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8/2007 ● 湖海之间 ● 尼亚加拉瀑布

到尼亚加拉瀑布加拿大一侧是星期五晚上九点,离每个周末都有的焰火节目开始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在瀑布边花花绿绿的小城街道里乱转,寻找停车位。第二次来大瀑布了,还是不习惯于一个世界闻名的自然景观和一个小拉斯韦加斯如此亲密的接触。瀑布在其自身马蹄形状的掩饰下更显低调,远看还不如Burger King屋顶上的那个三维发光怪兽壮观。不过当地居民也有自己的苦处,地处两国交界,从哪一国的政府都要不来钱,于是只好自力更生,用绝好的景观招揽游客,派拉斯韦加斯坐在一旁数钱... 夜晚瀑布的五颜六色是拜街对岸一座楼顶发出的探照灯光所赐,那样急的水流,折射出的颜色却是柔和、稠密的,像缎带,倒映在水里也很好看。十点的时候加拿大一侧开始放焰火,只有不到十分钟,种类也很有限。一朵朵在河上的天空炸开,把底下的瀑布都遮盖的没有了颜色。

翌日早起,先赶去坐雾中少女号。早上的人还有限,中午以后要排很长的队不说,每艘船上都塞满了人,像我们那里的蒸竹蛏,夹在中间的蛏子们估计只有淋雨的份,是什么也看不着的了。坐船没有我想象的震撼,主要是我一直很白痴的认为船会“钻”到马蹄瀑布的里面,结果被嘲笑说那样大的水流,不要说穿过,就是太靠近了,船都是可能被掀翻的... 结果就是停在与瀑布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淋了一把雨就回来了,反倒是去途中看到的瀑布的倒影和巨大的水汽在阳光折射下形成的双彩虹,以及归途中一路追着我们船的大群鸽子最有意思。

上岸以后沿着加拿大这一侧河岸往马蹄瀑布的方向走。和冬天相比,夏天瀑布形成的雾气确实要小了很多,下午雾气最小的时候甚至有机会瞅到马蹄形最深处的水流,这个时候才觉得这个瀑布果然还是有点大的... 瀑布上游的水远望去很单薄、平缓,似乎连落在水里的枯木、石头都带不动,其实却是暗藏凶险,造成过一次把划船的人推下瀑布的大事故。

下午将近两点的时候坐电梯下到马蹄瀑布一半的地方。那个所谓的修在瀑布后面的隧道,其实真正深入瀑布后面的只有很小的一段,中间弄了两个出口让你感受一把磅礴的大雨。不过因为雾气厚重,透过水帘什么也看不到,就没什么意思了。观景台修在瀑布侧面,除了偶尔刮风带过来的水汽,基本淋不到什么雨。一般只能看见瀑布最侧面的那条水流,个别时候雾散一下,能够看到瀑布向里伸展的清晰的轮廓,还是很不错的。从这个侧面也可以清楚地看到瀑布水并不是贴着“流”下来的,而是“奔”下的,瀑布水和后面的岩石间有一段相当的空间,无愧是水流量最大的瀑布呀。

过彩虹桥去美国那一侧。本来想去风洞看看的,下午四点的时候排队的人转了几个圈,去买票的时候卖票的人无比同情的看着我说,估计要六点以后才能排到,这里又不像加拿大一侧可以拿Time Stamp,得老老实实排队,遂作罢。风洞玩的是美国瀑布,从顶上看,底下一群人又叫又跳的,估计淋雨淋的比较爽,呵呵。客观的说,美国这侧看马蹄瀑布,真是看不着什么,太远了只看得到侧面的雾气,走近了又只能“俯视”,觉不出壮观来。倒是玩美国瀑布,要比加拿大一侧亲切的多。我们每个人花了一块钱坐电梯下到雾中少女号的码头,沿台阶可以贴着美国瀑布的一侧爬到比较靠顶的地方。人那叫一个多啊... 因为和瀑布距离太近,弥漫在四围空气里的水雾厚重到了遮天蔽日的程度,天上的云、云间的日,还有河这岸美国瀑布底下的乱石以及河对岸加拿大一侧的高楼都像隔了几层的面纱,缥缈的都不真实了。

08/19/2007 ● 湖海之间 ● 金士顿和千岛湖

早起跑到码头一问,第一班游千岛湖的长线游轮要十点钟才出发。还有两个多小时,只好停了车,在金士顿的城市里随便逛逛。和一般旅游城市的周末一样,这里的清晨静悄悄的,街上几乎看不见行人、车辆。很多街道两边的居民楼、公共建筑等都打着挺深的欧洲烙印,慢慢看很有味道。

千岛湖是三段水域的交汇点——它既是圣劳伦斯河和渥太华河的发源,也是安大略湖的起点。船上的同步解说还讲了一个关于千岛湖的美丽传说:当年居住在这里的各个印第安部落之间时有冲突发生,于是神仙说你们不要再打架了,我就给你们一个人间天堂。部落间果然暂时太平了,于是神仙给了他们一汪碧水。但是和平并没有维持多久,神仙很生气,就扛了一个牛皮口袋把碧水重新收回。谁知道在升天的路上,口袋破了,水从四面八方洒落在这片土地上,形成了现在的千岛湖。这个神仙真的是很偏心,印第安兄弟间的争斗他管得不亦乐乎,英国人登陆后对所有印第安部落的扫荡他却不闻不问。在英国人成为这里新的主人之后,他们开发了湖上星罗棋布的岛屿。当年便宜的地价使人们蜂拥而至,在湖中的岛屿上修起了大量别墅。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岛屿上的建筑大多保持着英国那个时期的建筑风格,这个真挺奇妙的。船是连接岛屿和大陆的唯一交通方式。十九世纪末的时候才有第一个颇具商业头脑的人开发了几条规则的轮渡航线,大大方便了湖上交通。但是冬天的时候,湖上会结冰。聪明的、或者说是过分有钱的当地人就在湖下沿航线埋了一条供暖管道,冬天的时候持续吹出的暖风可以保持航道的畅通。

我们的游轮开始的一段是贴着整个千岛湖里最大的岛屿沃尔夫岛的长边驶向湖心。沃尔夫是英法争夺北美期间一位著名的英军将领,十年时间里率领英国军队沿圣劳伦斯河一直打到魁北克城的脚下——不容易啊,抗战才八年... 英国军队攻克了魁北克坚固的城防,但英法双方的最高统帅却都在那场最后的战争中阵亡。英国人颇为怀念他们年轻有才的将领,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早亡,华盛顿领导的美国独立战争也许没有那样容易就取得胜利。这个岛上还有这个地区唯一的一所军事学校。船过沃尔夫岛的尽头,水面更加开阔起来。我们去的时候天气很好,云一层层一片片很艺术的在蓝的没有一点杂质的天上铺开,天就更显得广阔。水面上偶尔可见的帆船给这份景致平添了几分生气。

真正的激动是从游轮驶入“住宅区”开始的。水面上密密麻麻散布着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岛屿。无论大小,每一个上面都建有风格迥异的庄园别墅:有维多利亚风格的尖顶城堡别墅,也有东方风格的小桥流水庭院深深,还有很多很多... 岛上都种满了树,这些树完全覆盖了整个岛屿,乍看就像是从水里直接长出来的一样。而透过树的缝隙露出的花花绿绿的别墅就像是直接建在水上的。耳边不断听到咔嚓咔嚓的照相声,只恨少长了几双手,不能同时对着几个方向照相,这世界真奇妙啊~ 很多庄园的前面都有高高的旗杆,总让我想起“水村山郭酒旗风”这句诗,难道是我自己想喝酒了?千岛湖地处美加边境,确定边界线和这些小岛的归属颇花费了一些时间。基本原则是两国分到的岛屿的总面积应该大致相当,这样一来美国分到的岛屿数量就会多一些。近年来又有新的政策,说占地六亩以下的岛屿不让再建别墅了,这样总算能在湖上看到几个光秃秃的小岛给鸟儿们落足了。这些岛屿上通邮也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不过能住在这神仙一样的地方,为什么还需要和人间联系呢?:)

08/19/2007 ● 湖海之间 ● 蒙特利尔

第二次来蒙特利尔了,依旧选择皇家山作为第一站。和第一次一样,还是没有找对上下山的路:第一次是从山顶翻过围墙,坐在雪上从树林里直接滑下来;这一次是从山脚找树林里的小路,直接爬石头上去,到顶翻过围墙一看似乎就是当年滑下来的地方,我和这条不是路的路真是有缘啊~ 皇家山和蒙特利尔的关系,有点像潭柘寺之于北京城。16世纪中期,第一个英国探险者在当地印第安人的帮助下爬上这块高地,为眼前的山水风景所震撼,遂把此山命名为皇家山。是时,还没有蒙特利尔这座城市。从山顶顺着大路下山,一半高度的地方就是观景台。从这里可以挺清楚地看出城市为河环绕的半岛地形。河的这一侧,主要是老城区,也有后来盖起的林林总总的高楼,见证了蒙特利尔十八、十九世纪统治力达到鼎盛时期的辉煌;河的那一侧,有很多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举办世界博览会、奥运会时建设的场馆、建筑,展示的是一个落魄贵族想重现辉煌的努力。

从观景台沿着另一个方向的大路下山,几分钟以后就到了一个大停车场。从地图上看,从这里到北边最近的地铁站要穿过一大片墓地,那就穿吧。墓地本身有皇家山作为依托,也算得上是风水宝地了。从墓地北门到地铁站,小路两侧的那些居民楼实在是太漂亮了,对我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每一家每一户的创意都不尽相同,却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的。门口大到草坪、花坛、台阶等的布局配合,小到每一棵树的修剪、每一盆花种类颜色的选择,无不精致,实在叫人赏心悦目、百看不厌。而房子本身也大多是我最喜欢的建筑风格(有点像流水别墅的风格):石头砌起的外墙,完全通过平面间错落有致的搭配摆放营造出的层次感、空间感,简洁而不简单,简约而不节约,太赞了,这段错路真是没有白走。

坐地铁来到老城区已是下午。我以前来过,却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于是这一次打发我父母自己逛,我钻进去看那个号称是蒙特利尔诞生之地的历史博物馆。一进去正赶上一楼大厅的多媒体演示,两种语言讲述蒙特利尔城市的历史。手段太先进了,什么高科技都用上了,可惜历史本身太贫乏,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这个博物馆之所以被称作是城市诞生的地方,就因为在它的正下方发掘出了整个城市最早期的建筑,所以整个博物馆最出彩的也就是它地下的那些遗址,上面几层的展品我觉得就一凑数的... 老城区所在的这片地方位于圣劳伦斯河的三角洲地带,建城之初地基颇为不稳,不断下陷,河边那个挺有名的三角形博物馆当时建成这个形状也是为了适应此种地况。当时的人们挖了一条人工水渠引水来加固地基,现在这条水渠的大部分还可以在博物馆中实地见到。但是水渠建成以后,附近居民持续的把生活污水、垃圾往水渠里排放,使整条水渠淤积,最终被遗弃。博物馆引用了当时的一句话来形容那些早期欧洲移民生活之脏:“如果你能经常洗衣服,又有香水,为什么还要洗澡呢?”... 优越的地理位置使蒙特利尔迅速取代下游的魁北克城,发展为新的毛皮贸易中心。据说在最为鼎盛的十八世纪,其控制力往南可达墨西哥湾... 让我比较惊奇的是蒙特利尔自从被英国占领后,就一直是英语区,进入20世纪以后成为了双语区,变成法语区原来不过是这最近四、五十年的事情。平常在路上找那些上了年纪的人问路,都不搭理我,原来都不是不会英语,而是故意的啊,皑皑。

最后跑到博物馆顶上的观景台看了看。借着文字说明才看明白:河对面的那三座像火柴盒堆起的奇形怪状的房子是世博会的宿舍;那个钢筋半球是世博会的美国馆,原来如此...

02/20/2004 ● 加东五城记 ● 初识多伦多

Ann-Arbor -> Detroit -> Windsor -> Toronto (3 hours) -> Ottawa

寒假的时候计划去加拿大未果,为了不浪费3月份到期的加拿大签证,计划着利用十天的春假,到加拿大东部的几个大城市转转,多伦多,渥太华,蒙特利尔,魁北克城,再加上尼亚拉加瀑布边上的瀑布城,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五城记”了。

早上将近8点出发,开车直接到Windsor火车站。从Detroit到Windsor,过的是一座拉索吊桥,过来就是加拿大海关。沿Detroit河一路开往火车站,在河这岸望Detroit Downtown还是很漂亮的。河上略有浮冰,缓慢的断续的往西漂去,大部分依旧是流水。河水极清,Detroit得一排标志性建筑以水为镜,倒影清晰,完整。

加拿大的火车晚点的一塌糊涂,这个倒是没有预料到的。两班火车都是几个钟头的,都晚了大约半个多钟头。后来才知道他们管印在火车时刻表上的时间叫Heuristic time,而在火车开出一段时间以后会有Expected time,才是火车估计的到达时间,可见“晚点”也不足为奇了...即使是像Toronto这样的大城市,火车站也并不大。但是从火车站一出来,感觉就不一样了。火车站临街一排全部是高楼,很高的,呵呵,觉得在Ann Arbor呆了这半年,可真要变土了。走出一点,就看见CN Tower了,笔直的矗立着,上小下大,直插云霄。大约是今天云比较多吧,塔的大球已为云雾所笼罩,几乎只有几个很短的瞬间,大球能忽然出现,更不用说上面的塔尖了。中国有无数的高楼大厦,但是还真没有见过建筑的相当比例笼罩在云雾中的情景。CN Tower也不像东方明珠那样造势,基座和周围都是些寻常建筑,密度也很大。Toronto整个城市给我的印象还是破旧的,灰蒙蒙的,有点像天津,是个曾经的贵族。城市各个角落,都能有意无意得冒出些建筑,各个时期的,让人为之一振,让人感受曾经的辉煌与已然融入现实的平凡。然而整个城市却又让人觉得凋零,又有些萧条,没有想象中的繁华,仿佛所有的人与物都已躲入了旧日的缅怀。国际大都市,却又与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Center Island冬季没有渡轮过去,比较可惜。我们就着去了市政府和中国城。City Hall有新旧两座,旧的那座结构繁复,雕饰精美细致,新的则是两楼相环,密密麻麻遍布的玻璃窗充满了现代的气息。再往下走很快就到了Chinatown,里面所有的街名都是中英文双语。

坐地铁回到火车站还早了些,于是便沿着Skywalk走了一个来回。透过Skywalk的玻璃屋顶可以看见CN Tower,比较有意思。说是Skywalk,其实也不是很高,三四层的样子,尽头便是CN Tower了。5点多的时候云已渐散了,看得见顶上灯光的闪烁。照了相就回来赶Ottawa的火车了,Toronto,我们还会回来再看的。

02/21/2004 ● 加东五城记 ● 首都

Ottawa

今天一天都在加拿大的首府Ottawa。渥太华以城中的亚历山大桥为界,一侧属安大略省,一侧属魁北克省,一侧讲英文,一侧讲法文。也许当多伦多与蒙特利尔为争首都而不可开交时,渥太华成为首都给出了一个最好的平衡。

早上在住的地方体会到了传说中的B&B(Bed&Breakfast)。早餐是两个煎鸡蛋,四片烤面包外加澄汁和咖啡,很不错。吃完饭就沿着住的那条街往主路上走。街两边都是零星的住房,间或有教堂,没有高层或是现代气息特别浓的建筑,与多伦多形成反差。走到City Hall所在的大街上,才有了些楼房,不高,基本都是尖顶的塔楼,精致的雕刻,两翼展开很大,颇有欧洲中世纪建筑的风格。

国会山名为山,不过是个不愈几十米的小土堆。广场中央是象征渥太华的不灭的圣火,火于水上而燃,随风而飘。透过火焰及其周围的烟雾,可以看见扭曲且有些变形的国会大楼。国会大楼位于广场的最深处,广场两翼是两座风格相近的独立建筑。进国会大楼后,先上塔楼参观,不是很高,却足以看清整个城市的面貌。运河已完全为冰雪所覆盖,渥太华河上有一小段活水,其余也是一片洁白。下来就随导游参观参、众两议院。整个国会大楼给我的感觉就是高,高而空旷的屋顶,两层弧形雕花布局,从重心向四面散开。屋角、中央和弧形梁柱中都有非常精美的雕饰,寻常的是花,还有不少精致的人面像。众议院大厅外的厅里屋顶是单色的图案,而参议院的就大量使用了象征Royal的红色。中国的建筑喜欢横梁上的绘画,屋顶也多是用椽的结构和绘画装饰,大约也还是延续木结构时期建筑的特色,而渥太华所见的国会大楼则用精美的雕刻和玻璃上的彩色绘图来作为主要的装饰。

从国会山下来,就去看了冰雕和雪雕。这个周末是Waterlude的最后一个周末,与哈尔滨的冰雪节截然不同的是,这里没有那样多的气势恢宏的雕塑供人参观,也没有那样多的占地和排场,更多的是供人游览和参与的项目。你可以自己雕刻,也可以打雪仗,7.3公里的运河是一个天然的溜冰场。哈尔滨的冰雪节,规模也许与人口成正比吧,样样都臻于极致,漂亮标准。而在这里,更多的只是提供了一个参与的场所,随意到你可以毫无拘束的成为他的缔造者中的一分子。

过了亚历山大桥就是可以滑滑梯和看表演的场所了。站在桥上往安大略省的那一侧,国会山下就是借了冰的湖与运河的衔接处,与另一侧的小山夹住亚历山大桥,十分漂亮。冰滑道不是很高,然而较陡,滑起来还是很刺激的。可惜表演讲的都是法文,就听不懂了。

02/22/2004 ● 加东五城记 ● 从英语到法语

Ottawa -> Montreal

早上起来收拾东西,弄得迟了些,先去Dows Lake滑冰。Dows Lake是以整个运河为基础的世界最长的滑道的一个端点。我们租了鞋子,在那里滑了一个钟头。这可是我第一次穿真的冰刀的冰鞋在室外滑冰呢,感觉溜冰确实满累的,但是也满过瘾。开始的时候还是在走,后面就有溜的感觉了,可惜正到高潮处就到时间了,呵呵,等下次了。

出来就直接去了亚历山大大桥对面的Civilization Mesuem,里面共有四层展厅,很大。和国内大部分博物馆不同的是,国内博物馆大多有极其丰富的馆藏,以文物的罗列的方式供人参观;而这里,更多的是针对特定的主题,用各种各样的手法表达知识,让参观的人增长见识。所以这里博物馆的建造,维护费用往往比国内的低很多,却能吸引更多的游客。这个博物馆主要介绍了加拿大的文明史:从北美大陆的发现到欧洲第一批移民的立足,从东海岸的皮毛交易到西海岸的开拓,从1867年建国之初有限的几个省到1999年最新并入的最北部的一个省。差不多与郑和下西洋同时,欧洲的探险家们发现了北美大陆,并绘制了北极的地图。我们在美滋滋的传播所谓大国文明,而西方世界已经在为领土开拓而焦头烂额。我们落后的不是航海技术,而是思想观念。

从博物馆出来,就回到桥这边来看Ice Hog的Farewell仪式。呵呵,一家四口都来了,挺热闹也挺有意思的。出来去中国城吃了饭,提了行李,就以两天的行程告别了加拿大的首都。

在火车上看Lonely Planet上的介绍,想象中的Montreal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城市:举办过世界博览会和奥运会,又一直是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地方的Top20。网友评分也很高。然而到了却当真有些失望。地铁上车的人居然是一拥而上,根本不让下车的人先下。地铁车厢两侧的玻璃上全是胡乱涂抹的痕迹,城市街道也很破旧。最受不了的是,这个享有International Reputation的城市居然全城只见法文,连一个英文字也没有,还好在Ottawa还长了些经验,不然连地铁出口(Sortie)都要找不到了...也许还是Quebec省闹独立时候的后遗症吧。这一趟回来就学会了几个发文词,除了出口,你好,谢谢之外,还有最常见的挂在商店门口的营业,歇业:)

住下以后,我们就去了灯节。灯并不多,却有很多供人参与的项目。你可以随意的上台跳舞,可以在炭烧的篝火上靠香肠。你可以登上50米高的架子眺望高楼林立的Downtown,还可以坐在轮胎上,从滑道上快速而刺激的滑下。灯节不过是一个游戏的借口。

02/23/2004 ● 加东五城记 ● 岛上的城市

Montreal

上午睡得迟了些,起来就直接去了McGill University。Montreal的地下铁路及其发达,几条线路紧紧包围住了整个皇家山,连通到了几乎所有城内的景点。和国内的地铁相比,这里的地铁很浅,一般下去二三十层台阶就到了站台上。而且这里的火车全是橡胶轮子,大概这也是被称作小巴黎的一个原因吧。McGill University就在皇家山的脚下,是一个建筑很有味道的学校。其校门分为两段,弧形向里,包含成一个半圆。门上的柱子都是很有罗马特色的那种上小下大的带竖型条纹的立柱。沿中间的主路进去,两侧都是一座座独立的欧洲风味的小楼,楼与路间的草地为积雪所覆盖。

从学校的后面出来,我们开始攀登位于岛中心的233米高的皇家山。原来可以上山的盘山公路在冬季已经辟出了两条滑道,不少人滑雪上下。盘山路两侧有不少松鼠,一点都不怕人,在树间跳跃,也会到我们身边来觅食。我们没有绕公路,而是在覆雪的山间寻捷径向上。大约是因为这里很冷,雪都极松,一不小心踏偏,陷下去,雪就可以没过膝盖。皇家山的山顶有一个平台,可以往下望Downtown的市容和远处的圣劳伦斯河及更远处的群山。真的是非常漂亮。林立的高楼上铝合金的玻璃窗户在阳光下灼灼生辉,密布于河上的形态迥异的桥把整个Montreal所在的岛与大陆连接在了一起。密密麻麻,鳞次栉比的房子夹在山于河之间,向两边延展开去,形成了一幅180度的全景图。在山顶吃完了昨天在Ottawa的中国店买的半只烤鸭,就沿着栏杆下山。走了一段便可以看见奥林匹克公园的那个凤尾标志建筑。一边走一边照像,不知不觉就到了围栏外面,走到一个尽头,往下是很陡的一段雪道,往上爬回栏杆的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了。雪道很陡,两边都是树,拐过一个弯去还有相当长的一段,上下落差大约有几十米吧。我们正在犹豫能不能滑下去,又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说法语的,不理我们,走到前面的石头上往下看了看,马上就坐在地上开始往下滑,牛死了,呵呵。有了她的经验和榜样,我们也决定滑下去。几乎是一开始就无法控制速度了,也无法控制方向,只能随着雪道的方向往下冲。刚拐过弯的地方还有一块凸起的石头,就跟冲浪游泳池的滑梯一样,由于惯性,先飞起一下,再砸在地上,呵呵,一堆雪和自己一起冲到最下面才自然刹住,实在很过瘾:P有了这次经验,我们就朝着山下的目的地直线前行。穿过盘山路,遇到山坡就滑下去,可真是一个天然滑雪场。

从山上下来就去了老城区,教堂今天没有导游,只好等明天了。顺着河岸往前走,另一侧就是老城,都是些很Classical的建筑。为了建造1967年的世界博览会,Montreal用两百万吨石、土硬是在圣劳伦斯河中填出了一座小岛,实在是...亦可见其昔日的辉煌了。穿出老城区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老城区里的房子四下都有柔和的灯光照出,均匀的笼罩在房子四周,童话般的世界。而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新城,高高的写字楼里,几乎每一个窗口都透着灯光,另一种灯火,另一种震撼,真是一个不夜城。

02/24/2004 ● 加东五城记 ● 昔日的辉煌

Montreal -> Quebec City

早上起来先去了老城区的圣母教堂。这是北美最大的教堂,始建于17世纪初,当时还很小,使Gothic式的建筑,单塔,半圆形窗户上部。现在的建筑完成于1829年,是新古典式和新哥特式的结合体,双塔,橄榄型窗户上部。室内的装饰是之后又经历了很漫长的时间逐渐完成的,我只能用金碧辉煌四个字来形容。屋顶的背景是纪念圣母玛丽亚的蓝绿色,上面两万多颗纯金的星星都是人工一颗一颗贴上去的。前面做礼拜的大厅共分三层,即便是楼梯的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都经过了刻意且细致的雕刻。与中国建筑装饰所惯用的镂刻和绘画手法不同,教堂的装饰喜欢用深浮雕和纯雕塑。正面是一个巨大的金色的塔形龛笼,里面是一些比较重要的人或故事。最下面是《最后的晚餐》的深浮雕。龛笼以弧形向两个侧翼展开,金色的天使在上面飞翔。感觉教堂和寺庙最大的区别在于寺庙的格局总是千篇一律的,五百罗汉侧立,佛于正前微笑。而教堂从建筑布局到内部装饰都有很大的自由度,耶稣也多以受苦受难的形象出现。况且我更喜欢教堂里蜡烛的静谧和弥撒曲的安详所营造的气氛,反感于寺庙里烟火缭绕的气味。大厅后侧是一个表演乐曲的地方,只有一个表演者,我不能想象当环绕它周围的几百根管子同时震动时,将会形成多么壮观的乐曲!后面的小厅主要用于葬礼和婚礼。正面的雕像共分几层,是深浮雕,最上方太阳罩住耶稣苦难的脸。两侧是十四幅雕塑壁画,讲述了从犹大的背叛到钉上十字架到三天后的复活的全部故事。后面也有一个小的音乐场。

从教堂出来,我们过河去了小岛。岛上没有居民,所以这个季节冷清到几乎看不见行人。我们在第一个岛和其后的人造岛上转了一圈,触摸了连接两岛的桥上那个在67年世博会时曾有五千万人走过的石门。

回来就去了奥林匹克公园。服了Montreal了,比赛前两周才修好看台,跑道之类的东西,塔方建了一半,理由是地基不稳...总共就两个场馆,一个大的用塔楼吊起,另一个鱼形小的没有进去。大的那个场馆应奥运会要求,比赛时没有屋顶,后来加的屋顶,因为原来没有立柱,怕无法承受屋顶的重量,所以需要建塔将屋顶吊起。并且屋顶自然加热,使上面的积雪融化,以免被压塌。走到塔顶,可以看到Montreal全城的景致,很壮观。

回来就诸事不顺了。先是地铁坏掉,然后出租车司机把我们带到了长途汽车站,然后一个很好心的司机答应给我们一个Ride,送我们去火车站,却终因为Downtown太挤,眼睁睁看着火车开走了...只好又买票坐汽车,晚上到魁北克城时,一下子就被它全城错落有致的灯火和精巧别致的街道所吸引,真是个童话的世界!

02/25/2004 ● 加东五城记 ● 冰川瀑布

Quebec City

早上起来,倒了两次车,先去了魁北克郊区的一个瀑布,号称魁北克城周围最吸引人的自然风光。瀑布本身不宽,落差比较大,一座步行桥横跨瀑布顶端,两侧都有楼梯,一可下至半处,另一可下至底。Quebec City的冬天是很冷的,瀑布两侧的山上覆盖的全是积雪,厚且松软,将冰块沿坡上滚下,竟不在雪上留一点痕迹。最有意思的是瀑布下面冻住的湖上,在原有的两块石头的基础上,腾起的水雾在空中凝结,落于石上成冰,久而久之,堆出两座相连的冰山。史载最高时,冰山逾38米,我们看是大约不足20米的样子。

车行至楼梯上端,在顶上的亭子看瀑布,水冲破两侧的冰川,奔腾而下,而水的入口却似被冰山团团围住,只听见隆隆的响声,不见水的流入,不见水雾的蒸腾。楼梯因为冬天已被冰雪所覆盖,原是关闭的。我们翻过栏杆,缘梯而下。不同的高度,看瀑布与冰山的角度是不同的,越往下走,便越能感到气势之大。下到楼梯底下,顺着结冰的湖面向里,可以一直走到瀑布的落点,看水在冰山的环抱中翻腾,挣扎,在上空映出一道细细的彩虹。

我们爬到较远的一座冰山上玩。冰面极滑,很难向上,我们就沿着覆雪较多的那面向上爬。只能踩在已被前人踩实的脚印里向上走,一不小心踩偏,便不知道会陷下去多深。走到顶上再看瀑布,已被前面的冰山遮去一半。

加拿大人的户外运动真是很丰富的。瀑布一侧山上结了不少冰川,就有不少攀冰的人。有些人甚至连安全带都没有系,就一镐一镐的缘冰向上,大几十米落差的冰川上散布着各色的小点。还有些人踩着雪爬到山坡的较高处或是冰山的顶处,坐着,飞快的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滑下,到了下面,由于速度太快,经常有人翻滚,甚至翻跟头,呵呵,看着都觉得刺激有意思。

沿原路上来,又去另一侧楼梯看了看,便坐车返回城里。魁北克城在1985年的时候以全城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圣劳伦斯河边山背上的小城到处是窄小的街道,且处处可见极陡的上、下坡,街道两侧是充满欧洲风情的小房子,精巧的屋顶,别致的装饰,精品店里各色各样有意思的玩艺,连缀成一片,没有两样是雷同的,沿街边铺开去,再加上街道自然的弯曲,又如童话中的世界。

我们原是去找饭店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旧日的港口。圣劳伦斯河上,摆渡轮破冰而行。一个小山头上,市政大楼灯火辉煌。喜欢那样的窗户,一个比一个小,累着向上,活泼而别致。

02/26/2004 ● 加东五城记 ● 冰雪世界

Quebec City

很不习惯住的地方楼道里和房间里充满的油漆味,早上起来的时候总觉得犯困,拖到将近中午才出门,坐上12点半开往Ice Hotel的班车。车很快驶出了市区,沿路一幢幢欧式风格的小房子,大多数一楼都被埋在了雪中。道路上的雪被清扫掉了,路两侧的积雪堆起有一米多厚,不时地看见运垃圾的车装满一斗盘雪,运往专门的处理场。然而司机却告诉我们,今年的雪Extremely的少...

Ice Hotel是魁北克城的一大特色。整个是个公园,后山可以骑雪上摩托,还可以进行很多户外运动,但最吸引人的还是Hotel本身。这是名副其实的Ice,也是名副其实的Hotel。整个建筑全部由冰构成。屋顶、柱子全部是冰块,市内的桌椅、床铺等也都是冰铸,还有各式各样漂亮的冰雕点缀其间。作为Hotel,也是五脏俱全。从大厅到电影室,从吧台到娱乐厅,甚至于屋角随意摆放的一台电脑都可以上网。建筑里大约有三十来间客房,从最普通的四人间到Hilton的套间,大大小小,各种档次的都有。整个建筑里还有一个结婚用的小礼堂。导游介绍说每到周末,这些客房往往被预订一空,尽管他们的价格也许并不比Hilton的客房价格便宜...我在里面转了一个多小时,已经觉得很冷了。主要是脚底板,一直在冰上走,刺骨的寒冷便由下而传上。导游说住在这里的人,先要在床上铺一层海豚或海狮等动物的皮,然后用羽绒睡袋睡在上面。看来加拿大人确实喜欢一些不一样的生活体验,这样的Hotel要是开在国内,估计是要赔钱的。有钱的人不愿去住,愿意去住的却又住不起...整个大厅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正门入口的大厅和其后结婚用的礼堂。当阳光透过大厅的门或是礼堂最后面天使的雕像,洒向大厅里整齐排列着的几根柱子或是整个礼堂地面时,感觉非常的神圣。变化的光线的色彩照出了一个童话的世界。

回魁北克城的班车走的是另一条路,沿着圣劳伦斯河逐渐开进市区。河的另一侧,贴着河岸,是十米多高的断崖伸展开去,城市就建立在断崖之上。几座造型很别致的大桥跨架在河的两岸。

在爬上了一个长长的陡坡之后,汽车停在了市政大楼前的广场上。我们去城市的图书馆上了会网,就直接去火车站了。总觉得有些遗憾。魁北克城的味道应该在街道暗处的酒吧里,应该在小巷深处的青石台阶上,这是一个可以在草地上躺一天晒太阳的城市,不欢迎匆匆的过客。因为冷,也因为时间紧,我们来不及细细品味,留给下次吧。

02/27/2004 ● 加东五城记 ● 横看成岭侧成峰

Toronto -> Niagara Fall

加拿大的火车即使是夜车,硬座车厢也是很舒服的。座位很宽,车上还发大枕头和毛巾被,所以美美的睡了一路。天亮的时候,已经回到多伦多了。在车站稍微收拾了一下,就上了开往Niagara Fall的火车。那趟车的终点是纽约,我们的目的地是加拿大一侧的瀑布城。

瀑布城不大,是一个完全建立于旅游业之上的城市。即便是在现在这样的淡季,也还可以看见很多的游客。从我们住的地方出来,5分钟以后就到了娱乐业最集中的那条街。街的尽头,就是尼亚加拉河和那个较小的美国瀑布。这个瀑布是没有悬念的,你在街的这一头就可以清晰的望见瀑布的全景。一字排开,奔涌而下的水间或有冰的阻隔,瀑布之下的岩石上总是覆盖着一层瀑布水凝成的薄冰。我们沿着街走到河边,右手侧那个巨大的雾气蒸腾的地方该就是尼亚加拉瀑布了,但是我们看不到,水被雾气笼罩了。也许是因为瀑布本身所成的马蹄形状,水的轰鸣声都被压迫在了中间,这样大的瀑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巨大声响,甚至于站在河的这一侧,不是因为那片雾气的吸引,我还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不像贵阳的龙宫瀑布或是壶口瀑布,很远的地方就闻其声而不见其形,只有走得足够近了,才能体会到那突然跃出的惊喜,而一路都是怀着愈来愈强烈的不安的激动。尼亚加拉则不然,你感受到它的存在的时候你已经看清了它,竟有一点点失落。然而也许正是因为这样马蹄的形状,或者也因为冬天寒冷的缘故,溅起的水雾却是极高的,大约有瀑布本身落差的两倍。

我们沿着河向右走,溅起的水汽隔着河飘过来,下雨一般,一路过去,浑身都淋湿了。飘过来的水雾在这一侧也凝结,于是扶栏上便堆积起了散碎的冰块。我们扒着栏杆,透过冰块间的间隙望瀑布。也是因为飘过来的雾气,这边岸上,树的枯枝上挂着些冰凌柱,零零散散的便是雾凇了。回头看,瀑布形成的水雾造出了一条完整而清晰的彩虹,七种颜色,整齐的排列着,从瀑布这里出发,划过了一个漂亮的半圆,越过尼亚加拉河,越过我们站着的河岸,越过我们身边的公路,淹没在瀑布城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半圆以下直至河上,全是雾气的帷幕,就像一个巨大的肥皂泡,风吹过的地方有涟漪,吹的皱,却吹不散。河上连接美加两国的彩虹桥,便躲在这帷幕的后面,隐约可见。一样的形状,只是小了许多,仿佛是真正彩虹的缩影。

如果说加拿大这一侧的正面更多的是看瀑布周围的景致,那么走过彩虹桥去,美国那一侧的侧面反而更多的是在看瀑布本身。走到侧面,才离瀑布更加近了,看得清水的流动、跌落、溅起。瀑布之下的一团雾气,分不清是热的沸腾,还是冷的凝结。我们沿着上游河岸往前走,看不到脚下的瀑布。如果是夏天,可以沿着石头一直走到瀑布跌落的边缘,但现在,夏天时行走的路都已被厚厚的冰所覆盖。上游的水看上去是很缓慢也很温和的,只有些细小、轻微的波浪在游戏。然而就是这看上去驯服的水,让不小心落水的人无力改变方向,只能一路顺着它的流向,来到断裂处,冲下,可知这水底下的力量。

再回到加拿大一侧,已是万家灯火的时候,我们去了瀑布边上的一个塔上的观景台。两个瀑布晚上的时候都有彩灯,这一岸的灯隔几分钟变幻颜色,将光与影投到那一岸的瀑布上,于是便有了千丝万缕的颜色挂下。在塔上看晚上的瀑布,没有了流动的奔腾的感觉,静静的如两幅巨大的壁画。彩虹桥两侧的灯光比较密集,更远的天边,有两处特别明亮的线,也许便是多伦多与布法罗的所在吧。

02/28/2004 ● 加东五城记 ● 重返多伦多

Niagara Fall -> Toronto

一早赶火车回多伦多。这已经是第五次来到多伦多的火车站了。多伦多是我们到达加拿大的第一站,也将是我们离开加拿大前的最后一站。整个城市的感觉比较破旧,街道也比较肮脏,就是沿街的大马路,路上的垃圾也很多。

放下行李,先去Chinatown解决温饱问题。Toronto据说有好几个中国城,也听到了各种关于孰优孰劣的说法。我们只是去了离住的地方最近的多伦多大学边上的那个中国城,我的感觉已经是无法区分这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了。主干道两侧都是中国的商店,餐馆,全国很多地方各种风味的小吃在这里都可以找到。路上遇见买了油条烧饼提回家的人,菜贩子把菜摆在当街叫卖,卖杂货的小贩喊“瞧一瞧,看一看”,我们去了两次的一家门面很大的广东店,菜谱上的菜绝大部分只有中文...感觉这里真正就是一个华人的世界了。

吃过饭,直接去了久负盛名的Royal Ontario Mesuem。我们运气非常好的赶上了埃及文物展的第一天,这是上千件埃及文物最后一次被从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借出。整个展览分几个展厅,详细介绍并展出了古埃及六个时期的各种文物。从开始时只记录法老言行的壁画,雕塑到后来人们日常生活行为,饮食起居的主题的出现;从开始时法老们永远的严肃,不苟言笑的表情到后来略显亲切的温和,甚至微露笑意的造型;可以看到埃及文物从纯宗教,政治上的崇拜到艺术性和反映生活的目的的过渡。大多数出土的埃及文物都还保留有机器鲜艳的颜色,这实在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记得兵马俑出土的时候,就是因为瞬间暴露在阳光下,原有的上色一下子就都裂开剥落了。我想这些颜色的保护大约不是当时的考古技术有多么发达,而是古埃及人用了一种特殊的上色方法吧。还有一件奇妙的事情便是它们的死亡之书。用大量的图,辅以少量的文字,记录了一个人从濒临死亡到死亡,到灵魂接受审判,到升入天堂,到到达最后的永生极乐世界的全过程。既然埃及用那样生动的图片,大量的文字记录了一个人的死亡,记录了木乃伊的制作,那么就说明了当时他们的书面表达能力已经很强了。那么为什么那样多的金字塔的建造,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哪怕是一张图的线索?相比之下,还是更喜欢后期开始受希腊影响的雕塑形象,面部表情开始丰富,面部形象更加写实,整体也更富于力量之美。之前典型的埃及人物总感觉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成不变的表情与姿势...

出来就是傍晚了。直接乘地铁去了CN Tower。在四百多米高的世界最高的观景台上,看多伦多繁华的夜景。两层观景台下层的大球上有两块地面由玻璃拼成,可以趴在上面往下看:)Toronto城市所有的繁华主要集中在了中间一个U型的区域里。林立的高楼,市政府的环形大楼依次向远方延伸,附近还有多伦多大学和中国城。灯光清晰的勾勒出了安大略湖在多伦多几个港口的形状。一 侧是城市交错的灯光向远方延伸,似没有尽头;另一侧则是在黑暗中静静睡去的安大略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