这么个小潭水却很深,好几个向导爬到洞顶玩跳水。如果是个旱洞的话,我觉得这些围着的石头就像是地里长的钟乳石笋,侧面都是很陡峭的。最后到了一个相对开阔的水潭,大家游到尽头浅水区的石头上坐下,这里就是我们行程的终点了。洞远比这个大,不过深处还未开发,而且用向导的话说,也没有多余的蜡烛给我们糟蹋了:-) 蜡烛光的照射范围很有限,周围的石头甚至附近的人都看不清楚,唯一明显的就是烛光和水里的反光。接着就是原路返回了,回到瀑布的地方,我们是沿着边上一个固定的软梯爬下去的,比上来的时候可容易多了。回到入口附近的那个短梯子前,梯子上的石洞里已经有第二个group等着下来了,我们不走原路,而是叉到左边一个很窄的浅水道里走了一段,之后排队滑瀑布。在顶上的时候因为暗,看不清底下的状况,我还以为跟游乐场的水滑梯一样呢,想着挺好玩的。坐上去以后,被向导往下一推,才发现四面全是水啊!估计是个瀑布,可以完全把人盖过的那种,而不是像游乐场那样飘在水上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下游的那个向导揪住了,推到边上的水道里让自己游出去。这个瀑布估计和我们进洞前看到的是同一个,如果向导没揪住,就一路冲进Cahabon河了,汗死。之后就从同一个洞口出洞了,晃荡回office,一个半小时,深觉意犹未尽。

和水的交道还没有打完。第二个项目是跳水,先从office附近的一个秋千上跳。坐在河岸边的秋千上,向导在后面推一把,等秋千荡到对面最高处、向导喊跳的时候就可以开蹦了,不算太高,目测五米左右吧。向导说我们运气非常好,今天难得的有太阳,不然水温对很多人来说就偏低了。我们这队就一个比利时小姑娘Julie和我比较胆小,呵呵,总是很礼貌的让别人先跳。Julie下去以后跟我说一点也不可怕,我就也跳了一把。这个的最大好处我觉得是没有时间纠结,秋千到水面上也就不到1秒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害怕就得下去了。当然我比较自觉,没等秋千到最高处向导喊跳,看着荡到了最低点就很主动的自己哧溜下去了,哈哈。确实很好玩,而且因为有准备,一下去就蹬腿,水里时间极短。我看到其他人都是在下游某一个砂石滩上岸的,还以为是故意的呢,就顺着漂了一段,等差不多位置了想上岸,才发现哪那么容易呢。这河看着波澜不惊,好歹也是可以商业漂流的,水流并不缓,游回这侧河岸挺费劲的,等我到河岸的时候又被往下游冲了好一段,好在一路都有不少可以上岸的地方。这个warm up之后,就是从之前看到的黄色吊桥上做第二跳了,12米。这个桥只有靠近公园那侧的1/3长度可以往下游跳,其他地方水都不够深,所以跟个向导还是很重要的。所有人都跳了,连Julie都尖叫着下去了,俺牙一咬、心一横.. 还是没敢跳.. 12米耶,有人主动offer在背后踹我一脚、我还可以考虑,自己下去还是,Err,算了吧。不过与之前秋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秋千上来人人都想再跳,这次无论向导怎么诱惑,没人愿意跳第二次了,哈哈。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进了公园,计划是爬到顶上的观景台吃午饭。很多路段因为太陡、修不了trail,就在树林里架了木楼梯。Cahabon河在公园里的这一段是被夹在茂密的热带雨林中的,河底的一些石头超过了水面高度,把这段河切出了一个个阶梯状分布的水潭。这些水潭间的石头上不少都已经长满了树木;而那些从上潭到下潭的流水形成了一条条短瀑布从树木间穿过。靠近潭边石头的地方,大概因为常年的冲刷积攒了不少泥沙,水都透着暗黄色;而潭心深处,水则是被化开了的绿色;从观景台上俯瞰,透过河水颜色的深浅变化,很容易感觉出水下石头的万千形态。

吃过午饭之后,原路下山,去看Cahabon河转入地下的洞口。是个很小的暗洞,上表面完全被绿色的植物覆盖,从远处根本看不出来。沿着这一侧水潭走到洞口附近,潭边洞口之上是个小悬崖,别看潭水安静平和,悬崖之下却是暗波涌动。潭边石头很滑,以前有游客不小心从这里掉下去出事的,所以现在潭边拉了绳子,还专门有人在附近巡逻。真正的洞口在脚下,还是看不到,不过可以看到附近的水已经被箍成一束,发出隆隆的巨响。剩下的时间是在最下游的几个潭子里自由活动。潭里的石头都非常滑,地形也复杂。所以不会游泳的人一定要小心,很可能滑一跤,就掉到深水区了。边上有树荫的地方还挺凉的,我们就都游到潭中央晒太阳。感觉被什么咬了一口,还以为是蚊子呢,低头一看原来是小蝌蚪,真坏。向导估计看我们太无聊,就招呼我们跟他走。倒数第二个潭和最下面的潭中间有几个瀑布,大多数都可以跳。不过因为石头不是垂直的,所以不能冰棍似的直直杵进去,得在空中往前跨一大步跃入水中。我怕步子小,踩不到水里倒在石头上硬着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石头上滑下去。最后一个潭下也有一个瀑布,很长,水量也很大,不过向导不建议跳。这个瀑布底下地形很复杂,只有很小的一块地方水足够深,得跳的很精确才行。之后向导带着我们从右侧绕回上潭。那些欧洲人真猛啊,那种到处冒着石头尖尖的乱石路,看也不看的光脚往前冲;我皮薄怕疼,嗯,小心翼翼的在最后跟着。到了某一个地方,前面的两个高高个子的男生掉头回来,嚷嚷着,this is not for me。我问前面长啥样,又异口同声的说,you should try it… 前面就是一个从水里长出的石壁啊,我问路在哪呢,答曰从石壁底下钻过去就知道了。深吸一口气,摸着钻过石壁,抬头站在了一个石洞里。怎么描述呢,就是一个很小的半球形密闭空间,踮着脚尖、水位刚好没过我下巴,嘴巴在水面上,头顶着上面的石壁,四面都是石壁且都在水位以下——难怪那两个高个男生退出来了啊,钻这个洞真是个子太高塞不下、个子太矮头出不来、就是个子正好脸太长都不行啊,嘴巴到头顶长度不能超过洞顶距水面高度。这些向导真牛啊,这么个洞都给发掘出来了。第一个洞还稍微大点,塞下了我和Julie两个人,我们俩就脸对脸挨的很近的站着,对着傻笑,哈哈。之后的几个坑都很小,只能一个一个人过。Julie到再下一个坑了,我才能去下一个。坑到坑之间都要憋口气从水下走,每个坑简直都是为脑袋量身定做。最后一个坑跟出口间有一段距离,我在倒数第二个坑的地方看不见,不过能听到向导和Julie的对话。向导说憋气5秒钟吧,就可以过去了,Julie个小whiner就跟向导讨价还价,最后说how if I die here? 我当时就想问她存款密码来着,还是忍住了,对小MM还是不要太mean了,哈哈。折腾了半天,终于走了,临出发还狠狠的踹了我一脚,呵呵。最后轮到我了,心里压力还是蛮大的,因为外面的光线透不进来,所以无法对长度作出估计,能看到的就是一个全封闭空间里向导给的一个方向,感觉就是钻进了一个隧道、却不知道出口在何方。深吸一口气钻进水里,没敢游,洞太窄、游起来肯定得踢边太疼,摸着顶上的石壁往前走,估计也就五米左右吧,没走多久就感到水里有亮光了,抬头外面阳光灿烂,哦耶~ 往前走了一段,顺着几块非常滑的石头贴着悬崖边到一个瀑布顶上,再顺着这个瀑布下去就回到我们出发的潭边了。也是坐在瀑布下面的石头滑道里下去的,和早上出水溶洞的最后一个瀑布差不多,不过滑道长一点,中间还拐了个弯,下面也没向导捡人。向导在会在顶上推我们,保证滑下去的初始方向和速度。我听话啊,向导说双手抱胸,身体前倾,我就一丝不苟的照做,等滑到水里了,也没人跟我说可以自由活动了啊,于是继续老老实实的双手抱胸、身体前倾,然后就继续的缓慢的往水里掉… 琢磨着不对啊,总这姿势不可能上去啊,赶紧蹬两下腿出水,再看别人,各种千奇百怪的姿势冲下来,笑死了。玩的很尽兴,快3点回到公园门口等车回去。来的时候大家都意气风发的站着,回去全坐地上了,累死了,呵呵。

回到Zephyr,吃了碗面,差不多就该出发看蝙蝠了。忽悠了一圈,大家明天都还留在Lanquin,所以今晚没人跟我一起去。到前台问路,曰出门往前,到paved的路上往右拐。我还琢磨呢,paved的路?昨天来的时候没看到啊。等走到路上了才恍然大悟,没有paved的路是土路,paved的是碎石子路,那些石头也是有人堆上去的不是。出了镇子没多久就断然回头,改找蹦蹦车去了。危地马拉的男人在镇子外面走路还真都配刀,一大把亮闪闪的挂在腰间,看着怪吓人的。Lanquin caves离镇子不远,Lanquin河从洞前流过。这是个旱洞,洞口瘦瘦高高的,大概只有1米多宽,却有好几米高。顺着两截梯子走到洞口,可以看出里面是装了电灯的,不过没开,欺负我是自己来的没找导游。洞里大部分地方都有铺好的栈道,偶尔也要翻石头。往里面走了一段,实在太暗,周边都看不清楚,头灯关上就是漆黑一片,把手贴在眼睛前面都看不见的那种黑。只好退出来,在洞口等傍晚蝙蝠出洞。六点多终于来了一队跟向导的,把电灯给开了,我就跟在后面蹭了一段。这个洞很长,里面地形也很复杂,路都是在石头间绕来绕去的;不过平心而论,洞本身并不漂亮,石头都是圆滚滚的,大概因为还太年轻,溶洞里常见的石笋的形态这里才见雏形,都还是贴在石头上的,要剥落独立成型估计还要很久很久,也算是看了溶洞的儿童时代吧,看到了石笋成长过程中的样子。不想错过蝙蝠表演,六点半掉头出来。看蝙蝠最好的位置是在洞口里面的一个平台上,不过我属于叶公好龙型,想看蝙蝠、同时也很怕被蝙蝠撞身上,这些家伙不是视力不好么。所以找了个洞口外的四通八达处,万一有状况逃跑比较方便,呵呵。黄昏时分,洞里的成千上万只蝙蝠开始一起往外涌,在洞口里的那个大厅里横冲直撞,还是很壮观的。洞里光线暗、蝙蝠飞的速度又快,站在洞外很难看清蝙蝠,只能看到斜斜的日光把它们的影子打在洞里的石壁上、群魔乱舞。看看影子也挺好的,反正蝙蝠,它也不漂亮。七点的时候,还有挺多蝙蝠在飞,不过之前跟蹦蹦车约好了时间,只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