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9/2016-10/02/2016 ● 荷属圣马丁 ● 潜水

圣马丁岛是位于加勒比海上、连接南北美洲的一串小岛中的一个,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边是荷兰的海外领土,北边则属于法国。我们上岛的当天,飓风马修刚从西边的海面上掠过,虽然头上还是蓝天白云、但总觉得空气中笼罩着淡淡的雾,使阳光不能朗照;住在辛普森海湾一座临海的旅馆里,岸边的风浪已经颇大、一个盖过一个的打在沙滩上,潜店说今天这样的天气是出不了海的,不过随着飓风北上,天气也在好转,明天、后天还是有希望的。

第二天一早在潜店门口领了装备,8个diver、1个DM、一条船,沿着海岸线向东边驶去;风浪非常大,冲锋舟的船头被浪推着不时来个自由落体,这种海况在以前潜水的时候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第一潜在Caril Cargo,看的是沉船——话说加勒比海上的飓风是有传统的,每年十几个,圣马丁岛也深受其害、所以周边沉船无数;Caril号船沉没之前是负责往岛上运酒的。沿着锚点下挂着的绳子下到底是一片沙地,除了零星的几块石头和路过的几条鱼,能看到的只有被水流吹起的飘在水中的流沙;我们游到船边,这艘船不大,但保存的非常完整;船舱是鱼群们的庇护所,看到最多的是黄白间隔条纹的鱼组成的鱼群和通体带着点透明的灰色的鱼组成的鱼群,一片片的从我们眼前飘过。船的底部和沙地间的空隙里藏着两窝龙虾,都挺大个的,排成进攻的队形,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旁边的沙地上还躺着只sting ray,我一直觉得这家伙不怎么好看,比ray家族里的其他成员差多了。穿过船舱,游到前面的甲板上,与一只reef shark不期而遇;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们惊到了,慌不择路的想从洞里往甲板下面钻,发现个子太大、钻不进去,又掉头匆匆忙忙的往外游;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reef shark,觉得他们的嘴巴长的好萌~ 往回游的路上看到了一只游翔中的ray,通体黑色的,不知道属于哪个品种;看到了一只黑色的海龟,背上驮着只鲨鱼形状的小鱼,鱼的细长尾巴拖在海龟的身后一摆一摆的,这是打算装ray的节奏么...

第二潜在Proselyte reef,海面上的风浪依旧很大;海底珊瑚丛生,然而这片海域珊瑚的种类非常有限,看到的几乎都是绿色的树枝形状的珊瑚,中间偶尔夹着几片彩色的树叶状珊瑚、或是趴着几个脑状珊瑚;水流非常大,珊瑚们被吹的东倒西歪的,像舞动的绿旗;人在水中也很难固定住,好几次DM告诉我某个石头底下藏着动物,我都钻不到准确的位置:-( 看到了一只大大眼睛的河豚,还有一只薄如纸、椭圆形、带着和海底一样花纹的保护色的家伙、在沙地上趴着。大概越是大型的海洋生物、越喜欢风浪大的地方,这一趟鲨鱼倒是看到了好几只,但可见度实在不好,只有在鲨鱼贴着面前游过的时候才能看的清楚,稍微走的远点就不太看得清了。

下午的第三潜在The bridge,这个潜点距离辛普森海湾不远,在陆地的环抱掩护下、相对比较风平浪静;主要的看点包括了三艘很小的沉船、和一座被抛弃到海中的废桥;连接几个点的是水草丛生的沙地,水草长的又密又高,却没看到什么动物;沉船估计都颇有些历史了,大部分的船体已被腐蚀,只剩下“折戟沉沙铁未销”;从留下的残片上、已经很难分辨出当年的形状,我甚至都看不出这四处残骸里究竟哪一处原先是桥。最多的还是小鱼群,绕着残骸游来游去;有一处残骸上已长出了许多珊瑚、其中不少还是这一带不多见的脑珊瑚;其他的还看到了一只狮子鱼,一条河豚和一条海鳗,海鳗被我们惊到,蛇一样的蠕动着、在船身下寻找安身之所,之后从铁板下伸出尖尖的脑袋、用两侧那两只大的不成比例的眼睛四下打量着。在做三分钟停留的地方,我们的身边悬停着一只水母,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其透明身体上的四个小黑圈。

第三天第一潜在cable reef,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潜点:地形复杂,动物也多。刚下去的时候看的是一条沉船,船上的机械装置都还历历在目;围绕着铁皮游来游去的小鱼们组成的鱼群、比昨天看到的要大了许多,可见度也比昨天好了不少。往前游一点、就到了一条悬崖边上;悬崖上长满了绿草一样的珊瑚,一只大海龟正栖息其中;大概是被我们一群人呼啦啦的围上去惊到了,海龟有点慌乱的贴着悬崖边来回游着,抿着嘴、瞪着眼睛,看起来很不开心。越过悬崖,一只reef shark与我们擦肩而过,自顾自的在茂密的珊瑚组成的“草丛”中翱翔;鲨鱼一度离我们非常近,感觉都能透过鳃附近的横纹看到它的身体里... 而当鲨鱼正面朝我游过来的时候,透过相机镜头看着它三角形的嘴巴一张一合、还是有点害怕的... 之后又近距离的看到了四只reef shark,这个点真受鲨鱼欢迎啊~ 和其他潜点多为沙地不同,这个点的水下有很多石头山,DM带着我们在石头缝间钻来钻去;总体来说,这片水域不以珊瑚见长,这些石头上长着的水草形状的珊瑚、使这个点看起来像一个朴素的青草园,而游曳其中的鲨鱼是这里的特色。

第二潜还是回到了昨天去过的The bridge,外海的浪太大、只能到海湾里躲着。今天的可见度比昨天好了不少,几个残骸都能大致看得出、是船的哪个部件,之后在一处昨天来不及去的残骸里、还能看到比较完整的一侧带轩窗的倒扣的船体;我们在铁皮上下的缝隙里仔细搜寻,除了一团团飘过的鱼群,没再发现什么奇特的动物。不知道是不是受可见度高的影响,感觉看到的鱼群的色彩、比昨天下午时候要丰富了许多;银色的鱼群从白沙地的背景前掠过,还挺有点淡彩的意境的。看到了一只狮子鱼、一只躺在沙地上的sting ray,还有一条叫不出名字、但好像在超市冷柜里见过的鱼;碰到一只趴在沙地上原地转圈圈的海龟,和我们大眼瞪小眼;还有一只藏在贝壳里的螃蟹,DM从沙地上捡起贝壳翻过来给我们课,只注意到里面那两只瞪着的眼睛里露出的凶光...

下午租了辆车,绕着岛转了一圈;岛中是被绿树盖满的矮山,山脚下和贴着海岸线的沙滩边、各种民居旅馆密布;岛向海里张牙舞爪的伸出许多只细细的长腿,没有合拢的地方围出一个个海湾、合拢处则圈出一片泻湖,外海、海湾和泻湖中的水、呈现出分明不同的深蓝、浅蓝和绿色。我们从辛普森海湾开始、沿逆时针绕岛,南边属于荷兰的这侧,只要有沙滩的地方就填满了房子,海湾里也停了许多帆船;而到了北边法国那侧,景色要自然原始许多,大片礁石海岸都被青草覆盖了、看不到什么建筑,海湾里也只孤零零的泊着几艘小船。一直到转回了西边、法国这侧的首府Marigot,路的两侧才渐渐热闹起来;小镇中央有个小山头,山顶耸立着曾经的Louis堡的遗迹,这座两层城堡的大部分土地已被青草覆盖,但城墙、炮眼、塔楼和炮台都还各残留了一部分,能依稀辨别出昔日城堡的模样;站在山顶往四下看,能看到远处荷兰一侧的机场,和那些盖在延伸出去的陆地上、彷佛飘在海上的房子们;近处脚下,则是或大或小的泻湖,以及由五颜六色屋顶的小房子们组成的、颇具欧洲中世纪风景的Marigot小镇。

回到住处,正是晚饭时分;坐在沙滩上一边吃饭、一边看对岸的海上日落。水面上、作为背景的整块天幕都在夕阳光辉的笼罩下,呈现出一片金黄色;而海湾里戏水的人,是这金色幕布上的一个个黑色的剪影。最突出的是一个在玩flyboard的人,不仅可以升的很高,还可以在空中玩各种翻滚的动作,一个跟头翻下来还能稳稳的站在半空的气浪上,非常帅~

第四天一早,赶在中午的飞机之前,不能免俗的去moha沙滩看了几场飞机的降落。机场跑道尽头和海之间只隔了很窄的一条沙滩、和一条双向单车道公路;飞越沙滩上空的飞机都是马上就要降落的,因此飞行高度很低,每天都有很多吃瓜群众等在沙滩上、迎接飞机降落~ 最大的一架应该是早上十点多KLM公司的航班,我算好了位置、本来打算站在飞机正下方迎接这个大家伙的到来的;结果看着飞机从海那头出现,直直的冲着我冲过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害怕,最后闪一边去了,弄的边上一个准备拿我做麻豆的人一阵微词... 飞机飞的是真低,过马路的时候、下面刚好停着一辆车,我觉得过了沙滩后、机头稍微抬平了点,不然真感觉能撞上啊,话说在这马路上开的汽车限不限高的啊?起飞是背朝大海的方向,很多吃瓜群众就扒在挂满了“danger”的提示牌的栏杆上,等飞机加速那一刻推出的气浪;我对自己的臂力没啥自信,就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沙滩上看,大飞机起飞的时候、气浪是真大,别说那些吃瓜群众的身体都被吹成了弓形,就是站在沙滩上、都能被气浪掀起的沙粒雨淋个灰头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