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2012 ● 水下伯利兹 ● Caye Caulker Marine Reserve

跟Belize Diving Services潜的,今天我们这艘船一共四个diver,DM Pablo是这家店的元老之一,各个工种都干过,号称拿过一千多个证书。早上9点出发,第一个tank在Sand Trap,最深81ft,水下时间44分钟。从船上直接跨入水中,太兴奋了,捏着放气钮就打算下去,Pablo在边上大叫,put regulator in your mouth~ 估计在想这家伙哪里混来的潜水证^^ 这个就是直接掉下去,没有绳子也没有缓坡,好在下的还比较顺利。这个点由好几片石头山组成,我们的路线会从这些石头山间钻过。珊瑚并不多,再加之太深,看什么都是蓝色为主,觉得有点失望。黄色的脑珊瑚以前见过了,除此以外最多的就是很薄、很柔软、经脉分明,看起来跟树叶一样的珊瑚,大多长在石头山边缘上迎着水浪招展,还挺好看的。再有就是一些树枝形状的珊瑚,以前也见过,造型不算突出。没看到什么鱼,看到的都还没有巴掌大。中间有一次Pablo指着水底的一个山洞让看,我绕到洞口就看到了一条尾巴,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听到了一阵轰鸣声,开始以为是我的电脑,吓了一跳,想我没干什么坏事啊!然后反应过来,是头上的快艇。离我们十几米呢,水里听声音真是判断不出距离。我的气最先没了,Pablo让我自己上去!我跟他确认了两遍,确定是让我一个人自己上去,ft。好在有个computer,虽然上去全程也没有参照物,不过看着computer还是可以控制速度,免得上的太快。上去以后一片汪洋大海,半个人影也没有,好不容易有一个大浪,从比较高的角度看到远处有一艘船,还以为是我们的船呢,就拼命挥手。然后我们的船就从另一个方向来接我了…

之后吃了水果,等surface time够了以后,开始第二个tank,在rock beauty。最深64ft,水下时间48分钟。看的东西和第一个tank差不多。地形上沙地更多、石头山不如第一个的高、山沟不如第一个的深,总体不如第一个有趣。中间Pablo从地上捡了个响螺(conch)给我们看,还遥指远方某鱼,做出鲨鱼的手势。那鱼实在离的太远,个子又小,我追出去一点,只依稀看到一个远去的背影。快结束的地方有几簇珊瑚周围聚集了一些五颜六色的小鱼;大鱼,只在中间遥望过一条带鱼、鳗鱼那种形状的鱼,贴着沙地扭着身子爬的飞快;可惜当时离底太远,等我下去人早没影了。还有一条鱼长着和周围石头、沙地类似的保护色,藏在珊瑚间,还是被我火眼金睛给认出来了,呵呵。第一潜的中性浮力控制的挺好的,这趟不行,中间有一次都漂到水面上、再重新下来的。不出所料,最后还是我的气先用完,不过和预计的时间差不多,所以我一上来就有船等着。

这两趟还是有点失望的,觉得belize盛名之下、其实难副。1点15回到dive shop,骑车去了加台湾人开的餐馆吃响螺炒面。1点45到snorkel shop报道。第一个点要往外游一个很大的loop,向导带着走的。感觉和上午的dive看的差不多啊,因为浅,珊瑚的颜色都鲜艳的很。浮浅最大的不好就是只有俯视的角度,不像潜水可以从侧面、甚至钻到底下看。另外想凑近一点看也不行,蹦跶了半天下不去才想起来穿着救生衣呢:-( 看见了好多好多鱼啊,还看到了一条eel,可惜在水底,离我有点远,看不清楚。Reverse里面到底和外面不一样;早上的点都在外面,不知道鱼是不是都被捞走吃了。向导free dive到水底捡了一个响螺上来给我们看,问我认不认得,我说认得,中午刚吃过… 最后还给向导,向导说直接扔下去就好了,摔不死的^^

第二个点就是rays and shark village了。跟Hol Chan学的,规模要小不少,另外Hol Chan已经有25年休渔史了,这里只有5年,所以鱼的个头也要相对小点。固定的一个点,周围那些馋死了的刺鳐和护士鲨听见船的马达声,就闻风而来。向导就给他们发些生肉,欢迎他们下次再来。周围那些海鸟也学乖了,知道在这里等肉。它们的反应速度比刺鳐快多了,就是向导喂到嘴边的肉都能被他们横嘴夺走… 我本来以为看看就好了,向导说下吧,这是你们第二个点!水是真浅啊,站起来大概就到腰。不敢站啊,怕挡了刺鳐们的路。水里看东西本来就觉得近,一群群被喂的肥肥的刺鳐在我身下横冲直撞,看的有点害怕;离得那么近,都不知道怎么躲,恨不得从水里飞起来~ 中间踹了某只刺鳐一脚,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踢上去感觉肉团团的,呵呵,生怕被报复,结果人根本不搭理我,该咋地还咋地,我回头看那一群刺鳐,都看不出刚才踢的是哪一只。护士鲨也有,5、6只的样子,跟刺鳐的数量比少多了。

第三个点是看珊瑚,就在船附近,自己去就好了。因为山顶离水面太近,所以不能从顶上过,只能从边上绕着走。没有什么特别的,又看到了一只护士鲨。之后看到了一条小一些的刺鳐,深黄色和浅黄色的色块交织在一起,比之前那些黑乎乎的傻大个好看多了,可惜相机没电了。送相机回船的路上看到了一条灰色的刺鳐,背上驮着一条黑色的小鱼,一起游,很有意思的。

晚上在一家海鲜馆吃的烧烤,他家的烧烤架子就摆在门口,菜单就是桌上摆着的海鲜,随点随烤。只有龙虾是活的,其他鱼类都是冷冻的。点了一只龙虾,看到一个活物就此变成盘中餐,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么新鲜的海鲜被烧烤了,其实还是蛮可惜的,鲜味都没有了。本来点整只龙虾是想吃头上的膏和大角里的肉的,结果全给烤干了:-( 这种做法真是暴殄天物啊。他家的调酒倒是不错,不烈,很容易入口。

11/20/2012 ● 水下伯利兹 ● Turneffe North

今天去的是Turneffe North,因为没有人愿意去近处做local dive,所以另一条一般带local dive的小船就不出海了,OW的学生只能跟我们一起去Turneffe岛。这就是在diving shop上课一个不利的地方,只能跟着fun dive走,像今天就得浪费2个多小时在路上。其中的一个mm晕船非常厉害,好像最后考试没有过,回来后看到instructor一直在安慰她。跟昨天一样,8点半集合,9点出发。Diver比较多,分成了两组,我还是跟着Pablo潜;另一组的DM Walter是个很精致的小帅哥,虽然个子矮了点。潜水算是运动量挺小的运动了,像他这样整天潜水还能潜出一身肌肉的真不容易,呵呵。坐船单程平均要1个小时,去的时候逆风逆流,花的时间更长。开船的Major也是staff级别的,让我跟他一块坐驾驶室,呵呵。看仪表盘和汽车上的也差不多嘛,有手刹,有挡,还有记录引擎温度、速度等的各种仪表。茫茫大海上看不到任何参照物,所知道的只有一个目的地方向的bearing。但是受海浪和洋流的影响,bearing得不断调整,不能设一个值就不管了。Major刚出海的时候用的是120,中间有一阵风浪比较大,就调整成150,这样船才能沿着120的航线行驶。我问Major是根据什么调整角度的,他说他脑子里有个GPS:-) Major还说虽然Belize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他们大多数人还是更习惯说西班牙语,毕竟被西语国家包围着。他跟我吹牛说他也学过中文,是跟一个泰国人学的。然后煞有介事的说,泰语不是跟中文差不多嘛,还说他知道韩语和中文有a little difference^^

第一潜在Mini Elbow,最深85ft,水下时间50分钟。带了10lb的重量,开始的时候一路下沉,加了不少气才回到中间位置。应该是带的太重了。看到了一只挥舞着翅膀的狮子鱼,还有一只游泳的大海龟。——以前虽然也看到过几次海龟,都是缩在洞里只露出个脑袋的。这次终于确信,原来海龟也是会游泳的呀~ 紧跟向导福利就是好,等向导招呼后面的人跟上来,那只海龟早游的没影子了,呵呵。这片珊瑚山是连着的,没有什么沙地,所以开始是沿着一面墙的中间走,之后越来越高,就慢慢贴着山顶走了。我的气还是提早用完,今天潜的深,Pablo再三嘱咐要safety stop。我在5米的地方差不多把气耗光了,才晃晃悠悠的上去。上去又是一片茫茫大海不见船的影子,好在今天船来的比较快。今天一共两组10个diver,都是谁的气用完谁自己上来,都是不统一行动的。海上多点开花、人头攒动,船就到处捞人。最后都是要再三点名确认以后才开船的,看着还比较安全。

第二潜不记得名字了,最深75ft,水下时间57分钟。地形跟第一个很像,也是一大片珊瑚山,在山顶上走。Pablo带了两个mask下水,没事就换着戴,保证一点雾都不起。他眼睛贼尖贼尖的,看到好多藏在山洞里的小东西,我都没看出来:-( Pablo自告奋勇拿我的相机帮我拍,可惜拍出来都不是很清晰,看来他平时不怎么照相的:-( 这个比第一个更像水族馆,好多好多的小鱼啊,看到两群紫色的鱼,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从我们身边游过,都看不到头、尾。快结束的地方看到一只海龟,我们两组碰上了,12个人围成一圈,排排坐、看海龟:-) 那孩子也配合的很,就在我们划定的圈圈里悠闲的绕圈圈,让我们每个人都看个够:-D 最后是沿着一段沙路出水,我难得一次气没用完的,到大概7-8米的地方就怎么也停不住的往上跑,这次8lb的重量看来是带少了。——根据最后两天的经验,其实不少,可能是我姿势不对,所以最后残存的气怎么也放不掉。

快4点回到潜店,冲到台湾人的店里吃了碗炒面,5点回来准备夜潜。5点10分左右就日落了,在潜店的码头里看如血残阳。日落之后,海面之上还颇有些日光,看着没有想象中那般阴森。6点左右下水,那时候的海也还不是很黑。去的是Caye Caulker Marine Reserve的Coral Garden,一个很简单的潜点。Pablo开船,Walter是DM,3个diver,其中美国人Lincoln在岛上买了个小屋,半年住加州,半年住这,没事就跟着潜水,估计这里的很多鱼他都叫得上名字了:-) Pablo假装绅士的说lady first,让我背朝后翻下去,说不会害怕;我说没事,就很悲愤的正面跨下去了... 海底很黑,人手一个手电找动物,就跟探洞似的。有些珊瑚晚上看影子跟动物似的,区别的方法很简单,灯光打上去,会动的是动物,不然一定是珊瑚。我就拿着手电四处扫射,看到什么地方似乎有动的影子,就再凑近了照,一般都能发现动物。看到了若干只龙虾、一个大螃蟹、一个狮子鱼,还有很多很多小鱼。沙地上还有好些小鱼,看起来颜色很正常,应该属于比较好吃的。可惜是保护区,不然弄只大龙虾上岸,这趟潜水就算免费了,哈哈。都是在船边绕,潜的也不深,只有24ft,不用整天检查气压表,真好。最后上岸前,Walter让把手电都关了,在水里挥舞手臂,我估计有时候能看见波多黎各的那种荧光海水。今天晚上已经没月亮了,可惜还是没看到。我们四个人里只有Lincoln这个老江湖看到章鱼了,还看到了两只。上船以后给我看他的照片。沙地上那个很明显,几条长脚盘成了一个圈,看着很好玩。还有一个趴石头上的,看起来就像一片蓝色的珊瑚,如果不是中间那个大眼睛,真认不出是章鱼呢。

11/21/2012 ● 水下伯利兹 ● The Great Blue Hole

凌晨2-3点的时候下了一场暴雨,雨声很大,都被吵醒了。凌晨4点50起床,5点一刻到潜店报道,困死了。早饭是buffet,我去的晚了点,好吃的都没了:-( 只好捡了个没人要的大面包啃。潜店食堂挂着的两个LCD上在轮流播放潜水的片子,美轮美奂,感觉比我看到的漂亮多了,呵呵。吃过早饭以后,6点一刻正式发船。今天天不好,风浪比昨天大多了,海浪都打到快艇二楼了,左右摇摆的也很厉害。昨天很多人都在二楼晒风,今天刚开出没多久,就全下来了。我怕晕船,不敢坐在封闭的船舱里。船舱外面有个放午餐的大盒子,我就坐在上面,中间有一次风浪连我带整个午餐盒全给掀翻了,真恐怖。半路上看到了double rainbow,划过船尾的天空。两个多小时以后进入The Great Blue Hole,这个从天上看很漂亮,在水里却不识庐山真面目了。快进入的时候倒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水面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反映出海面以下水深浅的剧烈变化。只是边界太大了,看不全,不知道是不是Hole的边缘。The great blue hole is indeed just a hole:-) 它的形状有如一个花瓶,中段向外侧突出,突出的部分里有些石笋和石柱,证明这里在坍塌之前确实是一个溶洞。11个diver分成两组,可以选择潜到140ft去看石笋,也可以选择只下到90ft左右,绝大多数人都选后者;我胆小,乖乖的跟第二组。Walter带第一组,我们这组的DM我只跟他潜了这一次,不记得名字了。刚下去是一片浅浅的沙地,大概5米深,有些鱼。沙地上有一个固定的锚点,辅助safety stop用的,附近还丢着两个废弃的气罐。沙地边缘就是洞壁的顶端,之后就顺着洞壁开始drop,看下面,蓝洞洞,深不见底啊。今天天不好,下水前还下了一阵急雨,把水给搅浑了;可见度不高,除了身边覆满野草的石壁,什么都看不到。我们沿着洞壁水平走了一段就返回了。也是因为下雨,水里的很多细小的浮游生物都被搅起,像柳絮一样充满空间。到沙地上做了一会safety shop,向导抓了一只很像竹枝虫的东西放在手心里让我们看,长着两只紫色的脚。这一趟只潜了33分钟,其实我们走的浅的完全可以再多呆十几分钟,不过两组要统一行动,只好这样了。上来以后Walter跟我说他们那组看到reef shark了,羡慕啊。我们到的时候是第一艘船,走的时候,周边已经停了好几艘潜水船,blue hole还是热门啊,虽然普遍认为其实看不到什么,呵呵。

第二个tank在Halfmoon Caye Wall,我又换到Walter的组里了,毕竟跟他更熟一些。从blue hole到这里,海面相比今天早上要温和很多,这两个潜点的海面甚至比前两天的潜点都要平静。相机防水罩里面起雾了,所以这一趟很多照片都不清晰:-( 非常漂亮的一个点,就和龙宫一样;在连成片的珊瑚山里穿梭、从山顶飘过。好多好多的鱼啊,那些一束束长在高处的独立的珊瑚特别招鱼,游近了总能看到很多彩色的小鱼环绕周围。有的地方能透过山涧看到后面的沙地,层次感很强。脑珊瑚的形状很特别,半球形的,黄灿灿的,像西游记龙宫里的宝珠,呵呵。还有很多其他种珊瑚,因为深,颜色不是很出的来。遇到了几段很短的冷水流,感觉非常明显,在水里会突然的打个寒颤;大概也是因为冷热水交汇,这里的鱼特别多。最深75ft,水下时间52分钟。

之后船停halfmoon岛,终于可以在岸上吃顿不会摇摇晃晃的午饭了。这个岛没有居民,只有一个resort。基本所有去blue hole的船都会停在这个岛上打尖,中午的时候海滩上很是热闹。午饭后Watler带我们走路去看鸟,两种鸟都是这里特有的,栖息在一片树林之上:浑身雪白的是red footed booby,带蹼的爪子是鲜红色的;通体墨黑的是Frigatebirds,他们脖子上有一个红色的囊,鼓起来的时候挺大个的。去的途中还看到了一只圆滚滚的螃蟹和一些干涸了的珊瑚化石。台风对岛上生态和水下珊瑚生态的影响很大。回到码头后去第三个点,水族馆。Tough sea,海浪非常大,我9lb的重量看来是重了,充满气再踩点水也就将将在水面上,一个大点的浪就直接把我拍下去了。下海以后就平静很多,跟上一个差不多的环境,鱼真多,大大方方的绕着我们供我们照相的同时也在参观我们,呵呵。“水族馆”看来不是浪得虚名。中间遇到了好几次强水流,连Walter上来以后都说too much。测流的时候觉得想保持向前非常困难,差不多就走不动了,最后只能顺着水流的方向侧飘过;逆流的时候腿都蹬的酸死了还不怎么见挪窝,能够保持不后退就不错了。不过我还算好的,牢牢的跟在Walter身后;不少人都跟不上,后面的队形乱七八糟的,呵呵;应该也有顺流的时候,也许是我没怎么感觉到:-D 看到了一队flying eagle rays,在水中展翅飞翔,姿态甚是优美。队形也很整齐,和大雁一样。一路看到很多树枝形状的软体珊瑚被水流压弯了腰。这趟只有62ft,43分钟。上船也很痛苦,浪太大了,一只手抓梯子,人就被水浪打的根本靠不近船。最后Walter让我们两只手抓着梯子,他帮我们脱的fin。

晚饭吃的鲷鱼(snapper),肉质不够嫩,不知道跟做法有没有关系。

11/22/2012 ● 水下伯利兹 ● San Pedro Marine Reserve Day 1

今天本来sign up的是Elbow - Turneffe South,早上6点出发,单程坐船要将近两个小时。结果人数不够取消了,改成去近处的San Pedro Marine Reserve,不用再一次的天不亮就起床,也挺好。Belize堡礁San Pedro段大概是Belize潜水的招牌了;25年休渔的历史,把保护区里的鱼养的又大又肥。九点出发,4个diver,DM是Walter,还有三个学生跟着CJ上课。

第一个tank在Tres Cocos,最深95ft,水下时间42min。一下去就看到了几条大鱼在空空的水里游来游去,有一条很像grouper(石斑)。晚饭的时候特意吃了,烧烤的、吃不出本身的鲜味;肉虽嫩,却不似鳕鱼那般细腻,算不得是鱼中上品啊,呵呵。之后就是在珊瑚山上游。这里的地形和第一天C.C. Marine reserve的很像,一座座小山头间夹着沙地,珊瑚没有前两天外海看到的那么密集,不过鱼挺多的,就是都不大,一群群的围着珊瑚转,有时候抬头、看顶上的一堆堆鱼像漫天的繁星。看到两只同类型的鱼互相追逐,还看到一种鱼特别喜欢拿脑袋撞石头:-D 也许人家是找石头里的吃的也说不定,呵呵。有两个美国人气用的很快,大概才半个小时就被打发上去了。我们接着逛,快结束的时候看到了好大的一条nurse shark,趴在石头山间的沙地上一动不动。头附近有几条小鱼游来游去的,我还想别是条死鱼啊;绕着照相,刚想再靠近点,这家伙猛一下窜起来,啪啪两下就游走了,好吧,是活鱼... 照相之前就只有大概750psi,到临界值了;照相耽误了点时间,弄完只剩600psi了,Walter说他正准备招呼大家一起safety stop,我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88~

之后回San Pedro的码头Tackle Box休息了一会,不用在船上晃着了,真好。Surface time够了以后,开始第二潜,在Esmerelda,最深60ft,水下时间51min。这次带了7lb,之前一直觉得太重,这次感觉差不多了。向导本来都下了,不知道什么事,又上去了,就我一个人蹭蹭的下去,低头一看,底下整一个鲨鱼窝啊,成群的nurse shark交汇着游来游去,中间还混了一只南郭先生grouper:-D 看了一会就听到Walter敲气罐让我过去,一群人正扒在洞口看一只海鳗(eel)露出小脑袋东看看、西看看的卖萌:-D 我大概凑太近了,Walter一直在后面拽我,呵呵。Walter在岸上的时候说过看到各种海洋生物时候的手势,还真像啊,海鳗的嘴就是不停的一张一合、一张一合。水底相机快门时间太长了,我每次看着嘴巴开始动按快门,成像的时候它的嘴巴都已经又闭起来了:-( 这一趟的地形和上一趟很像,不过看到的生物多了很多,在中间的一个沙地上,看到了游泳的海鳗,长长的一条贴着沙地一扭一扭,最后钻进了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洞里。还看到了一只海龟顺着山涧在慢慢往前游,头、肩膀和两翼的花纹都看得非常清楚,别看龟壳那么笨重,两只小翅膀一摆一摆的游着姿态还是很优雅的。这时从侧面又过来一只nurse shark,我都不知道该追谁了:-P 最后那只nurse shark一直围着我们转,舍不得离开。它的一侧肩膀上有三条横纹,另一侧翼上停了一条黑色的小鱼,所以很好认。最后我们都是在它的注目礼下上去的,呵呵。Nurse shark看着实在温柔,没有鲨鱼的范;我上去以后问Walter它吃肉的吗,Walter很悲愤的说,人家真的是鲨鱼...

一点一刻回到潜店,明天的local dive我在waitlist上、还不是第一个,本来是不抱啥希望的,结果结账的时候Brain说有个学生考试没过,每天不能出海;我又跟他们混熟了,就让我加个塞~ 吃了饭,回旅馆洗了澡,下午3点半出门,利用最后一个下午逛小岛。岛上的道路都盖着层细细的砂土,被压结实了,虽然自行车过会留痕,但是断然不会陷的。沿着岛的两岸、每隔一段就有一个深入海中的木码头;有些是旅馆私人的,大部分都是公共码头,可以走到尽头吹海风。岛的尽头离village最远的地方,被茂密的椰林覆盖着、没有人家。海上千帆竞渡,最多的是帆船和游艇,也有一些sea kayak和站着滑的椭圆形单板。沿岸有些工艺品的摊位,最特别的是用响螺的壳雕出的各种立体的工艺品,天然的色彩很好,样子也别致。去了几个超市买东西,无一例外都是中国人开的;后来在内陆看到的也是如此,Belize的零售业快被同胞给垄断了,呵呵。快5点的时候找了个码头看日落。

11/23/2012 ● 水下伯利兹 ● San Pedro Marine Reserve Day 2

最后一天潜水了,还是在San Pedro Marine Reserve。Walter和Pablo都去了,答应带我们去两个昨天没去过的点。Walter带一个俄罗斯来的六人团;Pablo本来是带我和一对美国夫妻的,结果那个美国男生早上临时变卦不来了,Pablo就有点不高兴;钱是小事,白白浪费了一个名额,还有人在waitlist上眼巴巴等着呢。

第一个tank在Tackle Box,感恩节假期到了,今天有20多个人去Blue Hole,潜水电脑和比较新的装备都先供应他们了,我分到了一个挺旧的BCD,也没电脑了:-( 所以今天的数据都是管Pablo要的,不是很准确。最深80ft,水下时间50min。地形跟昨天的很像,觉得近海的这些堡礁形状都类似,都是一条条的小山脉,不像远海,山都连成片了。看到了一只海龟半个身子从洞里探出来,我凑过去看,估计凑太近了,海龟猛的从洞里蹿出来,很快的穿过山涧,向上游走了。看到了grouper,还有许多花纹各异的个头都不小的鱼。有一颗珊瑚边上聚了一群黄、白色的鱼,发现两种鱼特别喜欢群居,除了这种黄、白色的,还有就是那种小紫鱼。看到了飞翔的rays,他们飞的时候翅膀不是一直在动的,每扇动一次就会在高处停一段时间滑翔。碰到了几股不很强的来回的水流,在水流里时感觉特别明显,停一阵,快走一阵,这么交替着。鲨鱼实在是太多了,看到一种鲨鱼嘴巴很尖,不像大多数鲨鱼那么扁平,身体其他形状都一样,应该也是nurse shark。快结束的时候,regulator有点漏水,每吸几口气,就会带点海水进来,当时也没太在意。上去前碰到另一队刚下来的,两个向导在互相交流,Pablo这叫一个得意啊,一遍遍的做手势,我们看到turtle了,看到rays了,看到shark了:-D

之后停在San Pedro的另一个码头上休息、换气罐。今天船小人多,带不下每人两罐气,dive shop就把第二趟的气事先存在了这个码头。坐在码头上晒脚丫,我在哪晒,很快就有船会泊过来,被赶得到处跑:-( 半个小时之后,起航去下一个点Cypress Tunnels。这个点最有意思的是在一个峡谷里有一条25ft长的隧道,不想钻的人也可以从隧道顶走。最深70ft,水下时间50min。下去没多久就是隧道了,挺矮的,也很窄。过这个隧道对中性浮力还是有点要求的,稍微高点就撞脑袋,低点又会搅得沙土飞扬,向两侧偏点又容易被侧面的岩石挂住。隧道中段挺暗的,等慢慢有光线了就差不多快是出口了。在里面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虽然只是一个很短的、没有岔路、一通到底的隧道,但好歹它也是个洞啊,不是OW了... 进隧道以前就感觉regulator漏气越来越明显了,出来以后觉得没法忍了,当时是最深的地方,大概70ft。跟Pablo做手势,本来以为他会让我上去,结果他直接把我的备用regulator递给我,让我换上,之前怎么没想到,太傻了。忍了那么久,口腔里已经残留了很多海水的盐分,后半程一直不是很舒服。都是老伙计了,又看到了飞翔的rays,真漂亮。nurse shark太多了,Pablo看到都不再招呼我们了,呵呵。中间有个洞,Pablo发现了好东西,招呼我们过去看,我还没找到呢,Pablo就把我相机拿去帮我照相了。结果他和那个美国女生把洞口一堵,我就啥也看不到了,只好在他们上面盘旋。看照片,是个没见过挺好玩的东西,就是不认得。

仍然是一点一刻回到的潜点,时间掐的真准。上岸以后拿了寄存的行李,狂奔到码头,正赶上1点半去Belize city的water taxi。45分钟的水路,之后打车去长途汽车站。从Belize city到San Ignacio的车基本都要到Belmopan上下人,所以不必非等这一班,坐其他往西开的车到Belmopan再换车也是一样的。Belize当地人的消费水平其实很低的,坐了两趟快3个小时的长途车,总共才花了4.5美元;相比之下,主要为游客服务的water taxi,单程就要20美元,到San Pedro的还要更贵。公路两侧几乎全是未开垦过的森林和草地,偶尔有一些resort和种植园,Belize的生态确实保护的很好。看到一个农业合作基地,上面写着“中华民国(台湾)”... 在车上捡到一个爱尔兰GG,打算去Flores的,不过今天已经太晚了,大家都说过边界不安全,只好临时在San Ignacio找住处。我订的Venus旅馆就在城市中心,是我在网上能找到的最便宜的住处了,就带他一起去。刚好还剩最后一个房间,那个爱尔兰GG真不会讲价,只会不停的说能不能便宜点。最后我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跟老板说,反正你这房子今晚也不会再有别人了,就25美元deal了,别磨叽了~ 洗完澡,下去逛街。整个城市的downtown其实就半条石板路的步行街,从一头走到另一头不超过2分钟... 街两侧全是旅馆、旅行社和工艺品点,这些旅行社都开到很迟,大可以来了以后再找tour。在mayawalker门口吃的晚饭,内陆就是内陆啊,我问点菜mm菜单上的鱼是什么鱼,mm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就是鱼啊,鱼不都是一样的嘛@.@ 他家的调酒我也要的是coconut rum的底子,跟Caulker上那家比可是要烈多了。

11/24/2012 ● 水下伯利兹 ● Actun Tunichil Muknal

Actun Tunichil Muknal是一个玛雅洞穴的名字,简称ATM,是tripadvisor上排名第一的tour。早上八点半从San Ignacio出发,先是沿着昨天来时的公路往回开,最后是8 miles的土路。土路很快从木桥上过了一条河,这条河就是从ATM中流出的,很蜿蜒;之后从停车场走到ATM入口的45分钟trail上、还要过三遍同一条河。远处是由危地马拉境内绵延至此的玛雅山脉;近处两边有成片的种植园,大片大片的桔林,还有些成排的其他作物。看到了一些土堆,和进Tikal路两边的那些土堆很像,以前玛雅人在上面盖房子的。看到了一只很大的蟒蛇,当地人捉了打算拿去卖的。

ATM洞里曾经发生过几起游客相机碰坏古迹的事故,所以现在一律不准带相机了,甚至连外面的trail都不让拍照,很有点因噎废食。从停车场到洞口几乎是平路,很明显的trail,两边有很多当地特色植物,看到了可可树、巧克力树;有一种阔叶植物很喜欢寄生,细细的根顺着其他植物的大树干爬上,寄生的根本身是不入土的;看到了蕨类植物和比蕨类还要早的更老古董;看到一种阔叶植物的叶子上有一、两个椭圆形的洞,洞很大、切口整齐,形状划一,应该不是虫啃的,是生就如此;看到一种树木的树干上有一道道不深的像刀划过的痕迹;看到一种树干上有很多细细的小突起;看到了类似榕树那样垂下的胡须入土生根的植物;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蘑菇,顶是正圆形,扁扁平平;看到了很多蚂蚁搬家。一路过河三次,河水不深,最高处刚及膝;河水清澈,河底可见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很多树上都有挂藤,很结实、可以用来荡秋千,典型的热带植物。

洞口又高又宽,河水缓缓从洞中流出,脚下就是河流。入口大厅很宽敞,顶很高,游了很短的一段,爬到石头上之后从右边往深处走,路越来越窄,很多地方得侧身而过,不过水都不深,路并不难走。中间有一个地方回头可以看到洞口顶部透进的一点亮光,底下塞满了塌方的大石头。慢慢的开始看到些石笋和石柱的雏形,还没有从墙上剥落,上面很多晶体亮灿灿的。这个洞感觉和危地马拉中部的那些溶洞差不多,都还太年轻。这个洞大约公元250年到860年间被玛雅人使用,现在还可以看到一些当年玛雅人在石头上刻凿的痕迹,用灯光投影之后还是很形象的。洞穴在玛雅文明里是很神圣的,玛雅人认为日落到日出之间,太阳以另外一种形态存在于洞穴之中。之后还有一段比较开阔的水路,个子高的可以不必游泳。这个洞有5公里长,开放的只有不到200米。离开水路,顺着一侧的石头爬上去,就是大厅。整个洞里类似这样的大厅还有七八处。爬上去之前要脱鞋子,可以光脚可以穿袜子。地上到处是破碎的陶罐,只有最上面一层看的到,底下的都被流水冲积的固化泥浆盖住了。还看到了一些被流水冲散的骸骨,大多是些3-5岁的孩子,是祭祀的牺牲品。陶罐只使用一次,祭祀之后就要被打碎或是凿裂。新的陶罐做好以后会故意凿个洞或是磨掉点边缘,为了imperfect,因为玛雅人是不完美主义者,他们相信任何东西都不能比人的技艺更加perfection。被取出或者被磨掉的部分会和原物分开,有的在附近的其他洞穴里被找到;玛雅人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把它们彻底分开,否则灵魂还是会在一起的。陶罐一般有两种放置,底朝上或者朝下,只看到唯一一个侧躺着的。有的有花纹,有一个有横条纹,还有一个上面有很清楚的猴子浮雕,对猴子的崇拜只存在了大概50年。玛雅人用祭祀取悦上天,一旦遇到灾年,他们会恐慌的认为旧的祭祀方式不再合适,就会想办法创新,猴子就是这么来的。据说猴子叫的时候就预示着灾害。有一块石头的投影很像雨神,现在还无法知道是天然的还是加工过的。洞中经常滴水,玛雅人觉得是下雨,所以供奉雨神。那个石头底下有很多拜祭的陶器。陶器的位置有一种说法是模拟了日月等重要天体的位置,我还听说过模拟美洲虎的,模拟北斗七星的,反正就那么七个点,怎么想象都行... 还有一种说法是摆放成三角形,说三角形是玛雅文化很重要的一个形状,这个我觉得就更牵强了,任何不在一条直线上的三点都能组成三角形不是?之后进入了一片稍微宽阔的大厅,有些独立的石笋、石柱,表面看的出一些黄色,很多的尖尖上都还挂着水滴。洞顶有一些圆形的hole,侧面石壁上有些石头末梢是黑色的,据说是氧化作用。地面是那种盘桓着的一圈一圈的石头,没有陶器,或者有但都被埋住了。之后爬过几段小石头,从一个梯子上爬上去,就是“水晶少女骷髅”(crystal maiden)。其实是个男的,说是有18岁成年了。这里是整个洞穴的最高处,maiden又是在旱季被埋入的,所以受水的影响不大,骸骨非常完整。头盖骨顶上看的到一个浅色的洞,是水始终没有泡到的地方。其他祭祀的都是3-5岁的孩子,周围都有很多祭祀用的陶器;而这个是成年人了,周围什么都没有,(或者有但是都埋住了?),还是有点奇怪的。其实这个骷髅是祭祀的牺牲品,也只是一般这么认为,并没有证据;另外说是被人用斧子从后脖砍死的,但骸骨的姿势是仰卧而不是俯卧,也不像有人整理过的样子,所以很奇怪。

4点半回到San Ignacio,晚上找了步行街外面的一家广东人开的餐馆吃饭,菜单和Caulker上那家台湾人的店有超过95%的相似度,呵呵。步行街上的饭馆是看不到当地人的,这种local餐馆里就很多了。一个当地GG过来找我吹牛,说Belize is key to the States,特别重要,我问为啥,他说因为美国欠你们中国很多钱~ 我说你懂的真多啊,呵呵。吃过饭、回旅馆,今天是周末,步行街上当街搭台唱戏,很多当地人在街上就着乐声跳舞;街中有个mm,打扮成石化人的样子,跟过路人打招呼,看着还有点吓人。