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5 ● 初印象

星期五下午开了近三个小时的车到温哥华机场,又经过了半天一夜的飞行,星期六午后抵达了古巴的Varadero机场。快降落的时候、从飞机上看到下面的一座城市,两河入海、一桥飞跨,看着挺漂亮的,估计就是Varadero的市区了;市区向外延伸的街道笔直宽阔、却几乎看不到有车辆在行驶。机场离市区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偌大的一个停机坪,只有我们一架飞机,从降落到进航站楼,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都没有看到一架别的飞机,好孤单啊~ 从停机坪上看航站楼,就是一座两层的一字展开的平房;刚下飞机,就看到前面的登机桥上“中建集团”几个大字,好亲切啊~ 海关每次只能过一个人,我碰到的那个mm很勉强的用英语问了我两个近期有没有去过非洲的例行问题后,就不再说话了;入境的鲜红图章还是敲在了飞机上发的旅行卡上。取托运行李的时候,看到一个当地人拖着一个很大的液晶电视入关;后来在我们住的民宿里确实都只见过很小的传统CRT彩电,看来液晶电视在古巴还属于很稀罕的物品。在机场换了钱,之后便坐在外面等四点半Viazul的公交车去哈瓦那。边上坐着一个欧洲人,也是第一次来古巴,要呆一个月;我说这趟车到哈瓦那要晚上六七点了呢,他就有点忧心的说不知道那么晚还好不好找民宿;来玩三十天却一点计划都没有,这就是传说中说走就走的旅行么?一起等车的还有一家子古巴人,男主人拉着那个欧洲人不停的介绍投资烟草农场的事宜,显然把人家当成了财主:-) 机场的停车场中央有一面高高飘扬的古巴国旗,还有一尊不知是谁的半身雕塑;往来的车辆不多,见识了几辆彩色的老爷车;第一次见,蛮新鲜的。

公交车离开机场后,刚开始的一段路两侧全是树林——那种没有人工维护的天然树林;树冠低且厚重,有些树的树冠下缘都快要贴着地面了。经过一条河,两岸是缓坡,流水深深的嵌在树林里。出了树林后,路的两侧出现了不少民居,那些挂着蓝色船锚标志的就是可以接待外国游客的民宿。大部分是一两层的独栋房子、都挺破旧的,外墙上油漆斑驳、屋顶上瓦片不全、连百叶窗也是歪歪斜斜的;也有一两座楼房,很多的窗台上都安装着防盗网、阳台上晾满了衣物,看着太亲切了~ 在镇子中心停了一站,几个小贩贴着墙根在卖零食;边上停了一辆当地人坐的公交车,一个女售票员靠在车门上、懒懒的嗑着瓜子。之后的很长一段路就是沿着海岸线在走了,天渐渐黑了,我们在车上看了日落。经过几个村子,有些零星的农舍,都通了电。经过几座油厂,看到马路向着海的一侧有好些采油车——其实,不需要这些采油车也能知道这里是油厂,那难闻的油味离着老远,就飘进了我们车里。一段隧道之后,就进入了哈瓦那,远远的看到了一些灯,不多,勉强连成一片。

一下公交车,就有很多三轮车围上来问要不要出租;我们找了一辆三轮车,在车夫的帮助下,塞了三个人、两个箱子、三个包!一上路就觉着在哈瓦那开车不会是件容易的事:过的第一个大路口,我们对面的红绿灯坏了,所以得根据交叉马路的红绿灯判断我们这个方向能不能走... 幸好没在古巴租车!拐过几条街道之后,就进了我们预定的民宿所在的窄窄的街道,两侧人行道稍高,中间路面上很多积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阵在下雨?我们定的这间民宿、有着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建筑风格;厅里的墙上挂着很多家族的旧照片,有些人看起来就是欧洲白人,有些看着像白人和当地人的混血。房间非常高,进门是连着的两个正方形客厅,客厅中间有两根顶天立地的巴洛克风格立柱,被重新绘上了粉红色的花案,屋顶的吊顶上也有粉红色纹饰;客厅里摆着几张木桌和一些摇椅。穿过客厅是一条长而窄的过道,没有屋顶,过道左边依次是几间客房,第一间就是给我们住的:房间极小,室内几无转身之地。过道尽头是厨房、餐厅和主人们的卧房,厨房边上有洗衣机,餐厅里还摆着个缝纫机。

出门找晚饭吃,主人倒是介绍我们去中国城吃饭,说走路也不过五到十分钟;我嫌远,看地图上两个街区之外就有餐馆,就决定去那家近的吃。步行过去,也能顺便看看街景;街道很窄,也没什么灯光;两侧的民居多是殖民时期的风格,和我们住的民宿布局类似,很多居民就坐在沿街的客厅里、打着扇子聊天纳凉,倒也惬意。有些老房子的门都斜了,里面还住着人,不知道是不是说这里的治安已经好到了夜不闭户?吃饭的餐厅在一座殖民建筑的三楼;建筑本身颇为破败,一楼、二楼都是空荡荡的,既无门也无窗;但室内那些巴洛克的立柱,宽阔的旋转楼梯两侧扶手上、那些虽已残损但仍不失精致的希腊风格的石雕人像装饰,无不在诉说着这座建筑当年的荣光;二楼的一个阳台上,可以俯瞰两侧的街景,当年也一定有人站在这里、抚栏而望吧。墙面上所有的油漆都剥落了,只剩下石头裸露着;唯一的装饰是一楼进门处、墙上的格瓦拉头像,与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协调;有块石碑介绍建筑的历史,可惜只有西班牙文的。餐厅所在的三楼倒是修缮一新,房间不大,坐的很拥挤,布置的却颇为精心。墙上挂满了老照片,大概讲述的是这座餐馆的历史。价格是相当的贵,我们三个人就点了三盘主菜——真的是主菜啊,点了鱼就是一条鱼赤裸裸的躺在盘子里端上来,配菜、主食什么的一概没有——最后付了快八十美元,几乎赶上了我们在哈瓦那三个晚上的住宿外加三顿早餐!

11/22/2015 ● 哈瓦那老城

一早在住的民宿里吃的早饭。这里的早饭内容都很标准:一盘水果、黄油面包、一个鸡蛋、咖啡或茶。饭后,步行去几个街区之外的国会大厦;沿街都是殖民时期留下的房子,房子的正面多少还刷了点五颜六色的油漆,背面和底下的很多地方油漆早已脱落,任由灰色的墙面裸露着;高处的电线以各种姿势横跨过街道、拉的毫无章法。经过一个不大的步行广场,两侧有些高层建筑、至少外墙被重新粉刷过,一楼都用作了店面,看着干净整齐。国会大厦正在维修中,很可惜不能走近了看;建筑本身是白色的、一字展开,正面一排立柱,中间有个很高的巴洛克风格的大圆顶、有两三层,最下的一层外有一圈回廊、上面的几层外有门有窗。斜对面是一座恢复的很好的方形建筑,不知道是不是卷烟工厂,可惜也在维修中;建筑的四个角上立着四座塔楼,每一座的顶上都立着一尊黑色的天使雕像、展翅欲飞;四面墙的窗下都有精致雕刻过的半圆形窗台,有的台座上还有希腊风格的雕像。国会大厦前面是个小广场,里面有几尊雕像、前面整齐的停着一排花花绿绿的老爷车。广场附近的几座房子维修的都不错,但稍微往远处走几步,同样风格的房子便显出维修前的颓废来:门和窗都没有了,墙上只留下一个个空洞;窗台也经常是有半截少半截的。附近还有一座三角形的五层新式楼房,在老城的氛围中、无论是颜色还是样式都显得有些突兀。昨天民宿主人所说的华人街就在广场附近。

叫了两辆三轮车去教堂广场,车夫在车头装了个收音机,一边骑车一边放音乐听,开心的很:-) 教堂广场因为拥有哈瓦那最大的教堂而得名,教堂是石结构,并不完全对称;正门外有四个石龛,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过雕像;教堂里面有些彩色的壁画,装饰的颇为简单。广场另外三条边上的两层建筑都曾是贵族的住所,现在正对的那个改成了博物馆,一侧的一个改成了餐厅,只有另一侧的两间还作为伯爵府旧址被保存了下来,门前有个主人的小雕像。哈瓦那的第一家邮局也在这里,现在虽然邮局已搬,但墙上那个作为邮筒的狮子面罩依然在使用中。离开广场往海湾的方向走,会经过老城当年的石头地基;海湾对面,两座城堡顺着海湾展开,与我们隔水而望;右边远处有一个特别高的烟囱,顶上在烧着鲜红的明火。往武器广场的方向走,会经过一个小城堡;城堡虽小,但两层城墙、护城河、吊桥、大炮和里面的堡垒倒是应有尽有。堡垒被改成了一个小博物馆,一楼地厅里有殖民时代往来于海湾的帆船的模型,还有从沉船上打捞出来的那个时代欧洲各国的硬币;二楼则是一个露天的观景台。

老城的四个广场中武器广场给人的感觉最小,和其他三个广场中间都是空地不同,武器广场的中央是一片方形的绿地,四周一圈窄窄的路快被各式各样的书摊和古玩摊填满了。这些摊位不知道是不是星期天才特有的,卖的都是些发黄的革命书籍,还有那个时代的领袖画像、邮票、胸章什么的。当年的总督府也在这个广场里,四面两层的回廊式结构,回廊被单排没有什么装饰的圆形石柱撑起;房子中间有一小片正方形空地,有主人的雕像、两大棵棕榈树和一些观赏植物、还养了两只孔雀。现在这里已改作了博物馆,里面放了些主人以前用过的诸如马车、衣帽之类的物品。二楼的房间基本还保持着当时的布局,室内几乎都是白色粉刷的墙面,没有什么装饰,摆设也极为简单;只有一个长方形房间里摆了两列希腊风格的人物雕像,不知道这个房间以前是不是用来举办仪式的。

从武器广场出来,继续往圣弗朗西斯科广场走。老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总体维护的比较好:穿街走巷,无论是当年贵族住的石头豪宅,还是那些色彩鲜明的普通二层民居,看起来都干净整齐。有一座高楼上斜插了几面国旗,其中竟然有美国国旗;近看原来是著名的两个世界旅馆,不知道放美国国旗是不是因为当年海明威同学曾在此住过。沿路参观了一个叫“慈爱之家”的民居,因为每年都收养孤儿而得名。房子有着典型的西班牙南部庭院式结构,大概因为占地面积有限,房子是三面两层的回廊式结构,另一面被墙堵住了;长方形面积有限的天井里种着些植物;房内的装饰布局颇为东方化。圣弗朗西斯科广场得名于广场上的一个古老的修道院,却是四个广场里最热闹、也最具现代气息的,几座宽门阔面的商业大楼撑起整个广场,从狭窄的街道中穿出、来到此处、顿觉开阔。广场中央有个狮子喷泉,不过估计有年头没用了,里面的水早干了。广场上人很多,除了游客,也有不少全家出游的当地人;卖玩具气球的人穿梭其中,还有几个人在表演踩高跷。

穿过一条窄巷,就到了最后一个老广场。广场中央也有一个不喷水了的喷水池,用铁栏杆围着,都不让走近了看;几个男孩在喷泉前的空地上踢球。包围广场的是些外观相对朴素的二层、或是三层的建筑,刷着白色或浅黄色的油漆,风格上更接近民居;现在很多都用作餐馆了,有的餐馆门口还有乐队在演奏当地的乐曲。广场里有一个黑色的,骑着公鸡拿着叉子的人像雕像,不知道可有什么典故?一个早上的大太阳,皮肤都快被烤焦了,这会毫无征兆的,一场急雨不期而至;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广场瞬间就没了游人,我们也找了个餐馆前的回廊坐下来看雨。下午两点,边上的暗室观景台开门,我们就上楼参观。暗室中央是一面向上的圆盘,圆盘正上方、屋顶上开了个小口,里面装了两片反光镜,向导通过调整反光镜的角度和彼此间的距离,能把方圆五公里之内的场景投射到圆盘上。现在天不好,看的效果要差一点,不过还是挺有意思的。向导一边转着菱镜,一边介绍圆盘上的各种地标。看到几处冒着浓烟的烟囱,向导说可惜污染太严重了,我心说好歹天还是蓝的呢... 暗室外面是个露天的观景台,可以俯瞰四周的景色。老广场算是老城的一个尽头了。广场后面紧挨着的就是未加修缮的居民区,大片大片的房子就像拆迁了一半的:裸露着石灰的外墙上是一个一个窗户形状的洞,灰白墙面上大片大片的黑色像是烟熏过的痕迹;要不是屋顶上挤满了水箱、晾满了衣服,我都不知道这些房子里还有没有住着人。广场上衣着明媚的游人听歌、喝酒、吃饭,后面紧挨的楼上,光着膀子的当地人坐在阳台上,望着脚下这片近在咫尺、却也许远在天边的世界。

雨一直下的淅淅沥沥的,我们索性就去海湾边上的工艺品批发市场逛逛,至少整个市场都在室内,不必淋雨。工艺品里最多的就是油画、瓷器和各式各样的木制品。市场对面有个很小的石教堂,从教堂后面的小路上可以走回老广场。只稍微离开老城中心一点,这一带的街道就很破旧,也脏,垃圾没有包起来、就这么直接堆在路口。街道上玩的小孩子们看见有游客过来,就会跟上去追着讨钱,年纪小一点的甚至还会扯着你的衣角跟一路。鉴于昨晚吃饭的惨痛教训,我们决定在老广场吃完饭再回家。饭后回家时天已黑,街道上几乎没有路灯,整个老城区都淹没在夜色中。

11/23/2015 ● 哈瓦那新区

吃完早饭出门,找车前往革命广场。刚走到路口,就有三轮车叫我,问我要不要出租。我说革命广场太远啦,你们到不了的,他就说帮我找四个轮子的。于是带着我们走了一段路,找了个私家车,让我们上去,私家车主人给了他点中介费;原来三轮车夫还兼这种生意。到的比较早,偌大的广场上空荡荡的,一辆旅游车都还没来;革命广场之于哈瓦那,相当于天安门广场之于北京。广场北侧是两座政府办公楼,看着像是上个世纪的学生宿舍楼:灰白的墙面、整齐排列着的格子一样的百叶窗、窗外挂着的老式空调。左边楼外、用铁条勾勒出的格瓦拉的巨幅面部肖像,几乎是哈瓦那城市的标志;右边楼外,新添了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卡米洛的肖像。二位都是和卡斯特罗并肩战斗过的,一起缔造了今天的古巴。——古巴貌似没有为生人立祠的习惯,看到的这些头像也好、雕塑也罢,纪念的都是烈士。马路对面是何塞马丁的大理石坐像和一座风帆形状的暸望塔,瞭望塔也是哈瓦那最高的建筑。何塞马丁希望以革命的方式赢得古巴的完全独立,但壮志未酬,他的地位和对后世的影响大概相当于孙中山。马路很宽,来往车很多,近似长安街,但两侧都没看到红绿灯;我问一个执勤的警察能不能过马路,警察比划着说随便过,自己小心点就行... 何塞马丁的纪念馆只有西班牙语介绍,我们就没有进去;暸望塔最近又不开放,我们只好在坐像所在的平台外面逛了一圈。坐像再往南就是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大楼,是古巴最高权力机构,从外观上看、很像人民大会堂。大楼前面的一大片空地和马路都是闲人免进的,所以空旷的很;停车场上寥寥的几辆车、虽然比满街跑的老爷车看着强多了,但也就是美国这边很普通的私家车的水平。

按图索骥,往北沿着一条宽阔的马路、去另一个何塞马丁的纪念碑。路两侧的楼房很少,路面显得更加开阔。纪念碑前有一小片榕树广场,好些榕树的根都是附着在墙面上生长的;黑色的枝干贴着后面灰黄的墙面,像陈纸上的水墨。纪念碑的中央是一根四周和顶上都有群雕的立柱,柱前是何塞马丁的立像;一个半圆形的白色回廊从后面半围住中间的立柱,回廊本身被饰以希腊风格的立柱和人物雕像。从这里开始、有一条大路一直延伸到海边,马路中间是一条步行道:隔开一段距离,便有一尊黑色的人物半身像或全身像,大概都是些古巴的名人;步道两侧则是两排造型别致的树,不少园艺工人正忙着修剪。步道本身看起来不错,可惜隔几步、有事没事的就给你修两个台阶,不要说轮椅走不了,边走边看风景都能时不时的绊一下;在这些不影响美观的细节上,建造者更注意一些就更好了。路两侧有一些新式的高楼;靠近海的地方,两侧的独栋小别墅多了起来:那些装修一新的别墅、外观上多还保留着殖民时期建筑的装饰风格;而那些正在装修中的,虽然破败,但还是看的出柱头上残留的雕塑。路的尽头是一个体育场的、遗址?我不知道这个体育场还在不在使用中,风帆形状的顶盖住底下的若干排座椅,从上至下看着都很破旧。过马路就到了海边,有一尊威武的将军骑马的雕像、为这条雕像之路收官。风浪非常大,海边本来已经修了很高的石堤,堤外也有一段不算太窄的浅石滩;但风卷着海浪,还是高高的越过堤坝(二十米?),漫过步道,像下雨一样落在步道外的马路上;经过的车辆经常被劈头盖脸的一顿淋... 觉得“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形容真是贴切啊。

浪实在太大,海边的步道没法走,我们只好在马路这侧的人行道上走,时不时都能感觉到马路对面飘过来的水气。路边偶尔有几座新楼,更多的还是一些维修中的殖民时期别墅。昔时美国利益办事处前138面抗议美国、纪念1976年飞机爆炸案的黑旗已被降下,如今只剩下一面美国国旗和137根空空的旗杆。经过一座很气派的大楼、向着海的一侧全是铝合金的大窗户,正门上一行大字“美国大使馆”,建交后、果然是今非昔比。再往前,高楼多了起来,建筑也漂亮,路边出现了一些加油站和小卖部,快要进入城市比较繁华的地段了。经过一个广场和另一个比较大的雕塑,远远的就能看到矮山之上气派的国家饭店了;我们是诚心诚意想到饭店里吃顿饭的,绕着山丘走了半圈,竟然没有找到上去的路:-( 国家饭店下面的23号路是一条商业街,很是繁华热闹,中午时分、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沿街有各种商店,两侧都是新式的高楼、花花绿绿的,几乎看不到什么殖民时期留下的建筑了。在一家路边的餐馆吃了竹筒烤肉,量那是相当的大,我们三个人只点了两份,都足足吃了两顿半!进门的地方有两个大木桶,底下堆着柴火在烧,肉估计就是从这里熏出来的。吃完午饭,继续往前寻找传说中的世界十大冰淇淋之一的Coppelia。冰淇淋店所在的广场就叫Coppelia,我拿着这个单词问路,别人总是指广场给我。广场本身关门了,我们正犹豫着要不要从后面跨过铁条进去看看,里面的两个警察招手让我们过去、比划着问我们是不是要找冰淇淋~ 之后带我们穿过广场到了前面的冰淇淋小店。冰淇淋本身么,我觉得有点太甜了,而且竟然能吃出冰渣,期望值不要太高就好:-)

沿着哈瓦那湾、在马路远离海的一侧继续往东走;下午时候,浪越来越大,往前看以城堡为标志的旧城、往后看国家饭店和周围的高楼们,都被巨浪激起的漫天水雾笼上了一层氤氲的纱。越靠近旧城,破旧的老房子也越多;往右边侧面看,里面那些纵向的街道极为破旧;这些房子基本都是殖民时期留下的,很多都像是拆迁了一半的,只剩下些石头柱子,外墙上的砖都露出来了;要不是“阳台”上晾着衣服,真的难以相信里面还住着人啊。如果街上的人都消失了,说这些街道是某一座中世纪欧洲城市的遗址,我绝对相信。——不过古巴这点做的比朝鲜好,不管着游客,随便你看、随便你拍。沿海这一侧的西式高层建筑,当年应该都是豪门大院,如今虽已是断壁颓垣、但根基尚在:几乎每座楼前都有巴洛克式立柱撑起的高高的回廊,有些的廊柱上还有雕刻。一些看起来还比较高档的餐馆、民宿就利用了这些建筑的一楼,餐馆里面看着还齐整,但也不说把所在的建筑稍微修修、粉刷一下什么的,餐馆的楼上、左右全是破败的不忍直视的房屋框架;高级餐馆立于危楼之中、也算是难得一见的景象了。其实这段弧形的海岸,两头的天际线都很不错;沿路的建筑根基也都不差,稍微建设装修一下会很美的。还经过一座建筑、上面挂着一面锤子与镰刀的党旗,全世界共产党的旗子都是一样的么?

路一直延伸到旧城里的一个小城堡,我们坐在一个石墙上看了会浪。风越来越大,卷着浪从堤坝的一头翻滚着横推向堤坝的另一头,这些浪真的是一排一排的。城堡上人很多,这样的天气里,竟然还有几个在海边钓鱼的人,也不知道能钓到什么样的鱼。城堡边有个小广场,广场中间也有一个纪念碑——一路见过的纪念碑或多或少都用了希腊风格的立柱,整体风格也有点模仿希腊的神殿;看来殖民时期文化对古巴的影响还是很深的。广场对面是革命博物馆,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关门了。门前一侧是古巴老城的城墙,另一侧是一架坦克;在坦克前面,我看到了整个行程里唯一一次看到的英文说明,内容是:这架坦克参与了1961年的猪湾战争,上面的大炮打过美国,难怪要有英文说明啊!打车回家,傍晚时分的哈瓦那比白天更热闹;司机送我们到家后竟然问我晚上要不要跟他去跳舞——之前听说过古巴男人靠邀请女游客跳舞挣钱的,没想到还真碰到了。

11/24/2015 ● 从城市到乡村

出门打车,去哈瓦那湾对面的莫罗与卡瓦纳历史公园。距离其实不算太远,但要从一条海底隧道过海湾,步行就没有办法去了;我们第一天正是沿着这条隧道从东边进入的哈瓦那。公园由两个独立的城堡组成:莫罗城堡稍微小一点,扼住了哈瓦那湾注入佛罗里达海峡的岬角;卡瓦纳城堡大一些,位于哈瓦那湾的中间、镇守着整条海峡,每天晚上的点炮闭城仪式也是在这个城堡里。两座城堡距离很近,走路十来分钟就到了;沿着海湾有一排矮山,城堡都是建在山上的,从高处的公路上走是最方便的;沿着海湾貌似也有路连接,但海边棕榈树太多,就算能走通估计也看不到什么风景。我们先去的是莫罗城堡,建于1763年,初衷是为了打击来往于海湾上的海盗,保证里面哈瓦那港的安全。城堡的外墙外侧中央、借着地形,有一条狭窄的通道连接停车场和城堡正门;通道里的墙面都被粉刷成了白色,通道内空间狭小;向着外面的一侧、圆弧形的墙上整齐的排列着一溜窄且长的长方形瞭望孔,现时洞外已经被山坡上杂生的植被覆盖,当年应该是能观测敌人进出海湾的情形的。城堡要十点才开门,我们又来早了;只好顺着正门前的石路到坡下、去看海边的炮台。沿着海湾,是一条矮矮的石墙,拐角处建有角楼;墙后锈迹斑斑的大炮不知可是自1763年起便守卫在这里?仰头可以看到身后城堡主堡的城墙、立在最外面礁石之上的灯塔、以及一面高高飘扬的古巴国旗。正对面就是我们昨晚最后经过的小城堡,远一点的地方能看到国会大厦的巴洛克大圆顶;风浪依旧大,打在礁石上,给对面城市的海岸线镶上了一条白边。

因为今天只有半天的时间,我们不想在这里等开门了,径直去了不远处的卡瓦纳城堡。城堡建于16-18世纪,占地面积很大,从停车场进去要经过两座吊桥;两座桥间是一大片草地,下面则是已经干涸的护城河。草地上堆着一堆用作炮弹的铁球,一只小蜥蜴在铁球间的空隙里钻进钻出。登上城墙,可以看到岬角处的莫罗城堡和其前高耸的灯塔。也是十点开门,买了票后过第二个吊桥、进入主堡。主堡中央有一片空地广场;环绕广场,靠近海的一侧城墙修了三个犄角、城墙上全是炮台;近陆地的这侧,则是一座座屋子连起的石墙,主堡外墙里也建了一排小屋子,两座石墙间的走道中间、隔段路变会放门小炮或是放几个铁弹作为装饰。那些小房子里有一间是教堂,剩下的以前大概是兵营;现在有几间拿出来做展览:有介绍城堡的监狱、武器的,介绍古巴革命史的(唯一安装了空调的屋子啊,真凉快),还有一间大房子专门拿出来介绍委内瑞拉的革命史和查韦斯的,两国领导人感情很好么。沿着斜坡走到石墙顶上,看到两列整齐排列着的红瓦的烟囱形状的小屋子,侧面还有两列排气口,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广场上有几口旱井,下面是四通八达的地下水系统;这里贮藏的水量够所有的士兵使用一年。沿着海湾的炮台上满是黑色的大炮,排列的整整齐齐的,炮口对着海湾。正中间是古巴国旗,边上还有一座方尖碑——选择埃及文化里的方尖碑来作为纪念战争的载体,这必是当年欧洲殖民者的作品。从这里俯瞰海峡对面的城市还是不错的:左边开阔的水域是哈瓦那港口的所在,第一天就看到的燃着明火的烟囱就在港口附近;大概受贸易禁运的影响,好好的海港里没看到几艘货船。右边越过昨晚去的小城堡所在的岬角,后面是广阔的佛罗里达海峡;国家饭店和一系列新式的高层建筑勾勒出错落有致的天际线。正前方对着的就是老城了,相比新区,这一带的房子要拥挤不少、布局上也显得有些杂乱;但这些也是老城的特色,能作为世界遗产完整的保留下来,也不容易了。

回旅馆收拾东西,离下午公交车出发还有段时间,坐在厅里的摇椅上看书。外墙的窗上装着铁栅栏,外面的街道上人声不绝;对面是个卖水站,这阵有辆供水车停着,周围的居民正提着大大小小的水桶来买水;一个小贩隔着栅栏窗问我要不要买东西,又问我这家的主人在不在;这些场景总让我时不时有种穿越了的感觉~ 一点打车前往位于城市中心的长途车站,车是辆绿色的老爷车,看起来很漂亮;坐进去才知道里面有多寒酸:仪表盘就是个摆设了,司机在前面装了个用电池的小电风扇当空调用;想把手臂搁在车门上、搁哪都硌,再仔细一看,车门里面全是铁框架啊、赤裸裸的铁框架;外面包装的那么漂亮,里面好歹也稍微弄弄啊。车站在城市的中心,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旅游区,我们是第一次来:马路倒是挺宽敞的,就是车不多,两侧也看不到太多建筑。我们没有事先预订车票,只能等有预约的人都check-in了之后,才能捡剩下的票。很幸运的拿到了三张票,最后出城时,车已经坐满了,很多出租车司机在车站外面、等着拉没买到车票的人。这里出租车的规矩是凑够一辆车的话,无论路程远近,每个人只需要比公交车多付3库就可以了,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汽车出城往西走,右侧是一脉远山;左侧则以平原为主,一路看到的几乎都是些矮树林,很少看到耕地,更少看到在地上耕作的人;零星的有些独立的破旧村舍。这些国家运营的给外国游客的长途汽车都有一个毛病,每两个多小时一定要停下来,赶所有乘客下去放放风,每次放风的时间都还很长。我们这趟车中间也停了一处烟草种植园,门口的耕地上一个农民带着两只老牛正在拉犁,另一个跟在后面貌似是在撒种;看到我们很感兴趣的在边上看,那个撒种的农民走过来、给我们看他手上捧着的铁罐,罐子里装的应该就是烟叶的种子了,看着像咖啡豆。这片种植园周围有些很有意思的树,看起来像是椰子树,但树干中间总有一个鼓包,整个树干看着像一个梭子:-) 之后汽车经过一个城镇,应该也是个旅游小镇,路边很多房子上都挂了蓝锚标志。房子大都是老式的两层建筑,有些阳台围栏上、原先的石柱子断了,主人省事、就用铁栏杆给补上。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摆了个人像雕塑,不知道雕刻的是谁,也许是镇邪用的、就跟国内喜欢弄个石狮子、贴个门神一样?

继续往前,翻过一座山,进入山后的谷地,这就是目的地Vinales了。订的民宿的主人说好会来车站接我们,我果然在车上就看到了下面举着我名字的纸牌。和主人碰了面,主人说还要接人,让他弟弟先带我们去他家。弟弟刚在镇上买了菜,两手都拎着东西,也不能帮我们拿行李,我们跟在他后面,走了七个半街区才到了他们家。回去查了一下当时的预定,还真只说了pick up,没说有车的... 房子是新建的一层楼房,进门是方形的客厅,后面连着的是餐厅,两间都铺着大理石的地面;再往后,隔开的两间是厨房和一个很小的电视房。这四个房间在一条线上,它们右边的那条线上,依次是三间客房,头两间都出租,主人自己住在最后一间里。我们的房间一样很小,下水道大概是主人自己挖的,卫生间的抽水马桶里不断有味道泛上来,只能一直盖盖子压着:-( 民宿的主人们似乎很喜欢用瓷器做摆设,这家是,哈瓦那那家也是,客厅和餐厅的柜子里摆满了花花绿绿的瓷器工艺品。上屋顶看风景,屋顶上留了些接口,方便以后继续往上加楼层;屋顶上还有四个大水箱,看来这里用的自来水都是来自水箱的,我们就不敢再烧这里的自来水喝了。晚饭在主人家里吃的,满满的一大桌,很丰盛,但食材真是不新鲜。

11/25/2015 ● 旱地喀斯特

Vinales是一个很小的村镇,主要的街道只有一条,大部分餐馆、超市、银行什么的都聚集在那条街中间的几个街区里。昨晚到的公交车站和对面的教堂广场是城市的中心,我们今天和徒步的向导也是约在教堂门口见面。早上八点,到了才知道,为什么向导没有去我们住的地方pick up,因为向导、她也没有车啊。和我们一起订了早上的徒步团的还有一对来自法国的夫妻,向导叫了辆出租车,坐不下我们六个人,只好走两趟,先送我们到徒步的trailhead等着。我们自己往里走了一点,右边是几片芋头地,叶子已经长的挺高了;田地中有一家农舍,边上的树林里养了两只羊,被绳子拴着。正碰上两只牛在拉犁,主人看我很感兴趣,就问我想不想玩,然后我就也拉了一把~ 刚开始那牛怎么也不动,主人就在后面喊号子,然后牛就开始走了——估计这两家伙的西班牙语水平比我高,嗯。牛往前走的时候,我手上拉的绳子是松着的,跟着走就好了;走到头,想让牛往哪侧掉头,就扯那侧的绳子,和拉马头绳一样。虽说手上不怎么用力,但翻过的地上土很松,会有点陷步子,来回走一趟比我想象的累。

等向导带着那两个法国人到了,我们再一起从trailhead出发时已经九点过了。往后面山的方向走,经过的都是农田,有一些种豆子的,最多的还是种芋头的。看到一间茅草“屋子”,只有大屋顶露在地面上,向导说这是当地人躲避飓风用的。一路上看到了各种家养的动物:牛、羊、鸡、猪、狗什么的,大多都拿绳子拴着,这是怕它们走丢么?农田后面的那几座山,山势险峻、岩壁陡峭,但依然有树覆于其上,大部分的山体都还是绿色的。这一带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挺拔却不失秀气,一座座独立的山峰立于平原之上;只可惜了没有水,像干涸的武夷山。走到山前,我们沿着树林里的小路开始上山。两侧树林里、树的树干大都很细,像是新栽种没多少年的;树干上盘生出的枝蔓却很多,在空中勾出各种造型。这条路平常少有人走,有些地方枝蔓把中间的小路都盖住了,带着我们的一个男向导就用腰里挂着的长长的弯刀在前面披荆斩棘的开路。我们前几天从来也没见过卖玉米的,山上倒是看到了不少玉米芯子:原来古巴人不喜欢吃玉米,好好的玉米都叫猪给拱了啊~ 看到了一种树,树干上密密麻麻的有很多很小的细尖形状的东西突出来;还看到了一种小鸟,红色的嘴、黄黄的肚子;再有就是蚂蚁窝,是用红色的碎土堆起来的一个个圆锥形,顶上有孔;这些个圆锥形的窝大小不一、排成一排,底下都是有地道相连的,方便不同窝里的蚂蚁们串门~ 从这片树林里出来,就到了半山腰的草地上;山势明显放缓,我们沿着草地中间的步道、在山腰上横切。从这里开始,景色开阔了起来,唯一能挡点视线的是山坡上零星的椰子树。我们能看到近处脚下的牧场和耕地、远处山谷中的城市和红色屋顶的旅馆,更远的后面还有一脉青山。鹰掠过天空,盘桓在脚下的山谷之上。

经过一个小水塘,边上有根管子、从山上引地下河流的水下来,向导就着管子在那儿喝水。水塘边上没多远是处农舍,茅草搭的屋顶,只有一个小房间。屋子的主人是个面相和善的老人,在此生活了76年,从没下过山。主人手大、耳朵大,是个有福之人。屋子边上有很多椰子树和桔树,老人便从屋里拿出新鲜的桔子、香蕉和椰子,在屋外的空地上招待我们。老人的腰上也挂着一把和向导的刀一样的弯刀,他们俩就轮番用刀帮我们开椰子:先拿大弯刀把外面的大硬壳像砍柴一样的劈掉,再用把小点的刀像削苹果皮一样的去掉里面的一层软壳。椰子上面开个口就可以就着吸管喝汁了,削好皮的椰子是嫩白的颜色,捧在手里像个大大的冰淇淋球~ 我们的那个男向导、别看一路上不言不语的,削好椰子后、却还特意摘了朵花插在椰子顶上的开口上递给我们,还有点小情调嘛:-) 屋外的风景也是不错的,正好能俯瞰我们刚走过的草地上的那段路。吃饱喝足之后,继续往前,从另一侧的小树林里下山。和上山时、一路都在密林里不同,下山路上树林断断续续的、有几处开阔的地方可以看到脚下山谷里的风景:大片绿色的农田,其中矗立着几座秀丽的山峰,看着跟风景画一样。沿路还看到了放牧的牛和马,还有脖子上有白纹的彩色的猪,难得都没有用绳子拴着。路边看到了一个很像切开了的“藕”的东西,圆圆的,中间有孔;走近了仔细看,原来是一只正在睡觉的猪的鼻子!

下到山脚下,又沿着农田走了一段,看到了几处水稻田。向导逮了一只小羊让我们抱着玩,我照着向导抱羊的姿势抱着,但好像还是不大对:小家伙被向导抱着时乖乖的,到我这就急的一直拿后腿蹬我^.^ 快到路口时,有处农家,我们就在那里吃中午饭。有自家用猪肉丝做的腊肉,还有黄豆汤;饮料是用一种个头很大的柠檬泡的水,虽然那个柠檬酸的没法直接吃,泡出来的水倒是味道不错。

饭后,往Vinales镇子的方向走。前面左、右各有一片山,夹着中间的小道像是一线天;穿过“一线天”,就上了公路了,开始的一段路都是走在公路上;左侧峭壁的石质颇为疏松,壁上有不少空隙、石洞,很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很远的能看到那幅1961年的彩色岩画,很大的一幅,占据了大半山体;不过距离太远、又强逆光,实在什么都看不清。之后拐进边上农田里的小路,这一带的作物以烟草叶子为主,现在正是播种季节,很多地上都种着一排排整齐的秧苗。向导带着我们参观了一间烟叶仓库,烟草每年十一月播种,来年二月收割,现在仓库里晾着的烟叶、都是春天收割的去年的叶子,好几排架子上挂的满满的。有人专门在那里表演卷烟的制作过程,顺便兜售:做的过程倒是简单,叶子卷起来,扎扎紧,就能直接吸了;向导把烟叶传过来,让我们闻;那味道,实在是不好闻啊:-( 这边农民都是手工作业,效率不高,一个农民也就管三千到七千株烟草,每年的平均收成大概在150公斤左右;在这150公斤烟草里,政府会以1公斤1库(1库约等于1美元)的价格收购90%,只留10%给农民自行处理;而这边农民卖给游客的价钱是区区几片叶子卷成的一根烟就要价2库——当然可以还价,最后能还到多少我就不知道了。向导说起这些的时候,并不掩饰口气中的不满。

之后的路都是在农场中了,离镇子愈近、离山便愈远。两边最多的依旧是烟叶地,路边长着些野生作物、自然的把小路和两侧的农田隔开。我们看到了一些不算太高的仙人掌的柱子、还有长扁豆。也看到了和山上类似的那种红色碎土堆起的蚂蚁窝,这次还看到蚂蚁了,忙忙碌碌、来回搬着比自身大很多的树叶;蚂蚁扛着树叶的样子,远看就像一些长着绿色翅膀的虫子~ 到镇上正是晚饭时分,街上很多放学回家的小朋友,各个都戴着红领巾,看着好亲切啊~ 晚饭在镇上的一家素菜馆吃的,茄子塔很有特色。

11/26/2015 ● 水溶洞
11/27/2015 ● 殖民小城Trinidad
11/28/2015 ● 从乡村回城市
11/29/2015 ● 海水沙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