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015 ● Caño Negro-黑色水道

在哥斯达黎加的第一晚,我们住在了一个叫Green Lagoon的度假村里。旅馆位于半山腰上,背靠Chato火山,面朝La Fortuna城镇;周边除了植物园就是牧场,自成一片天地。Arenal火山被前面Chato的山体所遮挡,在旅馆附近无法看到;旅馆后面的观景台上,正好俯视郁郁葱葱的Chato山和雨林包围中的La Fortuna。我们到旅馆的时候已然日落,脚下近处、植物园里绿色的植被和点缀其间的彩色的花朵正在最后一点余光中迅速的褪去色彩;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勾勒出城市的轮廓。

第二天,订了去与尼加拉瓜交界的Frío河上看动物的一日游。Frío河在当地语言里的意思是“黑色的水道”,河道本身狭窄而蜿蜒,两侧的树林密且高,挡住了很多光线,因而得名黑色水道。旅游车接上我们、下山以后,先在镇上转了一圈,不大的镇子里看到了至少两个足球场,可见足球在这里也算普及的很好的国民运动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一个桥边的餐馆门口。餐馆的主人二十多年前偶然发现附近有蜥蜴出没,遂开始给这些蜥蜴提供食物;蜥蜴们因而越聚越多,现在已经有数百只,餐馆也以蜥蜴命名。我们在桥上走了个来回,看到了许多栖息在高处树枝上的蜥蜴,有形单影只的、也有拖家带口的。这些蜥蜴虽然颜色不尽相同——灰色居多,也有一些绿色的——但样子都差不多:下巴下面吊着一块抹布形状的东西;背上整齐的长着一排高矮不一的软刺;爪子上长着五个“爪趾”,其中四个是同向的、连在一起,与最边上分开的那个呈九十度角,像极了人类的手指结构。有一只大蜥蜴离我们特别近,背上那些金黄色的软刺在阳光的照射下现出透明的光泽。

之后车子一路向北,开往尼加拉瓜的方向;路的两侧是一片片的种植园,几乎没有间断过。向导说香蕉和菠萝是最麻烦的两种水果,因为他们一生只能结一次果,果实成熟收割之后就需要栽种新苗;这里的猴子也不吃香蕉。他让我们猜哥斯达黎加出口最多的是什么,我们有人猜咖啡,有人猜某种水果;向导说不是吃的、而是电子元件,言语间颇为自豪。他在路边买了一袋红毛丹分给我们吃。皮很薄,用指甲从中间划个圈,把上面半个皮摘掉,就能把中间的肉挤出来吃了。色泽有点像荔枝,但肉质要硬一点,远没有荔枝那么多汁、味道也淡不少,我觉得吃起来一般吧。沿路还看到了一只在树冠上酣睡的树懒:倒挂的姿势,头蜷缩在树杈间,粗粗的尾巴勾住边上的一根树枝。这家伙一天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更准确的说,只是休息,或者叫闭目养神;想看到他们的正脸或者活动时的样子,绝对需要人品爆发。过了最后一个村庄,拐上去河边渡口的小路后,两侧逐渐被沼泽和湿地所替代,向导说这里也是哥斯达黎加最大的几片湿地保护区之一。看到了许多匍匐在水边的鳄鱼,还有各种水鸟;出来的时候还看到了一只长长嘴的粉红色火烈鸟,威严的在水中跺着步子。向导说他都有好几个月没看见火烈鸟了呢,我们今天的运气算是不错。

在码头边的餐厅吃了点烤饼当点心,等另一辆旅行车上的人也到齐了,我们就一起坐船开始了黑色水道之行。刚上船,天就开始下雨;虽说船顶有蓬,但密密的雨线还是借着风力,把一侧的椅子都打湿了。水道蜿蜒,两侧树林茂密,横生出的枝节蔓延到河面之上,被河水齐齐的切出一个横截面;九月刚入雨季不久,河面水位尚低,与树枝的横截面间还有一小段空隙。遇到两个当地人,划着木舟,在雨中运送建筑材料。说是木舟,其实就是一个没有盖子的、棺材形状的长方体,两个人都坐在船尾,一个打伞、一个摇桨,船头翘起了不少,在河面上走的很流畅。出发没多久,就听到林间几声尖厉的啼叫,向导说这是林中的猴子在向我们宣示他对这片土地的主权呢,可惜只闻其声,未见其猴。看到最多的还是各种水鸟:其中有一只彩色的鸭子;还有一只黑色的大鹏鸟,立在浮于水面的一根粗树枝上,不停的摆着各种pose求照相。河边看到了两种不同的蜥蜴,都是绿色的,都比之前看到的那种树间的蜥蜴要小很多。体型较大的那种拖着长长的尾巴,身上有些黑色的条纹,背上也有一排软刺,据说是会游泳的。而体型较小的那种不仅通体是类似落叶的黄绿色保护色,就连背上的软刺也连成了两片树叶形状的东西,混迹在沙地上满满的落叶中,向导不说、自己还真是很难发现。船往深处走,我们终于看到了几群猴子。这片保护区一共生活着三种猴子:吼猴、蜘蛛猿和白脸猴,我们有幸看到了前两种。吼猴幼时通体的皮毛都是深褐色的,成年后会经历一次由后往前的变色,最后浑身都变成橘黄色。我们不仅看到了深褐色和橙色的吼猴,还看到了一只正在变色中的:两条后腿的大腿已经完全变成了橙色、小腿上还有许多深褐色斑点、尾巴上则开始有了一条橙色的条纹。和幼年的吼猴相比,蜘蛛猿的肤色要浅一些,五官也更平面化一点。两种猴子都是一般的灵巧,四肢再加上尾巴,五个着力点支撑着身体在树枝间轻松的跳跃着;摘到了果子就找个枝头坐下,翘着腿,用两只前爪剥果子吃,一边还警觉的不错眼的盯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回到码头已是下午一点多,吃了自助午餐、逛了逛餐馆外面的矮矮的椰子树林,就往回走了。回到镇上时天很好,Arenal火山难得在这个季节露出真容,锥形的山体高高的耸立在狭窄的街道之后,有点在安提瓜的钟楼下遥望Agua火山的即视感。

回到旅馆时间尚早,我们就去边上的瀑布逛了逛。进门没多久有一个观景台,可以遥望对面山间从密林中冲出的La Fortuna瀑布的上半段。观景台左边有条小路可以一直下到瀑布脚下,在这里看到的就是瀑布入潭的下半段了。水流从高处注入底下的圆潭中,溅起的水花向左右两侧迅速推开,形成一条散不去的水雾带;圆潭后面的山体上有个石洞,洞口处的植物大约因为常年受到水雾的滋润,垂下许多条雨林中常见的那种细密的丝绦,与瀑布倒是相得益彰。小路再往下一点就到了溪边,溪水浅且急,不少人换了泳衣在溪中玩水。

9/7/2015 ● Arenal-火山与湖

Chato火山的山顶有一个被密林环抱着的深绿色火山口湖,就是Green Lagoon。登顶的路有三条,一条的起点在昨天去过的瀑布后面、一条从山另一侧的一个观测站出发,而最后一条就从我们住的旅馆出发。不是旅馆客人的话,从这条路上山是要买门票的,我们就免票了。吃过早饭,带足水和零食,顺着停车场尽头的小路开始登山。

开始的一段路相对平缓,青石板铺就的小道盘旋着穿过一片植物园;左边一块平整的草地上一群白色的和另一群黑色的牛混在一起吃草,听到我们路过的声音,就会扭过头、嘴里衔着草、一动不动的盯着我们看。园里种着好些菠萝树。菠萝刚成型的时候是鲜艳的大红色,花瓣像谢了的莲花宝座、一层层的向外垂下,露出中间宝塔形状的芯;快成熟的时候则变成了紫色,下面的花瓣已完全脱落,中间的芯大小和形状都和成熟的菠萝很像、能看到表面一个一个鼓起的包了。还有一种橙色的植物,一左一右的向两侧交替的伸出好几层“花瓣”,每一个“花瓣”都是窄窄的独木舟的形状,便于在里面贮藏水分,而这种左右排列的“花瓣”结构大概也是为了增加吸收水分的表面积;这种植物成熟以后,橙色的花瓣会变成大红色、之后枯萎,而有些看似凋零的花瓣尽头、竟然还能长出芭蕉叶形状的鲜嫩的绿叶!还有一种植物,每个枝头要么没有花,要么就挨着开出两朵五瓣小花:一朵白色、一朵紫色。这些都是以前在别处没有见过的。出了植物园后,路面依然平缓,但石板路已被自然的土路所替代。虽然是雨季,但大概因为这里的植被吸收水分速度快,路面倒是不觉得泥泞。这段路视野相对开阔,越过身后密林的树冠,哥斯达黎加中部的平原在一片烟雨朦胧中、是一片氤氲的绿色:墨绿色的是树林、浅绿色的是耕地,中间点缀着些红瓦白墙的房子的便是城镇了。

之后的路便转进了茂密的树林中。小道越来越窄、越来越陡、似乎也不再有什么维护。基本就是顺着山坡直线往上走,两侧的树在小道上盘根错节,既保持了水土,又在最陡的路段、形成了一些天然的“台阶”。树的种类很多,长的都不算太高,密密麻麻、杂乱无章;大概因为水分实在太过充足,就连树干、树枝上都爬满了细细的叶子,整个空间都被绿色填满了,连树间垂下的须根也都是绿色的。这路应该还是经常有人走的,不然很快就会被周围的绿色侵蚀。到顶有一个很小的平台,云层很厚,不仅Arenal火山完全不见踪影,就连脚下的Green Lagoon也一点都看不见。从平台所在的山脊上,有一条小路可以下到湖边。和上山的路相比,这段路要更陡,有个别地方还放了绳子借力。这是一个火山口湖,被密密的树林包围着;树林里、花菜形状的树冠互相叠压着,都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阳光。没有日光,水面是没有光泽的暗绿色。尽管没有风,但湖面并不平静,细浪翻着白色的水沫、轻柔的拍打着岸边。沿原路返回山脊之后,天光略开,我们可以越过树顶、看到一点湖面。从高处看,觉得湖水更静、绿的也更晶莹、通透一些,比湖边看感觉更好,这大概也是Green Lagoon名字的由来。下山的时候碰到一个带队上来的向导,问我顶上风景如何。我说看不到Arenal火山,只能看到湖呢。向导说这就算很不错了,他还担心连湖都看不到呢。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算太糟。

原路下山、到旅馆已经一点多了。尽管已经退了房,前台还是很nice的主动提出免费再开个房间让我们洗澡。洗完澡,吃了餐馆刚刚做好的三明治,下午的旅行团就来接我们了。我们选择了taxi-boat-taxi的行程,横穿Arenal湖,去云林中的城市Monteverde。

今天下午的天不如昨天下午好,Arenal的山顶始终笼罩在云雾里,只能看到底下大半的锥体。旅行车下到镇里,往西开往Arenal湖边的码头,一路经过许多家温泉旅店。码头在桥边,去Monteverde的公路过桥以后,沿着湖岸走,我们坐船就直接穿湖而过。湖挺大的,两岸是连绵的矮山——除了水面和空气,目所能及处、所有的地表都被树林填满了。近处还能看出这些树木高大挺拔的身型和庞大的树冠;远处就只能看到被深浅不一的绿色勾勒出的山的轮廓。再往前走,有些矮山上有住家,开出了大片的草地,中间点缀着几间屋舍。到了对面码头,来了两辆车接我们。之后的路几乎全是unpaved的盘山路,貌似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开。两侧依旧是起伏的山峦,山坡上开出了许多牧场,大片大片浅绿色的草地铺陈开去,深绿色的树林一簇簇的散落其间。远远的还能看到些牛羊。

Monteverde实在是个很小的“镇子”。订的旅馆Mar Inn号称离小镇很近(也确实很近),本来还抱着希望晚上来镇上吃吃饭、逛逛街的,到了才知道整个“镇子”就一条半街,五分钟就能走个来回。不过旅行社、餐馆、超市、工艺品店、银行什么的倒是一应具全。

9/8/2015 ● 热带云林和她的动物们

最后一天的行程从早上五点半的追鸟之旅开始,一共只有我们三个游客。追鸟的地方在从小镇到Monteverde云林的半路上,海拔比云林略低;我们到的时候、空气中飘着点小雨,向导一边不紧不慢的从汽车后备箱里取出落地的望远镜、组装好、再套上雨具,一边告诫第一次追鸟的我们、追鸟最需要的便是耐心。向导一般先用一个小望远镜确定鸟的位置和种类,之后再架起落地望远镜让我们看。刚开始看到了两种不同的啄木鸟、一只停在树枝上休息的蜂鸟、还有一只有着透明翅膀的蝴蝶。之后没多久,向导就发现了三只栖息在高处的Quetzal——凤尾绿咬鹃,这是哥斯达黎加的国鸟,目前只生活在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Monteverde保护区里现在只有一百五十多只了,一下子看了百分之二,还是非常幸运的。Quetzal每年换一次假尾,现在恰是假尾刚刚脱落的时候,所以我们看到的这几只Quetzal都没有那种标志性的好看的尾巴。当它们拖着长长的假尾在空中飞过,假以类似蛇皮上花纹的背部两侧的羽毛,远看就像是飞翔中的蛇,所以也被当地人称作是flying snake。三只Quetzal中,两只雄鸟、一只雌鸟。红色的腹毛和亮绿色的尾毛是雄鸟的标志,而雌鸟的这两个部位都是暗黑色的。我们正在认真的看Quetzal同学的时候,两只不甘寂寞的巨嘴鸟Toucan闯入了我们的视线。Toucan是我在哥斯达黎加最想看到的鸟类,昨晚在镇上的工艺品店里看到了好些,但都远没有今天看到的这两只这么漂亮。脖子下面的那一大片羽毛是芒果的那种鲜翠欲滴的嫩黄色,而前面标志性的坚硬的大长嘴上色彩也很丰富:下面半扇颜色淡,上面半扇大部分也是芒果的嫩黄色、中间有一些橙子一样的橘黄色,而嘴尖则是石榴一样的火红色;在树枝间顾盼生姿。两种最主要的鸟都看到了,但离结束的时间还早,向导就带着我们继续往没有路的林子深处找猫头鹰。沿路看到了一棵桔子树,还有一片爬满了红色瓢虫的树叶。我们在林子里走了很久,最后终于找到了树枝上的一家三口。向导说那两个宝宝大概两个多月大,连他都是第一次见它们呢!妈妈是灰色的,不算太好看,在右边那棵树的树枝上;两个宝宝彼此紧紧的挨着,挤在左边那棵树差不多高度的树枝上,通体乳白色的羽毛,瞪着两只黑黝黝的大眼睛无辜的望着我们,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们刚到的时候,右边那个宝宝还在埋头睡觉,尽管我们已经很小心的不发出声音,但还是惊扰到了它,看着它一点点抬头、睁眼~ 猫头鹰是有眼睑的,从望远镜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一下下的眨着眼睛,也能看清他们勾住脚下树枝的锋利的爪子。从林子里出来的时候,向导还特意在路上来回找了几趟,说是如果从路上就能看到,以后就不必去林子里看、免得再打扰了它们。

Monteverde小镇周边有好几处云林保护区,各具特色;从小镇出发,每天都有班车往返各片云林。我们回到旅馆后,下一趟班车是去Santa Elena的,那么就是它了。我问过追鸟的向导,为什么这里是云林,而不是雨林。向导说雨林一般都处于海平面的高度、比如亚马逊雨林。而Monteverde地区的森林平均海拔在1500米到2000米之间;来自加勒比的暖流与来自阿拉斯加的寒流在此交汇,形成了这里终年温润多雨,云雾环绕的气候,成就了这里特有的云林。我们在保护区里也找了一个向导带我们参观,这个向导以前在美国做过滑雪教练,后来迷上了冲浪,就搬到了哥斯达黎加;他做向导的时间不长,感觉也不像之前的两个向导那么有激情。刚出发就开始下雨,四周的空气中充满了云雾;高矮不一的各种植物填满了土壤的每一寸空间;从高处的树枝到低处的树干,到处都爬满了湿漉漉的树叶;密密麻麻的须根从树冠一直垂到下面的土壤里,有的须根上还长出了新芽,像一层层的珠帘,在这氤氲的气息里,看上去如电影场景般的不真实。这片云林里还修了一座瞭望塔,天好的时候,从塔顶不仅能看到Arenal火山与湖,甚至还能远眺尼加拉瓜湖;当然今天这样的天气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了。我问向导一年能有多少好天,向导说加一起个把星期吧... 我们经过的大部分区域的树都不高,比较高的树集中在一小片背风的区域里,最高的也只有四十米左右。看到了一种长在树上的蕨类植物、还有它们没有长开时缩成一个圈的样子。一路上看到了许多小动物。比如把身体盘在树杈上的极毒的蝰蛇(viper snake),据说其毒液三个小时之内就能致人死亡。幼年蝰蛇比成年的更加危险,因为它们正在学习使用毒液、更具攻击性。蝰蛇的身体是和周围的树叶一模一样的绿色,两侧各有一条细细的黄绿色线贯穿、身体上也等距离的分布着些黄绿色的短纹,像极了树叶中茎脉的纹路;形状、颜色和花纹组合在一起,让藏于树丛里的蝰蛇极难被发现,都是向导拿激光笔照了又照我们才看出来。树林里不同种类的鸟,会结成联盟,各司其职,其中一种鸟的任务就是发现蝰蛇并通知同伴。还看到了一种黄色的多足虫,被外物触碰了之后会立刻把身体蜷成一个硬梆梆的球体,用脚轻轻一踢,就跟个小石头一样滚到路边了:-) 更多的是有各种保护色的奇奇怪怪的小动物:像细枝的挂在树上的竹节虫、像落叶的趴在树叶上的黄色的虫子等等,回来的路上甚至还看到了一只横行的螃蟹。

从云林出来,沿着公路往下步行五分钟,就到了Selvatura探险公园,主要是冲着这里的蜂鸟园来的。蜂鸟是世界上体形最小的鸟之一,却又是飞的最快的鸟,没有之一。它们的翅膀每秒钟可以扇动50到200次,是世界上唯一可以随时朝任意方向(上下前后左右)飞的鸟,也可以悬停在空中不动。图板上介绍园区里有二十来种蜂鸟,我们看到的大多是绿色和紫色的两种。这些蜂鸟有着坚硬而略略弯曲的长嘴、梭子一样流线型的身体、鳞片一样的羽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大概因为翅膀和尾巴抖动的频率太高,曝光时间再短,拍出来的照片里嘴巴眼睛都很清晰,但翅膀和羽毛却总是模糊的。快离开蜂鸟园的时候,一只长着尖尖的三角锥形状的鼻子和嘴的黑色小浣熊、从一侧的树林里钻出来,飞快的跑过我们脚边。看完蜂鸟,离回城的班车还有半个多小时,我们就沿着trail随便走了几座吊桥。这里的吊桥都是架在山坡上、位于树林中间,而不是悬于树冠上的,意思不是很大。

回到镇上,匆匆吃过晚饭,就等着晚上的旅行团来接我们看夜晚的动物了。这个tour相当热门,最后凑了两辆车,二十多个人。先看的还是一只蝰蛇,缠绕在小径边的树枝上;因为怕游客黑灯瞎火的不小心碰到,地上拉了一大圈绳子不让我们靠近。还看到了一只彩色的啄木鸟和几只小鸟,停在枝头小憩。之后向导带着我们在林间的树叶上翻找小动物,看到了一只青绿色的蚂蚱,和底下树叶的颜色一模一样;看到了一只黄色的昆虫;还看到了两只、都只有拇指的指甲壳大小的青蛙,其中一只就是著名的红眼青蛙:伸着头趴在树叶上,通体是比叶子略暗淡的绿色,左右各鼓出一只圆圆的血红的大眼睛,在夜色中格外分明。大概是被我们惊扰了,很快的跳过几片树叶就消失在树林里了。向导还从洞里引出些动物给我们看,一个是八腿大蜘蛛,每条腿看上去都是一节节的,关节连接处有橙色的花纹,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是黑色的;还有一个是会变色的多足虫子,尾巴也是一节节的,蜷缩成一团,靠近头的几只脚向里曲着护住头部,估计是被我们惊吓了:-) 开始大家都打着手电,虫子通体是暗灰色的;之后向导让我们把灯都关了,淡淡的夜色中,虫子突然变成了通体翠绿色,太神奇了!被我们围观了一阵之后,虫子决定顺着树枝爬回树间洞穴里的家,身体尤其是尾巴舒展开来后,身形显得很修长、爬的也轻盈;到了洞口,把尾巴翻过来罩住头部,像是在跟我们说再见。最后还看到了两只长毛树懒,一只在高处树上,一只离我们颇近,不过都埋着头酣睡正香,连个正脸都不给我们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